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70章 【回归】

第一百七十章【回归】
  
  对于孙可可而言,被绑架的惊慌和惶恐是一方面。
  
  在这个黑暗的车厢里被关了两天,胆战心惊是一方面。
  
  没有吃的,每天只有喂一点点水,整个人又饿又渴,是一方面。
  
  但内心深处,还更有一丝惶恐,却是来自于陈诺!
  
  陈诺……到底是什么人?
  
  那个郭老板,满身是血的逃到陈诺家里,还引来了那么多追杀他的恶人!
  
  那些人打来打去,一个个就如同看电影里的功夫高手一样!
  
  而郭老板说,他是陈诺的朋友!
  
  那陈诺是什么人?
  
  还有张林生,张林生什么时候居然也会武功了?虽然之前一直听说,张林生和陈诺每天早上都去找蒋老师练拳。
  
  但就这么练练,张林生就变成功夫高手了?而且,明显感觉到,张林生对陈诺的态度,是一种敬服和畏惧的。
  
  最重要的,就是张林生说的话了。
  
  仿佛在张林生的语气里,只要陈诺知道自己两人被绑架了,那么他一定能找来。而且以他的本事,一定能将自己这些人救出去……
  
  陈诺……
  
  陈诺他到底有什么本事??
  
  仿佛忽然之间,陈诺就不再是那个喜欢拉着自己的手,在街上闲逛。不再是那个喜欢看着自己穿着裙子,满脸笑容露出雪白牙齿的少年。
  
  也不再是那个在自己家里吃饭,被父亲训斥却锁着脖子嘻嘻哈哈笑着的男生。
  
  ·
  
  张林生的猜测至少有一点是没错的。
  
  磊哥已经快要发疯了!
  
  磊哥是在孙可可失踪的第二天,得知了孙可可失踪的消息。
  
  孙可可被郭老板显示在陈诺家的晚上,老孙就发疯了一样的找女儿。电话打不通后,老孙第一时间联系了孙可可的同学和所有能想到的人。
  
  所有的同学都表示没有和孙可可在一起。
  
  老孙跑去了陈诺家。
  
  路上的时候,老孙还打了一个电话给光头磊。
  
  打听了一下陈诺的下落。并且也询问了自己的女儿会不会跑去磊哥的店里去找陈诺了。
  
  从前老孙是绝对禁止自己女儿在陈诺家过夜的,生怕少年气血旺盛的孩子,会做出什么超过底线的事情。
  
  然而在女儿失踪后,老孙心中却反而希望,自己的女儿此刻安然无恙,只是好好的躲在陈诺家跟那个小子偷情而已。
  
  如果是那样的话,事后老孙打算打断女儿的一条腿,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把陈诺那个小子的一条腿也打断——只要女儿不是真的失踪,而是跟那个小子在一起。
  
  然而,晚上找到陈诺家的时候,老孙看见的是一片狼藉。
  
  家里的门开着,房间里的灯关着,屋子里的摆设被打烂了许多。
  
  最让老孙心中发狂的是,他居然在地上看到了一些血迹!
  
  客厅里还有孙可可丢下的手机——老孙从这点判断出,女儿是来过这里的,可能也是在这里失踪的!
  
  然后,老孙在陈诺家的时候,磊哥也抵达了。
  
  当磊哥看见陈诺家一片狼藉的时候,他整个人都炸了。
  
  磊哥就觉得自己的全身汗毛倒竖,一股子凉气从脚底板冲到后脑勺。
  
  他很清楚一件事情。
  
  在他认识并接触了陈诺的这大半年时间里,陈诺表现出来的样子,这个世界上他最在乎的人大概有两个。
  
  一个是小叶子。
  
  一个就是孙可可。
  
  这两个人,磊哥很清楚,在陈诺那里,就是他的命!
  
  家里被砸的稀巴烂,地上还有血迹,还有孙可可留下的手机。
  
  磊哥第一时间就认为,孙可可一定是被什么人劫走了。
  
  然后磊哥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仇家。
  
  陈诺的底子,磊哥至今没有敢多问。但是仇家这个东西,在金陵城还是容易找到一两个的。
  
  在磊哥的认知里,李青山排名第一!
  
