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球高武

首页

第九百一十九章 守门人

2月最后一天,各方强者汇聚天部。
……
这一天,方平安排人员,一直持续到夜深。
趁着夜色,一座宫殿破空而行,在空中划过。
并非战天宫,而是从黎桉那边缴获的宫殿,如今被方平命名为“天殿”。
看着天殿飞离天部,下方,陈云曦从黑暗中走出,看了一眼天殿,静立片刻,很快离去。
不止她,天部其他人也纷纷腾空而起,朝四面八方飞离。
没有送别,也无需送别。
新武人,习惯了分离。
南域地窟,遍布新武人的足迹,聚少离多,这才是强者。
……
天殿很大。
当然,防御力和战天宫没法比。
大殿之中。
此刻,各方强者汇聚。
北宫鋆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方平,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还是主动开口道:“我们先去紫禁地窟,走紫禁地窟过,那边过了御海山,距离王战之地不过千里。”
说完,北宫鋆又道:“另外,我们也收集了一些情报。”
“这一次,地窟四大王庭同气连枝,一起行动,地窟武者和妖族,九品境恐怕有四五百位!而且好像还有人在汇聚,数量超乎想象!”
“天外天,除了我们这边有六处,22天外天还有16家,常融天、太安天此次无人出山,其他14家不确定,我们还没监测到具体情况。”
“8大界域之地,除了这边两家,王屋山那边也不清楚情况,紫盖山和括苍山都无其他人。”
方平听到这,陡然睁眼,看向镇星城那边。
镇星城这次几乎是倾巢而出!
镇星城在王战之地探索了很多年,之前他们的九品几乎都在那边。
这一次,除了那些老熟人,蒋元华、苏浩然、韦勇、李新民……这些家主,还有一些陌生强者赶来。
很强!
郑家二祖郑月华,先前华国本源榜排名第六,如今风云榜排名44位。
周家二祖周星河,华国本源榜之前排名第七,风云榜排名52位。
郑、周两家并非坐镇界域之地的家族,从界域之地出来的是蒋、苏、韦、沈、陈。
蒋家来自紫盖山。
苏家来自委羽山。
陈家来自太白山玄德洞天。
韦家来自霍桐山。
沈家来自罗浮山。
还有杨家,杨家来自峨眉山的虚陵洞天。
以及括苍山和王屋山,这就是现存的8处界域之地!
北宫鋆说到这,方平开口道:“霍桐山、罗浮山两边是何情况?韦家主、沈家主,你们两家知道吗?”
沈明威闻言迅速道:“罗浮山那边,这次应该有人出山!不过具体的情况我们并不是太清楚,沈家自从90年前,就不再坐镇界域之地,很久都没过去了。”
沈陈两家,都已经放弃了界域之地。
陈耀祖他们坐镇,那是没办法,不想被枫王的人进入其中,所以陈耀祖他们才在那边坐镇了15年。
沈家,早就放弃了那边。
韦家这边,韦勇开口道:“霍桐山也有人出山,不过并未和我们接触,所以具体情况也不清楚。”
方平微微点头,开口道:“在王战之地遇到了他们,二位家主可以多和对方沟通沟通!对了,峨眉山那边的虚陵洞天有人出山吗?”
“这个……”
蒋元华想了想还是开口道:“方部长,有件事……我要说说。”
“蒋前辈说便是。”
“你知道的,杨家来自峨眉山,前些时日,杨家那边,杨晶晶离开了镇星城,去了天南地窟,之后好像就消失不见了,可能去了虚陵洞天……”
方平脑海中闪过一道人影,当日去镇星城,他见过那位杨家现任家主。
杨道宏的孙女,杨青的妹妹。
方平淡淡道:“蒋前辈,昔日,你们曾说杨家之人不再出镇星城……”
蒋元华有些歉意道:“最近镇星城比较乱,事情比较多,我们也疏忽了。杨晶晶离去之后,我们才知道她离开了镇星城。”
当日方平去镇星城,是蒋元华出面,进行说和,让方平不要和杨家计较。
也答应了,杨家人不再出镇星城。
方平也没多说什么,点点头道:“去就去吧!”
