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84章 【鸡母鸡啊?】

  第190章 【鸡母鸡啊?】(双倍月票!求支持!)

  (双倍月票活动了!求支持啊!!!)

  第一百八十四章【鸡母鸡啊?】

  这个世界上,人都是要干活的。上到国家元首下到黎明百姓。

  一个普通人不干活,会饿死自己。

  一个老板不干活,企业会垮,就该破产重组了。

  一个皇帝不干活,江山要亡,就该改朝换代了。

  哪怕是号称时间很自由的职业,譬如网络作家,里面某些极其懒惰的少数,平日里再怎么偷懒,该干活的时候也还是要更新的。

  陈诺知道,在十几年后,回有一个特别流行的词叫“财务自由”,被很多人立为目标——但其实这个梦想是一个骗局。

  所谓的财务自由,用大白话来说,就是你有了足够的钱,这些钱的被动收入,比如说存银行的利息,或者投资收益,就能满足你的基本生活开销——这种时候,你就可以不用再每天劳心劳力的工作了。

  但其实这是一个骗局。

  因为,经济学家会告诉我们,社会的进步是需要不停的生产创造财富的。

  那种人人都可以财富自由的生活,是不可能成立的。

  如果说一个社会,人人都财富自由——大家都能躺在财富上坐吃等死的话,那么结果可能就是大家都一起死掉了。

  因为没有人工作创造财富。

  所以,李青山也是要干活的——虽然从资产标准来说,他拥有的财产早已经达到了“财富自由”的标准。

  人的一生,就如同一辆在高速公路上奔驰的汽车,你根本不可能停下来,一旦停下来,可能就会撞的车毁人亡。

  所谓的穷人富人,所谓的社会地位的高低,所谓的生活质量,其实区别无非就是,在这条高速公路上奔驰的时候,富人开的是顶配豪华车,全景天窗,真皮带按摩功能的座椅,以及还有车载冰箱。

