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74章 【挺辛苦的】(1万2大章)

稳住别浪正文卷第一百七十四章【挺辛苦的】【一万二大章】
  第一百七十四章【挺辛苦的】
  陈诺看了看张林生,确定了他虽然有点外伤,但是整个人没什么大碍,就先点了点头。
  说实话,直到此刻,孙可可安全在身边,也看到了张林生无大碍,陈诺悬着的才终于落了下来。
  之前不是不着急。
  而是陈诺在RB富士山下醒来又晕过去两次,最后醒来回到东京收到消息知道孙可可张林生失踪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快两天了。
  说句难听点的话,两天时间,若是要遇害,也早就遇害了。
  陈诺一开始的时候,心里甚至已经做了万一的打算,若是孙张两人有什么不测,他会让整个郭家来陪葬。
  但后来从磊哥那儿得到的短信分析,人应该是被抓走了一路赶着回去。
  确定了人还没事,陈诺考虑的问题就深了一层。
  郭家抓人到底为什么,陈诺还不明白——他又没有上帝视角。
  但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的!否则不会千里迢迢的要把人抓回去!直接灭口不是更省事?
  既然选择抓回去,那么一时半会儿人就不会有事。
  唯一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把人营救出来——而且手段还得讲策略,不能让对方明白自己最看重的点。
  谈判之前若是让对方先知道了自己的命门,那还谈个屁啊!
  如同牌桌上,双方都有筹码,都拿不清对方底牌的时候,都在咬劲。
  这时候,你越表现得不着急,那么着急的就是对手!
  但陈诺却也不能摊牌。
  因为一旦摊牌,就是双方见生死的时候。陈诺不敢去赌孙可可和张林生的命,赌郭家抓人的原因,是否重要到会让郭家不顾一切,不管被抓的四个子弟的命。
  还是那句话,直接那人质找郭家换人,万一郭家不给怎么办?
  万一郭家能豁出去四条命就是不妥协,陈诺能豁出孙可可和张林生的命么?
  避免被逼到墙角才是陈诺一直引而不发的原因。
  底牌,扣在手里才叫底牌,打出去,就难测了。
  至于为什么没有像在RB那样直接闯进真理会的总部大本营去……
  因为,这里是华夏!
  在RB陈阎罗可以大闹,闹出问题了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真理会是邪教,政府不会保护它,甚至真理会自己有武装,也不会报警或者寻求政府的保护。
  但华夏不同呀!
  郭家虽然是江湖世家,大体来说不会报官。
  但真要被人冲进老家里动枪动炮的……郭家当真不会报官么?
  到时候,除非陈诺做好了干完这一票就亡命天涯的准备,否则的话,就不能冒着和官方对抗上的风险。
  退一万步说,就算陈诺不在乎亡命天涯了。
  他是可以跑。张林生和孙可可能跟着他一起跑么?
  这两人留下的话,怎么面对官方?、
  环境不同,对手不同,使用侧略自然也是不同的。
  ·
  张林生看见陈诺进来的时候,原本就因为吞干馒头而噎的直伸脖子。
  一激灵之下,顿时就卡住喉咙了,噎的他险些一口气就没上来,只是瞪大眼睛看着陈诺,双手死命抓着自己的喉咙,口中最后就变成了“吼吼”作响。
  陈诺笑眯眯的过去,用力在浩南哥的后背上拍了一下。
  扑的一声,张林生一张嘴,一块馒头就从嘴巴里直接吐了出来。
  “呼……”张林生长处了口气,涨红着脸看着陈诺。
  “别急,喘口气再说话。”
  张林生瞪着眼睛,终于低声道:“还说什么啊……你都也被抓来了,这下咱们是不是死定了。”
  孙可可已经有点脑子转不过来了。
  今天的大喜大悲,让小姑娘已经处于懵逼的状态,此刻只是紧紧的拉着陈诺的衣服,听见张林生说“死定了”这样的话,女孩忍不住就哭了出来:“陈诺……你,你真不该来救我们的……这下,这下连你也,连你也陷进来了。”
  陈诺叹了口气,回身抱了抱孙可可,低声道:“别怕,别怕。放心吧,我们都死不掉的。”
  “哈!”
  站在门口的山虎冷笑一声,看了看陈诺:“小子,死到临头了,还在装情圣么?你这次惹死了我们郭家,活命怕是难了!”
  陈诺看了山虎一眼,懒洋洋的摇摇头:“小马仔就别跟我废话了,你不是有资格和我说话的人。还没当老大呢,马仔就要有马仔的觉悟啊。”
  山虎面色顿时一红,恼羞成怒喝道:“你说什么!”
