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97章 【宋老3】(大章)

    第一百九十七章【宋老三】

    宋高远的语气凌厉,目光逼视着宋承业。

    宋承业却忽然笑了起来。

    “二哥,你开始忌惮我了么?”

    “什么?”

    “大哥没倒的时候,他从来不会忌惮我。而你才掌权,就开始忌惮我?

    你真的,连大哥都不如。”

    “……”

    “你说的没错,很多时候人是要认命的。

    但是呢,人也不能只靠命活着的,二哥!

    你港大的那个毕业是怎么来的,你自己心里清楚。

    M国的那两年你读企业管理,到底读进去了什么,你也清楚。

    糟蹋了家里那么多钱,书没念进去多少,却多了两个私生子——要不是大哥帮你擦了屁股,怕是你就要领着你的鬼佬儿子上门来见父亲了!”

    “你说什么!!!”宋高远变色喝道。

    宋承业依然面带微笑,只是眼神里却仿佛带着针!

    “我们三兄弟呢……你其实最弱的,你自己很清楚的,对么?

    老大不善经营和商才,但是他肯下苦功练武!这就是他的能里。

    我从小身子弱,练不成武,但我读书勤力,也有经营的才华。

    唯独你,二哥,你文不成武不就!只靠着你妈是正房,靠着你从小到大的那点小聪明,在父亲面前周旋!

    知道么,前些天,我听说一个电影公司的老板带着导演来见你,说想用咱们宋家拳来取材故事,拍一部功夫电影,要花几百万请最红的功夫明星来主演——让你也投资。

    结果你二话不说就把人家拒绝掉了。结果人家掉头出了我们宋家门,就去找了练咏春的那些人去谈。

    从这件事情,我就再一次断定了,你根本就是一个废物!”

    宋高远:“…………”

    魁梧的身材隐隐颤抖,双拳也已经捏紧了。

    但,却终究不敢真的把拳头挥出去。

    虽然三弟看着瘦弱,练武的天分也不太好,但小时侯也是认认真真狠下过一番苦功的!

    说宋承业练武天分不好——那是跟宋志存比!

    宋承业一开始很是下苦功练过的。但是他很聪明,发现自己的天分并不是很出色后,果断放弃了——既然再怎么练也追不上大哥,那么练武这个领域,自己就没必要继续浪费精力了。

    但,揍宋高远这个花花公子还是没问题的!

    看着宋高远捏紧了拳头却终于没有敢跟自己动手,宋承业其实心中有点惋惜。

    动手就好了呀。

    大哥刚失了势,这个时候,如果二哥刚接管了大部分家业,就立刻在内宅里对弟弟动手——一个轻佻跋扈的评价就是少不掉的!

    而如果打还没打过的话……那么落在老头子的眼里,一个“废物”的评价怕是也躲不开!

    可惜了。

    说到这里,宋承业故意也压低了声音笑道:“二哥啊二哥,你想想,父亲真的中意你跟大哥么?大哥是练武奇才,但宋家的产业靠一个只会练武的人,能做好么?

    至于你……你觉得,除了玩女人,喜欢排场,喜欢赌马喜欢满世界玩……你有什么能力??

    而我……你想想,父亲给我取的名字是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完,宋承业不再看面色难看的宋高远,转过身去,昂首挺胸带着大笑扬长而去。

    ·

    离开了宋家,出来钻进了自己的专车里,宋承业坐在后排座位上轻轻吐了口气。

    汽车缓缓行驶离开后,坐在前排副驾驶座位上的一个中年人才扭过头来看着他。

    “三少爷,方才你有点冲动了。不该这么刺激二爷的。”

    宋承业摇头:“麻叔,不是这么算的。若是面对大哥,这种手段自然没用。但老二么,他性子轻佻急躁,越是刺激他,他越是容易犯错。”

    那个叫麻叔的中年人只点了这么一句,眼看宋承业自有主张,也就不再多说了,转移话题道:“我们,现在就去酒店见大房的人么?”

