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86章 【女孩家的小心思】

  第192章 【女孩家的小心思】

  第一百八十六章【女孩家的小心思】

  李青山醒来的时候,就感觉到眼前的光线很亮!
  他陡然一个激灵,翻身跳起来的时候,发现身子下很柔软,不再是粗粝的野外地面。

  身下是自己住处的大床,软硬合适的乳胶床垫,雪白的床单和杯子,羽绒的枕头……

  还有头顶的吊灯……房间里的摆设……

  确定了,这是自己在温泉馆的卧室!
  老头子飞快的伸出双手摸自己的脸,然后是脖子,又掀起被子看了看自己……

  确定了自己全身无恙,没短了或者缺了什么零部件后,李青山长长的出了口气。

  这个时候,卧室的门被推开!

  外面听见了动静的老七,一脸激动的走了进来:“老板,你醒了!”

  李青山直愣愣的看着老七,一对眼珠子转了又转,才终于深呼吸了好几下。

  “我……回来了?”

  “回来了!老板!没事了!”老七仿佛要说什么,李青山却一摆手,制止了他。

  “拿杯水给我,快!”

  老七飞快的从房间里的凉水壶倒了杯水,递给李青山。

  李青山双手接过,一口气喝下了大半,他的双手才开始渐渐的颤抖,抖到最后,水都泼洒在了老头子的衣服上。

  不过李青山脸上却逐渐露出笑容来,最后直到笑出了声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老子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青山随手把杯子往地上一扔,使劲从床上跳了起来,光着脚也没穿拖鞋,在房间里走了几步,才扭头看老七:“说说,怎么回事,我怎么回来的?”

  “您丢了后,我就把人都叫了来,到处找……后来,晚上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您在什么地方,我带人去,果然找到了您!
  地方就在靠近马鞍山附近的一条省道边上。”

  “是浩南哥救了我?”李青山吐了口气。

  “是!我们到了地方,就看见浩南哥在那儿守着您……”

  李青山眼神里露出一丝狰狞来:“绑我的那个人呢?”

  “带回来了!”老七犹豫了一下:“不过那个人有点不对劲。”

  李青山疑惑的看了老七一眼。

  “人好像没了知觉,也不知道浩南哥怎么做的手脚,我们怎么都弄不醒他。”

  李青山的眼睛里满是戾气:“活着有口气就行!”

  ·
  陈诺在翻哈维的笔记本。

  那枚属于哈维的章鱼怪网站U盘自然落入了陈诺的手里。

  账户里的钱嘛……

  其实不太多,也就一百来万。

  陈诺已经把握出了一些规律了。

  这些地下世界的人,对于钱财方面的情况,要分人种的。

  东亚人的传统是喜欢储备以备不测,比如最早抓到的那个南高丽的杀手,等级远远低于哈维这种破坏者级的大佬,但是钱却有两百万。

  而欧美人则喜欢超前消费,尤其是地下世界的人,常年游走于危险之中,有今天没明天的,没有存钱的习惯,赚到了钱就拼命享受生活,纸醉金迷的花销掉,充分享受挥霍,然后没钱了就再去赚。

  对于陈诺而言,得到哈维的U盘,不在意能抢到多少钱,而是……【大脚】这个身份!
  毫不迟疑的,登录了章鱼怪的网站后,点开了那个官方任务。

  用【大脚】这个ID申请了接任务。

  接下来,就是等待了。

  陈诺有八成的把握,官方会接受【大脚】这个家伙的申请。

  地下世界里,念力系的高手其实并不是主流。而哈维名声在外,已经是公认的破坏者等级的念力高手。

  除非官方的这次委托,八个人都能找到巫师那种等级的掌控者大佬——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而且哈维执行委托的信誉一直也还不错。

  所以,八成的机会,用哈维的身份,是可以接到这个任务的。

  随后,陈诺还做了一件事情。

  他把半块玉牌,从李青山那儿要了回去,然后,邮寄了一份国际快递,从华夏金陵的邮寄往国外。

  那是他伪造的这个玉牌任务的交货地址!

