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201章 【如果有1天我死了……】(大章)

    “稳住别浪 ()”!
    第两百零一章【如果有一天我死了……】

    男人之间永恒流传着一个问题:假如老婆生气了该怎么哄?

    答案可以说是五花八门。

    其中一个曾经被男性们公认的,非常有效果的办法是这样的:

    别管她说啥,直接上去一个饿虎扑食,抱起来抱紧了一口啃下去!

    亲到她神魂颠倒,然后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

    据江湖传言,这个法子具有起效!

    可问题是……

    当初讲出这个答案的人也没说——万一老婆有俩人,该咋办啊!!

    ·

    陈阎罗全身都僵了,鹿细细的目光仿佛无处不在的笼罩着。

    身前,孙可可的身子就贴在自己怀里,捏着自己的双手……

    热情洋溢的久别重逢之吻?

    抱起来扔到沙发上去?

    小小的欺负欺负?

    ·

    “可可啊,这位小帅哥,就是你的男朋友吧?

    啊……应该说是……

    老公啊?~”

    孙可可被这话说的却是脸上一红,下意识的就松开了陈诺的手,但是身子却还靠着陈诺,对鹿女皇不好意思的娇嗔了一声:“小鹿姐姐,什,什么老公啊……你……”

    略定了定慌乱的眼神,孙可可才忍着羞涩,强做大方的姿态介绍道:“他就是陈诺,我的同班同学,也是我的,我的……我的……男朋友。”

    说到最后“男朋友”三个字的时候,女孩却是羞涩的低下了头。

    这是孙可可第一次对外人用这种称呼来介绍陈诺。

    鹿细细眯着眼,笑容可掬。

    可偏偏就是这种笑容落在陈诺眼里,却总觉得有一股子阴森森的味道。

    嗯……上辈子,自己见过鹿女皇露出过这种笑容。

    那是一次大家一起去南极执行一项联合委托的时候,同行的一个地下世界的赫赫有名外号“杀人王”的家伙,生性残暴凶狠……

    那一次这个家伙惹到了鹿细细,鹿细细就露出了这种微笑。

    至于结果么……

    嗯……怎么说呢。

    上辈子在陈阎罗挂掉重生的时候,那个家伙还长眠在南极的一块冰川下。

    估计再有个几百年或许能被人发现挖出来吧。

    ·

    鹿细细:“你男朋友挺帅的啊。”

    孙可可娇羞而笑。

    陈阎罗心理活动:我是不是应该客气两句?

    孙可可:“小鹿姐,你老公一定也非常帅的。”

    鹿女皇不置可否。

    陈阎罗心理活动:我是不是应该多谢夸奖?

    孙可可的情绪似乎非常愉快,这是她第一次在自己的朋友面前,以男朋友的身份来向人介绍陈诺。这种体验无疑是很新鲜有趣的。

    陈诺被孙可可拽着走进了自己的家门来到客厅,行李箱放下在了门口。

    陈诺笑眯眯的鹿细细,不过鹿细细却根本不理会陈诺的眼神。

    孙可可拿起桌上的凉水壶给陈诺倒水,这才从激动之中缓合下了心情。

    “陈诺,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小鹿姐姐。”孙校花似乎非常开心:“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有一次我在商场里认识了一个长的非常好看的姐姐?我们还互相留过电话号码的,然后……”

    “然后我们就认识了。”鹿细细眯着眼睛,笑着打断了孙可可的话,抢先说道:“不过可惜呢,后来我那个该死的老公,把我的手机弄到洗衣机里泡坏掉了,害的我差点和这么可爱的妹子失去了联系呢!”

    嗯,陈阎罗听明白了!

    这段划重点“该死的老公”,要考的!

