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8章 阴影中的刺客与不可言说的嗜好

    对于一个有着城防军和警察系统的城镇来说,混入几个搞破坏的邪教徒或者罪犯并不是无法解决的问题。镇上的武装力量和公民们大多数都彼此认识,只要花费一定的时间挨家挨户寻访,对废弃和闲置的房屋进行排查,迟早能发现邪教徒的踪迹。

    哪怕他们躲进山里也没事。只要邪教徒还维持人类的身躯就一定需要饮食和休息,初来乍到的他们是不可能完全隐匿踪迹的。

    静待他们被从老鼠洞里赶出来也是可以的。

    排查这事并不需要格里菲斯亲历亲为。他虽然只是士官和见习骑士,但是拜耶兰的法律授权序列8以上的正式非凡者在很多特定事件下拥有比普通人担任的地方官和军官更高的权限。他决定先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便沿着鹤浦镇的街道溜达起来。如果本地武装发现了邪教徒的踪迹很可能会演变成追击战,到时候熟悉地形的一方将拥有压倒性优势。

    除此以外,格里菲斯还抱着另一个心思。他专门挑了偏僻的街道和小巷巡视,就像是蛰伏在树叶间的狼蛛一般。

    如果出现在鹤浦镇的那伙人不是为了抢几个杂货店而来,如果他们真的是邪教徒或者某个有组织犯罪团体,他们很可能会针对这里的非凡者采取行动。自己跳进狼蛛的陷阱里。

    很快,一种阴郁而危险的气息就出现在他的身后,若即若离。哪怕以格里菲斯有限的灵感,他也注意到在悠闲的本地居民和游客中,有那么三个人格外显眼,正悄悄地注视着格里菲斯,尾随他。

    真是有骨气的人呐,只有三人就敢来袭击官方的非凡者,是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么?

    我可以和他们较量一下看看,有鲜血魔咒的加持,就算战斗不利也不会像林间囚笼事件那样窝囊。

    格里菲斯转身走进一处偏僻而阴暗的小巷,在那里等待尾随而来的袭击者,带着礼貌的微笑向他们打招呼:

    “嚯嚯,不是隐藏起来策划阴谋而是正面挑战我吗,对你们的勇气表示倾佩。”

    三个被阴暗气息笼罩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们身形矫健,外套下都隐藏着武器。

    为首的男子手按刀鞘向前而来:

    “格里菲斯·布兰顿,我名叫哈米斯,遵循至高的造物主的意志,今天就由我来取走你的性命。”

    造物主是什么?没有听过的神灵。还真是哪个偏僻的角落里滋生的邪教徒。

    “竟然还自报家门,真是有骨气的人呐,我更加欣赏你了,”格里菲斯微笑起来,取下投枪和短枪插在地上,以长剑和圆盾为武器拉开架势,“放马过来吧。”

    格里菲斯已经启动了洞察水晶,通过灵能的驱动,他注意到了眼前的邪教徒仅仅是三个序列9级别的敌人。

    为首的哈米斯已经散开了明显的灵能波纹,显然正在驱动某种能力。他身边还跟随着一男一女,竟然没有出手的意思,安静地注视着同伴向徒步甲骑兵靠近。

    哈米斯的每一步仿佛都暗藏玄机,他向格里菲斯走来,却又像是慢慢步入阴影,直到全身和气息都消失不见。仿佛从世界上蒸发了一样。

    格里菲斯感到一丝惊讶。哈米斯可能是一个刺客途径的非凡者,虽然只有序列9却诡异地拥有了隐藏在身形的能力。想必他有着某种特殊力量的加持或持有类似暗血斗篷这样的神奇物品。

