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213章 【大瓜】

    第两百一十三章【大瓜】

    庄园的草坪上已经被清理干净,偌大的草坪中央,还用白色的石灰画下了巨大的“H”符号。

    此刻是当地时间下午两点左右,一架明显是军用的运输直升机缓缓从远处儿来,然后是第二架,第三架,呈现三角形飞行编队。

    钢火佣兵队的士兵们飞快的动作起来,将准备好的各类物资开始装载。

    而瓦内尔而带着这次行动的七名能力者,登上了第三架运输直升机。

    这架轻型的运输直升机可以乘载十名乘客,空间极大,除了瓦内尔和七名能力者外,那个美丽而野性的佣兵队长赛琳娜也登上了这架飞机。

    各位能力者们登机的时候,都没有带太多的个人物品,每个人都只带了随身的包或者皮箱。

    陈诺注意到,那个教授算是带的东西最多,提着一个小型的皮箱子。

    而带的东西最少的,则是自己和那个佐藤良子。两人都是只是背了个双肩背包。

    根据瓦内尔的介绍,一些丛林里需要的物资和装备,他们都已经有所准备并也会提供,不需要自己携带。

    直升机缓缓起飞,在巨大的噪音中,飞行离开了庄园。

    坐在直升机里,陈诺看着地面上远去的庄园,看着远处的地平线,看着地面上轮廓清晰的里约热内卢市区……

    “我们要飞多久?”

    陈诺大声的问瓦内尔。

    瓦内尔同样大声回答道:“天黑之前就能到!”

    陈诺坐在机舱的最外侧,身边紧靠着的是佐藤良子。

    这个胖乎乎的日本女人似乎有点紧张,她的那双小眼睛已经瞪圆了,却仿佛不敢看外面的风景和地面,坐了会儿后,忽然就拉开了背包的拉链,从里面抓出一肉干来,撕开包装袋口,送到嘴边狠狠的一口口咬下去,每一口都咀嚼的非常用力。

    “第一次坐直升机?”陈诺看了这个女人一眼。

    佐藤良子不回答,只是干脆闭上了眼睛,发狠的用力咀嚼,但是捏着肉干的双手切已经攥紧了。

    “放松点,第一次都是这样的,过会儿习惯了,你就会觉得这种感觉还挺不错的。”

    佐藤良子睁开了眼睛,用日语大声回答:“哈维先生,我觉得你说的话,用词很糟糕,给我一种背德的感觉!”

    ·

    显然,这三家运输直升机,是章鱼怪组织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找的巴西军方借用的。

