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73章 【你也??】

第一百七十三章
  陈诺在之前并没有一上来就摆明车马的要人。
  虽然他其实心中也是焦急的。但他毕竟不是一个真正的十八岁的年轻人。上辈子的经历无数次的教训告诉他,在对方也同样捏着筹码的时候,千万不能过分的表现出自己对目标的在乎。
  如果一上来就明确告诉郭家的人,自己要孙可可,要张林生——那么很可能,反而会被对方拿捏起来,投鼠忌器。
  哪怕是自己手里已经捏着郭家四个人,其中还包括了那个郭家老祖宗的秘密小儿子,陈诺也不认为自己可以大意。
  他不想到最后变成一个各自捏着人质的对峙局面。
  如果局面真的变成了,对方不顾一切的拿着刀子横在孙可可和张林生的脖子上,和陈诺决裂,以孙可可和张林生的生命来勒令陈诺放人……
  陈诺能狠下心干掉郭家四个人么?
  这种可能性不大,但哪怕是万一的可能,陈诺也赌不起。
  陈诺抓捕郭家四个人,然后在搞出矿坑爆炸的事情,最后再和郭家摊牌——而不是一上来就要人。就是出与这个原因。
  他不能让郭家察觉,他们手里捏着的孙可可和张林生,是陈诺的命门。陈诺越表现的克制,有条不紊,郭家就越不敢轻易的动他们手里的筹码。
  这个时候,谁先表现出着急的样子,谁就输了。
  而且,陈诺其实也一直对一件事情有疑点。
  就是,雪域门对那位拉面馆的郭老板,似乎重视的程度有点过分了。
  一个逃婚跑掉的子弟,哪怕是一个天赋很高的人,哪怕是按照隐世门派的规矩,属于叛逃的罪名。
  但现在毕竟不是古代了。现代社会就是现代社会,所谓的门规之类的东西,在很多时候是要向世俗的规则让步的。
  而且,郭老板和四小姐的私情,还牵扯到了家事的范畴。
  既然是家事,那么,郭家似乎也犯不着,之前花费巨大的代缴,请动星空女皇这种级别的顶级大佬前来捉拿郭老板。
  请动一位地下世界掌控者级别的顶级大佬,其中代价之巨,自然不用说的了。
  就为了抓一个逃婚的子弟?
  似乎犯不上!
  那么郭老板和雪域门之间的事情就肯定还有另情。
  这个另情,陈诺在没有搞清楚之前,是不敢贸然甩出自己的筹码和对方摆明车马要人的!
  万一这个的价值,在郭家的人眼里远远高于他们四条人命的价值,然后就是不肯妥协,并且用孙可可等人的命来要挟陈诺……
  陈诺就会被逼到墙角了。
  不能出现对方直接以孙可可性命要挟的局面——那么前提就是不能向郭家表现出自己过分在意孙可可性命!
  把自己最在意的命门所在暴露给敌人,是最愚蠢的做法。
  ·
  堂屋里,郭氏老祖宗拿着电话,粗重的呼吸渐渐平息下来。然后他看了一眼屋内的人,忽然摆了摆手。
  柳管事愣了一下,但却没说什么,躬身就退了出去。
  院子里,闻讯赶来的郭国华,才踏进院子,就被柳管事拽着一起退了出去。
  院子里的其他郭家的手下也纷纷在柳管事的指挥下,丢下了手里的事儿,退出了这个院子。柳管事推出去的时候,甚至没忘记把院门也关上了。
  郭氏老祖宗直等院子里没人了,才收回了目光,捧着电话冷冷道:“好,我们可以开始谈了。”
  电话那头,陈诺用稳稳当当的语气,吐出了两个字:“金陵。”
  闻言,郭氏老祖宗的眼神骤然一变!
  ·
  片刻之后,柳管事等人被重新叫回了院子里,走进堂屋的时候,郭氏老祖宗又回到了上首的那张椅子里坐着,只是低头闭目不语。
  柳管事摆了摆手,很快一个郭家的手下走了上来,端来一个铜盘,里面是一条热腾腾的手巾。
  柳管事接过,亲手递给了老祖宗后,老头子拿起来抖开了,用力擦了擦脸,直把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擦到了面皮发红,才随手把手巾扔在了桌上。
  柳管事和郭国华垂手等着老头子发话。
  老祖宗却忽然一皱眉:“烟!”
