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请假1天】

  (二合一章)

  ·

  第一百三十七章【上瘾了?】

  西城薰直到后半夜才昏昏睡去。毕竟还只是十六岁半的少女,今天忙碌了一天,晚上又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在最初的精神绷紧后,渐渐确定了这个年轻的男人并不会伤害自己后,精神一旦松弛下来,困意上涌,就终究忍不住渐渐合上了眼睛。

  女孩是睡在客厅沙发的。

  陈诺还算好心的扔给了她一个枕头和一条毯子。

  是的,没错。

  陈阎罗当然是睡柔软舒服的大床了。

  这个小蓝莓,就让她睡沙发好了。

  ·

  半夜的时候,西城薰不是没想过偷偷逃跑。

  可明明等了好久,听着房间里里的陈诺已经睡熟,呼吸都已经又沉又稳了。少女蹑手蹑脚的下了沙发,光着脚悄悄走向门口的时候,才走了不到两步,就听见身后传来陈诺冷冷的声音。

  “你若是敢去开门,就打你一百下屁股,我说到做到。”

  女孩的身子顿时僵在了那儿,低声道:“我……我只是上洗手间。”

  陈诺不再说话了。

  西城薰扭头看去,卧室的房门是没关的,床上的陈诺翻了个身子,仿佛已经再次睡去。

  又看了看近在咫尺的房门,就只有几步远……但西城薰终究还是不敢。

  叹了口气,转身回到沙发上躺下,小小的身子缩成一团,然后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会儿,终于渐渐睡着。

  ·

  天亮的时候,陈诺早早的醒来。

  洗漱完毕后,陈诺走出卧室来到客厅,站在沙发旁盯着躺在那儿兀自还在沉睡的女孩看了会儿。

  “可以了,我知道你已经醒了。”陈诺有点好笑的看着女孩,西城薰装睡的本事实在拙劣的很,眼皮和睫毛轻轻颤抖,被自己盯着看了一会儿,连呼吸都有点紊乱。

  说完,陈诺就不理会女孩的尴尬,走回到房间里,拿起在东京买的一个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一个小时后,有人敲门。

  陈诺去开了门,然后回来的时候,提着一个很大的纸袋子。

  陈诺把纸袋子扔进了里面卧室,然后对西城薰道:“你的换洗衣服,自己进去换上。”

  “……”西城薰无言的默默起身,进了房间,并没有把房门关上反锁……

  其实反锁不反锁,没太大意义。对于这个神秘男子的强大能力而言,酒店里的门锁,不过就是个摆设,如果这个家伙真的想对自己怎么样的话,屈屈一道门锁也拦不住他。

  打开纸袋后,看了一眼里面的衣服,西城薰秀气的脸蛋上浮现出一片红云来。

  里面是两套干净的外衣,体恤衫,卫衣,牛仔短裤。

  还有两套女孩子的贴身内衣——小码的。

  “样式真丑,好土……”

  西城薰不满的撇了撇嘴角。

  其实这些衣服看得出来都很贵,上面还有标牌,都是一线顶级品牌。

  但样式……确实有一点不太符合西城薰这个年纪。

  甚至内衣的样式还有点诱惑的意思。

  内衣外衣,都有点偏成熟的。

  ·

  换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陈诺已经叫好了早餐。

  吃早饭的过程里,西城薰心中赌气,一句话不说,陈诺自然也不搭理她,拿起和早餐一起送来的一份报纸,就边看边吃。

  早餐完毕后,陈诺放下了报纸,看了一眼坐在那儿无聊发呆的西城薰。

  “你收拾一下,我们出门。”

  “啊?”

  “啊什么,我的日语你听不懂么?”

  “你不是说三天不许出门吗?”

  “计划有变。”

  “为什么?”

  陈诺耸耸肩膀:“我高兴。”

  西城薰咬了咬牙,看了这个可恶的家伙一眼,默默的起身走进里面的洗手间去梳头了。

  ·

  出门的时候,走到了酒店大堂门口,就有两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在恭恭敬敬的等待着。

  陈诺和西城薰两人一先一后的走出来,陈诺双手插着兜走在前面,西城薰低着头一脸不情愿的表情走在后面。

  两个黑西装男人立刻低头,九十度鞠躬。

  “先生……”

  年长的黑西装立刻快步走到停在酒店门口的一辆黑色宾利车旁,拉开车门。

  陈诺面无表情上了车,身后的西城薰的眼珠子一下就瞪圆了!

  虽然这几年日子过的比较辛苦,但宾利这种超豪华的顶级轿车,她还是认得的!而门口的这两个穿黑西装的跟班模样的家伙,脸上恭敬而严肃的表情,也让西城薰隐隐的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看什么看?上车啊。”陈诺坐在车里,皱眉道。

  “……”

  西城薰咬了咬牙,只好坐了进去。

  车门关上后,两个黑西装也上了车,一个充当司机,年长的那个坐在了副驾驶上。

  “先生,我们去哪里?是去公司么?”年长的黑西装回头恭敬问道。

  陈诺想了想,往座位上一靠,淡淡道:“去秋叶原。”

  “是!”

