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228章 【喵喵喵?】

    第二百二十八章【喵喵喵?】

    陈诺一本正经道,嗯,简称一本道:“下面该我提问了。”

    “等一下……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对?”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陈诺飞快道:“如果这个玩意儿能自我分裂的话……那么岂不是怎么都没法彻底杀死它?哪怕是我们拼尽全力的去寻找,只要漏掉了一个,让它成功被唤醒的话……”

    瓦内尔没好气道:“不然呢?你以为我们的组织拼命努力的这么多年,多少代人前赴后继的努力去做这件事是为了什么?

    如果有办法能快速彻底的杀死这个东西,我们需要这么费劲么?”

    陈诺皱眉道:“可是,哪怕是杀死一个分体……你既然敢跑到这里来寻找母体,肯定不是为了唤醒它,而是想干掉它的对吧?”

    “当然!”

    “那么你一定有杀死它的办法,哪怕是干掉这个分体,你总有办法吧。”

    瓦内尔疑惑道:“难道你没有办法么?你们的那个伟大的教主既然能干掉了一个母体,他当初用了什么办法?”

    陈诺一脸悲伤,语气沉痛:“我们的教主大人为了干掉母体后,自己也受伤很严重,否则的话怎么会被警察抓住关押了起来,而且他因为受到了严重的创伤,已经神志不清了,根本没办法传达有效的讯息,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当初是怎么干掉了母体。”

    “神志不清?”

    “嗯,简单的说就是变成白痴了。”

    “……等,等等,怎么总觉得哪里不对……”

    “都说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陈诺飞快道:“告诉我,你打算用什么办法干掉这里的母体?你说出来,我也才好帮助你的啊。”

    瓦内尔却不给答案了,他盯着陈诺看了一会儿:“这个问题的答案你不必知道。”

    好吧。

    不过至少可以确定,这个家伙有办法干掉母体——如果这里真的有母体的话。

    又看了瓦内尔一眼,陈诺忽然皱眉道:“你怎么被抓住了?其他那些人呢?”

    “……不知道。”瓦内尔低声道:“当时营地大乱,所有人都在奔逃。我感觉到任务可能会失败,所以……我是故意让自己被抓住的!”

    “为了……用这种方式混到这里来?”

    “这是最后的办法了。”瓦内尔摇头:“当时已经没有可能按照原计划正常进行探索,我只能冒险赌一下。”

    嚯?这家伙还挺英勇的。

    “所以,邦弗雷,海怪,黄金鸟……那些家伙,你都不知道他们后来去了哪里?”

    “不知道。”瓦内尔摇头:“可能逃亡的时候都走散了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

    忽然,两人同时闭上了嘴巴,然后飞快的将身子缩到了雕像后藏好。

    在这个内殿的拱门外,缓缓的,一个小小的影子踩着地上的石板走了进来,然后,咻的一下,跳到了边上的一座雕像上!

    灵巧而敏锐的姿态!

    落在雕像上后,它仿佛还轻轻的转了一下身子,然后背部弓了一下,审视着这个殿堂内的一切……

    陈诺和瓦内尔两人躲在雕像后,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

    猫!

    灰猫布莱克一直抱着的那只猫!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了夜晚的寂静!

    那尖锐而凄惨的声音,通过外面的拱门透了进来,传荡在大殿之中。

    陈诺和瓦内尔同时豁然变色!

    这个声音,是灰猫布莱克的惨叫声!

    “去看看!!”瓦内尔立刻道。

    “好!”

    陈诺答应着,两人都从雕像后跳了出来。

    陈诺心中一动,还忽然就闪身过去,闪电般的伸手,将坐在雕像上的那只猫一把抓了过来!

    猫受惊叫了一声,却被陈诺直接抓住了后脖子提了起来,拎着就跟着瓦内尔跑了出去。

    ·

    金字塔的顶部。

    大约有百十米平方大的平台上,中央的那根黑色的冲天石柱下,一块方形的石台就摆在那儿。

    石头的两侧,各有一排石桩,每一根大约两米左右的高度。

    而就在石桩上……

    海怪,邦弗雷,黄金鸟,三个人,就被捆在那儿。

    只是每个人的神色表情都很萎靡,似乎已经非常虚弱的样子了。

    就在三人的面前,那个石台子上,可怜的灰猫布莱克,就躺在上面。

    这个家伙被摆成了一个“大”字形状。

    他的双手手掌摊开,掌心上被各自钉上了一枚粗大的铁钉!