  “说你是个马仔啊。”陈诺淡淡笑道:“怎么,我说错了么?看你这副沉不住气的样子,也不像是个老大啊。”
  “!!”山虎大怒,正要冲上来仿佛要揍陈诺,却听见身后外面传来柳管事的声音。
  “好了,山虎。这位说的不错,你是太毛躁了些。”
  面对自己老子,山虎不敢发作性子,咬了咬牙,回头老老实实的低声喊了句“爹”。
  “下去休息吧,你这个性子,确实是要静一静了。”
  柳管事抄着手,站在屋子门口,然后远远的对陈诺居然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这位,听声音你就是电话里的那个人了吧。倒是在西安做了好大的事情,我们郭家可是有些年头没吃过这等亏了。”
  顿了顿,居然对陈诺竖了大拇指:“少年英雄!”
  “那么,谈谈吧?”柳管事挑了挑眼皮,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谈什么呀?”陈诺笑了。
  柳管事故意把脸色沉了下去,冷冷道:“谈谈你到底是什么人!谈谈你哪里来的胆子敢对我郭家做这么大的事情!谈谈你背后还有什么人!你又是哪个门派或者哪个组织的!”
  陈诺仿佛会意了,轻轻哦了一声,笑道:“还有么?”
  “有!当然有!”柳管事冷哼一声,继续道:“接下来的谈话,你最好让我满意!
  否则的话,我就割掉你同伴的一只手来助助兴了!
  我的话,你听明白了吧?”
  听了这话,陈诺居然怔了怔,然后忍不住失笑道:“哈!这么小气的么?把我之前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再对我把逼装回来?
  这位柳管事是吧?看来你们郭家,也挺小气的呀!”
  “被人打上门来,抓了四个人,自然就没那么多客套礼数了。”
  说着,柳管事居然让人搬了把椅子过来,就放在了屋内,然后笑眯眯的坐了下去,就这么看着陈诺。
  旁边又有人搬来一张小桌子放在面前,一壶酒,一碟花生米,还有一碗酱牛肉,放在了桌上。
  陈诺看着这个柳管事弄出来的做派,叹了口气。
  “怎么,后悔了?”柳管事冷笑。
  “不是,我就是觉得也有点遗憾。”
  “临死前的后悔么?”
  “那倒不是。”陈诺笑道:“遗憾的是,我其实和你们郭家无冤无仇的。但,你们在金陵打上我家里,还抓走了我的女朋友和我的兄弟……所以,我也就只好不讲什么礼数客气了。”
  柳管事愣住了——他是完全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身陷重围,明明是被人抓住了,居然还能这么嚣张。
  陈诺却扭头对孙可可温柔一笑,低声道:“把眼睛闭上好么,下面的画面,可能会有点血腥。
  听话,把眼睛闭上。”
  孙可可呆呆的看着陈诺,陈诺笑着走近一步,抬起手来在孙可可的眼皮上轻轻抚过,孙可可下意识的就闭上了眼睛。
  “闭好了,别睁开。”陈诺在孙可可的耳旁轻轻交代了一句。
  然后,他扭头看了一眼柳管事。
  “劳驾,现在几点了?”
  柳管事挑了挑眉毛:“四点了。”
  陈诺放心了,点了点头:
  “好,看来还赶得上。”陈诺似乎自言自语一般,却低声道:“办完了事情,刚好还能赶上晚餐。”
  说着,孙可可就感觉,自己闭着眼睛,就觉着陈诺的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拍了拍。
  下一秒钟点……
  一声闷哼!
  随后又是哗啦啦一声!
  孙可可一惊,下意识要睁眼看去,却被陈诺捏住了手腕,把脑袋按了下来,埋在了坏里。
  然后又听见兵乓两声!
  两条人影飞出!
  柳管事已经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快!快制住他!”柳管事厉声喝道。
  屋子里的人全都朝着陈诺而来,就连屋子外面,也有人闻声跑进来……
  那山虎脸色也变了,后退了几步,却忽然就屁股后的腰捡皮带里,抽出了一把双管的猎枪来。
  就这么眨眼功夫,陈诺已经笑着走了上来,本来已经冲到他最前面的两个家伙,也不知道他怎么做的手段,人没接近他,便飞了出去,还有一个人却跑来的时候,才到面前,却仿佛撞到了一股无形的墙,顿时翻身倒地。
  一旁的张林生眼看地上的人还在挣扎欲爬起来,上前就对着脑袋踢了下去。
  陈诺却把张林生往里一推,又把坏里的孙可可交给了张林生,然后转身大步就冲出了屋门,反手就把房间的铁门给关上了!
  这时候,柳管事已经开始后退,那个山虎却已经抬起了猎枪,枪管对着陈诺,大吼一声:“死吧!”
