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4章 黑域 其6

告示的右下角黏贴着潦草的画像,留白处还贴心地写上了“村长”一词,就好像村里谁不认识他一样。画像上的村长用黑色的炭笔勾勒,勉强能认个大概。

“有谁想要引导我们调查村长的去向,是这个意思吗?”格里菲斯检查了一下告示纸片的背面,也没有发现什么。

“不是谁,”嘉拉迪雅抱着胳膊摇摇头,“这是封印物的记忆和意志,不一定与现实相符。”

她说完便抽出格里菲给她的匕首,开始吟唱魔咒。在没有魔杖辅助的情况下,一层淡淡的银光将匕首包裹,赋予它一定时间内神奇的能力。

这一次附魔完成以后,精灵就停下来,一边巡视四周一边等待施法冷却时间结束,准备给其他武器附上临时特效。

“嘉拉迪雅,和我说说你掌握的情报吧,包括你的猜想和晋升仪式的知识。”格里菲斯看着她做准备,提出了一个要求。

“恩,那个,能,不说吗?”

“不行。”

“你凶死了!”

精灵把双手抱在胸前,在空地上绕着圈子走来走去,“晋升仪式的本质是试炼。虽然置身于领域型封印物之中也能够适用相应的封印物规则脱身,但是仪式与封印物融合,意味着这里会出现考验我施法能力和游侠特性的战斗和危险。

“试炼过程受到世界本源的规则限制,很多时候会排斥外来的干预和装备辅助,彻底检验试炼者对非凡能力的掌握与运用。

“从过去的案例来看,我的试炼会考验我就地取材制造附魔武器和阵地,然后发挥游侠的特点与那个巨大强悍的怪物进行游斗。它的力量必然是碾压我的,一旦被抓住或者正面击中就有可能致命,这个过程中我的杀伤力、战斗续航、战术安排和机动性会得到极致的考验。

“这个试炼会让我得到充分的锤炼,强化对于非凡特性和力量的认识,为将来的成长打下基础,不仅危险,也是受益无穷的好事。万一我实在打不过这里的怪物,也可以按照封印物的特点进行解密然后逃脱,仍然有成功的机会。”

说完这话,精灵小姐就昂首挺胸看着格里菲斯,就像是在问满意不满意一样。

有了这些信息,格里菲斯基本上就能预判接下来的战斗特点,制定对策。试炼的本质不是杀死试炼者,而是指引他们前进的方向,那么即便敌人的纸面实力远远强于两人,只要经过缜密的战术设计,接下来的战斗依然有较大胜算。

但是,嘉拉迪雅为什么不愿意把实话都说出来?

精灵小姐虽然做了很详细的解释,但是漏洞也很明显。她隐瞒了一个重要的情报,并且尝试装作坦坦荡荡的样子蒙混过去。

格里菲斯注视着精灵的大眼睛。两人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嘉拉迪雅移开视线,继续给自己的武器附魔。

格里菲斯不带任何语气的说道:“嘉拉迪雅,就算你藏着不说,我也已经看穿了。”

已经给第二把匕首完成附魔,正在装模做样检查的女孩脸上波澜不惊。

但是长长的尖耳朵在听到“已经看穿了”这几个词的时候跳了一下,把她的心思全都暴露了出来。

“哼,你瞎想什么呢!”她高冷又不屑的轻哼了一声。

话音刚落,一阵模糊而嘈杂的呓语声突然降临。那些焦黑的人影再次出现,拥挤在两人的身边。

嘉拉迪雅被吓了一跳。一个虚幻的人影直接穿过了她的身体,就像是与她不在一个位面般互不影响。

呓语渐渐清晰。

“我知道,就是他干的,那个怪胎。”

“嘘,小声,别这么说话。但是,我也看到他和村长争吵,甚至动了手。”

“痴愚的怪胎,为什么不赞成这个对大家都好的提案?”

“我猜,村长已经遇害了……”

“是啊~”

“我们要向镇上的驻守法师和骑士大人求助。”

“我们现在就派人求助。”

纷乱的话语声就像是几十个村民在交谈,但是每句话都清晰可辨。他们的身形很快虚化,和话语一起消失在空气中。

看起来,某一个不知道姓名的村民反对村庄的迁移,而且其他人都知道他与失踪的村长发生了冲突。村民们明显不喜欢他,但是又对他十分顾忌,甚至要请出非凡者。

格里菲斯看了眼嘉拉迪雅,正好和她游移不定的目光对上。

“也许是我们一开始遇到的那个怪物,”嘉拉迪雅一下就移开了视线,“这怪物实力惊人,竟然能击败驻守法师率领的非凡小队,应该是超凡者吧。”

格里菲斯有些遗憾的说道:“可惜在出发前我没有机会了解这一带过去的案件记录,否则应该能对事情的经过有个大概的了解,有关施法者阵亡的记录一定是不会缺少的。”

