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球高武

首页

第四百三十九章 乱糟糟的地窟

“狡大王,你确定要我砍你?”

方平拿着短剑,短剑不断颤动,方平握在手上,却是感觉手上空无一物。

神兵,果然有些不同。

狡也不回话,实际上这家伙也不会说话。

方平见它只是看着短剑,心里腹诽不已,这绝对是要让老黄背锅的节奏。

关键是,有用吗?

还是说,自己遗漏了什么?

方平忽然不再犹豫,拿起短剑就往狡身上戳去。

这一次,用的力道很小,他怕狡被刺痛了,一口吞下他。

结果……短剑滑落,连外层的金甲都刺不透。

狡仿佛有些不满,一爪子拍了下来,方平再次陷入地底。

“你自找的!”

方平咬牙,陡然用力朝狡刺去!

“轰!”

一声巨响,方平倒退数步,狡的大眼中流露出些许嘲讽,你也想穿透本尊的防御?

哪怕拿着这柄和傻木头有关的兵器,实力太弱,那也不可能。

狡在嘲讽自己!

方平心中低骂,行,你嘲讽我,那我真不客气了!

刺了它两下,狡没动静,说明它的确欠抽,站在给自己刺,自己可不能跟它客气。

方平手中一股天地之力涌现……接着方平迅速收回。

被气到了,这时候干嘛要用天地之力!

果然,再看狡,狡的大眼中露出一抹意外之色,大嘴张了张,好像有吞噬的欲望。

“我就知道……我傻了!”

方平有些头疼,就知道自己干了傻事。

“不管了!先砍它几百剑再说!”

想到这,方平天地之力再次涌现,开始朝狡砍过去!

“噗!”

狡仿佛没心思格挡,任由方平刺砍,结果……哪怕有天地之力,也只是在金甲上刺出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洞。这次,狡知道这厨子还是废物一个,也不再指望他。

下一刻,短剑自己漂浮了起来。

接着,短剑金光闪烁,一下子刺透了狡的金甲,金色的血液缓缓滴落。

狡的巨眼中露出一抹不甘之色,却是没有多犹豫,短剑不断刺出,方平甚至看到它的金色骨骼被切断了几根!

“好狠!”

方平心里震撼,这些妖兽,真的就一点智慧吗?

这头狡,智慧好像真的不低。

方平确定了,这玩意绝对是要坑人……不,坑妖!

自己把自己弄成重伤,它想坑谁?

还特意要这柄短剑来做,可能和这短剑有很大的关系。

“这短剑是谁的神兵?”

方平心中泛起一个个念头,眼睁睁看着狡在自残。

这家伙疯了!

不但切断了自己的金骨,连内腑都被切碎了许多,包括金色的大脑袋,它都自残了。

眼看着它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方平有些蠢蠢欲动。

这……老黄出来,能杀了它吗?

虽然遇到狡几次,他都没死,可刚刚对方把他放风筝的大仇,方平还是记下了。

就在方平沉思之际,狡停下了动作。

方平瞬间止住了这些念头,盯着半空中悬浮的短剑看了看,狡不会要拿走吧?

狡的确要拿走,而且还带着方平一起走了!

下一刻,狡腾空而起,带着方平一起朝猬狗岭飞去。

远处,黄景眼中露出一抹果然如此的神情,这次,赌输了!

狡果然没有放人的心思,它只是想要神兵。

黄景等狡离开了一会,迅速跟了上去。

……

猬狗岭。

方平一落地,狡就控制着短剑四处乱射,那具七品妖兽的尸体,也被它操控短剑劈砍了无数次。

地下的通道,也被狡彻底破坏掉。

就在方平猜测它接下来要干嘛的时候,短剑忽然漂浮到了方平面前。

下一刻,狡的精神力,具现出了一副森林模样的地图。

“大王,您是让我回您老家等您?”

狡一副的确如此的表情,接着,一道精神力将方平包裹住,渗透方平的体内。

方平脸色一变再变,大爷的,你在干嘛?

很快,方平体内一缕气血之力被抽离,狡直接收入了自己的金角中。

这个厨子,有点用!

他居然能瞒住自己的搜索!

就凭这个,狡决定不吞他了,关键还在于,对方好像能量升级了!

