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95章 【金陵浩南哥!】

  第一百九十五章【金陵浩南哥!】

  要是让宋志存自己决定的话……

  他还真的想拒绝!

  多年的夙愿已经达成,赢了老蒋后,父亲许下的目标也已经完成,在全港武术界同道的目光下,自己风光完成了这个目标,同时还有媒体在场。

  明天这件事情见报,就会被全港知晓!

  就算是自己的父亲想反悔,也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只要这个事情的注脚被敲死,那么,自己宋家继承人的位置就是板上钉钉,无可动摇!

  努力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这个么?

  在这个时候,任何可能横生枝节的事情,宋志存都不愿意再去冒险!

  哪怕在事先的资料调查里,老蒋的两个徒弟,练武的时日都很短,应该身手并不会很好!

  哪怕,自己派出徒弟应战的话,赢面极高!

  但这个时候,凭什么还要去冒险?

  赢了没有任何好处,输了就要把自己手里的筹码全部输光!

  这种局面,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宋志存都不想去冒险!

  所以,宋志存真的是想拒绝的!

  但……这个场合,拒绝不得!

  当着这么多社团的观众,当着这么多武术界同道前辈,当着这么多媒体!

  被人两个年轻人高声挑战,若是自己怂了……

  宋家是武术世家!若是这样的情况下自己怂了的话。

  还有资格当宋家的掌门人么?

  ·

  台上,宋志存面色铁青的看着陈诺和张林生两兄弟的时候……

  台下……

  “二哥。”

  宋承业却忽然凑到了宋高远的耳边,低声道:“你翻盘的机会来了。”

  宋高远看自己的这个三弟。

  宋承业目光闪动:“你真的就眼看着大哥赢么?”

  “……我还能做什么!”宋高远面色阴沉。

  宋承业看着台上的两个年轻人,又看着面色铁青的大哥,继续低声笑道:“二哥,我可是知道,你早就在大哥的身边埋下人了,这个时候你不出手的话,可就没机会了。”

  宋高远盯着自己的三弟,眼神一凝,然后轻轻吐了口气:“老三……”

  “不肯么?损失最大的是你哦。”宋承业笑了笑。

  终于,宋高远用力咬了咬牙,轻轻的,对着台上,做了一个很隐蔽的手势。

  台上,围在宋志存身边的几名弟子里,其中一个人立刻和宋高远偷偷交换了一下眼神,微微点了点头。

  宋志存眼睛盯着陈诺两人,心中还在盘算着有没有可能先把这个事情压一压——哪怕是先说几句场面话,就算要接战,也可以接口拖一拖,拖到几天后……

  自己总要先家去,把赢了老蒋的筹码先兑现才有价值!

  但……忽然,在宋志存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师傅!跟他干!!我们还怕了这几个北佬不成!!”

  宋志存一愣,回头,就看见自己的一个弟子满脸气愤的大吼道。

  这一声吼,很快就点燃了宋志存身边众多弟子的情绪,节奏一下就被带了起来。

  “是啊师傅!跟他干!”

  “我们的地盘,不能让北佬逞威!”

  “师傅,让我上!”

  “我去!!”

  “我来!!”

  宋志存顿时心中焦躁,恼火的看着自己手下这些徒弟,心中隐隐觉得不妥,但是这个当儿,却也来不及思索太多。

  “宋伯伯,到底打不打,给句话啊!”陈诺继续大声挑火:“宋家派人来挑战我们,我们可是应战了!现在我们挑战,难道宋家就这么怂了吗?”

  “喂!小子!你说什么啊!!”

  不等宋志存开口,他身后的一个年轻的徒弟已经仿佛怒气勃发,大吼一声:“仆街!!食屎啊!”

  这个弟子仿佛被陈诺的华语彻底引爆了情绪,怒气不可抑制的情况下,吼了这一嗓子吼,直接就扑了上来!

  他动作极快,宋志存又是被手下弟子围着,就算想阻拦也不方便,而且还没来得及开口喝止,这个弟子已经跑出了两步!

  陈诺心中也是有些意外,但精神力强大的陈阎罗,忽然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个细节!

  台下的宋家老二老三两兄弟的方向,宋高远的左手,隐蔽的对着台上轻轻点了几下小拇指……

  陈诺心中一动!

