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75章 【别捣乱,审问呢!】

稳住别浪正文卷第一百七十五章【别捣乱,审问呢!】第一百七十五章【别捣乱,审问呢!】
  柳管事拔出刀的时候,站在他身边的几个手下也一起朝着老祖宗围了上去。
  这些人都是柳管事父子两人多年来收拢下的人,在郭家也都是外姓人——郭家确实有很多自身的问题,最苦最累的活儿,最出力气的活儿,最危险的活儿,都是外姓人做的。
  哪怕是如郭卫东这种公认的郭家的优秀子弟,也都是不太愿意练武了。
  当老祖宗喊出“柳长贵”这三个字的时候,柳管事就已经摸出了刀!
  事情败露不败露,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反正今天,老祖宗必须要留在这里!这是陈诺告诉柳管事的,柳管事也认为这个话没问题。
  然而,就在柳管事的刀朝着老祖宗的腰捡狠狠递出去的时候,陈诺第一时间在迅速往后退!
  两世为人,各种危险都经历过的阎罗生涯,以及超强的精神力感应,都让陈诺拥有极其敏锐的对危险的嗅觉。
  陈诺往后退的原因很简单……他目前精神力超强,但是身体状况因为那次【传送】的伤害还远远没有恢复。
  孱弱的身体,让陈诺很清楚一个事实:如果遇到一般对手自然是没问题,可如果遇到强大的对手的话,那么近身作战就会成为自己的短板!
  若对手只是郭家的那些打手或者山虎柳管事这种,陈诺敢贴身近战去捏断他们的脖子。
  但这个老祖宗,让陈诺心中生出了一丝危险的征兆。
  果然!
  陈诺退出第一步的时候,柳管事刺出的那把刀已经落在了老祖宗的手里。
  陈诺退后第二步的时候,柳长贵已经跪在了地上,老祖宗轻轻挥刀,锋利的刀锋割断了柳长贵身后的一个手下的脖子,鲜血如雾气一般喷洒了出来!
  陈诺退后第三步的时候,老祖宗轻轻一笑,将刀戳进了一个柳长贵手下的腹部,然后轻轻一推,那人就直挺挺的趟了下去。
  陈诺退后第四步的时候,最后一个柳长贵的手下已经崩溃了,转身欲逃!
  老祖宗伸出右手凌空一抓,那人身子直接就飘了起来,仿佛一个被线操控的木偶,身子在半空之中如麻花一样拧了起来!嘎嘎的骨骼碎裂的声音,听的人牙疼!
  四步退出,陈诺和老祖宗已经拉开了有七八米的距离。
  而这个时候老祖宗抬起眼皮来,看向陈诺。
  “我们,没见过吧。”
  陈诺摇头:“没见过。”
  老祖宗哼了一声,往前迈了一步,手掌轻轻抚过跪在地上的柳管事的脖子。
  柳管事的脖子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扭过了360度,然后整个人软软倒下。
  “那就让我见识见识,敢打上我家门来找麻烦的人,到底有多少斤两!”老祖宗冷笑着。
  陈诺毫不迟疑,掉头就朝着屋子里退去!
  因为他已经看见了,被老祖宗的手摸过的柳管事,倒在地上的时候,整个人裸露在外面的部位,脖子,脑袋,手臂,手掌……
  全都变成了如干枯树枝一般!
  老祖宗轻吸了口气,一团血色的雾气就被他吸入了口鼻之中,老头子脸上本来就阴沉如鬼,顿时那肌肤仿佛就又苍白了几分,隐隐的泛着玉石的光泽。
  ·
  老祖宗走进堂屋的时候,迎面就飞来了一张桌子。他单手做掌在鼻子前,那桌子飞到他身前,顿时就如同被一把无形的刀当中切开!
  陈诺毫不迟疑,飞身跃起,从堂屋另外一侧的窗户,破窗而出!
  落地的时候,陈诺就地一滚,人没站起来,就抬起双手往后一挥!
  房子的几处承重的房梁和立柱直接断裂!
  轰的一声,这栋房子彻底就垮了下来!
