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7章 奇怪的邪教徒

    “格里菲斯在船上听到过奇怪的声音,还因此丢失了一点理智,”安柏想了起来,“这也许是受到虫壳管风琴启动的影响。”

    原来如此!

    格里菲斯终于将一些疑点串了起来:

    “1月7日到8日的夜晚那段时间,我聆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并且目睹了怪异而虚幻的景象,有一扇不知道通往何处的大门被开启了。

    “另外,来自信标的情报称被盗取的《临渊集》上有高阶降临术的知识。

    “我认为,虫壳管风琴将夸克索尔变成怪物只是表面的副作用,其真实的目的是完成了某种召唤仪式,吞噬血肉是召唤启动之前的充能过程而非目的。”

    旁听的圣骑士斯科尔茨少尉和芬兰军士长都是大吃一惊,他们原以为只是一个怪物仪式,没想到事情越来越大。

    格里菲斯望了望一脸凝重的安柏,然后向驻守法师说道:“我想,这一切与货舱里的黑色木箱也有关。箱子上残留着黑魔法的迹象,附近有活尸出没,《临渊集》也有活尸制造和支配术的知识。

    “我的观点是,无论出于何种动机,夸克索尔使用虫壳管风琴和《临渊集》完成了某种仪式,那东西附着在黑色木箱上,或者与木箱里原本就存放的什么东西融合,最后也并没有被我们找到。”

    圣恩堂一下沉默了。

    驻守法师想了想:“我们不确定这个箱子与夸克索尔有多少关联,但是检测显示箱子里残留着我们尚未查明成分的黑魔法痕迹,至少可以确定箱子里曾经装着一件危险的黑魔法物品,并且被运到了奈奥珀利斯岛上。

    “这个箱子的货主和真实收货人已经在调查中。如果夸克索尔不是箱子的主人,那就意味着春分号事件暴露了其他团伙偷运的黑魔法物品,或者货主也是夸克索尔的同谋。”

    奈奥珀利斯岛驻军的军士长芬兰举起右手,申请发言:“我们是不是要监控米洛万·内维尔奥术议会议员?现在有证据证明他是清白的吗?”

    “没有,不过他是大人物,而且明天就要前往南方大陆,”驻守法师康尼克斯扫视了一圈在他面前的小队,“议员不在我们的管辖和调遣范围内,他本人也是序列6的强大施法者,我们别去找他的麻烦。上级会安排调查的。”

    根据会议的结果,格里菲斯负责鹤浦镇的巡查。两个城防军小队的士兵已经被配置到了城镇上负责治安,并且随时听候他和其他非凡者的命令。

    ……

    “二级小队长,调查员小姐,跟我来,”会议结束后,军士长芬兰向格里菲斯和安柏打了各手势,“领取你们的装具。”

    “这里曾经是一座监视海湾的哨站,由前堡、后堡组成,通过吊桥连接着左右两个独立的哨塔,近年来海上威胁降低以后就改成教会的圣堂了,”芬兰熟门熟路地穿过一个个回廊和房间,带着两人来到正堂后面的小院里,逐个介绍这里的各处设施,“圣堂的围墙非常坚固,院子里还给炮兵的重型投石机预留了阵位。”

    安柏顺着军士长的介绍东摸摸西瞅瞅,只觉得这里比普通的诸神教会修道院要大许多。三座白石构造的高大建筑呈“L”型布置,中间以宽阔的庭院连接。

    花园里种上了一排排的葡萄和油桃,甚至还搭起了一座小小的凉亭。挂着蓝白色花瓣的藤曼从凉亭的尖角上垂下,分外别致。

    “如果要布置炮兵的话得把这些葡萄藤砍了,”格里菲斯站在后院的围墙边,看了看平整的地面,又观察了一下两侧的石墙,“这面墙是面朝海湾的方向吧?投石机原本就部署在这里?”

    “是的,两边的屋顶上有搭建观察哨和掩体,山坡下就是海湾,这里可以布置重型投石机压制海湾的滩头和远处的山脚,不能往住宅区方向攻击,会砸出一片火海的,”芬兰点点头,“从构造上来看这个堡垒有很多缺陷,奈奥珀利斯市区那里也有法师塔,再加上很长时间以来这里本岛附近海域都非常平静,如今这只是因为坚固被用来当作我们的一个据点,部署炮兵得花点时间。”

    芬兰军士长来到庭院尽头一个三层楼高的塔楼前,重重地敲了两下入口坚固的铁门。

    伴随着吱吱嘎嘎的开门声,两个驻防军士兵从内侧打开了厚重大门。

    “这里面还有人驻守?”安柏往里面探了探头。

    “可不,这里是仓库。不过东方战事结束以后都没有来得及补充物资,”军士长乐呵呵地请两人进去,“可以随意挑选,反正也没什么好东西。你们离开奈奥珀利斯岛的时候可以在这里交还,也可以直接还给港口的物资仓库。”

