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77章 【问你1个问题】

第一百七十七章
  “我可不杀你!”郭强用力咬着牙,然后狠狠的看着郭康:“可是……阿珍呢!”
  阿珍,就是郭玉珍,也就是那位四小姐了。
  其实陈诺也一直没弄明白一件事情:以郭强和四小姐两人的本事,在金陵怎么可能被郭家就这么轻易的给制服了?
  当初两口子合体,可是差点让星空女皇都陨落的局面啊。撇开这两人误打误撞,无意之中碰到了鹿细细的致命弱点不讲。
  光说郭强的实力,已经是站在掌控者级别临门一脚的水准了。
  郭家的那些手下,怎么可能把郭强在南京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仓皇逃窜,甚至还重伤?
  去金陵城带队抓郭强的,是柳管事的儿子山虎。算是一个武功好手,但距离郭强的水准还差了老远老远的。
  郭康摇头:“四妹也是从小与我一起长大的,她和我又仇没怨的,我也不会坏了她的性命……如今她只是被关在了家里软禁了起来罢了。你若是想去找她,弄死我后,郭家也没人能拦得住你了。”
  郭强闻言,倒是松了口气,只是却摇头:“她活着就好。”
  郭康看了郭强一眼,却摇了摇头,冷笑道:“你这人性子就是如此,空有一身的好本事,却优柔寡断的很。
  四妹那个女人没什么不好,这次的事情虽然对不起你,但也只是她够傻够蠢而已。
  你也不必怪罪她。”
  这话让陈诺听出了些味道,看向郭强。郭强脸色青白,却终于苦笑一声,低声对陈诺道:“她对我下了药!一碗散功粉,老子没防备,喝下后功力大失,然后才会被山虎那帮小子撵的上蹿下跳。”
  陈诺瞪大了眼睛:“卧槽?她对你下药?”
  “哈!”郭康冷笑道:“所以说,我那个四妹是个脑子不好的。这些年逃跑在躲藏,一年年下来,人一岁岁的也年纪大了。总是希望有个归宿的,总也是希望能跟家里和解,有朝一日能太太平平的回家的。
  郭强对她隐瞒了很多事情,也没告诉她,自己从家里偷了我的东西。
  在我那个四妹的眼里,两人不过就是逃婚私奔罢了。过些年,家里的怨气散了,终究是要有和解的一天的。一家人的事情,哪里来的那么多死结——女人么,年纪大了之后,多半就是这么想的。”
  “所以呢?”郭强咬牙怒道:“所以你就蛊惑了她?”
  “小手段罢了。”郭康摇头道:“四妹本来就一直和家里有来往和联系。上次我重金委托了高手去抓你,也是家里有人给她通风报信,结果我委托的高手去抓你功亏一篑!
  这次我不过是反其道而行之!
  我让人告诉她,她母亲病重垂危,家里也愿意跟她和解,只要她能带你回来。都已经私奔了这么多年了,木已成舟,就算回来也不过就是一顿责打责骂什么的,还能真的强行把你们拆散么?
  你们在外都过了这么多年夫妻生活了,家里捏着鼻子也最后只能认下了这桩事情。
  这个女人也是这么理解的,也是这么好骗的。”
  “给老子下药是怎么回事?”郭强摇头。
  “你性子倔。”郭康哈哈大笑:“四妹几次和你提了回家的事情,你每次都和她大吵一场。你心中顾虑的是你偷了我的宝物,回去后可能会被我弄死,自然打死都不肯回去。
  可四妹不这么想,四妹不知道这件事,觉得你不肯回家只是性子偏激倔强,拉不下脸跟家里和解。
  加上这次,我又派人告诉她,她母亲病危,只想能跟你们和解。
  于是这个女人,脑子一热,就信了我的蛊惑。
  她自觉跟你说不通,吵不明白,只能给你下了药。
  想着把你制服了,强行带回家里去,到时候木已成舟,你后悔也来不及了,回去后,一家人也总能把事情解决。
  我不得不说,你们两口子,都是脑子简单的人,真的不适合闯荡江湖。”
  “呸!老子千防万防,也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的女人会亲手端来一碗药,把老子放倒!”郭强面色涨红,怒道:“怪只怪你这人太过恶毒!”
  “不是我恶毒,而是你太蠢罢了。”郭康哈哈大笑:“郭强!你以为当初你是怎么能把那件东西从我手里盗走的?!”
  “???”郭强一愣!