    “这么说……好巧啊。”陈诺勉强笑道。

    “是啊,就是很巧啊!”孙可可洋溢着笑脸,然后一拍脑袋:“啊!还有更巧的事情呢!我告诉你啊,小鹿姐她……”

    “其实也没什么巧不巧的。”鹿细细一把拉住了孙可可的手,将女孩拉的靠近了自己,然后两个女孩就这么亲亲热热的贴在一起。

    陈诺的眼睛盯着鹿细细的手。

    女皇纤细的手指,就轻轻的摸在孙可可同样纤细的脖子上……

    咕嘟。

    陈诺吞了口吐沫。

    “那个,你……”陈诺看着鹿细细。

    “你可以跟可可一样,叫我小鹿姐姐。”鹿细细淡淡道。

    “……”

    狗圣毕竟是狗圣。

    最初了慌乱忐忑之后,已经迅速摸清了逻辑!

    鹿细细是知道孙可可存在的!

    而显然,孙可可还不知道鹿细细的真实身份和自己的真实关系!

    鹿细细似乎有意的隐瞒下了真相,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并没有当场撕破脸。

    也就是说……

    现在的局面,核心的关键点,其实就是……瞒住孙可可就好了。

    但是……要让陈诺当着孙可可的面,对鹿女皇称呼“小鹿姐”……

    他是真的说不出口,喊不出来!

    为啥?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你喊人家老婆!

    现在当着另外一个女孩的面,你就改口喊“姐”。

    若是这种话真的说出了口,陈诺不敢确定,鹿细细会不会气疯掉,撕了自己!

    “小鹿姐是个空姐呢。”孙可可笑着向陈诺介绍自己的“新朋友”,然后道:“而且,更巧的是……”

    “可可,时间不早了,我要走啦。”鹿细细再一次打断了孙可可的话,摇头道:“我晚上的航班要出发了。”

    “啊!”孙可可一愣,随即就露出了失望的表情:“我差点就忘记了啊。这可真的太可惜了。我也不知道陈诺会今天忽然回来,本来还想着等会儿我们一起出门,我送你上车呢。”

    “没关系的。”鹿细细淡淡一笑:“你别送我了,我自己一个人走就好了。你留下好好陪你男朋友吧。”

    说到这里,鹿细细顿了顿,微笑,露出雪白的牙齿:

    “毕竟,小!别!胜!新!婚!嘛!”

    陈阎罗身子一哆嗦!

    好强的杀气!

    好冷!

    孙可可却毫无察觉,只是被鹿细细的话说的面红耳赤。

    虽然心中对陈诺满腔思念,但是这会儿却反而羞的不肯接这个话了。

    强行压下心中的柔情,咬牙道:“哎呀,小鹿姐!我们……我们……你说的都是什么啊,什么小别胜新婚。”

    深吸了口气,孙可可逞强道:“我还是和你一起走吧!”

    “不好吧。”鹿细细笑眯眯:“你男朋友才回来,你不多陪陪他么?”

    “我们,我们没关系的,反正明天都能见得到。而且……而且我还答应了我爸回家吃晚饭呢,我再不回去,我爸就该打电话催了。”

    女孩儿其实心中千想万想留下来好好和男朋友腻歪一会儿,好多好多别离多日的话想说说……

    但自己的朋友这么一取笑,心中羞涩,却反而脑子一热逞强了起来。

    嗯……大不了……先下楼去送她离开,自己再回来就是了。

    这是孙可可心中的打算。

    “真的?”

    “真的!”

    “不影响你们?”

    “不影响啦!”

    鹿细细抿嘴笑了笑,然后点头:“好吧,那……”

    孙可可立刻会意,起身站了起来:“我们现在就走吧。”

    “呃……”一直小心翼翼不敢说话的陈诺,这个时候也不好继续装傻了:“那个……现在就走么?”

