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63章 【那些变故】

  第168章 【那些变故】

  第一百六十三章【那些变故】

  就在陈阎罗在RB,陪着邪教扛把子一起探索海底遗迹的时候……

  金陵城……

  算下来,高考已经过去了近二十天的时间。

  张林生每天看似日子过的平静,其实心中也有些浑浑噩噩的感觉。

  成绩还没能查,但是他自己心中估算着,父母心心念念的那个机电学院,多半是考不上的了。

  自己考的怎么样,只有自己心里知道。

  父亲张铁军其实已经把大学的学费都凑好了。这个中年男人已经做好了再吃苦几年,把儿子读书供出来的准备——但也毕竟不傻,自家清楚儿子是什么材料,也做了第二手准备。

  高考结束后一个多礼拜后,张铁军就让儿子跟着他一起去了他工作的那家4S店的修理部。

  名义上,是说儿子暑期来做个打杂的兼职,每天管上两顿饭,每个月有个一百五十块的所谓“补贴”。

  就这么让张林生每天都在修理车间里跟着,学一些简单的机械修理。

  父亲嘴上不说明,但明里暗里,也用话点过张林生。让他好好的表现,在工友和斑组长面前好好表现,好好维护一下人际关系。

  这就是张铁军给自己儿子准备的后路了。

  若是考上了,万事大吉,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就可以让儿子不用再来厂子里吃苦,好好的过完暑假最后的一点时间,准备迎接大学生活了。

  若是没考上……

  那张铁军也准备好了一份厚礼给班组长,到时候,就用“实习”的名义,把儿子张林生留在厂子里,当一个修理工,慢慢的培养,慢慢的学手艺,学技术。

  总是一口干净饭。

  张林生对此没有表现出抗拒和异议。

  虽然并不喜欢在车间里干活,但毕竟心中存了一点对父母的愧疚。

  同时,虽然觉得自己可以未来跟着陈诺混,但最近陈诺出差后,就一直没回来,找也找不着人。

  就暂时安静的在修车车间里待了下去。

  张林生最近这大半年来,因为各种际遇,性子倒是和从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十八九岁的少年郎,整个人的言行举止,却已经看着有点大人的模样了。

  说话做事,气已经能够沉了下来,不似乎其他很多这些个年纪的半大小子,一个个都还在拼命的彰显着自己的张扬和叛逆。

  外加上跟老蒋练拳也有些日子了,再加上陈诺的作弊手段。张林生在养气的本事上其实已经颇有一点小成的意思。

  有时候,看着自己的儿子在车间里,安分踏实,不多嘴不争抢,沉沉稳稳的做事说话的样子,张铁军心中颇有一丝老怀欣慰的感觉。

  却又也有些遗憾:这小子,若是能早个两年开窍,该有多好!

  这天中午的时候,来了一个急活儿。

  一辆车被拖了来,车胎爆了。

  中午其他工人都去吃饭了,张林生年轻,也肯吃苦,班组长就直接让张林生陪着另外一个修理工给人换轮胎,还捎带了一个保养的活儿,换机油什么的。

  张林生没吭声,默默的接受了,张铁军也没说什么——老一辈的人都有这种认知:刚来单位的时候,多吃点苦,哪怕稍微吃点亏,维出一个好人缘来,让上上下下的同事和领导,都留下一个这个小伙子【能踏实苦干,不争不抢】的印象,终归是好事。