他也不是太在意。
杨晶晶当初只是六品,现在哪怕真的进了虚陵洞天,能到八品吗?
她家老祖都死在了虚陵洞天,哪怕虚陵洞天的宗主收留了对方,还惦念着杨家是他门人的情分,方平也不担心什么。
虚陵洞天的宗主,连杨家老祖都给镇杀了,会为了杨家后人和方平?
蒋元华说起这事,场中一些人眼神闪烁。
方平压根不在乎,有能耐你们就联系虚陵洞天的人联手对付我。
简单听北宫鋆汇报了一下情况,方平开口道:“事情就是如此,各方强者很多!禁忌海中不但来了妖族还有不少人类强者,都是所谓的海外仙岛强者。
三界风云榜记载,海外仙岛有33处,人类和妖族都有。
禁忌海这边,实力才是最强的。
一家来个10位九品,那就是三四百。
地窟四五百,我们200人,再加上其他天外天、界域之地,这次王战之地恐怕能汇聚上千九品境!”
上千!
这就是这次王战之地中九品境的数量。
方平这话一出,不少人面色都有些凝重起来。
这也是这次他们选择合作,而不是单打独斗的一点。
九品太多!
蚁多咬死象。
九品还没出现质变,别说他们,就是祁幻羽,被十几位九品围杀,也有可能陨落。
方平继续道:“蛮干是行不通的!上千九品,全部为敌,那我们等着被围杀吧!现在大体上可以分为四方势力。
我们、地窟、天外天和界域之地视为一方、海外仙岛。
诸位,最少要拉拢一家,这样我们才有资本在王战之地立足!
姜兄,你们来自界域之地,其他天外天和界域之地可以拉拢吗?”
姜馗想了想才道:“我倒是觉得,海外仙岛更合适!苦海中的那些仙岛,向来独自为战,彼此可能都不认识,和其他各方都没有交集。
拉拢他们,更容易一些。
至于其他天外天和宗派,很难……
天外天和宗派,当年因为一些事,包括南北之争,有些人仇怨比你们对地界武者还要深重……”
玄华也道:“不错,天外天和宗派之所以没能全部联合,就在于此!有些情况很复杂,海外仙岛是不错的选择。”
方平轻轻点头,若有所思道:“那主要联合的目标就是那些海外仙岛!”
说罢,方平看向众人道:“进入之后,一切听我指挥!想拿到至宝,听我的,希望才最大!”
见有人好像不信,方平淡淡道:“不相信的,只能代表你们无知!我方平只去过王战之地两次,可王战之地却是任我纵横!地窟的强者,被我斩杀殆尽!
这就是我的底气,你们有这个底气,可以自己去试试!
若是没有,那就听我的!
我入地窟,向来不会空手而归,这一点所有人都清楚。”
此话一出,徐丙接话笑道:“这一点我们自然是相信方部长的,若不是如此,也不会有这次行动。”
“那就好!”
方平说着,缓缓道:“记住一句话,怕死可以!可到了战场还怕死,这样的人死的最快!让你们杀人就杀人,少跟我磨洋工!都怕死,干脆别去了!”
“唯有杀的他们胆寒,才是我们的希望!”
“你们这些人,恐怕都身负使命,夺取至宝,是你们唯一的目标!一旦有人出工不出力,别怪我到时候通知你们各家的帝尊强者,我倒想看看,一旦夺宝失败,你们这些人是何下场?”
这话瞬间戳中了所有人的要害!
一些人脸色瞬间变了!