  这样,若是有人查的话,哈维这次华夏的任务,名义上是“执行成功”了。

  哈维这个马甲,他还有很大的用处,不会轻易留下太过明显的破绽。

  ·
  孙可可三天的时间做完了两套模拟试卷,用的是近两年的JS省的高考备用卷。

  语数外加政治历史地理。

  一直以来,孙可可的弱项是数学,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数学么,不会就是不会。

  但最近的补习下来,孙可可如同忽然开窍了一样,数学成绩蹭蹭往上飞跃。

  这点让老孙一家非常的欣喜。

  做了一辈子高中教育,老孙很清楚拉分的窍门。数学又是一个大科目。

  理论上来说,一个差生,若是想拉分的话,把一门功课从不及格提升到八成的得分率,远远比原本就是优等生,百尺高杆更进一头要容易得多。

  而其他的科目,政治是老孙的强项——他原本就是政治老师,还是八中唯一的优秀教师。

  其他的地理历史,其实主要是吃记忆力的。

  帮孙可可补习的老师,是老孙亲自找的自己多年在业内认识的一些出色的教师。

  两轮模拟试卷坐下来,诸位老师和老孙一起得出了一个结论。

  孙可可这孩子有希望的!

  原本呢,以孙可可的成绩,大概率是能考上一个大专的。

  本科的话,就得看命!
  可第一轮考完,批卷完毕后,一核算分数。

  老孙莫名惊喜!

  若是按照去年的分数线的话,二本妥妥的。

  “这孩子也不知道是之前被耽误了,还是最近忽然开窍了。不过现在看来,还有一年的时间!一年的时间再下些苦功!我觉得你们的目标可以订在一本上!”

  这是给孙可可补习的那位数学老师的简易。

  老孙深以为然。

  第三天,做完了第二轮的模拟试卷后,孙可可其实感觉到自己有点不舒服了。

  从老师家出来,老孙接着女儿回家,一路上就感觉到女儿有点沉默。

  开始老孙没在意,只觉得是女儿最近连着考了三天的试卷疲惫了。

  可到家后,孙可可说有点累,回房去睡觉,结果就睡到了晚饭的时间还没出来。

  杨晓艺进去看了看女儿,慌了。

  “可可发烧了!”

  两口子立刻丢下手里的事情,手忙脚乱的带着女儿去医院挂了急诊。

  体温39度,算是高烧了。

  做了一番检查后,医生看完了报告单……

  “没什么问题。”急诊的医生摇头:“应该是最近身体太疲惫了,孩子学习压力太大了,身体出现了应激反应吧。”

  “是是是,孩子明年就高考了,最近补习的时间比较多……”杨晓艺和医生说完,医生点了点头:“注意劳逸结合吧。我给你们开一点退烧的药,先把发热压下去,然后再观察观察,如果不发烧了,就别吃了。其他的药也就先不开了。你们回去再观察观察吧。”

  “那个,医生。”孙可可犹豫了一下,声音很虚弱:“我最近睡眠不太好。”

  “怎么个不好了?”医生问道。

  “就是,总睡不着,就算睡着了,也总是醒,睡着了,最多三四个小时就会醒来,明明很困,就是再也睡不着了。”

  医生凝神想了想:“还有别的症状么?”

  “别的?”

  “比如,记忆力减退什么的?”

  “没有。”孙可可摇头:“我觉得我反而记忆力变好了,最近背书背课本,也比以前快了一些。”

  医生笑了:“那应该没什么问题……你最能可能太用功太勤奋,压力太大了。心理压力导致的失眠。”

  “要不要给孩子开一点助眠的药呢?”杨晓艺问道。

  “安眠药这个东西可不能随便乱吃的!”医生很严肃的摇头:“你们回去要好好疏导孩子的心理,不能给她太大的压力。我呢,每年高考前都会遇到一些像她这个年纪的病人,都是太过紧张,压力太大,导致身体会出现小毛病。

  学习很重要,也不能一味的给孩子压力。”

  “是是是!”杨晓艺连连点头。

  “回去先吃退烧药,不发热了,就好好休息两天。放松心情。”医生飞快的写了医嘱和处方。

  回家的路上,杨晓艺和老孙两人如同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忍不住互相埋怨了几句,无非都是觉得给女儿压力太大了。

  到家后,也把孙可可宝贝的不行,老孙照顾女儿回房间吃了退烧药,躺下。

  杨晓艺则跑去厨房里,洗菜切菜,先弄了一些瘦肉粥。

  不管女儿能不能吃,先弄了备着!

