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球高武

首页

第九百一十七章 万事俱备

    地窟。
  
      王战之地外。
  
      一座座高峰,平地而起,间隔数十里,如同环柱,包围了整个王战之地。
  
      每一座高峰之上,都有一位顶级强者坐镇。
  
      封锁!
  
      如同大碗倒扣的王战之地,这时候被包围的密不透风。
  
      寂静。
  
      有些高峰上,此刻明明有人或妖,却是毫无声息。
  
      就在寂静不知要持续多久的时候,远处,空间直接被撕裂,枫王踏步而出,声音传荡而出:
  
      “复生之地,长生剑入神道!风云榜第四!”
  
      东方,一座高峰之上,一尊巨大无比的巨狮妖兽,口吐人言:
  
      “真王之下,枫王何必在意!”
  
      枫王平静道:“入王战之地,皆为真王之下!”
  
      巨狮再次道:“终归要出来的!”
  
      入王战之地争夺妖皇遗物,在一些人眼中,不过是借力罢了。
  
      那些九品,到最后还是会出来的。
  
      这不是九品境的战场!
  
      九品再强,在他们眼中也不值一提。
  
      人类将绝巅划归九品,可地窟、天外天、界域之地,都不会如此划分,九品就是九品。
  
      无论这次谁能拿到妖皇遗物,最后出来,还是他们这些真王的争夺。
  
      枫王嗤笑一声,此刻,不远处,桦王也高居一座山峰之上,淡笑道:“狮王不可大意!妖皇至宝一旦落入复生武者手中,占据先机,吾等真能夺回?”
  
      北方,天命王庭。
  
      虎王傲立峰巅,朗声道:“不得不防!复生之地,方平诡计多端,此物一旦落入他手,恐怕难以找寻!”
  
      两大王庭强者,都担心妖皇至宝落入人类之手。
  
      这时候,巨狮妖兽也多了几分警惕,大声道:“复生之地,纵然拿到至宝,武王不怕成为众矢之的,复生之地覆灭?”
  
      枫王嗤笑道:“怕?武王不傻,拿到此物,以至宝为饵,让那些天外天、界域之地帝尊出手,灭杀三五真王交换至宝,狮王,你猜那些帝尊答应与否?”
  
      此话一出,四面八方,皆有强者议论起来。
  
      比起灭杀武王,斩帝的武王,那些帝尊恐怕更愿意对地窟真王出手。
  
      就在这时候,一头巨龙妖兽破空而来,巨大的身形遮天蔽日,声音威严无比道:“神陆真王,不惧一切!那些帝尊,胆敢出手,共诛之!”
  
      地窟四大王庭,真王接近两百!
  
      一位帝尊,能对付几位真王?
  
      三五位?
  
      十位?
  
      强如武王,又能对付几人?
  
      巨龙妖兽说了一句,迅速缩小身躯,落入一座巨峰之上,声音冷厉道:“本王成道以来,不曾与四方为敌!”
  
      “前些时日,方平斩杀本王唯一后裔,死不足惜!”
  
      “此次本王无意争夺至宝,唯一所求,斩杀方平!”
  
      巨龙妖兽正是守护了天命王庭近千年的玄龙妖王。
  
      此刻,这位妖王巨眼中怒火涌现,虚空好像都被焚毁。
  
      “诸王,四大王庭,同气连枝!昔日,复生之地不足为惧,四大王庭内讧不断,让复生武者苟延残喘至今!”
  
      “而今,妖皇时期强者频现,甚至有上古强者现身!”
  
      “武王跋扈,自以为搏命便可吓退四方,殊不知可笑至极!”
  
      玄龙妖王声音宏大,传遍四方。
  
      “各方争锋,最终却是被武王威慑,杀神陆真王,杀上古帝尊,神陆已经沦落至此?”
  
      “本王已经联络天命、守护二王庭,此次,联手剿杀复生武者!武王胆敢插手,灭杀武王,神陆绝不会成为武王的垫脚石!”
  
      玄龙妖王声音越来越宏大,下一刻,喝道:“枫王、狮王,万妖、天植王庭,何意?”
  
