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80章 【够诚意了吧?】

  第186章 【够诚意了吧?】

  【去特么的请假!不请假了!

  下午开完了会,把晚上应酬推掉来,滚回家来码字更新了!!
  今天请叫我的新名字:不更新不舒服斯基~】

  ·
  第一百八十章【够诚意了吧?】

  一盘山药炒肉片,一盘丝瓜炒毛豆,一盘马记酱牛肉切成了片码的整整齐齐,还有一锅莲藕排骨汤。

  陈诺瞧了一眼菜,三菜一汤,不太合适,麻溜的又切了两根黄瓜,弄了些糖醋凉拌了一下。

  四菜一汤,齐活!

  孙可可整个人都傻掉了,傻乎乎的坐在餐桌旁,就是瞪大了眼睛痴痴的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那只陈小狗,眼神里忽而哀怨,忽而又是浓浓的情意……

  这一幕被老孙看在眼里,心中又酸又气,但终究还是叹了口气没吭声。

  杨晓艺的脸色自然就不太好看了,只是人家在厨房里忙上忙下的,她自然也不好上去就一通数落——要说话也不是现在这个时候啊。

  哪有人家正给你炒菜做饭,卷着袖子,这么热的夏天还憋出了一脑门子汗。完了你冲进去就给人骂一顿?
  没这么做事儿的。

  压着忍着,陈诺把饭菜都端上来了。

  老孙起身帮忙,杨晓艺也不好干坐着了,帮着去拿了碗筷。

  四菜一汤,在不大的餐桌上摆好了,两大两小四个人坐在一起——倒是像足了一家人的模样。

  “杨阿姨,给您先盛碗汤?”陈诺笑眯眯的开口。

  杨晓艺嘴巴里“不用”两个字还没来得及开口,陈诺已经飞快的拿过了碗,拿起汤勺就舀了两块排骨,然后又在锅里挑着舀了两块莲藕,又加了几勺汤。

  “……够了够了。”杨晓艺赶紧劝道,看着陈诺摆在自己面前的那么一大碗,只好摇头道:“我饭量不大,而且……我平时不怎么喜欢吃猪肉,太腥气。”

  陈诺立刻笑道:“你尝尝,我烧的这个排骨绝不腥。”

  毕竟饭桌上坐着,杨晓艺终于不好说什么,拿起筷子夹了块排骨,咬了一口。

  还别说,味道还真的是可以的。

  这个小子一看就是真的会做饭的,手艺还行,但至少能看出来,是真的会做。

  葱是打了个结放在汤里炖的——这样分量集中,在炖汤的过程里容易沉底。

  只有真的会做饭的人才有这个经验。

  “挺好吃的,确实不腥。”杨晓艺说了一句捧场的话。

  “是啊,我就说嘛。”陈诺仿佛就毫不客气的开始显摆:“排骨我剁好了,先用水焯了一遍,焯水的过程里,我就先放了生姜片在水里煮开了来焯的。焯好了捞出来,排骨里面的血沫子就没了。

  而且啊,这个时候还不能直接下锅去炖汤,要先用热水冲洗一下,把上面的血沫冲洗干净了再重新下锅煮。

  这样重新炖的汤,就没有肉腥味了。”

  说着,陈诺仿佛就用无比自然的动作,顺手拿着筷子那盘山药炒肉片里,夹起了一片肉片,送到了孙可可的碗里:“你尝尝这个肉片。”

  孙可可用莫名复杂的眼神看了一眼陈诺,但终究是心中一软,没说什么,夹起来送进了嘴里。

  精瘦肉切出来的肉片,入口却没有那种瘦肉的老韧,反而很嫩滑的口感。

  “不错吧?”陈诺笑道:“肉片我下锅炒之前在水里泡了半个小时,水里还加了两勺淀粉搅匀了泡的。这样肉片的表层就会有一层淀粉水,下锅清炒完了,表层就很滑嫩。”

