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54章 【可否】

    第一百五十四章【可否】

    石井久子果然不凡,进来之后,依然保持着镇定的姿态,哪怕是面对陈诺,也依然敢于侃侃而谈。

    不愧是陈诺上辈子所知道的,那个在情况崩坏后依然能维持真理会顽强生存下去的女枭雄,真理会的三代目。

    “所有外面的人都听清楚了,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再有任何动作,以及任何轻举妄动!

    所有人退后五十步!不得向前!

    再有乱动的家伙,直接以叛教罪论处。”

    石井久子拿着一个对讲机,对外面的人发出了命令后,就坦然的走到了陈诺的面前,缓缓一鞠躬,然后指着地上的蒲团。

    “阁下,请安坐。不会再有人打扰的。”

    说着,这个女人居然也坦然的跪坐在了旁边,双手拿起了桌上的茶具,轻轻整理了一番,抬手一引:“既然来我真理会的总部,就是贵客。阁下请坐,让我给阁下奉茶吧。”

    陈诺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女人两眼,然后也坐了下来。

    石井久子将桌上碎裂的瓷杯碎片一扫而空,然后从旁边的木匣子里取出了新杯子来。又在炉子下重新添加了木炭,将水壶烧热,重新泡了一壶茶出来。

    为陈诺斟了一杯茶后,才垂首肃目:“请用。”

    陈诺叹了口气:“你果然是不怕我的。”

    “既然投身神教,就早已经做好了为神教献身的准备。天国在上,为神教而死,不过也就是先一步进入天国罢了。神自然会指引我道路。”

    陈诺心中一动。

    他仔细的看着石井久子的眼睛。

    瞬间,他惊讶的发现了一件事情:

    不论是那个身为二代目的小林,还是那个麻生,也都只是真理会的高层,哪怕是跟着原来的那个教主一手创建了真理会但是这两个人当然是不信什么真理教的教义的,也很清楚自己就是跟着那个教主在搞大事情。

    说穿了,也就是两个敢于铤而走险的投机分子。

    但是,这个石井久子不同。

    她是真的信的!

    ·

    这就真的奇怪了啊。

    历来,这种搞邪教蛊惑人心的家伙们,高层的那些家伙其实都是知道自己是骗子,就是编造了一个巨大的谎言来骗人的。

    底下那些普通的人会被蛊惑而信奉。

    但是高层自然是心知肚明。

    可这个身为真理会的高层可以说是核心人物之一的家伙。

    她居然真的信?!

    这个就……很有意思了。

    ·

    石井久子人到中年,其实颜值很一般怕是年轻的时候也就一般。

    但她的说话声音很轻柔,嗓音很动听。

    身为曾经的那个教主的贴身秘书,心腹中的心腹。在那个教主还没被抓之前,就已经进入了真理会的核心圈,还深受教主的信任,将真理会的财权交给她掌管……

    要说这个女人,和那个教主之间没有一腿,陈诺是绝对不信的。

    很多人其实也心知肚明的。

    然而,一个靠着这种关系上位的女人,最后能爬到真理会的三代目的身份。

    这就绝不简单的。

    ·

    一杯茶水端了起来,陈诺侧过头去,将摩托车头盔的面罩拉下来,喝下了茶后,重新将面罩拉上。

    石井久子在一旁并不偷看,却只是缓缓道:“您一直戴着这个头盔,是不愿意让真实面目被我们看见么?”

    陈诺笑了笑:“你猜呢?”

    “所以,我猜,你应该并不打算将我们全部杀死的。”石井久子低声道:“所以您才不愿意让我们看见您的相貌……否则的话,对几个注定要死掉的人,您也没有必要这么隐藏面目了。”

    说这个话的时候,这个女人虽然大胆猜测,但是语气却非常的恭顺,仿佛摆出对陈诺绝对服从的姿态来。

    陈诺没说话。

    这个女人却缓缓道:“这么热的天气,一直戴着这么个东西,实在气闷的很,您不如将它摘掉吧。”

    顿了顿,这个女人继续道:“我有办法,可以让您的面目不会被人瞧见。”

    “哦?”陈诺笑了。

    这个女人缓缓从袖子里扯出一根布条来:“现在这个院子里,除了您之外,就只有我,小林正大师,还有麻生阁下。

    我们三人都可以将眼睛蒙住。

    门外的那些人,没有我的吩咐绝不敢进来,也绝不敢上前窥探。

    我也可以担保,这个院子绝对不会有任何监控系统这个院子原本就是正大师居住休息的所在,也是教会隐秘的地方,为了保密,绝没有安装任何监控系统的。”