    陈诺注意到,直升机的飞行员都是巴西军方的人员,穿着军服。

    打量了一圈后,陈诺注意到,机舱里其他的人似乎也在暗暗观察。

    陈诺的眼神无意之中和邦弗雷触碰了一下,这个带着贵族气息的男人淡淡一笑,温和的对陈诺点了点头。

    陈诺也抱之以微笑。

    不过在心中,陈诺却对这个秩序者始终带着三分警惕。

    毕竟,这个貌似很优雅的男人,还有一个身份,他是巫师所在的“修士会”的核心成员。

    教授仿佛很适应飞行,上飞机后就闭目养神,他随身携带的那个皮箱子就被他轻轻踩在脚下。

    而灰猫布莱克,双臂里抱着他的那只猫。

    那只灰猫仿佛很温顺,并没有被飞机发出的巨大的发动机和螺旋桨噪音惊扰,而是很安静的趴在这个家伙的怀里,任凭布莱克的手在猫背上轻轻的顺毛。

    黄金鸟伊莉莎仿佛是巧合一般的坐在另外一侧的最外面——没有一个能力者愿意和她并肩坐。所以坐在她身边的是瓦内尔。

    最安静的则是那个“海怪”。

    这个家伙似乎一直都一言不发,安静的仿佛一个哑巴。

    陈诺发现,这个家伙甚至没有和任何同伴有过哪怕是眼神的交流,显得很孤僻的样子。

    好吧,估计他自己也会觉得有点尴尬吧。

    原本是内定的带队者,最强者。

    结果中途补位进来一个掌控者大佬太阳之子。老大变成了老二。

    坐在飞行员副驾驶位置上的是赛琳娜,这个女佣兵一边仔细的观察着飞行的状态,时不时的还会和飞行员交流飞行路线,偶尔还会用对讲机和其他两架飞机联系。

    渐渐的,陈诺干脆闭上了眼睛,开始养神。

    ·

    快天黑的时候,飞机降落了。

    一个村庄外划出的降落地点。

    因为地形受到了局限,陈诺等人的飞机降落后就立刻飞走,然后空出降落点来,让后面的两架飞机轮流下来卸载人员和物资。

    下了飞机后,陈诺第一时间走到了一棵树下,摸出烟来点燃,吸了一口。

    看的出来,这是一个小村落,远处就是一条宽阔的河流,视野的远方,就是茂密的丛林覆盖,一眼看不到边际。

    “很漂亮,不是么?”

    陈诺眉毛一挑。

    走到身边来主动搭话的居然是那个邦弗雷。

    陈诺想了想,笑道:“是很漂亮。”

    “第一次来雨林?”

    “……”陈诺没回答,只是看了邦弗雷一眼。

    邦弗雷也没有追问的意思,仿佛就是随口寒暄感慨了一下,然后看了陈诺手里的香烟:“可以给我一支么?”

    陈诺笑了笑,把烟盒和打火机递了过去。

    邦弗雷接过,抽出一支点燃,把烟盒还给了陈诺。

    然后他低声道:“你说,我们这次找的地方,到底会有什么东西,让这些章鱼怪的人如此重视?”

    陈诺没回答,只是神色淡淡的,却扭头看了看不远处:“这个问题恐怕要问专家了。”

    说着,他提高了声音:“教授。”

    教授也朝着两人走了过来,不过他却是自己摸出了一个烟斗来抽。

    邦弗雷笑了笑,把问题重新说了一遍。

    教授却耸耸肩膀:“我从来不做没有意义的猜测,反正找到那个地方,一切就有了答案,不是么?先生们。”

    邦弗雷笑了笑,然后转身先离开了。

    教授看着走开的邦弗雷,伸手拍了拍陈诺的肩膀:“很快就有答案了。”

    说着,他也笑眯眯的走开。

    陈诺皱眉看着先后离开的两人,眼神里划过一丝古怪。

    ·

    这次行动的规模,要比陈诺预料的更大。

    整个村子都被钢火佣兵团给占据了。

    他们在村子外已经准备好了一个营地。

    陈诺粗略看了一下,营地里的钢火佣兵队,大约有一百名。

    在装卸物资的时候,这些佣兵除了一些枪械弹药之外,还携带了不少炸药,甚至是重武器。

    陈诺甚至看到了两台机枪,还有一台小型的榴弹炮。

    营地里搭建好的一大片军用帐篷。

    不过幸好,今晚陈诺等人还不用住帐篷,瓦内尔让人在村子里租用了两套民房。

    不过这种破旧的民房,和之前两天住的庄园比起来条件要差的太远了。

    陈诺看到瓦内尔和那些皮肤黝黑的当地土人交谈了好久,然后走了回来。

    “怎么了?”

    站在房子外,陈诺直接迎了上去:“我们今晚是要住在这里吧。”

    “当然,在这里要调试设备,尤其是通讯设备,还有和卫星进行连接。

    不过好消息是,我们今晚还可以不用吃那些难吃的军用单兵口粮,和我村子里的人买了一些吃的。烤鳄鱼干。”

    瓦内尔咧嘴一笑。

    陈诺撇撇嘴:“我宁愿吃单兵口粮。”

    同样站在房子外看着远处丛林发呆的佐藤良子立刻也走了过来。

    “你们在说什么?”

