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76章 【夺舍?】

第一百七十六章
  郭康生于上个世纪了五十年代末。历经了新华夏建国后的一段知名的三年困难时期。在那个物资匮乏甚至粮食都紧缺的时代出生。
  于是起名为郭康。
  郭康是郭家当代家主的第四个儿子。
  郭家这种盘踞在一个地方上多年的老家族,在历经了数代人的风雨,在西北这个地方牢牢扎下根基,早就摆脱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土地里刨食的生活。
  玉石的行当已经经营了有百年的历史。
  郭康从小就是聪明的,而且和家里的几个兄长不同的是,他喜欢练武!
  其实从早两代前开始,郭家就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征兆:衣食无忧的长房的子弟,已经都不太愿意练武了。
  不过在经历了新华夏建国前的几十年乱世,武力还是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的。
  郭家的家主武功练的就很好。
  可惜新华夏建国后,郭家就又陷入了安乐的环境之中,练武……已经成为了长房子弟最末尾的选择了。
  练武要从小打熬身体,要吃苦,要练基本功,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郭康的长兄马马虎虎练了一些,练到十几岁就跑了。郭家老二老三,也都是如此,恰逢“十年XX”时期,跑去跟人闹小将去了。
  郭康却是一个沉得住心思的人。
  老老实实的留在老宅子里练武,写字——活的仿佛一个传统的郭家人。
  长房的四个儿子里,郭康的功夫练的最好,自然也就最得父亲的喜欢。
  二十岁的那年,郭康结婚,媳妇是家里安排的,结婚前就见了一面,然后定了日子,就热热闹闹的操办了婚礼。
  夫妻的小日子过的不算很好,也不太坏。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着。
  结婚的时候已经改革开放了。郭家扎根在西北多年的底蕴,随着开发的春风,就借着势头扶摇直上!
  矿石开采的生意原本就是掌握了资源。
  郭康又是能文能武的,在四兄弟之中俨然就是新一代的拔尖人物。父亲的终用和欣赏,加上自身的能力突出,使得郭家老四,很快就成了郭家行走在外的一个响亮的名头!
  而郭康还有一个很好的帮手,就是郭强。
  郭家早年间领养来的一个孩子。
  郭强从外门子弟到进入内宅,只用了几年时间,他练武的天赋堪称郭家最强,甚至连郭康都比不上他。
  郭康却很早就一眼就看中了郭强,于是开始主动接近这个被家里收养来的小子。
  平日里的吃食,只要自己有的,都会分出一半给郭强——不管是出与真心的,或者是大家族里世家子弟收服人心的手法。
  反正效果是很好的。
  郭强比郭康还要大个几岁,但是却成为了郭康在家族里最得力也是最信任的助手。
  郭康是长房子弟,练着郭家最好的武功,而郭强却只能从最粗浅的外门功夫开始练。
  于是郭康就每天晚上,会偷偷的把自己练的内门的功夫教给郭强。
  造成的结果就是,郭强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同辈无敌!当代的年轻人,每一个能打得过他的!也包括郭康在内。
  郭康没有嫉妒,而是表现得非常骄傲和高兴。两人在内宅多年,同吃同住一起练功,一起读书一起写字。
  甚至郭强后来喜欢上郭康的四堂妹,郭康甚至还帮他写过情书。
  郭康长大后,初出茅庐第一战,被家里派去一个矿坑做事,郭强就主动跟着去了!
  一次和西北另外一家争夺矿山的抗衡中,郭强一口气挑翻了对方五六个好手,最后对方气急败坏的拿出枪指着郭强的时候,郭康毫不迟疑的站了出来,站在了郭强的身前!
  两人的感情在整个郭家里,算是独一份的。
  从两人的辈分上算,郭强和郭康平辈,但是比他大,虽然是领养的子弟,但也姓郭。
  郭强叫郭康“四弟”。
  而如果论上和四小姐的关系的话……四小姐是郭康的堂妹,于是郭康又喜欢叫郭强“妹夫”。
  八十年代的时候,郭康开始有意识的把家里的触角往北去发展。
  境内很多事情束缚着手脚,但是往北出了国境,那就是广阔天地,大有可为!而且……那些地方乱的很!
  乱世之中,自然就是谁拳头大,谁占优势!
  郭康带着郭强还有一班家里的子弟,每年都要出去很多次,在外面打下了一片基业!甚至跑去老毛子那儿也抢到了几块肥肉!
  原本,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大家都觉得,以后郭康肯定是要接掌家族的生意。
  下一任的家主的位置,几乎就是大家公认下来,给他留着的。
  可偏偏,郭康死了!