  陈诺笑了笑,眼睛看向了山虎,仿佛眨了下眼皮。
  山虎就觉得自己按在扳机上的手指,却怎么也压不下去了!而且,自己抬着枪的胳膊,就这么忽然就原地调转了九十度,枪口对准了自己的老爹柳管事!
  山虎顿时亡魂大冒!
  这特么的,开枪之前枪口还会拐弯!
  谁受得了?!
  柳管事没反应过来呢,山虎已经吓的脸色扭曲,大吼一声:“啊!!!”
  手指在一股无形的力量操控下,就压下了扳机!
  幸好情急之下,在山虎的吼叫中,那股控制他的力量居然在瞬间松了那么一松,山虎情急之下,将胳膊就努力往下压了一寸……
  砰!!!
  一个刚好方才跑到了枪口和柳管事之间的手下汉子,当场就被猎枪喷出了狂沙打中了半边身子,嗷的一声惨叫,就倒栽在了地上!
  而柳管事也没有能幸免!
  猎枪打出的铁砂,被那人挡下了大半,却还有小半,依然喷洒在了柳管事的右边大腿上!
  就看见柳管事的右边大腿,顿时裤子已经被打烂,血肉模糊一片!
  柳管事仿佛呆了半秒钟,嚎叫了一声,跌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大腿就满地打滚起来。
  “爹?!”山虎半边身子都凉了,下意识就要扔掉手里的枪朝老爹冲过去。
  但这个时候,更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山虎发现自己一甩手,枪却没有能扔掉!
  因为自己的手指还死死的扣着枪柄!
  而且,不担如此,山虎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不听使唤了,居然飞快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铁砂来,装进枪弹然后倒进枪管……
  几秒钟后,山虎一声凄厉的惨叫,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攥着枪管,然后调转枪口,顶住了自己的大腿……
  “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时候,山虎才发现,那个年轻人,笑眯眯的站在里屋的铁门门口,对着自己轻轻挤了一下眼睛。
  砰!
  ·
  屋内外原本有三十个郭家的人,此刻大半已经躺在了地上。
  柳管事和山虎满腿是血的在地上哼哼。
  山虎最后那一枪,直接嘣在了自己的脚背上,把个好好的一双脚掌用铁砂轰的稀烂!此刻眼看嚎的已经接不上气了。
  郭家还有三五个没被陈诺弄躺下的,已经彻底认怂了,只是一个个都抱着脑袋蹲下在墙角。
  陈诺笑了笑,走到那张小桌旁,看了一眼桌上的菜食,没被弄脏。拿起筷子在桌面比齐了,夹起花生米扔进嘴里嚼了嚼。
  “不错,来点椒盐就好了。”陈诺叹了口气。
  看了一眼墙角的几个郭家人:“去把你们的柳管事弄起来吧,哦,还有那个家伙。”伸手一指山虎:“别死了。”
  剩下的郭家人原本还战战兢兢,终于确定了陈诺没有别的意思,才有两个胆子稍微大的柳管事的心腹,忙跑了过去将柳管事拖了起来。
  毕竟还是父子,柳管事忍着痛苦,对手下人低声道:“救,救山虎!”
  几人扭头看陈诺,陈诺若无其事的吃着花生米,又夹起一片牛肉进嘴,摆了摆手。
try{mad1('gad2');} catch(ex){}  郭家人这才如蒙大赦,一个人赶紧跑去了旁边柜子里掏出了个药箱子来。
  那种铁砂的猎枪一打就是一片,虽然穿透力不强,但铁砂打在血肉里,把和皮肉打的稀烂,无数铁砂更是镶嵌在血肉上。
  郭家人也不会清理创口,只能先应付着倒出了清洗伤口的药水冲洗了下,然后仓促的用纱布层层包扎。
  陈诺看在眼里也没管。
  这么弄,倒是可以止血保命,只是后面怕是会更严重。
  陈诺捡起了地上的猎枪,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这才转身过去推开了里屋的铁门。
  张林生和孙可可走出来看见外面地上横七竖八到处都是躺着的人,脸色都是震惊,尤其是看见了柳管事父子两人身上全是血,孙可可顿时就有些目光复杂的看向陈诺,嘴唇抿了抿,仿佛眼泪随时都会掉下来一样。
  “陈诺……”
  陈诺叹了口气:“有什么,我们回去再说,好么?”
  说着,把手里的猎枪塞给了张林生,指着墙角躺在那儿的柳管事父子,还有几个还能动弹的郭家人。
  “枪给你,有人敢动,直接打!”陈诺眯着眼睛看张林生,缓缓问道:“你敢不敢开枪?”
  其实张林生心里也抖!
