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92章 【小手段,小意外】

  第一百九十二章【小手段,小意外】

  HK这个城市,咋说呢。

  大概因为童年滤镜,海量的港片的熏陶,让内地的很多年轻人对这个地方充满了美好的向往。

  但实际上真去了——也就那么回事儿。

  街道非常狭窄,大部分街道不过就是双向两车道。楼与楼之间的距离非常的近,压抑的如同鸽子笼。

  不过,街上干净是很干净的,而且,走在马路上,不时就能看见如港片里演的那样,有阿SIR穿着制服巡逻。

  但陈诺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地方。

  若是算进上辈子的话,陈诺来过这个城市很多次了。

  总觉得HK有很多人,心态很奇怪,你遇到本地人,只要你说的是普通话,说的不是粤语,那么就会感觉到对方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凌驾你之上的感觉。

  哪怕是在餐厅里吃饭,服务员也都没什么好脸色。

  这种优越感是有着历史由来的。

  在九十年代,HK经济水准远远超过内地。HK的一个普通人的月收入都能达到万元港币以上。

  那个年代,一个在HK开货车的司机,都可以跑去SZ那种地方养个二房,也花销的起。

  要知道九十年代是什么日子,内地的一二线城市,普通月薪也不过就是几百块。

  但两千年之后,这种差距就以飞快的速度在缩小!到了陈诺重生回来之前,HK的经济已经衰退得厉害——因为经济重心转移,在区域经济里的地位已经被大大削弱了。

  可如今,是2001年。

  还是优越感很强的时候。

  陈诺一行人,早上也懒得在酒店吃早餐,就出了门,沿着广东道一路走,随意找了家茶餐厅用餐。

  一行人的装束明显是大陆游客——主要是磊哥跟朱大志两个家伙。

  这两人是这个年代的大陆男性的标准打扮:穿个T恤衫,都要把衣服下摆塞进裤子里。皮带上还要挂个手机套。

  看着板板正正的,其实特别土。

  陈诺没在意这些,更没有刻意的去纠正磊哥等人的穿着。

  在他看来,一个人的自信与否,无所谓你穿什么。

  乔帮主每次发布会就一件吐拉吧唧的T恤衫,也一样光芒万丈。

  没必要因为要迁就别人的歧视性的目光,就刻意的模仿别人的装束。

  在茶餐厅的时候,服务员的态度明显比较冷漠和不耐烦。尤其是在磊哥跟朱大志两人兴致勃勃看着餐牌,来回翻看挑选的时候,服务员就站在那儿用手里的铅笔不耐烦的敲打桌面,一脸的腻歪表情。

  还嘀嘀咕咕的用粤语说了些什么。

  虽然听不懂,但明显不是什么好话。

  朱大志是个棒槌,压根没察觉到人家的表情。

  磊哥人精,察觉到了,脸色有点不爽。服务员的话他听不懂,但是一个词他听见了。

  北佬。

  就在磊哥要瞪眼发脾气的时候,陈诺拍了拍他的手背,压住了。

  陈诺抬头,飞快的跟服务员报了几个菜名:“猪骨捞面三份,肠粉两份,双皮奶两份,奶茶五杯加冰。”

  陈诺说的是普通话。

  他不是不会说粤语,就是不想说。

  不惯着!

  服务员这才不耐烦的离开了。

  “傻了你,餐厅里吃饭,菜还没上就跟服务员发脾气,不怕给你菜里吐口水啊?”

  陈诺笑着看磊哥。

  磊哥有点不爽:“妈的,什么脾气。老子是顾客,又不是要饭的。”

  “正常了。本地人现在都看不起大陆游客的,觉得咱们是穷人。”

  “哈?”

  陈诺笑着,用眼神看向服务员:“你知道在这个地方,一个服务员打工的一个月能赚多少?”

  不等磊哥猜,陈诺就笑道:“这个地段,这种生意很好的店……一个月薪水,过万港币。”

  “卧槽!”磊哥瞪大了眼睛。

  一万?!

  在金陵,一个被大家羡慕的公务员,一个月薪水也就一千吧!

