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87章 【师兄快来!有人踢馆!】

    第一百八十七章【师兄快来!有人踢馆!】

    孙可可这一病,倒是一下因祸得福,日子也轻松了下来。

    老孙把她的补课给暂时请假了,让孙可可在家休息了两天。

    杨晓艺是公务员,白天要上班。老孙是副校长,八中改制后开学前一大堆的准备工作,老孙自然也是每天忙碌的很。

    那么……就便宜陈小狗了。

    每天堂而皇之的,跑去老孙家里,照顾自己的小女朋友。

    陈诺变着法儿的疼自己的女朋友。生病么,药补不如食补。

    陈诺又是个会做菜的——上辈子八年在海上飘着,你还指望海上有美团么?

    满汉全席来不了,一些家常菜还是可以胜任的。

    第一天熬了鸡汤,那天晚上探望孙可可时候带去的三黄鸡一点没糟蹋,炖了一砂锅浓浓的鸡汤。

    其实孙可可也好奇这只三黄鸡哪儿来的。

    按理说吧,什么肉松啊,小米啊什么的,都可以晚上在超市买来。

    一只处理好的三黄鸡,哪儿来的?

    真相是……

    那天晚上,一个光头横肉的汉子正在家把一只处理的光溜溜的三黄鸡准备分尸下锅的时候,接到了某个小狗的电话。

    电话里,小狗就问了一句:“可可生病发烧了,这么晚哪儿能买到点补的食材?”

    “……”

    一锅鸡汤,孙可可喝了两碗,吃了一根鸡腿。还有一块鸡肝。

    别的,都进了陈诺的肚子。

    自从在RB受伤后,陈诺其实身体到现在都没有恢复,而且仿佛食量也变得越来越大了,对食物进补的营养需求量非常大。

    陈诺清楚这是自己的身体怕是出现了一些变化,但现在看来,这个变化可能并不是什么坏处……

    就是吃的多了点,每顿饭比平时都要多吃一碗半的饭,菜也从来不会剩下。

    这还是陈诺悠着点,下意识的控制了不敢多吃,怕把胃撑大了。

    要不是看着自己连着这么多天吃下来,体重并没有增加的话。

    陈诺真的很担心,自己这次伤养好复原的时候,已经变成一个两百斤的胖纸了。

    鸡汤吃了一天。

    次日陈诺跑去菜市场转了一圈,拎回来两条新鲜刚宰杀的鲫鱼,又熬了一锅鲫鱼汤,加了豆腐块在汤里一起炖的,炖出来的鲫鱼汤,汤水雪白,就像牛奶一样。

    陈诺把鲫鱼腹肋那一段,刺最粗大的部分,挑干净了刺,全给孙可可吃了。

    其他的……陈诺自己浅浅的倒了一碟子醋,就着醋,看着电视,给吃完了。

    第三天,陈诺跑了趟菜市场,买来一袋子猪蹄儿,切了些白萝卜,煮了一锅猪蹄汤来。

    第四天……

    好吧,第四天,孙可可不干了。

    “你这是把我当月子伺候了??”

    陈诺一脸无耻的笑容:“迟早的事儿嘛,先演练演练。”

    眼看着陈小狗贼兮兮的目光尽朝着自己脖子下的部位瞄,孙可可羞的面红耳赤:“没瘦!满意了么!”

    “真的?”

    “真的!!!”

    “康康~”

    “……”

    ·

    康康是自然不可能真的给康康的。

    陈小叶同学也在跟前呢。

    今儿周末,陈小叶同学幼儿园放学被陈诺直接接到了孙家来一起陪着。

    此刻,陈小叶同学已经脱了鞋也钻上了孙可可的床,像个树袋熊一样抱着孙可可。

    “哥,什么康康?”