  但此刻被陈诺的眼睛盯着,想起这几天自己吃的苦头,和这些人摆明了是要弄死自己的准备,一咬牙,用力攥住了枪:“敢!”
  “好,先交给你了。”
  陈诺说着,走进了里屋里,不多会儿,单手提着郭老板郭强的一只脚,就把这位面馆老板给直接从地上如拖死狗一样拽了出来。
  郭强连连叫,陈诺却板着脸根本不理这个家伙。
  “小陈,欸,欸,欸,小陈,有话好说,欸欸欸……”
  陈诺却走到了柳管事面前,冷冷道:“你们之前肯定是准备要弄死他的对吧?附近准备好埋人的地方了么?”
  “……”柳管事呆住了。
  卧槽!你们……特么的不是一伙的吗?!
  但反应还是很快,赶紧道:“屋子往东走,二十米,有个枯井。”
  “好!”
  陈诺点头,不理会地上的郭老板哇哇乱叫,拖着就往外走,走了几步,却又掉头回来,看着柳管事。
  “哪边是东?”
  “……”
  柳管事用力吞了口吐沫:“出,出门往左……”
  陈诺再次出门,走了几步,却又掉头回来了。
  柳管事就觉得自己整个人心态都要崩溃了,哭丧着抬起手指着:“这边,这边是左,这边是东!”
  陈诺皱眉看了这个家伙一眼,却没搭理他,身手拿起桌上碗里的一大块酱牛肉,一手拿着啃着,一手拖着郭强就出去了。
  二十多米,枯草中果然有口井。
  往下一看,五六米深的样子,已经没水了,黑漆漆的一团烂泥。
  陈诺低头看了一眼郭强。
  郭强脸色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说,你不会真要把我埋这儿吧?”
  陈诺不说话,将郭强拽了起来。
  眼看郭强已经到了井口边缘,郭老板这才真的吓住了,看出陈诺是真的要动自己。
  “喂!小子,我,我……我还给你的面里加过肉呢!!”
  “?”陈诺看了这个家伙一眼,把手里咬了几口剩下的那块酱牛肉直接塞进了郭强的坏里:“哦,还你肉。”
  嗖!
  没等郭老板再说什么,直接就给陈诺扔枯井里去了。
  五六米的高度,把个郭强摔的差点就要断了气去。
  郭强躺在井底,只觉得自己半条命已经没了,身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哪里又断了骨头,抬头连连呼喊。
  却听见陈诺在上面冷冷丢来一句话。
  “你这人狡猾的人,放你在这里三天。三天后你不死,我再来问你话。”
  “卧槽!三天!陈诺!三天会死人的啊!我受了重伤啊!三天!饿不死,我也渴死了啊!!渴不死,我伤势加重也会死啊!”
  陈诺站在上面,沉默了一下后:“受伤了是吧?”
  “对对对!伤的很重啊!”郭强赶紧叫嚷。
  “好。”
  啪!
  一个东西从上面丢下来,落在了郭强的眼前。
  郭强赶紧摸过去拿起来,一眼下来,顿时脸色变了。
  一包创口贴!
  “卧槽!陈诺!!你他妈……”
  “你再骂一句,我扔下来的就是石头了。”陈诺在上面冷冷道。
  郭强立刻闭上了嘴巴。
  “三天,三天后你不死,我会来找你的。”
  “我……要是死了呢?”
  “那挺好的,坑都不用挖了,我把这井一填,省事儿。”
  ·
  回到屋子里的时候,柳管事等人果然没有敢造次,乖乖的在墙角待着。张林生明显有点紧张,手里端着枪,身子紧绷,陈诺进来的时候,这个家伙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把枪口转了过去,被陈诺一把捏住了枪管笑道:“别紧张。”
  只是陈诺看孙可可,却发现这个姑娘表情有些痴痴傻傻的,眼神甚至还有些游离躲闪。
  陈诺心中叹了口气,这丫头,怕是被吓坏了。
  拉过了张林生,开始询问。
  张林生是那种粗中有细的性子,和陈诺讲述了这些天的经历,倒是也能说的条理分明。
  郭强是逃跑进了自家,然后带来了追杀的人,然后孙可可也倒霉被连累,还有张林生。
  陈诺听到这里,眉毛一挑。
  不过倒也没有大体出脱他的猜测。
  等说到了郭强手里有一个郭家老祖宗非常想得到的东西的时候,陈诺点了点头。
  再说到了柳管事父子仿佛想当内贼,背着郭家老祖宗来从郭强手里抢夺东西的时候,陈诺笑了。
  这就有点意思了啊。
  又拉过一个郭家的手下,询问清楚了这个地方的地址,陈诺打了个电话。
  一个小时不到,外面一辆车风驰电掣般的开了过来。
  磊哥第一个跳下了车,看见了站在屋门口对自己微笑的陈诺,光头磊这才松了口气。
  “来的有点晚,主要是路实在不好走。”磊哥赶紧跑过来:“人没事吧?都找到了?”
