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球高武

首页

第九百二十五章 遗漏了什么?

    方平带着几人,迅速脱离了队伍。◢Щщш

    与此同时。

    神庭军遭遇了刚刚遁逃的祁幻羽。

    轰!

    能量炸裂,风起云涌。

    周围场景此刻变幻速度快的吓人。

    祁幻羽手持长枪,凝眉看向金甲青年,隔空相对,缓缓道:“二王麾下?”

    “神庭军!”

    金甲青年回了一句,面色也有些凝重。

    此人极强!

    “昔年是真王境?”

    祁幻羽刚刚和青年交手一招,判断了一番,淡淡道:“可惜,时间久远,沉睡到如今,也就堪比本源十段罢了。”

    也就!

    哪怕他自己,也是本源十段,可本源十段在他说来,好像很简单一般。

    金甲青年无声,祁幻羽却是陡然长枪出击,撕裂了空间,一枪击破空间,将一尊石雕傀儡击退。

    “嗯?帝尸?”

    祁幻羽凝眉道:“实力不弱!又一个本源十段境!而且比寻常本源十段,要强不少!你的实力不比赵兴武弱,其他金甲恐怕也有风云榜前三十的实力!

    加上一群足以位列风云榜前五百的强者……很强!

    没想到二王苟延残喘至今,麾下还有你们这群人活着!”

    青年并不言语,麾下兵士却是井然有序,脚步轻移,不细看甚至无法察觉。

    可祁幻羽何人?

    天命殿副殿主,总领天命王庭征战。

    见状淡淡道:“不用在老夫面前来这套!想围杀老夫……也许你们可以做到,可不是现在!老夫坚持到其他人感应到还是没问题的,如此一来,你们暴露与众,只有死!”

    “神庭军不惧死亡!”

    “说的简单,不惧死亡,可难道不惧怕任务失败?”

    祁幻羽说罢,淡笑道:“你我之间,未必需要此刻厮杀!空间战场都没到,此刻厮杀,不是便宜了其他人?”

    金甲青年看着他,没有开口。

    祁幻羽很强!

    他刚刚交手瞬间,居然有点落入下风的趋势。

    要知道,他当初可是真神境强者!

    不过这么多年下来,一直沉眠,伤势未愈,力量本质有些退化,质变消退。

    尽管如此,他在本源境中也该是无敌的存在。

    而今,却是有人真的做到了极限!

    九品境的极限!

    青年不知道人类的算法,若不然,便会知道,祁幻羽极限力量高达40万卡!

    换句话说,最弱的绝巅不动用本源道,20万卡基础气血,哪怕质变,和祁幻羽也是半斤八两!

    而绝巅进了王战之地,恐怕真的不敢动用本源道。

    如此一来,在此地,祁幻羽有能力斩杀弱绝巅!

    除非对方不顾性命,爆发本源道。

    九品境在这爆发本源道,都有些危机感,绝巅爆发,必定会引起混乱本源攻击。

    越强,越容易引发。

    强如二王那样的境界,稍微动用,恐怕就会造成本源大乱,王战之地炸裂。

    祁幻羽脚尖轻轻一点,瞬间离开了原地,眨眼间出现在另一处,不看刚刚所在的地方,轻笑道:“老夫看你们是要前往八品域,想要围杀复生武者?”

    “复生武者?”

    “或者你们口中的人间界武者!”

    “前方是他们吗?”

    金甲青年了然,原来是人间武者。

    祁幻羽见他好像不太在意,再度轻笑道:“在你们眼中,人间武者很弱,是吗?”

    金甲青年淡淡道:“神庭军不会小觑任何强者!昔年,人间也曾强大!神庭还在之时,人间也有强者,不过人间强者很少,如今数千年已过……”

    嗡!

    他话刚说到这,数具帝尊尸傀陡然出现在祁幻羽身边四周,其他几位金甲强者也是飞速破空,一柄柄长矛扎破虚空,直接封锁了虚空,杀向祁幻羽!

    青年也是速度快到了极致,如同雷霆,长矛脱手而出,空间塌陷,直接杀向祁幻羽!

    “猜到了!”