  “我夺舍的老爷子后,神魂虚靡。那件宝物虽然能让人夺舍,但是夺舍这种事情岂能如此简单?
  我得了老头子的身躯,神魂却处于极度虚弱之中,仿佛进入了一个幼童的状态,每日里大部分时间却是昏昏沉沉,清醒的时间很少!”
  “……难怪了,那段时间,你总是闭关,对家里说你要参详祖宗留下的功法,每次一闭门便是十几日甚至数月。”郭强皱眉。
  “我神魂虚弱,生怕被外人所趁!身边的柳长贵又是一条盘踞在我身边的毒蛇,我如何能不小心?
  柳长贵狼子野心,我又虚弱不堪,那件东西若是我留在身边,万一被他趁机盗窃了,我岂不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我思来想去,这郭家上下,我唯一最信任,最能有把握控制的人,便是你郭强!
  于是我以老祖宗的身份,假意强行命你娶五妹,在郭家内各处打压你,然后又在和你说话的时候,故意说漏了些关于那件宝物的消息,你倒也够蠢,果然没过几天就偷偷的深夜私闯内宅,偷走了那件我早就准备好的宝贝。
  郭强,这一切,不过是我觉得那件东西我留在手边不安全,借你的手,保管一些年罢了!”
  陈诺听到这里,问道:“你夺舍了你父亲,那个老头子的身体肯定不堪使用,你违和不重新换一具身躯?”
  郭康看陈诺,摇头道:“眼下我输的一败涂地,东西自然也是在你们手里。但要让我老老实实的把这些秘密说出来,小子……你觉得会么?”
  陈诺倒也不着急,淡淡道:“郭强,这里距离西安市多远来着?”
  “……呃?”郭强闻言,虽然不明究竞,但略想了一下,就道:“四十多公里吧。”
  “四十公里啊,开车回西安也要差不多一个小时吧。”陈诺点了点头,就看着郭康道:“我还是劝你好好的说出来吧。”
  “……”
  “你不说,你信不信,我让你从这里翻跟头一路翻回到西安去?”
  郭康一惊,忍不住骂道:“小子!你……你如此折辱对手,可有……”
  “风度么,没有的。”陈诺摇头。
  “……还有!”郭康咬了咬牙,看着陈诺:“你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把我制住的?我思来想去,我的法门,能破这个世界上所有念力系的高手!一旦我恢复了青春,我郭家本门的功夫最能淬炼肉身。我怎么都想不通,我是怎么输给了你!”
  陈诺拍了拍郭康的肩膀:“其实告诉你倒也没什么。
  我的精神力,是这么好吸收的么?
  你若是吸去一点,我还拿你没办法。但你眼看吸收我的精神力能让你重返青春,你贪婪之下,越吸越多……最后在你的身体里,你自己的精神力,已经远远的小于了我的精神力,我的精神力的量,足够大到可以压倒你资深的精神意识的时候,你就成了我的傀儡。”
  郭康呆了一呆,摇头叹息道:“原来如此……我的这套法门,居然有这么一个致命的弱点……”
  陈诺笑了笑,却不再多说了。
  要说是弱点,倒也未必。
  一来呢,若是郭康不那么贪心,遇到念力的对手,每次只吸一点就住手,然后回去好好的淬炼自己的精神力,将吸来的和自己的本有的,慢慢融合消化掉,就没问题。
try{mad1('gad2');} catch(ex){}  二来呢,这个世界上其他的念力高手,就算自己的精神力被郭康吸走,也未必有那么敏锐的感应和操控能力,可以将郭康变成自己的傀儡。
  可惜他偏偏遇到的对手是陈诺,而且还是刚刚从RB归来,弄死了一个母体的陈诺。
  母体带给陈诺的好处太多了,精神力方面的改造完全是质的提升。在纯粹的量级上,或许只有不到一倍的增幅,但是来自于母体的那种高等精神生命的最纯粹的精神力,却让陈诺的意识空间得到了巨大的改造和提升,无论是对念力的掌控,感应,操控,都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尤其是对精神力运行的技巧,外星的精神体生命在这方面,是远远要强过地球上的所谓的念力系的高手的。
  可以说,哪怕是遇到了去RB之前的陈诺,郭康都有可能赢。
  ·
  “……”郭康吐了口气,忽然道:“我知道,你既然也得知了那件宝物的事情,那么你肯定想得到。
  白色的东西在郭强手里,你自然不用担心了。
  黑色的东西在我手里,你也一定想要!
  可是这件东西怎么使用,还有一些秘密是你不知道的!
