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79章 【这到底是谁家啊?】

  第185章 【这到底是谁家啊?】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五胖。

  别名:不发大章不舒服斯基】

  ·
  第一百七十九章【这到底是谁家啊?】

  李青山听说浩南哥的师弟要找地方搓澡,第一个反应就是:来我的遮风堂啊!
  不过这话就被磊哥笑骂着怼了回去:“别闹!人家什么身份,你那个地方有正规洗澡么!”

  李青山这才作罢,不过听了晚上吃饭,就拍了胸脯去安排晚上的饭局了。

  ·
  搓澡的地方是个老池子,开了有三十多年了,早年间是国营,后来改民营了。

  装修很一般,但搓澡的师傅都是老师傅,把陈诺搓的从内到外舒舒坦坦的。

  搓下了两层泥,皮肤都搓红了,陈诺感觉到自己干净的仿佛一个煮熟了刚剥壳的鸡蛋,这才满意的冲洗了一遍,用的只是普通的香皂。

  可能是一种偏执的念头:陈诺一直以来固执的人为,后世的那些沐浴液,在各种包装和营销上花样百出费尽心思,各色花香从热门的到冷门的,甚至陈诺还使用过说是掺入了人参的沐浴液……

  但陈诺一直认为,在去污去油的效果上,传统的香皂比那些花里胡哨的沐浴液更好。

  和磊哥两人要了个休息室,悠哉游哉的泡了两壶茶,在那儿躺尸。

  其实磊哥平日里一般不怎么来这种正规的洗澡地方——若是真按照磊哥的性子,这会儿就应该叫俩妹子来按摩了。

  不过他知道这位小爷不喜欢那种道道,就自然不会瞎张罗。

  喝了一壶茶,陈诺感觉到整个人从内到外都通透了,全身的筋骨也都松弛了下来了。

  这才坐了起来,摸出一个烟点上。

  “最近找一天,去大明路那儿看看,找个合适的地方盘个铺子下来。”

  磊哥一听这话,顿时一个激灵。

  好事儿啊!

  大明路那个地方陈诺很清楚,在未来的十几年后,那里是金陵城的汽车一条街。

  一条街上聚集了几十家各个品牌的4S店,汽配店,二手车行等等……

  金陵人已经行成了一种消费模式了:从汽车到摩托车到电动车,不管是买车,还是修车改车,还是配置一些汽车配件,第一个念头就是去大明路。

  可以说已经行成了品牌效应和规模效应了。

  2001年的时候,虽然还没有后世那么成熟,但是政府规划那片地方的决心,真正有些商业嗅觉的都知道的。

  磊哥在堂子街这里开的电动车行,其实也到了该扩大规模的时候了。毕竟堂子街出名的是黑车和二手车。真正想做正经的电动车生意,盘踞在这个名声在外的黑车一条街,还是做不大的。

  要做大,还是去大明路!

  只是,要去大明路弄个地方,磊哥手里的那点资金是不够的——毕竟起家才几个月。

  “店铺么……面积不能小。地段也找好的。价格你去看……我就一个建议,能买的,尽量别租!买下来才是自己的产业,租的铺子,以后都是给房东打工的。

  资金你不用考虑,但这个事情最好要尽快。

  另外……在附近不太远的地方,找个房子,我有用。不用太大,也不用太好。过得去就行。”

  磊哥没多问,只是干脆的点了头:“放心,我办事儿一定靠谱。”

  陈诺也笑了:“知道你靠谱的。”

  顿了顿,陈诺补了一句:“大明路的生意,以后有林生一份。”

  磊哥没意外,点头道:“明白!”