“现在说这个也来不及了,而且那么多地方上的资料,没有线索怎么可能一一准备,”精灵摇摇头,“封印物的秘密如果为公众所知便不会形成封印物,我们继续探索,可以在这里找到答案的。

“虽然我们不知道那个村民的身份,但是他在村里肯定也有住处,我们挨个房屋搜索,也许能找到线索。”

虽然漫天飘落着让人心情黯淡的灰烬,但是这个叫作奚落村的村落中的农舍漂亮而整洁。格里菲斯检查了两个民宅,发现他们都没有锁门的习惯。

空无一人的房屋里,桌上摆放着吃到一半的汤、菜和米饭,摇椅上躺着翻开的书籍。整洁的地板上没有污渍,玄关的入口还留着房子的主人离去时特意换下的便鞋。

“这一带的居民生活习俗还挺不同的,吃稻米是最近才在你们的国度流行起来的吧,以前只有很少的地区有这爱好。”嘉拉迪雅跟在格里菲斯身后,看着他挨个检查房间。

“这里处于维罗纳大区和敖德萨大区的交界,很多地区归奥术议会的高阶法师们所有,已经很多年没有战乱了。如果不是那些被贵族盘剥的地方,有法师庇护和支持的富裕村庄应该能过的不错,

”格里菲斯说道,“有一部分村民不愿意改变习惯的生活方式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杀掉村长和驻守法师就太过了吧,”精灵女孩摇摇头,“噢等一下,法师是遇害了,但是村长只是失踪。或者换一个思路,会不会是反对迁移的村民囚禁了村长想要以此阻挠表决,然后被法师的非凡者小队找到,反抗中杀死了他们。”

这村民的战斗力也太强悍了吧……格里菲斯微微感叹了一下。

连续几处的搜查都是一无所获。

就在这时,凄厉的号声再度出现,那股让人窒息的焦糊气味又一次弥漫在空气中。灰烬下的民宅飞快地凋零、腐朽,留下一片片焦黑的痕迹。

又开始了!

嘉拉迪雅取下长弓,搭上羽箭,与格里菲斯背靠背警戒着。

地面传来了隆隆的轰鸣声,有什么声势非凡的东西正在远处的房屋后移动。格里菲斯抬头望去,只见那破败的屋顶间,一个恐怖的影子时隐时现。

怪物出现了。

它的声势惊人,仅仅是模糊的一瞥就能让人心悸不已,甚至不敢直视。

精灵隐瞒的问题只能晚点再问,先应付眼前的战斗。

“嘉拉迪雅,退到我的后面去发动攻击,保持机动,我来进行牵制。”格里菲斯取下盾牌,放下面甲,冷彻如锋的气息将他环绕。

“我可是双特性的天才,别小瞧我了!”精灵拨动弓弦,毫不退让的与他对视,“我的全力一击可以彻底消灭他。”

“不,那太冒险,还是保持机动,不要急于一时。我们不知道它有什么隐藏能力。”

“这是我的试炼,难道你比我还懂神秘学吗?”精灵固执的说道,“你牵制一下给我争取时间。”

两人吵了起来,竟然在这么危险的时候达不成一致意见。

等不及的嘉拉迪雅向着阴影和危险笼罩的废墟间弯弓一箭。UU看书 www.uukanshu.com箭矢如星光刺穿黑暗,穿过废墟间狭窄的缝隙。废墟背后的阴影中立刻转来一阵让人心惊胆战的怒吼和惨叫。

精灵的射术果然非同凡响。格里菲斯甚至都没有看清目标的移动,嘉拉迪雅就已经预判出怪物的位置,无视视线的妨碍一击便命中目标,甚至很可能已经给怪物留下了不轻的伤势。

让人牙痒的密集响声从黑暗中传来。紧接着,密密麻麻的犹如褐色地毯一般的生物从前方的各个角落钻出。

那是无数老鼠大小的蟑螂。它们扇动着翅膀,发出吱吱的摩挲声,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与此同时,头戴油腻口袋的巨人从废墟后大步迈出。它手持巨镰,每一步都震颤大地,让人望而却步。只不过,它的右肩上已经被撕裂出恐怖的伤口,而且行动不快。

嘉拉迪雅的敏捷相对于这个怪物来说占有压倒性优势。只要她拥有足够的远程攻击手段,理论上可以无伤消耗这个怪物,被逼近后也可以再次拉开距离,反复拉扯。战斗的结果会取决于她的攻击和巨人的生命力哪一方更持久。

如果仅仅如此,试炼未免太简单了。

格里菲斯能够清楚的预判到,跟随巨人而来的蟑螂虫潮对于无甲的嘉拉迪雅一定很有威胁。它们将会压缩她的机动空间和活力输出,包围她,甚至造成剧烈的创伤。

既然格里菲斯在这里,那么就应当当好肉盾的角色,为她牵制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