  他忽然就一步绕到了张林生的身后,身子在张林生的背上一顶。

  “师兄,上!”

  说时迟那时快,此刻台上台下都看见了这一幕,宋志存的一个年轻弟子冲向了宋家大房的两个年轻弟子……

  老蒋焦急的大吼,观众席纷纷鼓噪……

  就看见那个宋家弟子冲到了张林生的面前,抬手就是一个炮槌!

  这人虽然年轻,但也比张林生要大了几岁,这一出手,就能看得出来,虽然脾气暴躁,但是手下的功夫颇为扎实!

  老蒋看到这里,心中就是一沉,下意识的眼睛都闭上了……以他对张林生的判断,自己的徒弟就算再怎么天赋好,只练了半年的武,那是怎么也挡不住人家好几年的功夫的!

  演武场中,当那个宋佳弟子冲出来的时候,观众席上的情绪已经到达了沸点,然后……喧天的吵闹声,在瞬间,仿佛被一刀斩断!!

  老蒋已经闭上了眼睛,忽然听见了那震天的喧哗声戛然而止,仿佛现场的百十号人都同时被人死死捏住了脖子一样……

  当他睁开眼睛,看见了惊人的一幕!

  宋家那个弟子已经跌在了擂台之下的地板上!

  而自己的徒弟张林生还站在台上,手里保持着一个背身靠的姿势!

  “怎,怎么回事?!”老蒋扭头看自己的妻子。

  宋巧云也是一脸惊讶:“林,林生……他把,把宋家的那个人,从擂台上扔下来了。”

  “扔下来了?”

  ·

  现场沉默了三秒钟后,顿时台上宋志存的一帮徒弟全恼了起来,纷纷叫嚷,还有人卷袖子就要往上冲!

  “都给我住手!!!”

  宋志存陡然一声断喝!

  “宋伯伯,你们想以多打少吗?”陈诺站在张林生的身后,探出半个身子来,对宋志存大声道。

  宋志存脸色已经发黑了,怒斥自己的弟子:“都闭嘴!都不许动!给我退下!!”

  他平日积威极高,此刻一旦发火,手下的弟子都纷纷停止了嘴里的话和手里的动作。

  台下的观众也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宋志存的身上。

  宋志存一摆手,指着台下跌在地上的那个弟子:“去看看他!”

  其实按照宋志存的内心真实想法,这种愚蠢的莽货,死了才好。

  两个宋家的人跳下擂台去搀扶起那个弟子,飞快的检查了一下,然后大声道:“没事,闪到了,没伤重。”

  宋志存哼了一声。

  “宋伯伯。刚才这人是你的徒弟吧?不提醒就忽然出手,算不算偷袭啊?啊,他被我师兄扔下擂台了,算输了吧?这算不算你们宋家第九代的弟子打输了?”

  “……当然不算!”宋志存脸色越发难看,却只能硬着头皮,冷冷道:“那是我宋家不成器的小弟子,不能代表宋家第九代。”

  陈诺故意嘿嘿嘿长笑了几声,然后才慢吞吞道:“哦,那也行吧。我也知道你肯定不愿意拿他来算数的。”

  “小子,你真的要打?”宋志存咬牙切齿。

  “打啊!”陈诺大声道,然后忽然对着台下老蒋的方向喊道:“师傅!你别骂啊!”

  老蒋一句喝骂已经到了嘴边,被陈诺生生打断,却听陈诺飞快道:“师傅,话我已经喊出来了啊……这会儿您要骂我们,要不让我们打的话,那丢人的可不光是我们兄弟两人了。”

  老蒋气得差点一口血又吐了出来,瞪大眼睛看着这个小混蛋。

  “师傅,回去之后要打要骂都随你,这场,让我们打完了再说吧。”

  “……”

  宋志存用吃人的目光也盯着台下的老蒋:“蒋老弟,这是你的徒弟!你的意思怎么说?!”

  老蒋看了看台上的陈诺和张林生……

  此时此刻,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一句“不打”也真的说不出口了!

  陈诺讲的没错!

  此刻若是自己呵斥了徒弟然后说不打……那么才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

  “随,随他们吧。”老蒋无奈的叹了口气。

  ·

  “喂,宋伯伯,我师傅都没意见了。”陈诺双手一摊:“你怎么说!”

