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55章 【感动吗?】

    第一百五十五章【感动吗?】

    西城薰被送到的时候,陈诺的酒都已经喝完了。

    若是按照十分钟一根手指的命令,这个时候,怕是小林的两只手的手指都被切光了。

    不过此刻,小林的手指还留有七根。

    在石井久子的那番话后,陈诺假意同意了这个女人的请求。

    ·

    西城薰是用救护车送来的。

    然后被人用担架抬着到了院子门口后,来人就立刻退去,只留下担架上的西城薰。

    陈诺早已经戴回了头盔,然后走到了院子门口。

    女孩躺在担架上,身上还有伤,不过确实经过了治疗,包扎了纱布。

    同时还吊着点滴,手背上插着针。

    “只是一些简单的药物治疗,抗生素避免感染,还有一些营养液。”石井久子也走到了陈诺的身边,缓缓道:“您可以放心,她绝对没有受到任何附加的伤害。”

    陈诺看着兀自没有醒来的西城薰。

    “我们对她使用了一些镇静剂而已。”石井久子赶紧解释道:“西城小姐的实力很强,为了避免她反抗过程里造成不必要的伤害,使用一些镇静剂也是对她好。相信过一会儿,她就会醒来的。”

    说着,石井久子走近了一步,压低声音道:“她……是您的恋人吧?”

    陈诺回头看这个女人,冷冷笑道:“你问了一个不该你问的问题。”

    “抱歉,是我唐突了。”

    陈诺轻轻把西城薰抱了起来,然后抱到了院子里,至于她手背上的针还有输液的管子,也被他直接拔掉了。

    插一句,【 app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救护车就开到了院子外,停在门外东边,我命令周围的人都撤开了。”石井久子缓缓道:“您要离开的话,不会有任何人阻拦的。”

    陈诺看了一眼地上的麻生和小林,两人都还蒙着眼睛,不敢吭声。

    陈诺走了过去,分别轻轻踢了一脚,两个人就被他踢晕了过去。

    石井久子的眼睛里露出激动的神采来,指着两人,对陈诺做了一个抹喉咙的手势。

    陈诺看着这个女人,微微一笑。

    他忽然伸手一勾,石井久子身上的那把刀就飞到了陈诺的手里!

    陈诺摇摇头,却把刀塞进了石井久子的手中,指了指,地上的两个人!

    意思很明确了:你自己动手。

    石井久子瞪大了眼睛看着陈诺。

    陈诺却只是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女人。

    两人对视中,石井久子用力咬牙,垂下头去。心中似乎有些挣扎。

    过了会儿,这个女人抬起头来,眼睛里是绝然的目光,缓缓的一步步走向了地上的两人。

    陈诺就站在原地,怀里抱着西城薰,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女人。

    石井久子先是走到了麻生的身边,缓缓俯下身子,盯着麻生看了两眼,深呼吸了几下后……

    她手里的刀,刺进了麻生的心脏!然后,仿佛生怕会失手,还用力扭转了一下刀柄!这一下,直接将麻生的心脏搅碎掉了!

    可怜这个真理会的三号人物,在昏迷之中,哼都没哼一声,就直接死掉了。

    随后,这个女人拔出刀子,又走到了小林的面前,同样的重复了一遍动作!

    陈诺将这个女人的每一个举动都看在眼里,心中也不免有些异样。

    枭雄啊!

    石井久子杀完了两人,地上的鲜血已经流淌了开来,她却呼吸沉重,仿佛整个人已经虚脱了一般,抬起头来,用复杂的目光看了陈诺一眼,走到了茶几旁,拿起酒壶来,把壶里最后一口残酒倒进了嘴巴里,这才仿佛被抽去了最后一丝力气,软软的坐在了地上!

    这个女人却只休息了不到十秒钟,就重新爬了起来。

    她缓缓走向了陈诺,将刀再次递给了陈诺,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陈诺皱眉。

    女人伸手,在陈诺的手上写道:“你刺我一刀,否则会被怀疑。”

    咦?

    陈诺笑了,这个女人,心思倒是周全的很。

    “刺左边心脏位置。”女人缓缓写道:“我天生右心!”

    ·

    陈诺抱着西城薰走出院子的时候,果然周围的那些真理会的武装分子,都远远的退到了数十米外。

    眼看陈诺一路抱着西城薰上车,然后发动汽车离开,真理会的人并不敢阻拦或者追赶,直接一窝蜂的冲进了院子里!

    ·

    院子里,石井久子躺在血泊之中,在地上挣扎着,很快就被冲进来的心腹救起来。

    准备好的医生也被第一时间推了进来。

    石井久子大口喘气:“快!快看看小林大人!麻生大人!!快!!”