    陈诺用日语回答道:“在聊瓦内尔先生为我们准备晚餐,今晚的晚餐时鳄鱼干。”

    佐藤良子立刻露出颇有兴趣的样子。

    陈诺却笑着摇头:“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吃那种东西。”

    “为什么?”

    “如果你不想长寄生虫的话。”

    佐藤良子立刻吓的缩了缩脖子——不过看她的眼神,还是有点跃跃欲试的样子。

    ·

    几个士兵正在忙碌的将装在防水箱里的物资搬运下来。

    赛琳娜则冷冷的站在一个帐篷里,眼神不时的扫过周围,同时飞快的和身边一个负责通讯的佣兵交流着什么。

    陈诺走过来的时候,赛琳娜只是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这个女人穿着作训服,但是上半身只穿了一件紧身的背心,展露出骄人的身姿。

    陈诺笑眯眯的走近:“有时间聊几句么,赛琳娜小姐。“

    “没有。”赛琳娜冷冷道:“我在工作。”

    “我只想了解一些情况。”陈诺飞快的看了一眼放在桌上摊开的一张地形图,上面用笔勾画出一些图案。

    赛琳娜并没有阻止陈诺看地图——事实上,在出发之前,地图已经发放到每个人的手里了,人手一份。

    “你想问什么?”赛琳娜仿佛很不耐烦,但是却耐着性子冷冷道:“我在工作!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快点问。”

    “这是我们即将行走的路线么?”陈诺指着地图上标记的符号。

    “……你手里的地图已经标明了,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好问的。”

    “那么……那些榴弹炮是用来做什么的?那些重型武器。”

    “只是正常的装备。”

    “你们携带的军火足够完成一次小型政变了。”陈诺吹了一声口哨:“我们难道要和什么人交战么?难道是丛林里有什么军队?我可不认为对付一些拿着长矛和吹箭的土著,需要用到榴弹炮。”

    赛琳娜冷冷看了陈诺一眼,并没有回答,然后走过去先和负责通讯设备的那个佣兵低声说了两句什么,陈诺听清楚了,似乎是在确定什么坐标位置。

    这个时候,赛琳娜才转过身来,用冷漠的语气道:“武奇,只是为了预防万一,保护你们,还有我们的雇主们的安全。这个回答可以让你满意了么?”

    陈诺笑了笑,然后手指在地图上划了划,指着一个位置:“你刚才和通讯员说的是这个位置么?”

    “你听得懂军事术语?”赛琳娜皱眉。

    “一点点。”陈诺浅笑。

    “……好吧。”赛琳娜深吸了口气,缓缓道:“根据这次计划,我们已经在三天前派出了二十名士兵组成的先遣队出发了,他们此刻已经抵达了丛林深处,距离我们大约两天的路程,并且在哪里给我们打好了前站。


    说着,赛琳娜不客气的继续道:“为了给你们这些尊贵身份的雇主们确保这次旅程的安全,我的人现在正在丛林里给你们开路。

    哈维先生!我的回答足够让你满意了么?”

    陈诺故意眯着眼睛笑了笑:“你知道我的名字?”

    “当然,你们每一个人的名字我都牢牢记住了。这是我的工作。”赛琳娜冷冷道:“也包括你在内。

    哦对了,不止名字!还有你们每一位的简单的资料,以及性格特点。”

    “哦?你看到的资料,对我是怎么描述的?”

    赛琳娜目光冰冷:“贪财!以及,好色!”

    “还真是糟糕的资料。”陈诺故意叹了口气,然后笑道:“那么,最后一个问题,赛琳娜小姐。”

    “说!”

    “晚上有时间一起喝一杯么?”

    “……滚出我的视线!如果你需要女人的话,可以去村子里看看!”