  于是,就由着张林生耽误了午饭,跟着工友在修车位上,架起车来换轮胎,然后保养换机油之类的活儿。

  一干就干到了下午两点左右。

  食堂的午餐自然是没了,张铁军心疼儿子,早买了四个肉包子装好了,用自己的一件工作用的换洗下来干净的工作服包着,给儿子预备着。

  张林生忙活完了回来休息的时候,张铁军拿出包子里,往儿子手里一揣,就走出了休息室……

  外面有人叫他去给一辆车做钣金的活儿。

  张林生打开被父亲用衣服包好的纸袋子,里面的包子还热乎着,热气儿都没走多少。

  心中有些复杂,看了一眼父亲的背影,也不顾手里还没洗干净,抓起就咬了起来。

  旁边是父亲平日里喝茶的茶杯——是用一个几年前买的罐装蜂蜜的玻璃缸子,洗干净了当茶杯用,上面有盖子。

  里面是浓浓的茶水——不是什么好茶叶,碎沫子居多,茶水橙黄,喝起来,有些苦涩。

  张林生却没吭声,就着这一杠子茶,一口气把四个包子全干了下去。

  心中却也不免生出另一个念头来。

  考不上大学……哪怕就是不跟着陈诺混,就这么在这个修理车间里带着,每天陪着父亲一起干活——只要父亲高兴,家里放心。

  其实,这日子也没什么不好的。

  正想着呢,手机响了。

  从贴身的口袋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号码。

  张林生犹豫了一下,看了看休息室里也没人了,拿起来接听。

  电话一通,那头传来了一个客客气气的声音。

  “浩南哥?您这会儿不忙吧?”

  张林生心里一动。

  声音认出来了,有些苍老,但还是能认出来。

  “李堂主?”张林生嘴里说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休息室的门外。

  李青山似乎松了口气:“是是,是我,李青山。您可别叫我什么堂主了,在您面前,哪有什么堂主的说法。”

  张林生迟疑了一下:“你找我什么事儿?”

  李青山的语气有点刻意热络的意思:“事情呢,其实没什么事情的。这不是,最近这些天,我听说您应该是刚刚结束了高考了。前些天呢,我想着,您刚考完,一定是很疲惫的,就没敢打扰您,您先休息些日子。

  这不是过了些天,我估算着,您也应该是休息妥当了,这才敢打电话叨扰。

  我呢,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着您这样的人物,高考一结束,少年青葱岁月的一个仪式总要有的。

  我就张罗了一个席面,您看看,您今天有空没,我想给你庆祝一下这个高中生涯的结束。

  我听说现在年轻人都流行弄个什么成年礼,老头子也想凑个热闹。”

  张林生呆了一呆。

  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这位李青山李堂主,这是上门来拍马屁来了呢。

  高考结束,请自己吃饭,算是给自己弄个庆贺成年的意思?
  本想就拒绝了,但是听着李青山话里话外的意思,仿佛还有一层没说明的东西,就迟疑了一下。

  李青山的这层关系,虽然说穿了,自己是借着陈诺的一身皮,李代桃僵,狐假虎威来着。

  但,张林生感觉到,陈诺似乎是有意识的和李青山保持着联系,或许是有什么未来的考虑。

  自己其实在李青山面前就等于代表着陈诺的身份。

  这样一来,倒是也不好和李青山把关系弄的太冷漠僵硬了——其实也就是张林生多虑了。

  以李青山对陈诺畏惧如虎的态度,就算张林生这会儿冷冷拒绝,李青山怕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的。

  “那……行吧,你说个时间地点,我过去。”

  “不敢!您说个地方,我派车去接您。”

  张林生看了看这个修理车间的工人休息室,果断拒绝:“不必来接了,你把地方告诉我,我到时候过去就好了。”

  “成!我一会儿给你发个短信,把地方告诉您。”

  挂掉电话后,张林生叹了口气。

  可不敢让李青山来接。

  万一让父亲看到知道了,又是一堆不好解释的话。

  只是,两分钟后……

  叮的一声,一条短信发送到了张林生的手机上。

  一个吃饭的地点,和时间。

  这个地方张林生认识,只是看了一眼,就有点咧嘴。

  室内的一家五星级的酒店的中餐厅。

  这家酒店,张林生有些牙酸——正是那个叫夏夏的女孩上班的那个夜总会所在的酒店。

  不过……只是去酒店吃饭,又不是去夜总会里喝酒,应该碰不上那个女人吧。

  ·
  夏夏两点钟的时候其实还在睡觉。

  昨晚她服务的那个包间里,客人喝到了夜里两点多,虽然消费颇为客观,自己消费加抽成也赚了不少,但回到家里洗漱睡觉,已经是天亮之后的事情了。

  两点多的时候还没睡醒,就被电话吵醒了。

  做她这行,睡觉可不敢关手机的,连静音都不敢的。因为随时会有熟客打来电话,联络感情,或者是预定包间什么的。

  两点刚过没多久,夏夏被电话吵醒,还是打起精神来接了,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接通。