  老祖宗试图退处房子,但是被陈诺踢起院子里的桌椅凳子挡了一挡,很快屋子倒塌,就把老头子的身影埋在了下面!
  灰土飞扬,陈诺却连连后退,捡起院子里脚下方才被别人扔在地上的一把刀,目光炯炯看着面前的废物。
  哗啦啦几声,一截断裂的横梁和一堆瓦片飞了起来,老祖宗的身影在灰土之中缓缓站了起来。他身上的周围明显有一团血色雾气缭绕,房屋的倒塌非但没给他造成伤害,就连他身上的衣服都没有一丝褶皱!
  老头子喝了一声,五指如钩,从废墟里拽出一根大腿粗的木柱来,一手抓,一手推,朝着陈诺撞来。
  陈诺眯了眯眼睛,精神念力顿时伸展看来,牢牢顶住了柱子,然后脚下迈步往前,一掌排在了柱子上,将柱子往回推了过去。
  两人站在柱子两头较力,陈诺精神力涌动,顺着柱子就席卷而去!
  可是下一秒……
  “咦?”陈诺眉毛一挑!
  他如潮水般的精神力席卷而去,老祖宗却站在原地!陈诺一口气催动了七八条精神力的触角,试图将老头子缠绕住,但一瞬间,那如波涛般的精神力,刚一接触刀老祖宗,顿时就如同沸汤泼雪,尽数溶解掉了!
  不,不对!
  不是溶解!
  老祖宗仿佛深呼吸了一下,看向陈诺,那浑浊的老眼里居然流露出惊喜的目光!
  “我好久接吃的这么饱了啊!”
  陈诺:“……”
  见鬼了!
  能吸收精神力的?
  陈诺心思如闪电,瞬间就做出了决断!他一掌拍开木柱,却重新操刀身子从柱子侧面飞快的冲向了老祖宗!
  既然对手能吸收自己的精神力,那么远程的法子不行,就只能近身力拼了!
  但陈诺才一迈步,老头子却脚下一滑,飞速朝后退去!
  一进一退,两人瞬间就从原地往外跑出了十多米。
  陈诺几道精神力缭绕过去试图停滞一下老祖宗的退势,却瞬间就会被他再次吸收掉!
  老祖宗原本鬼气森森的样子,在连着几口气吸收了陈阎罗的精神力,整个人的气势顿时暴涨!
  原本枯瘦的脸,居然瞬间就多了几分红润出来。
  “你到底是人是鬼?”陈诺皱眉:“这个世界上难道真的有鬼不成?”
  老祖宗脚下继续后退,拉开和陈诺的距离:“等我吸干了你,你成为我的一部分,自然就知道了。”
  “哼!”
  陈诺手腕一抖,手里的那把刀,刀刃断成数截,激射向了老祖宗!
  老祖宗却面露喜色,飞但不躲,却反而张开双臂哈哈一笑!
  射出的刀刃,去势全靠精神力的操控,但才一接近老头子,精神力瞬间被吸掉后,刀刃没了去势,顿时就叮叮当当的落了一地。
  老头子自以为得计,刚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忽然就眼睛一瞪!
  他的肩膀上,一截断刀片插在了锁骨往外三分的地方!
  老头子骂了句:“狡猾的小子!”,掉头就跑。
  陈诺一把洒出去的刀锋,虽然看似都是用精神力操控,但其中却偏偏有一片,陈诺没用精神力,而是用的手腕的力气扔出去的!
  这老头子能吸收精神力,但是反而单纯的物理上的力道却是无法吸收的。陈诺用精神力做掩护,顿时就伤了这个老小子。
  老祖宗退的极快,还不忘记拔下肩膀上的刀片,射向陈诺。
  飞身就跳到了倒塌的房屋废墟上,却忽然低头,一把从废墟下抓出一个人来。
  这人正是柳管事的儿子山虎。因为脚上受伤严重,方才没有出来,一直就躺在里屋的床上,此刻被拽了出来,老祖宗哼了一声,山虎惨叫声中,身子在老祖宗的手里飞速的化作了干枯的尸体!
