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7章 尸潮滚滚而来

    不死者途径的非凡特性是无法和人类融合的,否则会生长出怪异血肉或者诡异的器官,甚至腐化大脑和精神,变成扭曲的变异生物。因此,活人无法通过吸收不死生物的非凡特性来获取其中的力量、记忆和知识。

    但是,暴食者的非凡特性可以成为珍贵的封印物的主材料,特效以控制不死生物,黑魔法攻击或者提升持有者防御力和生命恢复能力为主。

    安柏捡起散射出异样美感的非凡特性,抛了抛问格里菲斯:“给我吧,这东西对猎魔人很有用的。”

    “没问题,”准骑士说道,“你还有什么别的想要吗?”

    “有啊!”安柏立刻两眼放光,但是她想了想还是压着笑意说道,“我们还是先撤回城镇中心那吧,照这个形势,接下来难免有一场恶仗。”

    ……

    格里菲斯带队迅速撤回了下城区的城镇中心。那里的防御正在强化,人心也很稳定。在墓园方向的不死生物巢穴被破坏以后,整体形势也变得让人安心。

    但是,上城区的联络彻底断了。城防军封闭了瑞文河上的桥梁,不让出也不让进,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个回答,只说是上级有严格的命令。

    格里菲斯让人派出了一些信鸽和渡鸦去联系,然后回到会议室里等待回信、梳理情况。

    食尸鬼托诺斯在战斗中的对话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一度以为这个不死生物尚存人类的意志,是可以交流可以合作的对象。

    托诺斯和我说的话有什么意义?为什么会这么做呢?难道它在遭到重创以后短暂的最后觉醒了人类的意志,想要作为过来者给我留下一些讯息。

    我确实想过复活伊洛蒂,但是缺乏足够的情报和知识不敢轻举妄动。如果有一头拥有智慧的不死生物的协助,想必会安全许多。但是托诺斯为什么这么快就猜到了我的心思?难道它生前尝试过?不可名状的痛苦、懊悔和绝望具体是怎样的?

    可惜啊,不死生物的非凡特性中的记忆肯定被邪恶的存在污染,就算有留存也无法让人相信。这些问题答案恐怕很难有答案了。

    就在格里菲斯动着各种念头的时候,正在沙发上小睡的安柏突然跳了起来。她的视线望向窗外。

    一只奇怪的小鸟正在咚咚咚的撞击着玻璃,想要飞进来。

    格里菲斯来到窗边,发现这是一只用泥土和羽毛捏成的奇怪的使魔。淡淡的魔力气息包裹着它,有一种随时会瓦解的感觉。

    泥土使魔落在格里菲斯手边,发出了熟悉的声音:

    “格里菲斯,我是奥菲莉亚,我需要帮助!

    “遮天蔽日的尸潮正在向上城区扑来,它们杀死了附近小镇和村庄数以千计的居民,恐怖的气息每时每刻都在增强。

    “洛尔德斯让我们和各个非凡者小队拒守城墙外的西郊街区壁垒,掩护幸存的难民逃跑。但是我察觉到了极其恐怖的气息隐藏在黑暗中,战斗一定会变成四个超凡者和那个恐怖生物之间惊天动地的大战,仅仅是余波都会害死我们的!

    “我的侦察还发现尸潮庞大的超乎想象。米典麦亚这个笨蛋和大家一样坚持要守住壁垒,给难民们争取时间。我怎么劝他都不听。

    “战斗爆发以后,我们的防线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打穿。格里菲斯,你可以前往我们的左翼,那里没有被奇怪的黑泥覆盖,应该可以打开一条通道,带一些马过来我们就能脱身!

    “请务必帮助我,我会给你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

    泥土小鸟在传达了信息以后立刻崩裂成一块块泥土。

    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格里菲斯看了看安柏,起身开始收拾装备。

    “我和你一起去!”见习女猎手小姐立刻说道,“这一次不用带上民兵,我们两个就行。”

    确实,机动作战中民兵没有什么用。格里菲斯感激的点点头,立刻安排了接下来的工作。

    下城区在军事委员会的管理下已经能够正常运转,格里菲斯和安柏带着几匹马告辞以后迅速前往上城区的郊外。

    ……

    他们没有从市区走,一方面是由于河上的桥梁已经被封闭,硬闯过去会引起不必要的骚动和冲突;另一方面,遭到尸潮攻击的上城区道路上肯定挤满了难民,就算勉强通过也会撞上正面扑来的尸潮,让他们的行动陷入困境。