    刚才一直不说话,是因为陈诺还没搞清楚这个复杂的局面,本着“多说多错,不说不错”的念头,闭嘴保平安。

    此刻孙可可站了起来,对陈诺柔声道:“那个……陈诺啊,我和小鹿姐说好了今天一起走的,她是空姐,晚上还有航班飞行任务的,我们说好了一起出门的。

    那个……你先在家好好休息,我今天先回去,明天我给你打电话。”

    “好!”陈诺简短的点了头。

    可是孙可可却故意背对着鹿细细,用口型无声的对陈诺说了一句。

    “我一会儿再回来。”

    陈诺心中叹了口气。

    这话的口型,他当然看懂了。

    而且,不止他看懂了,陈诺敢打赌,孙可可虽然是背对着鹿细细,但鹿细细也绝对“看”懂了!

    自打一进门,陈诺就感应到了鹿女皇的精神力四面八方的笼罩在了家里这个小小的客厅里!

    别说是孙可可背对着她,用口型和自己交流,这种小儿科的伎俩。

    就算是孙可可现在的心跳频率,鹿女皇都能探查的一清二楚!

    “那个,我送你们下楼吧。”陈诺也起身。

    “不用了。”鹿细细摇头:“我和可可下楼就好了,陈先生你刚从外地回来,一定很累了。”

    “呃,没关系的。”

    “真的不用了。”鹿细细的语气听起来很和善,但是刚好她所在的位置,是孙可可的身后,陈诺却能越过孙可可,看见鹿细细冰冷的眼神。

    “……好,那我不送了。”

    鹿细细随后从客厅的角落里拉出一个小小的拉杆箱行李来,提在手里,对孙可可招呼道:“那……走吧。”

    孙可可心中已经想好了一会儿送走这个新朋友再重新回来,此刻就笑嘻嘻的陪着鹿细细去开门准备下楼了。

    陈诺送到了家门口,看着两个女孩相伴着下楼,鹿细细还扭头对自己挥了挥手。

    咕嘟,又是一口口水,艰难的吞了下去。

    ·

    鹿细细和孙可可下楼走出了小区,在路边站了两分钟,等到了一辆出租车。

    “小鹿姐,你去机场吧,我就坐公交车回家啦。”孙可可故作镇定的笑道。

    鹿细细不慌不忙,让司机把行李箱塞进车里,却摇头道:“坐什么公交车,我顺路送你回家就是了。”

    “啊?”

    “啊什么,我去机场,刚好顺路可以路过你家的。我记得你说过你家就在八中附近对吧。”

    “我怕,怕耽误你时间……”孙可可有点心虚。

    “不耽误,顺路。而且这么热的天,你坐什么公交车。”鹿细细淡淡一笑,不过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拉开了车门,就扭头对孙可可道:“别愣着了,上车!”

    “…………”

    ·

    陈诺在家里,坐在客厅沙发上,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念头,努力的抽丝剥茧试图分析出什么有效的线索……

    手机里收到了一条短信。

    “陈诺,我真的回家了……小鹿姐打车,非要说顺路送我回去,我不好意思拒绝啊……”

    刚看完,第二条就发来了。

    “明天我来找你吧,你今晚好好休息噢。”

    然后是第三条。

    “我……这几天很想你的。”

    ·

    出租车内,鹿细细看着坐在身边捧着手机发短信的孙可可,眼睛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目光,嘴里故意悠悠笑道:“怎么了,和你男朋友发消息呢?”

    “……嗯。”孙可可的笑容即甜蜜又羞涩:“我让他早点休息。”

    鹿细细故意叹了口气:“我觉得,我应该是打扰到你们了。你今晚应该留下来好好陪陪你男朋友的。”

    “不,不行的啊。”孙可可脸一红,似乎有些惊慌,飞快摇头道:“我,我爸是绝对不允许我在外面待的太晚的。”

    看着孙可可面红耳赤的表情,鹿细细先是一怔,随即就明白了些什么。

    皱了皱眉,她却凑近了孙可可,压低声音道:“那你男朋友……他忍得住?”