    ·

    陈诺带着无奈的苦笑走出帐篷的时候,刚好和外面走来的瓦内尔迎面相遇。

    “怎么样?被拒绝了?”瓦内尔哈哈一笑,然后看着陈诺无奈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要有耐心,我的朋友。”

    离开了帐篷走开后,陈诺眼神里的无奈和脸上的苦笑迅速的收了起来。

    ·

    回到了住处,晚餐很快就准备好了。

    不止陈诺,其他几个人也都表示对烤鳄鱼干没有兴趣。

    尤其是本地村子里土著晾晒出来的鳄鱼干,看着就很没有食欲的样子。

    甚至连其他的食物,大家也都没有触碰,而是老老实实的拿出了单兵口粮来加热。

    唯一受到所有人欢迎的,是一瓶从庄园里带出来的威士忌——这瓶酒是邦弗雷今天从庄园餐厅里带出来的。

    就连佐藤良子也好奇的品尝了一小杯,然后一张胖脸就红彤彤的了。

    “先生们,为了这次的合作,干杯,希望我们这次的组队,大家能够团结,并且友好的完成这次任务。”

    “对,共享奖金。”

    邦弗雷显然是一个颇有亲和力的人,在他的带动下,气氛就融洽了很多。

    就连那个孤僻的灰猫,也脸上多了一丝人味儿。

    黄金鸟最后也加入了圈子,这位老太太也倒了一杯酒:“我可以承诺,这次合作,我不会做出任何违背规则的事情,你们可以信任我。”

    第一个和黄金鸟碰杯的依然是邦弗雷。

    陈诺和佐藤也最后加入。然后是教授和灰猫。

    唯一一个始终没有说话的依然是“海怪”。

    这个外貌和外号严重给不相符的强者,直到众人吃的差不多了,才忽然起身站了起来:“各位,我先回去休息了。”

    “布鲁诺,你不一起喝一杯么?”邦弗雷笑道。

    “不了,等任务完成,能活着回来后,再举杯吧。”

    海怪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很快就离开了。

    气氛顿时就有些冷了下来,邦弗雷抚额叹了口气:“好吧,虽然是实话,但多少有点不适合此刻的气氛。”

    啪。

    教授把喝完酒的酒杯倒扣在了桌面上,也起身道:“好了,晚餐完毕,我也回去休息了,明天开始就要干活了,不休息好可不行。”

    说着,老头看了看所有人,目光在扫过陈诺的时候,仿佛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

    陈诺的房间安排在了村子口靠近营地的一栋民房。

    这种破烂的民房,比帐篷也强不了多少。

    晚上的闷热的天气,让陈诺汗流浃背,他拿出驱虫喷剂,在房间里喷了好久,然后看了一眼脏兮兮的床……想了想,干脆从今晚下发的物资里拿出了吊床来装上,然后翻身趟了上去。

    挂在墙壁和柱子上的吊床,让陈诺舒服的叹了口气。

    他闭上了眼睛。

    凌晨一点左右的时候,陈诺准时睁开了双眼。

    精神力缓缓的展开,先检索了一下自己住处的周围。

    房间周围并没有什么动静。

    这栋民宅里除了陈诺自己,还有佐藤良子和黄金鸟两人。其他人则住在别的房子。

    陈诺如狸猫般轻盈的跳下吊床,然后无声无息的推开了窗户,身子轻轻的翻越了出去。

    夜幕之下,村落旁的营地里还亮着光,隐约的可以看见有佣兵团的士兵在巡逻。

    陈诺的身子沿着树下缓缓的往村子的反方向而行,飞快的穿过一小片丛林,然后来到了那条河边。

    来到了河边后,陈诺才放缓了脚步,然后看着河边不远的一棵树后,缓缓的转出一个人影来。

    “我还以为你不一定会来呢。”

    “我这个人好奇心一向很强烈。”陈诺缓缓走近,同时摸出烟盒来,从里面抽出一张小纸条:“……何况……是你对我发出的邀请啊,邦弗雷先生。”

    树下,邦弗雷笑了起来。

    陈诺缓缓走到了两人距离还有两三米的地方停下了,他冷静的看着邦弗雷脸上的表情,却故意语气凝重,沉声问道:“今天抽烟的时候,你往我烟盒里塞了这张纸条,邦弗雷。这么晚的约我到这里密谈,你想和我聊些什么呢?