  老祖宗一个呼吸之间,肩膀上的伤口的血就不再流淌了,而且居然很快就愈合了起来!
  陈诺飞速追赶,地上的无数碎石在精神力的操控下漂浮了起来,如暴雨般鼓荡起来,西面八方射向老祖宗!
try{mad1('gad2');} catch(ex){}  老祖宗却哈哈大笑,一边奔跑,一边在碎石之中游走,凡是他所到之处,碎石纷纷虚弱的落地,一道道精神力被老头子吸收了下去。
  陈诺却仿佛浑然不在意,只是双手十根手指灵动挥舞,如钢琴师一般,在他的手指连点之下,越来越多的地上的碎石头,木桩,瓦片飞舞起来,仿佛化作了一道龙卷风,将老头子覆盖在了其中!
  “来啊!来啊!!再多点!!再多点!!”
  老祖宗站在那飞沙走石的风暴之中,却狂笑不止。
  陈诺面色却仿佛丝毫没有焦躁,反而冷笑着,将更多的瓦石趋势砸了过去。
  老祖宗身边脚下的地面很快就被坠了厚厚的一片瓦片碎石,到了最后,他仿佛身子都被埋在了其中……
  陈诺眯着眼睛,嘴角却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随着老头子吸收了自己越来越多精神力……
  陈诺忽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自己的精神意识里,居然能越来越清晰的感应到了另外一团存在!
  随着老头子的气势越来越强,那团存在在陈诺的意识感应之下,就越来越清晰……
  就仿佛……感觉到自己的手臂,手掌,腿脚……
  眼看老头子狂笑着飞身跃起,跳在了一片碎石堆上,大笑道:“小子!你的念力很强!我还没吃饱!再来点啊!”
  陈诺却点点头,放下双手看着这个老头子:“哦?没吃饱么?好啊!那就继续吞吧!”
  说着,他居然真的就毫不在意的,催发了一道精神力的触角,涌向了老祖宗!
  老祖宗狂喜大笑:“小子!你这是找死!”
  张开怀抱,贪婪的奋力将那团精神力触角做拥抱状……
  陈诺感觉到精神力的触角很快的消融下去,却冷笑着继续催动,意识空间里,无数精神力被陈诺催发了出来狂涌而去!
  老祖宗的脸色越来越红润,原本枯瘦的身子,仿佛被填充了血肉一般的膨胀了起来!
  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老头子看上去就仿佛年轻了二十岁!
  原本已经看着老朽的模样,仿佛就渐渐变成了一个壮年的汉子!
  终于!老头子哈哈大小三声,身形一震,就看见他单掌一扫,地上无数瓦片朝着陈诺砸了过来。
  陈诺连连后退,精神力在面前布置出一道道屏障挡下。
  而老祖宗已经飞身跃起,如一只大鸟般滑行而来,落在了陈诺的面前!
  陈诺仿佛已经满头大汗,老祖宗一拳打来,陈诺飞速后退,却被拳风鼓荡之下,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落在了十多米外!
  落地的时候,陈诺呼吸粗重而急促,抬起眼皮来,眼神里仿佛有一丝不甘!
  “倒是要多谢你了,小子!”老祖宗朗声大笑,低头看了看自己,看了看自己血肉充盈的双臂,狂喜之下,忽然一把就扯碎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精赤的上身。
  原本枯瘦的老人,已经变成了一个身材魁伟的中年汉子!双臂,胸口,腹部,肌肉坟起,虎背熊腰!
  “好就没感受到这种年轻的滋味了!”老祖宗眼神里露出一丝迷醉来:“方才那招破玉拳,老头子有十年不曾使过了!这拳法对身体的负担太大,多亏了你的福,老头子现在又能打这趟拳了!”
  陈诺呼哧喘气:“你到底是人是鬼……这么邪门的本事!”
  “哼!”
  老祖宗冷笑中,飞身再次冲来!
  他的身法极快,脚下如鬼魅一般,身形一飘就到了陈诺面前!一拳打下,势大力沉,如开金石!
  陈诺双臂横档了一下,就感觉自己如同被一辆飞驰的汽车撞了,整个人再次往后跌出,老祖宗却探出右手来,一把抓住了陈诺胸前衣服,将他反而扯到了面前,另外一只手捏向陈诺的脖子!