  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可以把黑色的东西拱手相让,并且把其中的秘密也都告诉你!”
  陈诺笑了。
  陈诺笑的时候,总喜欢先把眼睛眯起来,眼皮下会流露出温和的目光,然后嘴角轻轻扯东,弯曲成一个仿佛少年人般很羞涩的弧线……
  在这之前,陈诺身边的好些人都觉得,这个少年笑起来的样子实在很好看。
  “我要见到郭晓伟。”郭康狠狠道:“见到他,你放过了他走,我才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东西。否则的话……不管你怎么折磨我,我都绝不会交出东西的!”
  “黑色的东西不在你身上?”
  “不在!”
  “见到你儿子,你就肯说了?”陈诺笑道。
  “肯!”
  陈诺听到这里,扭头看了一眼郭强,脸上的笑容消失,冷冷道:“滚回井里去!”
  郭强的面色有些复杂:“陈诺……”
  “你得罪我的事情,还没有和你算账。这次你差点害死了我身边的两个人,就凭你我之间那么一丁点的渊源和交情,不足以抵消这么大的过失。”陈诺摇头:“现在,去井里吧,郭老板。
  人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买单——我认为这是天底下最大的公平。”
  郭强没有再说什么话了,他默默的转身,然后重新跳进了那口枯井里。
  至于郭康的事情……郭强明白了,自己没资格在陈诺这里提什么要求。
  郭康死,或者不死,唯一有资格决定的,只有陈诺。
  ·
  陈诺让郭康站了起来,然后驱使着他走到了院子门口。
  此刻院子里已经如同刮过十八级台风一般,成为了一片废墟,两片民房也已经倒塌。
  不过陈诺还是从院子倒塌的篱笆墙下拉出了一个人来。
  这个人,是郭康今天来的时候,带来的那个司机。
  这个司机显然也是个有点脑子的,在院子里开始战斗的时候,柳长贵带着手下围攻老祖宗的第一时间,这个司机就想跑了,可是没跑掉就在混战中被人一棍子打翻。
  但很快,就在篱笆墙倒塌后被压在了下面。
  他明显是没死的,伤的也不重,但是却明显的,也是在装死——这个时候,装死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陈诺把这个司机拽出来的时候,这个家伙全身哆嗦的仿佛得了重病。
  “交给你一件事情,好好做,你能活着。”陈诺并不打算太过为难这个司机。
  指着不远处的那口枯井:“你就在这个枯井边守着。三天时间,不许离开……我猜车里肯定有水的。倒塌的房屋下,也能找出一些食物来。
  三天,你守在这里,守着井里的那个人。明白了么?”
  “……”司机战战兢兢看着陈诺。
  陈诺点了点头,大声喝道:“郭强!”
  井下的郭强闷声闷气的应了一句:“什么事。”
  “这个家伙守在这里,你三天关满了,再和我联系吧。
  若是这个家伙先跑……那就把他扔进井里去,你就可以上来了。”
  ·
  陈诺开着郭家的那辆车,带着郭康离开了。
  “你既然这么看重郭晓伟这个儿子,想必你肯定给他留了很多后路吧?”陈诺一边开车,一边用冷漠的语气问郭康。
  郭康没否认:“既然是自己的儿子,总是要做这些事情的。”
  “你儿子是个废物。”陈诺摇头。
  “……他确实是的。”郭康仍然没有否认。
  “废物,也有废物的用处的。”陈诺叹了口气:“很多时候,废物的作用,会出乎人的意料。”
  ·
  郭康确实给郭晓伟布置了很多后手。
  包括不少秘密弄出来的郭家的财富。
  在西安市最繁华的地方,
就有两套大房子。
  此外,在洛阳,甚至在沪市,都买下了房产。
  在回到西安市的市中心一个高档的小区里,一户装修的非常精致,但显然平日里没人居住的房子里,陈诺在这个房子里,翻出了一叠写着郭晓伟名字的房产证,忍不住叹了口气。
  除了房产证之外,还有不少钱。
  三个国外银行的账户。
  “我猜,郭晓伟自己都不知道,你这个当爹的,偷偷给他弄了这么多财产吧?”陈诺看着郭康笑道:“你对自己的这个儿子倒是真好。”
  郭康面色不变,冷冷道:“年纪轻轻的,若是知道手里有这么多钱,我认为对他不是一件好事。这些房子,钱财,存在那儿,等他以后长大了成熟了,懂事了,才有资格来动用。”
  陈诺笑了笑,没说什么,而是拿起了房子里摆着的一个笔记本电脑。
  “房子我拿不走,也没办法过户,这些钱,我拿走,你没意见吧?