  而你,可能就是开了个五菱宏光。

  ·
  李青山不但干活,而且很勤奋,很努力。

  到了五十七岁的年纪,身为一个男人,对女色方面的欲望其实已经非常少了。李青山同样也是如此。

  除了前些日子腿刚好的时候,出于补偿心理,狠狠的醉生梦死了两天后,李青山很快就进入了从前的工作状态。

  如果晚上没有女人陪同的情况下,老头子一般来说,晚上最迟不超过十点就会睡觉,早晨六点就会起床。

  起来后,会先绕着住处的周围草地遛上几圈,速度不快也不满,时间大约四十分钟,刚刚好身上微微出一点点汗——若是下雨天,就在屋里跑步机上完成这个过程。

  跑完了后,洗个澡,准时七点钟吃早饭。

  李青山的早饭习惯吃油条加豆腐脑——以前是辣糊汤,不过后来年纪大了,肠胃不太好,医生建议他少吃辛辣,于是把辣糊汤改成了豆腐脑。

  江浙一带,豆腐脑是咸的。

  油条一尺长,是早上刚下锅的,新鲜的好油,炸到金黄色然后捞出来,沥干净油,放在盘子里端到老头子桌上。

  四根油条,一碗豆腐脑。

  这就是李青山的早饭。

  然后就是看新闻——别觉得夸张,这是每个企业家必备的一个环节。

  老头子自认为自己已经不算是个江湖人了,而是一个企业家。

  看看政府新出台的政策,地方政府的新动向,最新最热门的舆论导向等等。

  顺便说一下,老头子近两年已经开始看每天晚上国家台的那个联播了——这个习惯从前没有,是在后来结交了一个做政府生意的商业大佬后,跟人学的。

  看完了新闻后,老头子会泡上一壶茶,然后等手下把自己手里的产业,昨天的最新动态汇报上来,一个个看完听完,有了什么事情就立刻处理。

  这个过程就要做到快中午。

  李青山的产业不少,在金陵城最出名的自然是那个号称日进斗金的遮风堂——但其实李青山产业里,最不重要的也就是遮风堂。

  甚至这两年,老头子总有想法,想找个机会把这个买卖转让掉——留着遮风堂,对李青山而言,唯一的作用就是为了保留江湖上的名声。

  在江湖而言,遮风堂就是他李青山的獠牙,棱角。有遮风堂,他就是江湖赫赫有名的李堂主,道上的人不敢惹他。

  没了遮风堂,他就是一个面团团没有牙齿的富家翁而已。

  而遮风堂早就不是他的产业里最赚钱的生意了。

  除了这个温泉度假馆,李青山涉足了酒店业,他还打算在政府规划的大学城附近开两个连锁旅馆。

  餐饮行业也有两家饭馆,一家火锅店走亲民路线,一家做燕鲍翅走高端路线。

  朝天宫的古玩一条街,有两个铺子做古董文玩生意——那个其实最不赚钱,除去房租就是干赔!一年也成交不了几单生意,看着虽然数额很大,但其实从账面上看,成本很高。

  但李青山却一直没关掉,而是任凭那两家店铺在那儿放着。

  而且直接管理古玩铺子的人,是老头子最信任的手下,老七。

  为什么,其中的道理不好细说。

  李青山还想着,这两年打算涉足房地产——资金有渠道,而且批文他已经在想办法弄了。

  老头子看来,未来的时代,房地产会是一个产业爆发的点。国家的福利分房已经结束,房地产行业已经放开,虽然这两年,房子涨的还不快……而且总听说一些负面消息,什么哪里哪里烂尾楼,哪里哪里泡沫了。

  这也是李青山,之前不太看得起自己的那个手下王老虎的原因。

  那个王老虎,跟了李青山不少年,按理说也赚了些钱,却全都花天酒地扔掉了。

  李青山曾经劝他买个房子。

  王老虎却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话,跟老头子说:“房子市场都是泡沫,听说那帮房地产商已经块扛不住了!我再等等不急!过几年,房子价格肯定大跌!现在买房子都是傻逼!”

  ——李青山就此觉得,自己的这个曾经的得力干将就特么的是个棒槌。

  以前混江湖的时候,这个逼看着很生猛,但现在看来毕竟是没脑子的货。

  所以,在李青山瘫痪的那些日子,也只是把自己曾经的得力干将王老虎派去遮风堂看场子,其他的买卖碰都不让他碰。

  李青山最近这几年,最得意的一桩买卖,就是这个温泉度假馆,占地六十亩。

  当初为了吃下这个项目,给一位大佬送礼。

  不少竞争对手都是送钱,送房子,送黄金,甚至还有人想送女人。

  结果都败下来了。

  李青山送的什么?送的一包土!