  于是,在老孙发疯的打电话报警的时候,磊哥立刻离开了陈诺家,直接冲去了李青山的遮风堂。
  
  磊哥把自己店里所有能召集的人全部都带上了。
  
  两辆面包车里塞满了准备搞事情的彪悍汉子,几个帆布包里装了扳手,铁链,叉棍等可以用作武器的东西。
  
  然后这辆面包车冲到遮风堂大门口的时候,磊哥没打算给自己留什么后路。
  
  他很清楚,动了孙可可,陈诺一定会愤怒,而且是狂怒。
  
  如果孙可可受到什么伤害的话……那个杀星可能会不顾一切的杀人!
  
  陈诺是出国去了……这一点磊哥很清楚。出国的护照还是磊哥帮忙办下来的。
  
  陈诺此刻人不在国内,磊哥认为,自己作为这位杀星手下的头马,自己是必须要喂他的后院负责的。
  
  目标既然锁定了是李青山,那么磊哥认为自己这个时候必须做出的举动就是,拼命也要和李青山干一场,然后拼命把孙可可救回来。
  
  若是自己没有任何动作的话,那么等陈诺回国来后,自己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
  
  光头磊带了十几个汉子杀气冲天的冲进遮风堂的时候,李青山正在遮风堂里三楼他的那个大休息室里喝茶。
  
  他得到消息的时候,大厅里已经打成了一团。
  
  李青山气急败坏带人下楼,看见自己金碧辉煌的大厅已经被光头磊的人砸的一片狼藉,连那个昂贵的水晶灯都掉在了大理石地板上碎成了七八块。
  
  “光头磊,你疯了吗!!”李青山愤怒的咆哮。
  
  磊哥的脸上在刚才混战的时候挨了一拳,半边脸已经肿了,却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更狰狞,死死盯着李青山:“李青山!你才是疯了!我看你这次是想死!”
  
  李青山脸色铁青:“要打,老子不怕你!就你带着的这点人,老子关上门就能把你们全撂倒,然后全部沉到秦淮河里去!
  
  我他妈的就不明白,你吃错了什么药,忽然跑来找老子麻烦!”
  
  “把孙可可放了!不然的话,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可以把老子沉河!不过你最好记准了位置!等那位回来,你也会被他沉在我身边!”
  
  李青山身子一晃,然后瞪大了眼睛。
  
  “孙可可……人没了?”
  
  ·
  
  李青山丝毫不顾及面子了,当着自己的手下和磊哥的人的面,直接赌咒发誓不是自己干的,自己没那个念头,更没那个胆子!
  
  同时还拿出了证据:自己昨晚还跟浩南哥一起吃饭喝了顿酒。
  
  虽然李青山当场试图拿出电话打给张林生来证明,电话没有打通——但是磊哥还是信了李青山的话。
  
  老头子暴跳如雷的样子,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区别。而且磊哥也不认为李青山能有这么好的演技。
  
  失踪的人里,除了孙可可之外,张林生也找不到了——这是磊哥的发现。
  
  而对于李青山而言,他仍然以为张林生才是那个戴头盔的杀星【浩南哥】,同时也以为失踪的孙可可是浩南哥的女人。
  
  至于浩南哥的下落……光头磊只说是去外地办事了。
  
  不管怎么说把,李青山也跳脚了。
  
  他把自己手下能派的人全派出去了!
  
  金陵城的火车站,长途汽车站,派了人拿着孙可可的照片去找。
  
  同时李青山开始挨个打电话给自己认识的金陵城的那些道上的人。
  
  威逼利诱加恐吓的打听,问昨晚是不是有人在江宁绑了一个漂亮女孩。
  
  李青山这种在一个地方沉淀了近二十年的大佬,全部力量和人脉展开后,完全不是光头磊这种小打小闹的人能比得上的了。
  
  天亮的时候,李青山能打听到的人都打听了一遍,确定了金陵城里他认识的道上的人没有做这么一个案子。
  
  然后就开始把目标转移到了一些外来户上。
  
  几个专业做人贩子的,很快就被李青山用重手绑了回来,光头磊在亲手用铁扳手砸断了两个人的大腿骨后,也确定了一点:孙可可的失踪和这些人贩子无关。
  
  陈诺家楼下和对门的邻居也被问过了。

  尤其是对门的曲晓玲——曲晓玲其实当晚是在家的,只是已经喝醉睡着了,也没能提供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倒是从小区里的邻居那儿打听到了一个事情:当晚有一辆货车停在了小区门口过。
  