    先说明,无聊的话题,我是不会感兴趣的。”

    “当然,我的话题一定会让你觉得有趣的。”邦弗雷笑了笑,然后,他压低了声音,缓缓道:“比如……提醒你,小心教授,这个话题,是不是很有意思?”

    陈诺眉毛一挑:“我以为你和教授是朋友。”

    “当然是朋友。”邦弗雷摊开双手,语气很轻松:“但是,当发现这位朋友,对我有所隐瞒的时候,我也只能收回对他的信任了。”

    陈诺心中一动:“隐瞒?教授隐瞒了什么?”

    “他对我们所有人都隐瞒了。”

    “到底是什么?”

    “那个不列颠探险家,那个约翰·斯特林。”邦弗雷笑道:“今天在会议室里看资料的时候,他就开始对我们有所隐瞒了。”

    “比如呢?”

    “比如……他其实今天并不是第一次听到约翰·斯特林这个名字。”

    “你怎么知道?”陈诺皱眉。

    “……我就是知道。”邦弗雷却不肯细说了,而是直截了当提出了一个邀请:“怎么样,哈维,合作么?这次旅行的任务,我们可以合作。”

    “合作什么呢?”陈诺故意有些疑惑的样子:“难道你要图谋章鱼怪手里的东西?这可不是什么聪明的举动!”

    “不不,我可没有那种心思。我说的合作的意思是……”

    邦弗雷叹了口气:“就是字面意思!在这次任务之中,遇到未知情况或者危险情况的时候,我们彼此可以把对方当做可以信任——我是说,真正的信任的,那种伙伴!

    这个盟约,直到这次任务结束之前,都有效。

    怎么样?哈维?”

    “我凭什么相信你呢?”陈诺故意表现出很多疑的样子。

    “那么,我再免费奉送你一个消息,如何?”

    “……你说。”

    “我想,你一定是打算和黄金鸟那个女人结盟吧。

    她杀死了狮子卢克,结果理所当然的被大家排挤……然后,从今天在会议室里,你就选择和她坐在了一起。

    你是想趁着她被孤立的时候,和她结盟对么?”

    不等陈诺说话,邦弗雷就笑了:“小心这个女人吧!我免费奉送的消息就是……狮子卢克,并没有杀死过她的儿子!

    因为,黄金鸟,根本就没有儿子。”

    陈诺皱眉:“你怎么能确定?一个人,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私生子,并不奇怪吧。何况是常年行走在地下世界中的人为了安全或者躲避仇家,有一个秘密的儿子,也不算什么奇闻。”

    “秘密的有个儿子当然不算奇闻。”邦弗雷叹了口气:“可惜,黄金鸟是不可能有儿子的。”

    “?”陈诺疑惑的看着邦弗雷。

    “我们修士会,在欧洲拥有足够广泛的势力和影响力,也有足够悠久的历史。这些都足以让我们知道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陈诺冷冷道。

    “……那么我换一个直接点的说法,比如……

    这位黄金鸟女士……

    她在十三岁之前,UU看书 www.uukanshu.com还是一位男士。

    这个回答够明白了吧。”

    卧槽!

    陈诺无意中吃了一个大瓜啊。

    沉吟了片刻,陈诺皱眉道:“为什么是我?为什么选择找我结盟?”

    “排除法,哈维先生。教授有问题!黄金鸟也有问题。那位来自RB的小姐看上去就不太可靠的样子。至于灰猫,他这个人太过古怪,不好接触。猫可从来都不是忠诚的象征。

    至于海怪……他和我们修士会有一点点小小的过节。

    所以……你是我排出后的人选,哈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