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58章 【二千零九年的约定】

  第一百五十八章【2009年的约定】

  上辈子的事情……

  其实陈诺心中倒是并没有什么【穿越者不能说自己是穿越者】或者【重生者不能说自己是重生者】这样的规则或者顾虑。

  他对鹿细细是信任的,哪怕是将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诉这个女人,其实也并不会给他带来困扰——我相信鹿细细绝对是而已信任的人。

  但是!

  若是不涉及到鹿细细本身的话,陈诺完全可以在思虑之后,坦白告诉鹿细细自己有上辈子经历……

  可眼下不行。

  此刻不行。

  因为鹿细细问的“上辈子”,是和她自己有关系的。

  而最重要的是……

  上辈子,鹿细细死掉了啊。

  而且,上辈子鹿细细的死亡,可以说在某些方面和陈诺有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原本呢,以陈诺的想法,这辈子,自己远离鹿细细,或许就可以避免上辈子鹿细细惨死的情况发生。

  可现在,两人又卷在了一起,还愉快的滚了一夜的床单。

  这就越发的复杂了。

  上辈子鹿细细的死亡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

  复杂到的程度,并不像萤火虫或者蜂鸟或者蓝莓她们几个,那些身世,有着明显的时间坐标刻度,以及标志性的事件。

  鹿细细的死亡,要复杂的多!

  并不是说,现在陈诺告诉鹿细细:你上辈子会遇到什么事情,然后你就死掉了。所以你现在要避免去做什么事情,避免去哪里,避免接触什么人……

  没这么简单的!

  而且,还有蝴蝶效应的存在。

  很多事情一旦改变,就根本说不清的了。

  即便陈诺知道上辈子鹿细细是因为做了什么事情而死掉的,现在告诉她:有个事情你别做哈,会死的。

  可能大部分人,觉得这么做就解决问题了啊。

  错!!!

  有一个很著名的心理学的实验:红色按钮理论。

  怎么回事呢?

  把一个人放在一个房间里,告诉这个人:房间里有个红色按钮,你千万别按,按下去会有灾难发生!

  可能大部分人都会很自信的说:那我肯定不会按的!!

  又错!

  根据实验结果,大部分参与实验的人,最终都会忍不住还是按下那个按钮!

  哪怕明知道这个按钮是危险的,会导致灾难的。

  所以说,人的心理,真的是一个很复杂的玩意儿。

  ·

  陈诺不介意把自己重生的秘密告诉鹿细细。

  但不是现在。

  而是在彻底解决了鹿细细死亡的隐患之后才行。

  事关鹿细细的生死,他不敢冒丝毫的风险。

  这绝不是“试试看”的事儿。

  万一把鹿细细又给试死了……算谁的?

  ·

  打一个比方吧。

  比如说,你知道你明天上午出门的路上,走路的时候会摔一跤。

  你想避免这个事情发生。

  那么你该怎么做呢?

  不出门?

  那么也有可能,你是没出门而是留在家里,但结果你是在家里摔了一跤。

  逻辑是:找到摔跤的原因,然后解决掉这个原因。

  摔跤的原因有很多。

  一些简单的容易想到的原因:可能是鞋子太滑了;可能是地上有人扔了个西瓜皮;可能是当时走路的人走神了;

  一些稍微复杂一点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某种疾病导致肌肉麻痹了;可能是因为某种事情导致当事人精神混乱。

  那么更深层次的原因就变成:到底是什么疾病导致肌肉麻痹?

  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当事人精神混乱?

  好,那么继续挖掘!

  导致肌肉麻痹的疾病的起因……可能是几年前的一次病痛留下的隐患?那么几年前的那次病痛该如何提前避免?

  又或者。

  当事人是因为在路上遇到了自己的前任,引起了当初失恋的难受的心情,精神混乱而摔跤——那么该如何避免?再回到几年前,让自己不要和那个人相恋?

