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73章 【1家子没个好人】

第一百七十三章【一家子没个好人】
  
  郭氏老祖宗被人搀扶着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老宅里保持着很古老传统的模样,房间里甚至没有什么家用电器。
  
  空调什么是没有的,不过墙壁里地下埋了水管子,有抽取的井水在水管里流淌着,所以这个夏日的晚上,郭氏老祖宗的屋子里,却是凉爽如春。
  
  老头子回到屋子里,在床上坐了会儿,然后在人的伺候下,宽衣趟了下去。
  
  灭灯后,没闭眼,心中焦躁了一会儿。然后又想了些往事。
  
  想起郭晓伟小时侯被自己抱在坏里,圆滚滚肉乎乎的一团,想起他抱着自己的膝盖叫自己爷爷的画面。
  
  心中有些酸意。
  
  咳嗽了几声后,终于还是年纪老了精神不支,昏昏沉沉的就有些不清醒。
  
  半夜的时候,郭氏老祖宗被叫醒了。
  
  推醒他的是柳管事亲自动的手。
  
  郭氏老祖宗睁开眼,先是迷糊了一下,看清了面前是自己的心腹管家,才压下了怒气,沉声道:“怎么了?”
  
  柳管事脸上的静气不见了,眼窝子里满是焦虑,低声道:“老爷子,出事了!”
  
  老头子身子一抖,抬起眼皮看柳管事。
  
  柳管事立刻会意,摇头道:“不是晓伟……”
  
  不等郭氏老祖宗松下气,后面半句就说出来了:“……矿山出事了!”
  
  ·
  
  郭氏的矿山有好几条,距离西安最近的一条大概一百多公里的样子。
  
  这条矿坑其实玉矿早已经采光了,如今大部分的矿坑已经关闭,有的变成了采石场,还有一些出一些成色不太好的杂玉,量也不甚大,供应一些低端市场。
  
  但这个地方对于郭氏而言还是很重要的,宗族里做事的年轻人,往往都要在这里轮上一遭……算是培养做事。
  
  不管是管人,还是管事,这个地方对于家族里刚培养出来的年轻人,都是最好的实习的场所。
  
  养的熟了,才会往更西北的山里派遣,去掌管山里真正的玉矿的所在。
  
  擅长做生意的,就会弄到家族里的玉石销售公司去。
  
  然而就在今夜,这个郭氏产业里,距离西安最近的矿山,出事了。
  
  一个矿坑直接炸坍塌了。
  
  因为是半夜休工的时间,矿工和工人都在宿舍里睡觉,没有人员伤亡。
  
  但是巨大的爆炸还是把所有人都惊醒了。
  
  “三号坑直接垮了。”柳管事告诉郭氏老祖宗:“用的是咱们矿区自己的开矿的炸药和雷管!平日里都是好好的存在库里的,使用都有严格的手续。
  
  但今晚不知道怎么了,就有一批不翼而飞,然后在矿坑里炸了!”
  
  郭氏老祖宗脸色已经变了。
  
  “老爷子,先不急……没死伤人,对方留了手。”柳管事小心翼翼道:“地方上已经被惊动了,虽然没死伤人,不会按照矿难去报……但是,终究一个器材管理不当的罪过是逃不掉的,官面上的事儿,也就是罚款和整改……”
  
  郭氏老祖宗摇头:“不是这么算的……”
  
  老头子面色发黑,咬牙恨恨道:“对家……这是在示威呢!
  
  他今天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炸药埋在咱们的矿坑里,明天就能扔进咱们的祠堂里!
  
  这么狠的人,到底是怎么惹上我们郭氏的!”
  
  说着,老头子直接从床上下来站在地上,拐杖也没拿,就往外走。
  
  “今晚别睡了!等电话吧!对家做了这么大的手段,一会儿电话就该来了!”
  
