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224章 【人味儿】

    第两百二十四章【人味儿】

    从营地里冲出来的队伍只剩下了四十多人,包括能力者在内。

    陈诺和海怪走在了队伍最前面开路,将茫茫的雾气之中开出一条可以行走的通道。

    陈诺很谨慎,释放出的精神力制造的气流,仅仅只是将前方的方向开辟出一条宽约十多米的空间来,足够让队伍一路前行,在雾气重新融合之前通过,就足够了。

    邦弗雷在队伍的最末尾断后,而黄金鸟和灰猫布莱克主动在队伍的中间拾遗补阙。如果行走过程中有人掉队,或者是通过的时候雾气融合的速度过快,两人就负责补一手。

    队伍毫无疑问是很狼狈的。虽然常年执行军事任务的佣兵们并没有丢掉枪械,但是带出来的物资就少的可怜了。

    弹药箱全部丢失!物料箱全部丢失!

    少量的淡水,少量的食物。

    瓦内尔的脸色一直很难看,不仅是警惕着雾气中的丛林里未知的危险,更重要的是,所有的设备丢没有能带出来。

    尤其是卫星通讯设备!

    仓促的几分钟逃离时间,根本不可能将设备拆卸装箱的。

    瓦内尔只来得及带出来了两个卫星电话。

    陈诺和海怪两人约好了,每个人坚持半个小时后轮换。

    在陈诺第二次轮换的时候,他看到了佐藤良子已经悄悄的来到了自己的身边很近的地方跟着。

    然后,陈诺意外的看到了一个人。

    那个……土著向导!

    这个家伙居然也活着跑了出来跟在了队伍里。陈诺心中有些意外。

    之前营地大乱,那些佣兵根本就只顾自保的,如果不是瓦内尔的强行弹压和赛琳娜的严格命令,这些家伙甚至连昏迷的教授和那个被俘的狙击手都不想带。

    土著向导身形精瘦,身上还背着一个人——陈诺看了一眼,就认出,是他的那个“灵魂被恶魔收走”的兄弟。

    在地坑里找到的那个。

    这个土著向导仿佛是有意识的靠近陈诺,背着一个人,却有意无意的尽量在队伍里靠近陈诺同行。而且时不时的,还会用目光仔细寻找陈诺的位置,确保陈诺始终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丛林之中的步行前进非常辛苦,队伍里还有伤员存在。

    开始的一个小时,大家还在咬牙坚持,但是时间一长,很多受伤的人开始降低了速度,佣兵们对同伴还算是有情义的,很快,受伤的人里就被同伴中平日里关系比较好的人搀扶着前进,还有佣兵拿出了刀具来劈砍下沿途的树木,弄出树棍来当拐杖。

    但纵然如此,队伍前尽的速度还是慢了下来。

    “不能再这么走了!必须放慢速度!”瓦内尔跑到了前面提醒陈诺和海怪,他沉声道:“我们的队伍越拖越长!刚才有几次,通过的时候太慢,两边的雾气融合,如果不是后面的邦弗雷他们出手驱散了雾气,恐怕就出问题了!我们必须放慢速度!”

    陈诺还没说话,海怪就冷冷道:“天知道这片雾气的面积到底有多大!放慢速速,我和哈维的能力就会消耗的更多,如果在我们的能力消耗完之前走不出这片雾气的话,大家就都会死在这里!”

    空气潮湿而闷热!

    头顶是茂密的雨林树木的树冠,仿佛将天空都遮蔽了…茂密的仿佛不透风的树冠之中,还有丝丝的雾气隐隐的一点点透下来。

    之前瓦内尔曾经试图爬上了一棵大树想找个高点,观察一下地形,但是很快就被办空的红雾给压了下来。

    海怪还在保持着快速前进的状态,陈诺眼看后面的队伍确实越来越长,明显有人已经跟不上了。

    他叹了口气,走到了海怪的身边:“换我吧。”

    海怪看了陈诺一眼:“还没到时间。”

    陈诺脸上淡淡一笑:“到了。”

    “……”海怪凝视了陈诺一眼,然后皱了一下眉头:“好吧。”

    他立刻收回了控制气流流动的精神力,然后退到了陈诺的身后。

    陈诺接替了海怪的位置后,继续行走,但是很明显,他的步伐却慢了下来。

    “……给你喝。”

    身边佐藤良子递来一个水壶。

    陈诺看了一眼,冷冷道:“你自己喝吧,我有水。”

    佐藤良子脸色有些僵,但还是低声道:“我没有下毒!”

    “我说了,我自己有水。”陈诺摇头。

    “你的水壶前会儿给了一个伤员,我看到了。”佐藤良子摇头。

    陈诺边走边看了这个RB女人一眼,佐藤良子拿起水壶先自己喝了两口,然后再次递给陈诺:“放心了吧?”