  你给我添了这么大一个麻烦,我拿走你一些钱,很公道。”
  郭康咬着牙,腮帮子上的肌肉缓缓抽动,但终于,他还是吐了口气:“很公道。”
  这个年代转账还没有后世那么容易,虽然是海外账户,但是转账也是需要时间的。
  陈诺并不在意,而是很悠哉的在这个房子里等着。
  甚至中途还下楼出去,在外面找了个饭店吃了顿饭。
  反正郭康已经成为了他的傀儡,只要陈诺下达一条指令,这个家伙可以在家里的沙发上坐到死的那一刻都不会挪动半分。
  终于,到了晚上的时候,陈诺回到了房子里,转账也已经完成。
  郭康夺舍郭家老祖宗的这些年,如老鼠搬家一般,将郭家的一些钱财偷偷的转出来,挂在海外账户里的那笔资金,已经被转空了。
  陈诺走到阳台上,看了看远处。
  这个房子挑选的视野非常好,位于十八层的高楼,拥有这个年代还很少见的宽敞的大阳台,南北通透。远处可以俯瞰市区最繁华的所在,目光更远的地方,可以看见青山。
  陈诺叹了口气,转过身来,拿出一张纸巾,开始缓缓的擦拭房间里的痕迹……
  陈诺擦掉了门把手,以及自己进入这个房间里摸过的所有的东西。
  陈诺在清理的过程里,郭康的脸色变了!
  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你……要杀我?!”
  陈诺神色轻松:“对啊。”
  “在这里?”
try{mad1('gad2');} catch(ex){}  “对啊。”陈诺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家伙:“这个地方难道不好么?视野无敌,环境也好。死在这里,不算亏待你了。”
  “……”郭康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你……不想得到那件东西了?你不想知道其中的秘密了?你说过,让我见郭晓伟的!”
  陈诺笑了,他走到了郭康的面前,盯着郭康的眼睛:“你觉得我是个傻子么?”
  “…………”
  叹了口气,陈诺用温和的语气缓缓道:“如果到现在,我还会相信你那套父子情深的把戏,那么你就真的把我当成和郭强一个水准的傻瓜了。
  如果说之前我或许还有那么三分怀疑的话,可等我看到你为郭晓伟那个废物做了这么多的准备,转移了这么多的财产后,我若是还猜不出来的话,我恐怕就真的是个傻子了。”
  郭康:“……”
  “你连自己的亲爹都可以夺舍杀掉,要我相信你对自己的儿子有父子情深,太可笑了。这些年你明明知道郭晓伟是一块烂泥,却从来没有管教过他,任凭他成了一个废物。却偷偷的弄出了这么多财产来……
  你不过是把郭晓伟,当成了你下一次夺舍的一个目标罢了!
  当初夺舍你父亲是迫不得已,一个老迈的身躯不堪你使用多少年的。而且,一个老头子的身体,哪有一个年轻人来的乐趣多呢。
  郭晓伟是你的血亲,也是你给自己预备下的下一个夺舍的目标。
  你知道郭晓伟在宗族里没有办法接掌家主的,所以你做了两手准备。
  你夺舍后,若是能以郭晓伟的身份来重新抢到郭家家主的位置固然好。
  若是不行的话,郭家的财产也已经转移出这么多了,另起炉灶也是一个不错的路子。”
  郭康说不出话来。
  陈诺继续摇头道:“我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个东西分为两件,一件黑色的要放在夺舍的躯壳之人的身上……
  我又猜到了,你打算夺舍郭晓伟。
  那么,那件黑色的东西你藏在了哪里,稍微想想就明白了吧。
  再加上之前,我绑架了郭晓伟和家里的其他人后,你无论如何都要找回郭晓伟。
  一方面是因为,他是你为自己准备好的肉身。
  另外一方面,恐怕也是因为……那件东西,其实就在郭晓伟的身上吧!”
  郭康终于开口了,只是嗓音有些干涩:“这些,这些只是你的猜测!你就不怕你猜错了?!”
  “猜错就猜错吧。”陈诺摆摆手:“对我而言没所谓的。我对夺舍什么的没兴趣。那件东西,得到了固然不错,得不到其实也不重要。
  弄到你给自己准备的这些财产,我已经算是有收获了。”
  郭康彻底傻了。
  “还有,你一定想要见到郭晓伟,我猜,你一定是还有什么后手吧。
  那件东西,在郭晓伟的身上……只要你能见到郭晓伟,或许,那件东西还有什么特殊的神奇之处,能让你得到一些反败为胜希望?”
