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78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稳住别浪正文卷第一百七十八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第一百七十八章【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晚上十点。
  航班缓缓的降落在金陵路口机场。
  飞机还在跑道上缓缓滑行的时候,孙可可已经整个人紧张的连呼吸都开始急促。一双小手捏紧了拳头,坐在座位上的身体绷的笔直。
  上飞机之前已经和家里打过电话了。电话里,父亲老孙和母亲杨晓艺都对孙可可勃然大怒,不过在得知了孙可可的航班和回归时间后,终于还是挂掉了电话。
  只是语气自然是非常不好了,孙可可也很清楚,回去后迎接自己的必定是一场暴风骤雨。
  这个年纪的少女,尤其是孙可可这样从小到大被养成了乖乖女性子的女孩,其实都还是怕父母的。
  尤其是知道父母两人,已经两天都没合眼了,更让孙可可心中多了浓浓的愧疚。
  此外,还有的就是,面对即将要对父母撒谎的,那种心虚了。
  ·
  张林生倒是还很平静,只是做好了回家挨打挨骂的准备了。他编造的理由是,跑去网吧玩了,所以自然不可能告诉父母自己是坐飞机回来。
  不管到底是真的不怕,还是表面上故作镇定,反正浩南哥倒是看上去还挺平静的。
  ·
  和孙可可的忐忑,浩南哥的镇定都不同。
  磊哥简直就是意气风发!
  光头磊又不是个傻子,他对陈诺勇于用事是不假,做事尽心也是不假。
  但同时,磊哥也是个混社会的。该有的精明油滑,他一点都不会少。
  磊哥很清楚一点:自己这次绝对是立下大功了!在那位小爷的心中,也绝对是大大的加分了!
  从知道孙可可失踪的第一时间,自己做出了最正确也最聪明的反应:不顾一切的动用了能动用的所有力量去寻找,哪怕是疯狂的甚至不自量力的正面挑战李青山的做法,在这件事情上,都绝对是加分项的。
  后见自己不辞辛苦,亲自带人沿着公路一路跨省追踪,也是两三天没合眼,甚至澡都没洗,在西安见到陈诺的时候,磊哥知道自己当时的形象:胡子拉碴,蓬头垢面,这种炎热的夏天三天不洗澡,身上怕是都臭了。
  但,不怕啊!
  自己表现的越辛苦,越狼狈,在找回孙可可后,这些就都全部都是功劳!
  铁打的功劳!
  磊哥的聪明在于,他不但有自知,同时也了解陈诺的性子。
  这位小爷是和极在乎身边人的心肠,而且论功行赏的事情也一向做的很到尾。
  自己这次的表现,肯定都落在了陈诺的眼里——一旦那位小爷回归,自己这次怕是又要高高飞起来一大截了。
  ·
  下了飞机后,磊哥和手下的两个人背着包,大大咧咧的走在最前面。孙可可却是磨磨蹭蹭的在最后。
  磊哥看在眼里,心中倒也没太当回事。
  人既然安全到家了,那就是头等大事已经踏实下来。
  至于回家被父母责骂这种小细节,对于磊哥这种江湖中人来说,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不过,磊哥做事还是很仔细的,走到了机场的国内航班抵达的出口之前,就停下了脚步。
  “就在这儿分头走吧。”磊哥笑看着孙可可:“可可啊,你父母应该都在外面接你了。一会儿我和林生跟你分开走,免得遇到了不好解释。”
  孙可可魂不守舍,轻轻嗯了一声。
  “我教你的那些话,你可千万记住了,别说漏了嘴。”磊哥低声叮嘱了两句,然后拉着张林生道:“林生,我们在这里等会儿,等可可和她家里人碰面先走了,我们再走,免得碰上……我外面有车,一会儿我送你回家。”
  “好。”张林生点了点头。
  ·
  国内航班抵达的出口处,老孙和杨晓艺已经焦急的站在那儿等了好久。
  虽然已经知道了孙可可的航班抵达时间,但两口子却还是在一个小时前就已经等在这里了。
  不夸张的说,孙可可失踪的这两天,老孙差点就觉得天都塌了。这个宝贝女儿,他是从小疼在了骨子里的。
  似老孙这种老实人,平日里看着没什么脾气,但是真遇到事情,他是那种绝对可以为家人去拼命的性子,而且一秒钟都不带犹豫的。
  来的路上,一路上老孙都在愤怒的咆哮,在出租车上,和到了机场等待的时候,老孙都还在不停的数落着孙可可,愤怒的责骂着女儿。
  旁边的杨晓艺也是紧张兮兮,不过还是生怕自己丈夫太过愤怒,见了女儿会有什么过激的举动,一路上都还忍不住劝劝老孙。
  此刻站在这里,看着显示牌上,孙可可的航班已经抵达,两口子直着脖子拼命往出口里眺望。
  “一会儿,我真的要打断她的腿!你可不许拦着!”老孙气急败坏。
  “带回家好好教训就好了。老孙,大庭广众的,你别动手。”杨晓艺红着眼睛:“可可不见这两天,我……”
  说着,女人还用力拉了拉老孙的衣角。
  “来了来了!出来了!”老孙忽然眼睛一亮,瞪大了眼睛盯着出口处的里面一个方向。
  闻言,杨晓艺也立刻看了过去,焦急的喊道:“哪儿呢?在哪儿呢?”