  陈诺双手去挡,被老头子捏住了自己的手腕,然后低吼一声,就单膝跪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
  随着老祖宗一阵狂笑,陈诺就感觉自己的被老头子捏住的手腕一阵冰冷的寒意,他立刻催动精神力去阻挡,老头子却眼神里闪过一丝得意。
  精神力再次被老头子吸收进去……而陈诺仿佛无奈,挣脱不掉,只要自己精神力稍微放松一点,被老头子捏住的手腕,就仿佛自己全身的气血倒流,就要顺着手腕流淌出去,只能继续催动精神力去填这个窟窿……
  老头子狞笑:“吸干了你!哪怕是那件东西不要,这次也是赚大了!!”
  陈诺似乎半个身子都已经软了,单膝跪在地上,勉强抬起头来看这个家伙:“你……找那件东西,就是为了能重还青春?”
  “重还青春?可笑!”老祖宗嘿嘿干笑几声:“小子,临死之前,让你明白吧……那件东西,能让我永生!”
  “永生么。”陈诺叹了口气:“果然是我想错了……这个东西居然如此宝贵。”
  “多说无益,你的念力修为果然了得,到此刻还能抵抗……不过你还能抵抗多久?!来吧来吧!你的念力越强,对我来说,最是大补!”
  陈诺面色惨然:“所以……你其实一直都在玩螳螂捕蝉的游戏?那个柳管事……”
  “他心怀鬼胎已经二十多年了。
”老祖宗笑道:“只不过我身边缺这么一个能当刀子使用的人,有些用处,就留着他。反正就在我眼皮之下,早一日杀他,晚一日杀他,不过如踩死个蚂蚁一般。
  若不是因为郭强偷走了我那件东西,他早就没用了。”
  “嗯,一个管事,在你眼里就如同自己养的狗,杀了就杀了。”陈诺点头,语气嘲讽道:“那你儿子呢?那个郭晓伟的父亲?你身为郭家族长,睡了自己的儿媳,杀了自己的儿子,这等丑恶的事情做下!?自己的儿子,却变成了名义上的孙子?”
  老祖宗眼神里闪过一丝怒色,眼珠子里满是血丝,忽然大吼一声!
  “胡说八道!!郭晓伟本来就是我的儿子!!”
  说着,一脚踹在了陈诺的肩膀上,将他踹翻了一个跟头,手里也松了开来!
  老头子仿佛怒极,凌空一抓,地上的一根木棍就飞到了他的手里,披头就扫在了陈诺的肩膀上。
  陈诺单掌一挡,趁势往后一退,老头子却摇头:“你念力很强,但是功夫不行!早在一开始我就瞧出来了!
  你身体行动,比常人还不如,全靠念力修为打人!
  如今我已经恢复了青春,就算我不吸你念力,我如今有我壮年巅峰时期了功夫在身,打你也不过就如同打三岁小儿!你今天是没活路了!”
  陈诺摇头:“你就不想知道郭晓伟在哪里么?郭家的四个人我抓了,你杀了我,他们四个都要给我陪葬!”
  老祖宗皱眉,不过很快就狞笑一声:“那就陪葬吧!郭家人丁兴旺,不缺几个人!”
  “儿子也不要了?郭晓伟呢?”
  “……”老祖宗停顿了一下,然后哼了一声:“原本我身子老朽,还看重郭晓伟!毕竟是我血脉!如今我已经恢复青春,一个儿子死了,我再找个女人生下一个就是了!别说一个,就算是三五个,十个八个又如何!”
  说着,老祖宗一步步走向陈诺,仿佛猫戏老鼠一般,狞笑道:“小子,想用郭晓伟来给你保命,不成的!
  今天你必死在这里!老头子能恢复青春这么大的秘密,我岂能让人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就在两人此刻所站的地方,左侧不到三步的距离,刚好就是那口枯井!
  井中陡然传来一声怒吼!
  砰的一声,郭强的身子从井中高高跃起,几块原本今天被磊哥砸下去的石头也激荡射出!
