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71章 【信息量有点大啊】

第一百七十一章【信息量有点大啊】
  
  磊哥在新乡的时候,终于把人跟丢了。
  
  新乡的【路上的朋友】没有能提供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李青山对此暴跳如雷,而磊哥却反而冷静了下来。
  
  因为他已经收到了陈诺的短信回复。
  
  短信有两条指令:
  
  第一条,是给磊哥的。
  
  “知道了,不用跟了,去西安等我。”
  
  第二条是给李青山的:“立刻回金陵,去xxx路xx巷里,找一家拉面馆,寻找一个叫四小姐的女人。找到了联系我。”
  
  李青山和磊哥很听话,立刻兵分两路,光头磊带人前往西安,而李青山则回金陵城找人。
  
  ·
  
  陈诺的飞机降落在沪市浦东国际机场的时候,他的电脑里已经有了一份关于“雪域门”的资料。
  
  这个世界上,真正的隐世门派,其实是不存在的。
  
  只要是一个门派,一个组织,一个由人组成的群体,就会和外界发生关系。
  
  吃穿用住,吃喝拉撒,都要靡费,都要开销。
  
  除非是生活在深山老林里……但到了如今这个时代,所谓的深山老林无人区,其实也不存在多少了。
  
  所谓的隐世门派,其实只是名义上的隐世罢了——大多数普通人不知道它们的存在,没听说过它们的名字。
  
  但其实就生存在俗世之中。
  
  这个世界上或许还存在隐士……但隐士往往都是独来独往的。
  
  在深山老林人迹罕至的地方,结庐而居……这种人,能找到一个都算是传说了。
  
  陈诺不认为,一个所谓的门派,传承了超过百年以上的几代人,几百人能聚在一起当什么狗屁隐士。
  
  几百个隐士聚集在一起?
  
  那就不叫隐士了。
  
  所谓的【雪域门】,其实在陈诺得到的资料里,他仔细看完一遍后,认为与其叫它们门派,不如可以看作是一个家族企业。
  
  这个一点不稀奇,这个年头,连少林寺都企业化了。
  
  那位著名的主持,还有一个身份是少林的董事长。
  
  雪域门也不例外。
  
  陈诺用了二十万美金买来的资料,算是很详尽了。
  
  这个雪域门最早的起源在明代嘉靖年间。
  
  原本是戍边的军户,然后因为是练武的世家,扎根在了西北。
  
  边乱的时候,这一支开始壮大,然后经过历朝历代,一直演变到如今的规模。
  
  这是一个家族企业的模式,如今也已经企业化了。
  
  资料里显示,雪域门的主要营生和财源,是靠做玉石生意的。
  
  在西北还拥有几条玉石矿脉,有几个开采基地和几个玉石加工厂。
  
  既然是做玉石生意的,自然是要到繁华的大城市进行销售的。
  
  雪域门有一家玉石销售公司摆在明面上,和国内几个著名的珠宝品牌都有生意往来,是它们的供应商,供应一些玉石材料,或者成品,或者半成品。
  
  生意规模不算很大,但也不小。而且一直都是家族模式经营,掌控在一个姓“郭”的家族手里。
  
  这一点,倒是坐视了郭老板的入赘的身份……他的郭姓,应该就是从小被养在郭家后,就随了郭姓。
  
  不过陈诺对那位郭老板此刻没有半点同情的意思。
  
  金陵城的消息已经传回来了。
  
  李青山带人找到了郭老板和四小姐后来开的那家拉面馆,但是人自然是没找到的。
  
  再结合磊哥之前那些短信提供的诸多线索。
  
  陈诺自然而然就能拼凑出一个大概的轮廓来。
  
  他自问和雪域门没有任何的瓜葛和仇恨,雪域门自然也不会莫名其妙跑到自己家里去绑走孙可可。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两口子带来的麻烦。
  
  关于这个猜测,陈诺认为,一旦自己查清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他打算找到这个家伙后,第一时间把这个家伙打断全身的骨头!
  