  柳管事愣了一下——老头子已经戒烟超过十年了,内宅里根本无人敢抽烟,就连柳管事自己,从前也是抽烟的,但在老头子戒烟后,就再也不曾在内宅抽过一支!
  不过,郭国华很快反应了过来,赶紧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摸出一包烟来,连同打火机递了过去。
  柳管事接过,给老祖宗点了一根,又静静的等着老祖宗抽了两口后。
  老祖宗吞云吐雾的样子,让柳管事心中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妙……
  “是金陵的事情出了问题。那人是冲着这件事情来的。”
  老祖宗隐藏在烟雾中的脸庞,表情阴沉,说完了这句,又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把烟直接就扔在了地上踩灭。
  柳管事和郭国华脸色变了变后,柳管事才低声道:“是郭强,在金陵结交的强援?”
  “人家没说啊。”老祖宗冷笑:“这是在吓唬我们呢。四个人,四条命!矿坑里的爆炸!这些都是人家做出来的势!用这些势头,压着咱们呢。”
  郭国强思索了一下:“他提了什么要求没?”
  “要求么,明面上当然是放人了。”老祖宗冷笑:“不过,哪有这么容易放人的。郭强那个家伙,是无论如何放不得的!
  不过对方也知道,所以想来是虚晃了一枪。
  他说放人。
  我立刻说郭强不能放,那是我们郭家自己的人……
  所以他也就没盯着这点死咬下去。
  大家不过是先互相试探了一下。
  这人手段很硬,但我感觉没有和我们彻底撕破脸的打算——暂时没有。他到现在的所有手段,都没见血!”
  柳管事抬了抬眼皮:“那……也是冲着郭强来的?”
  “郭强不能给他的,他想必也知道我们不可能把郭强给他。”老祖宗有些焦躁:“不过话里话外的意思,只和我说了江湖规矩……”
  郭国强立刻懂了,点头道:“那就明白了,我们派人去了金陵,是他的地盘,抓了人回来,这人想必是金陵的坐地虎,觉得面皮上不好看,来找面子了!”
  “名义上是这么说,但肯定有图谋。只是大家借着这个由头来说事儿罢了。”老祖宗想了想,冲郭国华道:“矿上你安排好了么?”
  “安排好了!”郭国华立刻道:“昨晚就连夜吩咐下去了,几个矿区里,都加强了戒备,护矿队增派了人手,巡视和保卫也增强了。”
  “矿上不是他的目标,劳师动众的,反而被他引开了注意力和人手!”老祖宗冷笑道:“这种伎俩,还瞒不过我的眼珠子。抽调些手里硬的孩子回来!”
  “是!”
  老祖宗又看向了柳管事:“郭强放不得,对方要求我们放了另外那个小子。”
  柳管事眼睛一亮,立刻道:“就是抓来的和郭强一起的那个年轻同伙,会功夫的那个?”
  “嗯。”
  柳管事立刻道:“这人肯定身份不一般,轻易不能放了。”
  “我还没老糊涂!”老祖宗冷笑:“他既然开出了条件,自然就是要还价的。他说要的人,我自然不能给!
  不过,为了稳了一稳他,我告诉那个家伙,为了表示我们郭家的诚意,人还是可以放一个的。
  郭强不能给,他指明要的那个年轻后生不能给。
  山虎不是还抓回来了一个小姑娘么?给他!”
  柳管事笑了笑:“老爷子,真给么?”
  老祖宗咬牙:“给!不过既然来了我们的地面上,给出去的,我们也能再抓回来!这次,对方既然踩到我们郭家的脸面上了,那就把这人,也留下吧!”
  柳管事点头:“我这就去安排!对方要求放人的地方和时间……”
  “下午三点。”老祖宗淡淡道:“我同意放了一个女娃子,他答应放了郭卫东,下午三点交换。到时候……你和国华带人过去!对方一旦露头,一起带回来!”
