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72章 【筹码】

第一百七十二章【筹码】
  
  陈诺的做法很简单。
  
  你抓我两个人,我就抓你四个人。
  
  如果不是时间太急,对于郭氏的资料还不够齐全,在西安摆在明处的能找到的就只有这么四个还算有点价值的话……
  
  陈诺很可能打算抓更多人回来。
  
  ·
  
  手里有了筹码,陈诺才打算可以和这个雪域门郭氏接触谈一下了。这是陈阎罗做事的标准流程。
  
  没有筹码的事情,陈诺一般是不会做的。
  
  很可惜,从那个纨绔子弟的嘴巴里问出来的,郭氏的老宅祖祠并不在西安市。
  
  陈诺扔了一个手机给这个胆子最小的家伙。
  
  “打电话回家吧,别打给不相干的人,打给你们郭氏里你能接触到的身份最高的人。”
  
  二世祖虽然是二世祖,但基本的智商还是有的,这个叫郭晓伟的纨绔子弟,很明白一个情况:眼前这个绑架了自己的年轻人,根本不害怕自己的家族。这一点从他一口气把家里摆在西安的几个头面人物一口气全绑回来,就可以明白了。
  
  郭晓伟打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那头传来了一个嗓音有点沙哑的声音。
  
  “喂?”
  
  “柳叔!是我,我是晓伟!!”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飞快问道:“晓伟?你在哪里?你现在……”
  
  电话很快就被陈诺从郭晓伟手里拿了过去。
  
  陈诺笑眯眯的拿着手机,缓缓的说了一个字:“喂?”
  
  沉默了会儿,电话那头的那个柳叔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声音倒是并不没有仓皇,而是第一时间沉住了气:“你是什么人,晓伟,在你手里?”
  
  “对啊。”陈诺笑道。
  
  “卫东他们……”
  
  “都在我手里啊。”陈诺回答的很干脆。
  
  沉默了几秒钟后……
  
  “你想要什么。”
  
  很好,陈诺觉得很满意,对方没有很傻逼的再说一番恐吓的话,什么质问你害不害怕郭氏啊,你怎么敢啊……这种废话可以免去了。
  
  “暂时不想告诉你们啊。”陈诺笑着回答:“不过你可以想想,最近你们郭氏做了什么多余的事情。”
  
  “……”电话那头沉默。
  
  陈诺腾出一只手,点了根烟,抽了一口后:“你是郭氏的管事人吧?”
  
  “内宅管家,我姓柳。”对方的语气很郑重:“不知道阁下是哪一路的江湖通道。是缺了钱财,还是我们郭氏做事得罪了什么人……”
  
  “不用盘道。”陈诺吐了口烟:“打这个电话给你,就是告诉你,事情是我办的,人在我手里。至于下面的事情怎么了结,你们可以等我消息。”
  
  那个柳管事倒是很有分寸,稳稳道:“行有行规,人安全,一切都好说。”
  
  陈诺笑了笑,这是把自己当成绑票的了——其实这也只是试探。
  
  陈诺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回了一句:“挂了吧,晚一点时候我回再联系的。”
  
  柳管事这才稍微有点急了,飞快道:“这位,人没事就好!只要人没事,天大的事情,有的谈!”
  
  陈诺笑了两声,挂断了电话。
  
  ·
  
  一个老宅的堂屋里,穿着对襟开短褂的柳管事放下了电话。
  
  在他的身后,堂屋的上方,一把红木的太师椅里,端坐着一个枯瘦的老人,麻衣布鞋,穿的倒是简单,只是手里捏着一把龙头拐杖,一看就是上号的料子,老物件,把手上已经摸出了包浆。
  
  老头身形枯瘦,捏着拐杖的手背上满是青筋。
  
  一张脸上表情铁青,只是坐在那儿不说话。
  
  堂屋里,地上还跪着几个男男女女,其中一个身形略胖的女人,穿的倒是珠光宝气,一脸的愁容,眼睛已经哭肿了,眼看柳管事挂掉了电话,才痛哭出来:“老祖宗,你可要救救晓伟啊!我就这么一条命根子,老……”
  
  郭氏老祖宗略抬了抬眼皮,浑浊的老眼仿佛暗淡无光,却从牙缝里迸出两个字来。
  
  “掌嘴!”
  
  柳管事毫不犹豫,走上两步,一个打耳光就抽在那个贵妇的脸上。
  
  这一巴掌绝没留手,贵妇被打的一个趔趄倒在地上,身子趴在地上,脸已经肿了起来,只是趴在那儿,却终究不敢再哭出声音来。
  
  地上跪着的另外几个人也都身子震了震。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到底根子再哪里,到现在还没弄清楚么?”郭氏老祖宗阴沉的目光在全场扫了一遍。
  
  “爸,我们平日里真的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地上跪着的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摇头:“西安的生意,方方面面的关系一直维持的很好,根子绝不在我们这里!”
  