    祁幻羽冷笑一声,却是不硬接,一枪捅向天际,想要撕裂空间离开。

    就在这时候,祁幻羽眉头一皱。

    虚空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层薄膜。

    四面八方,上百血色甲士,纷纷暴喝,长矛指天,暴吼道:“困龙!”

    长矛之上,一股股能量爆发,将虚空封锁!

    祁幻羽脸色一变!

    青年冷哼一声,昔年神庭军,一队可斩神!

    百人为一队,斩的就是真神!

    如今,这些百战老兵,面对的还不是真神,加上几位队长在,杀此人并不难!

    此人居然如此托大,若是一心遁逃,他们还很难奈何他。

    可对方不走,自信满满,当杀!

    “剿!”

    青年一声清喝,加上他自己,总共6位金甲强者,长矛组成战阵,天上地下,前后左右,六方同时杀出一杆血色长矛!

    这六杆长矛,此刻都爆发出惊天血腥气息!

    而且六杆长矛如同连为一体,这些人的气息竟然隐隐有些融合的趋势。

    “小看你们了!”

    祁幻羽低喝一声,长枪挥舞,一枪扫过其中一杆长矛,碰撞声响起,却是震的他虎口崩裂。

    这下子,祁幻羽脸色真的变了!

    六位一体!

    单独一人,恐怕都不是他对手。

    可六人气息隐隐融合,他居然有些抵挡不住!

    托大了!

    这一次,祁幻羽真正意识到,自己托大了。

    在九品境无敌太久了!

    哪怕此地上百九品,他也没太过担忧,杀不了对方,跑还是没问题的。

    刚刚在方平那边,强者也多,他照样杀人远遁。

    可现在……他被困住了!

    四周,血色甲士渐渐合拢,越是合围,那层薄膜越是强大,越是逼近他。

    “哼!”

    一声冷哼传出,祁幻羽不再管薄膜,低喝一声,长枪之上爆发出刺目的光芒,一枪杀向其中一位金甲强者。

    长矛挡道,祁幻羽直接单手抓住一杆长矛,手臂之上血肉转瞬间被利芒切割一空,金骨和利芒碰撞,传出阵阵金属轰鸣声。

    祁幻羽却是毫不在意,速度快到极致,长枪神出鬼没,一枪将一位金甲挑飞数十米。

    其他五人,迅速合围。

    帝尊尸傀也是迅速出击。

    另外五杆长矛,也是以极速杀至,再度封锁虚空,金甲青年和一尊尸傀联手一击,硬是将刚刚差点突围的祁幻羽逼退了回去!

    “来了,那就别走了!”

    青年冷漠!

    想走,哪有那么简单!

    祁幻羽面色凝重,一言不发,长枪护的身体四周水泼不进,杀的长矛不断退开。

    被挑飞的强者,此刻也再次回归。

    六位金甲强者,此刻不再远程遥控,纷纷抓住长矛,暴喝连连,再次近身杀向祁幻羽!

    四周,那些血色甲士,越来越近了!

    祁幻羽感觉自己好像要被一层膜包裹住,他有预感,一旦被包裹,今日恐怕真的要栽在这!

    这些人极其可怕!

    感受到危机,祁幻羽陡然喝道:“你们想看着老夫被他们围杀?老夫一死,你们谁能抗衡这些人!”

    四周,毫无声息。

    金甲青年微微蹙眉,感应了一下怀中的镜面。

    四周,有多道红点。

    不过此刻并无人现身!

    没管这些红点,青年再次一矛刺出,这一次直接打破了祁幻羽的长枪防御,一矛扎中了祁幻羽的胸腔。

    扑哧!

    长矛入体,胸腔直接被扎的对穿!

    祁幻羽再次暴喝道:“眼光短浅之辈!”

    就在此刻,暗中,有人笑呵呵道:“是很强!不过祁幻羽,你被誉为真王之下第一人,要是就这么容易被围杀了,那死就死了吧!”

    “方平!”

    祁幻羽脸色微变,陡然一枪横扫而出,杀的刚近身的一位金甲铠甲龟裂,暴喝道:“老夫和你还有转圜余地,二王麾下绝不会和你多说一句!”