  说着,陈诺就仿佛很不要脸的对着孙可可挤眉弄眼的笑,那表情仿佛再说:赶紧夸我啊!
  孙可可虽然满肚子愁肠,但终究是心中喜欢极了这个家伙,平日里又是被他这套做派逗习惯了,也最吃这套,还是被陈诺的表情,弄的忍不住笑了起来,嘴角委委上扬。

  “嗯……好吃的。”女孩儿轻轻点头。

  老孙家的规矩,饭桌上不说甩脸子的话。

  所以这顿饭,倒是顺顺当当的吃了下来,杨晓艺也忍着没提之前的事情。

  四菜一汤,陈诺做的确实还不错,老孙吃的也觉得舒服,不知不觉就一顿饭吃完了,孙可可这几天心情不好,一直吃的很少,今晚这顿却吃了大半碗米饭——对女孩子来说,这就很不少了。

  一大锅排骨汤只下去了三分之一,看着剩下的那一大锅,陈诺笑道:“我买了生的馄饨,也放在冰箱冷藏柜里了。这汤留着,一会儿连锅放冰箱里存着。

  明天早上重新热一热,排骨汤拿来下馄饨是最好的了。可可也喜欢吃馄饨。”

  孙可可犹豫了一下,看了陈诺一眼:“哪来的馄饨?”

  “我去汪家馄饨店买的啊,你不是就喜欢吃他们家的么。”陈诺仿佛毫不在意的说道。

  孙可可听了,却忍不住心中一甜。

  这就是陈诺了,特别会疼人。平日里自己喜欢吃什么喜欢喝什么,他听到了看到了,当时仿佛都没当回事,但时不时的,就会买来当惊喜给自己投食。

  仔细!

  姑娘家条件又不差,真差那一口馄饨么?还不就是图一个,自己说的话,喜欢的东西,心上人听进去了记住了,重视自己么。

  而这一点,也是老孙为什么不反对可可跟陈诺来往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

  这个小子是真的疼自己女儿的,这一点,老孙看的很明白。

  别说什么发达不发达,前途不前途。

  老孙觉得,就算这个小子将来一辈子普普通通,自己女儿跟着他,都不会吃苦,这个男人一定会仔仔细细的把可可好好的疼爱着。

  这一点,老孙很早就看明白了。

  上次老蒋过生日吃饭,饭前陈诺带着孙可可出去逛了趟街,回来孙可可手里就大包小包的捧着各种好吃的,什么糖炒栗子之类的,全是可可喜欢吃的东西。

  ·
  吃完了饭,一家人收拾了桌子,孙可可就被杨晓艺赶去厨房洗碗了。

  陈诺看在眼里,明白了意思,没说什么。

  等小姑娘被支到厨房洗碗后,老孙重新泡了壶茶,然后杨晓艺也走到了沙发旁,把陈诺叫了过来。

  “小陈啊,你坐下,我们聊聊。”

  “好。”陈诺答应的很痛快。

  老孙在旁边犹豫了一下,先低声对杨晓艺说了句:“陈诺下午来的时候,就和我道过歉了……”

  陈诺心中一乐。

  老孙不错啊!没白瞎我买了那么多孝敬你的东西。

  杨晓艺看了丈夫一眼,眼神有点不太友善。

  陈诺赶紧抓住机会开口:“杨阿姨,我也要当面对你道个歉的,前几天的事情,错都在我,也让你们担心了。”

  “不忙说这个。”杨晓艺毕竟当了好些年公务员,虽然在基层,一看陈诺这个阵仗,就知道不好……真要让陈诺把道歉的话说完了,自己的话可就没处摆了!
  打断了陈诺后,杨晓艺脸上反而仿佛很和善的样子,缓缓道:“小陈啊,前几天的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你们年轻人虽然是喜欢胡闹,但事情总算是没闹出什么好歹来。可可是我女儿,我该批评该教育的,我也自己会做。

  至于你……你的道歉我接受了,这事情,就翻篇了。”

  陈诺笑了笑,没说话——这是把门关得死死的啊。不给自己接那件事情道歉的机会来发挥了。

  “先说说你的打算把,小陈。”杨晓艺依然仿佛很温和的样子:“我听老孙说,你打算高中毕业后,就不考大学了?”