    陈诺皱了皱眉,不过这次还是接过了水壶。

    几口水下去,干燥的喉咙被清凉的水浸润的感觉,让陈诺松了口气。

    潮湿闷热的雨林里行走,确实非常消耗体力,也非常消耗人体的水分。

    队伍里现在的水已经不多了,仓促逃出来的时候,大家只能携带好随身的水壶,但是大罐的淡水肯定是没带出来。

    至于净水设备,就更不用提了。

    所以陈诺脸上虽然依然看似很沉稳,但其实心中却很明白!

    最多再有两个小时!

    如果再走不出这片红雾,这支队伍恐怕就要严重减员!

    第一波困境,就是必须要抛弃一些重伤的伤员了!

    ·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

    队伍在前行的方向遇到了一片泥潭。大概是之前降水的时候,一片地势低矮的地方行成了一片洼地。

    路过的时候,这里变成了一片泥泞和浅浅的水塘,踩过去的时候,最深的地方水也不过就是吞没了人的脚脖子。

    陈诺和海怪两人检查了确定不是什么能吞没人的泥塘后,就带队通过了。

    可是,在队伍通过了一半的时候,忽然队伍的后面传来了枪声!

    陈诺立刻转身跑了回去!

    死了一个人!

    一个倒霉的佣兵,踩着泥泞走过的时候,惊动了一条蛰伏在泥泞之中的森蚺!

    这条灰褐色皮肤纹路的森蚺蛰伏在泥泞之中,很好的躲避了佣兵们的视线,然后袭击了一个佣兵。

    这个倒霉的家伙被森蚺飞快的卷成了一团,然后惨叫着挣扎着,周围的佣兵上去试图撕扯,但是一条成年的森蚺的卷曲力量足够折断一个成年人的全身骨头了!

    最后当佣兵们终于开枪……

    队伍慌乱了好一会儿后,死透的森蚺仍然保持着卷曲那个佣兵的姿态,同伴们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这个家伙拖出来的时候,这人已经只剩下微弱的气息了。

    他身上也不知道多少骨头断掉了,连惨叫的力气都不剩下多少了。

    “没救了。”跟在陈诺身边的那个土著向导看了一眼后,低声嘟囔了这么一句,就摇摇头背着自己的兄弟走开了。

    若是在平常,这么重的伤,赶紧送回去小心治疗,还有几分希望。

    但是现在……

    几个佣兵大概和这个倒霉的家伙平日了关系很好,还有人试图提议弄担架把他抬着走。

    瓦内尔过来看了一眼后,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摇摇头也走开了。

    这个时候阻止这些脑子里被恐惧,愤怒,不安,还有兔死狐悲的情绪充斥的佣兵,实在不是什么聪明的举动。

    陈诺回到了队伍的最前面继续前进。

    半个小时后,佐藤良子来到了陈诺的身边,低声道:“那个人……死掉了。”

    “嗯。”

    “他的朋友想挖坑掩埋尸体。”

    “嗯。”

    “但是被人阻止了。赛琳娜说我们没有时间停下来。”

    “嗯。”

    “哈维先生。”佐藤良子低声道:“我们能走出这片浓雾么?”

    陈诺这才看了这个女人一眼:“你有这个力气说话,不如替代我开路,让我休息一会儿。”

    “……好。”

    开路是一个技术活儿。

    首先操控气流驱散雾气就是一个非常考验对精神力掌控的精细度的活儿。

    劲儿使小了,通道宽度不够,后续通过的人很快就要面临两边雾气融合。

    劲儿使大了……那么就是浪费力量,坚持不了多久。

    而且,一边开路,还要负责确定前进方向,免得在丛林里迷路或者兜圈子。

    没有经验的人,若是不懂得辨认方向,在一片茫茫丛林里行走,很容易走出一个圈子,走了很远之后最后又兜了回来。

    这就是所谓的鬼打墙。

    这也是陈诺为什么对那个土著向导跟在自己身边很近,却乐见其成的原因——他一路上,都会时不时的和这个土著向导聊几句,同时确定方向。

    在这片雨林里,什么野外生存经验仿佛的佣兵,都比不上这种一辈子都生活在雨林里的土著!

    不过佐藤良子在接替了陈诺后,她居然做的很不错。

    陈诺不动声色的跟在佐藤良子的身边,同时帮她境界着周围的浓雾,以面忽然窜出个什么危险的野兽什么的。

    心中却对佐藤良子的实力评估,又上了一个台阶。

    佐藤良子替代陈诺开路,坚持了大约半个小时。陈诺就很快重新换下了她。

    佐藤良子看上去还有余力,不过陈诺并不打算强行压榨这个女人——目前看来,这个队伍里,对自己表现出善意最大的,就是佐藤良子了!