      枫王淡漠道:“现在急了?当年,本王说先灭杀复生真王,联手各方,有人答应吗?”
  
      嘲讽了一句,枫王又道:“此次让复生武者和其他各方参与,一是各方强大,借他们之力围剿二王!
  
      二是王战之地,空间战场情况复杂,地方广袤,强者尸体众多,需要各方联手夺宝!
  
      四大王庭可联手,但不是一进入就厮杀不断!
  
      玄龙,联手……也要等至宝出现,此次灭杀复生之地所有强者!”
  
      “可!”
  
      玄龙妖王也不是真的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大声道:“此为先决,至宝出现,四大王庭联手灭杀复生武者!本王要让这一次无复生武者走出王战之地!”
  
      “可!”
  
      “……”
  
      诸方强者,纷纷回应。
  
      复生之地已经成了大患,这两年,真王不断陨落,强如百山王也陨落当场。
  
      大量的真王后裔被杀!
  
      外域接连丢失,复生武者越战越强。
  
      眼看着大乱将至,这一次复生之地也是倾巢而出,不趁着现在各方强者汇聚的时候击杀他们,还等什么时候?
  
      很快,枫王又道:“诸位,这一次都不要藏着掩着了!麾下神将,强者尽数投入王战之地!枫王域此次神将级强者,尽数会入王战之地!”
  
      “别忘了,还有天外天、界域之地、禁忌海各方强者入内!”
  
      “王战之地,在神陆,那就是四大王庭的地界,岂能让这些人捡了便宜!”
  
      枫王说完,玄龙妖王喝道:“不错!神陆联手,各方谁能抗衡?”
  
       200真王强者,并非无帝级。
  
      万妖王、天妖王、乾王,包括命王也具备帝级战力。
  
      还有位列第十的黎渚,尽管不知真假。
  
      其他走出两条大道的强者,也并非枫王一人,还有几位强者也是如此,桦王、枫王这些人,哪怕比帝级差一些,单独交手也许会败,可绝不会瞬间落败。
  
      包括它玄龙,也可和帝级一战,纵然不敌,也很难陨落。
  
      三界,地界才是最强的势力!
  
      枫王见玄龙表态,笑道:“既然诸位无异议,那便照此决议行事!玄龙,命王何时到来?”
  
      “三日之内!”
  
      “万妖王、天妖王此次来否?”
  
      玄龙再次道:“天妖王会至!”
  
      那边,巨狮妖兽开口道:“万妖王会至!”
  
      说罢,问道:“乾王和黎渚如何?”
  
      枫王微微挑眉道:“乾王最近没回归真王殿,无法找寻。黎渚正在征召神将强者,七日后会随同这些神将一起前来。”
  
      “哼!”
  
      有人冷哼一声,不满道:“乾王是想做渔翁吗?此次神陆强者尽出,乾王消失无踪……枫王,一旦乾王半道赶至夺宝,休怪我们联手诛杀之!”
  
      枫王嗤笑道:“本王没意见,随你们!”
  
      桦王瞥了一眼枫王,淡淡道:“诸位,此事搁置再议!还未联手,便开始谈这些,本王担心又走了老路,最终又成了神陆诸强彼此厮杀!
  
      这样的教训,一次两次还不够吗?”
  
      神陆太强了!
  
      强到无视了复生之地,无视了其他势力,这些年彼此算计,彼此厮杀。
  
      结果一眨眼,各方强者层出不穷。
  
      这一次,百王议会开启,加上之前多位真王陨落,上古强者横行无忌……
  
      多番因素下来,这些人第一次感受到了危机。
  
      神陆虽强,可这时候优势有限了。
  
      再不联手,被人逐个击破,也许神陆会成为第一个被淘汰的大势力。
  
      众人默然,很快,有人平静道:“多说无益,七日后,诸方神将聚齐,开启王战之地,夺取至宝!”
  
      “可!”
  
      高峰上,各大真王纷纷应承。
  
      就在这时,有人问道:“枫王,你前去禁忌海,可曾发现异常?那道石碑为何物,谁更改了排名?”
  
      枫王声音略显凝重道:“未曾发现异常!本王探查石碑,仿佛和禁忌海关联一体,是强者立下,至于排名更改,应该是有人就在附近,随时更替!
  