  磊哥给自己店里的销售员开的工资是一个月五百加提成,已经算是挺良心的了。

  在HK,一个服务员,月薪过万?!

  “不一样的。”陈诺摇头道:“这个钱若是拿去内地花,自然就是大钱。

  在HK的话,这些人其实生活很苦的。

  这些服务员都是底层,说不定一家几口人都在住村屋,连公屋都要等——哦,公屋大概就相当于我们那儿的经济适用房,不过在这里是很低的价格政府租给老百姓的。

  而且轮也轮不到,一等可能就要等十年。

  这儿有个词叫镗房,往往是一家几口人住一间,一间面积可能就七八平米的那种。

  很多月薪上万的,其实在这里都是贫民,住的地方跟鸽子笼没啥区别。”

  顿了顿,陈诺笑道:“磊哥,你在金陵的房子多大面积?”

  磊哥有点不好意思:“那个……一百平吧,我前两年买了准备结婚的。”

  “一百平,在HK,叫千尺豪宅了。”

  “我去,HK这么拧巴么?”

  “对啊,地方小,资源垄断厉害,通货膨胀的也厉害,物价虚高。”

  说着,陈诺指着餐牌:“刚才点餐你们看到了,东西多贵啊,就这么一个普通的路边小店茶餐厅,我们几个人吃些普通的东西要好几百。

  在咱们那儿,就是一个人的一个月工资了。”

  磊哥算了算价格,又算了算月薪上万,瞬间觉得,这些HK人简直就是苦逼了……

  薪水数字上高,但是在本地的购买力却低啊。

  这些话题太过于复杂,也有点敏感,等服务员把餐端上来后,陈诺就打住不继续了这个话题了。

  把双皮奶端了一碗到宋巧云面前,笑道:“师娘,你尝尝这个。”

  然后把另外一碗给了小叶子。

  ·

  钱这个东西,其实准确的说是货币,要看购买力才行。

  数字是没有意义的。

  HK人月薪两万,随便买瓶矿泉水都要十块八块的,吃碗面就要五十块。

  一个七八平米的房间租下来就要三五千。

  那还有什么幸福体验?

  ·

  回到酒店的时候,老蒋还在房间里休息。

  蒋老师是打定了主意不出门了,在房间里吐纳内息,调整状态备战。

  陈诺买来了一份外卖给宋巧云带了回去。

  那个宋志存没有露面,宋家的人也没来。也不知道是出与武德,比武之前不打扰对手,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不屑的心思。可能两者兼有吧。

  陈诺问了宋巧云,比武的时间定在了两天后,地点就在宋家在HK的一个武馆——所谓的旗舰店。

  问明白了这些,陈诺也暂时安心了。

  于是,接下来的两天,干脆放宽了心思,每天带着小叶子浩南哥磊哥朱大志,一行人满HK的转悠。

  东田会社的那辆车就成了他们的专车,反正用着也方便。

  磊哥和朱大志,转遍了他们想去的那些港片圣地。

  什么铜锣湾,什么尖沙咀,什么庙街……

  结果……

  “特么的,去了还真不如不去,街道又破又旧又窄,哎!”

  幻灭,都是幻灭。

  陈诺本来还想带小叶子去迪士尼的。

  结果一打听,发现自己乌龙了……2001年HK迪士尼乐园还没开张呢。

  不过海洋公园倒是去了一趟。

  又抽了一天时间,带队去了趟著名的港片拍摄地:大屿山片场。

  结果也是失望而归。

  早破败了。

  2001年,昔日的港片黄金年代已经逝去,只留下余晖。

  大名鼎鼎的红磡体育馆也去看了,外形很有特点,但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建于八十年代的红磡体育馆其实已经有点老旧了。

  后世直到2009年,才翻修了一次。

  唯一让众人赞叹的,还是大名鼎鼎的中环。

  其实也就是HK现在的CBD,各种漂亮的高楼大厦写字楼,依着太平山而建。

  不过在后世看惯了陆家嘴的陈诺看来,总觉得中环这个地方透着一股子小家子气,还是那个问题,地皮太少,楼与楼之间的间距,狭窄得让人窒息。

  那个在港片黄金时代里璀璨的HK,终究,只是存在于童年记忆之中了……

  ·

  来到HK的第三天晚上,宋志存终于露面了!

