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8章 超凡者的战斗

    这头缝合怪一击得手,便抖动着满身肥肉开始寻找下一个猎物。

    格里菲斯通过千里镜观察着战况,心里也开始思考如何才能对抗这些缝合怪。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缝合怪的身后出现了一阵异常的波动,好像有一个透明但模糊的影子出现在那里。

    乌洛斯突然从阴影中显身。

    他隐匿了自己的气息,穿过密密麻麻的活尸,不知不觉间绕到了缝合怪的背后。他手腕一翻,两把血光萦绕的尖刀已经向着缝合怪的腋下闪电般刺去。

    “嘭!”

    哪怕是通过千里镜远观,格里菲斯都能感觉到乌洛斯这一击的犀利和凶残。

    那头肥硕的巨大缝合怪手臂直接飞了出去,身体像是被捏爆的西红柿一样炸裂开来。被乌洛斯的血色尖刀刺穿的位置上阵阵刀气化成的虚影来回切割撕扯,脓液和碎肉向着四面八方喷射开来。

    乌洛斯一击得手之后,四周的无数活尸立刻如倒卷的地毯般向他翻滚而来。但是他举重若轻的小退半步,身边立刻腾起一阵黑色的浓烟,迅速消失不见。

    如此果断干脆的战斗风格让观战的格里菲斯都不由得赞叹起来。隐匿靠近后蓄势一击,在遭到反击以前远扬而去,在混战中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安柏注意到格里菲斯的神情,便给他解释道:

    “乌洛斯是刺客途径的序列8,是我们这一届中最强的几人之一。他可以藏匿自己的气息和踪迹移动,从潜行状态下出现的第一击会格外犀利强大。不过,他也做不到完全隐形,只要用心观察就能察觉到附近的潜行踪迹。”

    格里菲斯认真地点了点头。在东线战场上,兽人的部族中也有一些擅长潜伏刺杀的亚种,如果没有战友间密切的协作真的是防不甚防。

    西郊壁垒激战的同时,瑞文的城墙塔楼上传来了一阵阵魔法的波动。

    格里菲斯心中狂跳,强烈的危险预感正如同针刺一般包裹着自己,不由得眯起眼睛注视着战场。

    攻击性魔咒特有的强大威压和闪光向着城下宣泄而来。地脉也传出了让人惊心动魄的轰鸣声。

    大范围攻击魔咒!超凡巫师洛尔德斯出手了。

    正在疯狂围攻城下阵地的丧尸之中涌起两团银色和一团红色的剧烈波动,接着双层法阵分别出现在地面和半空中。

    上下两个法阵旋转着向彼此靠拢,每靠近一分,法阵内外流动的力量就变得愈发疯狂和恐怖。

    密集的活尸大军对这不详的征兆几乎毫无反应。即便是人类组成的军队,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未能干扰魔咒的形成,战斗队形又没有极强的机动性,瞄准密集队形的大范围攻击魔咒一旦成功施展,几乎是不可能落空的。

    随着两层法阵交错,撕碎一切的恐怖威力就在活尸中爆发开来。

    银色的光团是犀利的风刃气团,红色的光团则是可以融化钢铁的赤红烈焰。

    被风刃卷过的数以百计的活尸在极北的狂风一般的呼啸声中碎裂成一块块烂肉和漫天血雨,火浪笼罩的丧尸瞬间被烧成灰烬,被战场上的狂风一吹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三个大范围攻击魔咒分别扫荡了三处阵地前方最密集的尸群,刚刚还在狂呼酣战的人类士兵都被剧烈的气浪从工事上扫了下来。

    被直接命中的尸群一下子出现了三个空荡荡的大洞。洛尔德斯带领施法者发动的攻击选在敌人最密集、壁垒情况最危急的位置,一轮攻击就至少消灭了数百士兵都难以对抗的活尸。

    仿佛要吞食天地一般的尸潮当场被三轮魔咒强行阻断!