    “……”孙可可的脸更红了,低声道:“他……他很尊重我的。而且……他也答应了我爸,不会……不会……欺负我的。”

    鹿细细听了这就话,心中却不知道处于什么心情,轻轻的叹了口气。

    ·

    2001年,社会风气当然已经不保守了。

    但是,也还远远没有二十年后那么风气开放。

    这个年代,还有一个经常会被大家提起的词儿,叫做“婚前性行为”。

    甚至,偶尔还能看到一些媒体,会把这个事情当作话题拿出来讨论:到底婚前性行为,是一件正确还是错误的事情。

    这个年代,虽然很多人已经这么做了,但是大家还都是会稍微遮掩一下。

    甚至媒体和一些思维传统的人,还时不时的要把这件事情拿出来探讨一下对错和意义。

    ——若是在十多年后,这个词都没有人提了。

    大家都把这种事情视为一种默认存在并且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

    出租车开到了八中旁停下,孙可可和鹿细细告辞,下车后走进了学校的教职工宿舍区……

    等孙可可走进了校区之后,鹿细细才对出租车司机淡淡道:“麻烦你,往回开。”

    “啊?”司机有点懵逼:“您不去机场了?”

    “不去了,回刚才出发的地方。”

    不等司机再问什么,鹿细细已经一张百元钞票递了过去。

    于是,司机闭嘴,赶紧发动汽车。

    这么一来一回,打表的话也就十几块钱!客人给一百,等于多赚了八十多!

    虽然跑机场路程更远,路费更多,但若是算赚头的话,也未必有这么多的。还更费时间呢。

    ·

    陈诺在家里静静的等着。

    他毫不怀疑,回来的一定是鹿细细!

    虽然鹿女皇也未必就有多聪明,但……相比孙可可的话,陈诺还是认为,鹿细细一定能搞定更加单纯的孙可可。

    果然!

    在接到了孙可可回家的短信十分钟后……

    坐在客厅里静静等候的陈诺,就听见自家大门的门锁声音……

    家门被推开,鹿细细拉着她的那个小拉杆箱缓缓走了进来。

    嗯……还好……

    情况不算太恶劣。

    至少,鹿细细没有暴力拆门,破门而入……

    陈诺赶紧迎了过来,脸上带着善良正义的笑容:“那个……你回来了?”

    “你希望回来的是我,还是孙可可呢?”鹿女皇随手把行李箱扔在了门口,反手把门关上了。

    “呃……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渣男!”鹿细细哼了一声。

    “……那我如果说是孙可可呢?”

    “死渣男。”

    好吧,至少没加上一个“死”字。

    陈诺还要说什么,鹿细细已经直接走过了他的身边,扭着纤细的小腰就进了厨房。

    “呃,你要找什么?喝水么?我给你倒啊?”陈诺赶紧跟了上去。

    然后,他汗下来了!

    鹿细细从刀架上摘下了一把水果刀,在手里轻轻比划了两下。

    “那个,鹿细细,我觉得吧,
人与人之间如果出现了什么问题,最好的方法是通过语言进行交流……”

    鹿女皇充耳不闻,却随手放下了水果刀,换成了一把菜刀,在手里轻轻比划。

    “咕嘟……那个,司马迁说过,恃德者昌,恃力者亡。可见一味的诉诸暴力并不……”

    鹿女皇却又拿起一口炒菜的平底锅来,在手里掂量着。

    “……那个,暴力可以使对方屈服,却不能使对方真正顺从——这是托尔斯泰说的!”陈阎罗强撑着继续说道。

    “哦?”鹿细细转过身来看着陈诺。

    陈诺盯着对方……鹿细细左手平底锅,右手菜刀。

    陈阎罗立刻脚下退后了一步。

    “为什么我听过的关于暴力的话,和你说的意思都不一样啊。”鹿细细冷冷笑道:“我听过的话是,暴力本身就是一种力量!”

    “谁,谁说的……”

    “马克思。”

    “……”

    陈诺深吸了口气,强笑道:“那个什么,你把刀放下先,我们好好说说。”

    “放下做什么?”鹿细细挑眉,冷笑道:“放下了,拿什么切菜?”