  八一年的时候,一次外出,郭康跑去了国外,据说是跟人去抢夺一个发现的矿脉。
  那一次,他带去了大量的资金,还有一班跟随了自己多年的精兵强将。
  走的时候是春天,走之前,老婆已经怀有身孕。
  一走两个多月,夏天的时候郭康回来了。
  郭康是一个人回来的,身受重伤,只剩下半条命了。
  挣扎着逃回到郭家后,他在床上趟了两个多月。
  夏天回来的,到秋风起的时候,才勉强能下床。
  这是郭康出道之后最大的一次失败,带去的资金全部败光,手下一班郭家的精锐也全部损失在了国外。据说是在国外遇到了强劲的对手,一败涂地,全军覆没。
try{mad1('gad2');} catch(ex){}  那次郭强没跟着去,而是做了别的事情。等郭强赶回家的时候,郭康已经病入膏肓了。
  愤怒的郭强后来多次只身前往老毛子的地盘去寻找仇家,但是收获不大,抓住过几个不入流的角色。
  等郭强秋天的时候赶回去的时候,郭康已经死了。郭强连“四弟”最后一面都没见着。
  最让郭强无法接受的是,从郭康失败回家后,重伤在家的那段时间里,整个郭家对他的态度就已经变了。
  一个将死的废物,是没有资格在当家主继承人的了。
  何况,这个废物手下的得力人马,都已经在国外损失殆尽了。
  何况,这个废物手里还掌管着郭家最肥的一些资源。
  甚至就连郭康的父亲,郭家的老祖宗,也对自己的这个四儿子表现出了冷漠的态度。
  到了最后,郭康甚至等同于被软禁在了内宅里。
  郭强最后一次外出复仇回来的时候,郭康已经没了。
  家主对自己原来很重视的这个四儿子的态度,让郭强愤怒之极。
  葬礼很简单,甚至没有摆灵堂,就匆匆下葬了——说是郭康死的时候状况很惨,尸体也很恐怖,没办法见人,于是一切从简。
  那个时候,郭家内宅里开始流传了一个说法:
  郭康在国外失败的那次,其实夺回了一件宝物,但是郭康私吞了那件用族人的命换来了宝物,这个做法让家主非常恼火。
  甚至是郭康病死后,连个像样的葬礼都没有。
  甚至于,郭强还听说,在郭康死的那天晚上,家主一个人进入过郭康的屋子。
  所有人都被勒令在院子外面等着!
  只有家主带着柳管事进去。
  外面的人听见里面,院子里有剧烈的争吵的声音,有家主愤怒的咆哮,有郭康少爷激烈的抗辩……还有砸东西的声音。
  只是因为家主的严令,外面人不得进去。
  而家主出来后,郭康就已经死掉了。
  从发丧,葬礼,下葬……
  郭家的家主都没露面,对外只说是家主因为丧子之痛,不能自已,大病一场,不能起身。
  简单的近乎简陋的葬礼,都是由家主身边的柳管事出面操持的。
  郭强悲愤的试图给自己的四弟讨回公道。
  他在家主的院子外面跪了三天,却终究是没有见到家主。
  郭康死后,他名下的产业基本都被家主下令分了出去给旁人。
  看着郭康的遗孀大着肚子,郭强又苦苦哀求家主,将自己在郭家多年打拼立下功劳分到的那一点分额,转给郭康的遗腹子。
  这个要求同样被拒绝了。
  不过,一段时间后,郭康的老婆就被家主下令,收进了内宅之中居住——开始的时候,大家只当是家主终于怜惜自己死去的小儿子,照顾一下怀孕待产的儿媳,把人接进内宅里,好好的照顾,以待分娩。
  可结果,一直等到孩子诞生后,家主亲自给孩子取名为郭晓伟,母子两人依然生活在内宅里,家主也丝毫没有让两人搬出去另住的意思……
  仿佛全家上下,都不再提这个事情了。
  于是,再一次的,一种流言传了出来……
  郭晓伟可能根本就不是郭康的骨血。
  郭康生前长年在外打拼……
  ·
  “所以,夺舍?”陈诺看着跪在地上的“老祖宗”。
  郭强不说话,只是脸上的表情显然很荒唐的样子。
  他死死咬着牙,盯着“老祖宗”看了好久,颤声道:“他,他说的是真的么?你,你是我的四弟?”
  “老祖宗”垂着头,身子纹丝不动。
  陈诺叹了口气,轻轻的一摆手。
  “老祖宗”身子终于一松,
双手撑在了地上,喘了会儿气,才抬起头来。
  “你说话啊!!!”郭强的身子,抑制不住的发抖。
  “老祖宗”幽幽叹了口气,缓缓道:“你十九岁生日的那天晚上,我从后厨偷了一只烧鸡,两个白面馍馍。我们两人躲在水缸口吃的那些东西。
  第二天才知道,那只烧鸡是准备好了用来祭祖的。家里乱成一团,父亲怒火冲天。我们两人知道事情严重,约好了绝不敢说出去。”
  郭强身子一软,坐在了地上。
  “老祖宗”继续冷冷笑道:“你给郭玉珍写的第一封情书,从头到尾都是我口述,你来写的。里面有一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那个偕字,当时你不会写,写错了,结果写成了一个‘借’字。
  这个事情,被郭玉珍嘲笑了很久。
  我怪你念书不认真,字都不会写,浪费了我帮你想的一番文采。
  你怪我,为什么不帮你好好检查一遍。
  这事情,除了我们三个人外,没人知道。”
  顿了顿,他嘿嘿冷笑着,又继续道:“还我第一次出去办事,你打翻对方五六个人,最后我们被人用枪指着……
  那次我抱着对方的人跳进了湖里,你还笑我身手不好。
  其实后来你才知道,我是被人用枪指着的时候,吓的尿了裤子。
  为了掩饰,我才不得不抱着对方一起跳了湖。
  那个事情,你嘲笑了我一个多月,但是,也只有你我知道!