    模糊的身形若影若现。格里菲斯勉强可以看到有人影正在他的身边缓缓移动,却抓不住他的踪迹。

    的确是出乎意料的敌人。但是,也不知道是哪里培养的刺客,竟然想在一对一的战斗中与重装步兵交锋。

    格里菲斯将骑兵盾“先锋”握在手中,收敛气息全神贯注。

    那么,就让你先手吧。为了不惊扰敌人,格里菲斯压制住了使用极冻新星把他炸出来的念头。

    杀意在空气中流淌,这样看不见对手的战斗让每一秒时间都无限拉长。

    格里菲斯的甲胄上不知不觉已笼罩了一层浅蓝色的冰层和冻气,一旦遭到攻击,魔力将会立刻形成覆盖身体的坚冰护甲。

    一声尖利的呼啸撕裂空气。两道黑光从阴影中来,向着格里菲斯的腰间刺去。

    格里菲斯感觉到自己的背后遭到重击。利刃切开了冰甲,撕裂皮甲和锁甲,在背上留下一道血痕。一股重击紧随而至,砸在腰肾的位置,让他出现了短暂的眩晕。

    隐匿在黑暗中的哈米斯骤然发动了突袭和肾击,不仅能够撕开护甲还能附带短暂的眩晕。如果不是身穿重甲,在这最初的攻击中格里菲斯可能就已经被击倒。

    “得手了!”

    哈米斯的身影从虚幻中闪现,匕首又一次刺向了对方的腰间。但是匕首上先是传来了双层重甲的生涩阻隔,接着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按在腰间。

    “对于序列9来说,不错的攻击力!”

    格里菲斯右手锁住哈米斯的手,转身就朝着阴影中现身的哈米斯一盾砸去。

    刚刚从阴影中现身的刺客当场一个趔趄,血水和碎牙飞溅出来向后仰去,几乎要跪倒在地。

    格里菲斯将盾牌一扔,将哈米斯拽了过来,紧接着闪电般挥出长剑和腐化的羽击剑,向着偷袭者劈刺。

    长剑劈开哈米斯的左肩,冰寒冻气从外露的骇人创口涌入。

    短剑刺穿了他的右胸,暗影能量立刻撕裂了一大块血肉,向着内脏钻去。

    “清算”先是给了哈米斯两剑,接着分别触发了附魔效果。偷袭得手的哈米斯躲闪不及,当场被砍得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啊——!”

    在场的另两个袭击者都是被这凄厉的惨叫声吓了一跳。一个女刺客借着树荫和枝叶阴影的掩护急速袭来,一刀斩向格里菲斯的肩膀。

    “砰!”

    虽然被短刀击中了肩膀,但是格里菲斯的毫发无伤,反倒向地面砸下一瓶减速药剂,接着一把按住了她的短刀。

    “他披了双层重甲!”女刺客惊叫起来,接着便弃了短刀想要逃跑。但是她敏捷的身手就像是生锈一样缓慢迟钝。

    还不等她拉开距离,格里菲斯已经抓住了她的后颈扯了回来,高高举起用力砸向地面。

    “呯!”女刺客的头被砸在地面的岩石上,红红白白的血浆溅得漫天都是。

    格里菲斯顺势手腕一翻,将手中的长剑捅进了她的嘴里用力一搅。

    剩下的一个袭击者拔腿就跑,转眼间窜入黑暗消失不见。

    格里菲斯检查了一下地上的女刺客,发现她已经没有了呼吸。但是可以隐藏身形的哈米斯还活着。

    佩剑和腐化的羽击剑在哈米斯的身上留下了骇人的伤口,但是他依然还在喘气。格里菲斯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哈米斯身上的伤口给他止血,然后开始评估状况。

    这伙邪教徒竟然真的胆子大到敢在白天袭击我,他们的动机是什么?是不是还会对伊洛蒂、安柏他们出手?或者袭击普通公民?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阶段,
那必须尽快审问,在他们采取更多行动以前发动打击。驻守法师那里应该可以申请到自白剂。

    但是,逃走的袭击者很快会将消息传回去他们的巢穴,其余邪教徒们会转移藏身之处。

    我必须尽快找到线索,该怎么做好呢……

    经过短暂的沉默,格里菲斯突然捂着头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是舒服日子过傻了,都快要忘记自己是谁,从哪里来了。多么难得的机会,碰巧我也有些技痒……

    格里斯扛起还在流血的哈米斯,飞快地向着远处的治安警察哨所奔去。

    两名治安警察就驻守在附近的街道口维持游客秩序。格里菲斯扛着哈米斯奔到那里,把两个治安警都吓了一跳。

    “我是拉莫尔伯爵的见习骑士,通知圣恩堂,把城防军也找来。”

    ……

    治安警察应声而去,只留下喘着半口气的哈米斯和格里菲斯。

    “你的同伙在哪里,人数,装备,配置。”