    “石井部长……两位大人都已经死了!”

    石井久子身子一晃,就往后仰倒,却被手下一把抱住。

    “医生!医生!!快给部长治疗啊!!”

    医生手忙脚乱的给石井检查,立刻就做出了判断:“还好!没有伤到心脏!不过部长的肺叶被刺穿了,需要立刻手术治疗!快!快松部长到医疗室去!!”

    真理会的总部自然有医疗室的。石井久子被抬上了担架的时候,一群真理会的骨干,其中有小林或者麻生的人,就怒吼着要去追击陈诺。

    “不,不许追!”

    担架上的石井久子喘息着,喝道:“下令!所有人严守村落,不许追击!这是我的命令!“

    “大人!!”

    “强敌当前,不可造次!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严守村落!!如果有人违令,直接杀了!”

    “?!”

    一群人面色惊诧,但是石井久子却已经被快速抬走了。

    倒是有石井的心腹手下在当场,虽然不明究意,却立刻呵斥开来,把石井的命令落实。

    ·

    陈诺开着救护车一路飞驰,开回到东京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

    一路上,他确定了身后并没有真理会的人追来。

    而救护车上,陈诺中途也停下了一次检查过了,并没有什么追踪的仪器。

    在进入东京市之前,陈诺把车停在了路边的一个位置,然后很快,就有一个车队抵达。

    东田一郎亲自带人开车前来,同时也另外带来了一辆救护车。

    陈诺指挥人把西城薰换上了东田带来的车,丢弃掉了真理会的车,然后回了东京。

    ·

    西城薰是在东田一郎拥有的私人医院的病房里醒来的。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

    原本真理会的人给她注射的镇静剂并不会有这么长时间的效力。不过到了医院后,东田一郎的专属医生又亲自给西城薰进行了治疗,治疗后又使用了一些安眠的药物,让西城薰睡到了早晨。

    少女醒来的时候,第一时间还觉得自己有些头晕,但很快,身上的疼痛让女孩忍不住哼了一声。

    房间里空无一人。

    西城薰在恢复了神智后,第一时间就从床上坐了起来,警惕的看了看屋内。

    这里显然是医院病房的摆设。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然后女孩咬牙,将插在手背上的输液针拔掉,挣扎着下了床。

    这个时候,房间里的洗手间里,传来了一阵冲水的声音。

    西城薰身子一紧,反手就把输液的针捏在了指尖,然后小心翼翼一步步走到了洗手间的门后……

    门一打开,一个人影才迈出一步,西城薰飞快的夹着针就刺了过去!目标直奔对方的眼睛!

    啪!

    手腕被捏住了。

    陈诺一手拿着杂志,一手捏着西城薰的手腕。

    “喂!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吗?”

    西城薰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陈诺。

    陈诺笑容依然是那幅懒洋洋的样子。

    这个笑容,原本前两天,自己是再熟悉不过了,但此刻看来,却偏偏的让西城薰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但很快,女孩用力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疼痛感让她确定了,自己不是在梦中。

    面前的这个人,就是那个家伙。

    西城薰松了口气,低声了呢喃了一句:

    “阿秀……”

    一声呼唤还没说完,西城薰眼睛一翻,直接又倒了下去。

    陈诺一把抱住了,叹了口气:“唉!刚醒来就这么折腾,好麻烦。”

    把女孩抱回到了病床上,然后给她扶好了,陈诺摸了摸她的脉搏,又拍了拍她的脸蛋。

    西城薰醒来,发现陈诺在拍自己的脸。

    “喂……你就是这么对待受伤的人吗?”

    陈诺停手,看着西城薰。

    “因为你刚才又晕过去了啊。”

    西城薰咬了咬嘴唇:“可是……电视上演的,看见病人晕过去,难道不该立刻很紧张的,去喊医生么?”

    “医生早就看过你了,你身上的伤已经得到很好的治疗了,死不掉的。”

    “……”西城薰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

    “行了,虽然死不掉,但你毕竟伤的也不轻,醒来了也少说点话吧。”

    陈诺转身,却忽然被西城薰一把抓住的手。

    扭头看床上的女孩。

    “你……是怎么救的我?”

    “废话,你若不是觉得我能救你,也不会让隆本跑来找我了啊。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有什么好问的。”

    “……”盯着陈诺的脸看了会儿,西城薰才低声道:“谢谢你!被那些人抓住的时候,我以为自己这次彻底完了。”

    陈诺看着女孩的眼神里满是感动的目光,却只是撇了撇嘴角。

    “早就和你说过了啊。你偷学来的那点功夫,都是三脚猫的本事。

    现在相信了吧?