  那么问题又来了。

  喜欢上一个人,会和这个人谈恋爱。很大的可能是因为,你从小的经历,你接受的教育,你的家庭生长欢迎,最后使得你行成了你的三观……你就喜欢这一款的!!

  那咋办?

  再往前追寻更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更庞大了!

  ·

  在这个例子里。

  摔跤是【果】,而为什么会摔跤是【因】。

  只有找到了真正的【因】,才有可能避免这个【果】。

  而鹿细细的死,又远远比避免一个摔跤,要复杂的多的多!

  ·

  陈诺在沉默。

  鹿细细在等待。

  过了会儿,鹿细细似笑非笑看着陈诺:“怎么?又在编么?”

  “没有。”陈诺摇头。

  终于,他缓缓道:“如果我说,这些可能是因为我之前的一个很长很复杂的梦——你信么?”

  鹿细细看着陈诺的眼睛,这个男人的眼神很诚恳,但是……却含着一丝坚持。

  鹿细细瞬间明白了:陈诺并不想说。

  所以,鹿细细并没有继续追问了——这可能也就是鹿细细这样的女人,和一般女人的最大区别。

  “等你觉得什么时候可以说了,告诉我!”

  “……好。”陈诺点头:“我答应你。”

  “能给个大概时间么?”

  陈诺仔细想了一下:“2009年。这是最后的时间……当然,也可能提前,如果很多事情顺利解决的话。

  但,最晚不会超过2009年,一定会把事情告诉你。”

  如果是换做别的人,听到这句话恐怕直接就翻脸了。

  现在是2001年啊!!

  你跟我一杆子支到八年后去了?

  咋滴?你是要抗战啊?

  但鹿细细,却敏锐的捕捉到,这个男人的态度是严肃的!绝不是在开玩笑或者耍无赖。

  于是。

  “……行!我等着。”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了。

  虽然这辈子两人纠缠的时间并不长,但却奇妙的自有一种默契存在于两人之间。

  ·

  中午的时候,这一对男女才终于从床上起来。

  各自洗漱后,陈诺打电话让人送来了新衣服。

  “你来RB待几天?”

  吃早饭的时候,陈诺问鹿细细。

  鹿细细歪头想了想:“我应该明天就要走的。”

  “这么快?”

  “嗯。”鹿细细笑了笑,伸手捏住了陈诺的手背,笑道:“我在伦敦还有些事情,跟人约好的了。”

  陈诺想了一下:“挑战【利刃骑士团】?”(第69章)

  鹿细细鼓着脸有些不爽:“那些家伙得罪我了。总要给他们些教训的。”

  这件事情,上辈子陈诺也听说过,倒是没出什么意外,而且也成为了星空女皇生平显赫的战绩之一。

  于是点了点头:“好,那你出手不要太重。利刃骑士团的那些人就是脑子古板了一些,倒也不算什么坏人。”

  “嗯。”鹿细细点了点头:“
然后,我还打算去找巫师算账。那个家伙跑去金陵城找我们麻烦,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这下陈诺皱眉了。

  上辈子,女皇和巫师之间并没有太深的仇恨的,也没有爆发过太过激烈的决战。

  “巫师去金陵是为了找我,这件事其实跟你没什么关系的。”

  “现在跟我有关系了啊。”鹿细细笑道。

  “我自己来吧。”陈诺摇头道:“我的实力应该很快就能成长到足以对抗巫师的程度了。这个场子,我会自己找回来的。

  而且,巫师那个老阴比,这次受伤,肯定是躲藏起来了,你恐怕也很难找到他。”

  “我知道。”鹿细细有些不甘心:“找不到他,我就去找修士会的麻烦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嘛。

  老大作孽,手下人吃些苦头,有毛病吗?”