    留下一个对自己善意最强的同伴,保存实力,才是聪明的举动。

    陈诺又坚持了半个小时后,再次换上了海怪。

    这个时候,距离从营地里逃出,已经过了快三个小时!

    “必须停下来休息了!”瓦内尔跑了过来,脸色很难看的提醒陈诺等人。

    这个家伙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了——闷热潮湿的环境,太容易让人出汗了。

    他脸上也是油腻腻的感觉,只是嘴唇却已经有些干涸,显然水分消耗的非常大。

    “后面有人坚持不住了,我们必须停下来休息一下。”

    “那就只能放弃重伤的人了。”海怪依然不近人情的冷冷拒绝:“我们不可能停下来!”

    瓦内尔脸色一沉:“海怪先生!现在是我来指挥!”

    海怪的脸色也不好看:“那你就更应该清楚现在的情况!”

    “好了!”陈诺开口道:“不必争论了。”

    他看了一眼海怪:“停下来休息吧,五分钟!”

    “……”海怪皱眉看陈诺。

    陈诺叹了口气:“休息的五分钟,我来维持力量消耗。”

    海怪冷笑道:“
大脚先生,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么一个仁慈的性子?”

    陈诺摇头,看了海怪一眼:“这些佣兵……我们需要他们!”

    海怪终于不说话了,摇摇头走开,在旁边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休息。

    队伍总算是停下来休息了。

    虽然只有短短的五分钟。

    陈诺释放着精神力触角,四面八方的扩张开来,操控空气流动,不停的驱散周围弥漫过来的雾气,小心的给队伍支撑出一片安全的“结界”。

    队伍里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疲惫和沮丧。

    水已经喝的差不多了。

    一些佣兵已经轮流使用一个水壶,而且还是有意识的节水,一个水壶被几个人轮流分配,每个人都只能喝上一小口。

    休息的时候,队伍里又死了一个重伤员……是之前在野兽袭击之中,这个倒霉的家伙被一头美洲豹扑了一下,胸前的肋骨断裂了。

    显然是肋骨戳进了内脏里,引发了内出血,坚持到此刻,终于断了气。

    疲惫,干渴,恐惧,加上同伴的死亡,让队伍的士气跌落到了谷底!

    ·

    休息的时候,几个能力者聚集到了一起,就在陈诺的身边,六个人站成一圈开始了自发的商议。

    “我们得想个办法了,这么走下去不行。”邦弗雷最先开口。

    陈诺看了这个家伙一眼,发现灰猫布莱克和黄金鸟,还有海怪都不说话。

    他立刻明白,这几个家伙看来已经商议过了。

    “如果是我们自己走的话,以我们的能力,我们可以一边驱散浓雾一边撤离,而且……速度会被带着这些普通人的队伍,要快很多!”

    “是的,那样我们跑出这片浓雾区域的可能性会很大!”

    “这样下去,我们被这些普通人拖累了!”

    “瓦内尔可以带走!他是章鱼怪的人……我们带走他,就算是对章鱼怪有交代了。”

    “同意。”

    听着这些冰冷的对话,陈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那么你的意思呢?哈维?”邦弗雷最后询问了陈诺。

    陈诺想了想,缓缓道:“你们确定,抛弃掉这些佣兵,自己就能走出去?”

    “当然,我们的力量现在都耗费在了保护他们这件事情上。”灰猫淡淡道。

    “所以,你们觉得,这些佣兵是普通人,现在变成了累赘?”

    “是的。”

    陈诺叹了口气:“先生们,我不否认你们说的有道理,不过,你们想过没有,这片诡异的浓雾,到底是什么力量弄出来的?

    我可不认为这是大自然的造物!

    而且,虽然我不是什么科学专家,不是什么雨林气候专家。

    但是我可没听说过,亚马逊雨林里,存在这种魔鬼一样的红雾!

    能让人吸入雾气后,就变成杀戮的疯子——这种雾气,我可没听说过!

    我们面对的是一个至今为止仍然潜伏在幕后的对手,对方肯定也有超凡的能力!”

    “说重点,哈维先生!”海怪冷冷的打断了陈诺。

    “我的重点很简单,我觉得我们还需要这些佣兵。”

    “需要?需要他们做我们的累赘么?”黄金鸟不满的嘟囔。

    邦弗雷叹了口气:“哈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们之前或许是需要这些佣兵。

    但是你很清楚,我们大家都很清楚一点!