  郭氏老祖宗点了点头,目光又看向别人。
  
  被他眼神扫到的另外一个郭家的管事立刻摇头道:“矿区那边也很稳,李家马家那边,和咱们争了几十年,大家小打小闹是有的,但大体来说,做不出这么狠的事情!而且……大家都维持着平衡,不会忽然出这种重手。”
  
  顿了顿,放低了声音道:“都是讲规矩的人,不会这么玩的——敢这么做,日后不怕我们报复么?都在这片地方刨山吃饭,这种绝毒的手段用出来,以后你打我,我打你,没完没了。
  
  他们家的掌事,不会这么没脑子。”
  
  郭氏老祖宗点头。
  
  房间里其他人也纷纷开口。
  
  “老祖宗,我这一摊事情不会出问题,我和南边的珠宝商联系,那些人都是和气生财的,大家买卖玉石,别说是结仇了,生意场上一点点芥蒂,顶天了也不过就是摆顿酒就很能讲和的地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郭氏老祖宗点了点头:“既然不是生意上的,那就是别的地方了。”
  
  老头子轻轻顿了顿手里的拐杖:“老柳留下,国华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吧。”
  
  一声令下,房间里的跪着的人纷纷起身离开,倒是那个郭晓伟的母亲,哭哭啼啼还要说什么,却被旁人用力一拉,也拽了出去。
  
  房间里就剩下了郭氏老祖宗和那个柳管事,还有一个叫郭国华的中年汉子。
  
  郭氏老祖宗才看了一眼两人:“不是生意上的,那就是江湖上的了。国华,最近得罪什么人了没有。”
  
  那个叫郭国华的汉子,看着面相很苍老,身形却魁梧,听了问话,不急回答,先思索了一下,才摇头道:“没有。”
  
  “没有?”
  
  “真没有。”郭国华缓缓道:“上次大比,我们郭氏是吃了亏的,没道理另外两家得了便宜还要再打上门来。

  
  至于其他的同道……之前有山西的一家想来这里做生意,我觉得不妥,大家切磋交流了一下,我把人打发回去了,也都是照足了规矩,给对方留了面子的。
  
  对方也是传了几代的人家,做事情讲规矩,拖家带口的,做不出这种手段。”
  
  “会不会是什么过江龙,我们的人得罪了人家,自己却不知道?”郭氏老祖宗问道。
  
  这次回答的是柳管事了,他低眉顺眼道:“老爷子,不至于的。我们家做事情都有分寸,在西安这边地面上,大家都老老实实做生意,不参与什么江湖上的事情。
  
  要说矛盾,除非是有人打咱们矿山的心思……别的事情,咱们外宅的几个子弟,出手都算是大方的,不会短了钱财,或者是差了什么规矩,得罪了什么人的。”
  
  说到这里,柳管事低声道:“要说事情,这几天,唯一的事情,就是派人去金陵抓郭强这一件了。”
  
  “……”郭氏老祖宗沉默了会儿:“郭强到哪里了?”
  
  “明早就能进西安。”柳管事回答的很快:“我们派去的人,是山虎带队的,他办事很妥当,在金陵抓到了人,连夜就开车往回走。路上半点都没耽搁,我下午还跟他通过电话,说一切正常。
  
  这次抓了郭强回来,还有他在金陵的两个同伙,也一起绑了回来。
  
  山虎和我说了,两个同伙,一个女孩是普通人,他们怀疑是郭强在外面养的小情,还有一个年轻的后生,倒是会两下子,但是功夫还不到家,山虎出手两个照面就拿下了,不是什么强人。”
  
  郭氏老祖宗点了点头:“山虎是你儿子,一向做事情妥当的很。既然他说没出问题,那应该不是他那一路出问题了。”
  
  柳管事低声道:“抓到郭强后,就搜了……东西不在他身上。”
  
  郭氏老祖宗冷笑:“自然不在他身上的!跑了这么些年,一直被我们追着,那么重要的东西,他自然不能带在身上,一定是找地方藏了起来的。
  
  你给山虎再打个电话,让他快着点,明天我一定要看见郭强被带回家里来!”
  
  顿了顿,郭氏老祖宗忽然眉头一皱:“你说,抓郭强的时候……抓了他的同伙,里面有个练武的后生?
  
  会不会是这一路惹了什么人?”
  
  柳管事摇头:“山虎说了,那个后生年纪不小了,十八九的样子,但是功夫一般。
  
  南派功夫的路子。
  
  而且一看招数就不是打小练出来的,手上的活儿,粗糙的很。
  
  就算是有什么师门,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怕是郭强流落在外,在金陵城交下的什么不入流的朋友。
  
  山虎把人带回来,也是为了确保万一,没准能郭强藏东西的地方和那人有关,才一起抓了回来。”
  
  “嗯,善后的事情做好。这种平白绑人的事儿,苦主毕竟是要报官的,做的干净些。为了郭强的事情,我们这次做事情有些越规矩了,以后这种事情要更仔细。”
  
  柳管事冷笑:“不是什么强人,我问过山虎了。根底应该没什么的。
  
  抓回来仔细问问,问明白了,往山里矿坑里一扔,天不应地不灵的。”
  
  郭氏老祖宗轻轻叹了口气,却也点了点头:“行了,先下去吧。今晚你就别睡了,等着电话吧。
  
  绑了咱家的人,UU看书 www.uukanshu.com肯定是有图谋,等着对方开出价码子来吧。”
  
  柳管事立刻点头:“您放心,我从矿上调了两组人回来了!这次先把人救回来是正经!
  
  人安全回来了,后面我在慢慢的和这个对家玩!敢在这片地方上动咱们,事后肯定是要扒了他的皮的。”
  
  郭氏老祖宗轻轻点了点头,却低声道:“晓伟的安全一定要确保!不管对方开出什么条件,不能让他动了晓伟!”
  
  柳管事面色沉静,稳稳道:“我明白。”
  
  倒是旁边的那个郭国强,低声道:“卫东也不能坏了!西安的生意,他是头面,方方面面的关系都得他出面来维持。
  
  老爷子,卫东比晓伟重要。”
  
  郭氏老祖宗却不吭声了,沉默了下去,就连眼皮也垂了下来。
  
  几秒钟后,柳管事看了一眼,默默的对郭国强摆了摆手,郭国强会意,轻手轻脚的从堂屋里出去了。
  
  等郭国强一走,郭氏老祖宗才忽然又睁开了眼睛,眼睛里目光如电!
  
  “要钱给钱,要东西给东西!哪怕是割肉,哪怕是哄着骗着,让对方先把晓伟换回来!”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