  又在澡堂子里歇了会儿,直到太阳下山的时候,陈诺才和磊哥两人出门来,然后直奔李青山的饭局。

  和李堂主的饭局,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陈诺以“浩南哥的师弟”的身份,感谢了李堂主这次的帮忙,酒桌上自然是宾主融洽。

  不过饭局后,面对李堂主的“去喝两杯放松一下”的邀请,陈诺笑着拒绝了。

  其实李堂主发出邀请的时候,心中还是有点含糊的!
  他其实心中是很畏惧这位“浩南哥的师弟”。

  毕竟……老头子至今还认为,自己很可能是撞破了人家的奸情啊!!
  不过呢,这些心中的顾虑,面子上是不会显露出来的——若是陈诺知道这个老家伙肚子里的龌龊念头,怕是当场就让老头子回去坐轮椅去了。

  “李堂主,我倒是还有点私事儿要请你办一办,事儿呢,不太大,但是有些琐碎……”

  “没问题啊!能为您办点事儿,都是一句话!”李青山把胸脯拍的梆梆响。

  陈诺点了点头,然后笑着,压低了声音,在李青山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李青山听了,脸色顿时就有些古怪,看着陈诺,眨巴了几下眼皮:“这个……事情我倒是没办过。”

  想了想,老头子还是点头道:“不过听着不算是什么难事儿!您放心,我今晚回去就派人安排人手去做!尽快给您一个漂亮的答复!”

  ·
  清晨的时候,张锋从旅馆的房间里床上爬了起来,洗漱完毕后,拿出昨晚在便利店里买的两块钱一袋的面包,就着白开水,填了下肚子。

  这家新民旅社位于清凉山附近,市中心不远。价格也很亲民,三人间十八块一位,双人间三十位。单人间七十块。

  其实一夜都没怎么睡好,半夜里醒了三五次。每次睡梦中醒来,张锋第一个反应就是爬起来看看房门的锁。然后在回来摸摸卷好了塞在枕头下面的外套,用力捏了捏里面的那个口袋。

  梦也是做的乱七八糟的。

  家里的房子可以换个大点的,孩子上学可以交赞助费,然后上个好点的。然后考虑着可以让老婆把那个半死不活单位的工作辞掉。

  家里附近有个小学,可以考虑在路口盘个小门面下来,做点文具生意,让老婆辞职后,刚好可以打理生意。

  娘老子在乡下有宅基地,地方够大,只是房子很破很小,之前一直没钱……这次回去后,可以考虑修个新房子,两层的那种。

  嗯,然后,趁着暑假还没结束,可以带老婆孩子出去旅游一趟——这两年流行的什么新马泰,可以去转转,跟团的话,一家三口下来,也不少钱。以前自然是舍不得的,但是如今么,可以奢侈一把。

  听说国外的东西还便宜,可以让老婆买点喜欢的。

  哦对了,自己一直很想把手机换了,还有车,听说捷达不错,全套办下来,一辆车到手价七八万就成……

  嗯,不行不行……

  想到这里,张锋把手机和车,从自己的心愿清单里划掉了。

  太扎眼了!

  手机是天天要拿在手里用,别人都能看得见的。汽车么,小区里就没几乎人家有车的,买辆车开着进进出出,人人都看得见,家里的那些亲戚也能看在眼里。

  不妥!

  要不然……全家搬到金陵城来?
  好歹是省会。

  听说这里学校也好,将来孩子前途也会不错。

  就是不知道金陵的房价如何。

  嗯,今天办完了大事,下午可以去几个昨天报纸上看到的楼盘广告的地址,去瞅瞅。

  只是这一下,自己的计划就要全盘推翻了。

  买铺子,换房子……就是不知道金陵城的房价和门面房的价格会不会太高了……

  带着脑子乱七八糟的各种念头,张锋吞下了最后一口面包,看了一眼时间,才七点半。

  唉,还是着急了些,起的太早了。

  心中已经滚烫一般,看着时钟的秒针一下一下的绷着往前跳。

  张锋就觉得,今后的好日子,已经在向着自己招手。那些美好的生活,那些自己幻想了无数遍的画面,此刻就藏在一扇门的后面。

  而自己,则已经站在了那个门槛上。

  第无数次的,又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摸出了那轻轻飘飘薄薄的一张纸片,仔细的看了无数眼,仿佛病态一般的,又重新核对了一遍上面的号码。

