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5章 黑域 其7

流光在格里菲斯的身边旋转环绕。第四阶的冰霜魔咒具象成晶莹的冰蓝色护盾。他在第一时间冲进蟑螂之潮。

这些巨大的虫子跳了起来,骤雨般落在他的护盾上,发出让人牙痒的撕咬。

他的冰盾迅速瓦解,炸裂成铺天盖地的碎冰向着四面横扫,在虫潮中撕裂出一片飞溅的汁液碎片。

很好,很有效。

格里菲斯转身向精灵喊道:“我能击退它们,你保持机动,用弓箭……喂!”

嘉拉迪雅没有回应他的想法,而是站在原地,不紧不慢的吟唱和祈祷,将手中的羽箭举向天空。

强大灵能和摄人威压向她涌动聚集,将她包裹在美轮美奂的光影之中。她的锋芒将逼近的巨大怪物锁定,只要发出全力一击,就能给予它重创甚至毁灭。

她高声吟唱神灵的真名,请求注视与加护。

“森林与峭壁之主,

“优雅迅疾的元素之王,

“自由与冒险的守护者,

“赐予我……啊,格里菲斯!”

她慢悠悠的吟唱还没完,大蟑螂已经从别的地方扑了上来,跳到她的身上和手上开始撕咬。

嘉拉迪雅在第一时间惨叫起来。蟑螂咬伤了她的手腕,撕开细嫩的皮肤。

格里菲斯立刻背上盾牌冲了过去。流光护盾的冷却时间未到,他只能打下几只乱飞的蟑螂,在身后投下冰墙,抱起她向外面冲去。

骤烈的风压席卷而来,怪物将巨镰向着他们逃窜的方向掷出,撕碎冰墙,以无法抵挡的威力击中他的后背。

“呯!”

两人像是被命中的桌球一样弹了出去。

重击之下的格里菲斯几乎失去了意识,大脑一片空白。

虽然先锋盾和冰墙又一次挡住了背后的攻击,但是恐怖的力量余波还是把他打的痛彻心扉。

他努力想要站起来,但是连支撑身体都变得困难。

嘉拉迪雅在地上滚了几圈,倒是摔出了蟑螂的包围圈。她被惊呆了,立刻就想要上来帮助被打的站不起身的同伴。

“格里菲斯,我来帮你!”她一边说一边就要吟唱辅助的魔咒。

“退下,”格里菲斯的心里突然涌起了极度不好的回忆,他咆哮起来,把羞愧的精灵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退到那边的水渠那里去,立刻!”

精灵这下乖了,立刻跑向不远处的水渠。

那个凶悍的怪物大步逼近,向着还趴在地上的格里菲斯伸出手去,准备捏碎他。

就在它的大手逼近的瞬间,地上的见习骑士化作一团飞舞的蝙蝠,掠过精灵的头顶窜进了水渠中。

……

“吧唧!”

铁靴踩碎了一只老鼠一样大的蟑螂,爆开花花绿绿的汁液内脏。

嘉拉迪雅扶着头晕眼花的格里菲斯,一起在水渠里逃窜。依托狭窄的地形,那些蜂拥而来的蟑螂被迫拥挤成一团。

格里菲斯像后面扔出一瓶次级减速药剂,将大群的虫子减速,然后仓惶逃窜。

那个巨人也追了上来,碾过密密麻麻的虫潮穷追不舍。但是这里的空间局促,每当它快要逼近的时候,嘉拉迪雅就停下来射出附魔的箭矢,将它击退或者减速几秒。

就这样反反复复的拖延,经过了好一会的拉锯,从后面追上来的蟑螂像退潮一般缩了回去。

斑驳而破旧的环境再次改变。建筑和草木上的锈迹开始剥落,重新复原出当年的样貌。

“这一次的持续时间比起第一次异象发生的时间增加了一倍。”嘉拉迪雅扶着格里菲斯,让他坐下休息。

“恩。”在逃亡中缓过一口气的见习骑士点点头,掏出一些体力补充剂喝了起来,一边喝一边吃两口苦味的巧克力。

“对不起,”嘉拉迪雅像做错了事情的小孩一样认错,“我不应该傻站在那里吟唱,应该按你说的保持机动。”

“恩,知道就好,”格里菲斯一点不客气的说道,“继续总结,你还有两个更严重的错误。”

“怎么就还有两个呢?”

格里菲斯叹了口气:“我们认识很久了,一起冒险,几乎每天都见面,现在又一起陷入这样危险的封印物,

“作为好朋友和战友,难道我们不应该坦诚以待,共享关键的信息吗?你还对我隐瞒有关这次试炼的情报是不对的。”

“怎么就不对了!”嘉拉迪雅反抗起来,“那件事,和这个试炼,关联不紧密!一点都不关键。”

“噢,哪件事?”

精灵的脸红的要烧起来了,她的视线左右飘移,难堪又羞愧:“反正不是什么大事。谁没有个小秘密呐!”

在格里菲斯炯炯的目光中,她开始心虚了,抱着头嚷嚷:

“我就不告诉你!哪怕死在这里我都不告诉你!

“你说,我还有什么错!”

说到这个,格里菲斯更生气了,他拿起难看的巧克力块往她的头上拍了一下:

“为什么巧克力不是甜的!?”