  宋志存被全场的目光聚焦,也知道这个时候无论自己心中有什么想法,也顾不上了,狠狠点了点头:“好!你要打,那就打吧!”

  “好啊,怎么打?”陈诺笑道:“你徒弟那么多,你挑人来吧!”

  顿了顿,却又故意指着台下那个被人搀扶到一旁的家伙,笑道:“你可挑好了人!可别输了,又说不能代表你们宋家第九代!”

  这句话就是赤裸裸的打脸了,宋志存虽然心中怒击,但终究还是自持身份,不好跟一个小辈斗嘴,哼了一声,扭头来,对手下的几个弟子挨个眼神看了过去。

  “师傅!我上!”

  “我去!”

  “师傅!让我来吧!”

  尤其是那个壮年汉子——这是宋志存的大徒弟,也是宋志存徒弟里功夫最好的一个,是宋志存悉心调教用来防老的顶梁柱干将。

  按理说,这时候就应该自己的大徒弟出场了。

  对于宋志存这种武术界的名家来说,这种顶梁柱的防老的徒弟,甚至比亲儿子都要重要!

  武术家往往要应对一些同道的挑战或者踢馆,你名气越大,越会有人来挑战。江湖新人辈出,总有新人想上位的。

  武术家年纪老的时候,年老气衰的时候,体能下降,实力下滑,巅峰不在,到时候若是再出战,若是输了,一世英名就成了别人的踏脚石。

  而培养一个真传弟子,继承自己衣钵,压箱底的本事也都是尽数传给对方——遇到有高手上门挑战,年老的武术家自己巅峰不在了,都会让这样的亲传弟子出战。这就是所谓的防老的徒弟了。

  这种场合,正适合出常。

  但宋志存的目光在他的身上转了一下,却摇头:“阿威,你下周还有一场比赛。”

  随后目光却放在了自己的三徒弟身上。

  “家强,你去会会他!”

  大徒弟阿威虽然功夫最好,但下周那场比赛也非常重要,而且还有澳境的赌场下了极大的盘口,利益太大,宋志存不敢现在让阿威出战冒险。

  万一让阿威受了一丝半点的伤,影响到了下周的那场比赛,影响到了赌场的盘口,损失太大!

  自己的弟子里,功夫最好的是大徒弟阿威,但其次的,就是三徒弟了。

  三徒弟虽然是第三个入门的,但资质却比二弟子要好,入门后功夫练的勤,虽然论资排辈是老三,但其实功夫的造诣已经仅次于大徒弟了。

  跟自己练武已经快二十年了,虽然还没有登堂入室,但一双拳头很硬,这些年也打下了很大的名头。

  对付一个练武才半年多的小子,哪怕对方的天赋好到了天上去,宋志存也不认为能胜过自己的三徒弟!

  “好,师傅!”

  三徒弟立刻毫不犹豫的点头应声,然后越过众人走了出来。

  这人身材不高,矮壮矮壮的,相貌不起眼,皮肤黝黑。

  此刻缓缓走出来后,飞快将身上的短褂子脱了下来扔到了擂台下,露出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汗衫,上面还有宋家武馆的字样。

  宋志存这会儿已经带着弟子都退到了绳角,然后跳下了擂台。

  “家强!小心些!”

  跳下擂台后,宋志存还不忘记大声提醒了一句。

  三徒弟点了点头。

  老蒋和宋巧云坐在一起,也飞快喝道:“林生!注意安全!打不过不要硬撑!”

  “师傅放心,我师兄没问题的!”不等张林生回答,陈诺就抢先回了这么一句。

  说着,陈诺哈哈一笑,把自己带了半天的一个小挎包从背后挪了过来,然后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

  赫然是一对护袖,一对护腿!

  只是这东西在手里,却是沉甸甸的,颇有分量。

  “喂!这是什么?!”宋志存不干了:“小子,这是徒手比武,不得使用兵刃的。”

  “这不是兵刃啊,是我师兄的独门拳法!怎么,打拳的独门玩意儿不行吗!

  南拳还戴护腕呢!

  铁线拳还戴铁环呢!

  我师兄不能戴?”

  旁边的擂台上的裁判也走了过来,皱眉拿起了陈诺手里的一个护袖……

  “沙袋?”