  老孙赶紧就往前:“那儿!左边!看见没!!”
  孙可可背着一个双肩包正往外走,其实也在用眼神在接机的人群里寻找。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就听见如炸雷一般的一声咆哮!
  “孙可可!!!!!!!!!”
  循着声音看去,就瞧见了自己父亲站在十多步外,瞪大了眼睛,仿佛一只要吃人的老虎一样,表情狰狞的盯着自己!
  老孙胸口起伏,喘着粗气,大步流星就走了过来!
  来到孙可可的面前,老孙咬牙,忽然就抬起手来,偌大的巴掌已经举过了头顶……
  孙可可眼睛也红了,缩着脖子也闭上了眼睛,准备好迎接着一个耳光……
  可她闭上了眼睛,耳光没落下,却忽然就被一把狠狠的抱住了!
  老孙死死的抱着女儿,女儿小小的身子在坏里,在双臂里箍紧了,实实在在的感觉——这才让老孙觉得,自己前两天,得知女儿失踪后,那种万丈悬崖一脚踏空的感觉,此刻,双脚仿佛才终于踩在了实地上了。
  杨晓艺也跑了上来,双目里流出眼泪来,忽然就一声尖叫,情绪失控了。
  原本来的一路上,这个当妈的都还在劝阻老孙不要打女儿,此刻真的看见女儿站在了面前,杨晓艺却仿佛一只母兽一样,尖叫完了之后,举起巴掌,劈头盖脸就打了下去。
  一巴掌一巴掌的,如雨点一样落在了孙可可的后背上——却也只忍心打后背。
  巴掌劈了好些下,老孙却反应了过来,将女儿抱的更紧了一些,却侧过了身子,挪了个角度,用自己的胳膊挡在了女儿的背上。
  “不打了不打了,回家,回家!!”老孙眼睛也红了。
  孙可可被父亲抱着,父亲身上明显浓烈的烟气,加上母亲明显熬红的眼睛,让她心中越发的难受。
  “爸……妈……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
  孙可可哭出了声来。
  ·
  张林生和磊哥等人,是躲在里面看着孙可可一家三口离开后才出来的。
try{mad1('gad2');} catch(ex){}  磊哥的店里有人开车过来接,先把张林生送到了家门口,然后磊哥等人才回去了。
  临走之前,磊哥还仔细交待了张林生几句。
  浩南哥上楼,回到家中后,自然又是一番场面了。
  张铁军看见儿子回来后,第一时间,一个响亮的巴掌就落在了张林生的脸上!
  其实以张林生如今的功夫,他若是想躲闪的话,父亲这一记耳光,他随随便便就能闪过去。
  但是看见父亲的脸庞,浩南哥心中叹息,却终究没有躲。
  第一个巴掌,然后是第二个……
  第三个巴掌终究没落下来,就被张林生的母亲冲上来将父亲张铁军死死拽开了。
  “儿子回来了!你难道还要打死他,打跑他吗!!!”张母尖叫着把张铁军撕扯开,然后用力抱住儿子,上下打量,确定了自己的儿子身上没少什么部件,看上去精神也还好,就先松了口气。
  然后看出了张林生的脸上隐隐的有些不重的伤痕,又紧张了起来:“这,这是怎么弄的啊?”