……

“是不是可以理解成随着异象出现次数的增加,持续时间甚至怪物的强度都在提升。”格里菲斯在积水的地下隧道里飞快地走着,一边小心地警惕四周。

休息了一会以后,两人才继续探索。

“有可能,这里是封印物内的世界,有自己独立的规则和逻辑。怪我怪我,如果照你说的做,我们很可能在上一波取得战果,”精灵女孩垂头丧气的跟着走,“对不起嘛~”

也不知道她是在为战斗时的无谋道歉还是在为巧克力道歉。格里菲斯看了她一眼,更希望是巧克力,这样下一次他能吃到更好的。

话说回来,实战又一次证明,嘉拉迪雅纵然天资绝伦,但是体质不高,也就是抵抗伤害和打击的能力相当一般。无论是哥布林还是刚才那头怪物脚边的蟑螂,都可以轻易对无甲无护盾状态的她造成实质伤害。

“我们也并不需要杀掉这个怪物,”格里菲斯想了想,“试试看找出这个村庄中隐藏的秘密,或者这个怪物的秘密,让封印物无效化,完成你的试炼。”

“恩,”嘉拉迪雅点点头,“这个水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山村里会有这么长的隧道,他们是要把山泉引下来吗?也太消耗人工了吧。”

“相对于小山村来说有点难以想象。”格里菲斯在坚硬的地面上跺跺脚。

躲开怪物攻击的时候两人躲进了一个倒梯形的坑道。村民们用石块堆砌出四周的墙壁,好让流过的水不会渗入土壤里,尽可能保存下来用来灌溉。

“这得花不少钱和人工……”

水渠好像在村庄里弯弯绕绕。格里菲斯走了一会,发现有几级石阶通向上方。

在出口的前方,两人竟然又一次看到了村公所和那面告示牌。

“警告。

“恩纳泽·维克提姆老爷踪迹不明,我们都知道这是谁犯下的罪行。奚落村正处于危险之中,但是不会屈服于暴力和恐怖。

“代理村长号召全体村民武装起来。

“村大会表决仍将于今晚6点在地龙祭坛举行。在原定的村庄迁徙议案基础上,村公所将增加一项议案:

“我们要搜寻并杀死威胁奚落村安宁的罪犯。

“村公所(印)。”

嘉拉迪雅面色凝重地看着这封告示。“我们时间不多了,如果村民和嫌疑人爆发战斗,封印物形成的真相就到了最后的阶段,我们往地龙祭坛移动吧。”

真是个奇怪的名字,地龙……

格里菲斯问道:“什么是地龙?”

“偏远的乡民会崇拜一些隐居的神话生物,把它们奉若神明。”嘉拉迪雅说道,“其实往往就是一个拥有超凡力量和一定的心灵感应能力的序列6怪物。我有一些猜测,但是还需要证实。”

格里菲斯思考了一下,他的专长是筹划、组织和行动,对解密和神秘学并不擅长,只能问道:“对于这个巨人怪物,你有什么看法吗?”

“首先,封印物的世界不是虚构的景象,”嘉拉迪雅拉着他飞快地离开村公所的小广场,继续检查村里的房屋,“村民们的幻象,怪物的形象都是现实的投影。从农田来看,这是个以稻米为主食的村落,这在你们的王国内倒是不怎么常见。居民喜爱整洁,审美偏向清新淡雅的风格,是这样吗?”

格里菲斯点点头:“恩,这一代的丘陵地区可能有这个习俗。”

“既然这样,那个怪物的形象和风格和村民应该是格格不入了,”精灵女孩灵巧地跃上木屋的房顶,从高处眺望着村庄,“我们刚才一直在村里搜查的思路是不对的。怪物是一个魁梧狰狞的巨汉,就算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形象被封印物的力量扭曲,他的本体也应该和其他村民格格不入,他的居所应该比较偏僻才对。嗯,在那里!我能闻到淡淡的血腥味随风而来,还有一股不详的气息在那里涌动。”

格里菲斯跟着在屋顶上跃动的精灵向着村庄的西北角跑去。在一片水田的对面,他望见了一栋孤零零的木屋。

木屋的屋檐下,摇晃着两个光溜溜的东西。

“门口那是什么?尸体吗?”格里菲斯想起失踪的村长和绅士,顿时心里一紧。

“的确是尸体,不过和你想的不一样,”精灵灵巧地从屋顶跳了下来,落在见习骑士的身边,“那是两头猪。UU看书 www.uukanshu.com木屋的主人是个屠夫。”

被放了血挖掉内脏的肥猪挂在尖锐的钩子上。夕阳的余晖洒在白花花的猪肉上,一边的木桌上还摆着喝了一半的米酒。

嘉拉迪雅一脚踢开木屋的门冲了进去,格里菲斯紧随其后飞快地搜索起来。

木屋很宽敞,摆设也非常简单,能看出木屋的主人是一个身材非常高大的单身汉。木屋的地面没有铺设木板,浓重的血腥味和无处不在的油腻让敏感的精灵一下就迷失了方向。

“这里应该有地窖和暗室,”嘉拉迪雅捂着鼻子坐在一把还算干净的椅子上看着见习骑士忙来忙去,“我们不能在这里搜索太久。你去哪?”

格里菲斯拎着几个木桶走了出去,很快就装满了井水回到了木屋里。

“你这是干什么?啊!”精灵歪着头,看着格里菲斯举起木桶把水泼到地面上。尘土和油渍溅的到处都是,吓的精灵急忙跳上了一张木桌。

“一块块搜查地面太花时间了,我们在东方搜查地下室和密库都用这种办法,”格里菲斯不停地挑来井水泼在地面上,然后满意地观察着水迹的流动。

“倒是个想法,”嘉拉迪雅眉头紧锁,看看水迹又看看自己的同伴,眼神怪怪地说道,“嘿~我懂了……你这么熟练,没少干抄家劫户的事吧?你其实是个大坏蛋吗?”

大概又要扣我几分吧~格里菲斯没有解释,只是仔细地留心着地面。很快,他找到了目标:

“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