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6章 你的幻想,终将破灭

    有那么一秒钟的时间,格里菲斯似乎在腐烂、扭曲又破碎的食尸鬼的脸上看到了唾弃和鄙夷。

    托诺斯突然四肢收缩、蓄力,如同投石机的石弹般弹射出去。

    格里菲斯急忙举起先锋盾抵挡。在重击的震颤传来之后,呼呼的劲风才在耳边响起。

    “呯!”

    随着一声巨响,冰盾爆裂开来,但是强大的食尸鬼并未被碎冰和冲击波打退。它强大的身体抵挡住了冲击,利爪如闪电般在坚固的盾牌上留下三道深深的划痕,强大的力量直接把格里菲斯的防守打的中门大开。黑光闪烁的利爪向着他的腰间掏了过去。

    这一击撕开了胸甲的防御。格里菲斯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感觉到疼痛就看到利爪插进了腰间。

    托诺斯的攻击强悍的可以穿透板甲,必将对他造成重创。

    但是,近战型非凡者的强悍体质让格里菲斯挡住了攻击和疼痛带来的扭曲和退缩。他没有后退,动作也没有变形。血肉在剧痛蔓延之前就锁住了食尸鬼的利爪。

    在我的清算下颤抖吧!

    格里菲斯一剑斩去。剑锋卷起蚀骨的冰寒,在食尸鬼的头颅切开一条凄厉的伤口。冻气在撕咬,对它造成了惨烈冻伤,创口处甚至有大片的烂肉被冻成冰沫碎裂四溅。

    格里菲斯弃了盾牌,从腰间抽出腐化的羽击剑,借着清算的威力发动闪电般的凌厉反击。锐利的剑扎进食尸鬼的右肩,穿骨而出,阴森的暗影能量聚集成豺狼般的幻象,向着伤口狠狠咬去。

    他和食尸鬼同时被对方重创,一起踉跄退下。红色的血和黑色的血滴落在即将消失的黑泥上,激起一团烟雾般的涌动。

    双方都发出了闷哼声,但是,没有任何一方停歇或者废话,第二轮打击立刻降临。

    托诺斯急速旋转,将犀利的骨尾如长鞭一样甩了过来。

    骨尾的前方突然竖起了一道冰墙,短暂阻隔了攻击和视线。在冰墙破碎的瞬间,两个格里菲斯分别向左右两边一闪而出。

    他们都握持犀利的冰枪,一左一右的向着食尸鬼全力投射。

    矫健凶残的身影在黑泥上掀起喷溅的泥水,在交错而过的冰枪间急速闪躲。

    但是,两个准骑士的身边竟然都凝聚出了多支冰枪,发出狂风般的第二轮和第三轮投射。

    托诺斯以惊人的敏捷闪避,在电光火石的瞬间,它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发冰枪贯穿,但是狂暴的力量依然在奔涌。它以疯狂的冲锋撞向一个准骑士,将他重重击退的同时拔出自己背后的一支骨刺反手掷去。

    “呯!”被命中的准骑士当场破碎成泥土般的碎屑。

    与此同时,一个小小的水晶瓶砸落在它的脚边,恶心的棕黄色烟雾弥漫开来,如同无法挣脱的大手一般困住了它的行动。

    食尸鬼像是被束缚的野兽般匍匐在地。那把被暗影力量笼罩的羽击剑留下的伤害如同附骨之蛆,依然在不断恶化。

    格里菲斯连退几步。他没有攻击,而是以最快速度取出一瓶治疗药水灌进嘴里。鲜血正如涌泉般从右侧腰腹喷出,剧痛几乎要将他放倒在地。

    双方都在喘息。

    “你可以强化一下这个傀儡,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战术选择,”食尸鬼匍匐在地,低声说道,“如果你能活下来的话。”

    格里菲斯已经痛的说不出话了。他脸色苍白,满脸冷汗的点了点头。

    “还有一件事,顺带也和你说说,”托诺斯渐渐挣脱减速的影响,“肉体和精神的创伤和衰弱会削弱主体意志,居于次要位置的意志将会乘虚而入。无论高尚还是卑劣,光明还是黑暗。”

    准骑士认真的点了点头。

    话音刚落,被枯木遮掩的阴影中突然绽放开一道金色的光芒,强大的气息迎面袭来。

    托诺斯再度甩动骨鞭,一道风压激射而出,切断了一片树干和树枝。

    但是,金色的光芒折射过来,瞬间避开了致命的风压。

    食尸鬼狰狞的双眼几乎跟不上这道光芒,张开的大嘴只来得及发出丝丝的吼声。

    安柏出现在托诺斯的背后,光电在她的拳套上聚集,向着措手不及的食尸鬼一拳轰出!