  “没毛病。”陈诺苦笑。

  好吧,不劝了。巫师躲起来的情况下,鹿细细对付修士会里的其他人不会有什么问题。

  鹿细细想了想,起身去桌上拿了纸笔来,回到餐桌前,写下了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

  “管野义人?”陈诺看着纸上的名字。

  “嗯。”鹿细细点头:“我这次能快速找到你,也是他帮我做的啊。”

  顿了下,鹿细细解释道:“这个人是我以前在RB执行一项委托的时候认识的,欠我很大很大的恩情,而且也是可以信任的。”

  陈诺笑着点了点头。

  大概,也是类似于掘金人之类的角色吧。

  星空女皇虽然一直是没有自己的团队和组织,一直是以独行者的身份行走在地下世界之中。

  但独行者,并不代表她就真的是光杆司令一个啊。

  撇开小奶糖不说。

  星空女皇生活那么奢侈,钱哪里来的?

  人家可是在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豪宅庄园。

  在不列颠还拥有古堡的。

  要维持这种生活,自然也有生财之路。

  虽然没有像【深渊】或者前世的【阎罗】一样组件自己的组织和同伴。

  但是发展几个下面的掘金人一样的角色,并不奇怪。

  “你在东京到底做什么事情,我就不细问了。我知道你很聪明也很机灵,你这人,狡猾的很,绝不会让自己涉险的。我大体是放心的呀。

  不过呢……万一,我是说万一,如果你遇到一些麻烦需要些帮助的话,你可以找这个管野义人。”

  陈诺笑了笑,看了一遍那个电话,用心的记在了心里。

  毕竟是【老婆】的一片好心,不好拒绝。

  `

  这一天,两个终于打破了关系临界点的年轻男女,干脆就敞开了心怀,甜蜜的相处。

  犹如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恋人一样,干脆就屏蔽掉了全世界,沉浸在了两人世界里。

  倒也并没有就沉迷床榻之间。白天两人出去在东京的街头走了走,就如同普通情侣那样,手拉着手,悠然的在东京最热闹的街上闲逛。

  陈诺还给鹿细细买了一顶帽子,鹿细细给陈诺买了一副墨镜。

  下午的时候,两人还去看了一部电影——2001年的时候,上映的大片《珍珠港》。

  看完走出电影院后,两个人同时破口大骂起来。

  “烂片,烂到家了啊!!”

  “那个女主角也太婊了吧,以为男主死了,就跟男儿滚床单嘛?!”

  “是啊,还什么兄弟情!哪有这样的兄弟啊,兄弟刚挂掉,就去睡了兄弟的女人?”

  一起痛快的骂了会儿,又跑去吃了些关东煮,两人回到酒店……

  这一夜,依然是激情碰撞。

  鹿细细仿佛情绪非常激动,在最后的时刻,身子如同八爪鱼一样死死的抱住陈诺,手指尖几乎都划破了陈诺背上的肌肤。

  其实,这一天,两人看似甜蜜而开心的情绪下。各自都很小心翼翼的隐藏和躲避着一个话题!

  ·

  早晨的时候,陈诺送鹿细细去了机场,那个管野义人安排了一架私人飞机,送鹿细细回伦敦。

  “我回去处理几个事情,还有两个委托,都是小奶糖已经谈好的。嗯……”

  鹿细细抱着陈诺,此刻的表情浑然就如同一个初次坠入爱河的小女孩,UU看书 www.uukanshu.com腻在陈诺的怀抱里:“我处理完好,八月份左右应该就差不多了,到时候去就去金陵找你。”

  “好。”陈诺笑了笑。

  “以后我会让小奶糖不要给我接那么多委托啦。”

  “那她应该会很不开心的。”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  看书领现金红包!

  “不管!”鹿细细张牙舞爪。

  “……你敢把这个话当面对她说嘛?”

  “不敢!”鹿细细理直气壮回答。

  ·

  陈诺是目送着飞机起飞,然后消失在天际的。

  而同时,在飞机的机舱内,坐在靠窗位置上,鹿细细单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微微出神……

  “他说2009年……所以,我会死在2009年么……”

  ·

  【今天还有。

  求月票!

  求月票!

  求月票!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