    “小孩子家家,大人讲话别插嘴。”

    孙可可不满的瞪了陈诺一眼,却把小叶子抱紧了:“别理你哥,他没说好话。”

    其实孙可可心里很感激陈小叶的倒来的。

    前面这几天,每天白天都是孤男寡女两人在家厮混。

    陈诺这个小色皮已经开始有点得寸进尺的意思了,一开始只是会搂搂自己,抱抱亲亲什么的。

    后来就越来越混蛋了,有一次趁着姑娘没防备,直接就上了手。

    本来就是盛夏的季节,天气那么热,姑娘在家里本就是很清凉的穿着,一不留神就让这个小子得手占到了点便宜。

    而且,孙可可明显察觉到,这个家伙当时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一头狼。

    孙可可心中是又激动又紧张又害怕。

    今天要不是把小叶子带来了,还不知道这个小色皮会不会狼性大发对自己做出点什么来。

    这家伙,对自己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

    孙可可其实觉得自己的病已经好了。

    不发烧了,身子也有力气了。这两天胃口也好。

    很神奇的是,连失眠的毛病也减轻了很多,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每天都能睡上七八个小时。

    而且,有时候,中午吃过午饭,搂着陈诺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还能再闭上眼睛眯上个把小时,睡个午觉,睡得还很香甜,有得时候甚至还能做个梦。

    眼看着孙可可前些日子有些苍白的脸色,重新恢复了些红润的水色。

    就是下巴还是比之前有点尖。

    可是,姑娘开心啊!

    自从跟陈诺在一起后,从来也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陈诺每天都陪着自己,照顾自己,每天都在自己眼前转悠来转悠去的。自己不必担心找不到这个家伙,不必担心联系不到这个家伙,不必担心这个家伙到底去了哪里,在做些什么……

    每天早晨睡醒了,起床洗漱完毕,八点钟老孙出门上班,前脚走,后脚陈诺就会准时来敲门。

    这日子,简直就是甜如蜜嘛。

    孙可可甚至心中生出了一个念头:若是自己早之前,也生上这么场病,该多好呢?

    不过呢,今天周五了。

    周末两天,老孙和杨晓艺都不上班,可以在家照顾孙可可。而陈诺也和孙可可说了,周末两天就不过来了。

    这就叫人不开心了呀!

    ·

    陈诺是掐着点,五点钟从孙家出来的——在老孙下班到家之前。

    拉着陈小叶下楼的时候,在楼下遇到了蒋浮生同志。

    “师父好!”陈诺看着手里提着象棋盘的老蒋,笑眯眯的点头打了招呼。

    老蒋看样子是准备出门溜达去——放暑假,也是老蒋这种当老师的,难得清闲的日子。

    这些天老蒋每天傍晚都会提着象棋盘下楼,跑去学校附近的小公园长廊找别人下棋。

    这看着,应该是在家早早吃了晚饭,正要出门了。

    老蒋看见了陈诺,却没什么好脸色,哼了一声:“你还记得我是你师父呢?我都差点忘记了有这么个徒弟了。”

    陈诺嘿嘿笑了几声。

    他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日子没早上去跟老蒋练拳了。

    “蒋伯伯好。”小叶子甜甜的叫了一声。

    老蒋对小叶子就完全是另外一个态度了,手里的象棋盘直接就扔陈诺怀里了,腾出两只手来,就把小叶子抱了起来,笑眯眯道:“叶子啊,这几天怎么也不来看蒋伯伯啊?”

    说着,用手指梳理了一下孩子的头发,横了陈诺一眼:“你这个当哥哥的就是不会带孩子!你看小叶子的辫子,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样子!”

    说着,抱着小叶子就走:“叶子啊,跟我去公园玩,伯伯给你买烤玉米吃。”

    陈诺还能说啥,乖乖的提着象棋盘跟着呗。

    ·

    附近这个小公园其实就是每天早上练拳的那片城墙根的小树林。

    政府最近在这里修了个长廊和一个小亭子,于是到了下午的时候,就多了一些老头在这里聊天下棋逗闷子。

    夏天的时候,白天太热,倒是傍晚的时分,人稍微多了一些。

    老蒋抱着小叶子,陈诺跟着,来到了长廊里,找了段干净的地方,老蒋从口袋摸出了一张报纸垫好,然后让小叶子坐上。

    又拿出随身携带的一盘蚊香,在地上点了放好。

    “叶子啊,别乱跑,踢着蚊香。”

    “噢!”

    老蒋随后摸了摸口袋,摸出一张十块钱的钞票递给陈诺:“别愣着,去公园口,给叶子买烤玉米去,买的时候注意点,扒开了皮看看烤没烤透!太焦的也不行啊!”