  张林生低声道:“跟人打了一架。嗯……妈,我没事的,就是打了一架,没受伤。”
  “打架打架!成天到晚就知道打架瞎混!!!”张铁军大声怒吼:“我他妈的还以为你前些天真的学好了!!!!结果呢!你还是这么烂泥扶不上墙!!!”
  张林生死死咬了咬牙,没吭声。
  父亲张铁军在家里狭窄的客厅里如一头困兽般来回转悠了两圈,忽然就拿起桌上的一个茶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对着张母大声吼道:“你还护着他!!再不好好管教,以后他会更无法无天!难道要等他在外面瞎混,闯祸了,坐牢了吗!!”
  轻轻推开了母亲,张林生咬牙走到了父亲面前。
  “爸,我错了。”
  张铁军黑着脸,不说话。
  “我真的错了。”张林生低着头:“我以后真的不会再瞎混了。我……”
  说着,他抬起头来,看着父亲:“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张铁军看着儿子,虽然不明究竟,但却意外的从年轻的儿子的眼睛里,读出了一丝罕见的坚决。
  捏紧的拳头,终究还是缓缓的松开了。
  “你知道不知道,你跑出去两天,车间里就等于你矿工!之前我说了多少好话,求爷爷告奶奶,还给班组长送了两条好烟,人家才答应你过去实习的!
  结果呢?你才好好的干了几天,忽然一声不吭人就没了!!
  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放?!”
  “好了!儿子好不容易平平安安回来了!你干嘛还吓唬他!”张母不乐意了:“你要教训他,好好跟他说道理就是了,干嘛吓唬他?!”
  说着,一拉张林生,张母低声道:“你别怪你爸生气,他是为你着急上火。”
  “我知道,妈,是我错了,爸他生气是应该的。”张林生低头道。
  “公司的事情,你爸给你请了病假,没算你矿工。唉……”说着,张母扭头看张铁军:“你这人的性子!好好的道理到你嘴巴里都说歪了!你这个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
  张林生看向张铁军。
  张铁军神色依然难看,却狠狠的哼了一声,喘了两口气后,才愤愤道:“明天早上跟我去公司上班!!”
  “……”张林生沉默了会儿。
  “去,先去洗把脸!!”张铁军看着儿子眼睛里满是血丝,看着儿子脸上还带着淤青,心中也有些不舒服,却扭过头去:“再跑外面瞎混,你就真别回这个家了!”
  张母也趁势拉张林生让他先进里屋,但是拉了两下,儿子却不动。
  张铁军等了几秒钟,扭回头来,却发现儿子站在原地没动:“你?”
  张林生轻轻的把母亲拉开,然后噗通一下,就跪在地上了。
  张铁军脸色一变:“你干什么?”
  第一反应,其实张铁军吓了一跳,还以为儿子是不是在外面闯了什么大祸了。
  “爸……有个话我想跟你说。”
  张铁军和张母明显都惊住了。
  不等父母说话,张林生鼓足了心中的勇气,迎着父亲的眼神,终于说出了埋在了自己心里多日的那个念头。
  “我……我不想去修理部上班了。”
  ·
  深夜。
  孙家。
  审也审完了,盘问也盘问完了。
  老孙一肚子怒火,最后气的只能躲去了阳台上抽闷烟。
  倒是杨晓艺拉着女儿进了房间里,母女两人说了好会子话。
  老孙一口气抽了三根烟之后,杨晓艺从女儿的卧室出来,反手把门关上了,轻手轻脚来到了阳台,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
  杨晓艺的脸色稍微轻松了几分,压低了声音道:“我问过了……孩子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一听这话,
老孙狂怒的情绪,终于稍稍的浇灭了些怒火——但还有些担心,忍不住道:“那个小子能忍得住?!两个小年轻泡在一起两三天!她……她不会撒谎骗了你吧?”
  杨晓艺脸色有些尴尬,却轻轻推了丈夫一把,没好气道:“这种事情能骗过我么?女儿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仔仔细细问过了,可可也说的很清楚。
  而且……我看着女儿的样子,也不像……”
  更细的话就说不下去了,毕竟是自己家的闺女。
  不过意思,老孙也还是懂了,长长出了口气。
  还好,还好!
  没真的让陈诺那个混蛋小子给祸害了去。
  不过想到这里,老孙原本对陈诺的满腔怒气,也居然就消了三分。
  女儿千里送上门去,居然那个小子也忍住了没碰……
  也好!算他还没混蛋到家!