    ……

    千米之外。

    方平踏空而立,隔空相望,实际上无法看到什么,场景变幻太快。

    不过精神力还是可以感应到那边的场景。

    方平没管祁幻羽,而是盯着金甲强者看,片刻后,深吸一口气道:“很强!六位金甲,恐怕没一个弱于我,那个领头的,甚至可以和前五的强者单独交手!

    加上那些帝尸……更强!”

    姜馗却是沉声道:“小心!这是二王麾下最精锐的神庭军!是当年地皇神朝时期的精锐,而非后期建立两大王庭时期的天植、天命军。

    普通金甲为百夫长,百人一伍,可战真神!

    当然,那是当年,如今这些金甲百夫长好像都伤势未愈,5位普通金甲才统帅百人,看来人手不够了。”

    说着,又道:“这是普通金甲,那个领队的,你注意看,他头戴地皇盔,头盔核心处有一抹血红色,这是更高一级的强者!千人将!”

    一旁,玄华轻声道:“地皇神朝时期,神庭军有百万之众!并非人人都是本源强者!其中有10万精锐,说的就是他们!这10万神庭精锐,千人将皆为真神,万人统帅皆为帝级!

    此人应该曾受伤严重,至今未愈,跌落了境界。

    若不然,他就是真神强者!”

    方平感慨道:“10万精锐?都是九品?这么说真神千人将有百位,帝级有10位了?”

    “更多!”

    玄华解释道:“其他90万神庭军,也有强者!虽不如其中的精锐,可真神和帝级,恐怕也不会比这少。”

    “神庭军真神200,帝级20?”

    方平笑道:“听起来不少,不过仔细一想,妖皇神朝镇压三界,就这点力量未必够,看来还有其他兵力。”

    “神庭军是镇压三界的主力,地皇神朝还有其他殿堂,比如二王当年便不是神庭军之人,后期才带着部分神庭军逃离……”

    说话间,远处的祁幻羽已经爆发了,枪芒四溢,锐不可当!

    爆发间,居然杀的六位金甲都开始倒退。

    不过还是没能逃脱封锁!

    姜馗凝眉道:“不出手?祁幻羽被杀的话,接下来对上这群人,很麻烦!”

    方平眯眼道:“死就死吧!这家伙太嚣张了,居然敢袭杀我们的人,被人杀了也好!”

    玄华劝诫道:“他一死,我们可能会对上这些人,很麻烦!我们本源境不少,可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说着未必,玄华却是觉得,百分百不是他们的对手。

    这些神庭军都是百战之士,就现在他们组建的乌合之众,别看九品200人,可真对上了这些人,也许是他们被杀光,对方死伤大半,却是能赢。

    “祁幻羽没那么容易死!”

    方平却是不管这个,盯着爆发的祁幻羽。

    此刻的祁幻羽,一次次撕裂了身边的空间,可外面有一层薄膜挡着,他始终无法撕裂,也就无法逃离。

    很强大!

    在王战之地一次次的撕裂空间,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可祁幻羽在面对这么多强者的围攻下,不但做到了,还几次杀的那些金甲倒飞。

    这家伙的实力真的强的可怕!


    不过那位金甲青年也极强,正面抗衡祁幻羽,几次在祁幻羽身上留下不可愈合的伤势。

    就现在这局势,祁幻羽也许真要被围杀。

    玄华几人有些担忧,方平看了一会,陡然笑道:“祁幻羽,我去帮你喊人!你们地窟500神将呢,怕什么!区区百人,灭杀了他们轻而易举!再撑一分钟,我给你招呼人来!”

    无人应话。

    方平摸了摸下巴,玩味道:“乱一点好,现在大家分开了,不够乱!几位,劳烦你们跑一趟,去把其他各域的强者都给引来!

    我这人,喜欢速战速决,之前三方都在克制,无法出现混战。

    现在多了二王的人,刚好!”

    “你确定?”

    姜馗看着他,沉声道:“如此一来,我们这边恐怕也无法脱开!”

    “没事!”

