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83章 【套路】

  第189章 【套路】

  第一百八十三章【套路】

  对于金陵城的大多数少年人来说,夏天都是一段充满了美好记忆的时光。

  夏天有冰凉的冰棍,有沁人心扉的冰镇汽水,有大街上穿着裙子轻舞飞扬的姑娘,有午后大树上的蝉鸣。

  最关键的地方在于,夏天,是放暑假的时候啊!

  当然了,对于吃货而言,夏天还有摆在路边摊上的烧烤,小龙虾,酸菜鱼……

  尤其是小龙虾这个玩意儿,最早在盱眙这个地方红火,很快就烧到了金陵,借着这座省会城市兼长江三角区的核心城市,渐渐蔓延向全国。

  可能很多年后,类似于WH,沪市,杭市,甚至是京城,都遍地小龙虾了。

  但是在金陵城,其实在九十年代,小龙虾就已经成为金陵人的盘中美味了。

  最早的时候,在两千年左右,在金陵城的一个叫做丹凤街的地方,就有一家杨氏小龙虾,做出了金陵城第一家小龙虾的奢侈做法——虾不再论斤卖或者论盘卖。

  而是论只卖!
  (作者本人81年生的,我在小学时代,也就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金陵人就已经有从菜市场买小龙虾回家做着吃的习惯了。不过到了九十年代末,2000年左右,大街小巷才开始有龙虾馆。别的地方我不知道,但在金陵,是全国最早风靡吃小龙虾的城市之一了,甚至可以把之一这两个字去掉。)
  陈诺此刻就坐在杨氏小龙虾店里。

  面前摆放的是一盘子号称全金陵城最贵的小龙虾——论只卖的那种。

  个头确实大,一只虾摊平了放在面前,有一个成年人手掌那么长。

  这个年代,雪花勇闯天涯还没有如后世风靡,青岛也还没有把品牌做遍全国。

  金陵人更喜欢喝的,是一种本地的叫做“金陵干啤”的啤酒,口味略有点偏苦。

  五块钱一瓶的金陵干啤,陈诺面前的地上摆了一箱,一脚踩在箱上。

  这画面十几年后就没有了……金陵干啤这个东西渐渐退处了市场,占领金陵城啤酒市场的,变成了雪花,青岛,甚至是传说中的夺命大乌苏……

  坐在陈诺面前的,还有磊哥和张林生。

  这家龙虾馆生意好的爆炸,活生生上演了一幕“越贵生意越好”的餐饮行业商业奇迹。

  但陈诺知道,这家生意好不了太久了,华夏人做生意都很善于模仿,而小龙虾这个东西几乎没有什么门槛。这家饭馆的噱头就是小龙虾个头大!

  很快金陵城就会涌现出一大批专门做精品小龙虾的饭馆,然后活生生的把这家挤垮。

  张林生专心致志的剥着虾,面前很快龙虾壳就堆的如小山一般高。

  磊哥嫌麻烦,剥了几只后就不耐烦弄这玩意儿了,让店家送了一大盘烧烤,尤其是烤脆骨,仗着牙口好,吃的嘎嘣嘎嘣响。

  “李青山听说咱们在大明路的生意,找我打听了一下,意思好像也想掺和一脚。”磊哥手里捏着签子,一边啃着烤脆骨,一边把话说了:“这老头子也有意思,他自己生意做的那么大,我们这点生意对他而言就是小大小闹,也想掺和进来。”

  陈诺看了一眼张林生:“你觉得呢?”

  张林生飞快说了句:“听你的。”

  陈诺把一筷子韭菜炒鸡蛋送进嘴里,嚼了两口——韭菜有点老。

  放下筷子,陈诺摇头道:“再看看,李青山还不能算是自己人,还得再看看。”

  “那我先回绝掉了?”磊哥看了一眼陈诺。

  “嗯。”

  陈诺点了一下头,想了想,又道:“西安的事情,李青山帮了很大的忙,这个人情我总要还的。不过呢,他贴上咱们,并不是指望我们那点小生意赚钱,而是意思在浩南哥身上,想傍个大靠山。”

  “我就是个幌子,其实是想抱你大腿。”张林生飞快道。

  “这人是做皮肉生意的——倒也罢了。只是之前,这人做事情都喜欢走邪路子,心思也油滑的很,我不是太看得上。”陈诺摇头:“再瞧瞧吧。”

  说着,陈诺又瞧向张林生:“我听磊哥说,这些日子总有个漂亮女孩会去店里找你?”