    因此,他们从郊外绕了一个圈,沿着河流向着西郊迂回,来到一个可以俯瞰西郊的小高地上。

    瑞文虽然在地理和行政上属于东方行省,但是距离战火蹂躏的前线还有遥远的距离。城墙外的西郊原本是风景秀丽的庄园和别墅,现在都已经变成了一片焦黑的瓦砾废墟。农田和小镇被不见尽头的黑泥覆盖,成百上千的腐尸和骷髅残骸支离破碎地撒落在地上。

    “地震了么?”刚刚登上矮丘的安柏看到地上的小石子和沙砾正在上下跳动,阵阵颤抖从远处传来。

    一阵阵急促而凄厉的军号在瑞文的城墙和瞭望塔上回响,就仿佛他们望见了异常的恐怖一般,要用尽力气向全城告警。

    从格里菲斯的位置望去,朦胧的迷雾笼盖四野。在难以捉摸的远处,有一些影影绰绰的轮廓在晃动。几座黑色的巨塔自迷雾中露出尖角,塔顶旋转的绿色水晶将不详的光芒映射。

    如同蚁群或溪流般的灰褐色潮水从远处的建筑和树林中涌出以后,在平坦的土地上汇聚成翻滚的潮水逼近过来,淹没农场、街道和住宅区,以一波接着一波的狂浪拍打过来。

    头顶突然响起呼啸声。

    格里菲斯抬起头来,望见赤红的火球和烈焰划过天际,从城墙后向灰褐色的潮水飞去。这些燃烧弹都来自于城里布置的重型投石机,是专门用来压制敌人攻城武器的重装备,比起格里菲斯之前用过的更加笨拙沉重,但是射程和威力也惊人的强大。

    一次齐射便有拖曳着六条长长的红黄色尾迹的火球在昏暗的天幕上留下浓重的轨迹。

    每当这些火球坠落大地,炽热的火焰风暴就腾空而起,所到之处的房屋和桥梁、森林全都在冲天烈焰中化为废墟和灰烬。剧烈的冲击波疯狂的席卷开来,气浪和地鸣甚至蔓延到格里菲斯的身边。

    瑞文是东部行省的重镇之一,有完善的港口道路和漂亮的城镇,有增援来的大批非凡者,城里更是驻扎了两个大队的城防军。但是,短时间内形势竟然就恶化到极其严重的地步,官方甚至毫无保留的对郊县使用重火力。

    西郊靠近城墙的街巷已经设置了三块互不相连的不规则阵地。阵地外围遍布鹿砦和木栅,依托围墙和建筑将主要的路口牢牢锁住。

    燃烧弹投下的滚滚烈焰在舔舐大地,却阻挡不住无尽涌来的疯狂。

    第一波褐潮拍打在西郊的壁垒阵地边缘,如同惊涛拍岸般发出凄厉的轰鸣巨响,在撞击发生的瞬间甚至有片片浪花一般的灰褐色飞溅起来。

    安柏被眼前的一幕惊的后退了半步。格里菲斯也是面色凝重地注视着这番景象。

    不计其数的活尸组成了这股骇人的浪潮,
飞溅的浪花是破碎的头颅和肢体。

    尸潮中大部分是黄褐色或惨白色的枯骨骷髅,还有一部分是高度腐烂的行尸。瑞文的墓地自从建城之日起就在不断扩建,不知埋葬了多少故人。无穷无尽的枯骨和腐尸不知道从那里得到了力量,纷纷从黑泥覆盖的腐土下挣扎出来,摇晃着蹒跚破碎的残骸向着城市扑来。

    它们中间还混杂着许许多多比较完整的活尸,应该是沿途被吞没的小镇和村庄的受害者。

    许多张牙舞爪的尸体跑着跑着就聚合到一起,互相撕裂对方的身体,用头发和不知来源的黑色丝线将彼此缠绕在一起,在一阵绿光闪烁后变异成肥硕臃肿的缝合尸怪。

    那些在无数行尸中缓缓移动的缝合怪用骇人的力量抓着沿途捡来的房梁和石柱,用作撞槌向着守住路口的营地砸去。

    在壁垒的后方和附近,一些士兵和大批的居民正在逃亡。他们尖叫着四处逃窜,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越来越近的不死怪物。

    安柏观察了一下,取出一个侦察用的千里镜晃了晃:“我们的位置较高,可以用这个来观察战况,我们什么时候加入进去吗?”