    “啪!”食尸鬼刚刚遭到腐化的羽击剑重创的右臂爆裂开来,带着一片血肉和碎骨飞了出去。

    在托诺斯调整姿态做出反击的动作以前,安柏一腿向着它的左膝盖扫去,当场将食尸鬼打倒在地。

    没有皮肤的血色后肢在半空中打着转,呼呼的飞了很远。

    “嘿哟,你可真强!”

    托诺斯刚刚嘀咕了一句就倒飞出去,炮弹般砸开墓碑和枯树,重重砸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

    它的喉管里发出阵阵干哑的喘息,就像是被从标本册上撕下的昆虫一样缓缓掉落在地。

    “嚯嚯,看看我发现了什么,一个会说话的食尸鬼!我的晋升有着落了,”安柏甩了一下飞扬的金发,“我是你们的克星,安柏·罗泽丽忒。”

    话音刚落,托诺斯面前的见习女猎手便消失不见。等到她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在食尸鬼的身侧向着它的头颅打出电闪雷鸣般的一拳。

    “咚!”

    格里菲斯看见正要反扑的食尸鬼直接被这一拳击退了好几步,像街头的醉汉一样蹒跚摇摆,显然是陷入了眩晕状态。

    不等食尸鬼摆脱不良状态,安柏已经附身冲刺到它的面前,以极其敏捷灵巧的动作闪过骨尾的扫荡,对着食尸鬼的下颚一拳挥去。

    “嘭!”

    随着一声闷响,格里菲斯感觉自己的心脏都颤抖了一下。托诺斯满嘴的尖牙像雪片一样混合着绿色的汁液喷了出来。

    托诺斯是经验丰富的猎手,再加上它强横的生命力,在连遭重击的情况下依然做出反应。尽管它已经深陷眩晕、迟缓和持续的雷电伤害的多重负面效果之中,但它还是双手护住头部,急速后跳躲闪。

    没用的,胜负已分。格里菲斯微微叹了口气。

    安柏在移动速度、攻击速度、从零到战斗状态的加速度各方面拥有压倒性优势。她的攻击兼有足以破甲的物理杀伤和难以防御的魔法特效,只要被击中就是惊心动魄的创伤。

    当食尸鬼出现在空中时,安柏已经冲刺到它下方,双脚骤然发力向上一跃而起。

    尽管托诺斯的骨鞭还在四处横扫,但也挡不住安柏出现在它的背后。金发少女向着食尸鬼的后脑挥出迅雷一般的肘击,直接把它打得在半空中旋转起来。

    借着刚才的攻势,安柏两条修长笔直的长腿夹住食尸鬼的腰部,双手抓住它的后颈在空中急速翻滚。

    托诺斯只觉得天旋地转一般,还不等它辨明方位,它就被向着地面甩了出去。在甩出食尸鬼的瞬间,安柏扭动弹性惊人的腰部,以惊人的速度在风暴般的呼啸中翻转一周,向着刚刚脱离的食尸鬼,自上而下一腿扫去。

    “
轰!”

    强大的食尸鬼首领在甩出的瞬间被振击加速,像陨石一般呼啸着朝地面砸去。

    所到之处,树木和岩石像被山洪蹂躏一般纷纷粉碎。托诺斯在地面上犁出一条半米深十米长的长沟,最后嵌在半块巨石之中动弹不得。

    摔投技·回天!

