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血税

首页

第11章 黑域 其3

A+难度的任务,意味着必须由超凡者执行,甚至连超凡者都会遇到危及生命的危险。超凡以下的调查与送死没有差别。

进入的人都还没有出来,这就是在用人命去填啊。

格里菲斯陷入了彻底的绝望和沉默。

他不是没有想过自己会直面死亡,但是没有想到这么快,这么危险。和嘉拉迪雅在一起的温馨而美好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昨天,却在转眼间就落入了陷阱。

“我能否拒绝这个任务?”格里菲斯问道。

“不,你不能,”瓦伦斯将军指了指营帐里全副武装的士兵们,“我们会确保每一个接到调查任务的非凡者按要求进行探索。我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如果你再提这样的蠢问题,我就把你的脑袋挂在枪尖上警示后人。”

格里菲斯镇定地左右环视。在场的士兵们正紧盯着他,按住了各自手中的武器。

他缓缓的把手伸进包裹,所有的军官和士兵都跳了起来,甚至好几人亮出了佩剑。

只要将军一声令下,在场的人就会把他剁成肉泥。

格里菲斯慢悠悠的打开一个纸包,取出被精灵小姐掰碎的那块巧克力,拿了一小块放进嘴里。

好,好苦……

嘉拉迪雅你做的是什么!

“我需要图杨水库的完整资料,”格里菲斯脸上荡漾着笑容,甚至有几分甜蜜,注视着将军说道,“另外,我需要一些补给品,我可以出钱采购。”

“好的,二级小队长,去军需官那里,”瓦伦斯将军被这笑容恶心到了,挥挥手把他打发走,“你有五个小时准备,黄昏以前进入封印物。”

……

这个营地的物资明显超过了一个大队的所需,格里菲斯甚至看到军需官身后有许多严密保管的神秘材料和药剂。

他先是查看了一会地图和历史记录,然后思考起来。

伯爵府领到,不对,是买来的5单位潜能药剂已经被他喝了,成功将冰甲术提升到了三阶。

根据事先了解的神秘学知识,使用潜能药剂提升的能力并不需要等待多久就能再次尝试,只要身体没有严重的反应,提升就有可能成功。

将冰甲术提升到4阶需要15单位潜能药剂和1单位精炼灵能合剂,价值超过一万银郎。本次任务的奖励物资里就有这些,军需官手中应该有这些东西。

“15单位潜能药剂和1单位精炼灵能合剂,”格里菲斯对军需官说道,“我现在就要。”

“你觉得我会给你吗?”军需官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格里菲斯自信的点点头:

“会的。

“你会很开心的收下这15枚序列9非凡特性和1块施法者途径序列7巫师的非凡特性,用来抵押我所需要的药剂和合击,我从任务返回以后以奖励抵偿,取回这些非凡特性。

“这里是2块序列9非凡特性,作为劳烦阁下的酬劳。”

军需官看看满桌子的宝石和水晶,又看看格里菲斯:“小哥,你这要求可真是强人所难啊……

“就算你要执行任务,也没有人知道你能不能活着出来,

“就算你出来,也不一定就完成了任务啊!

“我要是给你兑换了,回头查账我可怎么交代呢?非凡特性可不是制成品。”

军需官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最后报了个价:“5块序列9特性,我帮你想想办法。”

“2块,”格里菲斯一伸手,收回满桌子亮晶晶的特性,“不行就算了,告辞。”

他也没有进一步还价的打算,起身就往外面走。

“3块,3块!”军需官跳过桌子,一把抓住他,“你这人,怎么这么不会讨价还价呢!”

……

服用了一大堆潜能药剂和精炼灵能合剂以后,格里菲斯感觉到自己进入了一种奇特的冥想状态。

他仿佛能够触摸虚幻的灵能的流动,头脑无比清明,在愉悦和充实的体验中向无尽的知识和可能伸出手去。

这就是魔咒研习时的感觉吗?难怪施法者会如此热衷于学习。

冰甲术的晋升方向已经产生了质变。第四阶魔咒被称为冰霜眷顾,拥有流光护盾和寒冰撕咬两种特效。

提升后的魔咒会形成一层环绕施法目标的晶莹护盾,在提供全方位冰霜属性防御加成的同时,每当遭受的攻击累计到一定程度就会导致护盾爆裂,飞溅的碎冰可以对附近区域造成大范围伤害。

在寒冰撕咬的加持下,格里菲斯的攻击也会变得更加可怕,除了原本的冻伤和减速以外,极寒将有一定几率创伤目标的心神,造成短时间无法施法或施展能力的负面效果。

流光护盾的持续时间为15秒,冷却时间15秒。在格里菲斯“专注”天赋的影响下,冷却时间缩减9%,减少至13.65秒。

如果早点拥有这个能力,说不定格里菲斯就在半路上找个僻静处把押送自己的骑士和长戟兵一起宰了,然后逃之夭夭。

格里菲斯发了狠心,拿出积蓄和另一块序列7特性,赊购了5个单位潜能药剂喝了下去,将极冻新星寒冰构造提升到三阶。等他任务结束,如果活着出来了,他会凑钱把序列7特性赎回来。