  那位大佬是乌衣人。乌衣那个地方产茶,山顶上有两棵远近闻名的古茶树,几百年了,每年出产的茶叶不过三十斤,价格都是可以卖到等价黄金的。

  而且是你有钱都买不到的。

  李青山没买茶叶——他知道以自己的段位,买也买不到,就派人去,高价从那山顶上茶树下不远,买了一包土,给那位大佬送了过去。

  说明了土的出处后……

  李青山顺利的得到了这个项目。

  买来的那包土,大部分给了那位大佬,剩下的一点,李青山自己在家用一个花盆装了,栽上了一棵盆景,就放在他的书房桌子前。

  午饭,李青山照例是在自己的书房里吃的。

  茶几上的午饭,一碟子豆角,一碟子牛肉,一碟子青菜,还有一碗八珍乌鸡汤。

  外加二两米饭。

  午餐后,会先溜达一会儿,然后回房睡上半个多小时。

  眯不了太久……老年人觉少。

  下午的时候,就是见客人。合作方的,有求于人家的,人家有求于自己的。

  或者就是上门去拜访一些需要打通关系的官方部门。

  有的时候会约下晚上的应酬,有的时候,没应酬,老头子就会回去,自己一个人吃碗饭,顺便看联播。

  如果没有应酬的话,李青山的晚餐一般都很简单,一碗面,以素的为主。

  酒,他是不喝的——只要没有应酬,平日里在家的时候,老头子是滴酒不沾的。

  烟,也控制在了一天不超过十支。

  这就是五十七岁的李青山,平日了一天的工作安排。

  其实,并不轻松。

  大部分混的很好的人,其实都这样。十几年后,网上爆出的那位房地产首富大老王的行程,早上五点就得起床干活了。

  比普通的上班族要累多了。

  什么游艇美女派对名酒豪车纸醉金迷,其实也没有太多时间享受的。

  ·
  对于陈诺这位“浩南哥的师弟”安排的事情,李青山还是很上心的。

  这两天,老头子找了金陵城的几家玉器行的老板都聊过,把玉牌的照片也给人都发了一份。

  金陵城里几个民间收藏家,老头子也认识几个头面人物,也请人帮忙去找了。

  消息么……自然是不会有的了。

  那玉牌根本就是陈诺从郭家带回来的一兜子玉器里挑出来的。

  ·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李青山从一家叫“东福堂”的玉器行里走出来。

  老板姓王,名字叫做王满堂,是金陵城收藏的大行家,这个玉器行与其说是买卖,不如说是王老板自己弄的一个收藏馆,用来交朋友和同好们一起交流收藏的。

  人家王老板有别的赚钱的营生。

  铺子门口,李青山和王满堂老板,站在那儿告别,王老板笑得如同个弥勒佛一样,穿的打扮和李青山很像,中式的老装束,不过料子更好一些也更讲究一些,大拇指上还带着一个翠绿的扳指,脖子下是一个玉佛牌。

  两人的身后,铺子的堂屋上正对大门是一块横匾:金玉满堂。

  龙飞凤舞的四个字,是王老板高价请的省书画院的一位老院长亲笔书写的。

  “那就拜托了。”李青山笑眯眯的和王老板告辞。

  王老板叹了口气:“李总,事情我一定帮忙打听着,不过呢,您也是懂这行的,真遇到了对眼的东西,物主也未必肯拿出来。而且很多时候,有人怕拿出来惹麻烦,连亮都不会亮出来的,所以呢,事儿我会打听,但真的能不能找到……”

  “只要尽力而为,我李青山就领情了!”李青山也点点头。

  老七亲自开着车停在了路边,李青山拉开车门上车,临开车前还不忘记和王老板挥了挥手。

  马路对面,路边一辆踏板摩托车缓缓发动,在路口掉了个头,不急不慢的坠在李青山的汽车后跟着。

  ·
  哈维觉得自己失策了。

  李青山的资料很容易就拿到了——委托方提供的。

  哈维这次的目的是拿到李青山手里的半块玉器,根据照片上的那件东西来看,哈维并不知道这个东西值多少钱。

  事实上,玉质的东西,在欧美的珠宝市场一直不太热。

  但三百万M元的酬劳,足以让哈维忽略掉这些疑问了。

  哈维原本的打算是来到金陵,找到李青山,然后晚上直接闯进去,把这东西抢了再走。

  可真的到了地方,哈维看了一遍后,觉得不行。

  李青山留在住处的人不少——经历过了浩南哥的那一档子事后,老头子明显比以前更怕死了。

  温泉馆里的安排力量非常强,比遮风堂的人还多。

  真闯进去不是不行,那就只能把事情闹大了。

  哈维不认为在华夏可以这么干——自己是一个外国人,闹出太大的事情,惊动了官方的话,麻烦也很多。中间人也严厉的告诫过自己,在华夏这个管制非常严格的国度,不能乱来。

  李青山的温泉馆的选址也非常鸡贼!
  街道派出所,距离他的温泉馆在同一条街!直线距离不到五百米!

  哈维若是真的正面闯进李青山的温泉馆里,大打出手的话,那么就要面临直接面对官方的压力。

  那就只能另外想办法了。

  哈维跟了李青山两天。

  他也不是没有伪装——哪怕性子再情况,嘴巴再臭,可是在地下世界能混出名堂来,哈维毕竟不可能真的是个傻逼——虽然他的名字,
中文发音很接近这两个字。

  干活儿的时候,他还是懂得要使用策略的。

  暗中跟踪李青山,找机会先对李青山下手,这是哈维的策略。

  但是这个暗中跟踪,可就有点……

  汽车不行,哈维没有华夏的驾照——他倒是有几本用假名字的国际驾照。

  可问题是,华夏国一直没有加入《联合国道路交通国际公约》,国际驾照在华夏根本不通用啊。

  临时弄个假的华夏驾照也来不及。

  哈维弄了一个踏板摩托车,在给了酒店服务员十美元小费后,根据服务员的指点,跑去金陵城一个叫堂子街的二手车交易市场买的。

  两千华夏币。

  这家伙根本不知道自己被宰了!
  这辆八手的脚踏车,被老板当成二手的卖给了他。

  开回来第一天还好好的,第二天就发现,只要一发动,后面的排气管就是一阵黑烟滚滚!
  而且,2001年,一个人高马大满脸络腮胡子的外国人,在马路上骑个踏板摩托车,会不会很扎眼……

  哈维想的很美,骑摩托车么,自然实要戴头盔的啊!