    方平摆手,接着盯着那些金甲和血色甲士看,笑道:“甲胄很好!血色的甲胄,恐怕都是用九品妖兽的材料打造的,金色的……我看最少也是九品巅峰境妖族掺杂了一些其他材料打造的。

    你们说,干掉了这支队伍,夺取了这些铠甲,是不是就发财了?”

    几人蹙眉,这家伙哪来的自信?

    从进来开始,他就自信满满!

    可实际上,他们这一方,并未占据任何优势,之前还被祁幻羽偷袭杀了几人。

    “去吧,几位跑一趟,不然再这么下去,我看祁幻羽真的要被杀了!他被杀了倒是没什么,关键他死了,这些金甲强者谁对付?”

    “那你……”

    “我在这待一会,待会有危险就离开!”

    方平始终和那边保持千米以上的距离!

    他可不敢被围住了,祁幻羽都无法脱身,他一旦被包围,也许也得栽进去。

    几人见他这么说,考虑片刻,纷纷离去。

    方平等他们一走,笑了一声,陡然速度飙升,眨眼间消失在原地。

    不但人消失了,片刻后,气息都消失了!

    ……

    外界。

    风云榜上。

    排名位的方平,名字忽然暗淡下来!

    风云道人虚影微微一颤,人间界的领队强者死了?

    太出乎预料了!

    风云道人刚想说什么,忽然安静了下来!

    四面八方,这一刻都是安静无比。

    唯有虚空中,一些人有些惊动。

    可四大王庭的强者,无一例外,一个个好像没看见一般。

    这一幕,格外的诡异。

    包括张涛这些人,也是一脸淡漠。

    方平死了?

    信吗?

    反正他们不信!

    就当没看见了!

    谁要是觉得方平就这么死了,那也太小看方平了,而且人间界的强者几乎没什么损失,方平却是死了,说出去都没人信。

    哪怕对方平极为敌视的命王众人,这时候也没任何幸灾乐祸的意思。

    高峰之上,病痨鬼似的的黎渚,轻笑道:“风云道人,看来你们的仿品窥天镜,效果不怎么样!”

    命王也是冷冷道:“一群藏头露尾之辈,能有什么大能耐!”

    枫王也淡笑道:“方平死了?风云道人,不如给方平也收一下尸,收了方平的尸,本王倒是高看你三分!”

    这些真王强者,纷纷开口。

    虚空中,一些帝尊有些惊异,有人开口道:“方平确是莫问剑转世?”

    “恐怕不是吧?真要是,风云榜为何列出了莫问剑?风云道人,你们知道莫问剑还活着,是与不是?”

    若是不知道,或者转世了,为何还会列出莫问剑的排名?

    风云道人沉默片刻,缓缓道:“方平应该不是莫问剑转世!当然,老道也不敢确定!不过10年前,莫问剑疑似现身过一次!

    方平若是莫问剑……那他就太能隐藏了!”

    十年前方平才多大?

    方平的过往,有迹可循!

    他不是凭空冒出来的,说他是转世,那还有可能,可说他就是莫问剑隐藏的,可能性不大。

    四方再次安静下来,如何作想,也唯有他们自己知道。

    不过方平是莫问剑的概率不大。

    有人想了想问道:“方平可是上古帝尊转世?”

    “不知。”

    风云道人笑道:“此事恐怕还要问诸位,或是问武王……”

    张涛淡定自若道:“可能是天狗转世,诸位小心点吧,天狗还是有不少老朋友活着的。”

    此话一出,四方皆寂!

    有人有些难以置信道:“天帝转世?”

    方平是天狗转世吗?

    众人先是难以置信,接着……忽然怀疑了。

    苍猫!

    据说苍猫现在就跟着方平!

    这是其一!

    其二,方平气运极盛,短短数年,就修炼到了这个地步,这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必然是强者转世身。

    第三,性格!

    熟悉方平的人,或是查过方平的人,此刻都有些恍惚。

    一些上古帝尊,有些人也查过方平的资料。

    此刻有人喃喃道:“桀骜不驯,嚣张霸道,睚眦必报,贪财好物……大量的不灭物质……天帝曾强抢大量不灭物质,甚至盗取过一些天外天和宗派的不灭湖……”

    越是说下去,一些人越是恍惚。

    好像……真的有点相似!