  还有几个北方口音的家伙,其中还有人在门口的小卖部买了一盒蓝州烟。
  
  之所以这条线索能被人记起,因为那辆货车停的地方挡住了小卖部的门口,店主还跟人吵吵了两句。
  
  小卖部的店主被磊哥亲自上门询问,塞了一千块钱,并且加上磊哥一脸狰狞的样子的恐吓,把自己能记起的所有的细节都尽量说全了。
  
  车牌号自然是不可能记得的——普通老百姓不可能刻意去记别人的车牌号。
  
  但是车是一辆蓝色的货车。
  
  磊哥立刻拿出了几张车型的照片给老板辨认后,大体确定了。
  
  那时一辆跃进牌双排座卡车,卡车的货舱被改造,弄了个小型的货柜。
  
  蓝色车身,
白色的货柜,跃进牌卡车。
  
  北方口音的一群人,蓝州香烟。
  
  这几个线索从磊哥的手里转到了李青山的手里。
  
  李青山用了半天的时间,询问了金陵城里自己认识的所有的大佬,重点是包括了几个专门做货运生意的大佬。
  
  孙可可失踪的第二天晚上,李青山得到了一条线索。
  
  一个在中央门附近做长途货运生意的大佬提供的。
  
  这个大佬也是卡车司机出生,几年前聚集了一批卡车司机带车一起成立了一家货运公司,几乎版垄断了城北的长途运输业务。
  
  这位大佬表示,在两天前,有两个北方口音的人,租了自己手下的一辆跃进牌双排座卡车,蓝色车身,白色车厢。
  
  业务的内容是去河北运一批木材回金陵。
  
  连司机带车,跑一趟,谈好的价格四千五。
  
  而目前司机已经联系不上了。
  
  李青山和光头磊立刻把人收拢了回来,派出了八辆车,每辆车两个人,从金陵城的城北出发。
  
  2001年的时候,高速公路还没有后世的那种密集成网的状态。
  
  大多数的跨市和跨省的道路交通,以国道和省级公路为主。
  
  八辆车洒出去后,沿着几条公路往北找,半天后得到了一个线索。
  
  在通往徽省的某条国道上,某个平日里专门做过路货运司机生意的修车厂兼小饭馆,查道了一个消息。
  
  四个北方口音的汉子,一辆跃进牌的白色货柜卡车,在这家店铺里吃了饭,还给车补了一次胎!
  
  一条重要的线索是:这几个北方汉子应该是西北人。
  
  因为他们在吃饭的时候,抱怨过老板这里的面条不够劲道,没有咬劲。
  
  老板随意和他们攀谈过几句,得到的线索,这些陕陇汉子表示很想吃面条。
  
  最重要的一条线索是……
  
  “他们是往安庆去了。就走这条道。”
  
  那个满身机油味的老板在面对磊哥的询问的时候,笑得很憨厚的样子:“你们沿着这条道走下去,过了安庆的时候,有家很大的王家兄弟修车厂,在那里一定能打听到点什么的。”
  
  “为什么?”磊哥有点意外于老板提供的情报的准确。
  
  “靠山吃山,靠路吃路。”老板鬼笑了几句——因为有本地的道上的人带路,老板没隐瞒:“我补胎的时候,在他们后轮上楔了两个钉子,胎不会爆,但是会慢慢的漏气,走不到一百公里,他们就得再补一次胎,算算差不多就到安庆了。
  
  王家兄弟那个店是我的老朋友了,他们心更黑,一旦车进他们的修车厂里,好车也能给你修出毛病来。”
  
  “你就不担心他们的车不进你说的那个王家兄弟的修车厂,而是进了路上别家?”
  
