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2章 黑域 其4

确认了身份以后,格里菲斯放下心来:

“我被派来独自调查这个奇特领域型封印物的真相,前面已经有几批非凡者一去不回。我进入以后就和友军失去了联系。”

“什么友军,”嘉拉迪雅面带责备地说道,“领域型封印物需要超凡者带队,你一个人进来就是个被送死的消耗品。”

“嗯,我本来想中途逃走的,但是上头有大人物早就做好了安排,一点脱逃的空隙都没有给我。”

“哎,”精灵叹了口气,无奈的指责他,“那你也不应该进来送死啊,探索领域型的封印物对你这种实力的人来说就是十死无生!你怎么这么笨呢?就算当场抗命,和他们动手也要逃出去,我和索尼娅会想办法帮你的。”

“逃兵会被像狗一样猎杀,钉死在路边的十字架上。”格里菲斯摇摇头。

“那也比送死好啊!你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就什么都没有了,拼死反抗还有一线生机。”

这哪里是这么简单的事。格里菲斯无法想象自己被官方追击的下场,换了一个话题:

“你又在这里做什么?”

“晋升试炼,看到你我突然明白了一些事情,”嘉拉迪雅说道,“我本来在霍蒙沃茨坐的好好的,突然一股未知的力量将我卷了进来。我哥就在旁边,都没有来得及出手帮我。”

“……”

“话说这是哪里?”嘉拉迪雅检查了一下弓弦,望着脚下的村庄和夕阳下的远山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格里菲斯出发前就已经事先做了一些了解:

“地理位置位于西境瓦尔纳港附近的图杨水库。

“图杨谷是当世最强大的序列4至尊法师萨洛里安大人的领地。博学的他多年来一直悉心经营这里,在山谷中筑起了宏伟的水库,为他神奇的魔法工坊提供能量。萨洛里安本人并不在附近。

“水库淹没了山中盆地的村落。村民们事先被迁移出去安置在萨洛里安大人的领地,过上了更好的城镇生活。往日宁静的生活和古老的历史已经被淹没在水下,成为历史的一粒尘埃。

“被淹没的村庄或者曾经居住在这里的某个神话生物可能在毁灭后留存了无法消散的意识,散佚的能量形成了这个封闭的世界。”

嘉拉迪雅点了点头说道:“我能感觉到死亡一般的沉寂和绝望。这里确实很危险,如果我们不能及时破解它的秘密,封印物释放的力量就会吞食我们。”

格里菲斯点点头。进入怪异的封印物内部如果没有生命危险那才是怪事。

但是,让他奇怪的是,精灵的身上既没有武器也没有护甲,漂亮的猎装连最普通的附魔饰品都找不到。她就这样孤身一人,赤手空拳的出现在这个危险的地方。

“你的武器和装备呢?”

“卷进来的时候都遗失了,这里的规则或者仪式本身并不允许我带进来。”

格里菲斯张了张嘴,正想问出心中的问题。

“嘘!”精灵少女突然将食指举到嘴边,“有什么要开始了。”

什么开始了?

一阵尖利而漫长的号声响彻天际。

“站这别动,”嘉拉迪雅抓了下格里菲斯手腕,转身靠在他的背后。

号角声撕破了黄昏下的静谧。不安、孤独和恐惧的情绪同时涌现在格里菲斯心中。漫天的灰烬折射出让人心悸的幽光。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呛人的味道,就像是火灾现场那样让人窒息。

黑暗吞食了光明。

目力所及的一切,树木、道路、岩石和远方的村庄被烈焰流火灼烧,表皮和色彩迅速剥离褪去,留下腐朽、衰败的残骸,在几秒钟内仿佛经历了几个世纪岁月的冲刷。

针刺般的危机感席卷而来。注视村庄的格里菲斯突然感觉到相反的方向出现了死亡的威胁和一股强大的气息。

“小心!”格里菲斯立刻向着危险的方向刺出短枪。锐利的枪头好像扎进了泥土和朽木中一样,被紧紧裹住无法寸进。

嘉拉迪雅同时向着危险的方向射出一箭。箭头扎进巨大的轮廓中,就像没入黑暗的沼泽消失不见。

一个四米高,赤裸上身的巨人出现在两人身边。他包裹着一条覆盖全身的泛着油光的麻布,强壮的裸露双臂像青铜铸造般健硕魁梧,体格极其雄壮。巨大的头颅上戴着一个露出双眼的布口袋,手中抓着一柄黑沉的长柄巨镰。

“冰墙!”

格里菲斯在看到这个怪物和他手中凶器的同时就意识到这不是他们俩可以近距离对抗的敌人。即将到来的攻击甚至超出了冰盾和双层甲的防御极限。他向前凝结出一堵坚固的冰墙阻挡在巨镰和两人之间,与此同时,一弯腰抱起还在疾射的嘉拉迪雅,向着山坡方向跳去。

“轰!”