  “嗯,没事。”陈诺点头,拍了拍磊哥的肩膀:“受了点惊吓。磊哥,你辛苦了。”
  “这话说的!”磊哥吐了口气,看见了屋子里端着枪的张林生,还有贴墙站着的孙可可,挤过去一丝笑容。
  陈诺淡淡道:“我这里还有事情要做,你把可可还有小张先带回去吧。回去先和家里联系,两家人肯定都急疯了!
  嗯,联系完了,立刻送他们回金陵。”
  磊哥:“嗯!好!”
  “陈诺!”
  孙可可忽然尖叫了一声,睁着大眼睛,眼睛里迅速充满了泪水,复杂的目光看着陈诺:“你,这就要把我送回去么?你,你不和我一起回去么?”
  陈诺叹了口气,走过去轻轻摸了摸丫头的脸,忽然笑了笑:“唉,这才几天啊,饿瘦了啊,下巴都尖了。
  回去多吃点,补回来。”
  这句明显属于平日里两个小情侣之间调笑的话,此刻孙可可听了,却丝毫都笑不出来,反而一下子,原本还控制在眼眶里的眼泪,就一颗颗滚落了下来。
  陈诺有些心疼,看向柳管事等人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恼恨!
  妈的,这郭家的人坏老子大事啊!
  这一遭下来,
给自己在金陵添了多少麻烦!
  孙可可这种小家碧玉被吓的够呛,以后她怎么看自己?能不能接受?
  还有就是自己和孙家,关系怎么办?
  自己害的人家女儿都被绑架了,老孙还不找自己拼命?以后还不让自己有多远滚多远?
  都特么的怪这些郭家的人!
  嗯,还有井里的那个家伙!
  “磊哥!”
  “欸?”
  “往左二十米有口枯井!你先在过去!往里面扔几块石头!”
  “……啊?啊!好嘞!”
  “捡大的扔!”
  “啊好好!”
  ·
  孙可可和张林生毕竟还是跟着磊哥走了。
  虽然孙可可走的时候哭的梨花带雨,但陈诺却也只好好言安慰,然后硬着心肠把孙可可送上了车——不是不想陪着她走,实在是金陵城里老孙一家怕是已经炸锅了。
  而陈诺自己却偏偏还要留在这里处理郭氏的首尾。不把郭氏彻底弄垮,绝了后患,陈诺怎么能回去?
  送走了人,陈诺回到了屋内,看着坐在脚落里的柳管事。
  走过去,淡淡笑道:“柳管事是,做个交易吧。”
  柳管事一惊:“交,交易?”
  陈诺点了点头,语气很平静:“想活么?”
  “想!”柳管事立刻毫不犹豫的点头。
  “一个人,换你们父子两个人。”
  柳管事目光缩了缩:“怎么讲?”
  陈诺笑道:“我不管你怎么弄,骗也好,哄也好。你把你们郭家的那个老祖宗给我哄到这里来!
  只要他来了,你和你儿子,就能活。”
  柳管事脸色巨变。
  “怎么,不肯?你对那个老家伙又没有什么忠诚而言的。”
  “这……”柳管事面色有些为难:“老祖宗轻易是不出内宅的。”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他来,你们父子能活。他不来……”陈诺淡淡道:“这里山清水秀的,挖几个坑,埋两个人,应该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柳管事咬牙:“我试试!!”
  陈诺笑了笑,走过去身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又故意看了看山虎,才对柳管事道:“你们的那个老祖宗来了,我必不会让他再回去了……但你们两人就可以回去。
  郭家的事情,你们这两只老鼠吞了多少,我不知道。老祖宗死了,对你们应该是还有不少好处的吧。
  为了活命,也为了你们父子的将来……
  老柳,努把力,我看好你的。”
  柳管事看着这个少年那张白净的脸庞上的笑容,没来由的,心中冒出一股子寒气!
  郭家这次真的是踢坟头踢到阎罗王的阴曹地府上了!
  这是多大的霉运,居然招惹来了这么一个杀星!
  柳管事仔细想了想:“我,我打个电话。”
  陈诺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柳管事颤颤巍巍从自己的衣服兜里摸了摸,摸出了一个手机来。
  先深呼吸了几下,稳了稳呼吸,又用力搓了几下腮帮子,这才拨通了号码。
  “喂?老爷子!是我,老柳……
  嗯……人在这里,事情也办妥了!对面的人也拿住了!