  可问题是,花了五百块跟老板买了一个号称是高级防雾镜片的摩托车头盔,哈维骑着上路后发现……

  特么的,大街上的华夏国人骑摩托车,根本就不戴头盔!

  自己戴头盔,反而才鹤立鸡群!

  哈维是白种人,又是白种人里那种汗腺发达爱出汗的一类,八月初的天气,前两天刚发布的高温警报。

  一天摩托车骑着下来,太阳暴晒下,身上的衬衫都已经湿透了,皮肤红得就像刚从锅里捞出来的蒸螃蟹。

  这时候,脑袋上还戴着一个密不透风的头盔……

  甚至于有一次等红灯的时候,哈维戴着头盔,就感觉到周围的华夏人看过来的眼神仿佛是在看傻逼。

  “这傻逼干嘛?今天37度高温啊……”

  ·
  哈维等到的机会,在第三天到来了。

  今天的天阴,稍微凉快了几分。

  上午的时候,李青山就乘车出门,却没有往市区去,而是往南开。

  来到了一个叫做横西水库的地方。

  今天李青山身边没带太多人,就老七和两个手下跟着,一辆车。

  水库边,一段偏僻的水岸,其实是被当地的一个农家乐给承包了,喜欢野钓的爱好者进不来。

  农家乐是一片院子,距离水库几百米的样子。

  今儿李青山在这里招待一位喜欢钓鱼的大佬,拉拢一下关系。

  因为那位大佬份量不一般,李青山上午就到了,亲自带着老七把农家乐里准备的宴请菜式先过目了一遍,然后带着老七亲自到了水库旁,把垂钓的地方也先看过了。

  “你带人去附近看看,先把停车的地方安排好,不能太远也不能太近,而且最好隐蔽一点。

  还有,弄个烧烤架摆在湖边,那位喜欢烧烤,万一钓鱼钓出性质来,在湖边烤味也说不准的事儿。

  酒的话,不要白酒,那位喜欢黄酒,把车里带来的状元红备好了。”

  老七有些为难:“老板,这个天,和黄酒?不烧的慌么?”

  “准备好冰块。”

  “哈?黄酒人都是加热了喝的,配冰块?”

  “你管呢!先备着!万一不行就上别的。”

  手下人把全套的钓鱼装备给老头子在水库湖边支愣好了。

  钓椅和价值上万的钓竿,鱼篓,还有几包不同种类的饵料。

  “现在附近的水里弄些鱼窝子……然后……”

  李青山一边吩咐着手下干活儿,一边站在旁边的太阳伞下抽烟。

  这个时候,就听见突突突一阵响……

  李青山扭头看去,就看见沿着水库边上,一辆踏板摩托车缓缓开来。、

  上面骑着一个全身汗流浃背,这么热天还戴了个密不透风的头盔的傻逼。

  李堂主先一愣,然后皱眉:“什么人?老七去看看!不相干的人拦回去。”

  老七点头,一摆手,一个手下就迎了上去……

  然后,李青山站在原地,就看见那辆踏板摩托车停了下来,上面的骑手摘下头盔,一张脸上,连络腮胡子都快滴下汗珠子了,红彤彤一张脸,还是个老外。

  自己的一个手下迎上去,还不等说话,忽然那个老外一挥手,手下直愣愣就躺地上了!
  李青山愣了一秒钟,当他看见那个老外目标很明确,直奔自己而来的时候……李青山掉头就往老七身后退!!
  身后,传来了老七短促的呼喝声,就响了两声就没了!
  李青山没回头看,撒腿狂奔,但只跑了两步,老头子身子腾的一下就飞了起来!摔在地上的时候,疼的几乎就要背过气去了!
  老七躺在了地上,他就看着那个老外,一只手提着自家老板,走到自己面前,丢下一句半生不熟的华夏语。

  “别报警,聪明的就等我消息。”

  说完,对方伸手在老七怀里摸走了车钥匙,扬手就扔进了湖里,提着李堂主,快速离开。

  ·
  李青山觉得自己可能是命犯煞星了。

  不然的话,活了五十七年的岁数,他前半辈子觉得个人武力里,最能打的就是年轻时候闯南边的时候,遇到的一个老板带的高手——后来也被人用枪顶着身子打成了蜂窝煤。

  可今年,遇到的浩南哥,就厉害的近乎不是人!