  “是的,不考了。”陈诺稳稳的点了点头:“我不是学习的材料,而且就算硬考,能考上一个三流院校也就顶天了。三流院校,也其实学不到什么东西。与其在那种地方混上四年,不如早早的找点事情做。”

  这个时候,旁边老孙忍不住就插了句嘴:“陈诺已经开始勤工俭学了,现在找的那份工作还挺稳的。”

  眼看自己丈夫又为这个小子帮腔,杨晓艺横了丈夫一眼。

  “我们家可可,是一定要考大学的。”杨晓艺缓缓道:“就算之前八中的教学一般,可可的成绩也不是很好,但大学还是一定要上的!这一点,是定死了的。

  就算一次考不好,哪怕是复读,我们也是一定要让可可能考上!而且,最好能考上一个不错的学校。”

  说着,杨晓艺缓缓道:“这个社会变化越来越大,现在看着高中文凭还可以,但威来,没有个大学的学历,是很难在这个社会上有立足之地的,陈诺!”

  怎么说呢,其实杨晓艺说的这句话,倒是一点都没错!

  九十年代末到两千年初的这段时间,以及在这个年代之前,大学生还少。

  一般人,能有个高中毕业文聘或者上个中专啥的,就算是不错的学历了。

  但是……这不是教育产业化了么,大学也逐步放开扩招。

  最多三五年之后,就满大街都是大学生了。

  陈诺是知道的,在十几年后,金陵这种城市里,稍微像样点的公司,哪怕是招一个前台,都要大学学历的。

  所以,杨晓艺这番话,虽然明里暗里,有点针对陈诺,但其实道理是没错的!

  “你们呢,现在年纪还小。十八九岁的人,说是小孩,不小了,说是大人,也还没到。

  放在十几二十年前,这个年纪在一些小地方,家里都让结婚了。

  但现在这个社会,不行了!
  你们都还是学生,男女之间萌生好感很正常,但是这种感情,不成熟,也会随着长大慢慢的改变。

  陈诺,你别怪阿姨说句不客气的话。

  我也知道你现在在一个车行里打工,我听老孙都说了。

  可车行里做工,能有什么大的前途呢?一个月几百块撑死了,未来还想再往上,这天花板可就压在那儿了!
  可可呢是要上大学的,以后随着她年纪长大,在大学里会学到更多更新的东西,会接触到更多更新的世界,也会认识更多更新的人。

  到时候,你们的学识,见识,都会不同。

  慢慢的,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我说一句很现实的话,可可大学毕业后,可以找一份不错的工作,哪怕起步的时候看着不起眼,但有一个大学的学历在手,以后好好努力,是有上升空间的。

  你呢?在车行里打一辈子工么?

  慢慢的,你们可能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杨晓艺倒是真不客气,一股脑儿就直接把这些话全部说出来了。

  说的很明,一点都不藏着隐晦。

  老孙怕陈诺面子挂不住,开口道:“陈诺其实也不错的,他……”

  “没事老孙。”陈诺笑着摆摆手:“我觉得杨阿姨说的挺在理的。”

  陈诺倒是真的一点都没有生气。

  因为,杨晓艺说的虽然现实……但其实也是一个当妈的立场使然。

  她又不是有私心,不是为自己。

  还不是一门心思的为女儿考虑么。

  当妈的疼自己女儿,为自己女儿考虑,从大道理来说,怎么都不算错的。

  “杨阿姨,您是疼可可,为可可好,保护可可……这一点,我只会觉得您好,感激您疼可可,我是一点都不会觉得生气的。”陈诺笑得很坦然。

  “那么,你应该明白我今天这些话的意思了。”杨晓艺松了口气。

  “我明白的。”

  “嗯,你是老孙的学生,也是可可的同学,未来你们还要继续做一年的同学。平时呢,在学校里也好,哪怕是你偶尔来家里串门也好,来吃饭也行。阿姨我都是欢迎的。

  但是……”

  陈诺知道这个“但是”后面,怕就不是好听话了——哪能真让她说出但是后面的话?