  这是一张彩票,福利彩票。

  按照这张彩票上的号码,还有报纸上公布的中奖号码……

  张锋手里的这张小小薄薄的纸片,可以兑到……

  张锋是个老实本分的人,平时也没有想过什么发财梦。买下这张彩票,也不过就是前些天出差来金陵,在路边的一家店去买烟,刚好那家店同时也是个彩票销售点。

  店主没有零钱找了,于是和张锋商量后,就劝他买了彩票当找零了。

  号码就是机器随机打的。

  没想到,这一块馅饼,就真的从天上掉了下来,结结实实的把这个老实人给砸晕了过去!
  开奖的时候,张锋其实都已经忘记这个茬儿了,还是老婆提醒了一下,才拿起了隔天的报纸,翻出彩票来核对了一下。

  原本是没有抱任何期望的,不过就是茶余饭后无聊之举。

  结果,第一遍核对完号码后,张锋五雷轰顶。

  他坐在家里的餐桌上,愣了足足有一分钟,手里的香烟都烧灭了,才反应了过来。

  然后就是赶紧把烟头扔了,把打火机也拿的远远的,捏着拿张无比金贵的彩票,在手里瞪大了眼睛反复看了几十遍!
  然后两口子都陷入了极大的震惊之中。

  不夸张的说,这两天在家的时候,张锋两口子晚上睡觉,都是把彩票压在枕头底下睡的!
  甚至张锋还拿了把菜刀,就放在枕头边上!每天晚上睡觉之前,都要反复的把家里的门锁和窗户检查上几遍!

  两口子商量后,第一个达成共识的决定是:这件事情保密,不告诉任何亲戚朋友。

  张锋是知道的,当地的一个曾经发了横财的家伙,听说发达后,无数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亲戚朋友上门打秋风,借钱的,要钱的,甚至还有被坏人盯上勒索的。

  本着小民求安稳的心思,两口子都决定这个事情不能声张。

  在旅店里挨到了八点钟,张锋出门了。

  彩票的兑奖中心九点开门。

  张锋从旅店出来的时候直接退了房,然后也不敢坐公交车,也不敢坐出租车,就按照自己昨晚已经看了无数遍的地图上的路线,就这么徒步着,从旅店步行前往彩票兑奖中心。

  路上走的有点快,走到了兑奖中心的时候,才八点半多一点。

  张锋有些焦急的在路边徘徊的……还不敢距离兑奖中心的大门太近,远远的在路口徘徊着。

  口袋里的半盒红塔山已经抽完了,还想抽,但是却只能忍着。

  这次来金陵兑奖之前,张锋就对自己做了计划,其中一条就是:这次出来,绝不喝外面一口水,不吃饭店一口东西。

  路口有棵大梧桐树,张锋就站在树后,从自己带的皮革包里拿出保温杯来,喝上两口水——水是昨晚在旅店里自己烧开了的。

  自以为掩饰的很好的张锋,却不知道,自己以为自己在路边装作若无其事的路人模样,其实,这副抓耳挠腮的做派,已经被人盯上了!

  而且,从他来到这条街上,站到现在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了。

  这二十分钟,都被人看在眼里了。

  很快,一个看上去气势很稳的中年人,带着两个人,从前后靠近了过来。

  “兄弟,借一步说话。”

  中年人尽量让自己笑得很和善。

  张锋立刻退后了一步。

  “别紧张,兄弟。”中年人笑道:“就问你一句,来兑奖的吧?”

  “不是!”

  “……那就是了。”中年人咧嘴一笑。

  ·
  被带上车的时候,张锋就打算拼命。

  张锋有刀……他怀里有一把。那是从厂里带出来的,切皮革用的,很锋利。张锋用着也很趁手。

  但是,张锋却被对方弄蒙了。

  原本以为是坏人来抢自己彩票的,结果才被推进车,张锋正要大喊着反抗,对方却直接把厚厚的一叠钱扔进了张锋怀里!
  厚厚的一刀钱!
  一愣神的功夫……

  又扔过来一刀!

