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4章 条顿-鲁姆会战 其1

    离开皮耶枫镇以后,格里菲斯带着中队赶往条顿堡。他们沿着状况非常好的边境道路前进,时而乘车时而骑乘驿马。在道路的左前方,起伏的山岭间矗立着一座气势恢宏的要塞,仿佛上古的巨兽雌伏于此,随时准备饱饮鲜血。

    这座黑色岩石构筑的坚固堡垒雄踞颈泽河谷的南出口,给人厚重的安全感。

    这里是嵌入河谷的一根钉子,人类的军队与氏族联盟在此进行了多年鏖战。依托这个坚固据点和后方发达的道路体系,军队可以获得充足的后勤支持而无后路之忧。即使偶尔战败,残兵败将也可以退入安全的城堡里舔舐伤口。

    依靠着强大的国力,拜耶兰在这里和兽人反复拉锯,终于耗尽了兽人的勇气和鲜血,将防线一点点向着河谷的深处推进。

    在前往条顿堡的一路上,格里菲斯听到了无数不安的消息。巨兽在田野中流窜吞食无辜的农夫,亡者从墓穴中复生摄取活人的灵魂,黑暗的巫师蛊惑着凡人脆弱的内心。

    战争的阴云已经笼罩这里,大量的居民正在往更安全的南面迁移。沿途的圣光信徒虔诚地祈祷,祈求得到庇护。

    经过观察,格里菲斯发现条顿堡不是一个孤立的据点。它和西部的边境线以及东面的迈耶要塞一起构成了平滑的北方边防线。

    西部的边境线就是几天前爆发战斗的地方,那里被崇山峻岭阻隔,军队也许可以从小路越境,但是道路和补给的困难注定那里无法集结强大的军队发动进攻。

    袭击克丽丝塔的三千兽人军队确实出乎意料之外。他们构思了一个伏击安茹圣女的奇谋,从山林小路里钻出来发动突然袭击,如果拜耶兰和敖德萨的机动力量反应不够快,还真的是有可能让他们得逞的。

    当然,行军作战不能指望这种奇谋每次都能成功。兽人军队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围攻克丽丝塔上面,路上也带不了可以侦察警戒的狼骑兵。格里菲斯带着千人左右的援军五天行军600里,见面以后一个回合就消灭了这支孤军。

    东部的迈耶公爵城堡扎在提尔涅河边,与条顿堡隔着河谷的东侧群山。格里菲斯夏天沿着提尔涅河旅行的时候路过那里,是一个由许多要塞和防线组成的要塞区。镇守那里的公爵是一位大贵人,拜耶兰国王的好同志和亲密战友。

    格里菲斯望了望看不见的公爵领地,心想这位大人物简直是无处不在。

    我虽然不认识他,但是参加过他的舞会,蜜桃汁真好喝;还用着迈耶银行的票据,在瑞文作为军事委员会的一员接受过公爵名下物流公司的贿赂,啊呸,捐赠。公爵领地和兽人领地还有武器走私贸易……

    “格里菲斯,”在一边策马缓行的克丽丝塔拍拍他的胳膊,“你怎么笑的傻傻的。”

    “我在想山那边的迈耶公爵,他的公司给我和艾露莎送过贿赂,哎不对,捐赠!”

    “艾,露,莎~”女孩拖着长长音调说道,“以前可是叫她队长的,现在,好,亲,切。”

    离开了大批的圣光信徒簇拥以后,克丽丝塔像个普通的女孩子异样轻轻哼了哼。格里菲斯愣了愣,准备赶快说点什么。

    “艾露莎结婚了吗?”克丽丝塔突然追了一句。

    “没有吧。”

    “那你还有机会,”女孩低下头看着道路。

    “我刚才的重点是迈耶公爵!”格里菲斯快把牙咬碎了。

    “嗯,”克丽丝塔轻捋着耳边的发梢,“成熟美丽的大姐姐谁不喜欢呀。”

    “克丽丝塔!”格里菲斯急忙指了指路边的城镇,“来,我们去附近的酒馆吃个栗子蛋糕!”

    条顿堡是北方最重要的要塞,同时也是一个很大的边境城市,位于河流和道路的交汇处。城市的西面是卢瓦尔河与贝伊河,河面上设有桥梁。城市西北面和东北面是连绵的山岭,北面是古老的要塞。

    在没有战争的时期,条顿堡下的城市经营与氏族联盟的边境贸易,附近的城镇都很繁荣。

    克丽丝塔正要答应,耳边突然传来了号角声。她俏丽的脸颊突然变得紧张起来,整理戎装,向南面的道路投去视线。

    一支军队出现了。虽然从外观和气势上看很难说这是军队。

    他们身穿杂乱的便服,没有盔甲,只是简单地在外面穿上灰色的罩袍。他们头戴皮帽或布帽子,手持长枪,有一些人还背着镶了铁皮的木盾。

    这支军队在一些教士和乡绅的带领下拍成六列队伍,举着圣光的旗帜和六芒星徽记行军,如同灰色的潮水,经由开阔的道路缓缓而来。

    为首的圣职者们一看到这边的克丽丝塔就高兴地欢呼起来。他们身后的军队也如同涌动的波浪,疲惫的脸上先是疑惑,然后被狂喜取代。他们激动的站立在道路上,用饱含敬爱的目光注视着她。

    “赞美圣光!看呐,那是安茹的圣女!”

