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89章 【成啊】

    第一百八十九章【成啊】

    我们的老祖宗有个不能算好的传统:有点什么独门的绝技,都喜欢敝帚自珍藏起来,生怕流传了出去,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这种做法常常被现代人诟病。

    但其实放在古代,无可厚非——因为古代没有知识产权和专利的保护。

    于是,放在武道上,这种做法更是被发扬光大到了极致。

    掌握了一些真本事的传统高手,往往对于选择传人的问题上,极其慎重。

    比如什么传男不传女,传儿不传媳……

    哪怕事弟子也要分为外门弟子和入室弟子。

    再划分下去,还有关门弟子,养老弟子,掌门弟子等等不同的分类和说法。

    结果就造成,古武一道,渐渐没落。

    如今流传在外的那些打的好看的,都是套路武术——表演用的,本质上跟舞蹈或者体操没啥区别。

    武术这个东西,说穿了就是击技——战斗打人用的。

    可战斗用的击技,这种东西的训练往往因人而异。

    人的体质,体能,甚至是神经反应速度,身体协调性,领悟能力——甚至包括临场对战时候的心理素质,等等诸多原因,都会局限于人在学习一门武术可以取得的成就。

    可传统的武术门派,往往因为局限于自己的小圈子,自己的小门派,在传承之中,敝帚自珍,拒绝外传,而导致了传承的时候,可以选择的基数很少。

    若是某一门功夫,在某一代传承的时候很不巧的,这一代的传人是个棒槌……

    那就坏菜了。

    当然,还有许多其他的情况都会发生,比如某一代的掌门因为意外忽然挂掉了,还没来得及把压箱底的本事传出去……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技艺,如果只是用小圈子里的传承模式,就注定会没落的。

    历史的长河,淘汰掉了很多这样的传统技艺。

    武术行当里,也有很多的功夫技巧失传。

    能流传到今天的,都是幸运儿。

    宋家就是其中之一。

    ·

    老蒋的老婆叫宋巧云。宋巧云的爹叫宋阿金。

    宋阿金出身于宋家。

    一个传统的古武家族,南派的拳法和内劲,来源已经不可考了,反正是家传的技艺。

    祖上多半是显赫过一时的。

    不过,所谓的武林传说,其实也不像是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

    什么正道几大派,什么邪道魔教,什么江湖丐帮,什么五岳剑派……什么南宫世家,慕容世家……

    统统都是小说家编的!