  还有……”
try{mad1('gad2');} catch(ex){}  “别说了!!!”
  郭强陡然一声大吼!
  他从地上跳起来,捏着拳头走向面前这人,只是走着走着,脚步越来越缓,口中语气软弱,喃喃道:“别说了,别说了……你别说了……”
  陈诺叹了口气,过去拍了拍郭强的肩膀,然后低头看地上的这个家伙。
  “所以……夺舍么?”
  陈诺皱眉:“这个世界上,真有夺舍这种事情么?”
  “算,也不算。”
  老祖宗,嗯,应该说是郭康,缓缓抬起头来看着陈诺。
  陈诺想了想,点了点头:“那就是,你那次从国外逃回来,带回来的东西有古怪了!”
  郭康叹了口气:“……不错。”
  说着,他脸上露出阴冷的笑容:“那件东西确实很神奇,可不止能夺舍这么简单。我回来后,父亲疯狂的向我讨要那件东西,我就知道不能给他!
  那次我出国,是父亲派我去的!别人都以为我是带人马出国去开拓事业。
  其实只有我才知道,是父亲指明让我去帮他夺一件东西回来。
  等我在外免死了那么多人,终于抢到了东西后,我知道了那个东西是什么,有什么用处……
  我就知道,这东西,我不能交给父亲了!”
  “你怕你父亲夺舍你?”陈诺问道。
  “怕,当然怕!我怎么可能不怕!”郭康哼了一声:“老头子是知道那件东西的用处的,才会特意派我去寻找。
  当时老头子已经老了!
  而那件东西的夺舍,也是有很多限制的——就是血脉之间才可以夺舍!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
  外人,不成的!
  郭家上下,选来选去,我是最好的夺舍的人选!
  我年青力强,武功练的最好,正当二十多岁……有名望,有威望!
  一旦夺舍了我,用了我的身子继续活下去,他还可以继续当郭家的家主!
  我想来想去,若我是老头子,选一个夺舍的人选,恐怕也就只有选我了!
  这种时候,我又怎么可能把东西交给他?”
  “你当时不是重伤垂死了么?”郭强忍不住问道。
  郭康看了一眼郭强,皱了皱眉,然后叹息:“妹夫啊!方才这个小子说的没错,你这个性子,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开面馆吧,别闯江湖了。”
  陈诺叹了口气:“所以,郭康其实是被老头子弄死的?”
  “我的伤虽然重,但养些时候自然就好了。但老头子要从我手里谋那件东西,怎么可能敢让我伤好?我若是大好了,他就控制不住我了。
  我那伤啊,可不就越治越重!”
  说着,郭康摇头:“老头子那个家伙心思比我还毒。我当时被逼到了最后,他甚至用我怀孕的老婆的命来威胁我……
  事情到了那个地步,我没有别的法子。
  我不杀他,他便要杀我!”
  “你是怎么弄死了他的?”
  “那天晚上啊……”郭康抬头看着天,轻轻笑道:“老头子,带着柳长贵冲进了我的屋子,把人都支开了。
  我被告知,今晚再不交东西,明天早上,我老婆就会死,肚子里的孩子也会死。
  我也会死。
  既然到了那个份上,我没得选了。
  我一直说我没找到那件东西,老头子死活不信啊。
  我趁着争吵的时候,把一样东西,塞进了老头子的口袋里。”
  说着,郭康扭头看郭强,淡淡道:“你从家里偷出去的那件东西,UU看书 www.uukanshu.com是一白色的玉粒儿对吧?
  其实那东西是一套,两件!
  一黑,一白!
  白者为阳,黑者为阴!
  我拿着白的,把黑的给了老头子……
  嘿嘿!我知道他那晚多半是要杀我了,所以……这也真的不怪我了!
  白的在我这里,我死了,我的魂魄就会被传到黑色的上面去。
  而黑的在老头子身上……嘿嘿嘿嘿……
  所以,真的不能怪我,若不是他对我下杀手,他也不会被我夺舍。
  这事情,只能说是他自己取死了。”
  陈诺和郭强都不说话了。
  郭康的脸上带着惨笑,缓缓道:“只是我没想到啊……老头子终究是没亲手杀我。大概是……他也怕冥冥之中的报应吧。
  毕竟我是他的亲儿子,他不好亲手弄死我。
  于是呢,留下我和柳管事,他走了。
  亲手弄死我的,是柳管事。
  也就是在那天晚上,柳管事掐死了我……不过呢,他弄死我之前,居然也想从我嘴巴里得到宝贝的下落。
  他甚至诱惑我,说,只要我把宝贝交给他,他可以偷偷的帮我照顾好我的老婆孩子……
  哈哈哈哈!
  也就是从那天晚上,我就知道了,柳长贵,和老头子,根本不是一条心!”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