      不过……禁忌海太过复杂,很难探查到究竟是谁,藏身何地,无法找到暗中之人。”
  
      禁忌海中,哪怕真王也无法探查太远,精神力会被海水吸收。
  
      若是有人在那边藏身,距离真王几十里都无法发现。
  
      那么大的区域,对方精神力操控石碑更改排名,谁也无法及时发现。
  
      “此石碑究竟是何人所立?诸位,此事不得不防!对方立下三界风云榜,隐有监察三界之意,不如派人在石碑附近蹲守……”
  
      枫王打断道:“除非一位真王长年累月坐镇,一位也许都不够,多几位才行!可对方将风云榜立于禁忌海,就是为了避免被探查到,我们真要镇守此地,恐怕不用多久,其他海域就有石碑立起。”
  
      守株待兔是行不通的,这一点枫王看的明白。
  
      禁忌海太大了,广袤无边。
  
      这边被人盯上了,那边换个地方再立,哪能追查到。
  
      “对方及时更改排名,又是何意?”
  
      “恐怕不怀好意,如此次长生剑,眨眼间进入风云榜第四,接下来王战之地一行,长生剑便是诸方焦点!依本王看,暗中势力恐怕有心让三界风云榜成为一个风向标……”
  
      地窟诸王也不傻,很快有人轻哼道:“如苍猫、黎渚、乾王……这些人,都是对方抛出来的饵!及时更改排行,也只是为了让榜单显得更真实,让我们相信榜单的正确性!”
  
      李长生的事,眨眼间就传到了对方耳中,眨眼间更改了榜单。
  
      这代表的东西太多了!
  
      更改排名,也是为了增加榜单的公信力,当所有人都相信了榜单的公正,那一些人会被格外注意,不会如现在这样大家半信半疑。
  
      何况武无第二,这些真王都是傲气冲天,那些上古帝尊也是如此。
  
      榜单不被认可就算了,被认可了,恐怕也会多一些矛盾出来。
  
      这一点,大家心知肚明。
  
      可知道归知道,有些事不是知道就可以避免的。
  
      诸王低声议论,也没人离开高峰。
  
      一座座高峰,将王战之地围的严严实实。
  
      有新真王赶至,很快也会立起高峰,地窟已经做好了围杀二王的准备。
  
      ……
  
      时间,一天天过去。
  
       2月本就月短。
  
      一眨眼,到了月末。
  
      李长生引发的风波,也渐渐平息,李老头也开始闭关不出,等待王战之地一行。
  
      此刻,华国极为安静。
  
      所有人都在争分夺秒的修炼!
  
      强者们几乎不见踪影。
  
      这一幕,也让一些天外天强者惊叹,如此频繁的修炼,冲关,高强度的修炼可不是那么轻松的事。
  
      新武时代,短短数十年出现这么多强者,和他们自身也有极大的关系。
  
      ……
  
      战天宫中。
  
      方平身上的金光总算不再璀璨。
  
      此刻的方平,
也没再修炼。
  
      其他各方的强者都开始陆续赶到魔都这边了,他马上需要出关去整合这支乱七八糟的队伍。
  
      不过在这之前,方平还有事要办。
  
      战天宫,大殿之中。
  
      方平把玩着手中的一块水晶体,随手一抛,水晶体飘浮半空,接着如同水幕,呈现出一副陌生的场景。
  
      方平看了一眼,笑道:“这就是天幕?”
  
      大殿中并非无人,北宫鋆迅速道:“不错!我们在黎桉的储物戒中找到的,逼问了一番,据他交代,天幕原本很简陋,之后是大教宗为他们提供了新技术,制造了现在的天幕。
  
      其实这东西我们之前也制造过,不过没他们制造的好。
  
      原理其实也不难,你用过子母感应器,这东西就是那个的升级版……”
  
      说起子母感应器,方平倒是记起来了。
  
      第一次去王战之地,蒋胖子带了这玩意,不过的确简陋的很,只能感应到持有玉牌的人所在位置,却是没有任何画面出现。
  
      方平看着面前水晶体上呈现的画面,看了一会道:“这是哪?不是地窟吧?”
  