  真让杨晓艺说出来,一会儿尴尬的还是她。

  没必要。

  陈诺及时的打断了杨晓艺,笑道:“阿姨,我能说说我的看法么?”

  杨晓艺皱眉,心想:怎么,还不死心,还想挣扎一下?
  陈诺笑道:“您说的其实都很在理。可可以后要考大学,有自己的前途的。有个大学的学历,确实今后发展会比一个没有大学学历的人,要顺利很多。

  哪怕是起步的时候普通点,但可可聪明漂亮,人缘也好,总能发展起来的。将来找工作,以后好好努力,上升空间肯定也有的。

  就算不出去找工作,像您一样,考个公务员,也是不错的前途。

  这个看来,确实比一个窝在小车行里打工的修车工,要有前途。

  您之前的那些顾虑,我也都完全理解。”

  “既然这样……”杨晓艺叹了口气,心想,既然这样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但,我若是能配得上可可呢?我若是能照顾的好她呢?”

  “照顾不是嘴巴说说的。”杨晓艺有点不耐烦了。

  “不用嘴巴,用行动。”陈诺笑道:“阿姨,我也没想在车行里给人打一辈子工的。”

  “不打工你能打算做什么?找别的工作么?陈诺,不是我说你,以后这个社会,每个大学学历,找工作都找不到好的,就算找到了,发展天花板也低。”

  “我打算自己做生意的。”陈诺不慌不忙。

  “
做生意?”杨晓艺忍不住笑了:“小陈,做生意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听说你家里条件也不太好,做生意是需要起步资金的,而且……现在的社会,也不是十几年前,遍地都是下海经商,路边摆个摊,或者开个小饭馆,都能发财的年代了。”

  陈诺笑了笑,双手一摊:“很难么?可是,我已经在做了啊。”

  ·
  几分钟后。

  “大明路?你有个四百平的商铺?”杨晓艺瞪大了眼睛。

  “嗯,我和磊哥合伙的,他有供货商渠道,我出场地铺子。还是做电动车销售,公司已经在注册了。”

  杨晓艺心中飞快的计算:“大明路的一个四百平的铺子……租金的话……”

  “没租啊,我买的。”

  “……”

  老孙反应快,直接就跳了起来:“买的?陈诺,你哪里来的钱?!”

  “下午你不是问过我了么?”

  “我问什么了?”

  “你问我,买这么多东西是发财了么,我说,是啊,是发了点横财啊。”

  看着陈诺一脸坦然的样子,老孙真想一口吐沫喷死这个小子!
  这特么就算问过交待过了?!

  这也算?!

  不过终究不是不好把老孙逗得太狠,陈诺笑笑眯眯的,从口袋里掏除了一叠折的好好的单据,然后放在了茶几上。

  杨晓艺没好意思伸手拿,脑子里还在消化着陈诺说的这个惊人的消息。

  甚至还在计算着,大明路的四百平的商铺,买下来,要花多少钱……

  老孙却对陈诺毫不客气的,直接就抓起了单据飞快展开。

  第一页是一个票据,上面的抬头是一行大字:
  JS省福利彩票中心。

  老孙一呆,看了陈诺一眼:“你……中彩票了?”

  “嗯。”

  “中了……多少?”

  “五百万啊。”

  “…………”

  ·
  这个消息不但震惊了老孙,同样的,也直接把杨晓艺好不容易构建了一个晚上的那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给彻底击的粉碎!
  五百万!
  在2001年,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这是一个遥远到遥不可及的数字!
  若是在2021年的话,五百万,在金陵城也就够买一套稍微像样点的房子——也就是稍微像样点的,真正的豪宅是根本不够的。

  但,2001年的物价是什么概念呢?