  ·
  
  陈诺在开车。
  
  身上的衣服满是矿坑里的灰土。
  
  坐在车里的时候,陈诺一开始还咳嗽了会儿。
  
  身子还没有恢复好,每一次咳嗽,胸腹之间都有些撕心裂肺的疼痛。
  
  陈诺大概盘算了一下,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还不如半年多前自己刚重生的时候好。比之前跑去南高丽,战太阳后裔的那个时候都要弱上几分。
  
  不过精神力层面,就远远不可同日而语了。
  
  车里就剩下了那个纨绔子弟郭晓伟坐在副驾驶上。
  
  郭卫东已经被陈诺弄晕了仍在第二排睡觉。
  
  其他两个郭家的人,被陈诺也弄晕了,塞进了后备箱里。
  
  这辆属于郭卫东的宝马车,正在缓缓的行驶回西安城的路上。
  
  郭晓伟的裤子已经换过了,只是还是整个人害怕的发抖。
  
  陈诺开着车,却扔了一包烟给这个二世祖。
  
  “怕么?”
  
  “……”
  
  “别怕,你们家的那个老祖宗肯定会把你换回去的。我抓的你家的四个人里,哪怕另外三个都死光了,那个老头子也会咬牙把你救回去,多大代价他都会出的。”
  
  郭晓伟身子抖得如同鹌鹑:“老,老爷子是平日里很宠我的,你,你要什么,老头子都会给的!你别害了我……”
  
  “这话没错啊。”陈诺笑眯眯的看了一眼这个年轻人。
  
  相貌很白净,有几分卖相,但看得出来是生活不规律造成的。眼泡有些肿,行动之间无力,想来平日里酒色财气已经掏空了他还算年轻的身子。
  
  一句话……这人基本就是郭氏养的一只猪。
  
  一只毫无能力,毫无价值,但是却养着的猪。
  
  根据买来的资料里,这个郭晓伟其实是陈诺抓人的序列里,最看重的一个。
  
  也是价值最高的筹码。
  
  虽然他在郭氏里不担任任何要职,不掌管任何生意,也不控制任何家族资源。
  
  他生活的全部内容就是每日吃喝玩乐,泡夜店,喝大酒,泡妞,飙车,醉生梦死……
  
  但因为那个郭氏老祖宗就是偏偏疼爱他,所以整个郭氏倒也没人敢说什么。
  
  其实也不必说……只要不出来争抢什么家族的资源,偌大的一个郭氏,养着一个废物,倒也不算什么大事儿。
  
  但郭晓伟依然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这点从郭氏老祖宗几乎病态一般的宠爱他就能看出点问题来。
  
  尤其是……郭晓伟偷偷摸摸的睡了自己族兄三哥的老婆——陈诺抓住他的时候,这个混蛋小子正躺在他三哥家的卧室大床上,搂着他的嫂子。
  
  这种事情,资料里都有写……陈诺不信那个郭氏老祖宗会不知道。
  
  包括这些年,这个郭晓伟在外面为非作歹,闯了几次祸,都是郭氏老祖宗包庇了下来,甚至不惜花钱,耗费关系,帮这个小子平事儿。
  
  这点其实也引起了郭氏里不少人的不满,但是碍于郭氏老祖宗平日里的积威,却没人敢说什么。
  
  别人都以为,那位郭氏老祖宗,是可怜郭晓伟从小就没了爹——他的爹,也就是郭氏老祖宗的四儿子,早年病死了。
  
  郭晓伟从小没了爹,就被老祖宗养在内宅里养到大,所以相比其他的郭氏子弟,这个二世祖就特别得老祖宗的偏爱。
  
  不过真实情况嘛……
  
  “放心吧,花再大的代价,你们家的那个老头子也会把你换回去的。”
  
  陈诺还很和善的给这个小子点了一支烟。
  
  不过下面就不是人话了。
  
  “毕竟嘛……五十多岁的时候,睡了自己的儿媳妇,才生下你这么一个小崽子来……他也算是老来得子!
  
  而且,人么,都是最疼幺儿的嘛。”
  
  陈诺笑眯眯的看着这个家伙的时候,郭晓伟吓的手里的烟都掉了!
  