  柳管事闻言,却道:“我带人过去吧!让国华守家。老宅不能没人镇守。”
  老祖宗闻言,看了柳管事一眼,点了点头:“好。”
  ·
  两栋看似普普通通的民宅。
  这里距离骊山风景区倒是不远。后世的开发,在这个年代还没有行成模样。
  虽然日头当午,但放眼看去,四处都还显得有些荒僻。
  货车停在了民宅旁的一个棚子里,上面还盖了油布。
  两栋民宅是那种标准的农家房子,门口的小院左侧有条土路蜿蜒而出,通往外面的公路方向。
  所谓的院子,其实也就是一块空地,简单的砌了道篱笆墙就圈出了一块地方来。
  山虎蹲在院子里的一个水龙头旁,在毒辣的日头下,双手捧着水用力搓自己的脸,最后还干脆将脑袋也凑到了水喉下,淋了个痛快。
  站起来的时候,也不拿毛巾,就把个身上的汗衫下摆卷了起来拉扯着擦了擦脸和头。反正他是寸短的头发,倒也没太多水。
  汗衫湿了一大片,却也不在意。
  民宅的一栋房门打开,屋子里,三个身形彪悍的同伴,正围在一个小桌子前吃西瓜。
  山虎走了过去,随意抓起一片来啃了两口,连瓜子也一起嚼了,然后用手背一擦嘴:“人呢?”
  “踏实着呢。”一个操刀切西瓜的后生笑了笑,用眼神横了一下后面的屋子。
  山虎点了点头。
  ·
  里面的屋子里,张林生和孙可可背靠背的捆着手,坐在墙角。
  郭强郭老板则躺在一个木板床上,气息依然的是那么虚弱。
  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听了会儿,
  “你是陈诺的师弟?”
  郭强开口,虽然躺着,眼神却飘向张林生。
  张林生看了这个郭老板一眼,只是冷冷道:“陈诺一定会打死你的。”
  “他要真能找到这里来,被他打死,也算不错的结局,总比落在郭家那些王八蛋手里强。”郭强仿佛已经自暴自弃了。
  张林生盯着郭强:“你好像拿了人家东西。”
  “……屁!”郭强冷冷道:“什么人家的东西!那东西无主,郭家说是他们的,那是扯淡。”
  “拿了就是拿了,人家就是为了那个东西找你的。然后还带上了我,还有孙可可。”
  张林生对郭强的态度自然不会客气——所有麻烦都是这个家伙带来的。
  郭强咳嗽了几声,语气却冷漠:“都是命,我虽然不想害你们,但是带上了就是带上了,也没什么好说的。”
  张林生怒道:“看来你是挨打还没挨够。”
  到了这个民宅后,郭强就已经被山虎单独拉到一个房间里审问了很久,从郭强被带出来后身上的伤痕可以看出来,这个家伙怕是吃了不少苦头。
  “不用说气话。”郭强摇头,叹了口气:“咱们都死定了。”
  “…………”
try{mad1('gad2');} catch(ex){}  郭强努力扭过头看了一眼张林生,又看了看沉默的孙可可,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道:“那个山虎,是郭家管事的儿子,但是他单独审问我,想从我嘴巴里弄到那个东西的下落……这显然,这对父子也背叛了郭家的。
  所以,他们绝不可能把我活着带回郭家……否则的话,我见到了郭家的老祖宗,他们私下审问我,有异心的事情,就瞒不住了。
  所以……我猜的没错的话,我的葬身地应该就在这里了。
  来的时候我看了一眼外面,风景不错,有山有水。是个埋身子的好地方。
  我很满意。”
  张林生恶毒的骂道:“要死你一个人死就好了,带上别人还把话说的这么轻松便宜?我看,郭家不是好东西,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郭老板冷笑:“我本来就不是。”
  顿了顿,他冷冷道:“你也是学了功夫的人,但看来还没闯过江湖!
  江湖人,哪有一个好的!”