  磊哥嘿嘿偷着乐,张林生的脸色就尴尬了下来。

  “没有总来。”张林生神色有点不自在:“就是上次来的时候,刚好被磊哥撞见了。”

  “是两次!”磊哥在旁边添油加醋道:“第一次遇到了是来找林生出去吃饭,林生板着脸把人家给拒绝了。第二次带了一大包吃跑来找林生,连带着店里的装修队,都有了口服。水西门老店的烤鸭,鸭四件,还有啤酒。我都蹭了几口。”

  陈诺点头,想了想,缓缓道:“听说那个女孩是夜店里上班的?”

  “嗯,红牌。”磊哥笑道。

  “该怎么办,你自己把握。”陈诺笑道:“你年纪也不小了,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没有不想妹子的。做事儿是要做的,但也没必要强行打光棍。”

  “那个女孩……不是真的喜欢我。”张林生憋了会儿,憋出这么一句:“我心里清楚,她应该是误会了什么。”

  “那你喜欢她么?”

  “……”张林生放下手里的小龙虾,拿起啤酒瓶,也懒得倒杯子里,直接就着瓶口灌了两口,才擦嘴道:“她挺漂亮的,也很会来事。但……”

  “你自己开心就好。”陈诺淡淡道:“你才多大啊,才十九岁,这个年纪找个妹子,又不是谈婚论嫁的。一个妹子,长的漂亮,又会哄你开心。你管她到底有多少真心呢,你自己开心就好。

  不过我就一句话提醒你:把持好自己,别一头扎进去,别太上头。”

  说着,轻轻叹了口气:“那种谈一段纯纯的恋情,找一个长久的爱人……这种事情,难了。

  以后啊,这个时代要变了。”

  如我们父母那一代人那样,年轻的时候找一个女朋友,单单纯纯的谈个恋爱,然后努力凑在一起,过上一辈子……这种时代要结束了。

  将来的时代呢,是夜店,是玩个性,玩另类,是网络上标新立异。

  男女之间呢,会越来越随性。

  大家都忙着养鱼养备胎,大家手机里存上十个八个异性的联系方式。每个人都在伪装,每个人都在表演,每个人都在玩套路。

  一个明明满嘴草泥马的人,可能在你面前表演的岁月静好。

  一个在家连和父母说几句话都不耐烦的人,可能会为了在异性面前表演风度,而在服务员给自己拿了双筷子的时候都会客客气气说一声谢谢。

  一个明明连书都没读过几本,满肚子口红色号和球鞋款式的人,可能随便找几个别人炮制出来的狗屁不通的文章看看,就敢在你面前表演满腹经纶。

  人人都在网络上乔装打扮自己,有的卖美,有的卖丑,有的卖怪,有的卖恶俗。

  人只要有欲望,就会有弱点!

  以后人的欲望会越来越强,弱点也会越来越多。

  当这个社会上,人人都是满身弱点的时候,就会有一些聪明人总结这些,然后演变出无数对付人弱点的套路。

  当越来越多人吃亏后,然后人们再会一窝蜂的冲上去学习这些套路——男女之间就会变成一场场套路和套路之间的对抗游戏。

  城市套路深,我想回农村。

  农村路也滑,套路更复杂。

  陈诺拍了拍张林生的肩膀,叹了口气:“不管如何,保持自己的本心,别被太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冲昏了头脑就好。”

  张林生用复杂的目光看着陈诺——那双油乎乎的手,又看了看自己今天刚换上的白色T恤。

  “李青山那边,你帮我安排一下,我跟他见一面,我有个事情找他。”