  他的表情扭曲,尖叫道:“你!你别胡说!!!”
  
  霍然回头去看后排,看见郭卫东依然在昏迷,郭晓伟才松了口气,扭头惊恐的瞪着陈诺,却压低了声音:“你,你不要胡说八道啊!”
  
  陈诺笑着拍了拍他的脸:“别怕,你这么有价值,我不会轻易撕票的。”
  
  郭晓伟战战兢兢:“你,你不怕我们家报警么?”
  
  陈诺笑了,摇头道:“你们郭家见不得光的事情太多,不会报警的。而且,江湖世家嘛,都有自己的规矩,江湖事走江湖规矩,不会报警的。”
  
  如果说陈诺只是绑了郭氏的人,那么郭氏或许还有一两分报警,走官方渠道解决问题的可能。
  
  但,也是肯定有一个纠结犹豫的过程的。
  
  江湖世家嘛。自己见不得人的事情也有很多吗。
  
  但只用这个并不保险。
  
  所以,炸掉他们一条矿,就是陈诺表现出来的更激烈的手段了!
  
  意思就很清楚了。
  
  老子是亡命徒。
  
  现在还只是绑人,也没见血。
  
  你若是报警的话……只要警察抓不到我,那么你郭氏就要死人了!
  
  炸药和雷管能埋进你矿山里,自然也就可能扔进你郭氏老宅大院里!
  
  上辈子,陈阎罗往戴维营里都扔过手雷吓唬某个m国大统领。
  
  这种事情,他熟的很。
  
  ·
  
  天色蒙蒙亮。
  
  卡车在一条荒僻的公路旁停了下来的时候,车厢门再次打开。
  
  那个彪悍的西北汉子跳上车厢里来,喂了张林生和孙可可喝了一次水。
  
  这一次待遇稍微提高了点,喂完了水,还喂了几块饼干。
  
  张林生和孙可可都已经饿了快两天了,几块饼干也没犹豫就直接啃了下去。
  
  这个时候,人都落在对方手里了,对方也犯不上在食物里做什么手脚。
  
  让孙可可稍稍放心的是,这些人手脚都算干净,喂自己吃东西的时候,没有做什么别的动作。

  张林生喝骂质问了几句,但是对方根本不搭理他。
  
  孙可可也没再哭了,该哭也哭过了,这会儿心思却反而沉下来几分。
  
  倒是那个喂水的汉子,却趁着汽车停下来在公路边的时候,仔细检查了一下郭老板身上的绳索。
  
  郭老板手脚上绑的那叫一个结实,直接用的铁链子。
  
  “郭强,别怪兄弟手狠,老头子下的命令,你是一定要被带回去的。”
  
  那个彪悍的西北汉子居然趁着别人吃饭的时候,就蹲在了车厢后,开着车厢门散气的功夫,甚至还给郭老板,也就是郭强,点了根烟,插在他嘴唇里。
  
  郭老板气息很虚弱,却哼哼笑了两声。
  
  “山虎,你当初也是跟过我做事的。可以,你今天还能给我点根烟,也算是我当初没白救过你一条命。”
  
  山虎脸色有些憋闷,却咬了咬牙:“你说过不提这个事情的。”
  
  “
凭什么不提。”郭强冷笑:“老子当年真真实实的救过你的命,你犯了错,办砸了事情,老子单枪匹马冲进去把你抢了出来!事后还帮你隐瞒下来,没让人知道……
  
  你欠老子的,今天用一根烟就还了老子?
  
  很好,你们姓柳的果然不是好东西。
  
  你爹那个跟着老混蛋身边的老狗不是好人。
  
  你这个小狗,也是个没心肺的!”
  
  山虎脸色难看,上去就把郭强嘴里的烟拿了回来,狠狠扔在地上踩灭,骂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郭强冷笑:“怎么?面子上挂不住了?良心过不去了?山虎!你若是有良心的话,你不该这么对我,更不该对四小姐那样!我可听说了,小时侯你挨揍的时候,四小姐都是护着你的!”
  