  看着郭康越来越惨然的眼神,陈诺认为自己猜的没错。
  “无所谓了。”陈诺笑道:“我也不打算再冒险,多生出什么枝节波折了。那件东西我会在郭晓伟身上去找,找到了固然好,我自己研究研究,不管它有什么神奇之处,没准我自己也能研究出来。
  若是找不到,或者是找到了研究不出来——其实也无所谓的。”
  说着,陈诺的笑容仿佛一个羞涩的少年,微笑道:“对我来说,稳才是最重要的。”
  “你……你就这么杀了我,还是会有大乱子的!郭家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郭家在这块土地上扎根了几代人,你这次来西北,绑架,袭击,杀人……”
  “知道么,有一点,其实我非常开心。”陈诺笑道:“相信我,这些麻烦我都能解决。
  因为……
  你们郭家,上下没一个好人啊!”
  说完这些,陈诺笑着走向门口。
  “我在你身体里下了一个闹钟——你会乖乖的坐在这里,坐在沙发上看着阳台外的风景,等这个闹钟到点的时候,你就会站起来,然后从阳台上跳下去……
  你看,很好的死法。
  等你死后,只会流传一个说法……老祖宗扒灰,然后家族里肮脏的事情,最后老祖宗羞愧难当,不堪家人的抨击,在自己的儿子的房子里跳楼自杀……
  不算太合里,但是却很符合人性。”
  ·
  留下了这位郭家的“老祖宗”在这个房子里,陈诺离开。
  他来到了某个酒店。
  酒店里,磊哥和孙可可还有张林生早就离开了,当晚已经乘坐飞机回金陵。
  陈诺大概算了下时间,这个时候,飞机应该快要降落在金陵了。
  酒店里还有两个李青山这次派来跟着磊哥做事的手下。
  这两人负责守着一间房间,房间里面,则是陈诺刚来西安第一天,抓到了郭家的四个人。
  其中包括了郭晓伟,以及郭卫东三人。
  陈诺并没有立刻着急的去看郭晓伟,从他身上去寻找什么东西。
  他第一个见的是郭卫东!
  也就是他抓到的第一个郭家的人,那个在西安负责掌管郭家生意的负责人。
  在一个空房间里,陈诺弄醒了郭卫东。
  看着这个因为昏睡了太久才苏醒,反应有些迟钝的家伙。
  陈诺很好脾气的坐在了他面前,还给他端了一杯水。
  郭卫东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这个可怕的年轻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水杯。
  “想当郭家的家主么?”
  陈诺轻轻的一句问话,让郭卫东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手里的杯子也跌落在地上。
  “你……你说什么?”
  陈诺摆摆手:“我知道,我知道。你虽然是老祖宗的儿子,但是你身份不够,地位也不够,在家族里的实力也不够。
  而且,老祖宗还活着,怎么轮得到你当家主。
  就算老头子死了,UU看书 www.uukanshu.com家里排顺序,也排不到你的……”
  郭卫东咕嘟一声,吞了一下口水,语气涩然:“你既然都明白,还说这么荒唐可笑的话……”
  陈诺再次摆手,打断了郭卫东的话。
  “如果,老祖宗很快就会死掉呢?
  啊对了,你怕自己不能服众,你的实力不够在家里争雄……
  如果我给你安排一个强大的帮手呢?
  比如……郭强?
  他的实力冠绝郭家了吧?你是郭家负责明面上生意的负责人,但是郭家暗里里武力,你怕压不住,那就让郭强帮你。
  别问我为什么,我自然有办法让郭强能全力帮助你的。
  我只问你……你有没有兴趣!”
  郭卫东脸色刷白,颤声道:“你,你到底是什么来路,是什么人?这么图谋我们郭家……”
  “我没太多耐心和你浪费口水。”陈诺笑道:“你想清楚了,我抓回来的郭家的人有四个!
  嗯,撇除郭晓伟那个废物不堪用之外。
  除了你之外,还有另外两个郭家的人,他们在郭家的地位和你差不多。
  如果你拒绝的话,我只好去找另外那两个去谈了。”
  说到这里,陈诺看着郭卫东的眼睛。
  “好,现在,我重新问你一遍。
  你,想当郭家的家主么?”
  郭卫东满头大汗!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