  张林生还要说什么,郭强却摇头道:“我跟你没交情,带上你就带上你了,我这种坏人王八蛋也不会有什么愧疚的。你若是想骂,随意骂就是了。坏人若是怕被骂,也就不叫坏人了。”
  这话说出来,倒是让张林生一腔怒气,反而被憋住了。
  郭强却眼神越过张林生看向孙可可:“我倒是对这个小姑娘有点歉意的,我原本没想害陈诺,没想给你们找麻烦的。我这人虽然王八蛋,但有交情的朋友,我没害过。
  这次无意之中带上了你这个小姑娘,也算是我心里真的有点歉疚了。”
  孙可可犹豫一下,虽然语气也不太好,却低声道:“现在说这些话有什么用?我们就没办法跑出去么?我们有三个人,现在还有时间,不如好好想想……”
  郭强倒是仔细看了一眼孙可可,忽然笑道:“好,本来柔柔弱弱的一个小姑娘,一路上只看你哭哭啼啼,没想到还是有点心性的。
  果然,陈诺那个小子的女朋友,也有点门道。”
  “我就是个普通人。”孙可可咬了咬嘴唇,低声道:“我只想能回家,能再看到我的爸爸妈妈。”
  郭强听了闭目想了会儿:“或许,还有机会可以试试。”
  “你说!”孙可可睁大眼睛看着郭强。
  “机会就一次,不过可以拼一下。反正最坏的结果也无非就是个死。”郭强说到这里,看向张林生:“你很恨我对吧?是不是很想揍我?那……一会儿,你就狠狠的揍我,把外面的人引进来!”
  “揍你?怎么揍?”张林生没好气道:“老子手脚都捆住了!”
  郭强笑了。
  他挣扎了几下,从床上直挺挺的坐了起来,看着张林生:“你过来。”
  “嗯?”
  “你过来!”
  张林生犹豫了一下,孙可可却低声道:“我们先听他的,看看再说。”
  两个人背对背虽然捆住了手脚,但是却勉强借着力,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一起挪动,挪到了床边。
  张林生面对郭强,孙可可背对着。
  “靠过来一点。”郭强嘿嘿笑了笑:“身子低一点,对了……”
  就在张林生凑上去的时候,郭强忽然猛的一个头锤砸在了张林生的额头!
  张林生被撞了一下,但是郭强身受重伤,这一下没多少力气,也并不怎么疼。
  只是却把张林生的火气惹出来了!
  “你疯了吗!!”
  郭强额头上已经红了一块,狞笑道:“我可没疯,我这是在教你!捆住手就不能揍人了嘛!小子,你练的是什么狗屁武功!”
  张林生大怒,直接咬牙就一头撞了过去!
  脑袋撞在了郭强的脸上,郭老板顿时鼻子被撞破了,鼻血长流。
  他却反而笑骂起来:“这么没力气么!加把劲啊!!”
  张林生原本就对这人一肚子怒气,此刻再被一激,顿时脑子热血上涌,不顾一切的就撞了上去。
  用头撞,用肩膀撞,甚至用脚踢。
  郭强却不反抗了,就在那儿任凭张林生疯狂的攻击自己,一时间脸上见了不少血……
  外面传来了动静,屋子的铁房门被拉开,山虎飞快的冲了进来。
  眼看房间里的场面,山虎大骂一声,上去就把张林生从床上拉开,直接一个耳光把张林生打翻,连带着孙可可也都倒在了地上。
  郭强却直着身子在床上,满脸是血的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啊!再来啊!!!!”
  山虎大怒,抓住郭强的脖子,反手两个耳光打过去,但是郭强却兀自狂笑不止,反而继续大骂起来:“小子!没吃饭嘛!这点力气?!”
  山虎眼睛眯了一下,一对眼珠子里射出戾气,松开了郭强后,往后腿了两步,却忽然飞起一脚就朝着郭强踢了过去。
  郭强身子一让,让原本扫向自己胳膊的这一脚,居然就踢在了他的左侧脸颊上!
  这一脚可不轻,顿时郭强身子一歪就栽在了床板上。
  山虎先是一愣,赶紧上前检查了一下,确定了郭强没死,就是被踢的晕了过去,这才松了口气。
  扭头瞪了张林生一眼:“搞事情是吧!小子!来来来!”