  “好。”磊哥回答。

  ·
  李青山家大业大,在金陵城附近的汤山有一片温泉度假馆——几排修建的小别墅,引入了温泉。

  在这里,吃喝玩乐一条龙——当然了,都是正规的。

  这也是李青山手下为数不多的正规的产业。

  但其实,不怎么赚钱。

  2001年这个年头,消费还没有完全起来,泡温泉这种事情,对于老百姓来说还是一个相对比较遥远的事情——有这个闲钱,多买几斤肉吃,它不香么?给自己或者老婆孩子添两件新衣服,它不美么?
  但李青山是个有眼光的,他咨询过高人,这片地方,未来会很值钱。

  哪怕是这个温泉度假馆现在盈利很少,但这片地,将来升值也能赚回投入!
  陈诺见李青山的地方,就在这个温泉度假馆。

  李青山其实看到陈诺一个人来的,有点庆幸——老头子其实有点怕陈诺和张林生一起来见自己。

  他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同时面对着对师兄弟。

  妈的,心里藏着人家天大的秘密啊!

  好吃好喝的招待着陈诺,然后看着陈诺掏出了一个小木盒子在桌上推了过来。

  “上次彩票的事情,多谢李堂主帮忙了。”陈诺大大咧咧笑道:“这次又有个事情要请你……”

  “哈哈!小事儿,不值一提的!这次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这次倒不是我的事情了,是我师兄浩南哥的事儿。嗯,准确的说,是我们师门的事儿!”

  “哦?”

  李青山立刻来了精神。


  陈诺打开盒子,里面是一片玉牌。

  准确的说,是半块。

  火柴盒大小的一块玉牌,但只剩下一半了,看的出来,断口的地方不太整齐,也不知道是掰的还是摔的。

  李青山看了一眼,然后用疑惑的目光瞧向陈诺。

  “您请上手。”

  “好!”李青山想了想,拿起玉牌仔细看了会儿,点了点头,先赞了一句:“好东西!”

  拿起来对着光的地方又看了看:“是块古玉!玉质很好,上品!水头也好。雕工很细腻,又不乏古朴。只是这东西残缺了,遗憾啊!”

  小心翼翼把东西放回到盒子里,李青山看着陈诺:“不知道您想让我办的事情……”

  “跟这个玉牌有关。”陈诺缓缓说道:“李堂主,您也知道,我和林生师兄,是同门。我们的师门呢,是一个古老传承的门派。”

  “嗯……”

  “多了,我不方便说了。我只能说,这块玉牌,和我们师门的有些关系。而我想球您办的事儿,就是找到这块玉牌的另外一半!”

  “啊?”李青山有些为难:“这个……我上哪儿找去?”

  “我得到消息了,这块玉牌的另外一半,应该就在金陵城,被人收藏了,可……您知道的,我们师门一直隐世,不太方面自己大张旗鼓的出去打听,所以,就只能拜托您了。”

  李青山沉吟了会儿,皱眉道:“要说这个事情呢,做法也不是没有,金陵城的一些玉器行,我可以派人去挨个上门打听去,但能不能打听到,我可就不敢打包票了。”

  陈诺笑道:“自然的!这事情也已经很多年了,倒也不急一时,您慢慢打听,不管成或者不成,我们都承您这份人情的。”

  李青山这才放心了,点头道:“好,既然这样,我就让人慢慢的去打听。金陵城的玉器行当,我也认识几个头面人物的。一旦有消息,我第一时间就立刻回复您。”

  “不急,不急!”陈诺笑着,然后缓缓道:“事情呢,是不着急的。但是,这事情却有一条!”

  “什么?”

  “这事情,事关到我师门的隐秘!所以,无论成或者不成,这事情,您可都不能和人说!我把这半块玉牌,就存在你这里了,可千万不能丢了!”

  李青山点头:“这个是当然的!”