  这个举动,让张锋愣住了!
  “放心,兄弟,不是抢你东西,是想和你做个生意。”

  那个中年人,老七,李青山手下最得力的干将,对面前这个紧张又老实的汉子笑道:“这钱你先拿着,若是不肯的话,一会儿我送你回来,而且这钱就当送你了。”

  ·
  在一家茶舍里,张锋见到了一个看上去很有气派的老头,唐装,布鞋,花白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

  “兄弟,明人不说暗话,你也不用否认,我知道你是去兑奖的。我派人在那儿蹲了两天了,就是找兑奖的人。”

  李青山不等张锋着急反驳,就飞快道:“放心,我们不是坏人,不抢你的彩票!我……

  我想买你的彩票!”

  “买?”

  “对,买!”

  张锋懵逼了。

  老七很快就把一个皮箱子拿了出来,放在桌上打开,里面是满满一箱子钱!一刀一刀码的很整齐!
  这辈子,除了在HK电影里,张锋没见过这么用皮箱子装钱的!

  “你的彩票价值多少,我都买下!原价买!一分钱都不让你吃亏的!而且,不担不吃亏,你还有的赚!”

  李青山笑道:“兄弟,你大概不知道吧,彩票兑奖,也是要交税的。你中奖了多少,你其实拿不到那个数。

  但是,在我这里,你中奖多少,我就给你多少,我就要你手里的彩票。

  一进一出,在税上,你就能省好多。”

  张锋忽然就明白了。

  这种事情,以前仿佛也听说过。有些自己钱财见不得光的人……用这种买别人彩票兑奖的办法……

  那个词叫什么来着……

  啊对了,洗钱!

  其实要交税的事情,张锋已经打听清楚了。

  可按照这人说的,他帮自己把税给省了……算了一下数字……

  张锋心里开始砰砰乱跳!
  “不开玩笑!我没道理拿着一箱子钱来跟人开玩笑。”李青山叹了口气:“怎么样?”

  张锋沉默了会儿:“我不敢。”

  “怕什么?”

  “我……怕现金在身上,钱被人抢。你们拿了我的彩票,我万一这些钱也带不走,被你们抢了,我……”张锋说了自己的理由,然后又撒了个谎:“彩票不在我身上,我今天就是去踩个点看看。你要是想抢我彩票,你拿不到。”

  李青山没在意这个话,立刻笑道:“没关系,你不要现金,我可以转账!转到你银行账户里……钱在你银行账户里,别人抢不走的。”

  银行的安全,张锋还是信得过的。

  “怎么样?这下安全了吧。”李青山笑着道:“你要是害怕,这样,现在你可以拿起手机报警,我不拦你。你报警,我立刻就带人走。我们就当没见过。

  不过……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选的。

  看你的样子,我手下人若是没瞎眼的话,你中奖的数额肯定小不了!
  算算税的那一块,你能省多少,你自己心里有数。”

  张锋往后缩了缩,手里拿出手机,做势道:“那我真报警了!”

  “请便。”李青山笑眯眯的一摆手。

  终于,手里的手机,号码还是没有按下去。

  天人交战的张锋沉默了会儿,抬起头来:“我……我要转账!钱要先到我银行账户里!”

  “没问题,你说个数字,我现在就转!”

  “……一百万。”

  “好!”李青山立刻叫来了老七:“走,一起陪他去银行。”

  找了家农行的营业点,
在大厅里,办完了转账手续后的张锋,拿着手里的银行出具的转账单,愣了好一会儿神。

  “这下信了吧?”李青山在一旁淡淡说道。

  “你,你就不怕,我拿到这一百万,然后不给你彩票?或者……我根本没彩票?”张锋实在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个可笑的问题,让李青山忍不住笑了,他拍了拍这个人的肩膀。

  旁边老七摇头道:“兄弟,用你脑子想想,一个敢花一百万来买你彩票的人……你若是想坑我们,这种人,你惹得起么?”

  张锋点头:“也对。”

  李青山看了一眼手表:“好了,钱你收到了,你从这里出去,我们就当没见过……我想你聪明的话,也不敢把这个事情说出去告诉别人。

  你现在从这里出去,就可以直接路边拦个出租车,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不会有人跟着,放心吧。”

  顿了顿,李青山看着张锋:“现在……彩票拿出来给我吧。”

  张锋手里捏着那张银行的转账单,看了看面前这个老头,长长的出了口气。

  “好吧……我信你们了。不过……”

  “不过什么?”