  山虎沉默了一下,摇头道:“行了,我知道你在激我套话……我明白告诉你吧,四小姐没事,她被抓回去了,关在老宅子里,人没事。”
  
  郭强听到这里,脸色才稍微一松,脸上的嘲讽表情也收了起来,点点头道:“成,你给我这句话,能让我临死之前安心走,也算是老子承你情分了。”
  
  顿了顿,郭强缓缓道:“你抓的另外这两个人,和我的事情没关系,放了他们吧,都是不相干的人。”
  
  山虎却摇头:“抓你回去是老祖宗亲口发的话!这两人在你躲藏的地方一起被我逮住,那就是跟你有关系!你讲这些话,我不敢信你。”
  
  顿了顿,山虎看着郭强,缓缓道:“你要是真想放这两个……你把东西交出来就好了。
  
  你逃婚,搭上人,也不过都是些家事,老祖宗抓不到你,四小姐从小又是内宅里长大的,大家睁一只眼比一只眼,也就放过你了。
  
  听我一句话,郭强,把东西交出来!万事都可以了结。你这两个朋友也能回家。”
  
  郭强听到这里,仔细的盯着山虎,却摇头,低声道:“小崽子长大了,也学回拿这些话哄人了……小崽子,别忘记了,你当年是跟着我做事的,好些本事都是老子教会你的。
  
  你跟我说这种混蛋话骗老子?
  
  那个东西,我若是真拿出来,你能放人?
  
  那个东西,我若是真拿出来还给了那个老王八蛋……我这两个朋友怕是立刻就会被扔进矿坑里埋了!
  
  你们郭家的那个老东西,是绝不肯让那个东西见光的——哪怕是有万一的可能,他都不敢冒险。”
  
  山虎脸色古怪,犹豫了一下:“强哥……你到底从郭家里拿走了什么东西?”
  
  “这个问题,你不该问,也不该知道!你爹若是知道你问过我这句话,能把你腿打断,你知道么?
  
  这个东西,你不配知道是什么。所以,为了你自己的小命,你别问了!
  
  别说你了,就连你爹,到今天都不知道那个东西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山虎怒道:“我不信!整个老宅子里,我爹是最受老祖宗信任的人,郭家要么没有秘密!只要有秘密,老祖宗瞒谁,都不会瞒过我爹!”
  
  “哈哈哈哈哈哈哈!”郭强大笑几声,却用阴沉沉的话冷冷道:“你真的是高看了你爹的地位了,也低估了郭氏那个老王八蛋的心思歹毒了!
  
  你知道么,为了那件东西,你的那个老祖宗,已经害死了他的一个儿子了!
  
  你爹算什么!你又算个什么!”
  
  顿了顿,郭强缓缓道:“信我一句话,我这两个朋友真的不知情,放了他们吧!
  
  你这一路,后面故意把我们的嘴巴松开,想必你也一路偷听了我们在车厢里的说话了。
  
  他们真的不知道的,就是被我拖累的无关的朋友。
  
  用我当年救你的那条命,换我两个朋友活路,山虎!”
  
  山虎默不作声,却仔细的盯着郭强看了几眼,一声不吭的转身把车厢的铁门关上了。
  
  看了一眼在路边地上蹲在那儿捧着盒饭狼吞虎咽的三个同伴,山虎收回目光,缓缓走远了几步,然后拿起手机来,拨通了个号码。
  
  电话接通后……
  
  山虎语气很复杂,低声说了句:“问不出来……他不肯说。”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
  
  “找个地方审审,郭家的这个东西一定很重要,不然老头子不会发疯做那么多事情。”
  
  顿了顿,电话那头的声音又补了一句:“从现在开始,把这个电话关掉!如果有事,我会打另外备用的那个号码,我不打电话,你别跟我联系!谁都别联系!”
  