他们这次出山,就是为了夺取至宝,这一点是百分百的。
一旦在王战之地没有出力,最终又没能拿到宝物,一旦被迁怒,恐怕都难逃一死,哪怕不死,恶了帝尊,他们也没好下场。
方平简单几句话,就把这些人给压服了,也让姜馗几人多了几分警惕。
这人看起来鲁莽,有些东西却是心知肚明,比他们想象的要精明的多。
方平懒得多说,摆摆手道:“就这些了!大家随意活动,养精蓄锐,等到了王战之地再说!”
说罢,方平起身,踱步走出了大殿。
众人对视一眼,也各自离去。
天殿之中,有不少房间,各家势力都分到了一些。
……
天殿顶端。
田牧几人正在御使天殿飞行。
看到方平上来,田牧布下精神力屏障,迅速道:“孔令圆如何了?”
“还没彻底清醒。”
方平微微蹙眉道:“到了御海山那边,他要是还没清醒,那就不能带去,让人送他回来!”
田牧微微点头,接着苦笑道:“老孔这要是醒了,大概得骂娘!这刚恢复没几天,第一次就和邪教干了一场,又没几天,和地窟干了一场,这还没醒呢,半残就给拉到了王战之地……”
孔令圆当年受伤不轻,养伤好些年才恢复了过来。
之后为了等待时机,一直蛰伏不出。
第一次出手,就是和赵兴武交战,那次也受伤不轻。
第二次就是在魔都地窟,要不是苍猫出手,早就死了。
现在人还昏迷着,就准备带去战场了。
方平听田牧这么说,也是苦笑道:“没办法!华国九品太少,我们都得把人往死里用才行!”
田牧感慨道:“其实一直都是如此!要不然,也不会有重伤垂死的九品,老迈不堪了!九品活个千年还是没问题的,可新武时代,有几个活到百岁的?
别人不说,就说老于,八品境耗空了一切,伤势太重,不得不去赴死……哎!
幸亏你在,你弄的不灭物质,让不少人伤势恢复了,包括一些成年旧伤,这功劳可不亚于任何人。”
方平弄的不灭物质,救了太多太多的人!
要不然,如今的九品境当中,恐怕要减少10人以上!
像田牧自己,没有方平,他早就死了。
吴奎山这些人还有机会活到现在?
甚至包括南云月,那一次差点没能晋级,一旦没晋级,也许就要被斩杀当场!
这些人,伤势一直积淀在身,金身都无法消弭。
越是强者,华国越是往死里用,用到死为止。
孔令圆,也不是独一份。
方平默默听着,片刻后才道:“以后会好的,我们的强者越来越多了!再过些日子,你们这些老人,多少可以有点休息时间……”
“休息就不必了,等哪天天下太平了,一直休息下去!”
田牧笑道:“有点期待退休养老的日子。”
“会有这一天的。”
方平笑了一声,坐在了屋檐上,看着星空,轻声道:“其实我也疲了,一次次的战斗,一次次的战争,真累啊!以前还能休息休息,现在却是没这机会了,连轴转……
田师兄,您说,如果这世界,所有人都不会武,没有人可以毁天灭地,都是普通人,那是不是要幸福的多?”
“可以吃饱穿暖吗?”
“可以。”
方平笑道:“就如现在的普通人一样,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虽然单调,却是幸福,这样的日子好吗?”
田牧想了想,有些不确定道:“不知道。现在的我,渴望的是这样的生活。可真要是到了那时候,也许我就觉得无聊了。
当然,武道可以有,不过习武要是只是为了强身健体,
或者切磋一番,倒是不错的选择。”
方平继续看着星空,呢喃道:“乱世,人人都渴望和平!那和平的世界,究竟是如何来的呢?”
田牧看着他,微微蹙眉道:“方平,你没事吧?这时候可别乱了心!接下来到了王战之地,你恐怕会是众矢之的,稍有不慎就得丢了性命,这时候哪能胡思乱想!”