    宋承业摸了摸自己的眉毛——他一直觉得自己的眉毛有点淡,不如大哥二哥那种浓眉大眼的相貌,容易给人稳重的感觉。

    “直接去见姓蒋的,不是好主意。”宋承业皱眉摇头。

    老头子的意思,他大概揣测到了一点——对于父亲的那点心思,宋承业其实是有点不以为然的。父亲终究是老了,做事情还是跳脱不出那个框框架架,承受了损失,就想着如何费尽心思的挽回损失……

    设家宴,宴请大房的人,这些手段,和接下来的做法,宋承业只觉得有点可笑。

    格局啊……

    不过既然把事情交待给了自己,总要做的漂亮些,才能在老头子那儿有加分。

    那个姓蒋的,接触过,是个古板的人,主意很正,说动他未必很容易。

    不过……

    宋承业脑子里忽然就冒出了一张嘻笑的脸。

    老蒋身边的两个徒弟,其中那个不能打的,但却偏偏整天嬉皮笑脸,而且也最能搞事情的。

    凭感觉,宋承业觉得,这个叫陈诺的家伙,仿佛对老蒋的影响力是最大的!

    隐隐的,似乎是个主心骨的样子。

    ·

    陈诺半躺在酒店套房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部老的港片电影。

    武打片:《倚天屠龙记之魔教教主》

    身手还在巅峰期的李连杰,颜值还在巅峰期的邱淑贞和张敏。

    哎,都是回忆啊。

    尤其是记忆重,片尾张敏回眸一笑:张无忌,我在大都等你……

    眼泪哗哗的啊。

    谁知道,这一等就等了二十多年也没个结果。

    小昭和王胖子分手后去嫁人了,复出后年华已老。

    赵敏当了几次失败的导演后彻底息影。

    而张无忌则成了一个醉心佛学的老人——上辈子陈诺最后一次看jet在屏幕里展现身手,还是在马爸爸的那部《功守道》(别名: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带着一班功夫巨星给马爸爸当捧哏。

    《魔教教主》这部电影的导演是王晶。

    都说后来王晶喜欢翻拍自己的老作品来恰烂钱毁童年,但其实,陈诺内心深处还是挺希望这个胖子毁一毁《魔教教主》的。

    哪怕拍的烂,至少也有个结局吧。

    可惜,不会有了。

    因为当年《魔教教主》这部电影其实在HK也没有多大水花。大陆的年轻观众把这部电影视为心中的白月光,是靠了铺天盖地的盗版。

    当年这部电影的票房才一千多万港纸,亏的吐血。

    王胖子虽然毁童年恰烂钱,但毁的都是他自己的那些曾经大卖的作品,比如《赌神》。

    《魔教教主》这种王胖子履历里的赔钱货,他是想不起来炒冷饭的。

    想到这里……

    诶!

    今年才2001啊。

    王胖子还没堕落到上辈子那种摆明车马骗钱的地步。李连杰也还能打一打。

    张敏和邱淑贞的颜值也还在……

    要不要……

    陈诺起了念头,随后就打消了。

    算了算了,好好的重生无敌流挺好的,玩什么重生港娱2001啊。

    ·

    陈诺靠着沙发上看电影的时候,房间里还有磊哥跟朱大志。

    小叶子去了宋巧云房间陪着干妈和干爹了。

    至于浩南哥,他在房间里躺着养伤,调整内息。

    朱大志对这种武打片显然是毫无抵抗力的。而且这个小子有个遗憾的心思——听说昨天诺爷和浩南哥跟着师傅去打擂台了。

    这么一场热闹,居然没让自己跟着,实在是桑心。

    陈诺喝着一碗外卖送来的杨枝甘露,电视机里,《魔教教主》已经播放到了张无忌和赵敏互怼的戏码。

    房间里电话响起。

    磊哥过去抓起电话问了两句,抬头道:“陈诺,酒店前台,说有人找你。”

    “找我?”陈诺眉毛一挑。

    “嗯,说是叫宋承业。”

    陈诺想了想,一口把剩下的半碗杨枝甘露喝掉了,从沙发上爬了起来:“我出去一趟。”

    磊哥心细:“用我们跟着么?”

    “不……嗯,让大志跟着我吧。”陈诺说到了一半,改了主意。

    ·

    “陈先生,少年有为,昨天擂台上的风采,实在是惊人啊。”

    在酒店大堂见到宋承业的时候,这个家伙一脸和善的笑容,仿佛昨天在擂台上大败亏输的不是他宋家人一样。

    陈诺笑了笑:“客气了,昨天擂台上比武的是我师哥,我就是个背景板。”

    宋承业笑了笑:“有点事情想和你聊聊,我请陈先生饮茶,不知道赏不赏脸?”