    “切,切菜?”陈诺瞪大了眼睛:“那,这口锅……”

    “锅当然是用来炒菜的啊。不然还能用来做什么?”鹿细细理直气壮的问道。

    嗯……还能用来背……

    陈诺腹诽了一句,不过还是皱眉道:“你要在这里做饭?”

    “不。”鹿细细摇头:“第一,不是我要做饭,是你要做饭!

    第二,不是在这里做饭,是要回我家做饭。”

    好吧,第一点很容易理解。陈诺也并不觉得鹿细细可能会给自己做饭。

    别说鹿女皇不会,就算她会,今天这种场面,一个女人若是还有心思给自己这种男人做饭的话,除非她有一颗做慈善的心!

    不过第二点……?

    “你家?”

    “对,我家。”

    ·

    两分钟后,对门的房子里。

    陈诺看着房间里的摆设,和干干净净显然打扫过的房间。

    “这是……你家?”

    “对啊,我租下了,而且还准备买下来。”鹿细细冷冷道:“你有问题么?”

    小心的瞄了一眼这个女人手里的菜刀,陈阎罗果断摇头!

    “没问题!!据我的了解,如今华夏的房地产市场方兴未艾,正是投资的大好时机!这样房子,现在入手的话,不出五年,价格翻上两三倍不是问题的。”

    “我赚钱不赚钱,难道还要和你分么?”

    “……没,没有这个意思。”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鹿细细终于放下了菜刀和锅——扔在了桌上:“快去做饭,我要吃红烧排骨!排骨就在冰箱里。”

    “好嘞!”

    ·

    排骨是上好的猪肋排,葱姜蒜都是新买的。

    油盐酱醋都是新的,瓶子都没拆封。

    煤气灶和油烟机也都是新的!

    陈阎罗几乎是拿出了自己全部厨艺的功力,两辈子为人,第一次如此小心翼翼的炒菜做饭。

    红烧排骨咸中带甜,软而不烂。

    煮的米饭软硬适中,保证米粒颗颗饱满弹牙!

    然后,在餐桌旁,陈诺小心翼翼的看着鹿细细,就这么看着她,将一碗米饭,一盘子红烧排骨全部吃了下去。

    鹿细细吃下第一口排骨的时候,仿佛深深的吐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满足的表情。

    “嗯……就是这个味道,我在伦敦找了很久,都没有一家中餐厅能做出这个味道。”

    陈诺不敢说话,小心翼翼的看着鹿细细的脸色。

    今晚,无论如何,自己要做到百依百顺,绝不能有半点差池,让鹿细细找到那么一丝半点可以发火的线头!

    就今天这个局面,陈诺很清楚,鹿细细绝对有充足到无可辩解的理由来对自己发任何脾气!

    哪怕她放火点了自家房子,都可以理直气壮的做!

    她也绝对有资格发这个火,发这个脾气!

    她今天对自己做出任何过分的举动,都是有绝对的资格!

    自己唯一能做的,也只配做的,就是忍着受着让着!不论她对自己做什么!

    ·

    用筷子尖把碗里最后一粒米饭夹起来送进了嘴巴,鹿细细放下了筷子。

    陈诺赶紧抽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

    鹿细细接过纸巾,擦了擦嘴,然后陈诺立刻把一杯水双手奉上。

    鹿女皇接过杯子,面无表情的喝了两口水……

    终于,她冷冷的瞟了陈诺一眼:“还愣着干什么?”

    “……呃,我去……刷碗?”

    “碗放着,明天会有钟点工来收拾。”鹿细细摇头,然后伸手一指房子里的方向:“去洗澡。”

    “去……哈?”

    陈诺愣住了。

    去,去洗,洗澡?!

    这是……什么神仙操作?!?

    怀着复杂的心情,陈诺走进了洗手间里,然后,他看着洗手间里的摆设,愣住了!