    他们只是普通人而已!在这支队伍里,我们之前需要这些佣兵,是为了执行这次的委托任务,我们需要这些人充当运输工具,需要这些人帮我们探路,帮我们搭建营地,帮我们运输物资和给养。

    甚至如果是正常搜索的话,这些人也可以帮助我们做很多工作,探索很多区域。

    但归根结底,他们只是一群苦力而已!一群工具!

    真正的,遇到战斗的话……他们只是普通人!根本帮不上我们什么忙的!

    而现在,他们的作用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我们也不需要那些了。在危险的关头,我们已经不需要继续执行这个见鬼的委托了!我们现在的第一目标,是先保存自己的安全!”

    陈诺没有反驳邦弗雷的话。

    他承认邦弗雷说的话虽然很混蛋……但却是事实。

    但陈诺依然没有认同这种观点。

    不是陈阎罗心软太过善良,更不是陈阎罗太圣母白莲花。

    而是……

    哪怕是在上辈子,陈诺也是自己带着人组成了自己的小团队,带着一群精神病儿童组成的阎罗团伙。

    他很少愿意和其他的异能组织打交道,甚至于,除了自己的团队之外,他在地下世界,也没有一个异能人士朋友!

    就是因为,他总觉得,这些异能者,其中大部分,或许实力出众,或者能力天赋惊人……

    但是,这些人,其中相当的大多数,身上缺少了一个东西。

    人味儿!

    ·

    人类之所以是人类,人类之所以是一个文明。

    其实有个关于考古学的很有趣的故事。

    这个故事,关于文明。

    在某个发掘的遗迹里,找到了一个远古时代人类的遗骸,其中有一条大腿骨。

    考古学家判断后,发现这跟大腿骨曾经折断过,后来慢慢愈合的痕迹。

    远古时代人类以捕猎和采集为生,生产力极其落后。

    一个大腿骨断裂的人,肯定是失去了所有的生产能力的。但是这么一个人,居然能在重伤后,缓缓的愈合恢复……这只能证明一件事情:这个人被同伴照顾下,存活了下来,直到康复!

    懂得照顾族群之中,弱小和病弱的存在!

    这就是,人类和野兽之间,最大的区别!

    这就是……文明!!

    ·

    很多所谓的人上人,或者是很多异能者,因为自己的能力的存在,已经渐渐的开始行成了另外一种思维……

    他们开始逐渐的将普通人,不当成自己的同类了,而是当成了……

    蝼蚁,韭菜,工具,炮灰……

    不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陈诺都并不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

    因为,没人味儿!

    ·

    争论很快就结束了——事实上陈诺并没有和他们争论什么。

    几个能力者眼看陈诺并不出声反对,但是也感觉到了陈诺的不认同。

    交谈到了最后,海怪代表其他能力者做出了决定。

    “最多到今晚!哈维!这是我们几个人达成的共识。

    最多到今晚,如果还走不出这片浓雾的话,我们就会自己离开。

    到时候,你是否愿意跟我们一起走,还是留在这个队伍里当保姆,你可以自己选择。

    留到今晚,是我们对章鱼怪表达的最后的尊重。”

    陈诺没有说什么。

    休息结束之后,队伍重新出发。

    短短的五分钟休息,在拖拖拉拉之中,其实停留了有十分钟左右。

    这一次,海怪没有催促和焦躁,而是冷冷的看着那些或者体力耗尽,或者受伤的佣兵们慢吞吞的动作。

    赛琳娜厉声呵斥动作缓慢的佣兵的时候,邦弗雷等人也只是抱着膀子在一旁冷眼旁观,并不开口。

    ·

    距离天黑已经不远了。

    浓雾的丛林里,放眼看去,天空,四面八方,都是那种绯红色的雾气。

    这种颜色看久了,实在会让人生厌,而且心中越来越烦躁。

    队伍里的普通人佣兵并不知道,队伍里的那几个中坚力量已经做好了决定,天黑的时候走不出这片雾气,就会抛弃掉他们。

    佣兵们上路的时候,队伍里偶尔可以看到有佣兵拿出挂在脖子上的十字架亲吻,默默的祈祷着上帝保佑。

    可能是上帝真的听到了这种祈祷……

    一个小时后……

    “UU看书 www.uukanshu.com我们走出来了!!!!”

    面前是一条清澈的河流,河水奔流,对岸依然是茂密的雨林丛林。

    放眼看去,苍翠葱郁。

    而身后的雾气已经渐渐的淡了下去!放眼看去,前方已经一片葱翠!

    这片诡异的红色雾气,终究是走出来了!

    几个激动的佣兵奋力的跑到了队伍前列,扑腾到了溪水旁,然后跪在地上仰天嚎叫。

    ·

    【来点月票吧,求求了~

    邦邦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