    传统的武术传承,更像是一个个小帮派,小家族的传承。所谓穷文富武,凡是有名有姓的传承下的功夫,起源的门派或者家族,往往都是有点资产的。

    宋家不大,从前清的流传下来的时候,就算是一个大户人家——地方上的。

    传到了宋阿金的太爷爷那辈的时候,是洋人已经杀进过京城两回了。

    宋安金的太爷爷在宫里当侍卫,在第二次保着西太后那个老娘们往西逃的时候,算是立下了点功劳。

    老娘们那次倒也敞亮,一口气撒出去好多件黄马褂当赏赐。宋阿金的太爷爷有幸也分到了一件。

    黄马褂这东西,在清初很稀罕,到了清末的时候基本就掉价得厉害了。

    但好歹也是值点分量的。后来就时运不济了,因为老娘们和光绪争斗,宫内大清洗,宋阿金的太爷爷就被革了出去。

    宋阿金的太爷爷,听闻这位功夫是很高的,高到什么程度不知道。

    但是死的早,去职后,原本也可以在家当个富家翁的,可惜得了场病。

    俩儿子不和,就闹了分家。

    主要是因为家传的功夫,谁都不服气谁,谁也打不服谁。

    当时呢,宋家除了还剩下些产业,基本没什么官方的背景了。

    宋阿金的爷爷是当时的胜利者,把自己的弟弟打败,但是没打服人家。

    输的那一房,一气之下,就回了南方老家去。

    没想到,却因祸得福了。

    留在京城的宋阿金的爷爷这一脉,经历了皇帝退位,北洋入主,然后是一次次的军阀交替的进入京城。

    每一次动乱,留在京城的宋家就要破败几分。

    到了宋阿金的父亲这一辈儿,京城已经混不下去了,也跟着回了南方老家。

    可没城乡,老家的那一支,不愿意接纳了。

    都是江湖儿女,都是练武的人家,嘴巴上的道理讲不通,那就只好手里见高下了。

    宋阿金的老爹是个练武奇才。据说功夫已经练到了远超过自己那位拿过黄马褂的爷爷了。

    结果,在老家的一场比武里,把老家那一支的传人打的当场吐血,就此一蹶不振,听说一身功夫也就此废掉了。

    输的一方倒也敞亮,输了就认,交出了家里传承的玉虎头,搬离了祖宅,把地方让了出来,一房的人背气出走,去了更南边。

    只是两房就此矛盾激化了。

    然后就一直争斗不休。

    每一代的传人,都要约了干一架,谁赢了,谁拿玉虎头当家主。

    再后来,RB人打过来了,老家也沦陷。

    宋阿金的爹带着族人和乡亲反抗,听说还闹出了不小的动静,不过最后毕竟是时代变了,被RB人调集了队伍,乱枪打死。

    年幼的宋阿金,就被自己的娘带着逃难去了徽省。

    在吴稻大师兄的那个乡下停了下来,扎根住下。

    家自然是败了,从族上的黄马褂宫廷侍卫,在京城都有产业的家族……

    到了宋阿金这一代,就是个走街串巷骑着自行车卖冰棍的了。

    另外那一支,抗战的时候逃亡去了HK,还开过武馆。抗战后,一直就扎根在了HK,还把武馆的生意一路做到了南洋。

    在六七十年代的时候,华人武术热——感谢布鲁斯李!宋家那一支,甚至一度把道场开到了M国去。

    根据宋巧云的说法,她年轻的时候,另外那一支上门来找过。

    当时宋巧云和老蒋刚结婚不久,宋阿金也还没过世,正值壮年。

    另外那一房上门来,宋阿金也是礼数周到的接待了——山河破碎都经历过了,那点子家恨,其实在宋阿金看来,已经不算个事了的。

    想着一家人,在战乱年代分成了两房,如今重逢,往好里说,得算是骨肉团聚吧。

    但宋阿金这么想,人家不这么觉得。

    算上宋阿金的父亲,那一房已经连着输了两代人了,这口气是无论如何都要争回来的。

    于是提出按照家里的老规矩,宋阿金代表自己这一房,两边打一场。

    原本么,这场输赢,若是只是切磋的话,宋阿金觉得就算是故意让对方赢了也无所谓的。

    可另外那一房的要求让宋阿金不能接受:

    若是输了,要宋阿金去那房的祠堂,代表宋阿金的父亲,对宋家二房的那位族叔的牌位磕头上香道歉。

    因为当年那位族叔跟宋阿金的爹比武受伤后,功夫就此废掉了,而且后来搬家后,没过多久,受不了自己功夫废掉的打击,就病死了。

    这就不成了!

    宋阿金生平最敬重的人就是自己的亲爹!

    他老爹是在家乡带领族人和乡亲,反抗RB人才牺牲被乱枪打死的。

    在宋阿金的心中,自己的爹就是英雄!

    要让自己认输道歉认错,还是替自己的父亲去道歉,宋阿金不干。

    当年打败你们也是光明正大擂台上打的,没偷奸耍滑没使诈,道哪门子歉啊?

    亲爹是抗日牺牲的英雄,宋阿金是绝不肯代父亲去服软的。

    双方说僵了,就大打出手,按照武人的传统来。

    于是……宋阿金又赢了。

    算上宋阿金这一代,宋家二房等于连败了三代人了。

    这股子怨气,哪里能咽下?

    其实也真的不怪他们有怨气。

    从在京城分家宋阿金的爷爷那次,就输了,结果二房的人被迫离开京城回到老家扎根。

    才生活了没多少年,宋阿金的爹又带人回来了。

    二房再次被击败,
再次离开。

    一个家里的顶梁柱还被打的吐血受伤就此一蹶不振了。

    到宋阿金这里,又输。

    连着几十年,三代人的委屈,换谁,谁还不怨念?

    这次找上门来的那个宋老头,是宋志存。

    是宋家二房这一代的。

    当年输在宋阿金手里的,是宋志存的亲爹。

    当年找宋阿金比武的时候,宋志存就跟着他爹一起来过,当年就见过老蒋和宋巧云两口子。

    宋志存的爹输给了宋阿金后,带着儿子回了HK,然后,活到了现在都还健在。

    只不过,二房如今也出了点问题。

    宋志存的爹,比武数给了宋阿金,但是这人经商的本事显然比练武的本事还要更强几分,

    从七八十年代开始,将宋家的武馆渐渐做成了连锁,道场都开到M国去了。

    如今老头子已经年迈,近两年身体不太好,而且可能也没多少日子了。

    老头子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是宋志存。另外还有一个叫宋高远的二儿子。

    老三听说年纪很轻,是老头子老来得子生的。

    老头子身体越来越差,眼看就要安排身后事了。

    宋家二房的偌大产业,这些年都是分给两个儿子掌管,宋志存和宋高远各负责一摊子,老三听说也掌握了一点。

    在选择继承人的问题上,老头子心中有一股子执念。

    自己这一房连输了三代人了。死前就想看自家赢一回。

    于是表示,这一代谁能赢了大房,让大房低头认输,来祠堂烧香磕头——谁做到了,谁就是继承人。

    于是,宋志存找上门来了。

    昨晚已经不是宋志存第一次找老蒋了。

    他来金陵已经好几天了,见过老蒋两口子,但是老蒋死活不肯再玩这套江湖把戏了。

    打什么打啊,现在是法治社会啦!