    ·

    洗手台上,一对漱口杯整齐的摆放着,一黑一白,崭新的,但都是清洗过的。

    一对崭新的牙刷也分别插在漱口杯里。

    墙壁上的毛巾架上,毛巾也是一对,一条棕色的,一条米黄色的。

    桌子上还有一套男性用的剃须刀和剃须膏,还有须后水……

    淋浴房门口,拖鞋也是成双成对的。

    瞬间,陈诺心中有一些发酸,隐隐的做疼。

    他可以想象到,一个女孩子在如此布置的过程里,心里一定是带着无限甜蜜的。

    而布置的时候有多甜蜜,那么后来……就有多心酸!

    而自己,就有多无耻!

    其实这一刻,陈诺心中的第一个冲动,是想转身走出洗手间,去客厅里一把抱住鹿细细的。

    不过深呼吸了一下后,陈诺缓缓吐出了胸中的气。

    他拧开了水龙头,拿起牙刷,开始刷牙……

    ·

    十几分钟后。

    陈诺用新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然后从浴室的挂钩上摘下了一件崭新的男士睡衣穿上了。

    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客厅的灯已经关掉了。

    卧室的门虚掩着,隐隐偷出来幽幽的灯光。

    陈诺缓缓推开门,然后走了进去。

    卧室里,床和床上用品显然都是新的,洁白柔软的床单看着就让人有一种想躺上去打个滚的冲动。

    陈诺站在那儿,就看见鹿细细在大衣柜镜前转过身来看着自己。

    鹿细细脸上带着古怪的笑容。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那套空姐制服。

    “喜欢嘛?”

    “……嗯。”

    鹿细细哼了一声:“我听说,你们男人就是喜欢这种调调。所以……你这种家伙一定也是喜欢的。”

    “……呃……”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

    “……”

    ·

    盛夏的时候,八点多钟,太阳才刚落山,天色都还没有黑透。

    房间里已经一片凌乱。

    床边的地上,一套天蓝色的空姐制服已经被撕扯得稀烂扔在了地上,还有一双丝袜,也被撕坏了,随意的挂在了床边……

    陈阎罗,遍体鳞伤。

    嗯,就是字面意思。

    今天的鹿细细,表现的无比疯狂,又抓又咬,如同一只愤怒的雌兽!

    陈诺很确定,自己的肩膀上被这个女人咬出血了,牙齿印下,皮肉已经被咬破了。

    腰部和腹部,还被这个女人痛打了至少两三拳,此刻还一片淤青。

    身边,鹿细细在轻轻喘息着,然后这个女人缓缓坐了起来。

    虽然开了空调,但是一场大战后的房间里,空气仿佛依然有点闷热的意思。

    鹿细细随意将身上的薄被掀开,然后弓起一只足尖,轻轻踩到了地板上。

    陈诺眯着眼睛,看着女人几乎完美的背影,尤其是那如同象牙色的肌肤,还有踮脚站在地板上时候,那绷得笔直的修长的小腿曲线……

    陈诺的眼神里,下意识的流露出了一丝迷恋的目光。

    鹿细细却走到了房间里的那个柜子前,弯腰拉开抽屉……

    这个弯腰的姿势,让陈诺从她背后看上去,就简直是一种让男人热血沸腾的视觉享受了!

    鹿细细转过身来,却把一条新买的香烟扔给了陈诺。

    “知道你喜欢抽烟,我也买了一些备在家里了。”鹿细细哼了一声,然后缓缓走回到床边,轻轻靠在了陈诺身边。

    陈诺沉默了一会儿,动作很仔细的拆开烟盒,拿出一包来,再拆开,抽出一根给自己点上。

    鹿细细眯起眼睛来,却忽然侧过身子,然后双手用力抱住了陈诺的脖子,将身子紧紧贴在了陈诺的身上。

    陈诺赶紧抬起夹着香烟的手。

    他感觉到,怀里的鹿细细,身子在微微的颤抖,虽然幅度很小很轻,但还是被敏锐的陈诺察觉到了。

    鹿细细的头就埋在陈诺的脖子上,然后,她轻轻的开口说话了。

    “家里的每件东西,都是我亲自挑的。你漱口杯,牙刷,毛巾,还有睡衣。”