    哪怕是在远处旁观,格里菲斯也能感受到风刃和烈焰魔咒的强大威力。他了解过贝特庄园的战斗详情,但是眼前的攻击完全是不同规格的。气势惊人,威力更大,对于时机和地点的选择也极其刁钻。

    竟然如此强大……亲眼目睹了超凡巫师的全力攻击,格里菲斯默默惊叹道。挥手之间,数以百计的不死生物便灰飞烟灭。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力量,怎么不让施法者萌生出视凡人苍生如蝼蚁的蔑视。

    狂暴的打击刚刚结束,数个肿胀的巨尸闪了出来。它们就像是注水的球一样摇晃着。弓箭射在它们身上也浑然不觉,一头扑下营地的外墙。

    “干掉它们!”几个非凡者在工事上大喊。

    肿胀的活尸一头撞上了防线,爆裂出漫天的绿色酸液。被这股酸液溅射到工事和士兵都开始朽烂融化。

    成片的工事垮塌下来,把上面的士兵摔在地上。他们惊叫着起身逃跑,活尸在后面追赶他们。还算稳固的防线转眼间岌岌可危。

    突然,在密集的尸潮前方,一个威武的身影突然出现。他身披洁白的罩袍,衣袍下的板甲被圣洁的光芒包裹。

    荷鲁斯·奥西里斯孤身一人出现在尸潮和濒临破碎的防线之间。他右手握持重锤,左手是盾牌一般巨大的祷言书。

    酸液怪立刻发现了他,在活尸的簇拥下蜂拥而来。

    “邪恶必将被净化!”荷鲁斯将战锤高举,金色的光芒从天空投下。他的气势瞬间攀升到了惊人的程度。

    他的攻击如同喷涌的火山,每一击都会掀起炙热的烈焰,将附近的活尸灼烧。

    酸液喷溅在他的护盾上,冒出阵阵白烟,发出嘶嘶的响声。密密麻麻的利爪抓向他,却丝毫不能穿透护盾的阻隔。

    荷鲁斯就站在那里,从不防守,抡起大锤如喷涌的火山一般横扫。坚实的地面上烈焰喷涌,被他的攻击风压扫过的活尸一个接着一个爆裂开来。

    密密麻麻的尸潮被他一人悍然阻断。

    很快,五个非凡者赶到了。他们在荷鲁斯不远的位置分散,掩护难民和败退的军队撤离。

    “圣光庇护吾等!”怀言者高呼祷言。圣洁的光芒立刻从天上降下。

    所有被荷鲁斯率领的非凡者都被圣光笼罩。他们就像是穿上了无形的全身重甲,在这护盾的加持下获得了惊人的防御力,在可怕的尸潮中无所顾忌的战斗。仅凭他们几人,已经岌岌可危的壁垒便稳住了。

    但是,几分钟之后,突然有一个非凡者的护盾开始闪烁。

    这是灵能耗尽的前兆。他的护盾很快破碎,眼看着已经被尸潮围困,就要丧命在无穷无尽的攻击之中。

    突然,他的身影变得虚幻,竟然从利爪间消失。下一刻,他就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远处,
置身于自己的同伴保护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格里菲斯疑惑的揉了揉眼睛。刚刚逃生的非凡者显然是个低序列的修士,不可能有这样瞬间转移的能力。

    不仅是他,荷鲁斯率领的非凡者小队在护盾耗尽以后一个接着一个化作虚影,闪现到了安全的位置。

    “那里,你看!”安柏指了指天空。

    在西郊的战场上空,赫然出现有一个宛若花瓣的水晶体在旋转。它不时映照出迷人的光晕,每当这个时候便有下方的守卫者被传送到安全的后方。

    “那是高阶魔咒‘折跃棱镜’,”安柏解释道,“只有少数的超凡巫师才能使用这种魔咒,可以将一定区域内的友军快速移动到指定位置。这是极强大的辅助魔咒,不过也有缺点。”