    “没问题啊。”陈诺点了头。

    “那……我派人在半岛酒店订了下午茶的位置……”

    嚯,下本钱啊。

    陈诺心中一动。

    在HK,半岛酒店的下午茶可是一个知名去处,也是各种上流社会和冒充上流社会的人热衷的一项活动。

    因为李超人等大佬喜欢去半岛酒店这个地方喝下午茶,但后就带动了这个风气。

    不过么……

    陈诺上辈子来HK的时候去过半岛酒店,也体验过那个本地人乐此不疲的下午茶。

    也就那样。

    “茶点就算了,我刚好今天上午起床晚,早饭吃得迟,午饭就没吃,现在还饿着呢。不知道宋老板肯不肯请吃顿好的啊?”陈诺笑眯眯道。

    宋承业自然表示没问题的。

    陈诺一拍朱大志:“大志,有大老板请客,想吃点啥?”

    朱大志想了想:“奶茶,吊烧鹅,肠粉!”

    陈诺叹了口气。

    还是老实啊,这一下就给宋老板省了至少几千港币。

    不过,陈诺也不在意,就看向宋承业。

    宋承业略一思索,笑道:“我知道九龙有一家茶餐厅老字号,小时侯家父带我去过几次,一些叔叔伯伯都喜欢在那里吃东西,味道很正的。”

    “那就走吧。”陈诺大大方方的笑道。

    酒店外,宋承业的一辆商务车已经停在那儿等着了。

    只是上车的时候,朱大志往车里钻的时候,当啷一声,裤腰带上别着的一把扳手掉地上了。

    宋承业看清了地上的东西,吞了一下口水,目光有些古怪。

    “别在意,我这个兄弟家里是修车的,吃饭的家伙习惯随身带着。”

    朱大志默默的弯腰捡起扳手重新别进裤腰带里,然后上车坐到了最后一排。

    这个位置,让宋承业心里有点不自在。

    车开在路上的时候,总时不时的有点担心,生怕后面的这个家伙会忽然给自己一扳手。

    汽车行驶路过昨天比武前通过的那条隧道,陈诺故意笑了笑:“宋老板,今天不会再遇到什么车祸了吧?”

    宋承业镇定一笑:“说笑了。”

    ·

    茶餐厅果然是老字号。

    HK的这些老字号,都有几个共同的特点:老!破!旧!

    两层的铺面,门口的明档里吊着烧鹅等卤味。

    一楼的店堂里坐着几桌客人,生意看起来不好不坏。

    宋承业带着陈诺等人进来的时候,一个老头已经出来迎接了。

    “徐伯。我带朋友来吃点东西聊聊天。”

    宋承业对这个老板点头打了招呼,就领着陈诺和朱大志进去,然后从一个破旧的踩起来嘎吱乱响的楼梯上了二楼。

    显然来之前,宋承业就让人安排好了,二楼不大的地方已经被包场,清理出了一张最大的台面来。

    宋承业请陈诺和朱大志坐下,然后就看见他的司机走开,坐到了距离楼梯最近的一张桌前,拿起了一张报纸,安坐在了那儿。

    这个位置拦在楼梯口,进出的伙计都会被他看到,若是有不相干的人上楼来,也会被第一时间拦回去。

    “我冒昧让他们准备了一些拿手菜,我们边吃边聊。”宋承业微笑着拿起茶壶给陈诺倒茶,他姿态摆的很低,甚至还给朱大志也倒了一杯,然后仿佛带着感慨的语气道:“小时侯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才七八岁。那次是父亲带着我来,跟XX的一位坐馆吃饭。”

    宋承业说的“XX”是HK一个很有名的社团字头。

    陈诺明白,这是这个家伙不动声色中稍微亮了一点宋家的势力底子。

    不算威慑,但也有隐隐的展现肌肉的意思。

    这个很正常,在HK开武馆,和社团有关系,简直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宋老爷子也是社团元老么?”陈诺故意问道。

    “不是。”宋承业笑道:“我们宋家二房这一支,来HK很早。当年先人开创事业不容易,HK这个地方,市井之中要做点事业出来,就离不开社团。

    幸好,两代人的耕耘,倒也有了些底子和地位。

    如今一些有名的社团,都很尊重家父。前些年家父身体还好的时候,一些社团的坐馆龙头换人,家父也会被请去坐见证人。

    一些不太要害的冲突,家父也可以勉强当一个和事佬。

    但我宋家根正苗红,底子是官宦出身,是不会真的进社团的。这一点,宋家自有家规。”

    旁边朱大志喝茶喝的寡淡,听到这里,就忍不住问陈诺:“诺爷,啥叫坐馆龙头啊?”