  这位裁判愣住了。

  这东西,确实不算武器。

  练武之人,初学者,戴沙包锻炼是有的,但从未听说过这东西用来打人。

  都是戴沙包训练的时候,当负重工具用来锻炼体能的,或者是再练习抗击打能里的时候,用来当护具的。

  “这个……”裁判有点拿不准了。

  “喂,我师兄的独门拳法就是要戴这个的!怎么了,连戴个沙包都害怕?”陈诺大声道:“若是不行的话,你们也可以戴啊!你们戴铁的护肘,护腿,护膝,都可以啊!”

  宋志存不满道:“什么独门拳法要戴沙包?我宋家拳没这一路数!”

  “沙包拳,不行嘛?我师兄自创的,不行嘛?”

  “……”

  裁判看了看宋志存,宋志存吐了口气,气极反笑:“好!让我也看看大房的弟子,年轻豪杰,到底是创出了什么独门的拳法!”

  裁判又看了看擂台前方的那一排武术界的元老的席位,发现无人反对,这才点了点头:“好!”

  毕竟是本地裁判,心里还是向着本地人的,看着宋志存的那个三徒弟:“你要不要戴什么东西?”

  “
不用。”三徒弟狠狠一笑:“随他戴吧!有本事他把全身都裹上沙包来挨打就好!”

  裁判点了点头,然后招呼两人走到中央来。

  “不许插眼,不许踢裆!倒地三次算输!

  中途认输判负!

  我喊停就必须停!

  明白没?”

  “明白!”张林生和对手同时回答。

  “等一下啊!”陈诺此刻已经退到了擂台下,站在绳角旁:“若是掉下擂台怎么算?”

  裁判仿佛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这个小子,没好气道:“小子!你第一天出来比武嘛?掉下擂台自然算输了!这还用说?”

  “哦,那没问题了。”

  ·

  裁判缓缓退开后,张林生和对手也同时后退,拉开了距离!

  三徒弟看着张林生,缓缓抬手做了一个起手势:“宋家拳,丁家强!请教!”

  张林生其实心中有点懵,也有点紧张。但总算是记得陈诺对自己交待的那些话,也对陈诺有绝对的信任,心中虽然砰砰狂跳,却缓缓的放松了心情,将自己的意念放空……

  很快,那种全身被接管的感觉,就出现了!

  张林生仿佛变成了一个旁观者的角色,“看”着自己的身体缓缓的也做出了一个熟悉的功架子,然后,听见自己嘴巴里缓缓说出了一句话来。

  “宋家长房大弟子,金陵浩南哥!请教!”

  嗡!

  台下观众席一片哗然!

  这小子说的啥?

  浩南?

  卧槽!这个我们熟啊!

  ·

  就在台下观众对“浩南”这个名字议论纷纷的时候,擂台上,丁家强动了!

  没有客套,没有华语,仿佛已经被刚才的一再挑衅彻底激爆了怒火,丁家强大吼一声,一个箭步冲上去,赢面就是一拳!

  擂台上张林生飞速后退,拳风几乎擦着他的鼻子而过!

  丁家强一拳落空,第二拳再到!

  张林生脚下仿佛踩了油脂一样,一个滑步再次闪开!

  丁家强虎吼连连,一对拳头狂风暴雨一样,一通组合拳持续攻击,张林生双手高高架起护在头前,却始终不格挡也不反击,只是身形扭转,脚下连连滑步各种躲闪!

  一时间,台上一个打一个闪,就看见那个丁家强一口气出了十几拳,全被张林生用匪夷所思的敏捷性给躲闪开了!

  老蒋和宋巧云都看呆了!

  张林生的天赋在老蒋看来是很好,但是……也绝没有这种惊人的身法和步法啊!

  甚至在练武的时候,老蒋一直觉得,张林生的下盘功夫其实是弱项来着!

  毕竟练武才半年,拳架子是打的很熟,但毕竟没练过桩走过桩,步法什么的没怎么练过啊!

  可此刻看来,擂台上,丁家强连连追击,呼喝声不绝于耳,一双拳头已经鼓足了全部的本事往张林生身上招呼了!

  但自己的这个徒弟,此刻却简直不像人了!!

  尤其是当丁家强一记鞭腿扫过去,张林生的身子仿佛一下折断了腰,整个人如一个匪夷所思的姿态后仰下腰,然后在这个姿势下,居然还能脚下横着挪出几步,顺便闪过了丁家强追击的连续两脚踹……

  老蒋甚至要觉得自己眼睛是不是看错了!