弄完了这些,狡气息更加微弱了。

下一刻,不再理会方平,晃悠着朝百兽林的方向飞去,它要去找援兵了,顺便向禁地通报消息,傻木头截杀自己,使者被杀,守卫者被杀,自己艰难逃生……

甭管是不是真的,自己都当真的了,以后和妖木城不死不休!

禁地难道还能禁止自己报仇?

这种大仇,王者出面都没用。

狡走了!

就这么走了!

方平呆滞了片刻,接着连忙将短剑收回,这妖兽走了,要去哪?

前方,是百兽林。

它把自己弄的伤势极重,去百兽林干嘛?

就在方平愣神中,片刻后,黄景忽然出现,喘着粗气道:“走!”

“校长,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

黄景也快疯了,他现在完全懵逼中。

神兵,还在方平手里。

对方根本不是为了神兵!

可不是为了神兵,对方在干嘛?

余光忽然看到地上的那具妖兽尸体,黄景眼神一动,方平连忙道:“校长,别动,狡好像有目的的,咱们动了,它肯定知道我们干的,回头说不定杀到了希望城。”

“目的……”

方平见狡已经远去,急忙道:“先离开这里,狡好像在制造假现场,待会可能会带妖过来,先走再说!对了,校长,看到秦凤青了吗?”

“没有,你呢?”

“没看到。”

黄景头大如牛,跟这俩家伙进地窟,真的让人头疼。

弄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了。

“能源矿呢?”

“我藏了起来,回头再去找,校长,先走吧。”

“好!”

黄景说着,忽然低吼一声:“秦凤青!走了!”

一连吼了好几句,就在这时候,一道身影出现在远处的一个山头,秦凤青脸色狂喜,背着一个大包裹,低吼回应道:“走了!”

说罢,这家伙头也不回,朝山外跑去!

黄景松了口气,抓起方平就朝他追了过去!

很快,追上秦凤青。

盯着他背后大口袋看了看,黄景忽然皱眉道:“能源晶?”

秦凤青的大口袋有问题!

秦凤青一边抓住黄景的衣衫,一边咧嘴狂笑道:“没什么,没什么,上次拿点能量石被妖兽追杀,我让人给我的袋子镀了一层能源晶。”

黄景愈发的头疼了,这小子真行!

大袋子满满当当的,哪怕有能源晶隔着,他也能感受到一股薄弱的能量波动。

刚想继续问问,黄景脸色陡然大变,扭头看向后方!

“出大事了!”

黄景喃喃一声,几百里之外,几道通天的威压冲天而起!

七八品武者,绝对做不到这样。

那是九品的气息!

“一道……三道……五道!”

黄景脸色惨白,惊惧道:“五道九品气息,快走,出事了!”

而就在他喊出来的瞬间,两道威压瞬间朝这边移动而来。

黄景脸色狂变,拉着方平两人就跑,结果前方,妖葵城方向,也升起两道九品的威压!

这还不够,在东方,一座从未和人类打过交道的城池,也升起了两道九品威压。

一地传一地,一地传一地……

就在黄景没跑出多远,整个地窟仿佛都混乱了!

黄景狠狠瞪了方平一眼,方平则是委屈的想哭,这不关老子的事!

“校长,狡干的!”

“我知道!”

黄景脸色变的难看无比,一边向希望城飞去,一边咬牙切齿道:“你们这俩祸害……出大事了!”

此刻,各地都有强大的威压升起!

九品的气息,一道接着一道,贯穿了整个魔都地窟!

动一发而牵全身!

在百兽林五位王者发怒示威的瞬间,其他各地都有了反应。

这种情况下,稍有不慎,就有可能爆发大战。

关键的关键……希望城那边恐怕要乱套了!

陡然间,几十道九品威压升起,察觉到这种变化,岂能不乱?

黄景此刻恨不得马上飞回去,这事不说清楚了,华国可能会出现很大的骚乱!

再次狠狠瞪了方平两人一眼,这俩混蛋,老子下次要是再和你们一起进地窟,老子自己一头撞死!

好端端的,挖个小矿……结果闹成这鬼样子!