    格里菲斯谢过军士长,立刻扫视了一圈圣恩堂的武器库。

    高大的武器架上空空荡荡。几支长枪和盾牌随意地竖在墙边,应该摆放铁甲的架子上挂着几个没有箭的空荡荡箭壶。

    看守武器库的士兵搬来一口大箱子。芬兰指指箱子说:“见习骑士,你的佩剑在战斗时损坏了吧,看看这里有没有合用的。调查员小姐,要来点什么吗?”

    格里菲斯把手伸进箱子里摸索了一会,掏出了唯一的一件锁甲,在安柏面前晃了晃:“你穿吗?”

    金发女孩正站在靠门的地方这里闻闻那里嗅嗅。她看了看格里菲斯手里灰扑扑的锁甲,失望地摇摇头。

    “战损需要赔偿吗?”格里菲斯问道。

    “
我们会给伯爵府上寄账单的,嘿嘿,”芬兰军士长冲他眨眨眼睛,“你们是第一次外出任务?”

    格里菲斯和安柏一起点点头。

    “好吧,我的朋友,当你们接到任务的时候,可别被奖励可蒙骗了,尤其是那些C级、D级任务,”芬兰指指两人身上的盔甲和武器,“战斗中消耗的箭矢、盔甲、武器都会向你们的雇主报账,最后从你们的奖金里扣除。哪怕装备没有被毁,也有磨损折旧不是?如果运气不好或者花钱大手大脚的话,一趟任务下来除了积累点功勋值就没赚头了。

    “只有那些特别重要的任务,大人物们才会贴心的把什么都给我们安排好,还有大笔奖赏。”

    安柏拍拍自己紧身又漂亮的皮甲:“我有自己的防具,不穿你们的!”

    “好好好,二级小队长呢?”芬兰毫不介意地收回皮甲放到一边,“要不要来点什么?”

    “嗯,我有铁盔和盾牌,”格里菲斯走到墙边,抽出一支长枪检查起来,“还要一柄长剑、两把匕首、一支长枪、三把投枪,马刀、短斧和钉锤各一把。”

    “……”

    安柏和芬兰军士长对视了一眼。

    “咳咳,见习骑士先生,我们接下来的任务只是巡逻和搜查,再对付一小群邪教徒,”军士长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同袍,“不需要你破阵的。这把长剑质量一般,给你凑合凑合。投枪在那个架子上。”

    “你还真是小心谨慎,”安柏表扬了一句,“我喜欢你这个性格。”

    “那是你们没有吃过大意的亏,”格里菲斯把武器给自己装备好,“我吃了好几次亏,学乖了。”

    领到了武器,全副武装的格里菲斯满意地向镇上走去。安柏和芬兰就在他的背后,看着这个徒步甲骑兵轰隆隆的向前走。

    还没有等他来到镇上,一队当地城防军就跑了过来。带队的士官首先敬礼,和见习骑士互相确认了身份。

    “镇上有什么异常吗?”格里菲斯问道。

    “有一些,”城防军下士想了一下说道,“见习骑士先生,我们这里是个平静祥和的小镇,往常不要说堕落法师、怪物什么的,就算是治安案件也很少见。”

    “这两天有什么不同吗?”

    “UU看书 www.uukanshu.com是的,”下士回答道,“就昨天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伙外乡人,他们先在市场上斗殴,接着又抢劫了两家店铺,夺走了几把柴刀、铁锤,还有一些钱和食物。我们报告给了驻守法师大人。”

    这是什么情况?格里菲斯惊讶地看了看下士,他可没想到会有人来抢这些东西。如果说这是黑魔法团伙所为,打劫店铺抢夺柴刀也太不堪了吧~

    “这些情况我接到圣恩堂通报了。他们就做了这些?”格里菲斯好奇地问道,“抓住了吗?”

    “很遗憾,没有抓住。在我们赶到以前他们就跑得不见踪影了,”下士的脸有点挂不住,“这个小镇上从未发生过此类案件……一时间,一时间措手不及。”

    “好的,我会注意的,”格里菲斯拍拍自己的剑鞘,“让我们看看巡查的时候能不能把他们搜出来。记下相貌特征了吗?”

    “是的,见习骑士,”下士抽出几张粗糙的人像画,“衣着上没什么特别,但是面色红润、健康,身材都很高大,眼神很犀利,还有几个女人和他们一起,据目击者说他们看起来不像是会做这种小偷小摸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