    以后老老实实的做个乖乖女优等生吧,别出去惹事了。

    否则的话,下次怕是就没有这么走运,有我来救你了。”

    这几句刻薄的话落在西城薰的耳朵里,女孩却并没有像之前两人相处的时候,被刺激后就反击,而是继续痴痴的就这么盯着陈诺。

    “能再见到你……那么受这些伤,倒也有价值的了。”

    “……”陈诺愣了一下,然后他挪开眼神,故意不去看女孩满是柔情的双眸。

    “喂!西城薰!我说你不是被我迷住了吧?

    我可告诉你,我这个人特别渣特别花心的。

    我家里有老婆,外面还有好几个情人。

    我对女人一向都是始乱终弃的啊!

    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可以等你伤好了,我们来一次亲密接触,怎么样啊?”

    西城薰听了这个话,却并不动怒,只是抿嘴笑了一下,轻轻道:

    “阿秀……你好像……有点慌了哦。”

    “呸!老子慌什么。”陈诺板着脸:“你怕是不知道男人到底有多坏吧!来来来,让你看看厉害!”

    说着,陈诺故意举起手来,就朝着西城薰的胸口抓了过去。

    西城薰就这么脸上含笑,身子丝毫不躲闪,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陈诺。

    “……”

    手指距离女孩的胸口还有一寸,陈诺的手僵住了。

    在女孩平静的目光下,陈诺讪讪一笑,缩回了手。

    “怎么不继续?我可并没有躲啊。”

    西城薰眼睛里含着笑。

    “忒!差点忘记了,老子对平板没兴趣的。”

    陈诺说着,转身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西城薰焦急的喊了一声:“你,你就这么走了吗?”

    叹了口气,陈诺回头看着女孩:“别咋呼了,我守了你一晚上,现在你醒了,我出去吃点东西,然后让医生来给你再检查一下。”

    顿了顿,又问道:“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想吃,你在家里做的那个……那个油炸面包片,和煎蛋。”

    陈阎罗翻了个白眼:“这里是医院!我上哪里给你找油锅去?”

    顿了顿,喝道:“三明治吃不吃?”

    “……吃!”

    陈诺离开,很快有医生进来给西城薰检查。

    女孩知道已经脱险,这里是陈诺的地盘,安安心心的让医生检查,然后有护士进来给西城薰换了药。

    陈诺回来的时候,不担带了三明治,还带了一盒蓝莓。

    “先吃三明治,蓝莓等你吃完了饭,餐后再吃。”

    说完,陈诺把东西放在了床头,自顾自就走到了房间里的沙发上,靠着,拿起了杂志继续翻看了起来,并不和西城薰再说什么。

    女孩倒是也不再说话了,脸上表情却隐隐的含着一丝笑意,拿起东西大口就吃了起来。

    西城薰吃了一半的时候,陈诺才开口了。

    “抓你的人,那些麻烦你不用再担心了,我已经解决了。以后也不会再有麻烦。”陈诺缓缓道:“你可以好好的生活的。”

    “嗯,我知道。你出手的话,一定都能解决的。”西城薰对陈诺似乎极有信心。

    “你也不用想着去报复……该报复的我也已经代替你动手过了。”

    “好。”

    “以后好好念书,好好考东京大学。”

    “好。”

    “还有,不许再乱动手了,也不要再装什么猎人杀手之类的了。”

    “好。”

    “不要再对我说好了!”

    “……好。”

    ·

    东京成田国际机场。

    国际旅客抵达出口。

    鹿细细拖着箱子走了出来。而出口的地方,早有人等待迎接。

    一个看上去很苍老的男人,头发花白,这么热的天气却穿着一件西装。

    站姿笔直的等待出口处。

    远远的看见了鹿细细走来,这个老者立刻迎了上去,鞠躬道:“您来了!一路辛苦了!”

    鹿细细看了一眼这个老者,冰冷的脸上才挤出一丝笑容来:“辛苦你了。”

    “应该的!”老者点头,然后道:“已经安排好了住处,您这就请跟我来吧。”

    说着,身后跟上来几个手下,将鹿细细手里的旅行箱接了过去。

    走到了机场外的路边,一辆豪华房车已经停在了路边。

    老者亲自给鹿细细开了车门,然后请鹿细细上车。

    房车里宽敞的空间,鹿细细直接坐进了一个沙发。

    而老者跟上来后,坐在了鹿细细的侧面另外一个沙发上。

    “我交代的事情,你都办了么?”