    双脚的脚掌也是如此!

    鲜血从灰猫布莱克的手掌和脚掌上汩汩流淌,然后顺着石板滴落。

    地面上围绕着石板,有凿刻出来的一条条凹槽,血液流淌在凹槽里很快就行成了血流,然后顺着凹槽一路流淌,然后进入了某个地上的孔洞……

    站在石台边上,一个人影穿着黑色的斗篷,手里还拿着一个铁锤,脸上带着古怪的狞笑,一双眼睛里,白多黑少,却正在发出诡异的笑声。

    邦弗雷和海怪还有黄金鸟三人,都是死死的盯着这个拿着铁锤的家伙,脸色上除了惊恐之外,还有更多的就是怒气了。

    “容克!!你他妈的是疯了吗!!”

    海怪疯狂的怒吼:“我当初放过你一条命,真的是我犯蠢!!!”

    黄金鸟仿佛也很虚弱,咳嗽了两声,低声道:“海怪,你几年前和他交手过,真该杀了他才对。”

    唯一没有失态大吼的,是邦弗雷。

    他却摇头叹了口气:“你们两个人,还没看出来么……他根本就不是教授!这个家伙,他占据了教授的身体。”

    站在石板前的教授,却忽然扭过头来看向了邦弗雷!

    他缓缓的走到了邦弗雷的面前,伸出没有拿铁锤的左手,一把捏住了邦弗雷的下巴,冷笑了两声后。

    “你错了,亲爱的邦弗雷先生!我是教授。”

    “……”邦弗雷吃惊的看着他,脸上纠结了一下后,才问道:“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们?”

    “背叛?”

    教授笑了笑,脸上露出了一丝狂热来:“背叛?你开什么玩笑,邦弗雷!”

    黄金鸟怒道:“难道不是么?我们是一起执行任务的同伴,你却出手谋害我们……营地被袭击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忘记把你抬着一起离开!”

    教授听了,哈哈大笑起来。

    邦弗雷皱眉道:“营地的红雾袭击……和你有关系吧,教授!不对,你可没本事压制我们这么多人的力量!而且那诡异可怕的红雾,也绝不是你的能力能办到的!”

    “当然不是我。”教授摇头,脸上的狂热之色越发的强烈:“那是神的力量!”

    “神?”邦弗雷哈哈大笑:“一个盗墓的,你居然开始信神了?”

    “为什么不信?”教授咧嘴一笑,表情甚至有些扭曲:“能一下就把你们这么多人制服……难道不是神一样的力量么!”

    海怪忽然开口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加入了这些怪物的行列?从你遇袭被人重伤昏迷的那个晚上?

    还是……

    从一开始,你加入这个队伍,就是别有用心?!”

    邦弗雷却立刻道:“那晚的袭击,是假的吧,教授?而且,居然用精神意识干扰了我们所有人……这样强大的能力,也绝不是你能做到的。”

    “都说了是神灵的力量!你这种渺小的人类怎么可能理解!”教授忽然怒道,然后一巴掌甩在了邦弗雷的脸上。

    这个相貌英俊的贵族一般的男人,脸上顿时就多了五道红红的指印。

    邦弗雷却只是笑了笑,轻轻吐掉了一口血吐沫:“怎么,回到我一个问题都不可以么?我的老朋友?”

    教授身子哆嗦了一下,却抬起手来指着邦弗雷,然后又指向了海怪和黄金鸟。

    “不用废话了!你们都会死,都会死在这里!你们生命的养分,将会被高贵的神灵汲取,成为神灵需要的养料!你们应该为此而感觉到荣幸!”