  郭强一个跟头跳上了枯井,大吼一声就冲向了老祖宗,当头一拳!
  老祖宗微微一怔,看清楚是郭强,却冷笑着一掌就挡下了郭强的那拳,淡淡道:“是你。”
  郭强眼睛里满是血丝:“老混蛋!还我四弟的命来!!!”
try{mad1('gad2');} catch(ex){}  说着,虽然拳头被对方挡住,居然飞起身子一脚横扫过去。老祖宗仿佛叹了口气,任凭郭强一脚踢在他的肩膀上,却反而身子一震,就把郭强扔了出去!
  郭强到底,还没爬起来,就被陈诺一把拽住了。
  “郭强……你功夫都是我郭家教的,而且你受了重伤,现在这点本事,是不可能打过我的。”
  郭强面色扭曲,疯狂挣扎要爬起来,却被陈诺一巴掌按在肩膀上,把他压了下去。
  “傻子,你出来干什么。”
  “报仇啊!!”郭强怒道:“他杀了我四弟!!老子一定要弄死他!”
  “你不是对手的。”
  “屁话!不是对手也要弄!!”
  陈诺叹了口气,将郭强身子一拍,把他直接拍在了地上,然后轻轻松松的站了起来,低头看郭强摇头道:“坏我大事的傻子。”
  “??”郭强抬头看陈诺。
  陈诺摊开手:“我正审问犯人呢,你特么上来捣乱什么,这下好了,审不出来了。”
  “审……”郭强大骂:“屁话!老子在下面听的真真切切,你被他打的如同死狗一样!”
  “……”陈诺用怜悯的眼神看了一眼郭强:“你这点脑子,以后真的别闯江湖了,老老实实开面馆吧。”
  说完,陈诺笑了笑,对老祖宗叹了口气,摊开双手:“那个什么……商量一下,能不能就当这个傻逼没出来过,咱们接着前面的话继续聊?”
  老祖宗呆住了,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神完气足的陈诺……哪里还有刚才虚弱的模样,就连那粗重的喘息都没有了,呼吸频率要多稳有多稳!
  “你?”
  老祖宗下意识的退后了半步。
  陈诺叹了口气,摇头:“看来不行啊,是聊不下去了。唉……罢了,反正也知道的不少了。”
  老祖宗面色惊疑不定,忽然就大喝一声:“装神弄鬼,想和我玩空城计么!死吧!”
  说完,老头子身形暴涨,当头一拳!
  这一拳仿佛如开山裂石般的力道,拳风鼓荡之下,陈诺的头发都仿佛被飘了起来!
  “快闪!”地上的郭强大吼:“破玉拳!”
  “闪你妹啊。”陈诺站在原地不动,淡淡一笑,对着老祖宗轻轻的竖起了一根手指……
  ·
  此时太阳已经落山,这已经一片废墟的小院里,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保持着出拳的姿势,砂锅大的拳头,拳骨已经几乎碰到连连面前陈诺的那根手指。
  而陈诺就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就只是把一根手指立在那儿!
  可老祖宗却惊恐的发现,自己的拳头无论如何,都无法在往前半分!
  不止如此,他全身都已经僵硬!
  手脚仿佛瞬间就已经不是自己的!
  “跪下吧。”陈诺叹了口气……
  噗通!
  老祖宗惊恐的看见自己的身体,直挺挺就跪在了地上!双膝甚至将面前地上的一块瓦片直接碾成了碎片!
  碎片刺破了他的裤子,将膝盖都扎的鲜血直流,但是任凭老祖宗如何奋力挣扎,全身上下,是一丝一毫的力气都使用不出来的!
  陈诺笑眯眯的看了一眼这个对手,然后转身,大大咧咧就把自己的后背卖给对方,甚至还撅起屁股来,弯腰,把地上的郭强给拽了起来。
  郭强已经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看着陈诺:“你……你这是使了什么鬼?用毒了?”
  “……没见识。”陈诺摇头。
  “小,小子!你对我用了什么毒?”跪在那儿的老祖宗嘶哑着嗓子喝问。
  “……闭嘴。”陈诺看了他一眼。
  “是用毒了吧?”郭强眼睛里放出了光:“你居然是个用毒的行家?”