    “是!”

    老者立刻点头:“根据您发给我的手绘的头像,我派人悄悄的在东京的各大酒店都去暗中查访了。

    然后,在文华东方酒店的一个服务生,说是看到过您手绘图片里的那个男人。”

    “很好!”鹿细细咬了咬牙。

    “那么……现在是先送您去住处休息么?”

    “不!送我去文华东方酒店!现在!立刻!马上!!”

    “呃?”老者有些意外。

    “现在,送我过去!送到后,你和你的人都立刻离开!!明白了么?”

    “是!!”

    ·

    文华东方酒店。

    顶层的套房的房间门口。

    鹿细细站在房门前,轻轻的按了门铃。

    片刻后,鹿细细哼了一声。

    无人应答后,鹿细细用精神力感知了一下,确定了房间里没人。

    “跑到那里去了……”

    星空女皇有些恼火。

    正要转身离开……

    啪嗒。

    走廊不远处另外一个房间的房门被打开了。

    真希从房门里走出来,一件雪白的连衣裙穿在身上。

    她正打算去楼下咖啡厅喝一杯咖啡,忽然看见了鹿细细站在陈诺的房门口。

    真希愣了一下。

    瞬间,这个女人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

    眼前的这个女人艳光四射,哪怕是以女人的眼光看来,真希立刻就感觉到自己仿佛被无形的压制住了。

    尤其是这个女人板着脸,气场十足,更是让真希本能的觉得一丝自惭形秽的感觉。

    鹿细细也扭头看了过去,目光只在真希的脸上只停留了一秒钟,就漫不经心的挪开了。

    “那个……”真希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您,您是来见先生的么?”

    咦?

    鹿细细眼睛一亮!眼神重新挪回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上。

    她听出了真希的声音!

    这就是电话里听到的,说是晚上伺候那个混蛋的女人吗?

    哼!

    长的模样……

    就这?

    女皇很骄傲的看了一眼,就再次收回了目光。

    太气人了吧!!

    老娘被你骗了那么多事情!还口口声声喊了你好几天老公!

    还被你看光光了!

    最后都没打死你啊!!

    这你还不懂是什么意思吗?!!

    这个日本女人有什么好看的!

    胸有我大吗?

    脸蛋有我好看吗?

    实力比我强吗?

    岂可休!!!!!

    ·

    鹿细细眯起眼睛走向真希。

    真希忽然觉得全身一阵发寒!

    “你认识他对吗?”

    “……呃,是的。请问您是?”

    “现在是我问你问题。”鹿细细淡淡道:“这是你的房间么?进去吧,我和你谈谈。”

    说着,女皇轻轻一推真希身后的房门。

    房门原本是已经合上的,但是星空女皇一推,门锁直接崩裂!

    真希还没反应过来,鹿细细伸手在她眉心一点。

    “进去,我有问题要问你!”

    “……是。”真希双目失去了焦距,语气飘忽忽的回答。

    ·

    几分钟后。

    “喜欢你穿白裙子?!

    魂淡!!”

    ·

    陈诺是晚上的时候回到酒店的。

    西城薰还住在医院里,不过伤情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陈诺今晚自然不会再在医院里陪着了女孩的眼神看向自己的样子已经越来越不对了。

    还是走了好!

    回到酒店的房门口,拿起房卡开门。

    陈诺才一进门,顿时就愣住了!

    瞬间,全身汗毛倒数!!

    客厅里,一个妖娆的身影,用诱人的姿态靠在沙发上,裙摆之间,一条白生生的腿就露在外面。

    纤细的手指捏着一把水果刀,正在给一个苹果削皮。

    看见陈诺进门,那张艳丽无双的脸庞上,就露出了甜蜜的笑容来只是眼神里的光芒,怎么看怎么都有点寒冷啊!

    “老公啊

    你回来啦”

    陈诺全身都僵住了!

    第一个念头:我现在掉头夺门而逃,还来得及吗?

    ·

    轻轻把削了皮的苹果放进盘子里。鹿细细手里捏着水果刀,起身,然后袅袅婷婷的走向陈诺。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仿佛是故意的一样,这个女人走过来的身姿无比妖娆。

    走到陈诺的面前,鹿细细笑眯眯的看着他,然后指着自己的身上……

    “听说你喜欢看人穿白裙子是么?

    你看我这件白裙子,好看不好看啊?

    老公啊人家可是特意为了你,穿成这样的呢!

    你感动不感动啊?”

    陈诺感动吗?

    陈诺不敢动!

    ·

    【四月,新的一个月,求月票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