  宾利车稳稳的行驶之后……

  “你……到底是什么人?”西城薰坐在车里,忍不住侧头看陈诺。

  陈诺根本不搭理她,只是低头拿起手机来玩起了贪吃蛇。

  西城薰没好气的往座位上一靠,扭头看着窗外。

  这个家伙……看着这个架势……

  两个穿黑西装的跟班,一看气势就不是普通人家。

  而且这么一辆宾利车……

  他……难道是什么财阀里的公子?

  呸!

  财阀里的公子,怎么回去秋叶原?那不是宅男才回去的地方吗!

  ·

  秋叶原这个地名,在普通人的认知里,不过是一个电器售卖的商业区。

  但是在宅男二次元的心中,则是一块近乎于圣地的地方了。

  一个上午的时间,陈诺就在秋叶原带着西城薰,兴致勃勃的逛了不知道多少家手办模型店,电器店,电玩店。

  这个逛街的模式非常有趣。

  陈诺走在最前面,西城薰低头跟在身后,而那个年长的黑西装走在最后。

  陈诺负责双手插兜,仿佛漫不经心的到处游荡,看见有兴趣的什么模型手办之类的东西,就随手一指,让店员拿出来给自己看。

  看的满意了,陈诺就点点头:“包起来。”

  然后那个年长的黑西装立刻跟上来,一丝不苟的去买单……

  短短的一个上午,走到最后,陈诺依然双手插兜的闲逛,走的悠哉游哉的样子。

  而落在最后的年长黑西装,两只手都已经拎着各种大包小包的模型手办了。

  西城薰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家伙是个高达迷。

  各种万代家原厂产的限量版,他买起来就仿佛不花钱一样,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

  甚至有些是店家的镇店之宝,是挂在橱窗里招揽客人的非卖品……

  而这个家伙往往眼里都不眨的随口就报出几倍的价钱来。

  直接用钞能力把人砸躺下,然后乖乖的卖出镇店之宝。

  后面那个年长的黑西装,已经累的呼哧带喘的,但还是努力的跟在后面,一丝不苟,片刻不敢懈怠。

  而且,西城薰敏锐的观察到,这个年长黑西装,还有那个开车的年轻的黑西装,明显动作很稳健敏捷,行走之间,步伐,身形,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训练有素的样子。

  显然,不止是跟班,还是充当了保镖之类的角色。

  这样的人,除非一些豪门大家才能雇得起的。

  这些让西城薰对陈诺的身份越发的好奇起来。

  而这个家伙……

  哼!

  西城薰已经发现了!这个年轻的混蛋,一路走来,虽然故意买了个墨镜戴在脸上,但其实藏在墨镜后的眼睛,一直在贼兮兮的看着街上走过的漂亮小姐姐!

  尤其是一些二次元打扮的妹子,之前路过一家女仆咖啡店的时候,这个家伙盯着人家穿着女仆装的小姐姐……的大腿……看了好久!

  哼!

  好色的男人!

  ·

  中午的时候,几人回到了车里。

  “先生,我们现在去哪里?是回酒店,还是去公司?”

  陈诺靠在座位上略思索了一下,报出了一个地址。

  “!!!“

  西城薰扭头惊讶的看着陈诺。

  因为这个家伙,刚才报出的地址,正是她的家!

  ·

  西城薰的家,是日本典型的那种小型的一户建。

  房子不大,两层一共只有七八十平米的样子,小小的院子小小的门……

  但其实在东京,这样的住宅已经算是中产了……大多数社畜还只能住那种如鸽子笼的小公寓。

  这种一户建,至少是独门独户的房子。

  街道有点狭窄,房屋也比较旧,但总体算是很整洁的样子。

  西城薰咬牙跟着陈诺下了车,走到了自家门口,却发现这个家伙仿佛对附近的街道很熟悉的样子。一路走来根本不用自己领路,就很熟练的走到了自家大门口。

  “发呆什么?拿钥匙开门啊。”陈诺对西城薰歪了歪脑袋。

  “……”西城薰咬了咬牙,默不作声的拿出钥匙去打开院门,然后自己先走了进去,根本不理会陈诺。

  西城薰家的摆设,就如同这个年代大部分RB的中产一样,家里的装饰简约而干净。小小的客厅,家电齐全,但是也就如此了,没有更多奢侈的摆设。

  年长黑西装把陈诺买的一大堆玩具手办全部放在了西城薰家的客厅,然后恭敬的等待陈诺的交代。

  陈诺低声对他说了几句什么,年长黑西装点头鞠躬应答。

  然后……

  “对了,你身上有烟么?”