    这个提议,她说的语气轻轻松松,却仿佛是为陈诺着想一样。

    陈诺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女人,然后笑着道:“也好,一会儿还要吃饭的,戴着这个东西确实不方便。”

    “好的,请交给我。”这个女人缓缓起身,走过去将手中的布条递给了旁边跪坐在那儿一直没说话的麻生。

    “麻生君,请你自己戴上吧。”

    “……”麻生默默接过,看了一眼石井久子,石井久子对他点了一下头,麻生咬牙,将布条蒙住眼睛扎了起来。

    石井久子又走到了一旁一直趴在地上的小林身边。

    “小林阁下,得罪了。”

    “没事,你动手吧,久子。”地上的小林也叹了口气。

    石井久子从袖子里又取出一根布条,亲手把小林的眼睛也蒙住了。

    最后,这个女人走回到茶几旁,款款坐在了陈诺的对面,然后再次抽出了一根布条来,举手将自己的眼睛也蒙住,扎好。

    陈诺叹了口气:“这些布条,你进来之前就准备好了吧。果然是个有心人。”

    石井久子微微一笑:“手下那些人做事情粗鲁,没有脑子的家伙,之前太过鲁莽,冒犯了您这样的贵客,原本就是我们的不该。”

    “你服软倒是很干脆。”

    “难道这不是应该的么。”石井久子丝毫不在意,缓缓道:“服从于强者的权威,本来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天经地义的事情了。

    何况,我们RB人,不一向都是如此么。

    您足够强大,向强者表示出服从的姿态,才是最正确的姿态。”

    这番话说出来,陈诺却一皱眉。

    他听出了这个女人话里的意思我们RB人。

    她好像猜出了什么……

    ·

    陈诺吐了口气,轻轻将头盔摘了下来。

    他并不担心这个女人骗自己。

    这个院子里有没有监控系统,自然是在陈诺的感知力之下可以确定的事情。

    至于远处的窥探……唯一高过院子的建筑,那个狙击枪躲藏的地方,主教堂已经被陈诺弄坍塌了。

    周围没有高的建筑,想在远处用望远镜窥探也是不可能的。

    院子外的人都退开了,院门外也是没有人的。

    这个女人虽然蒙着眼睛,但是却极为熟练的继续烹茶,动作丝毫不慢,而且桌上的茶具茶杯茶壶的方位,仿佛也了然于胸。

    甚至中途,还起身站起来,走到了院子里一旁的一个石雕的出水口去接了些清水回来。

    仿佛蒙着眼睛,对她的行动丝毫没有造成影响。

    陈诺好奇的看着这个女人。

    “您不用意外。”

    仿佛猜到了陈诺的心思,这个女人坦然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超出常人的能力。

    只不过,我之前是教主的贴身秘书,近身侍奉了他多年。

    您知道的,我们的教主大人是一位双目失明的人,平日里的生活,也从来是不开灯的。

    侍奉了他多年,我也早已经习惯了在黑暗中做事了。

    这个院子,原本是教主的住处,我在这里生活了两年多时间。”

    陈诺笑了笑:“你们的那个教主,我很好奇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么?”石井久子侧头想了想,然后轻轻道:“教主……他是一个天才,也是一个疯子吧。”

    “大但,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石井久子!你说的什么话!”

    旁边的小林和麻生同时开口呵斥。

    石井久子听了,淡淡一笑:“我说的有错么?”

    “教主乃是天神转世!身为教徒,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

    “太不像话了!石井!!”

    两个人再次呵斥。

    石井久子摇头,轻轻道:“可以了,两位。这里并没有什么教众在,大家都是命在咫尺,随时会死掉的状态。

    都到了这个时候,何必再惺惺作态的演戏。

    何况,平日里,你们背后私下里,恐怕也没少用不恭敬的言辞编排过教主吧。”

    顿了顿,石井久子冷冷道:“小林,你不是曾经偷偷对人说过:那个瞎子不过就是靠着兄弟们的帮忙才起家的这样的话,你不是私下里对你的一个情妇说过吗?

    还有你,麻生!

    你曾经在一次酒后,对人抱怨说教主太过信任新加入的人,对你们这些老人渐渐冷落。

    这些话,这些态度……是对待天神的态度么?