    “就是社团老大。”

    “哦!陈浩南跟山鸡吗?”

    “不是,准确的说,陈浩南跟山鸡属于社团里的红棍,厉害的打手。坐馆是他们的老大。
”陈诺笑着解释。

    “哦,就是《古惑仔》里的蒋先生啊,被人弄死的那个?”朱大志不以为然的语气。

    宋承业的脸色有点尴尬了。

    不过随后宋承业深吸了口气,故作和善的笑容道:“昨天那场比武虽然精彩,却也有些首尾,怕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

    “哦?”陈诺用善良正义的笑容和目光看着这位宋家老三。

    “浩南哥跟我大哥的徒弟刘世威的那场,赢的手法太过了些,叫人脸面实在不好看。

    我宋家武馆历来出好手的。HK好些社团的打仔,都是我宋家武馆练拳的。

    不说别的,就是刘世威的徒弟里,就有几个已经混到了一些社团的红棍。

    听闻刘世威在擂台上惨败,这些徒弟里自然也有一些脾气火爆的,怕不会善罢甘休的!”

    说着,宋承业故意用忧虑的眼神看向陈诺和朱大志两人。

    只要两人脸上露出半分为难和担忧——那么宋承业准备好的后手就可以用得上了。

    到时候,用和善的语气主动说上两句:“我跟刘世威的那些徒弟也都还认识,他们也都卖我面子。实在不行,我去分说一下,也就没人敢乱来……”

    这种话说出来,就等于对方欠了自己三分人情,那么接下的话,也就好聊了。

    可没想到……

    陈诺固然是面不改色,就连朱大志也是一脸浑然不在意的样子,拿着摆在桌上的菜单餐牌来回的看。

    “陈先生,不要以为这个事情实开玩笑的……”

    “哦,没关系的啊。”陈诺笑眯眯的看着宋承业:“我知道警署的地址,也知道报警的电话。”陈诺笑眯眯的回答。

    ·

    解放军驻港部队距离又不远。

    几个黑色会,还能翻天了不成。

    切!

    港灿!

    真当还是97之前啊?

    别说自己一行人都是能打的,就算都是普通人,可都是正经的华夏国民!

    若是在HK,有黑色会敢公然大街上砍华夏游客,信不信第二天全馆人都会被直接抓进去!

    稳定压倒一切,懂不?土包子!

    宋承业心中叹了口气。

    眼前的这个小子,软硬不吃的。而且,并不是那种混不吝的傻大胆,而是仿佛真的不在意。

    人情没卖出去,但幸好,随后吃的就端上来了。

    一只吊烧鹅,朱大志直接拿了根鹅腿啃了两口,就皱眉道:“哎,味道一般啊,没有金陵烤鸭好吃。干巴巴的。”

    陈诺不慌不忙夹了一块叉烧放进嘴里慢慢的嚼,又嘬着吸管喝了两口奶茶,才看着宋承业笑道:“宋老板今天找我来,是有事情要谈吧,不如就直说吧。”

    “其实倒也没什么。家父设下了家宴,明天想请蒋师兄和巧云姐去家里赴宴。”

    陈诺想了想:“这个事情,宋老板,你把请柬送去给我师傅就好了,跟我说不上啊。”

    “不急,请柬我带来了,晚上我会去摆放蒋师兄和巧云姐。”宋承业说到这里,故意叹了口气:“只是昨天和陈先生一见如故,对你倒是印象很深,所以今天特意上门拜访,想结识一下你这位少年英才。”

    “说笑了,我师哥才是打擂的胜利者,我就是个嘴炮。”陈诺继续摆出善良正义的笑容。

    “哈哈哈哈!不管你认不认,我自信看人不会错的。”宋承业笑道:“没事,我们就随便聊聊。”

    顿了顿,宋承业缓缓道:“不知道,陈先生对我们宋家怎么看?”