    陈诺跟老蒋一家不客气的,笑眯眯的就接过了钱,然后转身溜达走了。

    看着陈诺走了,老蒋对小叶子就换上了一副笑脸,从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一颗水果糖来,仔细剥开了包装纸,然后塞进了小叶子的嘴巴里。

    “叶子啊,晚上陪蒋伯伯在这儿玩会儿,好不?”

    “好啊。”

    “不着急回家吧?”

    “……嗯……不着急。”陈小叶毕竟年纪小,想了想:“蒋伯伯,六点半的动画片能赶上么?”

    老蒋摸了摸小叶子的头发,笑道:“动画片有什么好看的,电视看多了伤眼睛,一会儿蒋伯伯教你翻跟头好不好?”

    “好!”

    虽然旁边摆着棋盘,老蒋却已经懒得再看一眼了。

    下棋?下什么棋?什么下棋?

    下棋有小叶子这么可爱这么讨喜这么萌萌哒嘛!

    ·

    陈诺跑去公园门口,找到了摆在哪儿的一个烤玉米的小摊。一个推车,上面架了个铁皮桶,老板抄着手坐在水泥墩子上。

    买了根烤玉米,又买了块烤山芋,找了零钱往回走,走了两步又跑去路边的小卖部想买瓶汽水喝。

    结果看见冰柜里放的光明派冰砖,陈诺馋意被勾了上来,果断放弃了汽水,买了冰砖,一边吃一边往回走。

    回来的时候,老远就看见老蒋坐在长廊上,面前摆着棋盘,正在跟人对弈。

    嗯?

    气氛……不太对?

    陈诺皱眉,脚下加快了步伐,快速走到跟前。

    坐在老蒋对面的,是一个看着和老蒋年纪差不多的男子。

    肩膀看着挺宽,穿着一件唐装褂子,头发有点秃,看样子大概最多三五年就要地中海了。

    坐在那儿,腰板却挺得笔直。

    肩宽胳膊长,手指骨节粗大,一看就有点粗犷的味道。

    这老头子身后两步,还站着一个壮年汉子,个头不高,却敦实的很,穿着一件T恤衫,一身的肌肉把T恤衫撑的鼓鼓的。

    陈诺走过来的时候,老蒋一边下棋,一边却一手护着小叶子,把小叶子拦在自己的身后。

    一看陈诺来了,老蒋仿佛松了口气,对陈诺点了点头:“回来了?”

    “嗯,师父,东西买来了。”

    老蒋没看陈诺递过来的东西,摆手道:“带孩子回去吧,我在这儿玩会儿。”

    陈诺眯着眼睛,瞧了瞧坐在老蒋对面的那个老头子,又看了看老头子身后的壮汉。

    “没事儿,我反正回去也无聊,老久没看您下棋了,我学习会儿。”

    “有什么好看的,赶紧回家去吧。”老蒋皱眉。

    “
没事儿,我看会儿嘛。”陈诺笑着,把小叶子拉到身边来,把个烤玉米塞到妹妹手里,然后就堂而皇之的站在老将身后,一手拿着啃了还剩一大半的光明奶油冰砖,一边吃,一边仿佛好奇的瞧着棋盘上的棋路。

    老蒋神色有点复杂。

    这个时候,对面的老头轻轻笑了笑:“蒋师傅,这是你徒弟?”

    “……嗯,算是吧。跟着我锻炼身体。”

    老头子抬头仔细打量了陈诺两眼。站在那儿身架松散,脚步虚浮,身子还半边靠着长廊的柱子。

    站没站相!

    老头子笑着摇摇头,然后轻轻捻起一枚棋子落下:“跳马。”

    老蒋似乎没啥心思,胡乱走了一步拱卒。

    “你这个徒弟,没下功夫啊。”老头子笑呵呵的样子:“你平日里也不多调教一下?”

    老蒋哼了一声,淡淡道:“这个年月,练什么功夫?

    他是我学校的学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考大学才是正经。”

    老头子又瞥了陈诺一眼:“可惜了,长手长脚的身架子,算是块好材料,没练好。可惜了的。”

    “不可惜。”老蒋摇头,随手用棋盘上的炮打掉了对方的马,眼睛盯着棋盘,仿佛不在意的语气,缓缓道:“这都什么社会了,练武练的再好,高考能加分么?找工作能写进履历么?”