方平则是委屈不已,无奈道:“不是我啊,校长,您别看我行不!都是秦凤青胡乱给情报,谁知道会这样……还有,妖葵城我还没去呢!”

“你还要去妖葵城?”

黄景都惊恐了!

这要是被你去了,那还得了!

“校长,这事跟我们没关系啊,我们怕什么?”

方平郁闷不已,那头狡不知道在干什么,搅动的地窟大乱,可这事和他们无关吧?

“对了……”

方平忽然脸色一变道:“狡让我去狡王林等它……”

“咳咳咳!”

秦凤青此刻一脸懵逼,喃喃道:“你干嘛了?怎么又遇到狡了?”

咱们在猬狗岭好吧!

到现在,他还是一脸迷糊。

到底啥情况?

方平不吭声,黄景脸色剧变,咬牙切齿道:“回不去了!妖葵城的九品气势爆发,咱们过不去!”

“这……”

黄景四处看了看,头痛欲裂,后方,百兽林的两道九品威压正在迅速朝这边移动。

前方,妖葵城那边也在爆发威压,含有警告之意。

右侧,另外几座城池也有强者爆发威压。

唯有左侧,也就是南方,那边倒是没有太大的动静。

“去南方!”

黄景无奈,只能从南方沿海区域走了,看看能否回到希望城,这次真的被这俩家伙害惨了。

回去了……被人问起,自己怎么说啊?

结果秦凤青这小子,还唯恐天下不乱,怂恿道:“方平,你和狡熟啊,

让它带着妖兽去干妖葵城,你趁机混进去抢葵花籽!”

“滚!”

“真的,机会难得啊!”

方平则是忽然转头看向黄景道:“校长,那柄神兵到底什么情况?”

“什么?”

“有什么特殊气息吗?”

“你是说……”

黄景沉吟片刻,不太确定道:“也许……也许掺杂了一点天门城妖木的气息。”

“妖木气息!”

方平陡然想到了什么,狡是让妖木背锅?

忽然,方平一咬牙,迅速道:“校长,走,去狡王林,用神兵覆灭了狡王林!”

“什么?”

黄景大惊失色,你没疯吧?

“快,校长,快点!”

“你确定?”

“确定!”

方平说着,又迅速道:“咱们配合狡……它……应该不会报仇吧?不管了,先干了再说!”

黄景已经彻底懵了,真要这么干?

这可是把狡的老巢给剿灭了!

“校长,快啊!百兽林的九品,大概会在猬狗岭待一会,咱们还有时间!被它们抢在了咱们前面,就没用了!”

“灭了狡王林?”

“就是砍树,哪有那么严重,走吧!”

“方平,你可别乱来……”

“没事的!”

“方平……”

黄景一脸悲戚,我真的快被你害死了!

这种事,你让我这个老实人怎么干啊?

“校长,狡在让妖木背锅呢,我们助攻一下,狡毕竟是妖兽,智慧再高也有限,哪能想那么多。人家妖木放着家门口的老巢不破坏,千里迢迢的袭杀它,谁信啊?

咱们灭了狡王林,那就有点像真的了!”

黄景头痛欲裂,真的不行了,我有点吃不消。

“校长,难道你不想报老校长的仇了?“

方平咬牙道:“干就干一笔大的,瞻前顾后的,天门城怎么可能会被覆灭?这次就算没能挑起大战,让地窟内讧,起码让双方互相顾忌!”

黄景闻言,一咬牙,点头道:“好!那就去狡王林!方平,这次要是波及到了希望城……不用别人,老子弄死你!”

到了此刻,他只能相信方平的判断。

起码这小子……在狡手上活了好几次!

铲除了狡王林,狡要报复……应该会找方平吧?

机会就在眼前,不博一次,他也不甘心。

希望城的强者不敢开启战端,可地窟妖兽和城池开战,那就和希望城无关了。

……

同一时间。

希望城。

宗师级强者全部御空而行,警惕不已!

通道口,一些人正在向通道外走去,寻求支援。

地窟乱了!

数十道九品威压横空,整个魔都地窟都陷入了紧张中。

许莫负一边迅速安排,一边头疼道:“不会是那俩小子干的好事吧?”

“应该不会的!”