  说完,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刀子来,走过去,将张林生和孙可可手上绑在一起的绳子割断了。
  不顾孙可可的叫嚷,一把将孙可可推开,然后山虎把张林生的脖子抓扯着,就拖出了房门去了!
  孙可可惊呼连连,但是大铁门却依然被重新关上了。
  孙可可大怒,对床上的郭强大声道:“你这是要害他吗!!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床上的郭强却睁开了眼睛,先是不理孙可可的叫嚷,却侧耳仔细听了会儿。
  然后,郭强冷冷一笑,却轻轻的再次坐了起来。
  扑的一声,张嘴吐出一样东西来。
  落在地上,赫然是一枚带血的牙齿!
  郭强笑得甚是得意,虽然满脸都是血,却狠狠笑道:“小姑娘别叫了!你的那个朋友不会有事,最多挨顿打,吃点苦头,不会现在弄死他的。”
  “你……”
  “我这枚牙镶的很牢,我如今受了重伤,身子没力气,自己弄不下来的。只能想这个办法骗人进来。
  我不挨那一脚,这枚牙下不来!”
  这房间里就一张木板床,模板不过就是一指厚的那种。除此之外,屋子里再无别的摆手,窗户都被钉死了。
  孙可可虽然手上捆的绳子刚才被割断了,但是显然人家也没把她这么一个柔弱的小姑娘放在眼里。而且,郭强身上捆的不是绳子,而是铁链子。孙可可就算是手能动了,也没半点办法。
  郭强嘴里流着血,却吐了几口气,低声道:“小姑娘,你把地上的那颗牙拿起来看看。”
  孙可可惊讶的看了一眼郭强。

  郭强嘿嘿一笑:“你忍着点恶心……为了活命么,这点恶心就先忍忍吧。”
  一颗带血的牙齿,上面还有混着郭强嘴巴里的血水。
  孙可可忍着心中的恶心拿了起来,先是下意识的在衣角上擦了擦,然后落在掌心里,仔细看了看。
  这是一枚镶上去的人工的牙齿,牙上中央,挖空了一个小小的窟窿,里面却镶嵌了一枚米粒一样大小的东西。
  晶莹剔透,仿佛玉石一般。
  “这?”
  “嘘!”郭强看了孙可可一眼,在床上挪了挪,低声道:“你把里面的东西扣出来,牙还给我!”
  孙可可心中一动:“这,这就是他们要找的东西?”
  郭强却不回答了,闭上眼睛低声道:“你藏好就是了。这个山虎是个没脑子的,心思不够细,抓住了我,虽然搜了身,但却没查我的嘴巴。我才得以把东西藏到现在。
  但儿子是傻子,老子却是一个老狐狸!他的父亲是个厉害角色,一定会亲自来审我的!
  以他的心思,我这点藏匿的小手段躲不过他的检查,所以……”
  孙可可问道:“你给我,我拿着这个东西有什么用啊??
  而且,这个牙我,我扔了么?”
  郭强笑了笑:“不能扔!这房间就这么屁大点地方,会被人看见。
  万一他们看见牙,发现牙齿上有个窟窿,就难免被看出门道。
  嗯……你拿来,递给我。”
  “呃?”
  孙可可不明究意,强忍着恶心,用指甲从那颗牙齿的窟窿里,抠出了那米粒大的东西。
  然后捏着那枚断裂的牙齿递向郭强,郭强却飞快的凑了过去,张嘴就把那颗牙齿咬了过去,咕嘟一下,就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孙可可愣了一下。
  郭强笑道:“这就安全多了。”
  孙可可低头看自己手里的那粒玉石……小小的,米粒大小,青青白白的……
  “这是玉石么?我拿着有什么用?”
