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25章 条顿-鲁姆会战 其2

    城堡的指挥中心里聚集了许许多多的军官和贵族,连栩栩如生的魔法沙盘都建立完毕,可以清楚看到附近百里的地形和部署情况。奥菲莉亚、米典麦亚也在场,站在一大群禁卫军中间向格里菲斯点头。

    康茂德王子雄姿英发,灿烂的金发如同朝阳一般闪耀,蓝宝石般的双眼充满魅力又不失勇敢和温柔,肩膀宽阔结实,下巴方正有力,如同雄狮一般高贵、威严。

    他看着地图,时不时提出一两个问题。

    “迈耶公爵的粮食和武器送来了吗?再派人去催促他。”

    “氏族联盟的鲁姆方面军部署情况确定了吗?投影出来。”

    几位巫师立刻启动了镜面般的投影。满山遍野的强悍战士无边无际的出现在画面中。他们是携带战斧的强壮兽人,手持长枪的巨魔枪兵,用树干和岩石做武器的食人魔,以及大量的半兽人。

    “殿下,敌军总数预计超过六万人,正在鲁姆要塞南面的平原集结。他们的编制是……”

    报告的军团突然停顿下来。一位圣职者来到王子身边低语。

    格里菲斯立刻认出了此人。他是曾经出席过霍蒙沃茨神秘学会议的科尔瓦伦阁下,圣光教廷执行部门的头子,代罚者的领袖。

    格里菲斯下意识的手按佩剑,和一大群将军、军官们一起注视着他。

    王子立刻注意到了克丽丝塔的到来,和身边和蔼的老者一起来到克丽丝塔面前,身后跟着毕恭毕敬的科莱恩主教。

    科尔瓦伦阁下就像是慈祥的长辈那样对少女说道:“赞美圣光,你平安无事,真是让我欣喜万分。”

    克丽丝塔温和问答:“这都有赖于圣光的庇护。”

    康茂德王子含着笑,等他们说完,但是代罚者头子唠唠叨叨说的没完没了,最后他终于忍不住了。

    “安茹的圣女,我代表全军将士欢迎你的到来。在你遇险的时间里,我们真是度日如年。

    “我和我的四万名同志欢迎你,欢迎随你前来的兄弟姐妹们,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中,我们需要将所有勇敢虔诚的心灵团结起来。”

    格里菲斯发现好几位在场的将军和军官可不这么认为,甚至有人摇头轻哼。

    “我的兄弟姐妹将与殿下并肩作战,”克丽丝塔对王子说道,“我们以圣光的名义与敌人作战,无论他们有多强,我们都必定会击败他们,殿下会取得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胜利。预言已经昭示,敌人必败。”

    ……

    各军团的将领和大贵族讨论了如何部署六个正规军团和辅助军团,以及聚集过来的两万多圣光信徒。大军将会在后天一早向氏族联盟的鲁姆要塞发动进攻。

    这将是一场十二万人以上的大战。

    在城堡设施完善的浴室里,格里菲斯飞快的梳洗了一下身体,摆脱了旅途的尘土和疲惫,来到索尼娅的套间,准备开始工作。

    他取出回音水晶随意地听了听信号,激战未至,回音十分清晰。

    在许多未加密的信息中,他听到了一段优美而神秘的诗句。

    “秋天小提琴漫长哭泣,用单调消沉气息伤我心。”

    这奇怪的暗语来自不知踪迹的回音枢纽。某些组织又一次开始行动了,可是,他们又在策划什么呢?

    正当格里菲斯出神的时候,一阵轻纱拂地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刚刚沐浴更衣的索尼娅穿着一条舒适的丝裙轻盈地走了出来,在门口轻轻的敲了一下。他们俩人不用住到外面的大营里,在城堡的一角有房间,彼此非常靠近。

    宽阔的窗沿上铺着厚厚的羊毛毯,女孩没有坐到办公桌边,而是在窗边坐下,蜷起双腿,把脑袋枕在膝盖上,柔顺的长发披散到毛绒绒的羊毛毯上。

    灰蒙蒙的天空下着细雨,远山笼罩在一片薄雾中。从窗口望去,广阔的草地和麦田空无一人,寂静得只能听到点点的雨声。

    “下雨了呢。”格里菲斯说了一句。

    “恩,下雨了呢~”索尼娅望着玻璃上的水珠说道,“让人心情放松。”

    “其实我想说的是雨水会让土地变得泥泞,火炮和重装备的行动会很困难。”格里菲斯晃着羽毛笔说道。

    索尼娅抬起头,嘟着嘴看了看他,发现准骑士并没有在嘲笑自己。

    “那位,安茹的少女,好美丽,我想要把她的容貌画下来,却做不到,”伯爵小姐有些困惑地问道,“她名叫克丽丝塔是么?很好听的名字。”

    格里菲斯点了点头。

    伯爵小姐又把头枕在膝盖上:“但是,怎么说呢,总觉得她和这个可爱的名字格格不入。或者说,她有自己的名字这件事本身,就让人有种奇怪的违和感。

    “我的意思是说,当我注视她,我看到的仿佛是一团行走的光辉,强大的力量,朦胧的美好,前进的信标,

    “唯独,没有这是一个女孩的感觉……”

    ……

    各军团和辅助军团接到了行动的命令。除了一部分守备部队,其余各部向氏族联盟的要塞和防线推进。

    格里菲斯刚来到军营里,603测试中队的测试准尉萨斯特就拖着塞纳蒙来到他的营帐里。

    “你们又给我带了什么新玩意吗?