    格里菲斯和安柏私下交流的时候见识过她表演这个战技,但是实战中还是头一次见到。遭到这个技能攻击的敌人一旦陷入她连击的节奏就几乎没有反抗和规避的余地,只能靠着体质硬抗。在暴风骤雨般的连击过程中,她的每一个动作都会得到风暴的加持,每一击都会附带雷电属性的恐怖伤害。

    如果是格里菲斯被这招打中。嗯,也不用这招,安柏附带眩晕和减速、麻痹效果的刺拳和勾拳就已经足够把格里菲斯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就是不同非凡特性压制的结果。

    想要对付安柏这样精通体术、控制技而且敏捷极高但是没有魔法抗性的对手,只有嘉拉迪雅那样拥有强大战场感知的非凡者才能够做到先敌发现,然后用持续不断的控制技能先手限制安柏的行动,再用远程攻击持续压制;或者由索尼娅直接用大范围溅射杀伤消耗她。

    近战型非凡者在面对安柏的攻击时处境一定会极其凶险。

    被安柏连击重创的食尸鬼已经嵌入了泥土。它的脖颈、手腕和腰部关节纷纷折断,断骨直接刺穿了坚韧的身体扎出体外。在它惊悚的伤口断面处,还有电光在萦绕,显然是造成了持续的伤害。

    “呵——”安柏灵巧地落回地面,收回架势调整呼吸。

    刚才一连串的攻击对她的消耗也很大,战斗结束后需要尽快调整身体以免造成损伤。

    她瞥了眼格里菲斯被鲜血浸染的右侧腹部,被可怕的伤口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略微松了口气,接着就抛了瓶药水过去:“快喝!先止血,我来对付它。”

    格里菲斯按着伤口向金发女孩摇摇头,努力张嘴说道:“只是流的血比较多。先等一下,我有话要和这头食尸鬼说。”

    托诺斯挣扎着,竭力想要站起身来。

    安柏警惕的扫视了它一眼,点点头退了两步。

    “托诺斯先生,我认为你依然保持着人类的特质和思想,也可以交流,”格里菲斯收回武器,平静的说道,“最后一次机会,我的条件不变,你也可以提出要求。

    “加入我的旗下作战,或者,彻底毁灭。”

    食尸鬼无声的看着他,沉默了几秒钟。就在格里菲斯怀疑它是不是已经被打死的时候,食尸鬼突然问了一句:“是女人吗?”

    这个问题把格里菲斯和安柏都听的愣了一下。

    紧接着,托诺斯发出了轻微的笑声,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呵呵呵,我明白的。

    “年轻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想要通过我得到或者了解什么。遇到能够交流的不死生物,有这样的想法不奇怪。我便告诉你吧。

    “死亡即是生命的终结,不存在第二次生命,不存在的。被你复活的存在也许有着人类的外貌、记忆,但是死亡已经彻底改变了她。你的幻想,终将破灭。

    “你会为了你的企图付出惨痛的代价。具体是怎样的代价,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个食尸鬼。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说,在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你会感受到不可名状的痛苦、懊悔和绝望。

    “这是我作为一个长者,有必要告诉你的一些人生经验。”

    安柏看看神色凝重的格里菲斯,犀利的目光便投向托诺斯:“食尸鬼,珍惜你的最后机会。你距离被打死还有不到一分钟。”

    “哈哈哈,我可是食尸鬼啊!”托诺斯用肆意的笑声回答,“我是以尸体和恐惧为食的不死生物,为什么你们觉得我会投靠你们?

    “别做梦了,从我成为不死生物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人类的敌人。我们之间没有共存的可能。

    “我存在的意义,便是将你们撕碎,吞噬,用你们的绝望和恐惧来取悦不死者的帝王。

    “怎么,听不懂吗?那我再说的清楚一点,人类所珍惜的一切,温情、爱情、回忆对我都毫无价值。我对于死亡,也是半点都不害怕。从我转变为不死生物的那一刻起,我的存在已经决定了我的意识。UU看书www.uukanshu.com

    “来吧,金发小妞,你可还没有消灭我呢。”

    食尸鬼用近乎破碎的肢体爬起,向着安柏扑来。

    ……

    彻底毁灭的食尸鬼迅速枯萎,就连骨头和脊椎也开始风化成灰烬一般的粉末。

    一颗黑色的结晶从它的脊椎中慢慢析出,荡漾着黑夜般纯粹的光泽。

    这是一枚不死者途径序列7“暴食者”的非凡特性。

    不死者途径的非凡者具有非凡的生命力,它们的自愈能力惊人,但是和血族一样需要消耗大量的血食作为补充。它们本体的防御力更是远远超越了人类的极限,皮肉更加坚韧,远超皮甲或者锁甲的防御效果。

    高阶的不死者甚至会生长出钢铁一般的鳞片或骨甲,抑或是用极其厚重的腐肉包裹自己,形成难以破坏的防御。它们的存在甚至会随之变化,衍生出罕见的变异能力或者拥有类似施法者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