“没胡思乱想。”
方平摆了摆手,方平起身道:“那我先下去了,稍微休息片刻。”
“行。”
“……”
俩人交流了几句,方平进了宫殿。
宫殿中,已经安静了下来。
众人修炼的修炼,等待的等待,也没人说话。
包括一些妖族,此刻也不敢出声,今日强者很多,这些妖族也怕引起众怒。
……
就在天殿即将抵达京都的同时。
紫禁地窟,御海山附近。
此刻,强者汇聚。
有人头戴冠冕,金发碧眼,气息强大无比。
有人身穿袈裟,光头雪亮,手持禅杖,低念佛经。
也有人如同腐朽的木乃伊,枯瘦无比,笑声渗人。
……
六大圣地的强者,第一次汇聚到了一起!
第一次来的如此齐全!
一群人,有人低声闲聊,有人看向人群前方的几位顶级强者。
镇天王、武王、太阳神、战神、第一古佛、大法老……
人群前方,张涛背负双手,笑容满面道:“能把诸位聚集到一起,不容易!我人类绝巅,此次倾巢而出,地窟也得抖一抖!”
“武王,这些无意义的话就别说了。”
一位气息狂暴的金发男子,手持巨大无比的战斧,哈哈笑道:“平日里,斗归斗!关键时刻,六大圣地还是同气连枝的!
我们这些人,早就死过一次,要不是镇天王当年把我从坟墓里挖出来,也没现在!”
被提及的镇天王,侧头看向他,淡笑道:“你记得?”
手持战斧的金发男子,来自诸神天堂,也是少数几位频临帝级的顶级强者之一—战神!
听到镇天王开口,战神哈哈笑道:“多少记得一些!要不然也走不到这一步!不过就是有些好奇,为何当年把我们分散到了各地,而非全都纳入镇星城?”
此话一出,不少人看向镇天王。
六大圣地!
实则全都是镇天王弄出来的!
一些古老强者,都是镇天王从天南海北挖出来的。
有人只剩下一点精神力残留,有人只剩下半废的金身,大多数人都不记得自己的过往。
只有少数一些人,还记得当年是谁把他们救了回来。
张涛则是有些意外,笑道:“你们是他挖出来的?我之前问了,他没说,我倒是奇怪了,到哪挖这么多强者出来了?”
镇天王淡笑道:“想挖尸体,地方多了!去天界残址挖一下,到处都能挖到!或者去禁忌海一些秘地,也能挖到,包括地球上,当年也有强者……总有人没死透。
当年地球也发生过大战,当然,不如其他地方规模庞大而已。
不过地球也曾被打破,陆地分割,死人还是不少的。
随便挖挖,挖一圈下来,也就挖到你们了。”
“……”
众人无言,有人笑道:“这么说,我们都是被挖出来的?”
“差不多吧。”
镇天王笑道:“挖你们出来,还是有点原因的。你们大多数人,是在地球证道的!那就和地球不可分割,别想着和界域之地、天外天那样,可以避免一些事。
你们和地球息息相关,那就不可避免!
说起来,倒是镇星城这些家伙,来历复杂,来自界域之地,来自其他地方,有些人是在地窟证道的。
所以要说能避开麻烦的,其实还是他们。
所以我不得不把这些家伙聚在一起,得盯着他们才行,诸位现在明白了吧?”
“哈哈哈,原来如此!”
众人都是大笑出声。
战王也是奇怪道:“你以前干嘛的?专业挖坟的?”
李老鬼真能挖!
地球差不多50位绝巅,除了少数几位是近些年突破的,其他都是老古董。
这么说来,李老鬼挖出来四五十绝巅?
这也没谁了!
镇天王淡笑道:“知道的多罢了,知道哪里发生过大战,哪里曾经死过人,按图索骥,去找找看。一些古战场,很多人都遗忘了,我记得,那自然就能找到。”
战王摸着下巴,看了他一阵,笑眯眯道:“李老鬼,你是帝榜第二,说实话,你一个人能打10个帝尊吗?莫问剑都行,你难道不行?你排名比他还高!”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看向面前这位身材高大的老人。
是啊!
莫问剑都能一打十,镇天王呢?
帝榜第二!