    克丽丝塔的脸色变得肃穆和庄重,少女的俏皮神情全然不见。她举剑致意,圣光信徒们立刻用近乎疯狂的虔诚向她欢呼起来。

    队伍中跑出了格里菲斯见过的科莱恩主教,甚至还有在瑞文认识的怀言者荷鲁斯·奥西里斯主教。后者不是本地的升职者,却同样带着军队前来。

    两位主教风尘仆仆的来到克丽丝塔前方,谦恭地单膝跪地,向少女致意并献上祝福:

    “安茹的圣女哟,爱你的人来追随你了!”

    格里菲斯叹了口气,转身下令:“艾斯,带人了解下这支军队的规模和构成。艾斯?”

    他发现出身贵族的吉尔·德·艾斯已经下意识地随着两位主教的动作翻身下马,
听到命令时手足无措。队伍里信仰圣光的几个人情况也差不多,他们被狂热的情绪感染,眼中充满了热情。

    就连一向很有头脑和积极性的兰萨达、温和的约书亚也被影响,目不转睛地看着克丽丝塔的方向。

    格里菲斯不禁惊叹行走世间的圣女感召力如此强大。这样看来,那个遭了记录抹杀刑的人被消灭以后,圣女制度被废除是情理之中的事,多半还是被拜耶兰的世俗力量和其他教廷联手制约的。

    安茹的圣女声望至此,圣光教廷内部若是没有大量势力趁机行动,那就不可思议了。

    ……

    条顿堡方向发现了这支军队,很快派出了一支正规军快速向这边赶来。

    这些士兵披挂半身板甲、铁盔、装备大盾和锥形破甲枪,腰挂佩剑,头盔上还装饰着色彩绚丽的羽毛。他们是拜耶兰的精锐步兵,由资深的老兵担任,战技娴熟,专门对抗战场上的敌方骑兵和大型怪物,也常常担任统帅的卫队。

    这支精兵分出一部分人组织教民武装扎营,其他人找到格里菲斯和克丽丝塔他们前往条顿堡。

    城堡里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的军营,部署了四万多军队。

    格里菲斯他们被带着前往城堡里的指挥部,正好遇到索尼娅和一群贵族。伯爵小姐望见格里菲斯,欣喜地向他奔了过来。她跑了两步,又觉得不妥,急忙换上稳重的步伐。

    少女穿着精美的白银甲胄,上面雕刻着拉莫尔家的纹章,在和煦的阳光下衬托着精致的容颜,整洁的白色斗篷和手套一尘不染。

    “好看吧!”索尼娅来到格里菲斯面前,像只骄傲的百灵鸟一样展示着自己漂亮的银甲,“上面固化着高级魔力护盾、风之优雅、法术偏移和,这,这位是……”

    “安茹圣女,克丽丝塔,”格里菲斯回身顺着伯爵小姐的视线看了看,发现她在看克丽丝塔,“克丽丝塔,这位是索尼娅·德·拉莫尔,我的封君。”

    克丽丝塔从一旁走过,向伯爵小姐问好,态度很亲切。

    “感谢你的支援,伯爵小姐,没有格里菲斯的协助,皮耶枫将会是一场悲剧。”

    “能够帮助你们是我的荣幸,”索尼娅说道,“你们以前认识吗?”

    “她是我以前的战友。(我们被命运相连。)”

    “……”

    索尼娅愣了一愣。

    格里菲斯看了克丽丝塔一眼,后者笑着向他歪歪头,然后转向伯爵小姐:“命运指引骑士来到我的身边。”

    这话的意思是在夸奖格里菲斯来的及时么?UU看书 www.uukanshu.com格里菲斯的急行军确实很厉害……索尼娅感觉有点怪,但是会议即将开始,她没有细想,点点头接受了圣女的好意。

    ……

    格里菲斯跟在她们身后,往城堡大厅的指挥部走去。刚才的小插曲让他很困惑,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起来。

    我和克丽丝塔有着跨越生死的羁绊,我不否认,也一点都不愧疚。哪怕是神明来质疑,我也会坦坦荡荡的承认。

    我对嘉拉迪雅的爱没有半分虚假。哪怕用世界来交换,也及不上我对她的爱。

    等一下,这,这一来我不成了脚踩两条船的人渣了吗?

    格里菲斯的表情顿时僵硬了。他陷入困惑之中。这种事他从来没有遭遇过,越想越觉得头疼,现实的情况摆明了他就是个人渣,可是,两份感情又如此真实?

    错的难道是我?这不对啊!还好嘉拉迪雅不在这里,否则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