  2001年,市中心很繁华的地方,一套住宅,房价大概是……两千块一平米。

  也就是说,假设一套房是100平米的话,一套房也就20万。

  500万的话,足够买上二十多套房子放在那儿!

  不管是在2001年,还是在2021年,任何一个城市,若是哪家人手里有二十多套房子……

  那绝对是妥妥的大户人家,富豪级了。

  杨晓艺这个基层公务员,2001年的工资一个月一千多块,一年下来,加上各种福利和奖金,满打满算,一年不吃不喝,能到手三万块左右。

  五百万的话……够她杨晓艺上班170年!
  三辈子都赚不到!
  而眼前这个少年,现在手里就握着自己三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这还让杨晓艺摆什么姿态,拿捏什么架子?!

  搞毛啊!!!
  西红柿首富里怎么说的来着?

  还踢球?还踢个球啊?一会儿你得把我供起来……

  ·
  老孙毕竟还是能沉得住气,压着心中的念头,仔细的把这一叠单据翻开来一张张的看……然后杨晓艺这会儿也顾不上矜持了,直接从丈夫手里接过来也翻看。

  凭借着多年公务员的经验,杨晓艺可以有九成以上的把握可以判断出来,这些单据是真的!

  福彩中心出具的中奖证明……税务局的完税证明……中奖人姓名……身份证号……纳税人姓名……身份证号……纳税票据……

  “彩票是前些日子中的。”陈诺看着两口子震惊的模样,慢悠悠道:“钱我拿到手了,缴税一百万,到手四百万。

  我就想着,横财来的容易,但去的也容易,不能乱来。

  想来想去呢,即不能乱花了挥霍,也不好坐吃山空,就想着可以做点事业。

  我跟磊哥那儿关系最熟,就想了,生意么,做生不如做熟。电动车的行业,现在挺红火,未来也有前景,加上在磊哥那儿做了几个月,供货商,品牌供应链,都熟悉了,销售模式也熟悉了,技术上,逻辑上都没有漏洞。

  刚好磊哥也想扩张,他出供货渠道,我出场地,大家就合伙开一个电动车销售的买卖。

  于是我就在大明路买了个临街的商铺,位置什么的都没毛病,地方也够用,合适的,谈好了价钱,我就买了。”

  老孙看着陈诺的眼神有些复杂了:“四百平的铺子,你买了?”

  “嗯,买了。卖铺子要一百多万,不过还要装修,估计还得扔个几十万。一起下来,两百万就够了。后期的话,厂家那儿进货押货,要有个百十万的资金也就够让这个生意转起来了。”

  少年的笑容很腼腆的样子——装的!
  嘴上却缓缓道:“剩下的钱,我没乱花,存了起来,总要有个底,给自己留个后路,心里踏实点。”

  这一番话说下来,不光是老孙,就连一直对陈诺横挑眉毛竖挑眼的杨晓艺,也忍不住对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了。

  两口子是成年人,也都是读过书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

  这人性里啊,最难过的一关,其中之一,便是久贫乍富!
  穷久了,忽然发了横财,大多数人,都是把持不住的,都会忍不住大手大脚的挥霍,显摆,炫耀,然后很快将财富败掉!

  而且人都可能不知道飘成什么样了!
  忽然发了横财,没乱花钱挥霍,没穿金带银,没花天酒地。

  而是头脑不发昏,知道投资事业,买房子买地!

  这就是顶难得的了!

  想到这里,杨晓艺忍不住抬眼重新仔细的打量了一番陈诺的穿戴。

  普通的牛仔裤,普通的白衬衫,看着都不是很贵的样子,只是胜在干净清爽。

  这就不容易!
  一个十八九的年轻人,骤然得到了别人几辈子都赚不到的横财,居然没给资金立刻买一大堆贵的衣裳和穿戴,什么大金链子大金表什么的……

  这就极不容易了!
  这就是极能沉得住气,稳得住脚跟的人,才能做到的。

  然后,陈诺扔出了一个对于老孙两口子……

  不,准确的来说,是对于杨晓艺而言的,一个致命一击的重磅炸弹!