  郭强叹了口气:“行不行我也不知道……反正试试吧。”
  顿了顿,他盯着孙可可:“你拿着它,过来。”
  孙可可皱眉,但还是依言,捏着这个东西凑了上去。
  郭强叹了口气:“别这么怕我,我又不能吃了你。你把这个这个东西放在掌心,捧着……嗯,对了……拿好了。”
  郭强说着,将反手从床板上抠下一根木刺来,轻轻放进孙可可的掌心。
  他双手捆着铁链子,动作虽然笨拙,但是却小心翼翼。
  “用这木刺,刺破你的掌心,把你的血滴在上面。”
  “……”孙可可心中有点无语了。
  “照做吧,反正也没别的选择,你不妨信我一次。”
  孙可可面色难看,却依然还是咬牙刺破了自己的手指,把一滴血滴在了那粒玉石米粒上……
  几秒钟过后……
  没有任何异常发生。
  郭强瞪大了眼睛看着,但是眼睛里火热的目光,一点点的变成了失望。
  叹了口气,郭强摇头:“还是不行啊……”
  他苦笑道:“小姑娘,看来你也不是有缘人。”
  孙可可一头雾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你到底让我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算了,既然没用,我也就不和你多说了,说了也没意义。”
  郭强摇头:“这东西你收好吧……别放的太隐秘,他们从我这里找不到,肯定会审问你,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东西若是藏得太隐秘贴身了,反而害了你。
  你就放在口袋里……他们审问你的时候,到了最后万般无奈的时候……
  你就拿出来吧,虽然希望不大,但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没准能保你一条小命。”
  孙可可想了想:“那我现在交上去,他们得到东西,能放过我们吗?”
  “交上去立刻就是个死。”郭强摇头。
  孙可可皱眉:“既然都是死,那我留着有什么用!”
  “所以说,只是一线希望啊!留着总有一线希望。”
  孙可可无奈,把这个东西塞进了口袋里。
  ·
  张林生被重新扔进房间里的时候,明显被揍过了一顿,头发乱糟糟的,额头还有血迹。
try{mad1('gad2');} catch(ex){}  不过,张林生是被山虎扔回来的,而在山虎的后面,背着双手走进房间里来的,却是一个中年人。
  孙可可赶紧去把张林生从地上扶起来,而郭强一看到这个中年人,顿时就笑了起来。
  从床上坐直了身子过,郭强叹了口气:“老柳啊!我是真的没想到啊……你居然藏得这么深。”
  柳管事皱眉看了看郭强:“你若是想少吃点苦头,把东西交出来就好了。”
  “我现在已经无所谓了。”郭强哈哈一笑:“我只是很遗憾啊,老头子若是知道了你居然是藏在他身边的叛徒……他的表情和反应一定很精彩!
  可惜,我怕是看不到那一幕了。”
  “明年我给你烧纸的时候,会把那一幕说给你听的。”柳管事摇头。
  “哈!你就不担心,和我说这种话,让我有了必死的心,就更不会把东西交给你了么?”
  柳管事摇头:“郭强,你是家里的人里,我最看好的一个。有出息的。以你的脑子,你很清楚,若是落在老祖宗手里,或许你还有一分希望能活着。
  但我既然敢把自己暴露给你……你是无论如何活不了的。
  你明白,我也明白。既然如此,我何必再拿假话蒙骗你。”
  郭强点点头:“好!那就来吧,三十六般家法,你都可以在我身上用一遍,看看我能不能扛下来。”
  柳管事叹了口气:“何至于此……那个东西,就比命重要么?”
  郭强眼睛红了,咬牙道:“我四弟为这个东西死掉了!为了四弟,我也绝不会让这个东西落在老头子手里!他连自己亲儿子都杀,这种混蛋,我绝不会给他!”
  “我知道你和老四感情好,情如亲兄弟。
  老四死了,你恨死了老头子。
  不过……那你更可以把东西给我的。”柳管事笑眯眯道:“你给我,老头子也得不到。”
  郭强摇头:“当年弄死我四弟,就是你亲手做的,你觉得我会把东西给你么?”
  柳管事叹了口气:“好好好,那我先忙别的,等我空下来,我好好招呼你。”
  说着,柳管事不理郭强了,却走到了张林生和孙可可身边。
  他先是低头看了看这两个年轻人,眯着眼睛,就如同一条毒蛇一样。
  看了会儿,柳管事笑了笑:“男的一般,这个女娃子倒是真俊的很。”
  孙可可有些畏惧的往后缩了缩。
  柳管事摇头:“莫怕,莫怕,我不是来害你的,走吧。”
  说着,一挥手,山虎就上前来,把孙可可抓了过去。
  张林生大怒,疯狂的拉扯,却被山虎一拳就砸在了地上,却兀自吼道:“你们别碰她!碰了她,你们都要死!!!!”