  和陈诺有过一面之缘的这个宋家老头子,带着人来到了酒店,亲自做东请老蒋和宋巧云两口子吃了顿饭。

  陈诺毫不客气的跟着去蹭了一顿。

  宋志存其实早听手下人说了,老蒋夫妻两人还带了一帮徒弟。

  其实是有点意外的。

  因为安排行程的时候,宋家只负责了两口子的机票和食宿。

  人多你早说啊,宋家也不差这点钱,倒是显得自己小气了。

  饭桌上,宋志存态度很客气……那种淡漠的客气。

  因为第二天就要比试,大家都没喝酒。饭桌上,随意聊了一些武术界的事情。

  不过老蒋明显不太能聊——他隐居在学校里,不搭理武术界的事情已经很多年了,很多话题根本聊不进去。

  倒是陈诺,在他的刻意捧哏之下,从宋志存这里听到了不少八卦。

  饭局到了尾声,宋志存才忽然叹了口气。

  “老蒋,其实若按照我的性子,这场比试实在是没什么太大的必要。

  我们两家其实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何必打打闹闹的。认祖归宗,大家久别重逢更多的应该是讲讲情分才对。

  可……为了先人的遗愿,这场比试,才不得不推行下来的。

  明天擂台上,还请你多多包涵了。”

  这话说的很是漂亮。

  老蒋其实也有些感慨。

  不过陈诺却不太信这个宋志存。

  真要讲情分的话,老蒋两口子来HK这么多天了,也没把人请到家里去见见?

  宋巧云可是正经八百的宋家长房唯一的后裔。

  什么叔叔伯伯的都没见,宋志存的那个爹,也没发话。

  果然,随后,宋志存笑了笑:“既然是一家人,比试之外,终究也是要讲讲情分的。

  明天的比武,按照江湖的老规矩,总还要有些彩头的。

  之前先人们约定的赌约,上香也好,宗族的信物也好,自然都是算在里面的。

  不过呢……我听闻你们在内地生活也清苦,我就自作主张,加了些别的赌注进来。”

  说着,宋志存笑眯眯的,拿出一张支票来。

  “这里是两百万港币,渣打银行本票,随时可以兑现。”

  老蒋脸色一变:“你要收买我?”

  “当然不是!”宋志存摇头道:“这是明天的赌金。”

  “赌金?”老蒋摇头:“这个赌金,不会是我输了,才能拿到吧!”

  “哪里的话!”

  宋志存叹了口气:“老蒋,你低看我了。

  这赌金,明天会在比试的现场让几位请来的武术界的宿老公证。

  比试之后,不论输赢,都是你的!”

  不管输赢都给两百万?


  那干嘛还要等到比武结束?

  这不就是出场费么?

  这不是脱裤子放屁么?

  张林生有点茫然。

  不过陈诺心中却笑了笑。

  这个宋志存,挺高明么。

  你就想吧……不管输赢,我都给你两百万……那么到了比武台上,你好意思对我出重手么?

  别说不好意思。

  哪怕就是在关键时刻,你犹豫上那么半秒钟——对于老蒋这个级别的练武之人,怕就是能分出高下了!

  这就是宋志存今晚的目的了。

  先是用软话谈情分,然后再用钱做注脚。

  为了就是动摇老蒋的战意!