  “商铺我交了定金还没办手续,我想……商铺的房产证上,写可可的名字。”

  “!!!”

  杨晓艺这次是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陈诺,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
  不是陈诺俗,而是对杨晓艺这样的人,这样的做法最直接,也最有效。

  也不是杨晓艺贪财,而是她只是全心全意为自己的女儿考虑。

  你不是怕我以后配不上你女儿么?你不是怕我以后没能力给你女儿好的生活么?

  好,我直接把一套四百平价值两百万的商铺(包括装修),直接挂你女儿名下!

  两百万,够你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还没结婚呢,俩人没名没份的,就这么给你女儿了!

  够诚意了吧?
  ·
  晚上后面的时间,两口子已经脑子彻底乱掉了,尤其是杨晓艺,在看过陈诺的中奖票据,和说出把商铺给孙可可的那些话后……

  陈诺后面说的什么话,杨晓艺都已经不过脑子了,听的浑浑噩噩。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孙可可出了厨房来,然后陈诺起身告辞——也没再问杨晓艺是否还反对自己跟孙可可来往。

  木有这个必要了吧?

  这你还看不上?你想你女儿找什么样的女婿啊?马云吗?

  不夸张的说,2001年的马云,全部身家都没陈诺多!就算加上另外一个小马,捆在一起也比不上啊!

  ·
  陈诺下楼,是孙可可送下楼的。

  老孙没阻拦,杨晓艺则是顾不上了,脑子还嗡嗡的呢。

  孙可可抿着嘴,擦干了手,送陈诺下到一楼,才叹了口气。

  “陈诺,你和我说实话,你的钱……真的是中奖来的么?”

  “票据都是真的,福彩中心又不是我家开的啊。”陈诺笑道。

  孙可可现在可没那么容易糊弄了,女孩儿看着陈诺,心中柔肠百结,却又满腔幽怨。

  虽然不知道陈诺到底是怎么中的奖……但就凭这次西安的这趟遭遇,孙可可就知道,其中肯定还有内情。

  “陈诺……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你怎么能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啊。”孙可可眼眶二一红,委委屈屈的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己喜欢极了的陈小狗:“我觉得,我和你之间的距离好远好远啊……”

  “距离远么?”陈诺笑了笑,然后一把就将孙可可拉进了怀里,用力搂着,在女孩耳边低声道:“这样,就近了吧?”

  “……还是很远。”

  陈诺叹了口气:“这可难为我了啊,这距离还远?再近……再近可就要404了。”

  孙可可脸一红,嗔了一句:“流氓!”

  然后就试图挣脱,却被陈诺死死抱住不撒手。

  “陈诺,你是不是,有很多秘密啊?”

  陈诺沉吟了一秒钟:“小朋友,你是不是有很多问号?”

  ·
  房子里,杨晓艺坐在沙发上久久说不出话来,老孙却已经回过神恢复冷静了。

  在房间里踱步了两圈,老孙站住了脚步,忽然开口说了一句。

  “不能要!”

  杨晓艺抬头,UU看书 www.uukanshu.com疑惑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什么不能要?”

  “那个房子,商铺!”老孙面色很坚决,摇头道:“陈诺说要给可可,挂她名下……不能要!!!”

  杨晓艺有些语气复杂:“为什么?”

  老孙深吸了口气,声音不大,但语气却很坚决!

  “就算两个孩子,将来真的在一起了……

  那孙胜利也是嫁女儿,不是卖女儿!!

  还没结婚,刚谈恋爱就要收人家一套这么贵的房子?!

  以后我老孙一辈子抬不起头!

  我女儿就算嫁了陈诺,进了陈家门,也一辈子挺不直腰杆子说话!”

  说到这里,老孙重重一摆手:

  “不能要!这事情就这么定了!”·

  ·
  【邦邦邦~】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