  只是电话那头,却是公司里带组经理红姐的声音。

  “什么事儿啊红姐。”夏夏一听是红姐,语气就没那么客气了,抱怨道:“我还在睡觉呢。”

  “祖宗哦!”红姐的声音有点着急也有点激动:“行了你赶紧起来吧,晚上有事情。”

  一说有事情,夏夏自然就懂了——肯定是又有什么重要的客人要陪。

  “晚上呢,这才下午两点啊!我睡到五点起来也来得及啊。”

  “不行!”红姐飞快道:“客人晚上要在酒店里吃饭,让我预备几个人陪着一起,饭桌上调调气氛。”

  夏夏有些抗拒:“吃饭我不去行不行啊?晚上我到包间里面等就是了。”

  小妖精实在有些没情绪——陪客人吃饭这种事情,虽然是每个红牌妖精的必修课,但是做到她这种层面的红牌妖精,陪客人吃饭其实也可以稍微挑选一下了。

  而且,有些客人小气的很。

  晚上在包间里陪一场,也是那么多小费。

  陪着多吃一顿晚饭,也不会多给一毛钱。

  还要多耗费一两个小时的功夫,还要多喝不少酒。

  已经站在从业人员顶尖位置的夏夏,实在没多少兴趣再做这种水磨功夫。

  她又不是赚不到钱,没必要做这种努力却不一定有回报的事儿了。

  “不行!今晚的饭局很重要!”红姐毫不犹豫的拒绝:“晚上接待的是一个狠厉害的老板!这个客户陪好了,我告诉你……不得了!”

  夏夏却更没兴趣了。

  红姐说的厉害的老板,她听出味道了,多半是道上的大佬。

  其实夏夏最不喜欢陪这种道上的大佬。

  这种人得罪不起,而且做事的路数也很邪的。

  自己养鱼的功夫,虽然已经到家,但是稍微不留神,惹恼了这种大佬,人家可是不管什么风度的,什么手段都使的出来的!
  夏夏最喜欢的客户,是那种兜里有几个钱,但是却没有什么很大能量和地位的土财主小老板之类的。

  那种男人的钱,自己尽情可以玩手段来坑,坑到了,拍拍屁股一走,人家也没办法。

  可道上的大哥,可不能这么对付的。

  再说了,既然是红姐的客户,就算是再肥的肥羊,夏夏也不能没吃相的出手抢过来。

  这种局面,去了就等于是给红姐当菜,送给人家的。

  夏夏实在不想做这种没回报的事儿。

  红姐软磨硬泡了几句,
又软软硬硬的说了几句话后,夏夏才终于勉强答应下来。

  挂了电话后,夏夏叹了口气,翻身起床。

  虽然才两点,但是算算时间,自己要起床洗漱,洗澡化妆穿衣服,还要提前到吃饭的地方等待,那么时间其实也已经不算很富裕了。

  觉是睡不成了。

  起来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洗漱,看了看镜子里自己依然娇俏的脸,但眼眶还是有些黑眼圈。

  撩起衣服摸了摸小腹……腰肢还是纤细光滑。

  但只有夏夏自己知道,因为常年的熬夜外加成天喝酒,自己的肚子看着还平坦,但用手一捏,已经能捏出点肉了。

  心中忍不住哀叹:不行了,过些天要再去健健身了。

  咦……前些天听那个谁说的,有个姐妹去抽脂,好像还挺管用的,到时候可以去问问,要是行的话,总比健身跑步要省事儿多了。

  这人啊,捷径走习惯了,就会行成一个思维定势,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下意识的会想着,有没有什么省时省力的捷径可以走……