    鹿细细低声道:“我虽然之前人在伦敦,但每件东西,都是让人用邮件发给我看,然后我挑的。”

    陈诺听了出来。

    这是今天见到鹿细细后,直到此时此刻,这个女人,才第一次,终于,在语气里,流露出了一丝再也压抑不住的委屈的情绪。

    “我知道,你和孙可可认识的更早。在我上次来金陵之前,你就已经和她在一起了。”鹿细细的声音轻轻的传来:“但是,我还是忍不住会很生气!真的非常非常生气!!

    昨天我来找你,结果在这里遇到了她……

    从昨天,到今天,我见了她两次。

    尤其是今天,我们还一起吃了一顿午饭。

    在我和她相处的这几个小时里,我至少有四次,对她动了可怕的念头!忍不住想伤害她的念头!

    你知道么,陈诺!!”

    陈诺吐了口气:“她是无辜的……你也是无辜的。

    混蛋的那个人是我。”

    陈诺感觉到,鹿细细又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她咬的依然很用力!

    陈诺忍着疼,只是轻轻的抽了一口凉气。

    终于,鹿细细还是松开了口,然后支起了身子。

    她迷人的眼波里仿佛带着水光,就这么静静的凝视着陈诺,然后,终于,这个眼神一点一点的柔和了下来。

    鹿细细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抚摸陈诺脖子上被自己咬出的压印,来回的,一圈一圈的,用指尖轻轻的摩挲。

    “疼么?”

    “你咬死我都是该的。”陈诺叹了口气。

    犹豫了一下,陈诺小心的问道:“为什么弄了这个房子?”

    “我偶尔总会来华夏找你的,总要有个落脚的地方。”

    “我家……”

    “那是你家!”鹿细细冷冷道:“你家里,还会有别的女人,难道我还要和别的女人分享你的那个家么?一三五二四六,分出时间来么?

    这个地方,是我一个人的!那是你家,这里,是我家!”

    陈诺不敢说话了。

    他品味出了鹿细细这番话里的一丝委屈,和那种带着委屈的倔强。

    鹿细细当然是委屈的,而且也是愤怒的!

    如果换做别的女人的话,有这样的实力,怕是一掌就打死孙可可了。

    但……鹿细细毕竟是鹿细细。

    她不是那种心肠狠辣的女人。

    她是那个家里养着猫狗乌龟,像个孩子气的傻子一样,把那些东西当做弟子一样养着的孩子。

    她是那个面对自己九岁的徒弟的训斥,却笑嘻嘻的蹲在地上用手指画圈圈的鹿细细。

    她是那个外貌火辣美艳之极,其实内心里却永远住着一个孤独而且天真的小女孩的星空女皇。

    “我不能一直陪着你过那种居家的小生活。

    如果这样的生活,是你这辈子最大的最想要的追求,而我又暂时没办法抛弃掉一切陪着你过这种生活的话……

    我可以默认孙可可的存在。

    因为她好像才是最适合你最想要的那种生活的伴侣。”

    鹿细细幽幽的轻轻诉说着。

    她心里,却还有一番话没有讲出来。

    (如果,按照你不小心流露出来的那些话看来……我恐怕再过几年后就会死掉的话……

    那么,我也并不想太过贪心的独占。

    我只要,UU看书 www.uukanshu.com能得到你人生中美好的几年。

    就足够了。

    如果到了那一天,我死掉了的话……

    那么,孙可可正好可以陪着你,过你想要的那种人生吧。)

    ·

    【抱歉了,这或许不是很多人想看的那种爆笑好玩的“修罗场”。

    但这是我自己想写的味道。】

    ·

稳住别浪最新章节地址:https://

稳住别浪全文阅读地址:https://

稳住别浪txt下载地址:https://

稳住别浪手机阅读:https://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207章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大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稳住别浪》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