虽然这次尝试也成功了,但是强烈的恶心和作呕几乎要撕裂他的脑袋,短时间内他无法再次尝试提升。

……

几个小时以后。

格里菲斯沿着寂静的山路向上走去,在无人的道路尽头,是深沉而浓稠的黑暗区域。夕阳的余晖在触及山麓边缘的时候,涌动的黑暗便吞食了光芒。

那些已经进入这个领域的非凡者无人返回,连一点讯息都没有传出。

手持强弓的军士们就在后面盯着他。他们的手指搭在弓弦上,对前方的黑暗并不在意,沉默地看着格里菲斯向前走去。

把我拦在外面,把我烂在外面,别让我进去啊!

格里菲斯调动全身的血气,咬牙走进漆黑的封印物。

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成功进入了一片黑暗中。

封印物的内部是普普通通的黄昏下的丘陵,不用点燃火把也能看清四周的景色。他立刻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和装备。全身毫发未损,装具也没有遗失。

见习骑士疑惑地转过身去,准备向背后注视自己的士兵们招招手。但是他刚一转身就傻眼了。

刚刚走过的山路已经断开了一条十几米宽的悬崖,在悬崖的对面,既没有全副武装的士兵也没有夕阳下的山林。空无一人的山路向着来时的方向安静地延伸,灰暗的山林毫无感情地注视着悬崖另一端的见习骑士。

隐约可以辨认的黑色球形屏障笼罩着这片区域。白色的雪花从头顶纷纷扬扬地飘落,铺洒在前方的道路上。雪地上留着几个模糊的快要被雪片覆盖的脚印。

看来不解决这个封印物我是回不去了……格里菲斯将短枪扛在肩上,向着黑域的中心走去。

白色的雪片纷纷扬扬,自天空飘落大地。地面上也已经覆盖了一层积雪。

但是,隐约中有种某种不和谐的异样感。

格里菲斯的脚下传来了奇怪的声响,一点不像是雪地上行走的声音。一片雪花掉落在格里菲斯的护手上,破碎成灰黑色的印痕。

是灰烬?始祖的呼唤?

格里菲斯大惊失色,但是很快冷静下来。

这里的感觉与鹤浦完全不同,没有那种充斥着变异和扭曲的疯狂,只有无穷无尽的墓地一般的寂静和绝望。

在让人窒息的灰烬世界里,隐约残留着一缕熟悉的清香,像是来自于林间纯净的淡雅气息。

在模糊的视野远方,一个女孩的身影从灰烬中一闪而过。

格里菲斯犹豫了一下,放弃了追击的打算,默默地向前走。

脚下平缓的山路沿着山腰蜿蜒向前,阴森森的树林里闪烁着难以辨认的影子,看不清是人还是小型野兽。已经模糊的脚印毫无停滞地向前延伸,一路上都没有发现战斗或者施法的痕迹。

格里菲斯绕过了一块岩石,发现左手边的树林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灌木丛生的斜坡和斜坡下轮廓分明的村庄。弯曲的小河从村庄中穿过,郁郁葱葱的田地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河边。

村庄沿着山下的平原向远方铺开。在那村庄的中心,似乎有一个低矮的小丘,一条长长的烟雾从山丘顶上升起,一直探向这片黑域的穹顶。UU看书www.uukanshu.com

看来得去那里看看。格里菲斯四处观察了一下,发现脚下的山路弯弯绕绕地通向平原上的小村。

就在这时,急促的脚步声突然从身后传来,伴随着灌木的沙沙声。

格里菲斯急忙举起短枪朝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警戒。一个轻盈的身影“嗖”的一声从黑暗中窜了出来,稳稳地落在措手不及的格里菲斯身边。

“嘿,下午好。真是他乡遇故知呐!”

嘉拉迪雅穿着淡绿色的漂亮猎装,手无寸铁,一点护甲和附魔饰品都没有的站在格里菲斯面前,和他大眼瞪小眼。

寒意在弥漫,冰霜化作奴仆,立时将投枪和护盾具象。在最初的惊骇之后,格里菲斯抛下身上的弓箭,摆开战斗的姿态,准备把这个虚假的精灵给撕了。

“慢慢慢慢!”嘉拉迪雅大喊道,“春季野营看起来挺顺利的嘛!”

“我并没有参加,”格里菲斯答道,“库拉拉会负责野营的统筹安排,她很靠谱的。”

“骗谁呢库拉拉最不靠谱了,上次你们打哥布林第一个躺的就是她!”嘉拉迪雅明显松了口气,突然又竖起耳朵,“嘿!为什么用库拉拉来测试我?你怎么脱口而出就是好看的女孩子!”

嗯,眼前的嘉拉迪雅不是变异生物的伪装。

格里菲斯收回短枪,把匕首和弓箭递了过去。刚才的对话里两人各自说了一段诱导性的假话,试探对方是不是封印物的衍生品或者变异生物的伪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