  ·
  
  所谓的雪域门,与其说是江湖门派,不如说是一个叫“郭家”的宗族。
  
  雪域门在西安有一个销售公司的总部。
  
  坐落的地方也不是什么偏僻人少的所在,而是在一个闹市区的,很繁华的地段。
  
  坐落在一座商务楼里。
  
  楼下有宽阔的停车场,大门口有物业保安的那种。
  
  郭家的【雪域玉石销售公司】,就在商务楼的八楼。
  
  陈诺看过的资料里,这家销售公司的总经理,也是郭家在西安生意的负责人,是郭家长房这一代的老三,名字叫郭卫东。
  
  很有时代感的名字,年纪是三十九岁。年富力强,听说生意做的也很不错。
  
  可惜,功夫不怎么样。
  
  最后这一条,是陈诺亲手试过的。
  
  中午的时候,陈诺走进了商务楼,坐电梯到了八楼,然后长驱直入闯进了郭家的公司。
  
  几分钟后,陈诺拉着郭卫东的手,带着他坐电梯下楼到了停车场。
  
  郭卫东的一条胳膊已经被他拧断了!整个人脸色苍白的被陈诺架着下来,然后塞进了一辆宝马车的副驾驶座位上。
  
  郭卫东的脸色很难看,陈诺发动汽车离开后,他才咬着牙:“阁下这么做,就不怕我们郭氏……”
  
  “不怕啊。”陈诺一边开车,一边打开车窗,还给子点了一支烟,然后扭头看了一眼这个郭卫东:“恐吓的话就不要说了,我没杀你而是留着你还在喘气,唯一的原因是因为我还没找到我想要找的人……而不是因为忌惮你们的那个所谓的雪域门。”
  
  郭卫东抿了抿嘴,手臂的剧痛让他几乎要晕过去,但是不知道这个年轻人到底用了什么手法,自己居然毫无晕厥的征兆,反而越疼越精神!
  
  就如同郭卫东也无法理解,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冲进了自己的公司里,还打翻了郭氏派在自己身边的几个武功很好的族人!
  
  郭卫东自己没有练武的天赋——或者说他根本不屑于吃苦去练武。
  
  从很小的时候,他开始接触郭氏武功的时候,就主动放弃了。
  
  既然已经家大业大,他不认为自己还有必要苦哈哈的去打熬身体去连什么见鬼的武功。
  
  这个时代已经变了,早就不是个人的武勇可以横行于世的时代了。
  
  家族的壮大和发展,尤其是做玉矿石的生意,自然需要有强大的武力来保证——在人迹罕至的矿山,还需要有武力来维持,以及震慑那些窥探的盗贼和强盗。

  但是,郭卫东认为自己没必要做这些。
  
  家族里有的是人可以做这个,自己身为长房的子孙,只需要好好学回如何管理和支配这些资源就好了。
  
  练武的人可以做自己的打手,而自己可以做指挥这些打手的大脑。
  
  这是郭卫东对自己的定位。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是一个对武功没有辨别眼光的人。
  
  他很清楚自己带在身边的那几个族人身手的分量,几个人都是郭家这一带练武的族人里的佼佼者!其中一个甚至连老祖宗都说过他是练武的好料子。
  
  戈壁滩上争夺矿石矿脉的战斗,不必一些穷乡僻壤的地方的乡村械斗要温和。
  
  很多时候也是要见血的。
  
  而在大西北这个地方,也不只有雪域门郭氏这么一家!
  
  很多时候,阳光找不到的地方,一些阴暗的角落里,总是有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存在。
  
  郭卫东很清楚自己身边的那几个负责当自己跟班兼保镖的家伙,身手有多好!

  
  其中任何一个挑出来,郭卫东认为都可以至少打趴下自己这样的人十个。
  
  其中那个最厉害的,甚至在宗族内的大比里,还拿过很好的名次。
  
  然而,那个最厉害的家伙,在这个陌生的年轻人面前,连一个照面没扛住,直接就被这个年轻人一只手提了起来,然后整个人掼在了水泥墙上!
  
  以郭卫东的判断,那个家伙至少断了好几根骨头,而且恐怕也要在医院里躺上很久!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来袭击我们郭氏到底有什么图谋!但是,不论你想要做什么,最好想想清楚,郭家不是那种没有根底的人家!如果你想用斗狠来对付郭家,郭家会表现得比你更狠!”
  
  郭卫东依然试图用言语打乱这个年轻人的心神。
  
  “好啊。”陈诺吸了一口烟,把烟随意扔出窗外,然后看着郭卫东,露齿一笑:“我很喜欢别人很我比狠的。”
  
  陈诺随手拿起车上的一个纸巾包,塞给了郭卫东。
  
  “拿好了。”
  
  “呃?”郭卫东手里拿着纸巾包还没反应过来,陈诺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后脖子。
  
  一声闷响,郭卫东的脑袋被砸在了汽车的驾驶台上,额头顿时血流如注!
  