  虽然宋志存原本赢面就偏高一点。但这次比武对他来说利益太大,用些这个手段,不管成或者不成,哪怕能添加半分胜算,都是值得的。

  老蒋是个厚道人,宋志存这么一番拿捏后,果然气势就柔和了下来。

  宋志存随后又道:“明天比武后,家里还预备了晚宴,我父亲虽然病重,也会亲自出息。到时候……也是咱们两房人,好好聚聚,闲话家常的时候了。

  哎,百年恩怨,何苦来的,都是一家人啊。”

  宋志存随即告辞,并言明,明天会派人派车来接,然后带人走了。

  老蒋叹了口气:“这老宋,倒也不是什么坏人啊。”

  陈诺在一旁瞧了瞧老蒋,低声笑了笑:“可也不是什么好人。”

  还行,用点心理战的小手段,但没算太过分。

  没出脏手。

  陈诺还算是满意的。

  挺好,你玩小手段打心理牌用情分来软化战斗意志。

  那么我就用作弊的办法对付你。

  很公平啊。

  ·

  人的体能都是有极限的。

  练武的人或许极限的天花板更高一些,但也绝对不是无限。

  陈诺很清楚,即便有他给张林生玩操控木偶这种作弊的行为,但是张林生自身的身体素质是有极限的,一些动作,哪怕是用了陈诺的精神力,用陈诺的意识去操控,但浩南哥也还是做不出来的。

  于是,陈诺还有准备。

  晚上的时候,东田会长在HK指派的那个司机就送来了陈诺前两天吩咐他加急定做的一套东西……

  ·

  决战日!

  中午的时候,陈诺就带着张林生在老蒋的房间门口等着了。

  老蒋夫妻开门出来的时候,老蒋整个人看上去气度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平日里那个面团团的教书匠,此刻气息内敛沉稳,但双目之中隐隐有光华流动,给人一种静水深流的感觉。

  一身麻布的短褂子,薄底布鞋,头发也梳的很整齐。

  宋巧云跟在丈夫身后,看了一眼等在房间门口的两个徒弟,轻轻的点了点头。

  “走吧。”老蒋昂首挺胸就走在了前面。

  陈诺和张林生今天也都换了一身运动服,如同两个马仔一样走在老蒋身后。

  “浩南哥啊。”

  “啥?”

  “你觉不觉得,咱们师傅今天精神头很棒啊!”

  “嗯,感觉师傅今天的气度,很像武林高手。”

  老蒋走在前面,听见两个徒弟的小声议论,心中也不免有点得意。

  自己连着三天的打坐调息,让自己的内息已经调整到了自己现在境界能达到的最佳状态了。

  哼,两个小子,倒也有几分眼色!

  不过随后,身后的对话还在继续。

  “你觉得不觉得,咱们师傅今天的气势,很像霍元甲啊?”

  “啊?你这么一说,是有点像啊!”

  老蒋现些脚下一个趔趄,回头狠狠瞪了两个傻徒弟一眼。

  老子这是去打擂比武啊!!

  像霍元甲?

  会不会聊天啊!

  霍元甲特么的就是死在擂台上的好不好!

  ·

  酒店的楼下大厅里,已经有宋家的人在等候了。

  为首的一个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的男子,穿着一身西装,还戴着黑框眼镜,身材消瘦,体型修长。

  看着老蒋一行人从电梯里走出来,这人笑着就迎了上来。

  “蒋世兄!”

  老蒋好奇的看着这人。

  “鄙人宋承业,宋志存是我的大哥。”

  明白了,是宋家二房这一代的老三。

  早就听说宋家二房这一代三个男丁,老大宋志存就是今天要和老蒋比武的那个。

  这个老三宋承业,则是宋家老头子老年得子生的幺儿,只是……听闻没练武。

  看着样子,身材消瘦,气质文质彬彬的,确实不像练家子。

  “早就听闻蒋世兄武艺高强,我特意向家父请命,今天来接您去比武的地方。”

  宋承业的笑容和语气都很客气,指着外面:“车已经备好了。”

  对方客气,老蒋自然也客气,宋巧云也上来和对方见过,打了招呼。

  宋承业对宋巧云的态度更是客气之余多了几分亲近:“论起来,巧云大姐,我该叫您一声堂姐的。”

  顿了顿,又低声道:“这场比试,实在是不太合时宜,原本应该是亲热的一家人,亲人相认相见,却要拳脚相向,哎……这次,实在是委屈几位了。”