  柳管事笑着走到了张林生面前,伸脚踩在了他的手上,不理会张林生的惨叫,摇头叹息道:“都要死?年纪轻轻的,放狠话说大话的毛病却学会了……唉。”
  山虎拽着孙可可离开了房间,柳管事随后出门,重新将这房门关上了。
  孙可可被带了出去后,心中畏惧,只是强忍着才没让自己哭出来。
  随后她却被带出了屋子,来到外面,塞进了一辆面包车里。
  柳管事随后坐了进来,就坐在了孙可可的身边,笑道:“女娃子,别怕,别怕!我这就带你离开这里,送你回去。”
  孙可可惊讶的瞪眼看这个人。
  “没办法啊,你们有人抓了我们的人,只好把你拿过去交换了。”柳管事说完,就不再理会孙可可,眯上眼睛,淡淡道:“开车,走吧!不早了,别误了时间。”
  ·
  交换的地方,就在一个公园的后门。
  柳管事带着孙可可过来的时候,毫不迟疑的将孙可可放在了公园门口。
  “你在这里等着,会有人来接你的。女娃子,别乱跑哦。”
  孙可可站在公园门口。
  这里很是僻静,狭窄的小路上没什么人。
  她战战兢兢的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柳管事。
  柳管事安静的等了等,终于等到了电话。
  拿起电话来还没等他先开口,电话那头陈诺就说了一句。
  “郭卫东在公园大门口往里走湖边的石凳子上,你们自己去接吧。”
  “好!守信用!”柳管事淡淡道:“我们郭家也是讲规矩的!你要的人,我放在后门了。”
  “你让她往东走,不许人跟着。”
  “……好!”
  柳管事放下电话后,拍了拍孙可可:“女娃子,往东走吧,一直走,会有人接你的。”
  孙可可犹豫了一下,看了柳管事两眼。
  “莫怕,莫怕,是真的放你走。”柳管事笑眯眯的说到。
  孙可可终于一咬牙,扭头就朝着道路的东边走开。
  先是快走,十几步后,开始小跑,最后变成了发足狂奔。
  车上的司机是山虎亲自开的车,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爹?”
  “人都跟着了?”
  “四组人!三十多个,把周围都看死了!你放心!”
  “人靠得住么?”
  “都是这些年跟着我走的!外人我一个没要!矿上一起见过血的,靠得住的兄弟!”
  柳管事冷冷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靠得住就可以用一用!
  你记住,别真的把谁当兄弟!不然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孙可可沿着道路一路狂奔,但毕竟女孩子身体素质比较弱,而且这几天受累受怕,又吃喝的少,跑了会儿就没了力气。
  不过心中毕竟是害怕,还是强撑着,只希望距离那些坏人越远越好。
  这么大约有个七八分钟,这条小路到头,却来到了一条稍微热闹一点的街道。
  看见路上有行人,有车辆,路边有店铺,孙可可已经热泪盈眶,只是发足跑到了这条街上,目光在街道上扫了一圈。
  正想跑向路边的一个商店,第一个念头就是赶紧找个有电话的地方,可以报警。
  跑了两步,忽然身后一股力气拉扯过来,孙可可惊呼一声,已经被人一把拽到了路边。
  女孩尖叫了一声,奋力挣扎,就听见了一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可可别怕,是我!”
  孙可可身子一震,回头看着面前那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少年的脸庞。
  孙可可愣了足足有三秒钟,然后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身子一软,被陈诺用力抱住了,却依然在陈诺的坏里嚎啕痛哭着。
  ·
  “有人接那个女孩了!一个人,单独来的……
  他们上了一辆车,那辆车认出来了!是绑郭卫东的时候,抢的他的车!”
  山虎一边拿着电话一边飞快扭头对柳管事道:“爹!动手不?”