  不过,老爷子,可能,劳动您亲自跑来一趟了。”
  说到这里,柳管事顿了顿,仿佛对面的老祖宗说了什么询问了什么,柳管事才压低了声音,沉下了嗓门低声道:“郭强……他把东西的下落交代出来了!
  东西,就被他藏在骊山。”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然后很快又说了几句后,挂断了。
  柳管事擦了擦汗,看着陈诺,低声道:“成了!”
  陈诺拍掌笑了笑:“好白眼狼!”
  柳管事神色尴尬,只是笑了笑,然后道:“老爷子出门,身边都是跟着内宅的人的,郭家最能打的人都会在他身边跟出来的……你……”
  陈诺笑了笑:“放心,我吃的下。”
  ·
  汽车在开往西安的路上。
  车内,孙可可坐在后排的座位上,身子缩成一团,虽然已经不哭了,却只是呆呆的看着窗外不吭声。
  张林生倒是神色轻松,没太多情绪,还跟磊哥要了根香烟抽着。
  “咱们回西安,先去酒店里你们洗漱换上干净衣服,然后就直奔机场去,晚上就能到金陵回家了。”磊哥坐在前排副驾驶座位上回头笑道。
  张林生应了一声,孙可可却不说话,只是看着窗外。
  车里沉默了会儿,磊哥忽然开口道:“那个……可可啊。”
  孙可可没吭声。
  “可可?”磊哥抬高了几分声音。
  “嗯?”孙可可回过神来了,叹了口气,低声道:“磊哥,有什么话么?”
  磊哥犹豫了一下,然后才沉声道:“可可啊,按理说这个话呢,现在和你讲是有些不是时候……你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这次受了这么大的惊吓。
  哎,也是我,在金陵没有把你看护好,诺爷出门办事,我应该帮他守好家里的。”
try{mad1('gad2');} catch(ex){}  孙可可一呆,赶紧连连摆手,摇头道:“磊哥,不存在的啊!这个不存在的啊!我们出事,怎么能把这个责任归到你身上呢!完全没有的事情啊!”
  顿了顿,小姑娘诚心诚意道:“磊哥,我前面是吓傻掉了,没怎么说话,对不住啊……那个,其实我很感谢你的,你大老远的还从金陵都跑来救我们了。我对你只有感激,绝没有别的。”
  磊哥赶紧摆手:“别别别,我只是跑跑腿,是诺爷亲手把你救出来的,我可不敢居功。”
  孙可可眼睛一红:“陈诺……你都叫他,诺爷么?”
  磊哥干咳了两声,看了一眼张林生,张林生却也不敢接话,扭头看向了窗外。
  磊哥叹了口气:“丫头啊,这个,陈诺的事儿呢,我也不方便和你说太多,以后等你自己问他吧。
  不过有一点我是知道的,诺爷是把你当命根子疼的!这次你失踪了,他是不眠不休的从外面敢回来救你的,而且……这两天,我总觉得他说话的时候,都带着杀气的!
  我就从来没见诺爷讲话声音那么渗人过!”
  孙可可却仿佛快要哭出来了:“陈诺……他,他有杀气么?他,他是那么可怕的人么?”
  “啊!不不,哎呀!我这话说的,我就是打个比方啊。”
  磊哥赶紧撇清,眼珠转了转,然后道:“不过呢,可可啊,我倒是真有个事情,是和陈诺有关系的,要和你商量一下。”
  孙可可顿时来了点精神:“陈诺的事情?嗯,磊哥,你说。”
  磊哥砸吧了一下嘴巴,酝酿了下,缓缓道:“就是你们这次被绑了出来的事情啊。”
  “怎么讲?”
  “金陵那儿你家里肯定急疯了。你爸爸老孙第二天就报警了啊!现在肯定满城的到处找你呢。”
  “啊!那我得赶紧跟我爸爸打个电话报平安啊。”孙可可反应了过来。
  “呃……”磊哥脸色有些为难,苦笑一声:“这个电话,和报平安……嗯,我倒是有个想法,我说出来,你听听……嗯,林生啊,你也听听!一起听听,看看我的这个意思,是不是可以参考一下。”
  孙可可仿佛意识到了点什么:“嗯?磊哥,你说吧。”
  “你们失踪,家里都报警了。警方肯定也在找,没准都立案了都。
  现在回去了,当然是好事的。
  但,怎么回去的,以什么理由回去的……这个,就要说到说到了。
  你们想啊。
  如果,我们回去后,一五一十的跟家里说,跟警方说……说你们是被西安这边郭家的人绑架了……
  那警方肯定不会罢休的,这种绑人的案子,肯定是要查过来的。
  而诺爷呢,为了救你们,来西安,可是做了不少事情的,也是用了不少手段的。
  你们想啊……若是警察查到这边来,查到郭家这里来。
  两边这么一对线……
  怕是诺爷在这里做的那些手段,也就都让警察知道了。
  恐怕,这就对诺爷有些……嗯,就会有些不太妥当了。”
  孙可可这下是彻底听明白了,只是叹了口气,低声人道:“陈诺……他的很多事情,都要避着警察的么?”