  足足近两分多钟的时间,丁家强不论打出多少拳,踢出多少脚,却没有一下落在了实处!

  连双方格挡都没有!

  就看见台上的张林生,用各种近乎体操的动作,将攻势全部躲闪掉!

  丁家强连对手的一片衣角都没有摸到!

  “逼他!逼他去绳角落!”

  宋家这一房,宋志存连连高声指点自己的徒弟。

  此刻他也觉得不对劲了……对方的这个小子,身法也太鬼了!

  练武才半年?骗鬼吧!!!

  终于,丁家强毕竟是比武的经验丰富,在多次猛攻无果后,却也终于将张林生逼到了角落,再无躲闪空间!

  砰!

  双方的第一次碰撞终于到来!

  丁家强一拳打出,被张林生抬起胳膊挡住!然后一个肘击,再次被张林生双臂挡住,一个踢腿,踢中了张林生的小腿迎面骨,但是也被腿上的护腿沙包挡住!

  陈诺眼角一跳!

  他明显感觉到了张林生的身子开始颤抖了!

  这是身体神经自然的反应。

  虽然有沙包护体,但是对手是宋志存的亲传弟子之一,练了二十年的功夫岂是败给的?

  人家练武二十年,一对拳头不知道打坏了多少沙袋,一双脚不知道踢断了多少木桩!

  张林生再怎么被陈诺开挂,但是身体的强度却只是和普通人相仿。没有打熬过筋骨,没有磨练过皮肉!

  若不是有沙包护体,化解力道的话,怕是张林生的胳膊或者腿,都要被对方打断了!纵然如此,也肯定是受伤了!

  若不是有陈诺的“操控”,如果是张林生自己的话,这种伤痛肯定会被痛觉影响意志,身体也会有所反应!

  但陈诺的操控下,张林生却仿佛浑然不知道痛觉,虽然神经反应让手臂和腿都在微微的颤抖,却依然一个敏锐的动作,弯腰如灵猴一般从丁家强的腋下钻过!

  然后,就看见张林生,忽然一个猛的扛肩动作!

  砰!!

  擂台上,丁家强身子高高飞了起来,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摔出了擂台,落在了外面的地板上!

  “……”

  “……”

  “……”

  全场再次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惊呆了!

  丁家强虽然一直没有成功的给对方造成损伤,但是从局面上看,一直都是压着对手打的!张林生虽然躲闪的很漂亮,但却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啊!

  怎么一转眼,丁家强明明连续打中了对方几下,对方却如同没事人一样,反而一个反手,就把丁家强给扔出了擂台?

  几秒钟后,演武场里爆发出了一片哗然!

  ·

  宋志存脸色已经白掉了!

  瞪了眼睛张大了嘴,看着台上的张林生,又看台下的丁家强。

  丁家强显然并没有受什么伤,落地后,虽然狼狈,但很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只是脸色也是愤怒,不甘,愧疚……

  扭头看向宋志存:“师,师傅……”

  ·

  老蒋和宋巧云也看得呆住了。

  陈诺却哈哈大笑,就跳上了擂台,把张林生扶着退到了绳角去,此刻撤回了精神力,张林生就感觉到身体忽然恢复了自己的控制。

  但是与此同时,手臂上,腿上,一阵强烈的剧痛袭来,他顿时开口,下意识就要惨叫。

  陈诺赶紧一把捂住了张林生的嘴巴,同时飞快道:“别叫!忍着疼!”

  张林生就觉得自己冷汗都疼出来了,呼吸都仿佛在打颤,但终于几个深呼吸后,死死闭上了嘴巴。

  陈诺轻轻抬着张林生的胳膊,拉开沙包护袖的一角瞄了一眼……

  沙包护袖下,张林生的胳膊上已经一片黑紫,大块大块的淤血!

  陈诺赶紧输入自己的精神力,飞快的为张林生驱散消解淤血,梳理损伤的皮下血管,同时拿出一块毛巾来给张林生擦汗。

  张林生双臂颤抖的几乎拿不住毛巾,陈诺却主动抓着毛巾给他擦。

  “卧槽……好疼!”张林生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

  “忍着忍着,你这次出大风头了,一会儿继续!”

  “哈?继续?”

  ·

  台上的裁判其实也懵逼!