坚固的冰墙在巨镰的横扫下瞬间瓦解,狂暴的风压击中格里菲斯背后的盾牌,把两人一起打飞出去。

格里菲斯觉得自己的所有的骨头都在这一击之下颤抖。他在空中调整好了姿态,抱着嘉拉迪雅落进斜坡的灌木中,顺着斜坡向下滑去。

他把精灵保护在怀里,用自己背后的盾牌作为接触点,像个四脚朝天的乌龟一样乒乒乓的碾过密密麻麻的小树、荆棘和碎石一直滚落到山脚才停下。

嘉拉迪雅敏捷地跳了起来,抬头望了望上方的山路。那个可怕的怪物站在原地,破口袋中闪烁着两道血红色的目光,直勾勾地注视着山脚下的两人。

“格里菲斯,你能动吗?有没有带恢复药剂?”精灵女孩拨开同伴身上缠绕的荆棘和灌木,关切地问道。

“我,还行,不用药剂,”格里菲斯平躺在地上,就算用先锋盾减轻了冲击,他的全身仍然像散架了一样难受,“让我缓缓。”

“没时间了,我们要离开这里。”嘉拉迪雅扶起见习骑士,再次抬头望向上方。人形怪物大步迈下斜坡,向着下方如泥石流一样袭来。

“那东西追过来了,我们躲到村庄里去迎击他。”

山脚下的村庄外围只有一层低矮的篱笆,

土埂和小路连接着错落的水田和院落。

格里菲斯的伤势其实并不重,只是作为肉垫从山上一路跌一路砸有些脑震荡。他在强大的自愈能力作用下迅速恢复,很快就能跟上嘉拉迪雅轻盈的脚步。两人穿过村庄外围的屋舍,躲进了建筑物更加密集的小巷里。

“你的小秘密真多,”嘉拉迪雅往外探探脑袋,确定怪物没有能够追上来,接着对靠在墙上喘气的同伴说道,“你可是结结实实的从山坡上一路砸下来,这才一会你就恢复了许多。

“还有挡住那怪物一击的冰墙。没有吟唱魔咒也没有使用魔杖,更别提你在血气影响下做不了魔法构型。别告诉我这都是你从索尼娅给的魔药里继承的力量。”

格里菲斯伸手摸了摸肩膀,从盔甲的缝隙处找到了一块插进胳膊的尖锐木片,一咬牙拔了出来。

嘉拉迪雅盯着那半截染血的断木,咬了咬嘴唇:“疼吗?我来帮你看看伤口。”

“没事的,”格里菲斯把木片捏碎撒开,“在呓语森林的那次袭击中,我被安瑟姆男爵抓走以后受了致命伤……”

精灵女孩纤细的眉毛不禁跳动了一下,还不等她阻拦,格里菲斯就自顾自地把话说了下去。

“和他两败俱伤以后,我用最后一口气啃了他的尸体。”

“……”

格里菲斯微笑着,就像是在说自己刚吃过的晚餐,指了指自己的骨戒,“本来应当变异的我在这枚戒指的帮助下吸收了一些血族的非凡特性,拥有了强大的自愈能力和一些血魔咒知识。”

虽然格里菲斯和嘉拉迪雅、索尼娅简单交流过自己的能力,但是这么细节的阐述还是头一次。

“我不听!我不听!”精灵女孩捂住长长的耳朵摇晃脑袋。

“这枚戒指的器灵自称米诺斯,让我拥有一种不同于魔咒和圣光的力量,可以通过预制的符文施展冰系魔咒和血魔咒,甚至可以短暂复生和驱使亡者,”格里菲斯接着把话说完,UU看书 www.uukanshu.com“我可以连续使用符文施展魔咒,再次制作魔咒需要消耗精神力。”

嘉拉迪雅给了他一拳。

“扣你5分!

“你和我讲这些就不担心害死我吗?没有保护的情况下接触未知的神秘学知识会要命的!说不定这个戒指是邪神伸向世界的触角呐!”

格里菲斯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无所顾忌地耸耸肩膀:“至少它很好用,如果没有它的辅助,我早就死了。

“嘉拉迪雅,事已至此,我不会有所保留的,所有的情报都会和你共享。毕竟,现在的情况是我被送到高度危险的封印物里,前几批调查员可能已经送命;而你,赤手空拳的出现在这里,因为晋升仪式的规则受到了许多限制,是吧?”

“是~”

格里菲斯正色问道:“你的族人,西迪厄斯现在不能提供支援和辅助吗?”

女孩摇摇头,拉着格里菲斯躲在街道的交叉口,偷偷看着前方空无一人的腐朽道路:

“并不能,出现在这里是晋升仪式随机传送过来的,哥哥要确定我的位置,然后从霍蒙沃茨赶来这里,破解这个封印物也需要时间。

“放松点,事已至此了嘛,担忧和紧张也不会让情况好起来。

“这不是有你吗?想当初我千里迢迢去讨伐哥布林就是因为伊露瓦什的预言说独自前往那里会有一个发现,增加我在晋升仪式中活命的几率。我还以为是寻找什么圣器或者封印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