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6章 非凡者小队

    像往常一样,格里菲斯早早的从床上起来。

    按照计划,今天上午他要去镇上的圣恩堂报告。如果有什么命令和急报,非凡者和官方人员都可以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他披上外套,穿上双层甲,将腐化的羽击剑插进腰间的剑鞘。他的长剑在之前的战斗中被融化了,需要向本地官方申请一件主武器作为临时补充。

    格里菲斯轻轻地走过伊洛蒂的房间。女孩抱着枕头在床上旋转了一百八十度,睡得正香,连房门都没有关上。

    真是大意~格里菲斯微笑着把门关好,蹑手蹑脚地走下楼去。

    从锡安博士的别墅到圣恩堂要绕过一段海边的悬崖。清晨的凉风拂面而来,雪白色的海鸥低低地掠过海面。在悬崖边的岩石上,格里菲斯看见有一个人正在作画,便好奇的走了过去。

    作画者是个年轻的男子。他穿着宽松的布衣,左右两襟上下交叠,一条黑色的布带随意地束在腰间。他的脚上穿着格里菲斯从未见过的木鞋,完全由木板和木条制成,用粗绳固定脚趾。

    年轻人手中的画板上,静谧的鹤浦镇、蓝天、青山和大海交融,无论构图还是着色都可以看出他精湛的技法。

    “真是不错。”格里菲斯由衷地赞叹了一句。年轻画师的作品与拉莫尔府和霍蒙沃茨客厅里的名家之作简直难分伯仲。

    “谢谢,”年轻画师礼貌地向见习骑士点了点头,“还远远没有完成。”

    “是吗?还缺什么吗?”格里菲斯为自己的鉴赏水平惭愧了一会,“眼前的景致不是已经跃然纸上了吗?”

    “我也不知道,总是觉得哪里缺了什么?”画师一脸遗憾地丢开画笔。

    格里菲斯好奇地看看画作,又看看烦闷的画师。

    画师的脸庞清瘦而俊美,梳着整整齐齐的黑色短发,却有着掩饰不住的颓废和忧郁。仅仅是这短短的注视,格里菲斯竟然发现自己被吸引了。

    不同于被美丽的女子吸引的那种萌动,画师有一种让人发自内心的想要亲近的吸引力。

    格里菲斯恍惚地觉得年轻画师眼中的忧郁和烦恼与他的画作格格不入,恨不得替他给画纸涂满墨迹。画师静静地看着画纸,但是他的眼睛好像又在凝视着未知的远方。

    噢!要迟到了。

    几乎要沉浸在眼前此景的格里菲斯突然一个激灵,想起自己还要赶去圣恩堂。

    “打扰了,我还有些琐事,”见习骑士向着年轻画师招招手,“等你完成以后,希望我能有机会看到。”

    “好的,”画师轻轻点头,“谢谢你。”

    “嗯?谢我什么?”

    “见到你以后,我好像有了灵感,”画师微笑道。他的笑意中似乎饱含回忆,但是细看又什么也没有。

    “那可真是太好了!再会。”格里菲斯转过身,向着圣恩堂的方向匆匆跑去。

    “嗯。”

    画师目送见习骑士的身影离开,不紧不慢地打开随身的工具盒,取出一把小小的裁纸刀。

    “果然是色彩,嗯,色彩的表现力不够,”画师用裁纸刀割开手腕,将鲜血滴落在颜料盘中。他接着拿起画笔轻轻点了一点,突然又将画笔扔开。

    “对了对了,应该这样,这样,像他一样。”画师用手指浸染鲜血,在画布上飞快地勾勒出线条。

    ……

    格里菲斯的目的地圣恩堂和鹤浦镇的住宅区恰好处于一个海湾的两端,乘船只要不到一个小时便能抵达。圣恩堂座落于半山静谧的树林中,用白石砌成,用料和构造都相当上乘。

    虽然天色尚早,但是几个人已经等候在这里。驻守法师康尼克斯坐在大厅长桌的上首。

    “这位是序列8‘代行者’格里菲斯·布兰顿见习骑士,布兰顿骑士的次子,突击骑兵二级小队长,他同时也是拉莫尔家的修托拉尔,也就是特别选拔正在接受军官和骑士训练课程的青年近卫军。”康尼克斯法师很认真地介绍了见习骑士,接着为他简要地介绍了一下小队成员。

    “见习骑士先生,本岛驻防骑士因任务外出,短期不能回归,他带走了一些非凡者,所以我们的机动力量比较缺乏。

    “在你面前的是奈奥珀利斯岛驻军序列8‘代行者’斯科尔茨少尉,一级军士长芬兰。来自“信标”的安柏,你们已经认识了。驻军、警察局和市政厅里还有一些序列9的非凡者,他们的训练和非凡能力还很不可靠,非凡者机动小队主要就由我们几个组成。”