    说着,教授转过身去,走回了石台旁。

    石台上的灰猫布莱克已经血流如注,口中依然不停的发出凄厉的惨叫。

    教授冷笑了两声,从身上摸出了一枚粗大的长长的铁钉来。

    一手铁锤,一手铁钉,然后对着灰猫布莱克的心脏位置,就狠狠的敲了下去!

    噗!!

    铁钉被砸进了心脏后,躺在那儿的灰猫布莱克顿时身子疯狂的扭动了几下后,直挺挺的就再也不动了!

    他身上的鲜血流的越来越多,空气里充斥着一股刺鼻的血腥气,而原来越多的鲜血流淌到了地上,顺着地面的凹槽注入了那个孔洞之中……

    教授立刻转身跪了下来,跪向中央的那根冲天石柱,口中念念有词说着某种奇怪的语言……

    片刻之后,教授身子一哆嗦,然后闭上眼睛,做出一副畏惧而畏缩的样子,仿佛在倾听某种无声的声音……

    “
怎么可能?!”教授陡然跳了起来!

    他瞪大了那双已经白多黑少的眼睛,疯狂的吼道:“怎么可能没用!!!我是按照一时严格的一步步来做的!!”

    他指着已经死掉了的灰猫布莱克:“他是能力者,他的鲜血应该是有用的才对!!”

    说到这里,教授仿佛脖子被扼住了一般,跪在那儿身子颤抖:“我,我错了!对不起,是我错了!!我,我这就献上下一个祭品!!”

    说着,教授跳了起来,眼神在三人身上来回一扫,就落在了邦弗雷的身上。

    “就你吧,秩序者邦弗雷!你是念力系的,你的血液对于神灵来说是最好的养料!”

    邦弗雷吐了口气,看着走向自己的教授,忽然叹了口气:“我们真的蠢。”

    “什么?”身边的海怪还在试图挣扎绑在身上的绳索:“邦弗雷,你说什么?快想想办法!”

    邦弗雷却不挣扎了,摇头道:“哈维其实早已经看出了问题了。你们还得及,哈维说,挖尸坑去检查死去的佣兵的尸体的人,肯定是内鬼,而且还肯定是能力者么?

    可笑当时我们都觉得我们几个人在一起,都有在场的证明,所以就忽略掉了这个最大的疑点!

    所以……去挖了尸坑的人,是你吧,教授!

    我们都忽略掉了,当时营地里,除了我们几个之外,还有一个能力者,就是你了,教授!

    只是当时大家都认为你已经陷入昏迷,而且躺在那儿不能动弹,所以都没有往你身上去想。”

    看着教授一步步走向自己,邦弗雷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僵硬,嘴里飞快的继续刺激教授,大声道:“而且,你最早加入这个任务就是别有用心吧!

    那天开会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约翰斯特林这个名字,你分明是知道的!但是你却伪装了起来!

    教授,我认识你很多年!你的表情变化,我看得出来!

    听到约翰斯特林这个名字的时候,你在摸自己的衣服纽扣!

    你只有在紧张的时候才会做出这个动作!我们是多年的朋友,我了解你的这个习惯!”

    教授已经开始伸手去解开邦弗雷身上的绳子了。

    邦弗雷声音开始颤抖,却依然还是用言语刺激教授:“从一开始,你就在隐瞒我们所有人……容克!

    看在认识多年的份上!你让我死前能得到一个答案吧!

    为什么!”

    教授咧嘴一笑:“答案?死后去问你的上帝吧!”

    说着,他撕开了绳索,一把抓住了邦弗雷的头发,将他拖到了石板上一扔。

    邦弗雷仿佛全身虚脱酸软,根本无力挣扎,被仍在了石板上,就如同一条死鱼一样。

    他就和已经断了气的灰猫布莱克并肩躺着,然后就看着教授走过来,将灰猫布莱克手脚上的铁钉拔下,然后将尸体提到了金字塔顶的边缘,直接就扔了下去!

    当教授重新走回到了石板旁,邦弗雷却忽然飞快的吼了一声!

    “教授!你其实根本就是那个约翰斯特林!对吧!!”

    眼看教授不说话,邦弗雷眼珠一转,厉声喝道:“就算你不是约翰斯特林!你也一定是和他有关系的人!!”