“这俩小子,最多也就引来一些中低品妖兽,撑死了几头七八品妖兽……”

“现在,整个地窟都快乱了!”

许莫负都快爆炸了,这下真的麻烦了,整个希望城已经进入了最高警戒。

难道真要爆发全面大战了?

遥看一眼远方那一道道冲天的威压,再看看希望城这边,唯一的九品强者范老,许莫负有些苦涩,真的等得到援军到来吗?

许莫负忧心忡忡,所有希望城的武者都忧心忡忡,他们都感受到了那种压抑感。

地窟,大乱了!

谁也不知道,这只是一只八品妖兽,一点不太成熟的举动造成的。

当狡重伤赶到百兽林,汇报消息,使者和守卫者被杀,疑似妖木城妖木出手,百兽林的几位王者彻底愤怒了!

守护妖植和妖兽,在很多妖兽看来,本就是背叛者!

只是这些妖兽和妖植实力都不弱,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平时也没有禁地妖兽和妖植去找麻烦。

可现在,百兽林守卫者被杀,这是最大的挑衅!

感受到金角兽王伤口上传来的妖木气息,几位王者都确定了,这就是妖木城那株妖木的气息,而且还不是分枝的气息,气息太浓郁了,这不是拿点枝干就可以做到的!

几位禁地之王的反应,也出乎狡的预料。

几位王者直接散发威压,甚至两位王者出动,开始去调查结果,跟着一起的狡也有些惊恐了。

好像……闹大了!

它以为最多怀疑一下的,没想到禁地之王直接就确定是妖木干的了。

而且看这架势,是要去干架的!

可狡知道,这只是妖木的气息,并不代表就是妖木出手,一旦到了妖木城,知道当初曾经被斩断过一截主干,那可能会暴露的!

不能给傻木头和木王辩解的机会!

正跟着两位王境去猬狗岭的狡心中有了盘算,到了妖木城,二话不说就是干,直接上去拆城!

打成这样了,妖木恐怕也不会辩解。

至于最终结果如何……那就不关狡的事了,几位禁地之王就算打穿了妖木城,留下来的概率也不大。

它们也用不上生命之泉和生命矿石,自己作为唯一跟去的八品,应该可以趁机吞了那些吧?

……

此时此刻,这些人和妖都各有算计。

大战一直并未开启,平静多日的魔都地窟,在方平进入的第一天,就爆发了大规模的动乱。

而方平……觉得这跟他无关。

这完全就是那头狡干的好事,他只是恰逢其会罢了。

天门城真要和狡干起来了,或者和百兽林干起来,他尝试着有没有机会去捞一笔。

也许,自己真的能捞点好处也不一定?

方平在盘算着捞好处,秦凤青在盘算着自己捞的好处够不够能量液化的?UU看书www.uukanshu.com

而黄景,则是一边狂奔,一边暗自告诫自己,就这一次!

唯一的一次!

下次,他绝不和这俩家伙一起进地窟!

他长这么大,混到了七品,都没这么刺激过。

这事要是真暴露了……比方平想象的要麻烦,当初吴奎山怎么斩断的妖木主干他不清楚。

天门城那边,大概是知道人类武者干的。

这真的可能引发大战的!

真到了那时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着神兵深入地窟,而不是回到希望城。

在地窟深处制造混乱,或者干脆去天门城,自己战死在那,才能平息事端。

方平,恐怕还没想到这遭。

可一想到,有机会让百兽林和天门城开战,黄景还是决定赌了!

赌一把,用自己的性命,赌两地开战,哪怕战死一个九品,他死了也值,七品武者的性命,换九品的性命,赚大了!

只是,还得考虑好,如何不牵连到整个人类!

黄景叹息一声,看了一眼方平,要是他有方平的能耐,隐藏了气息,恐怕真的可以轻易挑起两地大战,而不会引起人类被注意。

就在黄景想着这些的时候,方平忽然道:“校长,灭了狡王林之后,神兵给我!我带到天门城试试看!”

黄景愣了一下!

这小子,也考虑到了这个吗?

“不行!你进去,一旦神兵气息暴露,很快会被发现的!”

“没事,相信我!”

方平有储物空间,除非主动暴露,要不然,妖木也感受不到。

黄景没吭声,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