    她的话音刚落。活尸中突然闪出一个身披罩袍的死灵法师。邪能在它的手腕间躁动,汇聚成一团腐蚀一切的酸雾向着折跃棱镜扑去。

    “轰!”高悬在空中毫无遮蔽的折跃棱镜发出轰鸣,在攻击下颤抖起来。它是由魔力凝聚的实体,在这一击之下出现了可怕的破损和龟裂。

    被创伤的棱镜开始迅速折叠,似乎是准备逃跑了。

    又有一个不死生物出现在尸潮中。

    它像是精悍的老兵,身背投枪大弓,腰挎长剑,全身上下却没有一丝血肉,唯有金色的骸骨支撑着重甲。

    它漠然的看了一眼正在折叠的棱镜,取下背后的强弓,一箭射去。

    整个战场都听到了这声尖利的呼啸,棱镜当场在空中爆裂开来。

    人类的战场保命魔咒在第一时间就被摧毁了。而此时,荷鲁斯正孤身一人屹立于滚滚尸潮之中,前后左右都是无穷无尽的敌人。

    但是,这位魁梧的圣职者毫无惧意,甚至嘴角边出现了一丝微笑。

    “这就忍不住了么?”

    话音刚落,一把利刃就从死灵法师的胸膛破胸而出。

    黑血诡异的在空中悬空并延伸,在胸前勾勒出利刃的形状。

    死灵法师的嘴发出一阵呵呵声,枯朽的右手举起,就要吟唱恐怖的魔咒。

    突然,它的手齐全腕而断,凌空飞了出去。一个不可捉摸的模糊人影在死灵法师的背后影影绰绰,随着他转动利刃,死灵法师的胸膛被从上向下撕裂开来。

    追猎者莫罗出手了。

    他早已潜伏在尸潮之中。虽然四周尽是恐怖嚎叫的活尸,但是他安之若素,静待着不死生物指挥者现身的一刻才骤然发难。

    死灵术士克劳维斯·灾变刚刚攻击了一次相位棱镜就被一击穿胸,接着斩断右手。

    在攻击的瞬间,莫罗的身形显出端倪,但是依旧模糊,仿佛发毛的玻璃一般看不清楚。就在它一剑斩向克劳维斯之际,空气中突然传来破空的呼啸声。

    一条恐怖的黑色锁链投掷过来。锁链的尖端还有镰刀一般的弯钩和锐利的尖锥,直接向着死灵术士的身后掷去。

    “呯!”

    在一声闷响之中,锁链似乎命中了什么。在锁链的另一端,一头巨大的缝合尸怪骤然发力,将锁链拽了回来。

    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弯钩和尖锥处,点点红色的血液喷洒在大地上。

    莫罗被缝合怪抓住了,向着尸潮拖去。

    “UU看书 www.uukanshu.com抓住你了,人类,遵循芬杜斯·腐疫大人的旨意,我要嚼碎你的骨头!”缝合怪大吼道,张开漆黑恐怖的大嘴向着恍然无人的锁链末端一口咬去。

    空气中突然发出一声呼啸。锁链剧烈晃动,被抓住的莫罗转眼间化作一连串的闪光,将缝合怪笼罩在密集的刀光剑影之中。

    “哇!”

    缝合怪惨叫起来。每一道闪烁的流光都是利刃切割的轨迹。被这光影罩住的尸群就像是被凌迟一般被剁成碎肉和断骨,肥硕的缝合怪都像是被切开的面包一样片片分离。

    骷髅指挥官萨卡·亡骨注意到了这边的战斗,它转过身,向着光影闪烁之处张开强弓。

    突然,它的身形一抖,竟然是放弃了攻击开始躲闪。一道闪光轰鸣而过,骷髅指挥官的弓箭和左手臂骨一起飞了出去。

    在刺目雷光和呼啸中,艾露莎·瓦尔基里掠过战场。她从无数活尸的头顶闪过,每一次踩踏就发出一声爆鸣,落点附近的活尸像是被霹雳直击一般瞬间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