    还不等受伤的哈米斯把气喘匀,格里菲斯就把他按倒在一张长椅上绑住了他的手脚。

    “你,要干什么?”哈米斯被仰面捆在长椅上,惊疑地看着见习骑士,像苟延残喘一样艰难地说道,“快救救我,我要不行了,我伤的很重。”

    “你的同伙在哪里,人数,装备,配置。”

    “我是造物主的信徒,什么都不会说的。”

    哈米斯吐了口血,看起来伤势很重的样子。突然,他的脸色一紧。

    在他的面前,威武、刚毅、庄重的见习骑士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些奇怪而期待的表情,正在上上下下打量着他,仿佛随时要进行侵犯一样。

    “你,你要做什么?”浑身是血的哈米斯感觉有什么不对,开始挣扎。

    眼前的见习骑士并没有严厉的喝斥、殴打,而是用一种仿佛看到久违的恋人一样让人恶心的表情打量着他。

    这种奇怪的展开和气氛完全出乎意料之外,让人无法想象一个凶悍的徒步甲骑兵会有怎样的想法。

    格里菲斯转身在旁边捣鼓了一会什么东西,发出水流的咕咚声。他很快就回到哈米斯身边,带着一种久违的愉悦审视着受伤的邪教徒,缓缓说道:

    “安静,安静,信仰造物主的哈米斯,

    “我们是头一次见面,先介绍一下,

    “我的名字叫格里菲斯,18岁。曾是东方军团502甲骑兵联队二级小队长,单身。我在东方的时候几乎每一周都要作战,除了战斗、行军和训练之外没有什么休息的时间。我不抽地嗪,酒浅尝而止。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姑且称之为嗜好。每当有了新的俘虏以后,我会让同僚们离开一会,在他们回来以前,我有20分钟时间,我提些问题,得到答案。绝不把重要的事情留下麻烦别人。大家都会认真回答我,宪兵们都看不出我有什么问题。”

    “你,你要做什么,呜,呜……”

    格里菲斯拿出一块浸湿的手帕平铺在话还没说完的哈米斯脸上,开始往上面到倒水。

    哈米斯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拼命挣扎,四肢抽搐。过了不知道多久,格里菲斯拿开手帕,看着在窒息边缘挣扎又痛苦的哈米斯。

    “你知道吗?离开东方以后,像我这样的人都自然而然地戒了一些小嗜好。和体面人家的姑娘们生活在一起,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这样的生活是很开心啦,不过呢,压力也很大,烦恼的事情也不少。偶尔,偶尔我也会想想,如果能和谁分享一些我的小嗜好,对于排解压力一定是很有帮助的事情。”

    格里菲斯又给哈米斯的脸上铺上手帕,倒了几杯水,然后脱掉他的裤子,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条细线给哈米斯紧紧绑上,用力弹了弹又揉搓了几下,接着拿走手帕,取来一只蜡烛,在哈米斯的视线所不及的不可言说的位置晃来晃去。

    “住手……呜呜呜!”

    哈米斯惊恐的惨叫起来,但是他的嘴突然被塞进了一只自己的袜子。火焰开始烧灼、撕咬他。

    “为了加深我们彼此的了解,我想给你介绍一些在东方没什么大不了的违纪活动,UU看书 www.uukanshu.com毕竟,我们才刚刚认识,

    “时间久了,我可能会有些生疏,请多包涵,

    “我的小嗜好有很多名字,比方说刚才那个叫作流水无声,还有一些叫十指连心,蚂蚁上树什么的,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先用细绳绑住,然后揉搓两下,很快就会充血,再用小火炙烤,烤到金黄通透的时候浇些冰水,雄性生物都会激动的像狮子一样,然后发出噗噗的两声响。

    “噗噗,就像这样。”

    格里菲斯撅着嘴发出噗噗声,哈米斯的脸已经变成了猪肝一样的红色,鼻涕和眼泪流的满嘴都是,几乎发狂的呜呜起来。

    格里菲斯拔出哈米斯嘴里的袜子:

    “我把这个叫作狮子连弹,很形象的好名字吧。既然你是造物主的信徒,想必是很坚定有信仰的勇士,我们就快进到狮子连弹,好不好?”

    “南十二街七号货栈!”哈里斯大叫了起来,“不要让那个蜡烛靠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