  ·
  
  老宅里,柳管事收起电话,然后走出后院子来。
  
  走廊上有郭氏的人正在洒扫,柳管事路过的时候也没说什么,只是提着裤脚,免得自己的裤子沾上水。
  
  穿过走廊和院门,来到了堂屋前,柳管事放缓了脚步,定了定神,然后深呼吸了一下,调整了下呼吸频率,一路小碎步慢跑进了堂屋。
  
  “老爷子,山虎来了电话,说车坏了,停在了路上,要晚点时候才能回来。”
  
  ·
  
  陈诺在吃早饭。
  
  西安的一条不算宽阔的路边,直楞的一个早饭摊子。老板用推车架着火炉子,烧的一锅子热腾腾的羊肉汤。
  
  羊肉片的不算薄,煮的很软烂,配上一块馍。
  
  陈诺没有学本地人那样把馍掰开撕碎了扔进羊肉汤里,而是就仿佛捏着个烧饼那样,一口羊肉汤,一口馍的这么啃着。
  
  其实没心思吃东西的。一个女朋友,一个浩南哥都还没找回来。
  
  但陈诺知道自己必须要吃东西。
  
  他的身体这次遭受了巨大的创伤,需要恢复,需要补充食物,补充能量。
  
  滚烫的羊肉汤进入肚子里,仿佛胃囊都被熨烫的服服帖帖。
  
  陈诺喝完了羊肉汤,把手里还剩三分之一的馍就随意扔在了碗里,起身付钱,然后离开。
  
  车就停在路边,郭家的四个人都被陈诺弄晕了。
  
  车就停在停车位上,不会有人过来查问,陈诺回来的时候,轻轻巧巧的打开车门坐进去,然后先靠在座位上舒了几口气。
  
  昨晚在矿坑里做完了事情,没有立刻打电话,而是等到天亮这会儿,是陈诺故意的。
  
  现在自己手里有郭氏四个人,还有郭氏那个老祖宗一个见不得人,又疼到骨子里的小儿子。
  
  那么,陈诺认为,这个时候,晾一下郭氏,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人只有在着急,情绪焦虑到了一定程度后,才会变得更大方,自己手里的筹码,才会更值钱。
  
  拿起电话,并没有立刻打给郭家。
  
  陈诺却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了磊哥的声音。
  
  “你到哪儿了?”
  
  磊哥那头声音有点杂,但说话声音很清楚:“快到西安了,再过……半个小时左右进市区。”
  
  “好。”陈诺点了点头:“一会儿我发个短信给你,你按照我发给你的内容做事。”
  
  “好!”磊哥答应的很痛快。
  
  挂掉电话后,陈诺又眯着眼睛养了会儿神。
  
  救回孙可可和张林生,自然是头等大事。
  
  但救回了人,事情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结束!
  
  陈诺拨通了郭家的电话。
  
  这次电话依然是那个柳管事接的。
  
  不过陈诺没打算跟他废话:“让你们的那个老祖宗接电话吧。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好,你等一下。”
  
  几秒钟后,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我是郭家的族长,你……”
  
  不等对方说完,陈诺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放心,你儿子现在好好的,还在睡觉,全须全尾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郭氏老祖宗冷冷道:“你大概是弄错了,郭卫东是我的侄子,不是我的儿子。”
  
  陈诺笑了笑:“我说的是郭晓伟。”
  
  这就话的力量,让对面的郭氏老祖宗沉默了良久,呼吸也有些粗重了起来。
  
  陈诺缓缓开口,他的语气很平缓,语速也很慢,每一个字都说的清清楚楚:
  
  “你的小儿子还好好的,但是,接下来呢,如果我们的对话内容,不能让我满意的话,我打算切掉他的一只手来助兴。
  
  所以我们下面的谈话,你最好让我心情好一点,满意一点。
  
  我说的够清楚了么?”
  
  陈诺拿着电话,语气很温和的样子。
  
  ·
  
  【邦邦邦求月票!
  
  英雄救胖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