而莫问剑,帝榜第三,比他还低一位的。
镇天王笑道:“纵然能,又如何?现在这情况,复杂的很!22天外天、8处界域之地、33海外仙岛……帝级强者多着呢!你能一打十,能一打三十五十吗?
何况不是帝级,普通绝巅和我们其实差距不算太大,你一个能打30,能打赢50吗?”
战王没管这个,而是一脸不敢置信道:“这么说,你真的可以一对十?”
镇天王依旧淡笑道:“你猜?”
“我猜个屁!”
战王骂了一句,我才不猜。
张涛则是深深看了镇天王一眼,缓缓道:“李前辈,事到如今,其实我还好奇一点,您到底走了几条道?”
“几条?”
镇天王想了想才道:“不记得了!这人活的长了,谁还记得那些!”
“那一条道到底可以走多远,这个可以说吧?”
万米大道,那就是帝尊级!
2倍的实力增幅。
之前张涛觉得,走到10万米,3倍增幅,那就是皇者了。
可3倍增幅,真的是皇者吗?
纵然50万卡的基础气血,3倍增幅之后,加上基础,也才200万卡气血,这距离龙变天帝说的打破九重天还是太远了!
“可以走多远?”
镇天王笑道:“不知道,我又不是皇者,如何得知?不过不用想太多,其实并非说皇者就真的有千万卡气血,气血……其实会质变的!
千米质变了一次,你走到万米没有质变,不代表后面不会。
你再走下去,你会发现,又有了质变!
其实就是一个能量提纯的过程!
当你再次质变,你200万卡就堪比绝巅400万卡了,再质变,那就是800万卡……”
此话一出,张涛陡然醒悟!
接着眼神微动道:“那李前辈质变了几次?”
“我?”
镇天王还是老话,笑道:“不记得了。”
“你……”
张涛都快无语了,骗鬼呢!
镇天王懒得多说,笑道:“不提这些了,诸位不用多想,老夫没有那个实力镇压三界!真要有这实力,用不着如此。
别人不说,就现在活着的一些家伙,我都未必是对手。
王屋那位没出山而已,出山了,难说。
莫问剑那家伙,真要全力出手……我和他也难说胜负。
除了这几位……三界能人还有呢。”
张涛皱眉道:“还有?”
“有!”
镇天王感慨道:“三界……比你们想象的要复杂!有些事,其实连我也不清楚!九皇四帝……都没了!是真的都没了,还是假的?
地皇在哪?
地皇投影维持了几千年,地皇真的死了?
死了,他能把投影维持几千年?
死了,他有必要建神朝?
地皇没死,那其他人呢?
复杂啊!”
镇天王摇头,UU看书 www.uukanshu.com唏嘘道:“所以你们不用老是盯着老头子我,有人恐怕从地窟听到了一些传闻,什么老夫要当皇者,要一统三界……扯淡的话罢了!
老夫守护人间界无数年,你们可以当我是守门人!
昔年,受人所托,守护人间……往事不提也罢。
老夫也不知这些年,是责任,还是任务……时间太久了,久的我都忘了这一切的初衷了。”
众人都是心绪起伏。
受人所托?
谁托付的镇天王?
守门人?
为何要守护人间?
不等他们细想,镇天王笑道:“走吧,去看看老朋友!这一次恐怕会遇到不少老朋友,龟壳里的那两位,这次大概也要出来了。
他们出来……你们悠着点吧!
这俩家伙,当年只是地皇神朝的残部罢了,地皇神朝的其他强者,未必都死光了。
命王这家伙一心要打破龟壳……哈哈,搞不好是有人暗中指使呢。”
张涛微微凝眉,也不多说什么,跟着镇天王众人一起朝王战之地赶去。
千里之地,众人眨眼间赶至。
这一刻,一道道破开天地的气息升腾而起!
地窟强者早就感应到了人类强者倾巢而出,也是极为凝重,这一刻,整个王战之地外,气机可怕的吓人,天地好像都要倾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