  如果要让李青山选的话——其实他宁可自己没认识过那位浩南哥。

  自己好端端的惹上这种人干嘛啊!!
  一方大佬,名震一方,各路关系都有,身家亿万。

  何苦来的?

  可惹上了就惹上了,老头子一辈子的江湖经验,深谙一条:变坏事为好事!

  于是,使劲的巴结浩南哥那些人,让自己的双腿重新好了,打好了关系,以后说不定还能用上这些奇人。

  可没想到,今天又遇上了一个?还是特么的老外?!
  李青山就真不信了还!
  老子怎么惹上人家了?
  当看见哈维一摆手,自己的一个手下学了几年散打的小伙子就直愣愣躺地上的时候,他就知道不好了!
  这特么又是一路煞星!
  等老七也在人家手里没撑过一两个照面就躺下的时候,李青山就明白自己完了。

  ·
  晚上的时候,李青山坐在一野地里,旁边不远处一个倒塌了一半的铁皮房子。

  远处是一个野湖,湖边还有半拉烂尾楼,看得出来是盖的类似度假村的样子,不过房子都没封顶。

  这地方是哪里,李青山不知道,但是根据下午被这人扔在摩托车上开走的一路……方向大体能判断出来。

  怕是已经到了徽省了。

  金陵城本来就临近徽省。

  这个老外拿出了一罐子防蚊虫的喷雾器,在周围草丛里喷了一气,然后就坐在了李青山的面前。

  没用绳子捆人,哈维就这么冷冷的看着老头子,冷冷骂了一句:“你知道为了抓你,我这两天吃了多少苦头。”

  李青山瞪大眼睛看着这个老外——他一个字都没听懂。

  但是下一刻,李青山心里咯噔一下。

  哈维从身上拿出一张照片来,放在了李青山的面前。

  照片里,是半块玉牌!
  然后,哈维拿回了照片收回自己口袋里,对着老头说了句话。

  这次李青山听懂了。

  对方说的是有点生硬的华夏语。

  “我要这个!”

  “……”

  李青山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老外,眨巴了几下眼皮,然后一脸茫然的笑容:

  “带佬,雷嗨宾果啊?”

  ·
  “??”哈维一脸懵逼的看着李青山,显然他也没听懂啊!

  一瞬间,哈维甚至有点怀疑,自己当初请的那个一小时收费一百M元的华语老师,是不是坑了自己钱了?

  宾果?

  Bingo?

  这个词儿哈维知道啊,英语里是一个表示欢庆的语气词啊?

  这老头子说bingo是啥意思?
  庆祝自己被绑架了?

  哈维气哼哼的瞪了李青山一眼,反手一个耳光抡了过去。

  李青山倒也能扛,挨了一下子,直接就躺地上,却还瞪大眼睛看着哈维,一脸懵逼的表情。

  “……”哈维无语了一会儿,翻出手机开始拨号。

  电话那头,是哈维的中间人。

  “妈惹法克!你给我找的华语老师根本是个骗子!这个老头说的华语我特么的一个字都听不懂!你这个混蛋是不是在坑我的钱!!”

  “怎么可能?哈维,我们可是老朋友了!”

  “如果让我知道你这个婊子养的在骗我的钱,我回去后会撕碎你!”

  “……别急,哈维!他和你说什么?”

  “UU看书 www.uukanshu.com他和我说什么bingo什么的啊!!”

  “……”电话那头,中间人出了口气,语气有些疑惑:“华语我也学过,你说的这句我好像知道,嗯,这样,你让我来问他。”

  哈维气哼哼的拿着手机开了免提,然后把手机放在了李青山的面前。

  电话那头,传来了中间人的声音。

  “喂!唔想被斩,交出嗰件嘢!你雷鸡母鸡啊!”

  李青山又眨巴了几下小眼睛——嚯,广东话说的不错啊!
  然后……老头子深吸了口气,一脸怯懦的表情,弱弱的开口了:

  “恁说的个啥咧?”

  `
  【双倍月票活动开始了!求支持!求月票啊!!

  邦邦邦!邦邦邦!邦邦邦!
  各路英雄~~】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