  “……有。”

  年长黑西装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摸出了一盒万宝路,双手捧着递过去。

  陈诺皱了皱眉,没说话,但还是拿下了。

  虽然不喜欢混合型,但是又不好让这个家伙帮自己去买华夏烟……

  不想暴露自己的来历。

  算了,凑合着吧。

  ·

  打发走了黑西装,陈诺回到了客厅里,径自走到厨房里拉开冰箱门,拿出了一瓶水来,拧开就对着瓶子吨吨吨一口气灌下了小半瓶。

  “喂!”

  西城薰站在客厅里通往卧室的地方,咬牙看着陈诺。

  “怎么了?”

  “你!知道不知道礼貌!真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吗?在别人家里做客,不经过主人的同意就打开冰箱拿东西,这像话吗!”

  西城薰气的面色发白,胸膛起伏,又看了眼放在客厅地上堆成小山一样的各种玩具手办的盒子:“
还有这些!你是什么意思!把你的东西堆在我家里干什么?”

  陈诺悠悠走到沙发上坐下,然后摸出从年长黑西装那儿拿来的万宝路,给自己点了一根。

  “喂!怎么可以在别人家里,不经过主人的同意就抽烟呢!”

  小姑娘清脆的嗓音斥责着,但很显然,有点虚张声势的味道。

  陈诺笑了。

  “第一呢,我不是客人。你是我的俘虏,忘记了?

  第二么……我的东西为什么放在这里……很简单啊,因为接下来我也会住在这里啊。”

  “纳尼?!”

  陈诺皱眉:“是我的日语口音有问题,你听不懂么?”

  他好脾气的看着少女,面带微笑,放缓语速,用夸张的口型笑道:“我,说,我,要,住,在,这里,啊。”

  “……”西城薰显然被憋住了,愣了几秒钟后,少女怒道:“喂!!开玩笑也要适可而止吧!!这么自说自话的样子真的大丈夫?在别人家里。自说自话什么要住在这里……我……哦?”

  少女说到一半,陈诺却已经直接其实飞快的走到了她的身边。伸出右手来,在少女滔滔不绝的吐槽中,忽然两根手指一下就捏住了西城薰的脸颊。

  还在怒斥的少女,略带婴儿肥的脸蛋,一下就被他捏成了一个“O”形的嘴型。

  “???”西城薰愣住了,她实在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忽然做出了这么无礼的举动。

  “很吵啊。”陈诺捏着女孩的嘴:“都告诉你了,你是我的俘虏啊,俘虏哪有权利问东问西的。”

  说着,陈诺松开了手,笑道:“脸上还是很有肉的吗。”

  西城薰的双颊浮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却努力瞪眼道:“什么话!我,我……我那是婴儿肥!!不是胖!!”

  陈阎罗的眼神往下飘了一尺:“胖点才好啊。切,小姑娘不懂。”

  “……”

  “好了!”陈诺转身坐回了沙发上,舒服的往后一靠,然后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机:“好了,我都饿死了,快去做饭。”

  “纳尼?!”

  “怎么了?”陈诺翻了个白眼:“你是我的俘虏啊!你不做饭难道让我做?!”

  “……”

  太气人了!要不是打不过他,真想狠狠的揍他一顿啊!!

  ·

  堂本秀男坐在自己宽大的顶楼层办公室里,狠狠的灌下一杯威士忌,然后把酒杯拍在了桌上。

  老头子的脸上和眼睛里满是不甘的怒色。

  桌上的电话响起,堂本秀男飞快的过去抓起来。

  “什么事!”

  “会长……”

  堂本秀男听出是自己身边的那个心腹助理,吐了口气,缓和了一下情绪,用沉稳的嗓音低声道:“怎么样了?”

  “我们根据您的吩咐为那位先生服务,他……”

  “他做了什么?”

  电话那头,仿佛停顿了几秒钟,然后传来声音。

  “昨晚,那位先生让我在XX酒店开了一间房。然后,昨晚他带了一个女孩回了酒店。”

  “哦?”堂本秀男一挑眉,不过对这个倒是并没有太在意。

  年轻人么,喜欢女色是正常的事情。

  “那个女孩说的是本地口音,年纪不大,嗯……很漂亮。”

  “嗯,还有呢?”堂本秀男并没有太过奇怪。找了一个本地的年轻女孩过夜,不管是在夜店里认识的,还是花钱叫的高级……都不算奇怪。

  以往招待特派专员的时候,这种事情又不是没发生过。

  “然后,今天上午那位先生让我去买了几套女士的衣服送了过去。”

  “然后呢?”