  “那一片,公路上的修车厂,都是王家兄弟的。”
  
  ·
  
  果然,在刚过安庆界碑后的第一个公路旁的集镇,光头磊和李青山找到了王家兄弟的生意铺子,也打听到了那辆车的下落。
  
  “补过胎。往河南去了。”老板叼着烟,一口黄牙:“司机是个嫩子,不是常年跑车的行家,我们修车的时候都不管不顾的在饭堂吃饭,根本不在旁边盯着——常年跑车的老司机,谁敢这么做?
  
  遇到这种傻子,我就给他的机油箱做了点手脚。
  
  他那辆车,最多再跑一天,机油就要漏光的。算算差不多到新乡就不行了。”
  
  光头磊叹了口气:“新乡做买卖是你朋友?”
  
  老板笑着,满嘴黄牙:“都是靠这条路吃饭,都是兄弟。”
  
  磊哥心中一抖……
  
  他发誓,自己路上如果车坏了,打死也不敢找这些路边的野修车厂动手。
  
  就算要修,也一定让手下人站在旁边盯着看着。
  
  ·
  
  磊哥很仔细,他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发一条短信。
  
  这个短信的手机号,是陈诺出国前留下的。
  
  这个电话,磊哥打过,没打通,所以只能发短信,把孙可可失踪,到自己怎么找孙可可,每一步发现了什么,都用短信发送过去。
  
  这是磊哥目前能做到的一切了。
  
  ·
  
  陈诺第二次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身子没有那么疼了。
  
  努力起身后,胸腹之间也没有那么饥渴。
  
  看了一眼旁边清澈的湖水,陈诺打消了把脑袋塞进去再喝上一通的冲动。
  
  他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离开了湖边。
  
  身上的衣服已经干了,但满身都是泥土,脏兮兮的。
  
  还有一股子浸泡过湖水后留下的奇怪味道。
  
  野外的水自然不可能像自来水那么干净,哪怕是晾干了,都有一股子土腥味。
  
  其实衣服也已经坏了。
  
  很多地方已经撕裂破碎,裹在身上只能勉强遮羞。陈诺觉得自己至少稍微大一点动作,身上的衣服可能就会片片破碎。
  
  他心中给自己做了一个决定。
  
  以后除非是万不得已,这种【传送】,轻易绝不能再使用。
  
  对身体的伤害太大了!
  
  即便是现在,两次昏迷后醒来的陈诺,觉得自己虚弱的程度,是重生以来最差的状态。
  
  如果是单纯的肉搏的话,此刻恐怕随便一个普通人就能把自己打趴下。
  
  富士山附近其实没有什么单独的居住人家了,大部分都是一些规划的很好的村落,或者是旅游区。
  
  陈诺走到了一条公路旁,辨认了方向后,在路边等了近二十分钟才等来了车辆。
  
  第一辆车没打理陈诺的拦车手势,飞驰而去。
  
  第二辆车是一辆旅游大巴,终于停在了陈诺的身边。
  
  陈诺表示自己是一个的旅客,因为不小心在湖边游玩掉进了水里,错过了自己团的大巴。
  
  这辆大巴是前往东京的,UU看书 www.uukanshu.com这让陈诺很满意。
  
  晚上的时候,陈诺抵达了东京,跟大巴车上的其他旅客借了一点零钱,在路边的一个电话亭打了电话,很快就等来了接他的汽车。
  
  还了别人的钱后,陈诺被送回了酒店,回到房间后,陈诺打开了留在房间里的备用手机……
  
  东田会长听说这位特派专员回东京后,第一时间赶往酒店,而人还在路上的时候,就接到了陈诺的电话!
  
  电话里,陈诺的声音很平静,但平静之下,隐隐的有一股让东田心中发毛的味道。
  
  “安排最快的机票,我要去华夏。越快越好!”
  
  陈诺已经不在酒店了,打电话的时候,已经在动身前往机场的路上。
  
  东田的车不得不改道前往机场。
  
  在路上的时候,东田安排好了一切。
  
  没有最快的机票,但是东田安排了一家私人飞机。
  
  与此同时,在章鱼怪的网站上。
  
  几个地下世界专门做情报买卖生意的账号,同时都收到了一个【芳心纵火犯】的id发来的私信。
  
  【重金求购雪域一门所有的情报讯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