    “再等一等,”格里菲斯接过来,仔细观察战场,“在这密集的尸潮中,哪怕是非凡者都无法抵挡四面八方的围攻,我们要尽量避免过早陷入重围。

    “虽然不死生物的数量多的惊人,但是它们要从不同的位置聚集,行动的速度也有快有慢,郊外通往城门的道路也只有并不宽阔的那么几条,想要形成连绵不绝的攻击波次去攻击城墙就必须在这一片郊野集结并展开。

    “超凡者们应该会依托地形逐步消耗敌人的力量。这才刚刚开始,阵地还能支撑,超凡者还没有出手。”

    距离格里菲斯他们最近的一处阵地正面,上百名士兵正在用长枪捅刺想要翻越鹿砦屏障的活尸。

    虽然有着距离上的安全感,但是长枪贯穿了丧尸的身体以后,大多只是穿透它们早就烂掉的骨肉而出,还经常被骨头卡住难以拔出。

    发动突刺的城防军也没有和这样的敌人交战过,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眼看着丧尸就要翻越鹿砦向上扑来。

    这个时候,阵地上有一个身披坚甲的人影一跃而上。他肩扛有着三根尖锥撞角的长方形大盾,向着扑过来的骷髅迎面撞去。

    格里菲斯远远就能感觉到撞击的震撼。被肩盾撞击的两个骷髅当场粉碎成一堆碎骨,无形的冲击波呈弧形扩散开来,盾牌前方九十度角的弧形区域内的活尸全部被振击弹飞。

    即将被冲破的防线立刻被稳住,但是刚刚被击退的尸潮旋即再度涌上。这盾卫士面对汹涌而来的尸潮不退反进,一脚将一头倒地的食尸鬼头颅踩碎。

    他的右脚稍撤,如礁石般巍然而立,将左肩上的重盾横握,右手一抓便抽出一把单刃战斧。

    这把战斧的斧面非常宽阔,弧形的斧刃上流淌着一道赤红炙焰,令人窒息的热浪向着四周散发开来。

    盾卫士挥舞手中的炙焰战斧直面黑压压的尸潮,仿佛就在面对一堆待伐的枯木。他持盾挡住一波冲击,随即便向着前方涌来的尸群一斧挥去。

    月牙般的流火与风压在尸群中横扫而过,簇拥在前方的十几头活尸当者即断,纷纷从腰胸处碎裂开来,矮墙上瞬间被一扫而空。

    非凡者!

    格里菲斯意识到这样的身手和装备必然是奉命前来支援的非凡者精英,手中的那柄炙焰战斧很可能是强大的封印物。

    有了这个非凡者出手,刚刚有些松动的防线立刻稳定下来。很快就有几十名士兵手持弓箭涌上工事,将点燃的箭矢对准下方的怪物射去。

    不仅这一处阵地,附近的两个阵地上也都是城防军的弓箭手在向密密麻麻的活尸投射火焰。其余的城防军士兵也开始换上重锤大斧向活尸反击。

    那个盾卫士毫不恋战,击退这边的尸群后便后退下来,转身去别处支援。有了他的四处机动,壁垒上的守军也能有序地击杀丧尸或者投掷火油瓶,如绞肉机一样不断消耗尸潮的力量。

    依托这几个壁垒的阻击,许许多多的惊慌的市民发狂一般逃向瑞文的城门。

    随着视角移动,UU看书 www.uukanshu.com格里菲斯发现信标的见习猎魔人乌洛斯、迪伦和佩拉也都在近处的阵地作战。

    冲击他们阵地的不死生物除了大量的活尸以后,还出现了格里菲斯曾经见过食尸鬼和缝合怪。在这两种怪物里,食尸鬼的行动迅捷凶猛,往往隐藏在活尸中暴起伤人;缝合怪则是依仗着它们强悍的生命力硬抗守军投射下来的箭矢标枪,强行冲击壁垒的工事。

    一个强悍的缝合怪手持粗大的铁链,在尸潮中悍然旋转挥舞,朝着壁垒上的射手扔了过去。

    这条铁链的顶端还有镰刀一般的铁钩,速度极快的呼啸而过,钉在射手的肩膀上。那名射手立刻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身边的战友也纷纷抢上去想帮助他从铁钩下解脱。

    这个时候缝合怪腐烂便旋转肥硕的身体将铁链用力一扯,那个倒霉的射手就被从箭塔上扯了下来,在地面和工事间拖行了十几米远,最后被拉入到尸潮中分尸。

    在这些缝合怪的威胁下,阵地上的弓箭手不得不小心翼翼,对下面的支援力度立刻变得薄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