    至少在官方记录上,格里菲斯还是序列8的代行者。除了嘉拉迪雅和索尼娅,其他人都不知道他的圣骑士特性被烧没了,他也不知道怎么报告这事。

    “哟!”安柏向着格里菲斯招招手,“这么快又见面了。”

    康尼克斯法师带着严肃的表情取出几个卷轴,在桌上摊开:

    “我们开始今天的回忆吧,先看下有关夸克索尔持有的黑魔法物品的调查结论。

    “已经查明,除了他从米洛万·内维尔议员那里窃取的《临渊集》以外,另一件是被称为‘虫壳管风琴’的一级危险品,经过细致的搜查,最后被我们在底舱发现。

    “
这是一件用来源不明的虫壳制成的管风琴,演奏者在使用超过3次以后便会遭到寄生,毒虫经由血管逐渐吞食大脑,最终将演奏者变成自己的躯壳和粮仓。”

    “就是夸克索尔在船上的样子。”安柏想起当时的情形就觉得恶心。

    “不但令人作呕而且极度危险,”康尼克斯法师,“使用管风琴会召唤出危险的触手,通过剧毒的酸液进行捕食;猎物溶解后会成为触手的一部分为管风琴补充能量。

    “吞食超过500磅血肉后,管风琴将会制造出由演奏者、毒蛇、爬虫组成的融合怪。获取的血肉越多,融合怪的威力就越强。”

    “有什么封印措施吗?”圣骑士斯科尔茨少尉问道。

    “我们已经把它封闭在了包裹铁皮且不留缝隙的坚固地下室内,”康尼克斯法师说道,“‘虫壳管风琴’只会就近吞食生物的血肉作为能量来源,只要隔离就可以了。”

    “我们关于调查堕落法师及其黑魔法物品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安柏对格里菲斯说道,“驻守法师先生已通过本地的回音枢纽向奥术议会和大区提交了有关情况。”

    等一下,我有疑问。格里菲斯还没来得及开口,其他人就把话题继续了下去。

    “但是你们有新的工作,”康尼克斯法师看了眼漂亮的金发女孩,神情依然严肃刻板,显然对她的美貌完全免疫。

    “地方警察局和城防军报告说有一小群邪教徒进入了鹤浦镇,昨天晚上进行了小规模的袭击,抢了一些东西,没有造成什么伤亡。他们的行动奇怪,说着一些无法理解的话,所以被判定为疯癫的邪教徒。

    “但是,鹤浦镇的花见祭奠将在近日举行,作为本岛极其重要的节日,成千上万的富有旅客正从世界各地前来,祭奠现场就在离这里不远的苍月山。任何隐患都不容忽视。非凡者的调查力量将会往这里,鹤浦镇,倾斜,安柏和芬兰轮换协助格里菲斯负责本地区的非凡事件和巡逻。

    “邪教徒的威胁不容忽视。奥术议会已经将情况向拉莫尔伯爵和信标学院进行了传阅,同时给你们布置了新的任务,作为你们此行的后续调查任务。你们每人可以获得2点额外的功勋值奖励。你们的任务命令书稍后就到,任务难度为B级,可能遭遇诡异的邪教徒,是个危险的任务。”

    “仅凭非凡者不够吧?”代行者斯科尔茨少尉说道。

    “不够,得知这一情报以后,海区总督府已经开始抽调附近的军队前来支援我们,”康尼克斯回答道,“港区和市区会得到一个大队加强,还有一些正规军和城防军会被调遣来充实这一带的巡逻,我们可以使用他们。但是别指望有多少可靠的序列8以上正式非凡者。”

    “为什么?”芬兰接过话题。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没有正式非凡者支援吗?”康尼克斯顿了一下,“王国有那么多大都市和数以百计的城镇需要巡视,就算有几十万的正式非凡者撒下了去也被摊薄了,本岛已经算是力量相对充裕的地区。”

    “慢慢慢慢!”格里菲斯抓住机会打断了他们,“我认为春分号的事情还没完呢,先别跳到别的议题上。”

    “噢?怎么说?”安柏问道。

    “虫壳管风琴只有这点功能,把人变成怪物?”格里菲斯觉得问题显而易见,“夸克索尔他失了智干这种事?”

    “别指望使用黑魔法的人有多少理智,”驻守法师说道,“不过我理解你的意思,一定有足够的动机或者别的力量在推动夸克索尔的行为。由于他本人已经被你消灭,动机短时间难以查明,我就说下有关封印物的传闻吧。

    “我咨询过拜耶兰方面的意见,他们认为虫壳管风琴的演奏也许能打开某种力量的屏障,是一件用于高阶降临术的工具。但是,仅限于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