  “说了你没见识就是没见识,别说让人发笑的话了。用毒或许能让人失去力气,但是能让人做别的么?”
  陈诺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看了一眼地上的老祖宗,微微一笑:“那个什么……来,起来给大爷翻几个跟头。”
  嗖!
  地上的老祖宗直接蹦了起来!然后一个凌空跟头就翻了出去!
  身形矫健,一个个空心跟头翻过来,瞬间就翻出了十多个,最后都翻到篱笆墙外面去了……还在兀自噔噔噔噔噔的往远处翻……
  “回来回来!远了!回来吧!”陈诺摆手。
  噔噔噔噔噔……
  “停下吧。”陈诺笑了笑。
  老祖宗站在原地,眼睛里满是惊恐和恶毒的目光,但是任凭他如何努力,喉咙里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郭强彻底心态崩溃了,看了一眼陈诺,忽然身子就拼命往后缩。
  “卧槽!你特么的,到底是人还是鬼啊!!陈诺!!”
  后退的时候,脚下一踉跄,再次噗通坐了下去,还拼命蹬脚往后缩。
  陈诺皱眉,正要过去搀扶,郭强却仿佛见鬼了一样的尖叫:“你别过来啊!“
  郭强瞪大眼睛:“你……你小子不会也这么对我吧?这特么的是到底是什么妖术?!你特么是个妖怪吧?”
  陈诺想了想,却故意板起脸来:“既然知道了我是妖怪,那么你想想,你这次得罪我得罪的有多狠吧。”
  “……”郭强哭丧着脸:“我……我特么的回井里去,行不行?”
  “你说呢?”
  “……”郭强悲愤道:“陈诺,杀人不过头点地啊!今天我吃的苦头不少了……”
  “不就是让你在井里待了会儿么。”
  “你还让那个光头扔了石头下来!”
  “石头也砸不死你的。”
  “不止啊!!”郭老板忽然一脸委屈和悲愤,差点没掉下泪来:“那个天杀的王八蛋光头!往井里扔了石头不算!还特么的拉开裤子往里撒了泡尿!!!”
  陈诺:“……??”
  卧槽!磊哥做事这么上路呢?
  得,回去给他多记一功!
  不过,想起那泡尿,陈诺果断的缩回了想去拉郭老板的手,还往后退了两步。
  郭强吐了口气,纠结的看着陈诺,忽然低声道:“陈诺……这个老头子,你留给我杀,可以么?你让我亲手杀了他,以后老子的命都卖给你!”
  陈诺眯着眼睛看郭老板,UU看书 www.uukanshu.com沉默了几秒钟:“你为啥要杀他?因为他弄死了你的那个什么四弟?”
  “不错!”郭强咬牙道:“郭家上下,就郭老四和我情分最深!从小到大,我们一起长起来的,我是外门的子弟!若不是他偷偷指点我内门的技法,我进步不会那么快,也不会那么早就能崭露头角!
  这个老混蛋,居然为了扒灰,杀了自己的儿子……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
  天不灭他,我灭他!”
  陈诺看着郭老板满脸悲愤的表情,摇头道:“你既然这么想报仇,我自然是愿意成全你的……”
  听到这里,郭强已经奋力爬了起来,在地上摸起了一片锋利的碎瓦片来,捏在手里,就朝着定在原地不动的老祖宗走去!
  他咬牙切齿的走到了老祖宗的面前,手里的瓦片抬起……
  “郭强啊。”陈诺却叹了口气:“你真的要杀他么?”
  “……”郭强扭头看陈诺:“你,你不许?”
  “我是怕你后悔。”陈诺摇头。
  “……我怎么可能后悔!”
  陈诺笑了笑,然后收起笑容来,缓缓一字一字开口道:
  “你还没看明白这件事情么?他根本就不是什么郭家老祖宗!你眼前的这个人,他就是……
  你说的那个郭老四!
  也就是郭晓伟的父亲啊!”
  ·
  【邦邦邦,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