    张涛也不管他们,继续喝着自己的茶,谁知道呢!

    他以前不知道什么,可自从知道了天帝是天狗,也知道方平这小子以前说他是天帝……

    嘿嘿,别说,真有可能!

    苍猫没认出来,也许是故意不说呢?

    那家伙也的确是狗脾气,属狗脸的,翻脸比翻书都快。

    张涛听着众人说话,笑呵呵的也不解释,随便说说,你们信了是你们的事。

    天狗还是有一些强者好友的,虽然敌人也不少。

    不过敌人大多都死了,倒是好友……起码上次帮苍猫的几位,和天狗关系还是不错的。

    要是真能忽悠来几位帝尊强者帮忙,张涛不介意让方平冒充一下的,不是也是!

    人证物证俱在!

    比如某只猫亲口说的,方平就是天狗,这证据足够了吧?

    此时此刻,居然无人相信方平死了。

    方平的名字熄灭,居然没能引起丝毫波澜。

    一些强者知道方平可以收敛气息,此刻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的,也许是他收敛了气息,伪造的窥天镜能力不够,探测不到方平的存在,这是很正常的。

    ……

    王战之地内。

    方平可不知道外界众人对他如此“信任”!

    要是知道了,大概要骂娘。

    那我要是真死了,合着也没人在意了?

    他在里面被人打死了,外面的张涛众人在笑呵呵的聊天,这场景太美,方平也想不到这一幕。

    这时候的方平,收敛了气息,离开了原地。

    片刻后,方平偷摸着摸了回去,再次回到了战场的千米外范围。

    “祁幻羽真栽了?”

    以一敌百,哪怕对的是普通九品都悬!

    别说这么多强者了!

    这时候的祁幻羽,已经被杀的金身开始崩溃了,这么下去,别说一分钟,0秒搞不好就要被人干掉!

    方平有些无语,这家伙九品无敌,嚣张了这么多年,就这么被人轻易围杀了?

    死的太简单了,也枉费自己对他那么信任了吧?

    方平对他很信任的,一直觉得这家伙只可能被自己杀了,结果……死的这么轻松,方平会觉得很失望的。

    盯着祁幻羽看了一会,方平再次看向那些神庭军,脸色有些凝重起来。

    这些家伙,弄出来的那个罩子是怎么做到的?

    祁幻羽都无法逃离,难道真的可以困住绝巅?

    “合击战法吗?”

    方平听说过这个名词,据说可以让人气息连成一体,让九品具备战绝巅的实力。

    难道就是这个?

    不过这只是困阵,六位金甲好像有合击攻法,不过好像也没达到绝巅的地步吧?

    “这些人很强,自己得小心点了!”

    方平心中警惕,面上不显。

    很快,方平目光投向了金甲一方,这些人有条不紊,慢慢推进,好像也不担心其他人赶来救援。

    “就这百人而已……真要被包围了,再强也得死吧?二王的人胆子这么大,不怕死?现在死了,二王可就麻烦了……”

    “这些人暗中行事更好,现在为了围杀祁幻羽,弄的大张旗鼓的……这不是全都暴露了?”

    方平有些疑惑,这些家伙是占据了优势的。

    方平之前都没料到二王麾下还有这么多人,他都以为只有尸傀了……

    尸傀?

    方平眼神微动,尸傀呢?

    这里才多少?

    只有几具帝尸而已!

    那些真神尸傀呢?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不,当年战死的还有大量的八品九品境,金身可不会这么快腐朽,之前他在王战之地还见过几具呢。

    “对啊,我好像一具没看到!”

    方平看天,难道这些年被人探索到了遗迹,都给弄走了?

    可当年战死的品太多了,真神都上千了,品少说万人有吧?

    哪怕有人直接被泯灭了,难不成真的全部泯灭了?

    六七品域有尸体存在,还有建筑保存,这代表当年的战斗,在外界其实波及的不大,主要还是在空间战场中。

    而品境,是没有进入空间战场战斗的。

    “不对劲啊!”

    方平皱眉,我是不是遗漏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