  却往往忽略了,这个世界上,任何捷径,都是有代价的。

  洗完了澡,夏夏拿起手机来,选择性的回复和问候了一些自己的熟悉的老客户。

  电话通讯录翻到“小哥哥”这个名字的时候,夏夏犹豫了一下。

  那个叫张林生的小哥哥,夏夏之前是卯足了力气盯了好久。

  真的是下了功夫了。

  奈何那个家伙……看上去应该也是偶尔动心的,但不知道怎么的,动心完了之后,就躲得远远的。

  尤其是前些日子,怎么找都找不到人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

  夏夏虽然之前一肚子雄心壮志,立志要搞定这个家伙。

  但……一个当小姐的,做事情能有多少毅力?何况夏夏是红牌妖精,备选的备胎多多。

  遍地都是凯子,不缺这一个。

  时间一久,也就心思淡了。

  想了想,没有再给张林生发短信,随手把手机扔到了床上,跑去拉开衣柜挑衣服去了。

  ·
  孙校花同学最近日子就过的不太舒心了。

  本来么,暑假期间,好容易得了些空闲出来。以孙可可的性子,自然是想抓住自己的小男朋友,好好的腻歪上几天的。

  刚放假的头几天,孙可可还能联系上陈诺,只是那个时候,按照老孙家的惯例,放暑假了,孙可可要先去趟外婆家,在外婆家陪老太太陪上几天。

  好容易从外婆家回到金陵……

  陈诺那个小狗,人没了呀!

  前两天就给自己发了条短信,说是磊哥让他出差去生产厂家蹲点去了。

  结果,这一走都快半个月了也没回来。

  孙可可每天都打电话发消息,可陈诺只是偶尔回一条短信,电话却从来没接到过,短信不是说自己累,就说自己跟客户喝酒喝过头睡得早。

  好在每天的短信还是能收到。

  小姑娘虽然有点不爽,但看着短信里,自己男朋友每天是在工厂里努力维护客户,也一副上进的样子……最重要的是,听说他陪客户喝大酒喝了好几场。

  又有些担心陈诺的胃会不会喝坏了。

  气恼归气恼,担心也是担心的。

  孙校花浑然不知道,这些日子,在手机的那一头,每天抱着手机,绞尽脑汁给自己发一些问候和报平安的话语的人……

  并不是那只小狗!
  而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大光头!
  (话说诺爷到底啥时候回来呢。再不回来的话,我这理由都快编不下去了啊!!)

  磊哥捏着陈诺走之前留给自己的手机,苦恼的抓着头皮。

  ·
  孙可可熟练的拿出钥匙打开陈诺家的房门。

  进门先冲到里面,看了一眼卧室——没人。

  那就是还没回来。

  自己留在桌上的字条都没动过。

  小姑娘有些气恼的挥舞拳头往陈诺床上的枕头和被子上乱砸了一通。

  撒完了气儿,才起身来,又小心翼翼的把床上整理好,转身出门去厨房里拿起扫帚来。

  先仔细的把地板扫了一遍,然后又吹着口哨去打了水,拧了抹布,擦餐桌,擦茶几。

  下午的时候,小姑娘蹦蹦跳跳的在客厅里来回忙碌着。

  这些天,孙可可每个三四天就回来打扫一回。

  若是让老孙知道,怕是眼泪都要掉出来了。

  哪怕是在自己个儿的家里,孙可可做事儿也没这么勤快啊!

  打扫完了,厨房了的灶上烧了壶水,孙可可坐在客厅沙发上开始翻杂志等着。

  最后一道工序,把暖水壶灌好了就可以走了。

  每次来,孙可可都会把暖水壶的水换一遍,心中想的是,万一陈诺出差回来了,家里就立刻能有水喝,不用现烧。

  拿出纸来又写了张字条。

  “冰箱里有冰棍,暖水壶的水是今天刚烧的。

  到家了记得给我打个电话!”