  ·
  陈诺离开后,李青山第一时间让老七请来了一个玉器行的老师傅,把手里这半块玉牌鉴定了一遍,果然是一个老物件,然后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接下来,李青山就开始约见金陵城自己认识的玉器行当的一些头面人物了。

  而就在三天后……

  金陵禄口国际机场。

  国际航班抵达出口。

  阿隆索·罗德里格斯缓缓的走出了出口。没带行李箱,背上一个双肩包。

  硕大的墨镜,满脸的络腮胡子,使得他真正的相貌根本看不清楚。高大魁梧的身材,在人群里倒是非常醒目。

  阿隆索·罗德里格斯这个名字,自然是假名。只是他平日里使用的护照之一上的名字。

  这个家伙真正的名字,是哈维。

  外号“大脚”。

  ·
  离开机场,乘坐出租车抵达市区的一家酒店,哈维用护照办理了入住,回到房间里。

  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哈维从一个临时的邮箱里接收了一封邮件。

  邮件的内容是用西班牙语写的。

  附件里,是两张照片。

  第一张照片是一个人像:一个五十来岁的华人老头,头发梳的锃光瓦亮,一身对襟开的中式短褂。

  第二张照片,则是半块玉牌。

  哈维仔细的看了看这两张照片,然后把邮件删掉了——对于一个精神力强大的念力系高手而言,他已经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拿起手机来,拨通了自己的一个熟悉的中间人的电话。

  “我抵达了。”

  “好的哈维,华夏的天气怎么样?”电话那头,中间人笑得很轻松。

  “见鬼的天气!也不知道这里的食物好不好吃。”哈维嗅了嗅鼻子:“我不喜欢这里的天气,赶紧把活儿干完了,拿钱回去吧。”

  “委托的邮件你看过了,找到那个人,拿到那件东西你就可以回家了,我的兄弟。”中间人笑道:“三百万M元,easy money,不是么?”

  “当然。”

  “我必须提醒你一件事情,哈维!”中间人的语气稍微认真了一点:“华夏是一个管控很严格的地方,你在其他地方习惯的那些小趣味,在华夏可别乱来,惹出大麻烦!我可没办法帮你收拾!”

  “你他妈的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上次在芝加哥,你弄出来的那种事情,可不要再来一次!想要女人,花点钱,兄弟!别他妈的弄那些恶心的事情出来。你知道不知道,上次我派出去的清道夫,收拾你弄出来的现场,差点就吐出来了!”

  ·
  哈维抵达的两个小时后,陈诺就得到了消息。

  很简单但是很笨的办法。

  他上辈子就认识这个混蛋,知道他几个常用的假名字,其中一个就是阿隆索·罗德里格斯。

  委托是他通过其他渠道释放出去的,找的哈维的一个中间人——避开了章鱼网站。

  然后,陈诺让磊哥拿着哈维的画像,守在机场,以及金陵城的几个酒店大堂里等着。

  用这种看似很笨的撒网的方式,等到了哈维。

  这个年代,国内的外国人还没有像后世那么多。哈维的外貌又很扎眼。

  守株待兔的法子,很容易就找到了人。

  ·
  陈诺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拿着筷子在吃饭。

  这是一家在汤山的小饭馆,饭馆坐落于一条不太宽阔的街口。

  坐在饭馆里,斜对面,就是李青山的那家温泉度假馆。

  “让你的人都撤回来吧,别接触那个家伙。”陈诺对电话那头的磊哥交待道:“那个家伙很危险的,是个变态。”

  ·
  孙可可把刷题册子交给了补课的老师,UU看书 www.uukanshu.com然后脸色忐忑的坐在老师的面前等着。

  老师仔细的翻看了一遍,脸上露出几分欣喜。

  “可可啊,最近进步的非常快。”数学老师笑道:“过几天,我找人弄了几套模拟卷子,你回头再试试吧。你的底子不好,但是最近这些日子进步倒是很快,这么下去,我觉得老孙肯定会很惊喜的。”

  孙可可松了口气。

  数学老师定睛看了孙可可,摇头道:“最近是不是休息的不太好,我看你黑眼圈有点重,而且人也瘦了一圈了。这么下去不行,你还有高三一年要熬的,早早把身子熬坏了可不行。”

  孙可可笑了笑:“老师,我其实感觉挺好的,每天精神也不错,就是最近睡得不太好,总睡不着。”

  “紧张起来也好,但是不能过度。”数学老师摆摆手:“早点回家吧,我回头跟老孙打个电话,说说你的情况。

  你数学方面提高的很快,其他的功课我和老孙沟通一下,然后看看你下一个阶段补习的重点放在哪里。”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