      “不是。”
  
      北宫鋆解释道:“应该是界壁影响,我们没办法在两界分割用这个,只能在地球用,或者在地窟用。
  
      而且距离也是有限的,最远为3000里!”
  
      方平微微点头道:“超乎想象!3000里居然可以远程监控,是靠绝巅的精神力牵引吗?”
  
      “不错!这东西必须要绝巅制造才行!”
  
      “我以前看过一次,它是有个监控头那种设备的,隐藏在空中,好像很容易被发现……”
  
      方平在天植城是看到过的,而且那次枫灭生还没死,这家伙飞入空中,直接击碎了“摄像头”,枫灭生才七品境而已,被提醒后也能发现,显然不是太隐秘。
  
      北宫鋆再次道:“已经改良过了!现在想发现,很难!部长说大教宗应该采取了上古的法门炼制,有点类似于天外天,现在的摄像头,其实是隐藏在空间夹缝中的,极为隐秘。
  
      所以大教宗所在的势力,或者他本人,应该是会炼制天外天的!
  
      这一点部长让我告诉你,也许有机会可以从这方面下手,追查出对方的身份。”
  
      天外天,伫立在空间夹缝中的小世界。
  
      这不是一般人可以炼制的!
  
      哪怕一些天外天之主,其实都未必会炼制,当年是找人帮忙弄出来的,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从这方面下手,能锁定一些人,缩小范围。
  
      方平微微点头,也不多说,看向画面中的小办公室,笑道:“能和对方对话吗?”
  
      “可以!”
  
      北宫鋆点头道:“我们这边是主控器,类似于打开耳麦,便可以和对方对话。”
  
      “这么高端……让我想到了一件神器啊!”
  
      方平笑了笑,刚笑完,身边多了道影子,一只大猫好像越来越肥了,胖成球一般,吃着糖葫芦,点着猫脑袋道:“有点像窥天镜呢!”
  
      方平有些意外,并非意外像窥天镜,而是意外这只猫居然来了!
  
      “大猫,你怎么来了?”
  
      方平是真的奇怪,这猫懒的吓人,今天怎么好端端的跑这来了?
  
      魔都距离这边还是有点距离的,飞起来不累吗?
  
      “睡不着呀!”
  
      苍猫叹气道:“假人皇最近天天想我呀,想的我都想戳死他了!”
  
      “咳咳!”
  
      北宫鋆轻咳一声,苍猫瞥了他一眼,嘀咕道:“本猫戳不死他?本猫可是帝榜第一,你小看我!”
  
      北宫鋆有些呆滞,嘴角微抽,我想想罢了!
  
      这猫真可怕!
  
      “可怕吧?”
  
      苍猫大脸露笑,尾巴摇动,就问你怕不怕?
  
      北宫鋆再次呆滞!
  
      方平见状哭笑不得道:“北宫团长,你先出去吧。”
  
      北宫鋆再留下,大概要怀疑人生了。
  
      北宫鋆逃命似的的跑了,这猫可以看透人心,他和这猫待在一起,的确有压力,还是交给方平吧。
  
      他一走,方平一边把玩着手中的一个遥控器一般的物件,一边笑道:“飞这么远来找我,不会就是因为睡不着吧?”
  
      几十里而已!
  
      对绝巅而言,眨眼便至。
  
      方平却是说飞了这么远,苍猫一点也没觉得不妥,真的好远,都累了。
  
      一尾巴将石头椅子扫开,苍猫坐到了沙发椅上,爪子中再次出现一串糖葫芦,边吃边道:“骗子,你又变强了呀,什么时候可以戳死假人皇呀?”
  
      方平哭笑不得,我倒是想,关键做不到啊。
  
      看这猫人模人样的坐着吃东西,方平有心想蹂躏一下肥脑袋,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自顾自坐下道:“我还早着,老张也在变强,哪有那么简单。”
  
      “也是呢!”
  
      苍猫也是唉声叹气,吃东西都没胃口了,沮丧道:“那怎么办呀!这几天他天天想我,想让本猫跟着去地界,可本猫不想去呀!”
  