    老头子笑着用车吃掉了老蒋的炮:“这么颓,可不像你的性子啊。”

    老蒋叹了口气,仔细看了看棋盘,默默盘算了下,摇头道:“行,这盘你赢了。”

    说着就要伸手去糊乱棋盘,老头子却一抬手,架住了老蒋的胳膊:“没下完呢。”

    “我一车两炮都没了,下个屁啊,这局我投了。”

    说着老蒋手臂一曲,试图绕开对方的手,对面老头却反手一拧,单掌落下,顶在了老蒋的虎口:“别,没下完。”

    老蒋眯起了眼睛来。

    他干脆把手收了回来,定定的看了老头两眼,轻轻叹了口气:“老宋啊。”

    “嗯?”

    “我这一门已经没人了。”老蒋淡淡道:“所以,你要争雄什么的,都让你,也都由着你好了。我也没什么心思去争那些老掉牙的名头。就算你赢了,成么?”

    “……”宋老头皱眉,神色有些复杂,看着老蒋:“你……甘心?”

    “有什么不甘心的。”老蒋仿佛笑了笑:“我这一家还有什么,两个老不死的,一个穷教师,一个药罐子。平时就教教书,闲着没事了,就听听戏,喝喝茶,翻翻书。

    偶尔来这儿跟着些退休的老头下两盘象棋,若是遇到瘾头大的,赌上三块五块的。

    赢了,家里隔天能多买一斤肉。

    输了,下顿就少个菜。

    这样的日子,我已经过了好些年,还有什么好争的?

    还有什么想法?

    没了,都没了,早就没了。”

    宋老头皱眉,凝神盯着老蒋的脸上表情看了会儿,然后点了点头,伸手在棋盘上一抚,弄乱了棋子,然后一枚枚的收拾,语气仿佛很随意:“嗯,你既然没了心思,那这次看来真的不必争了。”

    “对啊,都是老掉牙的东西了,有什么好争的。”老蒋也收拾棋盘。

    “那,东西给我吧。”

    宋老头抬头盯着老蒋的眼睛。

    老蒋略一蹙眉,不过没迟疑多久,就点头道:“成,我给你。”

    说着,老头子伸手在怀里摸了摸,摸出一个用绳子穿着的老玉坠来,扔在了棋盘上。

    陈诺看了一眼,是一枚雕出来的老虎头。

    玉应该是老玉,上面的包浆一看就知道,老蒋平日了没少盘着玩。

    宋老头看了一眼棋盘的玉虎头,点了点头,没立刻伸手拿,却淡淡道:“既然你认输了……那,改天,请巧云做代表,来我堂口里,去上柱香吧。”

    老蒋神色渐渐阴沉了下来。

    “有这个必要么?”

    “巧云是宋阿金的亲闺女,理当,就该宋家人来上这柱香的。”

    老蒋深吸了口气,这才抬起眼皮来,冷冷道:“宋阿金?老宋,论起来,你该叫以上宋三叔吧。”

    “两房早就分家了,宋阿金是宋阿金,早不是我族叔了。”宋老头淡淡道。

    “东西你拿去,我们这一门也没心思再玩什么江湖事儿!

    烧香什么的,就算了,我老婆身子不好,平日里不爱出门。”

    宋老头摇头:“老蒋啊,不是我不依你。只是……老人们定下的规矩,到了我这里,不把这个程序走一下,念头不通达。

    这香啊,还是要劳烦巧云去烧一烧的。

    这柱香烧了,才能代表她这一房彻底低了头,我对祖宗才有了交待。”

    老蒋闭上了眼睛想了想,摇头道:“老宋啊,你这是何必呢?

    我和巧云都老大不小了,也没生个一儿半女的……就一对儿老绝户!”……

    你再等个十几二十年,说不定我们两个就蹬腿走了。

    我们一走,这一房就彻底没了。

    到时候,什么恩怨,什么赌斗,什么烧香低头,还存在么?

    何必非要现在这么咄咄逼人呢。”

    宋老头摇头:“老蒋,我说了,规矩我还是要遵守的。这柱香你若是不肯烧的话,我们就手里分个高下吧。”

    老蒋叹了口气。

    认输可以认,东西也可以给。

    但是烧香……不成的。

    妻子宋巧云的父亲,那个老头子一辈子都硬扛着没低头。

    若是真让宋巧云去对家的堂口,跪下烧香,那烧的不是宋巧云或者是自己蒋某人的面子。

    而是烧掉了宋巧云的亲爹,那个刚强了一辈子的老头子的面子。

    纵然自己答应,宋巧云也绝不会答应的。

    这是底线。

    佛活一柱香,人活一口气!