    “怎么看?”陈诺想了想:“挺好啊。”

    “挺好?”

    “挺好啊。宋家二房两代人在HK苦心经营,做出如今的事业,算是很厉害啊。”

    这话说的倒并不违心。

    “听说在HK开了几个武馆,弯弯也开了分号,东南亚也有几家。在北美旧金山也有。两代人能把事业做到这个份上,算是很成功了。”陈诺收起了笑容,正色道。

    “那我倒是多谢你的夸奖了。”

    “不过嘛……”

    宋承业眉毛一挑:“不过什么?”

    “不过路子走歪了。”

    宋承业皱眉,缓缓道:“怎么说?”

    陈诺耸耸肩膀,又夹了一截肠粉送进嘴巴里,然后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涉黑。”

    ·

    涉黑,也真的没冤枉宋家。

    HK这个地方,社团人数几十万。

    民间开武馆的,和社团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哪怕是宋家的家规,自家子弟不得进社团,但是做这个行当,跟黑道自然是脱不开关系的。

    陈诺这几天早就看过一些让东田会长的手下搜集来的宋家的资料了。

    宋家武馆的学徒里,混社团的绝对不在少数。

    一些武馆的师傅,甚至就有社团的背景。

    连宋志存收的徒弟里,也有不少涉黑的。

    那个刘世威就是其中一个。

    刘世威在HK武术界出名了狠辣,和人动手比武,动辄断人手脚!

    若是一个普通的武术家敢这么凶狠,早就被人搞死了好不好!

    刘世威虽然没有直接的加入社团,但是他的几个徒弟却统统都是社团里的打仔。

    还是悉心调教培养出来的那种。

    宋家虽然不亲自下场加入社团,但是在HK不少社团里的隐形影响力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要不是这样,昨天张林生第二场对刘世威的时候,陈诺也不会出这么重的手,当众把刘世威抽的痛哭流涕,彻底砸了他的牌面!

    对丁家强的时候,就没这么凶残。

    那个刘世威就是个凶狠的黑道分子,对这种人不必留手。

    “HK自有特殊的环境,宋家这么行事也是不得已。”宋承业摇头:“在HK要开创事业,在民间开武馆,就不可能游离在社团外。否则的话,你不涉黑,别家武馆都涉黑!

    你敢开武馆,三天两头都有人来踢馆!哪怕你打出名气来,也不会有人来报名教学费。哪怕你打跑一个个挑战的对手,那些想练拳的人很多都是社团分子,你再厉害,人家也不来学……”

    陈诺点头:“我知道啊,可这些是从前嘛。HK几百万人里有几十万社团,你走到大街上,十个人里就有一个是混过社团的,本地情况如此,没错的。

    但以后,情况会不同的。

    而且,你们在HK之外,其他地方开的武馆,就没这种环境了。你们宋家这么多天,在北美只在旧金山一个地方开了个武馆,其他地方都没打开局面,这就是路子走错了。”

    宋承业沉默了。

    其实,他如何不知道这些情况?

    但宋家目前就是如此,老头子掌握家族最高权力,之前处于优势的大哥宋志存又是被老爷子一手教出来的。

    走的都是那一套老路子。

    在本体社团里编织关系网,埋下影响力,然后靠着社团的影响力,在社团分子之中广受门徒……

    几十年来都是这样的。

    宋承业当然知道其中的弊端……他也很清楚需要改变,也做了很多想法。

    可是……自己毕竟还没有执掌门户。

    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年轻人,宋承业才忽然笑道:“之前说你少年英才,其实是想请你和蒋师兄说说话,请他不要带着门户之见,能去赴我父亲设下的家宴。

    但现在,我是真的对你有几分欣赏了。

    陈先生,有没有兴趣,来HK发展?我很欣赏你。”

    “哈?”陈诺笑了。

    这就招揽我了?

    大哥……说出来我怕你以为我吹牛……

    我比你有钱得多啊!