    你们从来没有把他当做什么神,大家平日里都在演戏,此刻,就轻松些吧。

    这位先生又不是本教中人,也不是你们行骗的那种愚夫昧妇,在他面前还演那些戏码,只会让人耻笑的。”

    两个大佬都不说话了,只是脸色都不太好看。

    陈诺越发的好奇了,看着这个石井久子,笑道:“所以……你知道你们的那个教主,是人,不是神,对吧?”

    “当然。”石井久子自己也笑了:“他若是神,也就不会最后惶恐的躲在地下的暗室里,结果还被警察像逮老鼠一样的揪出来了。”

    精彩!

    这番话让陈诺听了,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可是,我方才听你说话的样子,随时准备好牺牲……你的信仰,却仿佛很笃定啊。”

    “这很矛盾么?”石井久子皱眉,然后摇头:“我觉得不矛盾。”

    “哦?”

    “教主是神,自然是假的。

    那些教义,也都是他自己编撰出来的,自然也都是假的。

    但……”

    石井说到这里,反问道:“请问阁下,这个世界上,哪个宗教不是这样的呢?”

    “嗯……”

    “既然都是假的,那么别人可以信的虔诚。

    我为什么不能虔诚?”

    仿佛叹了口气,石井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然后指着杯子。

    “杯子是空的,自然就要有东西装满它。

    只有装满了的杯子,我们捧起它的时候才会更加郑重,更加小心翼翼的,避免让杯子被打翻啊。

    人生不就是如此。

    没有信仰的人生,是很容易丢失目标,随意挥霍人生的。

    有了信仰的人,才会格外努力的想把人生活的更有意义。

    所以……阁下,我的回答,让您满意了么?”

    陈诺皱眉想了一下,然后笑了笑。

    虽然有点典型的RB人的那种偏执和怪异的思维方式。

    不过,这个解释倒也有趣。

    “所以,你不信真理会?”

    “不,我信。

    我不信真理会的教义……因为我知道那是假的。

    但我会吧真理会当做我毕生努力的信仰和追求。

    至于教主……

    很直白的说。

    他是一个男人。

    当这个男人曾经趴在我身上过……我很难将他当成什么神去崇拜。

    作为他的手下,我对他有绝对的忠诚。

    但是对神的崇拜……自然不会有的了。”

    陈诺哈哈一笑,居然拍了拍巴掌:“精彩!我是真的没想到,真理会里居然有你这么奇妙的人。


    石井久子想了一下,微微欠身:“我把您的这句话当成夸赞了。”

    “当然是夸赞。”陈诺点头:“你比那两个家伙有趣多了。”

    也厉害多了陈诺心中加了一句。

    “那么,撂底的话都说完了。”石井久子缓缓道:“接下来,我们可以聊一些更有意义的话题了么,阁下?”

    “有意义的话题,比如呢?”陈诺笑道。

    石井久子吐了口气,并没有着急回答,却忽然道:“好像……时间又过去了十分钟了呢。”

    她缓缓的从自己的身上拔出一把小刀来:“请不要误会,这把刀并不是为来对付您的。身上佩戴这把刀,只是我个人平日的一个小小的习惯。”

    “嗯。”

    “您之前说的,每十分钟会切掉小林的一根手指。现在已经又过去十分钟了,切手指的事情,就请您让我来代劳吧。”

    说完,对陈诺欠身。

    “混蛋!石井!!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旁边小林没料到石井居然如此,顿时大声喝骂道:“你这个贱女人!你……”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app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闭嘴吧!小林!不要在人前失去了真理会正大师的体面!”石井扭头对着小林一声怒斥,面色冷峻:“堂堂的正大师,就只能在敌人面前哀求和尖叫吗!”

    陈诺眯着眼睛,想了下:“很好,这根手指,就让你来动手吧。”

    石井久子鞠躬:“是!”

    她转身走到了小林的身边,小林忍不住喝骂,但是石井冷冷的低声道:“小林阁下,你若是反抗的话,惹怒了这位先生,怕是要吃更大的苦头。”

    “……”

    小林顿时不敢动了。

    石井飞快的抓起了小林的左手,用手指摸了摸,确定了方位,然后手起刀落!

    小林一声惨叫,他左手的中指就被切了下来!

