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59章 【钥匙】

  第一百五十九章【钥匙】

  鹿细细离开的两日后。

  ·

  东京,台东区。

  这里以保存了大量的“江户时代”风格建筑而闻名,其中最著名的,自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浅草寺”。

  在位于距离浅草寺不远的一处庭院,楼宇的建筑也是仿江户时代的风格,勾角的楼台上,二楼的窗台敞开,从这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浅草寺大名鼎鼎的“雷门”。

  这一天的天气极好,阳光之下,远远看去就可望见浅草寺门前游人如梭。

  陈诺坐在窗台前,面前摆放着一壶清茶。

  一个身穿和服的侍女跪坐在一旁,安静的摆弄着茶具,恭敬的垂着头,动作很轻柔。

  一杯茶下肚,陈诺眉毛一挑。

  门外已经传来了动静。

  房门被拉开的时候,门外是一名身穿西装的男人,对着门内的陈诺一鞠躬,然后让开身子,将一个轮椅推了进来。

  轮椅上,穿着一件浅白色和服的石井久子,对着陈诺浅浅一笑。

  “很抱歉,让您久等了,我身上有伤,行动不便,所以来迟了一步。”

  陈诺看了看石井久子。

  这个女人的脸色苍白,显然短短的三天时间,伤势还没有好。而且,陈诺能嗅到这个女人身上的一股淡淡的药味。

  石井久子的手下一挥手,房间里的侍女立刻起身退出了门外,随后外面的人鞠躬,将房门关上,只留下了陈诺和石井久子两人在房间里。

  石井久子转动轮椅到了陈诺的面前:“很抱歉,我有伤在身,今天就不能亲手为您烹茶了。”

  陈诺不在意的笑了笑:“伤的很重么?我记得我下手很有分寸的。”

  石井久子叹了口气:“您下手是很有分寸,但我自己把刀口弄大了些。否则的话,伤的太轻,怕是会让人怀疑。”

  顿了顿,石井久子低声道:“我原本还很担心,您不会给我打电话了。”

  陈诺摇头:“弄死小林和麻生,等于帮了你一个天大的忙。施人恩情,不求回报?我可没有那么伟大。”

  “很好,我一直在等待您的电话的。”石井久子笑了。

  陈诺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看了看窗外:“这个见面的地点选的不错。”

  “……确实不错。”石井久子也看向窗外。

  沉默了几秒钟后,这个女人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浅草寺……也是我当年,和教主大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陈诺皱眉看着这个女人,他能听出这个女人的语气很复杂,仿佛提起她的那位教主的时候,语气里含着一股无法描述的滋味。

  有缅怀,也有感慨,也仿佛藏着一丝淡淡的不甘和讥诮!

  “一个来自九州岛的乡下家庭的女孩。

  出身平凡,虽然自己后天不懈努力在学业,来到东京上了一所普通的大学。但在东京这种地方,一个出身于普通家庭,只有普通大学学历的女孩是根本很难站稳脚跟的。

  直到这个女孩遇到了那个人。

  可以说……我其实很感谢那个人,他带我走进这个世界的另外一个层面,拓展了我的视野,让我看到了更多的可能性,让我知道一个人奋斗到了极致,可以取得多大的成就……

  或者说是,造成多大的破坏力!”

  陈诺摇头:“我来,不是听你忆苦思甜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奋斗史,或者精彩,或者庸碌。

  这些话,留着等你将来有机会找人写回忆录或者自传的时候再说吧。

  我没兴趣听这些。”

  “是!”石井久子点头:“让您见笑了,是我情绪一时激动——大概是故地重游的缘故吧。”

  顿了顿,石井久子忽然抬起头来,看着陈诺,单刀直入道:“如果我没猜测错误的话,您,应该不是RB人吧!”

  陈诺一挑眉。

  他笑吟吟的看着石井久子:“所以,那天在你们总部的那个小院里,你对我说了一句话‘我们RB人……’,在那个时候,你就已经猜到了,或者说,在试探我了?”

  石井久子坦然了点了点头:“不错。”

  “窥探一只你无法抗拒的怪兽巨龙,你不怕么?”