  写到这里,姑娘心思一动,在下面又画了一个潦草的恶狠狠的鬼脸。

  表示自己很不爽,很不开心了。

  墙上的时钟到了六点,开始当当响。

  但是声音有点没劲儿了,估计是电池不行了。

  孙可可记在心中,下次过来要带几节五号电池把时钟的电池换了。

  给暖水壶里重新灌了水,看了看崭新干净的陈家客厅,孙可可吐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子,姑娘准备回家了。

  六点的时候,再不回去,老孙要打电话催了。

  今天自己是编了借口说是跟同学下午出去逛街才出来的。

  夏天晚上六点的时候,太阳还没下山,天色也还大亮着。

  孙可可站在门口正在换鞋,忽然就听见房门被用力拍了几下!

  砰砰!

  小姑娘心中一动:“陈诺?”

  随机反应过来,陈诺回自己家怎么可能敲门,直接拿钥匙开了就进来了才对。

  “谁啊?”孙可可应了一声。

  外面没吭声。

  孙可可走过去打开门。

  门一拉开……

  “啊!!!”

  小姑娘一声短促的尖叫。

  门外,一个身材结实的汉子,本来已经半靠在门上,门一开,身子顿时就往里倒了下来!

  孙可可赶忙闪身往后退,就看见这个汉子扑通一下倒在了门里地上!
  “你……你是谁啊!”

  孙可可吓呆了。

  这个汉子头上好多血,半边脸都被血染红了!
  而且身上的一件T恤衫也是脏兮兮的,仿佛在灰土堆里打过滚一样!
  这个汉子挣扎了一下,奋力跳了起来,一把就把房门关上了,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吓傻的孙可可。

  孙可可反应过来了,大呼起来:“你是谁啊!!啊!!”

  “别,别叫!”

  汉子上去一把捂住了孙可可的嘴巴,把女孩往后推了推然后忽然就从腰间拔出一把看上去是用来切肉的尖刀!

  孙可可顿时惊着了!
  丫头眼珠子转了转,忽然扭头就往房间里跑,大声尖叫:“救命啊!!!”

  持刀汉子一把抓住了孙可可的衣服,把她拉到自己身边,这人力气奇大,孙可可被拉的一个踉跄,差点就要摔倒,但是汉子却又扶了她一下。

  “别怕,我不是坏人。”汉子松开孙可可,飞快的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咬牙道:“我不会害你的!我就是没地方躲了,来这儿藏一下。”

  顿了顿,他抬起眼皮看孙可可,然后又看了看家里。

  “陈诺呢?”

  孙可可愣住了,她吃惊的看着这个汉子,盯着他足足看了几秒钟,然后认了出来。

  “啊!你,你是那个……那个楼下开面馆的郭老板?”

  老郭苦笑:“认出来了啊……小妹妹,我也认得你,你是陈诺的女朋友对吧?
  别怕,我不会害你,我也不是坏人。

  我遇到了点事儿,UU看书 www.uukanshu.com没地方躲了,走投无路,想着陈诺还有点交情,在你们这儿躲一下。

  你别乱叫,我不会害你的!”

  孙可可身子其实还在发抖,看着这个说认识吧算认识,但绝对不熟的面馆老板,又看了看对方手里的尖刀,终于犹豫一下,没敢再大叫了。

  老郭叹了口气:“小妹妹……劳烦你,家里的药箱有没?拿出来借我使使!

  先……咳咳咳咳……先谢谢了!”

  说着,老郭身子一软,差点没站稳,强行一把在墙壁上撑了下,才没倒下。

  只是雪白的乳胶漆大白墙上,却留下了一个血淋淋的巴掌印!

  孙可可吓得气都不稳了,但还是战战兢兢道:“药,药箱……你,你等一下,我找找……”

  ·
  【真的求一下月票,排名不太好,大家帮忙,手里有票的先别留了。

  成不?】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