  愣了几秒钟后,才一脸见鬼的表情,又看了看台下摔下去的丁家强,又看了看退到绳角的张林生……

  然后才走到了中央,宣布了胜负。

  宋志存身子晃了晃,就觉得眼前的光线无比刺眼。

  就在这个时候,台上传来陈诺的声音:“宋伯伯!第二场,你们宋家派谁上啊?”

  宋志存:????

  第二场?

  什么第二场??

  还有第二场???

  宋志存用目瞪口呆的表情看着陈诺,陈诺却仿佛浑然没察觉,自然而然道:“我们师兄弟是两个人,自然也是打两场啊。

  第一场我们赢了,第二场,你们派谁上来啊?”

  如果说之前宋志存恨死了这个无事生非的小混蛋,那么,此刻,他就几乎爱死了这个蠢货小混蛋了!!

  还有第二场?!

  因为两个人,所以就要打两场?

  这家伙是真的外行吧!!

  拱手就把翻盘的机会送到了自己的手里?!

  仿佛太过激动,宋志存还深呼吸了一下,才压住了心中的惊喜,大声道:“自然实要派人的!”

  这话一出,全场的观众里,对宋家的那些欢呼声,也仿佛远远不如之前了。

  陈诺“不懂”,但是这些观众,都是平日里练拳懂拳,或者喜欢看拳的。

  说好的比武,一代人打一代人。

  哪里还有第二场?还按照人数来算场次?

  人家那个小北佬不懂。

  你宋家老大怎么可能不懂?

  这就摆明了装傻占便宜了啊!

  台下的观众虽然都是支持本土人的,但这个场面,也不由得有点羞愧,对宋家的喝彩声也远不如之前热烈了。

  丢人啊!!

  老蒋原本的惊喜,也变成了一脸的狂怒,张林生居然能意外的赢了一场,已经远远出乎老蒋的意料了!眼看宋志存居然打蛇上棍,就这么欺负自己的徒弟,当下就大声喝道:“宋志存!你说的什么……”

  “师傅!没关系啊!”陈诺赶紧打断了老蒋的话:“就是要打第二场啊,我们都准备好了的。”

  “蒋老弟!令徒都说了打两场的。”宋志存不敢多分辨,赶紧就对身后那个壮年汉子道:“阿威!你上吧!”

  这会儿不敢再保留什么实力了!什么下周的比赛也顾不上了!

  宋承业和宋高远两人有心阻止,但是眼看阿威已经飞快的跳上了擂台去了。

  宋志存还高声喝道:“阿威!好好打,莫要堕了我宋家拳的威风!”

  老头子已经豁出去面皮不要了,还亲自站了出来,双臂连连上扬,煽动现场的观众呐喊助威。

  只是观众的热情已经不再那么饱满了,在呐喊中,偶尔还夹杂了一些喝倒彩的声音——宋志存此刻已经顾不得这许多了!

  只要自己的徒弟阿威能抢下一场胜利,加上旁证观摩的武术界的元老都是自己请来的,再加上自己到时候再给媒体塞些好处……自己就能有由头把今天的这点丢脸抹过去!

  眼看阿威跳了上来,陈诺轻轻拍了一下张林生:“咬牙坚持一下!放心,有我!”

  张林生虽然脸色有些苍白,而且刚才身体恢复自己掌控后,那种疼痛感之外,肺部仿佛撕裂一般的隐隐疼痛,还有全身的那种强烈的虚脱感,都让张林生很清楚,自己刚才的那场比试,虽然陈诺的操控下,做出了无数匪夷所思的躲闪——但这些都超过了自己身体正常的体能负荷程度,UU看书 www.uukanshu.com自己的身体肯定已经受到了损伤了。

  但是此刻,他还是选择相信了陈诺!

  用力点了点头,张林生缓缓走到了中央。

  当身体的掌控再一次被陈诺取代后,张林生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忘记交待陈诺了!!!

  果然!!

  “宋家拳长房第九代弟子,金陵浩南哥!请指教!”

  妈的!你能不能不提这个名字啊!!!

  浩南哥心中欲哭无泪。

  “……宋家拳二房第九代弟子,刘世威!”

  壮年汉子抱了抱拳,只是眼神满是煞气。

  “阿威!逼他去绳角!”台下宋志存沉声喝道。

  `

  【大章,求月票!!!】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