  “嗯……也不能说很多,只是,这次为了救你们,确实做里很多手段。”
  “嗯,我懂。”孙可可低声道:“刚才在那个地方我都看见了,地上躺了那么多人,还有血,还动了枪的……”
  说到这里,孙可可却忽然坐直了身子。
  原本柔弱哀婉的目光,却反而来了些精神,摇头道:“不行的,不行的啊!这些事情让警察知道的话,陈诺可就,可就毁了!”
  她焦急的看向磊哥:“磊哥,你说,我们回去该怎么讲?”
  “首先一条,就绝不能说出西安这边的什么郭家。不能说你们是被郭家的人绑走了!这是关键!”
  磊哥说着,看了一眼张林生。
  张林生倒是无所谓,摇头道:“我没问题。我以前在外面厮混的时候,三五天不回家都是常事。
  这次回去,我就和家里说,我去网吧泡了两天打游戏打疯魔了。
  最多也就是被我老头子狠狠抽一顿,事情也就过去了。”
  磊哥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孙可可。
  孙可可有些六神无主:“我,我回去怎么说呢?磊哥,我想不出来,你教我吧,能把陈诺护住的话,你教我说什么都行的。”
  磊哥忍不住看了一眼孙可可,这个干干净净,眼神清清澈澈的小姑娘,就是个涉世不深的单纯少女啊。
  这丫头,摆明的就是那种被家里保护的很好的乖乖女,平日里怕是连撒谎都不会不懂的。
  此刻却敢被自己蛊惑着去骗警察了……
  哪怕是对陈诺无比敬畏,磊哥此刻也忍不住心中对陈诺生出了一句藏在心里的抱怨:作孽哟!
  这么干干净净的一个小姑娘。
  唉,陈诺那个家伙……真的作孽哟。
  不过想归想,这种念头,是自然不敢露出来的。
  磊哥沉吟了一下:“我想了一下,这事情呢,要分成两层了。
  你父亲老孙报警后,警察去过陈诺家里了,现场被弄的乱七八糟的。
  警察多半就是认为,你肯定是在陈诺家被人掳走了的。
  所以呢,我们首先要把这个事情,和你失踪的事情,给割裂开来!”
  孙可可眨巴着眼睛看光头磊。
  光头磊心中又叹了口气:“第一个,你要咬死了,你不是从陈诺家里被人打上门掳走的!
  这点很重要!
  嗯,我给你编了个理由,你就说……就说……
  我派陈诺去外地出差,然后你们小两口电话里吵架了闹翻了,吵得很厉害。
  你一气之下,就自己一个人跑去了外地找陈诺,小情侣么,吵架分分合合,跑过去挽回感情么。
  这么讲,说得通。”
  孙可可用力点头:“好!”
  旁边张林生却有点疑惑了:“磊哥啊,这么讲,说得通么?
  陈诺家里被破了门,家里也弄得乱七八糟得,怎么解释啊?”
  “入门盗窃呗。”磊哥翻了翻眼皮:“就说孙可可也不知道,她自己走了后,家里发生了什么,有人上门盗窃,把家里弄乱了,弄坏了东西也好,丢了东西也好……那就是一个无头案子了。
  反正也没丢什么东西,若是按照盗窃来算得话,涉案金额不高,警方那儿也不会多麻烦的,警力有限么。没准算算,涉案金额,按照盗窃来算的话,恐怕连立案便准都达不到呢。
  实在不行……我回头让李青山出面,找几个手下人,去自首,认一个上门盗窃或者寻仇的理由。
  就说是和陈诺有点过节,上门打砸了一番。
  这个事情也就能画上句号了。”
  张林生苦笑:“有点生硬啊。”
  磊哥笑道:“小子,你不懂流程。现在的核心问题是你们失踪!只要你们人回去了,失踪案就等于结了!
  报的是失踪案!人回去了,失踪就不成立了!明白了么?
  不成立了,只要你们全身完好无损的回家了,至于里面的详情,警察又不是居委会大妈,不会问那么多的。
  警察最重视的是丢了的人能不能找回来!
  只要人回来了,别管是怎么回来的,反正人没丢,那就等于可以结案了!
  懂了么?”