  想到这里,老孙还是有点担心:“你问清楚了没有?”
  “问了好几遍了,就是她和陈诺吵架了,吵得很厉害,然后说崩了。可可的性子,外柔内刚,脑子一热,就跑去西安找陈诺了。”
  “那他们俩?”老孙皱眉。
  杨晓艺也是皱眉,摇头道:“可可不肯说,但是我看女儿这次回来,说到陈诺,语气有点不太对,好像挺难受的。”
  讲到这里,杨晓艺忽然脸色就一变,沉声道:“老孙!以前我都没说什么,你看陈诺顺眼,那个小子也一直哄着你高兴,可可跟他在一起开心,我知道说不过你!
  但你知道我的意思的,我是一直不太甘心可可真的跟了陈诺那个小子的!
  别的不讲,我们家可可,我们是一定要让她考大学的!
  那个陈诺年纪轻轻就不上学了,以后……反正我是不大满意的!
  之前你不爱听我说这些话,我也就不说了!
  但这次!出了这种事情,我真的要好好跟你说道说道了!
  我是坚决反对女儿再跟陈诺来往了!
  这次两人吵架,他能把我们家女儿气的离家出走也要跑去找他!再让两人在一起,继续下去,以后还不知道他会怎么欺负可可呢!”
  老孙听了,心中也是复杂。他原本是很喜欢陈诺的,也不反对女儿以后跟陈诺在一起。
  但今天出了这么样的事情,他心中也对陈诺一肚子怒气,而且,也实在没有什么立场再为陈诺说话了。
try{mad1('gad2');} catch(ex){}  叹了口气,老孙又点了一支烟,不吭声了。
  “你说话啊!!”杨晓艺用力推了老孙一把,怒道:“那个陈诺到底好在哪里了!!之前你放任两个孩子来往,我就不说什么了!这次的事情一出,我不管不行!!”
  老孙咬了咬牙:“等陈诺回来,我和他谈谈!”
  “谈什么谈!再上门来,我把他赶出去!”杨晓艺怒气勃发。
  ·
  杨晓艺的立场和想法,虽说市侩了些,现实了些。
  但其实放在普通人的角度来看,也并不能说是多大的错。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不了解事情的经过,不了解陈诺在孙家的诸多事情上暗中出了多少力气。
  在杨晓艺的视角里,她的观念,是那种很朴素的,也很现实的小民的理念:
  孙家的家境之前虽然说不算很好,但也不算太差。
  老孙是中学老师,虽然收入不高,但至少说出去,在这个社会上,老师的社会地位都是不低的,是一个被人尊重的职业。而杨晓艺自己,也是一个正经八百的基层公务员。
  女儿孙可可,更是漂亮的如一朵花一样。
  这样的条件,确实是可以稍微挑一挑的了。
  何况,在近些日子来,孙家的情况眼看又有所不同了。
  八中的改制摆明了是变成了教育部门的一个重点政绩项目,还有资本注入,甚至还有外资进入。
  而这么一个学校的改制,几乎成为了本地教育体系里一个明星工程了。
  老孙在八中改制后,还居然扶摇直上了,以后就是一个正经八百的副校长的职位!
  收入高了不说,手里的权力也大了很多。
  以后可以遇见到的,这个小小的家庭,无论从社会地位,还是经济收入上,都会在短期内就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在这样的情况下,杨晓艺如何甘心,让自己花朵一样漂亮的女儿,跟一个看上去前途平平无奇的小子谈恋爱呢?
  其实站在为人父母的立场上,这么考虑,其实非常正常。
  说什么,陈诺上门就把他骂走——这种话,固然是杨晓艺在气头上的话。
  她自然也知道不会这么做的。
  但,若是陈诺从外地回来了,再上门的话,杨晓艺也是准备好了,要跟陈诺,好好的“谈一谈”了!