    习武强身健体可以,打架斗殴,那是犯法了好不好?

    不过,浩南哥告诉了陈诺一个细节……

    老蒋怕是担心自己打不过对方。

    因为当年宋志存跟着他爹,来找宋阿金比武那次,宋志存和老蒋两口子都是晚辈。

    在长辈没比武之前,晚辈私下里忍不住技痒,偷偷的比划了两下。

    结果,宋志存年纪比老蒋大几岁,当年练武的时间也比老蒋久,又是跟着亲爹从小就调教,天赋也不错。

    比划的那两下,老蒋是被压了一头的。

    而且……

    今天上午,浩南哥被老蒋叫过去,也只是因为昨晚陈诺的那个电话,老蒋觉得,怕孩子胡闹闹出什么乱子,就干脆把浩南哥叫过去。

    把自己这一门的传承由来,干脆给自己这个心里已经认可的徒弟,交个底算了。

    大徒弟吴稻不算——那个家伙心思不在练武上。

    陈诺更不算——他就是个凑热闹的。

    生才是老蒋目前真正认可的徒弟。

    趁着这次机会,也算是让生正式认识和指导一下自己练武的这个门派传承了。

    上午的时候,老蒋把这些往事说给了生听了一遍。

    宋巧云和老蒋也同时在商量怎么应对:

    那个玉虎头的家族信物,给出去无所谓,老两口早就不在意这个了。

    但上香磕头认错,绝对不行。

    说到后来,老蒋就讲了几句话。

    “实在不行,打就打一场吧!

    总不能丢了咱爹的脸。

    宋志存这人听说功夫练的极好,名声也大。下棋的时候,我跟他暗中斗了斗劲,他的‘磨盘劲’已经练到顶了。

    不过……真打的话,我也未必就怕了他!”

    好吧,有了最后这句,就连陈诺都听出味道来了:老蒋恐怕是真打不过人家。

    ·

    “那老蒋的意思是真的要打了?”

    “嗯,看师傅的意思是这样的。”

    陈诺点了点头:“在哪儿打,什么时候打?”

    “时间没定,不过,听师傅说,要打也不能在金陵。要去HK。”

    “为啥?跑那么远?”

    “宋家的人怕我们输了赖账,把地方定在HK,我们若是输了,立刻就地就去他们家祠堂去烧香。

    而且,听说宋志存还要让家里的兄弟一起现场观摩,赢要赢得正大光明,才能让他爹把产业传给他。”

    “哈哈哈,人家是有着必胜的信心的啊。”陈诺笑了。

    老蒋就这么弱么?叫人这么瞧不起啊?

    不过……也对。

    老蒋的功夫传自宋阿金,但他做了一辈子教师,还是语文教师,平日里忙着教学,工作,早就远离江湖。家里还有一个生病的老婆要伺候照顾。

    平日里也不跟人动手——唯一的还有跟人动手的机会,就是极少的偶尔接个委托,给自己老婆赚点医药费。

    每天也没有精力勤奋苦练了。

    而那个宋志存,人家是专业开武馆的,这半辈子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练武功,跟人比试,或者教徒弟。

    此消彼长,老蒋恐怕真不是个儿。

    陈诺想了想,笑道:“那我们也不能看着老蒋输啊。林生啊,你怕不怕疼?”

    “啥意思?”

    生一愣,然后立刻反应了过来:“又让我出马?这次又装什么逼?”

    “我又不会害了你。”陈诺摇摇头。

    看了看身边的生和磊哥,笑道:“刚好,暑假还没结束,趁着有功夫,就当大家一起去HK玩几天了。”

    磊哥倒是无所谓。

    生也没犹豫。UU看书www.uukanshu.com

    陈诺想了想:“咱们仨,我把叶子带着……哎,对了。”

    说着,陈诺提高了嗓门,扭头对店铺门口,正在给一辆车换轮胎的朱大志喊了一嗓子:“大志!”

    “啊?”朱大志抬头,一脸黑灰。

    “跟我出去一趟,成不?”

    朱大志闻言,直接就站了起来,一双脏手在衣服上擦了擦,顺手就拿起一把扳手,在手里掂量了两下分量,直接就别裤腰带里了。

    “成啊。

    你说吧,干谁?”

    `

    【5月份啦!求月票!

    邦邦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