  酒店外,两辆车已经停在了那儿。

  “宋世兄,巧云堂姐,请上我的车吧,我们路上还可以聊聊。”宋承业指着头前的一辆奔驰轿车笑道:“两位贵徒可以坐后面那辆商务车,我的人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老蒋正要点头。

  陈诺却本能的觉得不对,忽然就道:“师傅,我们还是一辆车吧,我还有话要跟您说。”

  老蒋有些疑惑,不过宋巧云却点了点头:“也好,大家既然一起来,自然也一路走。”

  宋承业怔了怔,随后就笑道:“也好,那我也和你们一起坐商务车吧。”

  于是,一行人上了商务车,倒是让宋承业带来的手下坐了他自己的那辆豪华轿车。

  商务车内,老蒋和宋承业坐在第二排,宋巧云和张林生坐在第三排。

  第三排理论上可以坐三个人,就是会略有点挤,但总不好跟师娘挤在一起

  陈诺却主动去坐了副驾驶的座位。

  汽车开动,商务车打头,奔驰车在后。

  路上的时候,宋承业和老蒋寒暄了几句,眼看老蒋谈性不浓,也不再打搅,只是不停的跟宋巧云讲话,讲的也都是一些宋家祖上的一些传说。

  HK的城市面积很小,街道也狭窄,一路上车队不急不缓的行驶。

  眼看到了一条十字路口,在这里拐弯要进隧道……

  忽然,陈诺心中微微一动!

  侧前方一辆朝着这里开来的小货车,隐隐的给了他一丝异常的感觉。

  那辆小货车原本一路开过来的时候,速度不急不缓,但越发靠近的时候,陡然加了速。

  陈诺立刻从倒视镜往后瞄了一眼。

  就看见那个宋承业,坐在第二排的座位上,身子姿态,双膝微微弯曲,低头含胸,双臂轻轻抱在胸前……

  陈诺心中一跳!

  与此同时,侧前方的那辆小货车忽然发动机猛的一轰……

  强大的精神力,让陈诺瞬间捕捉到了,十多米外,那个货车上的司机,面色狰狞!油门已经踩到了底!

  商务车的隔音效果很好,车内的其他人都没有听到外面传来的发动机的轰鸣。

  陈诺察觉到了后,眼睛里闪过一丝厉色!

  就看那辆货车里,司机双手把控着方向盘,陡然之间,司机脸色一变!

  方向盘不可控制的朝着一侧自动转了过去!司机惊呼,但是却反应不过来,小货车一头就撞上了路边的金属隔离栏,然后一个侧翻,就倒在了路边,贯性作用下,还往前滑了好多米……

  这外面的一声巨响,惊动了这边的车队,司机已经踩下了刹车!

  车里的人惊讶的看着在七八米外撞翻了隔离栏侧翻在地上的那辆货车,轮胎还兀自轻轻转动。

  就看见那车门被打开,里面的司机头上带着血从里面爬了出来。

  这时候,路边有行人都围了过去,赶紧将司机拉到路边坐下,还有人打了电话报警……

  车内,老蒋等人都是面色惊讶,没想到居然目睹了这么一场车祸。

  陈诺注意观察了宋承业,果然从这个家伙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惊疑,不过随后就被掩饰了下去。

  “少爷,好像是那边出了车祸。”

  司机回头看了一眼宋承业。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宋承业皱眉,没吭声。

  陈诺却忽然开口道:“宋先生,比武的时间快到了吧?我们是留在这里看热闹呢?还是去比武呢?”

  陈诺这话一说,宋承业立刻就摇头,笑道:“交通事故自然有警察处理,我们去武馆吧。”

  他随手却又打开车窗,对停在后面的奔驰车里下来的两个手下交待了一句:“去看看,能帮忙的话就帮帮忙。”

  汽车重新缓缓行驶,陈诺才笑了笑:“宋先生,好心肠啊。”

  宋承业点头笑了笑,却不再讲话了。

  ·

  【八点到十二点是打赏月票四倍啦!打赏的是四倍。投的月票还是双倍。

  战况激烈的很,我已经立下了,一定会努力完成更新!

  求支持~~】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