  ·
  磊哥出的主意颇为靠谱。
  孙可可回来后,老孙带着女儿去了派出所消案,警察做完询问后,得知了女孩的失踪只是为情离家出走后……其实也没太多心思去追究这种事情了。
  做了笔录后,对孙可可和老孙都进行了一番批评教育后,老孙就带着女儿回家了。
  至于陈诺家的破门而入的事情,先把孙可可从这个事情里摘出来后,那就是一个盗窃案件了。
  磊哥找李青山商量了后,还是要等陈诺这个房主回来后才能解决。
  ·
  张林生家的波折则是拖的久了些,主要是张铁军对于儿子不想再去自己上班的修车部做小工,非常不满。
  张铁军这个年纪的人,认为踏实才是一种最为可靠的品质,也总认为自己给儿子铺的路子才是最正确的——其实也真的没错。
  于是父子两人就较上劲了。
  各方面都在等陈诺回金陵。
  张林生在等陈诺——如果说从前只是心中还不太确定以后自己会不会跟着陈诺干。那么西安这趟事情,看到了更多后,张林生心中也明白了一件事情:自己以后肯定是想跟着陈诺混了。
  老孙一家在等陈诺——为了女儿和陈诺今后的关系怎么摆。一家三口心思不同。
  磊哥和李青山在等陈诺——等他回来才好解决家里破门的案子,以及……其实两个大佬,都心中存了一分,等这位小爷回来论功行赏的念头。
  这个念头,其实也没毛病。
  但陈诺,却就偏偏没有立刻回来。
  等陈诺真的回到了金陵的时候,已经是又过了一周后了。
  ·
  七月下旬的金陵城。
  两天前刚下了一场暴雨,但却仿佛根本没有浇灭这个有着“火炉”称呼的城市的夏日暑气。
  一个上午的功夫,城市的柏油马路上,又已经被太阳炙烤的,踩上去有些绵软了。
  中午的时候,磊哥刚让手下小工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个西瓜,亲手一刀切开了,捧着半个蹲在铺子的门口,旁边摆了个垃圾桶,一边吃一边吐着子儿。
  正吃的满脸都是汁水的时候,磊哥就看见,陈诺双手插着兜,摇摇晃晃的从路边走了过来。
  腾的一下,磊哥就站了起来,西瓜放在地上,大步迎上去。
  “回来了?”
  陈诺眯眼看着磊哥,笑着点头:“回来了。”
  其实眼神里有些疲惫,不过气色看着还好。
  陈诺身后背着个双肩包,大摇大摆进了磊哥的铺子,然后被磊哥引到了后面的办公室。
  平日里为了省电舍不得开的空调,立刻打开了。
  磊哥又让人切了个西瓜送了进来。
  等忙完了这些,磊哥才让人出去,把办公室的门一关,坐在了陈诺面前。
  “事儿都办完了?”
  “嗯,办完了。”陈诺叹了口气,想了一下,道:“挺顺利,都收尾了。”
  磊哥笑哈哈的样子:“您出马,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就是有些烦心。”陈诺摇头:“找个地方,我去搓个澡。这几天累的够呛,身上能搓下一层泥来。”
  “没问题!”磊哥笑着应了,略一思索,就道:“附近就有一家澡堂子,干净正规的,搓澡的师傅都是老手艺了,泡澡的话,UU看书www.uukanshu.com大池子小池子都有。我带你去感受一下。”
  “嗯,不急。”陈诺一指桌上的那个双肩包:“你先看看。”
  磊哥拉过来……才一提,就觉得分量不轻,沉甸甸的,压手。
  拿过来打开,先愣了一下。
  包里,丁铃当啷的,全是玉器!
  随手捻起一枚白玉镯子,拿起来就着光看了看。
  透亮,水色也好看。
  “嚯!这不便宜吧!”
  陈诺笑了笑:“算是郭家赔礼道歉的东西。”
  说着,陈诺伸了个懒腰,语气很随意:“这包东西,你随便挑两样,拿回去送你自己女朋友吧。”
  “哈?”
  “让你挑你就挑,一点零碎而已。”
  陈诺一副浑然不当回事的语气,磊哥心中一动,也就不再推脱——这会儿推脱,就反而见外了。
  毫不客气的随手把那个镯子就放自己桌上,然后又随手从双肩包里掏了个玉雕的观音挂坠。
  “得,男戴观音女戴佛。这挂坠我留着玩了,那个镯子我拿回去哄媳妇。”磊哥喜滋滋笑道:“谢啦,诺爷。”
  “嗯,还有个事儿,一会儿下午,你打下电话,晚上再独安排我和李青山一起吃个饭。”
  “好!”
  陈诺交代完了事情,就站了起来:“走!搓澡去!”
  ·
  【邦邦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