  “要和一个我无法抗拒的强大存在合作……哪怕是明知道自己的弱小,也要竭尽全力的为自己谋取一点筹码——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石井久子丝毫不退让,断然道:“这是不得已的做法,也是必须的做法。

  哪怕这些筹码其实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哪怕是在跟你交谈的过程里,这些筹码仅仅只能换取到一丁点,一丁点的……您的尊重。

  让我取得一丁点的心理上的优势。

  让您觉得我不是废物,觉得我足够聪明,有一丁点跟你合作的资格。

  我,也必须这么做!”

  不得不说,石井久子这个女人,是陈诺两辈子为人里,遇到过所有的女人里,最强大的一个。

  心理最强大!

  不知可否的笑了笑,陈诺缓缓道:“那么,说点正事吧。我这个人喜欢直接的做法……我帮了你那么大一个忙,你该回报我什么好处呢。

  小林和麻生的死,你目前应该成为了你们组织实际上的掌管者了!

  至于你们的那个教主,他还在牢笼里关着,而且已经关了几年了。对你们组织的掌控力肯定已经被削弱了太多。

  现在,你应该已经是实际上的二代目了吧。”

  “是的。”石井久子也不否认,点头承认后,却道:“但……成为一个真理会的二代目,并不是我的追求。”

  陈诺笑了。

  “二代目不是追求,你还想干什么?去竞选首相么?”

  石井久子的语气有些嘲弄:“竞选首相么……当年教主也不是没想过,他当年曾经试图以教会的影响参政,但是在从地区议员的竞选中就惨白了,于是他才被狠狠的打醒,知道自己走那条路,是白日做梦。”

  嗯,这个事情,陈诺上辈子在查看真理会的历史的时候,倒是也知道的。

  那个教主……当年刚起家的时候,曾经确实是做过参政的白日梦,结果输的很惨。

  之后才越来越极端了。

  陈诺静静的注视着这个女人,皱眉道:“那你想要什么?”

  石井久子神色镇定,只是眼神里却不免还是流露出一丝丝无法压抑的激动来。

  “您,难道就不好奇么?

  那个家伙,他原本就只是一个在按摩店里给人按摩的小工。一个双目失明的瞎子,腿脚还有残疾!在他人生的前几十年里,一事无成,碌碌无为,身无半点才华!

  为什么却忽然如同随风而起,直冲云霄,成为了一呼百应,蛊惑万人的一教之主?

  从原本的一贫如洗,变成了坐拥千亿资产的大人物?

  从一个别人看一眼都没兴趣的贱民,变成了一个凭借一己之力就蛊惑无数人心灵的宗教之首?

  这一切,是怎么变化的,又是怎么发生的。

  您,就不好奇么?”

  陈诺笑了。

  “你是来和我说故事么?你的讲故事的技巧不错,懂得用提问的方式引出悬念来吸引人……但是!”

  陈诺的笑容渐渐冷了下来:“我不是来听故事的!”

  石井久子居然并没有被陈诺吓唬住!

  这个女人缓缓道:“没有答案的,叫故事!

  有答案的……可以叫做……方案!”

  陈诺盯着石井久子的脸,仔细的看了几秒钟后。

  “说说你的方案吧。”

  石井久子松了口气。

  “某一年,某一天,一个原本一事无成碌碌无为的家伙,在机缘巧合之下,走进了一个地方,得到了一样东西。

  然后……后面的一切就发生了。”

  “所以呢?”陈诺问道。

  “我,恰好知道了,那个地方在哪里。”

  陈诺摇头:“这个故事更俗气了。一个寻找宝藏的故事么?”

  石井久子有些着急:“
不是寻宝!”

  这个女人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奇异的目光来:“那个地方,有一件东西存在!

  他手里有一把【钥匙】,能打开那个地方的门。

  但是这把钥匙是有次数限制的,最多只能使用三次,就会崩坏!

  据我所知道的讯息,那个人进去了两次,第一次进去后,他从一个沉默寡言甚至不善言辞的人,变成了一个可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甚至言辞之中都可以带着奇异的蛊惑任心力量的leader!

  而第二次,他再次进入,回来后,他变成了一个可以扰乱别人心神,甚至是视觉,给人造成幻象的神奇魔术师——这也是真理会一直宣称教主会魔法,是神灵转世的最大的依仗。

  虽然他的那些所谓的特殊能力的展示都是骗局!

  但是……他当时确实是用这一手蒙骗了很多人,甚至还有电视台的摄像机的拍摄和采访!”