  柳管事冷笑:“这么大意么?哼,手段也不怎么高明么!就这么光天化日之下冒头出来接人?也不知道是胆子大,还是没脑子了。”
  顿了顿,柳管事点头道:“收网吧!把人都抓回来。”
  ·
  “陈诺!陈诺!!!”
  “我在……”陈诺轻轻叹息,摸着孙可可的头发。
  “他们还抓了张林生!!”
  “我知道……”
  “还有那个拉面馆的老板,他……”
  “好了好了,别哭了,不着急说……我都知道,都知道的……”
  孙可可一边抽泣,一边道:“我们得救人啊!张林生还在他们手里呢!我们赶紧报警啊!!”
  陈诺不说话,一手抱着孙可可,一手摸着她的头发。
  两人在汽车里,陈诺却并不着急发动汽车离去,却反而只是拍着孙可可安抚着女孩。
  仿佛对于车外,几辆面包车从前后方位同时靠了过来,将这辆车团团围住,陈诺也视若无睹。
  “可可啊……”
  “嗯?”
  “一会儿,我们还会被抓回去……你别害怕,好么?相信我,我们不会有事的。”陈诺轻轻道。
  孙可可一惊:“你说什么?我们……被抓回去?”
  “相信我,不会有事的。”陈诺温柔一笑。
  啪!
  车窗被拍了一下!
  孙可可抬头就看见车外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好些人。
  陈诺哼了一声,按住了孙可可让她别动,深吸了口气,猛的拉开车门冲出去。
  第一个瞬间,陈诺已经将最近的一个家伙一脚踹翻!然后让过另外一人捅过来的匕首,捏着对方的胳膊一拧,那人惨叫一声,手腕断掉后,直接跪在了地上!
  陈诺三下两下,就放倒了好几个人。
  但是很快……
  “……”
  陈诺手里的拳头停住,然后缓缓放下!
  在他的面前,一根双管猎枪,指着他的脑袋!
  山虎咬牙看着地上几个东倒西歪的手下,眼神里也有一丝忌惮。
  不过手里的火器却是实打实的给了他勇气。
  “很能打是不是!”山虎咬牙狠狠笑道:“打一个我再看看!”
  陈诺撇撇嘴,然后叹了口气,摊开双手:“好!我认栽,你有枪,你牛批。”
  山虎一歪头,手下有人上去,就用手铐把陈诺的手给铐上了。
  完成了这些,山虎才终于放下了枪,随手把枪丢给了一个手下,然后上去一拳打在了陈诺的腹部!
  陈诺一弯腰,吐了口气,抬起头来看了山虎一眼,点点头:“打的好!”
  山虎狞笑,UU看书www.uukanshu.com又一拳砸在了陈诺的脸上。
  陈诺脑袋一歪,回头看了这个家伙一眼,笑道:“好,我记住你了。”
  山虎:“你记住我?你记……”
  没说完呢,忽然陈诺往后一仰,双脚飞起来,直接就踹在了山虎的脸上!
  山虎痛号一声,往后倒下去,陈诺却也躺在了地上。
  山虎被人赶紧搀扶起来,陈诺挣扎着,却立刻又被枪顶住了脑袋!
  陈诺直接举起了手:“不打了,不打了不打了。”
  看了一眼满脸是血的山虎,又看了看周围的那些郭家的人。
  陈诺摇头:“好了,别愣着了,现在赶紧抓我回去吧,等什么呢?”
  ·
  张林生在屋子里正在一口一口的啃一个馒头。
  时不时的,还抬头和郭强对骂两句。
  郭强也嘴上绝不吃亏,不时的还两句过来。
  一个馒头很快吃完,就在张林生被干巴巴的馒头噎的直伸脖子的时候……
  房门被打开了!
  孙可可先是被人推了进来。
  张林生正要开口叫什么……
  下一秒,就看见陈诺双手上带着手铐,施施然笑眯眯的也走进了屋子,还被后面的山虎狠狠在屁股上踢了一脚……
  张林生愣住,嘴巴也张的老大!
  “卧槽!陈诺??你,你也被,被抓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