  “然后上午他去逛街了,我一直陪着,买了一些东西……”

  “这些不重要的事情就不必说了。”

  “是!是!”电话那头语气依然恭敬:“只是,逛街结束之后,先生去拒绝回酒店,而是送了那个女孩回家……而且……按照他的意思,他接下来几天,要住在那儿了。今天逛街买的东西,也都放在了那里。”

  “嗯?”

  堂本秀男这才有些疑惑了。

  带了一个陌生女孩回酒店过夜……

  让自己的手下买了女士的衣服,包括内衣……那说明两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可是……住到女孩家里去了?

  这是什么操作啊?

  是睡上瘾了??

  沉吟了一下,堂本秀男咬牙道:“去查查那个女孩的底细。然后……派几个人,在那个地方附近守着,不用太过隐秘,也不必刻意隐藏身份,你们可能躲不过他的眼睛的。

  就算是被发现了,就说是我派去守在那儿随时为他服务的。

  但是务必,要尽可能的盯着他的行踪。他去了什么地方,接触了什么人,一定要第一时间向我直接汇报,明白么!”

  “是!”

  ·

  扔掉电话后,堂本秀男坐在椅子上揉了揉眉心,沉默了片刻。

  想了想,他拿起了电话,快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几分钟后,放下电话的堂本秀男,眉头紧蹙,陷入了深思。

  刚才打的第二个电话,是和美洲的一个组织里的同样身份为“掘金人”的代理人联系的。

  堂本秀男小心翼翼的和对方套了几句话。

  然后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一直负责跟美洲那儿联系的,深渊组织的一位核心成员……已经好几天没有消息了。

  而且,根据美洲的那位同行的判断……可能是出了意外,甚至可能是死掉了!

  因为美洲的那位同行,和他负责联系的那个深渊组织的家伙,私下里有些不清不楚的交易和勾结,一直在暗中的侵吞一些资产。

  而现在,美洲的那位同行,似乎有些仓皇和紧张。

  ·

  堂本秀男又拿出了抽屉里的一个卫星电话。

  这次拨通的对象,是堂本秀男在深渊组织里认识的一个核心人员。

  这个家伙之前数次来RB充当特派专员办理事情,堂本秀男三十年的资历,渐渐的也摸清了一些事情,私下里也多次试图跟深渊组织的核心人员拉拢一些交情。

  而这个家伙,则是堂本秀男一直暗中保持来往的一个。

  平日里,这个电话是绝不会轻易联系的。

  哪怕是深渊组织切断了和东亚掘金人的联系长达几个月,双方也只是在切断联系之前的时候,匆忙的通话了一次而已。

  那次对方告诉堂本秀男,组织里出现了一些变故,但是具体如何却并没有说,并且告诫堂本秀男,暂时不要跟他联系。

  如今再次打通这个电话……堂本秀男是很想能打探到一些什么的。

  然而……

  这个电话并没有拨通。

  联系不上!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堂本秀男先后和自己多年来结交下可以信任的认识的几个组织里的掘金人都联系了一遍。

  然后得到了一个让他吃惊的消息。

  所有的掘金人,跟自己在深渊组织里负责他们的人员,都无法取得联系!

  就好像……这些人都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一样。

  “蒸发……还是,都死掉了呢?”

  老头子坐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

  ·

  不是找死,也不是没有自知之明。

  但人性总有一些无法跳脱出来的缺陷的。

  比如堂本秀男。

  打拼了一辈子,打下的这番事业和家业。

  虽然在深渊看来,这些都是深渊组织扶持起来的。

  但在堂本秀男的情感里:这些,也是他自己亲手一拳一拳打拼出来的。

  三十年的家业,自然,心中也有自己的执念的。

  直接背叛,他确实没那么大的胆子。

  但是直接让他双手拱送给人……

  也不甘心的。

  在办公室里,足足坐了一个下午的时间。

  直到夜幕降临,窗外的天色已经黑。

  公司里的助理来请示了自己好几次,堂本秀男都下令把全部的行程取消!

  心中纠结纠结去,思索了整整半天。

  桌上的一瓶酒已经空掉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烟灰缸也已经塞满了烟头。

  到了晚上的时候,堂本秀男眼睛里渐渐泛出一些血丝。

  用力把衬衫的口子解开两粒,喘了几口气……

  堂本秀男拉开自己的抽屉,从一个藏在暗盒里的所在,摸出了一个小小的东西。

  这是一枚……

  黑色的U盘,U盘上,印刻着章鱼的标志。

  这个U盘,是两年前,堂本秀男用了很多办法才辗转买到手的。

  为深渊组织服务了三十年,他比很多一般的掘金人,要知道的更多,也接触的更多。

  那个隐藏在世俗世界之下的,神奇的地下世界,其实,堂本秀男,已经接触到了。

  深吸了口气,堂本秀男把U盘插进了自己的电脑上……

  ·

  【邦邦邦求票】

  ·1616044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