  陈诺语气很淡漠:“你的说法让我的兴趣正在减退,如果只是这种事情的话,我准备在一分钟过后起身离开。”

  石井久子额头冒出了冷汗,她用力双手拍在了桌上,不顾伤势的疼痛,将身子支撑着站了起来,厉声喝道:“这些难道不够神奇嘛?先生!那个地方,可能是藏着一件能够改变人命运的神器!

  一个可以将普通人,改变成一个神奇的大人物的神器!!”

  陈诺摇头:“那是你以为的‘神奇’,而在我的世界里,我看过太多‘神奇’了,你的那个教主,在我看来没什么了不起的。”

  一个地方,一件神奇的宝贝,将一个普通人打造成一个强大的存在?

  又如何?

  一个普通人成为一个异能者?

  又如何?

  对曾经站在异能世界金字塔顶尖的陈阎罗而言。

  吸引力不大呀。

  石井久子这次是真的着急了。

  “如果我告诉你,教主曾经跟我说过,那个地方的好处,因为他受限于自身的条件,只得到了不足万分之一呢?

  那个地方的宝物,神奇的程度,可能远远不止他后来展现出的模样。

  如果我告诉你,在他的描述里,那个地方的东西,可以造成的神奇程度,远远超过言辞能描述的程度呢?”

  “那你自己去就好了啊。”

  陈诺打了个哈欠:“你不是说,你已经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了么?而且……你说的那个什么【钥匙】,我猜,你这种女人,既然敢说出来,那么想必,钥匙一定被你得到了吧!”

  “我一个人不行!我需要一个能力者……一个实力强大——越强大越好的能力者!”

  石井久子终于说出了底牌:“教主告诉过我,那个地方的好处,普通人能拿走的非常有限!但是只有强大的能力者,才能走到最深的地方,取得最大的好处!”

  “最深的地方?”陈诺笑了:“所以那个地方是什么样子的?一个高高的台阶?还是一个深深的隧道?

  实力弱的只能走进去一点,实力越强大,就能走的越深?

  是这个意思嘛?”

  “我也不知道,但是他当时就是这么说的。”石井久子摇头道:“所以……真理会成立后,这些年来,他都在不遗余力的,在全RB搜寻能力者!

  只是可惜,可能RB是一个太过狭小的国度,无法诞生真正的强者,所以这些年来,我们能找到的能力者,数量寥寥不说,实力也没有真正达到强大的程度。

  比如那位树先生,已经是我们能找到的最强者了。但在您的面前,就如同一个三岁的孩子,毫无抵抗能力。”

  “那就祝你好运了。”陈诺依然毫无兴趣的摇头:“我对陪同你去寻宝这种事情没有任何好处。”

  “我可以给您很多很多钱。”石井久子咬牙道。

  “多少?”

  “真理会全部资产有千亿!我都可以拿出来!”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  看书领现金红包!

  陈诺怔了怔。

  这个女人,疯了啊?

  千亿日元的资产,也有十几亿美刀了。

  而且……

  梭哈??

  赌这么大么?

  “我没有太多时间了。”石井久子神色黯然。

  陈诺皱眉。

  没时间?

  她快死了?

  不对啊!上辈子,这个女人是活到了陈阎罗去世重生之前,她都还在的。

  “那个钥匙!”石井久子低声道:“UU看书 www.uukanshu.com那个钥匙,它的寿命快要到了,如果它一旦死掉,那么,那个地方,就进不去了。”

  陈诺心中一动。

  “那个【钥匙】?是……活的?”

  石井久子眼看陈诺终于提起了一丝兴趣,她不敢再耽误时间,赶紧用力拍了拍手掌,大声喝道:“抬进来!!!”

  眼看这个女人这副做派,陈诺倒是反而靠在了椅子上,安坐下去了。

  且看看吧。

  几分钟后……

  房门被拉开,一个下面装了滑轮地盘的玻璃柜子,被推了进来!

  一个玻璃柜子,大小大概比普通的家用冰箱大两倍的样子。

  里面盛满了水,还有海藻之类的,仿佛还小心翼翼的制造了一个生态循环的系统。

  而一看见玻璃柜里的东西,陈诺虽然保持着安坐的姿态,但是心中,却也陡然狠狠的跳了几下!!

  这个玻璃缸里,水中,赫然是……

  一只章鱼!!!

  ·

  【求月票!邦邦邦求月票~~】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