  幸运的是,孙可可吃下退烧药半个小时不到,体温降下来了。

  只是身子还软绵绵的没力气,躺在床上不想动弹——只是还没睡意。

  趁着老孙两口子在厨房里忙活的功夫,孙可可拿起手机来,给陈小狗发了条短信。

  “我发烧了。”

  ·
  不到一个小时,陈诺就来到了孙家,手里提着一个从超市来的塑料袋。

  老孙对于陈诺这么晚赶来,有些意外,不过知道了是女儿给他发了消息后,心里还是满意的——知道疼人。

  等陈诺拿出袋子里的东西,就更满意了。

  一袋这个年代很流行的台湾肉松——和内地的传统肉松做法不同,不是那种软绵绵的口感,而是有些酥脆,还加了些芝麻的那种。

  平时孙可可挺喜欢吃的。

  还有一袋小米,和一点牛奶。

  甚至还有一只处理好了的三黄鸡。

  “这么晚了,你哪儿买的这些东西?”老孙有点疑惑。

  陈诺笑笑没说话,把东西给了老孙,然后进屋去看孙可可。

  孙可可躺在床上,手里捧了本书,不过看得出来,没看进去,在那儿怔怔的发呆。

  一看陈诺进门,女孩立刻惊喜的把书往旁边一扔,对着陈诺张开双臂。


  “抱抱!”

  陈诺笑了笑,转身把卧室房门虚掩上,走到床边坐下,把孙可可抱在了怀里。

  女孩儿家,又是生病了身子不舒服,这会儿最喜欢撒撒娇什么的。

  陈诺就抱了会儿孙可可,然后拉起一个枕头垫在她背后,扶着女孩靠舒服了点。

  又把床上的那本书拿起来丢到一边去了。

  “生病了就好好休息养养神,别看书了。”

  “……我无聊嘛,躺着好难受的,又睡不着。”

  陈诺有点心疼的捏了捏孙可可的脸颊——是瘦了些啊!

  “你,别乱来。”孙可可的声音很微弱,脸也红红的:“我爸妈在外面呢。”

  “嗯,你爸妈不在的话,就可以乱来了,是这个意思么?”

  孙可可咬着嘴唇,看陈诺。

  陈诺笑眯眯的,伸手摸了摸孙可可的额头。

  “我已经不发烧了。嗯,去过医院了,检查也做了,医生也看过了,没事的。”孙可可轻轻道:“就是最近学习太累了。”

  陈诺没说话,而是悄悄的一丝精神力探查,片刻后,放心了,点了点头:“嗯,你不要给自己那么大压力,就算没考上大学,我也养得起你啊。”

  “……谁要你养了。”

  “你爸说你最近睡眠不好,怎么了?”

  孙可可犹豫了一下,也有点茫然:“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总觉得心里空空的,压力很大……而且,我总有点害怕。”

  “害怕?”

  “嗯,害怕。”

  陈诺叹了口气,捏住女孩的手,在手里细细的摩挲:“可可,我们以后都会在一起的,你不用害怕。”

  “我知道啊……但我还是害怕。”孙可可低声道。

  “怕什么呢?”

  孙可可抬起头来,这么近的距离,女孩盯着陈诺看的时候,陈诺仿佛觉得,女孩的眼睛里有小星星。

  然后,就听见孙可可轻轻道:“我怕以后……以后怎么样,我怎么都想不出来。

  我爸妈是一定让我考大学的。可是我考上了以后呢?

  我们以后就不能常常在一起了。

  而且,现在我又知道了你那么多事情,你本来就距离我很远很远了啊……

  陈诺,我们现在还在一个学校一个班呢,我就已经不能常常见到你了。

  有时候,你做什么,你去了哪里,我都不知道。

  有时候,好几天都联系不上你。

  这还是现在呢。

  以后,我上了大学,我们都不在一个地方了。

  我们会不会,距离就会越来越远啊……

  远了,慢慢的,可能就散掉了呀……”

  说到这里,孙可可忽然道:“要不然,我和我爸说,我不考大学了好不好?我一毕业,就和你在一起,你做什么,我就帮你做什么,你做生意,我也去帮你好不好?”

  “你爸会拿刀砍我的。”陈诺笑了。

  “哎!”孙可可其实也知道自己说的这些话不现实,愁眉苦脸道:“那怎么办呢……”

  陈诺低头看着女孩,看着女孩消瘦的下巴,干裂的嘴唇,还有眼神里那种毫无保留的柔情。

  他很清楚,孙可可这个女孩,这个普普通通的女孩,是完完全全把一腔心思,毫无保留的放在自己身上的。

  “要不……我陪你上大学吧。”

  “……哈?”