    “是的,队长,我们发现运用火炮时往往因为前面聚集着自己人,不是误伤就是阻碍了射击,但是把火炮摆放到前线又容易被敌军骑兵冲锋给破坏掉,所以军械部构想一种能够像弓箭那样,让弹道越过前方的友军,砸落在敌阵里的曲射武器。我们可以在接下来的战斗里进行测试”

    他们带着格里菲斯来到空地上,那里放着一门又粗又长的大炮。

    军士长芬里尔·冈特正带着人在那里捣鼓。克丽丝塔竟然也在这里,她认真分配了不同的火药和炮弹,看来是要试射几次。

    萨斯特拉开嗓门大喊着:“请看,我们称这门凶器为‘大蛇’。圣女看了都说好!”

    格里菲斯先是看看克丽丝塔,发现她在这群技术人员当中倒是没有被信徒环绕的那种感觉,大家兴高采烈的和她交流看法,一点都不拘束。听测试中队的人介绍了一会,格里菲斯也大致明白了这个武器的思路——越过我军头上,砸落在敌阵里,杀伤敌军兵力。

    概念简单操作起来却不容易,榴弹炮要能准确的砸在敌军头上需要高超的炮术和精密的弹道计算,不像其他火炮直射出去就能把敌兵割倒在地。

    至少榴弹炮有一个好处,因为把仰角抬高了,所以炮弹的射程也随之提高了;比起只能在大概三百至五百米以内使用的鹰炮和蛇炮,这门野战炮拥有一千五百米以上的射程。

    这表示在敌我双方接触之前,榴弹炮可以拿来偷打几发让敌人的骑兵吓的摔下马,至少能起到骚扰的效果。攻城时也可以发射火球到城池里,不必打碎城墙就能制造混乱。

    “但是你们这东西打的准吗?”格里菲斯翻了翻计算表,觉得他们在这门远的射程上不可能命中任何敌人。

    “我们有办法解决!”克丽丝塔加入了话题。

    她抱着一个圆滚滚的大炮弹,上面还插着一根绳子:“点燃的导火索会引爆炮弹,用碎片杀伤敌人。只要事先不爆炸,炮弹会落地以后就能制造大范围的杀伤效果。”

    只要没有提前爆炸……这个前提让格里菲斯听的心惊肉跳,下决心明天离炮兵阵地远一点。

    ……

    第二纪1444年10月17日。全军吃过晚饭以后从军营中出发,开始向着战场集结,准备在第二天对氏族联盟的要塞和阵地发起猛攻。

    这天午后,索尼娅想起了霍蒙沃茨的秋天,那里没有嘈杂的声音,只有回廊上匆匆的脚步和教室最前方抑扬顿挫的讲解。那时候,她都在忙着记笔记,有时会幻想一下遗迹和遥远的乡村会是什么样的。

    此时此刻,索尼娅的耳边是部队行军时有节奏的踏步声。秋风和红叶让她的心情很放松,这里的丘陵和小溪和霍蒙沃茨很像。

    她处在队伍的最中间,UU看书 www.uukanshu.com身边是精悍的骑兵。他们身披坚甲,手持骑枪和马剑。骑兵的前后都是步兵。队伍的最后面是辅助兵和后勤的大马车。

    严整的步兵和骑兵们向着宽阔的战场展开,他们的两翼和后方还有炮兵和投石机,这样强大的军队就是要用来攻下兽人的要塞。

    大雨下了一阵天都没有停。

    夜晚的时候,康茂德王子骑着马,在狂风疾雨中和马克西姆斯一道巡视着附近一带的山地,望见敌军的火光从鲁姆要塞一直延展到前方的平原和丘陵,照映在地平线上,他心中感到激动和满意;他勒住马,望着闪电,倾听雷声,呆呆地停留了一会。

    有强大的军团,还有圣女和教团武装的支持,王子和他的老师马克西姆斯将军直接指挥的作战兵力超过六万人,还有更多的人络绎不绝的为他们运送给养。

    格里菲斯带着自己的暴风骑兵中队前往集结地点的时候,路过临时指挥部所在的小山岗,听见王子用激昂的声音对大家说道:

    “注定的伟大和幸运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