    朱大志也愣了一下,看了看这个宋家老三,嘟囔道:“我诺爷是发工资的人,不会让人给他发工资的。”

    “不急不急,我们先随便聊聊。”宋承业笑了笑,然后缓缓道:“开武馆,说是做生意,其实等于是在弘扬武术。武术作为一种文化,它有多流行,武馆的生意是依附在这种文化之上的。

    我父亲那一代人,和我大哥……他们做事情的模式,在现在的环境下其实已经到顶了,但是他们还是停留在那套做法上,其实是没看明白很多事情。

    开武馆,生意只是表皮,弘扬一种流行文化才是核心。”

    咦?

    陈诺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这个宋承业。

    这个观点,若是在二十年后不算稀奇。

    但现在……是2001年!

    “要把武术变成一个流行文化,走基层民间路线,去靠拢本地社团,然后依靠社团影响力去慢慢做大……是最笨最蠢的法子了。

    要弘扬这种事业,其实,效果最好,效率最高的,是……影视娱乐行业!

    在普及和吸引民众对武术的好奇心和兴趣方面,一个李小龙,抵得上一百个武术冠军!

    我们宋家现在每年要给那些社团花费几百万来维持关系。

    若是照着我的想法……每年投资几百万去拍功夫片!

    就以我宋家拳做故事背景,哪怕是烧上一两千万,只要能烧出一部大卖的电影来,这些成本就能成倍的赚回来!”

    陈诺叹了口气。

    这个宋承业,是明白人啊!

    远的李小龙不说了。

    就说2008年后,《叶问》系列电影大卖,养活了多少咏春拳武馆!吸引了多少年轻人学咏春拳!

    说到底,弘扬武术,把这个当成一个文化产业去推广的话……

    说最近十几年,再到往后十几年……

    贡献最大的是什么人?

    是官方的那些所谓的武术大赛么?那些大赛才有几个观众?

    推广贡献最大的人,是金庸!是李连杰,是成龙,是甄子丹!

    是袁和平!!

    一部成功的功夫电影,推广力度能抵的上举办一百次什么武术比赛!

    ·

    “宋老板,说远了啊。”陈诺笑道:“我只是一个高中还没毕业的学生,你让我来HK跟你混,不可能嘛。”

    “昨天我就觉得你眼光不凡,今天更觉得你很灵啊。”宋承业笑道:“学历不重要,而且我可以等你毕业。你来HK跟我混,现在我身边当我助理,三两年后,就能独当一面。我现在需要得是眼界不同的年轻人。”

    “再说吧。”陈诺笑嘻嘻的婉拒:“还是说说你们宋家的那个家宴吧。”

    宋承业心中叹了口气。

    想了想,道:“家宴的事情,其实我也是想请你和蒋师兄说一下。大家比武擂台上打的激烈,但是关上门,毕竟还是一家人。

    家父这次诚意邀请,大房二房斗了这么多年,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把一些先人留下的恩怨一笔清掉,也是一个不错的局面。

    我知道蒋师兄性子执着的很。

    不过……我觉得,陈先生,你应该能说服他的。”

    陈诺笑道:“我只是一个小徒弟,还是武功最差的那个。我师兄浩南哥才是师傅的得意徒弟啊。”

    “我不是瞎子。”宋承业淡淡笑道:“功夫高低我不知道。但是显然,就我昨天看到的情况,你在蒋师兄面前说话的分量,远比那位浩南哥要重得多。”

    陈诺叹了口气:“你父亲宋老爷子,不会是设下鸿门宴吧?

    把我们诳过去,然后设下刀斧手,摔杯为号?”

    这种玩笑话,宋承业干脆就不理会了,反而缓缓的说出了另外一个提议。

    “明天的家宴,我想请蒋师兄答应我的一个请求。”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哈?”

    “我想和他八拜为交!”

    陈诺愣住了。

    旁边朱大志瞪眼道:“诺爷,他说的啥?什么八拜为交?”

    “就是斩鸡头烧黄纸,结为兄弟。”陈诺随口回答。

    然后,他盯着宋承业看了两秒钟,忽然笑了起来!

    “宋老爷子……打的好算盘啊!”陈诺笑得前仰后合,然后慢慢收起笑容,缓缓道:“没猜错的话……明天的家宴,宋老爷子,怕是要请我师傅和师娘,请他们代表大房,和HK的宋家二房,并宗门,认祖归宗吧!”

    宋承业目光闪动,心中却是复杂……

    `

    【大章,求月票!

    邦邦邦!邦邦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