  陈诺继续开车,温和的笑道:“用纸巾捂住伤口,嗯,对,就这样,捂好了哦。”
  
  郭卫东咆哮:“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针对我们郭氏!!你和我们郭氏到底有什么过节!!”
  
  “哦,其实没什么过节的,本来。”陈诺摇头,继续开车,穿过一个十字路口:“不过呢,很不巧的是,就在两天前,你们的人跑上门,砸开了我的家门,从我家里绑走了我的女朋友……你看,我这个人很讲道理的,因为有了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们原本没有过节,现在也变成有过节了。”
  
  说着,汽车停在了一栋楼下。
  
  这又是一座商务楼,里面则是一个玉石加工展览馆,也是属于郭氏的地方。
  
  根据资料,负责这里经营的,是郭氏这一代长房的一个人。
  
  郭卫东看着这个熟悉的地方,眼神里露出一丝惊恐:“你,你想做什么?”
  
  陈诺笑眯眯看着他,轻轻在他的头上拍了拍:“你睡一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郭卫东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那张清秀的脸,只觉得对方的脸越来越模糊,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郭卫东醒来的时候,汽车又在路上行驶,这一次,车里后排上多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汉子,只是看上去状况不太好,两条胳膊已经耷拉着,而且只能歪在后排座位上呻吟。
  
  “四叔!!”郭卫东惊恐的喊了一声。
  
  “你四叔武功比你好多了。”陈诺一边开车一边又给自己点了一支烟:“骨头也比你硬,断了四根肋骨,两边肩胛骨也被我打碎了,一声求饶的话都没说。”
  
  “……”
  
  陈诺开车转了一个下午,傍晚的时候,车里的人又多了两个。
  
  加上郭卫东和他的那个四叔在内,郭氏在西安里,摆在明面上的生意的负责人,身份最高的四个人,都在陈诺车上了。
  
  其中在抓第三个的时候,遇到了很强烈的抵抗——郭卫东和那个【四叔】的被绑,让郭氏引起了警觉,抓第三个郭家人的时候,陈诺不得不干翻了他身边十几个打手。
  
  而抓第四个家伙,则变成了一个闹剧。
  
  第四个家伙是郭卫东的一个侄子。
  
  这个家伙没有掌握郭家生意的重要位置,但是却因为年纪小,而且从小嘴巴甜,加上生的好看,一直受郭家族长的喜欢,变成了一个典型的纨绔子弟。
  
  陈诺抓他的时候,居然没有郭家的人保护……因为这个纨绔子弟今天下午把手机关掉了,偷偷溜去了自己的一个情妇家里幽会。
  
  陈诺找了两个地方扑空,才终于在他的一个情妇家抓到了这个家伙。
  
  抓他的时候,他正在和一个明显年纪比他大很多的妇人,在床上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而抓他的地方,也让郭卫东很吐血。
  
  “混账东西!大晚上的!你怎么跑去你三哥家里!你三哥还在hk出差!!你大晚上的跑去他家里做什么!!”
  
  郭卫东对这个自家最年轻的子弟破口大骂。
  
  陈诺则表示了沉默。
  
  嗯,讯息量有点大啊。
  
  把车停在了一个稍微偏僻的公园门口,UU看书 www.uukanshu.com陈诺看了看车里的四个郭氏的人。
  
  郭卫东伤的算是最轻的,他的四叔和第三个被抓的伤的很重。
  
  而那个纨绔子弟,则吓的已经尿了裤子。
  
  陈诺皱眉,看了郭卫东一眼:“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
  
  “没用的。”郭卫东摇头:“我和你谈不出什么!我们只是负责郭家表面上生意的事情!江湖上的事情,老祖宗一言而决!我们也完全不知情!除非老祖宗开口才行!”
  
  陈诺点点头:“那你们的老祖宗,在哪里呢?”
  
  郭卫东不说话。
  
  陈诺不理他,直接探过身去把那个纨绔子弟抓了过来。
  
  那个小子没有半分骨气,立刻哭喊起来:“老祖宗在老宅!!老祖宗平日都住在老宅!守着祠堂的!”
  
  陈诺笑眯眯的腾出一只手去,把试图喝骂阻止的郭卫东的脖子捏住,制止了他说话。
  
  然后用温和的语气继续问道:“那么,你说的那个老宅在哪里,相信你肯定知道吧。”
  
  ·
  
  【今晚还有,要晚点,我正在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