  顿了顿,磊哥笑道:“林生兄弟,你进局子少,好些个事儿吧,你不明白的。
  报失踪案这种事情,很多都是不小心走失。
  或者是家里人因为感情问题发生争吵,然后离家出走。
  警方只关心人回来没回来,第一人回来,第二人是安全无损的!那么警方的责任就算是完成了。
  谁会继续追查你,因为感情不和离家出走,这个感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当警察都是闲的么?
  顶天了,就是被办案的警察狠狠教育你们一通,以后做事不要再这么冲动。
  就可以结案了。”
  孙可可仔细的听着,也不敢插嘴,但是却努力的记在心里。
  在车上思索了会儿,就到了西安城里,回到了磊哥等人住的酒店,给两个年轻人重新开两个房间。
  磊哥心思细,做事情妥帖的很,路上还特意找了家商场停了二十分钟,给孙可可和张林生各自买了套干净的换洗衣服。
  回到酒店房间里,孙可可立刻飞快的洗漱——磊哥说要赶时间的。
  只是换衣服的时候,忽然,孙可可想起了一个事情!
  那个玉石米粒!!
  自己一直放在口袋里来着!
  只是,这会儿伸手去掏,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到了!
  孙可可怕是自己记错了,左边右边的衣服口袋都掏了个遍,还生怕落在缝隙里,细细的捏了一边。
  还是没有!
  没了?!
  孙可可愣了会儿后,心中有些埋怨自己。
  恐怕是……那个东西本身就很细小,怕是不知道什么从口袋里掉了出去……就丢了啊。
  ·
  骊山下的这两栋民居已经收拾干净了。
  受伤的郭家的一堆手下,都被陈诺下令,搬到了停放在屋子后车棚子里的那辆卡车的车厢里去了。
  十几二十个人往里一扔,车厢门一关!
  房子内外也都清理了一边。
  陈诺蹲在屋顶,傍晚的风轻轻吹着身上,懒散的感觉。
  柳管事就坐在院子里,他一条大腿上绑了绷带,受伤不轻,其余的几个手下还假模假式的跟在身边就站在院子里。
  只有山虎,因为伤的太重,已经站不住了,被抬到了屋子里躺着。
  太阳开始往下落的时候,一辆奔驰车缓缓的沿着土路远远开了过来。
  院子里的柳管事顿时脸色一变,回头对着屋顶的陈诺做了个手势。
  陈诺点了点头,轻轻的吐掉了一根咬在嘴巴里的草,然后身子顺着墙根就从屋顶溜了下来。
  陈诺套上了一件柳管事的那些手下穿的黑色夹克衫,混在了人群里,就站在了柳管事的身后。
  奔驰车停在了篱笆墙外,柳管事已经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迎了过去。
  陈诺跟在后面,就看见了从车里下来的那个郭氏老祖宗!
  第一眼看过去,陈诺忽然心中一跳!
  一种奇特的感觉,从他内心深处升腾了起来!
  这个老头子身上的气息,阴冷的厉害!!
  “奇怪了……老头子没带保镖。”站在院子门口,柳管事飞快的对身后的陈诺交待了一句,然后立刻就一瘸一拐的迎了上去。
  一辆奔驰车里,的确没带保镖,而道路的后面,也没有别的车辆跟着了。
  郭氏老祖宗的这辆车,就一个司机而已。
  ·
  “老柳,受伤了?”
  郭氏老祖宗看了一眼柳管事,皱起眉头。UU看书 www.uukanshu.com
  柳管事弯腰:“对头手里很硬,为抓他,枪走了火。”
  老祖宗叹了口气:“唉,何必呢,让小子们上就好了,你一把年纪的,还亲自往上冲?
  又不是几十年前了!”
  柳管事嘿嘿一笑,随着老祖宗迈步往院子里走,他仿佛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后面,跟在了老祖宗身后半步的位置。
  “晓伟找到了么?”
  “找到了!老祖宗!晓伟就在屋子里躺着,吃了点苦头,但没大碍!就是没吃喝,有点虚弱,我让他躺着就没出来接您。”
  老祖宗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柳管事一眼,然后笑着点了点头:“好!你办事我放心了!卫东他们呢?”
  “都在里面,都在里面!”柳管事赶紧回答。
  老祖宗点了头,却反而不走了,站在这院子的堂屋门口,抬头看了看西边落下的日头,然后居然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了一盒烟来,默默的点燃了一根。
  “老柳啊,这番,你辛苦了。”老祖宗淡淡笑道。
  柳管事摇头:“老爷子说哪里话,我做的本分。”
  “不,是挺幸苦的。”
  老祖宗吐了口烟,扭过头来,笑眯眯的看着柳管事,然后一字一字冷笑道:
  “跟着我身边这么久,藏头露尾,吃里扒外……可不是很辛苦么!柳长贵!”
  ·
  【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