  ·
  “你要不要进去看看?”老孙站在厨房门口,盯着女儿的卧室门看了会儿,扭头对杨晓艺道。

  “看什么?让两个孩子说说话怎么了,我们都在家里,孩子们还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不成?”杨晓艺此刻倒是反而放得开了。

  “……”老孙看着妻子态度的变化,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杨晓艺对陈诺的态度前后的变化,老孙当然知道是为什么。

  态度变化自然是好的。

  但变化的原因……老孙多少是不认同的。

  不过,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毕竟是当爹的心思,哪怕是认同了陈诺,但是眼看着这个小子在自己女儿的闺房里待着久了,心里总是有些无名火的!

  “不行,我进去看看去。”

  老孙刚要走,被杨晓艺一把拽住了。

  “怎么了?”

  “怎么了?!”杨晓艺似笑非笑:“我生病的时候,你在我床边嘘寒问暖,想跟我说几句体己的小话——如果这个时候,我爸我妈站在你旁边盯着你,你难受不难受?”

  “……”

  杨晓艺笑着把老孙拉回了厨房里,轻轻叹了口气。

  老孙的性子,杨晓艺最是熟悉不过了。

  将来啊,孙可可出嫁的那天,老孙怕是得哭成狗。

  ·
  “你,陪我考大学?”孙可可先是一惊喜:“真的嘛?”

  但随后,孙可可摇头叹息:“你又逗我玩儿呢。你平时连课都不上,怎么考的上啊。”

  “那你别管,到时候我陪你一起考大学,你填报志愿,你填哪所大学,我就填哪所!保证和你一起上。”

  陈诺话既然说出去了,倒也放宽了心思了。

  既然女孩心中那么多顾虑,陪她上四年大学,上就上吧。

  反正……

  在哪儿逃课不是逃呢……

  至于考不考得上……

  开什么玩笑!
  外挂在手,别说考不考得上了,给你考个状元你信不信?

  算了算,那种事情太丧德了,用外挂来夺了别人的状元,太高调了不好。

  欸对了,2002年JS高考作文是什么题来着?

  ·
  在陈诺的伺候下,孙可可喝了一碗母亲做的瘦肉粥,吃了一点陈诺带来的肉松,然后继续躺在床上休息。

  陈诺则在房间里陪着女孩说话。

  不能看书,房间里也没电视——有也不让看。

  “那你哄我睡觉嘛~~”

  孙可可生病的时候,仿佛就忘记了害羞,肆无忌惮的跟陈诺撒娇。

  “怎么哄?”

  “……你说故事给我听。”

  说故事?这个我擅长啊!

  说吧,想听啥?无限流,种田流,退婚流,系统流,签到流?还是聊天群?

  段子肘,还是皇叔报,分分钟都能给你整来。

  不行的话,盥洗室逆行四步,就问你怕不怕。

  就怕你听了更睡不着啊。

  好吧,其实陈诺不会说。

  他叫陈诺,不是那个身兼救世主和网文作家的陈小脸。

  无奈的抓了抓头发,在女朋友撒娇的眼神下,陈诺硬着头皮上了。

  先扶着女朋友躺下,把毯子给她拉上盖好。

  清了清嗓子……

  “凛冬将至!……”

  ·
  讲述到老斯塔克将几只小狼分给了孩子们的时候,陈诺看着孙可可闭上了眼睛。

  等讲到了皇后在北境城堡里偷情被斯塔克家的孩子撞破……

  陈诺停下了讲述,看了一眼已经闭着眼睛仿佛已经睡着的孙可可。

  刚起身想离开……

  “流氓。”

  “UU看书 www.uukanshu.com哈?”陈诺回头。

  床上的孙可可,睁开眼睛,眼神里有些羞涩:“什么皇后偷情……你哄我睡觉,和我说这种故事?”

  “……”陈诺贼兮兮的笑。

  缓缓凑过去,在女朋友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陈诺……”

  “嗯。”

  “你真的,陪我上大学么?”

  陈诺看了孙可可一眼,轻轻道:“真的!”

  女孩放心了,闭上了眼睛。

  这次是真的放心睡着了。

  ·
  【双倍月票中,大家帮忙冲鸭~~
  邦邦邦。

  邦邦邦。

  邦邦邦!】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