    “邦弗雷,不必试图激怒我了……你没有任何机会的。

    也不必这么骂我……你们修士会做的恶心的事情可并不少!

    你们修士会历来喜欢捕杀念力着当做你们的粮食!

    今天,也该轮到你去变成神的养分了!”

    邦弗雷满头大汗,勉强挣扎道:“等,等一下,教授,我们可以谈谈……”

    “放弃吧,邦弗雷。你曾经拿别人当做食物和养分。现在你自己变成了食物和养分——很公平!”

    铁锤压着一根钉子已经顶住了邦弗雷的一只手。教授低声道:“看在曾经多年的交情的份上,我会让你死的少一点痛苦。”

    邦弗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恐惧的表情,尖叫道:“黄金鸟!!你还有什么底牌,快用出来吧!!”

    “我,我哪有什么底牌!”黄金鸟怒道。

    “碧池!你不是骗人说狮子立刻杀了你的儿子,所以你才对同伴出手的吗!!

    你他妈的倒是告诉我,你一个扶她,怎么可能生出儿子来!!

    你也是一个别有用心的家伙!

    我不管你还有什么底牌!现在再不用的话,大家就都死在这里了!!“

    黄金鸟一张脸铁青,怒道:“混蛋!!邦弗雷,我……”

    “别演了,我死了就会轮到你!死一个人,我们的力量就少一个!!!”

    邦弗雷扯开嗓子大吼:“还有你,海怪!!!你和这个碧池是一伙儿的!!别让我死掉,这样你们发动的时候,我至少还是一个有价值的帮手!”

    海怪也是面色铁青:“邦弗雷,你胡说!!”

    看着海怪一脸愤怒和茫然的表情,邦弗雷也是一愣,然后忽然狂笑了起来。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居然不知道??

    哈哈哈哈哈!海怪!你他妈的不会是爱上这个老女人了吧!!!“

    海怪的眼睛里居然闪过了一丝挣扎忐忑的目光。

    邦弗雷看在眼里,更是愤怒的狂笑:“妈的!!一群疯子!!!海怪你更是一个蠢货!!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底牌没用!

    你他妈的不会是真的爱上了这个女人,才一路上对她那么关照吧!!

    你这个白痴!!难道你都不知道,她其实根本不是一个女人吗!!”

    ·

    “卧槽,这也太劲爆了吧……”

    趴在金字塔的台阶下,陈诺碰了碰瓦内尔的肩膀,压低声音道:“喂!还救不救邦弗雷?”

    瓦内尔翻了个白眼:“救不救还重要么?就算他今天能活着出去,黄金鸟和海怪也一定会杀他灭口的。“

    “那不救了。”

    “救!灰猫已经死了!如果再少一个邦弗雷,我们这边的力量的更弱了!”

    陈诺看了一眼瓦内尔:“谁说灰猫死了?”

    “都断气了!心脏都被钉穿了!”

    “死的不是灰猫布莱克!这个家伙才是个真正的装狗大师!”陈诺冷笑着,然后一把将刚才从内殿里抓来的那只灰猫提了过来:“蠢货,这才是灰猫布莱克的本体!

    这个家伙擅长的是变形术!

    猫才是他的本体!那个人形的躯体,是他用猫变的!是他的宠物!”

    陈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手里提着的那只猫陡然身子一哆嗦,尖叫了一声:“喵呜”,仿佛整个就炸毛了,但是却被陈诺死死的捏着脖子,怎么都挣扎不开!

    陈诺冷笑了一声,UU看书 www.uukanshu.com忽然跳了起来,大声吼道:“教授!!!”

    这一声断喝,顿时让站在了金字塔顶祭祀台旁的教授一惊!

    可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陈诺已经飞快的一扬手,将一团东西狠狠的朝着教授砸了过去!

    猫:喵喵喵??

    瓦内尔呆住了:“你干什么!!”

    “同伴祭天,法力无边!”

    ·

    【说个坏消息,明天也就是周一,请假,家里有点事情。

    就请假一天,后天恢复更新。

    注意这章是五千两百字,啥意思呢?520呀!

    意思是:请假都是爱你们的样子呀!!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