  “我中的不是一百万,是五百万。”张锋有点忐忑的说出了真相,然后又有点害怕“你们……你们不会买不起吧?”

  李青山闻言,忽然笑了。

  “居然是个头奖啊!哈哈哈哈!好!很好!倒是给我省事儿了!”李青山一摆手:“买得起!老七!再给他转四百!”

  在柜台里拿到了第二张转账单后的张锋,心是彻底放进肚子里,剩下就是狂喜和激动。

  彩票也交到了李青山手里,李青山扔给老七,老子核对检查了一遍,点头:“彩票没问题。”

  “你可以走了。”李青山指着银行大门:“记住,我们没见过。”

  “……我懂。”

  张锋飞快的走出了银行大门,然后也不敢走远,就在路口拦了辆出租车,直奔火车站去了。

  当天晚上,几张彩票就通过磊哥的手,交到了陈诺的手里。

  而陈诺也通过磊哥,按照中奖金额把钱转给了李青山。

  钱货两讫。

  ·
  陈阎罗拿到彩票的第二天上午,就大摇大摆的去了趟省福利彩票兑奖中心。

  在工作人员的接待下,拿出彩票,核验无误,拿出身份证,在税务局驻彩票中心的办事人员的接待下,完成了扣税,拿到了完税证明。

  几百万的钱,从彩票中心直接转到了陈诺的私人账户里。

  其实彩票中心的工作人员办事还是很到位的。

  征求了陈诺的意见后,陈诺表示自己希望匿名,对方就照办了。

  但是根据流程,还是拍了照片:陈诺带着大红花,手里拿着彩票,在彩票中心工作人员的安排下,拍了照片留存。

  但最有意思的是,兑奖完毕后,陈诺被带到了一个会议室里休息。

  然后,会议室里就进来了几个陌生的工作人员。

  都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官方的慈善机构。

  这些人熟练的按照流程拿出一本本宣传册,然后引导陈诺翻看,然后开始介绍……

  山区人民多么辛苦,失学儿童多么困难,孤寡老人如何艰辛……

  最后就是有人开始给陈诺做思想教育,希望他既然中了这么大的奖,那么也应该慷慨解囊回馈一些……(现在不知道如何,但当年,彩票兑奖后确实是有这种流程的。)
  陈诺面上毫无表情,耐心看完这些,也听完了对方的言辞。

  最后问了一句:“你们是哪个组织的?”

  对方说出一个颜色加数字的名字。

  陈诺笑了笑,起身直接告辞。

  ·
  陈诺回来了的消息,身边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

  孙家也知道了。

  但是让孙可可很失望的是,她等了两天,陈诺却并没有上门,甚至电话和短信都没有给自己打过发过。

  住在三楼蒋老师家的陈小叶,也被陈诺接了回去——孙可可在陈诺接走小叶子的当天就知道了。

  但是那个家伙居然都没有上楼来见自己。

  老孙和杨晓艺也听说陈诺回来了——从老蒋那儿得知的。

  但是陈诺没有立刻来见自己,让老孙也是心中越发的有些不乐意了。

  那么大的事情,自己女儿都差点离家出走了,你这个小子出差回来,都不知道上门来道歉一下,给个说法的?
  ·
  磊哥很快在大明路挑了家门面铺子。

  四百平米,在十字路口,交通方便,距离公交车站不到二百米。

  铺子后面还有一个五百平的院子,有个简易的棚子。按照磊哥的计划,这里可以把棚子推掉,然后起两片简易房,一半做仓库,一半做维修。

  陈诺去看了一次,觉得很满意,价钱也合适。

  2001年的时候,这个五百多平的门面房,买下来也不过就是一百多万。比市面上稍微贵一些,不过想到后面那偌大的院子面积,也就不亏了。

  把钱给了磊哥,磊哥很快就去办了手续,以及新店的注册工商手续。

  陈诺则在那天前往看地址的时候,特意把张林生也叫来了。

  张林生看着这个在大明路上,陈诺买下的店铺,对这个面积毫不惊讶。

  唯一让张林生有点纠结的是:这个地方距离父亲张铁军上班的那家4S店,不到一站路。

  还没完。

  陈诺拉着张林生出了店,扔下磊哥在那儿和装修公司的人谈装潢的事儿,然后带着张林生在路边走了不到五十米,就进了一个小区。

  这个小区是这两年刚建的,售楼处都还没拆。

  拉着张林生到了其中一栋,直接上了六楼。

  “两室两厅,八十八平。”陈诺拿着钥匙开了门,笑道:“房子还没过户,但手续已经随时可以办了,定金已经交过了。”

  “……你买的?”张林生有点愣神儿。

  “不,给你买的。”陈诺笑了笑。

  “哈?”