      之前说好的来地球待几天,拿到了铃铛就走。
  
      可现在……苍猫压根就不提去地窟的事了。
  
      有吃有喝的,还有人刷毛,没事看看电视,网购一下,晒晒太阳,捏捏小胖脸……
  
      这才是猫生!
  
      多自在!
  
      可现在,烦啊!
  
      苍猫很烦,假人皇越来越过分了,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见它唉声叹气,生无可恋,猫脸呆滞……
  
      方平没多少同情,就觉得特别可乐,这肥猫也有烦恼的时候?
  
      也有无奈的时候?
  
      “那你要不和他聊聊?这玩意好像就是直接连通他办公室的……”
  
      “不想聊。”
  
      苍猫有气无力,懒洋洋道:“骗子,假人皇死了,你们也要死吗?”
  
      “他要是死了,人类应该撑不住多久……”
  
      方平说的平静,“镇天王虽然很强,可我不知道镇天王到底想什么。也许他会继续守护人类,也许……谁知道呢。
  
      可老张死了,新武的灵魂就没了,如今,其他人撑不起这片天!
  
      撑不起新武的天!
  
      李司令虽然强,可他是镇天王的后人,未必能服众。
  
      南部长初入绝巅不久,也撑不起这片天。”
  
      方平有些苦涩道:“所以他不能死!他真要死了,盛世……都是镜花水月罢了!数十亿生命,现在其实都在靠他撑着最后一口气!
  
      断了这根弦,大半人都会失去最后的斗志,无人接班,人类恐怕很快就垮了!”
  
      镇天王要是站出来,也许还能撑住。
  
      可镇天王到底愿不愿意,会不会站出来?
  
      真的无法确定!
  
      苍猫愈加沮丧了,“这么的吗?可是本猫不去地界的话……他很可能会死的!以后就没猫粮吃了吗?”
  
      “肯定没了。”
  
      “不能晒太阳了?”
  
      “一定晒不到了!”
  
      “……”
  
      苍猫已经绝望了,瘫成了一团,委屈巴巴道:“那本猫一定要去?”
  
      方平安慰道:“不是一定,是帮个忙,帮了这个忙,大猫你就是人类的救世主,以后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想睡到天荒地老都行……”
  
      “喵呜!”
  
      苍猫惨叫,悲伤道:“可我只是一只猫呀!养猫都是养着玩的,养猫又不用让猫干活的!”
  
      方平嘴角抽搐!
  
      关键的关键,你是一只绝巅猫啊!
  
      苍猫咋想的?
  
      养你玩倒是好玩,可你能吃啊,不干点活,谁能养得起?
  
      “喵呜……好烦呀!”
  
      苍猫抱怨了一句,很快看向方平道:“那你先把钱给我。”
  
      “什么?”
  
      “喵呜!”
  
      苍猫这次炸毛了!
  
      张牙舞爪,扑上来一把压倒了方平,大尾巴抽的方平脑袋砰砰直响!
  
      “11亿!”
  
      “骗子,你要赖账!”
  
      “本猫等了好些天了,你都不给钱,还要让本猫干活,我戳死你!”
  
      “这次来找你,就是要钱的!”
  
      “……”
  
      方平被打的头晕目眩,也是呆滞无比,我还真忘了。
  
      关键的关键,我好像没这么多钱啊?
  
      他都多久没用钱了?
  
      都以为苍猫忘了,他也给忘了,哪知道今天是债主上门了!
  
      被这只肥猫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方平无奈,连忙道:“给钱,马上给!大猫,别闹,这么说,这次你答应了?”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先给钱!”
  
      “你要钱干嘛?”
  
      “买猫粮!”
  
      苍猫悲戚道:“这次说不定要好久不回来了,本猫得存够能吃3000年……不,一万年的猫粮才行!”
  
      方平牙根都疼!
  
      一万年?
  
      谁家囤粮囤一万年的?
  
      这猫就没寿命限制的吗?
  
      吐槽了几句,方平急忙道:“那行,答应就行!放心,老张不会让你困那么久的,很快你就可以回来晒太阳睡大觉了!”
  
      苍猫鄙夷地看着他,骗子!
  )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