    “真要打?”

    “不烧香,就打吧。输的烧。”

    老蒋琢磨了一下,正要说什么,忽然身后就传来了陈诺大惊小怪的一声叫嚷。

    “哇!师傅!你们是不是在说江湖恩怨啊!!”

    老蒋一回头,就看见自己的这个狗子徒弟一脸夸张的表情,指着宋老头大声道:“哇,师傅!我听明白了!他是不是来踢馆的啊?”

    说着,不等老蒋反应过来,陈诺已经一把抓起了扔在棋盘上的那个玉虎头,攥在手里,就大声道:“江湖儿女,头可断血可流,面子不能丢!师傅!不就是踢馆么……

    干!”

    老蒋差点没一个白眼翻的撅过去,瞪眼喝道:“你嚷嚷个什么!”

    说着,劈手就把陈诺手里的玉虎头抢了过去捏在手里,喝道:“胡说八道什么,别乱讲话!”

    “我没乱讲啊!”陈诺大声道:“我听得明明白白,不就是上门挑战,踢馆么?根他们打!你不打,我来打!”

    “打打打,你就知道打!打个屁!”老蒋怒了:“你一个连入门功架子都打得拖泥带水的混子,你打个屁!”

    “……呃……”陈诺果断认怂,眨巴了眨巴眼睛,却又飞快叫道:“师傅,我功夫差,可是我林生师兄功夫好啊!你不是老说我还不如林生十分之一么?

    我不成,让师兄上!揍他们!”

    “我……”老蒋忍不住一手捂住自己心脏。

    陈诺这个混蛋却已经飞快的退后了几步,拿起手机就拨通了电话。

    “小子,你干什么?”

    “没干啥啊师傅,啊你等下啊……喂!!林生,二师兄!!!!快来啊!!咱们师门被人踩上门踢馆啦!!”

    老蒋惊了,一把上去夺过陈诺的手机:“你干什么!”

    正要对电话那头的生说什么,却发现电话已经被陈诺挂断了。

    “小子,别乱胡闹,别乱掺和!!”

    老蒋神色凌厉断喝。

    “老蒋。”宋老头神色也有些不虞,被一个年轻的小子指着,老头子也有些不爽,但却压着脾气,冷冷道:“你这个徒弟性子有点跳脱啊。”

    “小孩子不懂事,我说了,他只是跟着我练个强身健体,没学什么真功夫。”

    “……师傅,我不能打,我师兄能打啊!上次他在丹凤街遇到小偷,对方都动刀了,还不是打出一条血路冲了出来!”陈诺继续和老蒋斗嘴。

    “你……”

    老蒋恨不得把棋盘塞这个混蛋嘴巴里!

    “那就不用说了,老蒋!你还有一个那么好的徒弟,那就是你这一门又有了传承,看来,这柱香,不烧都不成了!”

    宋老头说完,直接站了起来:“那,就照着规矩来吧!”

    说完,宋老头对老蒋拱了拱手,掉头就走。

    他身后那个壮汉,对着陈诺瞪了瞪眼,冷笑了一声,跟着也离开了。

    “……”老蒋气的手指发抖,瞪着陈诺:“小子!你胡说八道乱掺和个屁啊!!尽给我惹乱子!!”

    陈诺却笑嘻嘻道:“老蒋啊,看不出来,你居然还真是个武林高手啊!刚才你们说话的样子,跟演电影是的。

    诶?UU看书 www.uukanshu.com你既然是武林高手,怎么尽教我些花拳绣腿啊!

    卧槽,你是不是故意黑我的学费啊!”

    “……滚!!”

    “好嘞!我功夫差我认,我让林生来帮您出战!”

    “……滚啊!!”

    这次不等老蒋气的要拿起棋盘往陈诺身上砸,陈诺一把抱起陈小叶,掉头撒腿就跑……

    ·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

    战况激烈!!!

    求支持!

    冲鸭~~~~~~

    邦邦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