  陈诺摆摆手,从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一张彩票来:“这个,你拿去兑奖,然后回家和家里人也有个交代,不然这么一套房,你家里人肯定担心来源。”

  这张彩票也是李青山给“买”来的,不过不是头奖,可以兑到二十万。

  顺便说一下,买彩票这种事,陈诺只打算干这么一次……太扎眼了。总派人去彩票中心附近踩点盯着,时间长了容易出事,万一引来警察,说都说不清。

  “你上次给的八万,还没花掉呢。”张林生有点无语。

  “你应得的。”陈诺摆摆手,正色道:“我也不跟你说客套话。这次西安那档子事,你第一时间挺身而出,为了救孙可可,把自己都搭进去了。

  那么,你就是自己人了!”

  张林生想了想,语气有些复杂:“那以后……我就给你卖命了?”

  陈诺笑了。

  拍了拍张林生的肩膀:“谈不上卖命那么重。楼下的那个店你看过了,打算在这里开个新店,还是卖电动车。供货商磊哥去谈好了。这个新店,你占两成,磊哥占三成。

  我本来不想占股,都给你们的……不过我需要有个名义,所以就占着了。

  但是我肯定不可能管着这些事儿,磊哥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所以,以后你也得管事儿的。

  又不是让你去杀人放火,正正当当的开门做生意。

  正道下的光,懂不懂?
  回去和家里人说,也光明正大,你爹娘老子只有欢喜,不会担心。

  再说了,你既然是自己人了,我总不能看着你和你爹总是斗气这么拧着吧。”

  张林生眼泪都快下来了。

  没犹豫,张林生直接拿过了彩票揣进口袋里,然后用前所未有的郑重语气:
  “以后我给你干活儿了。”

  “嗯,这就对了。”陈诺想了想,笑道:“还有一条……干活要干。偶尔呢,还是要劳烦你,在李青山面前装个逼的。”

  “……好。”

  ·
  陈诺回到金陵的第二个星期都快过完了。

  老孙才终于见到了陈诺。

  下午的时候,有人敲门,老孙端着茶杯打开家门,就看见门外,这是小狗一脸贼兮兮的笑容,手里提着大包小包,杵在门口。

  老孙板着脸,冷冷道:“陈诺,你来干什么。”

  陈诺直接先迈了半步探进了门,笑道:“这不是来看望孙校长么,开学后你就是我们班主任了,我来向你汇报思想啊。”

  老孙气不打一处来:“汇报思想?我可管不了你!”

  陈诺却已经自顾自进了门,还顺脚就把鞋给脱了,踩上了一双塑料凉拖,就往客厅里。

  “嗨!小子!我让你进来了嘛?”老孙在后面不满的嚷嚷,但还是把房门关上了,又伸脚把陈诺换下的那双运动鞋踢踢正。

  一掉头,就看见陈诺已经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在了茶几上。

  “这是龙井茶,我托人买的,我也不喝茶,不知道好赖,但听说不错,老孙你拿着好好尝尝,要是好喝,我下回再让人多买点。

  还有这个是红酒,我知道你平时不喝酒,但是听说喝红酒能软化血管,你以后当校长了,酒桌应酬不会少,少喝白的,喝红的吧。

  哦对了,还有这个,马记的酱牛肉,我买东西的时候路过那家老店,说是这两天才弄出来的,我记得可可喜欢吃这个,我就打包,一口气把店里剩下的都包圆了……”

  老孙差点鼻子都气歪了,看着陈诺拿出的那好大一坨:“这看着得有十斤了吧!?十斤牛肉,谁家吃得了这么多?”

  “吃不完放冰箱啊……还吃不完,你回头切两块,给三楼老蒋匀点儿。”陈诺大大咧咧得笑着:“哦对了,还有。”

  陈诺又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这是护肤品,擦脸的,擦手的都有。资生堂的,我不懂这些,不过听说不错,拿着给可可她妈用。”

  老孙眼角乱跳,看着自家茶几上一桌子东西:“你发大财了?陈诺!这得多少钱?”

  陈诺笑眯眯道:“你还别说,是真的发了点财,不过你放心,来路正当!”

  说到这里,陈诺转身就把老孙拉了过来,按在沙发上坐下。

  “干什么干什么?”老孙不是不想挣扎,但一来呢,手里捧着个茶杯不敢太用力,二来呢……这小子的力气着实不小。

  把老孙按着坐下了,陈诺转身来走到老孙面前,正对着老孙。

  “老孙!之前可可的事儿,我知道闹得很大,让你们担心了!
  千错万错,都在我!

  我向你道歉!
  对不起!”

  说完,陈诺干干脆脆的,直接一个RB式的九十度鞠躬。

  态度完全叫人挑不出一点理儿来!

  关键是,这条小狗,起身后,还笑嘻嘻的直接从沙发旁边的柜子上,拿起一条家里用的竹尺来!熟练的仿佛就像在他自己家一样!
  双手捧着竹条尺,陈诺接着笑道:“你要是还气不过,拿着这个,你抽我几下!”

  老孙心里一咯噔。

  完蛋坏菜了!
  这下子,自己满肚子的怒气,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咬了半天牙,老孙接过那条竹尺,比划了半天,终于叹了口气。

  “坐下吧……”

  ·
  陈诺立刻笑嘻嘻的坐了下来,然后眼神就往里屋的方向飘。

  “那个什么,我们家可可呢?”

  “跟她妈去她外婆家了。”老孙顺口就回答了,然后忽然觉得不对,横眉竖眼喝道:“说什么话!什么叫你们家可可!!那是我女儿!”

  “嗨,谁家都一样,迟早的事儿,迟早的事儿。”

  陈诺笑眯眯的起身拿起水瓶来,给老孙面前的茶杯续了水。

  ·
  孙可可跟着杨晓艺从外婆家回来的时候,几乎是踩着晚饭的点儿。

  不是不想在外婆家吃饭,而是孙可可心里烦。

  在外婆家见到了自己的一个表姐,那位表姐今年刚上大学,拉着孙可可就各种叽叽喳喳,一边说大学生活的有趣,然后就开始瞎张罗着要给孙可可介绍对象什么的。

  “我就跟你说,高中时候就不能谈,谈了一上大学也得分!高考完就各奔东西了,地方都不在一个地方,还怎么维系感情啊

  以后,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欸,可可,你长得这么好看,高中里面肯定很多男生喜欢你吧?偷偷告诉我,你谈没谈?”

  你说,就这个话题,孙可可能不闹心么?
  然后就拉着母亲说自己身体不舒服,非要回家了。

  回来一路上孙可可都闷闷不乐的,杨晓艺跟女儿说话,孙可可都是漫不经心。UU看书www.uukanshu.com

  本来想着家里没做晚饭,老孙晚上估计也就是一口面条对付了。

  但既然回来了,还是在附近先买了点菜,又找了家卤菜店,斩了半只盐水鸭。

  可上到五楼来,就还没开门,就闻到了屋子里一股油烟和炒菜的味道!
  闻着就像是莲藕排骨汤的……

  母女两人一开门,就看见老孙端坐在客厅沙发上,手里捧着报纸。

  厨房的门里,陈诺探出半个身子,穿着白衬衫牛仔裤,衬衫袖子高高卷着,手里攥着个炒菜的铲子。

  “可可回来拉?哟,杨阿姨好。那个什么,你们赶紧换鞋洗手,我再炒一盘山药,菜就好了。”

  看着这个一脸油烟气的陈小狗,孙可可呆住了。

  第一个念头是:这到底是……谁家啊?

  ·
  【邦邦邦】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