    石井飞快的从口袋里摸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纱布,撕开后,先是拿出了一个小的喷雾器,里面装的大概是一些消毒的药物,给小林的手指上切口喷了喷,然后用纱布飞快的给他包了起来。

    “不必恨我,我动手对你只有好处。”石井久子冷冷道:“至少我还会给你上药,以及好好的包扎伤口。”

    小林不说话,只是咬着牙。

    等石井走回到了茶几前的时候,忽然她身上的对讲机响了起来。

    “什么事情?”石井拿起对讲机问道。

    “那位先生要求的食物准备好了。”

    石井久子想了想:“让人蒙住眼睛,把食物送到院子门口,然后立刻退开!”

    “……是!马上就办!”

    ·

    食物是用一个餐盘装好了,有人蒙住眼睛送到了院子门口,然后离开。

    石井久子亲自起身去了院门口将餐盘端了回来。

    一路上她虽然也蒙着眼睛,但是走的异常平稳,去了再回,走到茶几旁,一步都没有差错。

    将餐盘里的食物一件件的摆放在茶几上后,然后拿起一个白色的瓷瓶,和一只酒杯。

    “您虽然没有吩咐,但是我自作主张,让人准备了一瓶上好的清酒。招待尊贵的客人,怎么能没有美酒呢。”

    说着,她为陈诺斟了一杯。

    然后又拿起了桌上的一只茶杯,为自己也倒了一杯酒。

    “第一杯,我身为主人,为之前对您的冒犯表示歉意!”

    石井久子说完,端起来,一饮而尽。

    陈诺不知可否,喝了一杯。

    石井分别给陈诺和自己的杯子再次倒满。

    “接下来,阁下,我们可以正式的谈一下了。”

    “嗯,你说吧。”陈诺懒洋洋一笑。

    “我虽然不太清楚之前我们真理会到底何处冒犯了阁下……但,此时此刻,也都不重要了。

    我只想请问阁下,我们,与您之间,是否有放下干戈的余地?”

    陈诺笑了笑:“你觉得呢?”

    “……”石井久子沉吟了一下:“现在看来,我们之间的矛盾,多半是在那位西城薰小姐的身上了。

    不管那位小姐之前和我们真理会之间有什么恩怨……据我所知,那位小姐的母亲还是我们真理会的信徒……”

    “你知道的不少啊!”

    “当然,之前麻生先生在外指挥,我却已经第一时间让人去调那位西城薰的资料了,她的母亲西川铃,是我们教会的信徒,这个信息,我看到后,大概就猜到了一些。”

    “你猜到了什么?”

    石井久子叹了口气:“我早就劝说过,发展信徒的手段,不可以那么激烈了。

    在教会初创的时候,用一些手段,那是不得已。

    如今教会已经有如此大的规模,还用那些草率粗暴的手段去敛财,就很得不偿失了。”

    “包括地铁毒气案件么?”陈诺冷笑道。

    石井久子肃然道:“不管您信或者不信,那件事情,我事先是不知情的。我负责财权,但是在策划那件事情的过程里,只有教主本人和另外的七八名骨干高层参与……我本人并不知道的。

    事实上,我对这种极端的行动是抱着反对的态度的。

    我们的教会要想发展壮大,就要争取民间的好名声。

    一个没有民众接受度的教会,是很难有长久的生命力的。”

    陈诺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这个女人的说法。

    至于信不信,那就是心里的事情了。

    “那么,我们之间,还有和平的机会么?”石井久子缓缓道:“西城薰小姐的安危,我可以对您保证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她身上受了些伤,是今天抓捕的过程里导致的。

    除此之外,抓回去后,东京的负责人原本也是打算先把她身上的几个很危险的伤势治疗好,然后才好进行审问……

    他们怀疑,西城薰小姐的背后是有什么组织在针对我们的教会。

    面对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也很谨慎的。生怕西城薰小姐的伤势太重,来不及审问就死掉。

    所以抓回去后,第一时间都在给她进行治疗。

    这当然不是什么他们的善意,我只是想借此对您证明,西城薰小姐绝对没有受到任何附加的伤害。

    而且,我已经派出了我的心腹去东京了,如果路上遇到的话,那么我的心腹会亲自护送着西城薰小姐到来的!”

    陈诺点了点头:“这一点,我没有担心了。”

    “那么。我们之间最大的矛盾已经不存在了。”石井久子笑道:“对于西城小姐的遭遇,我们也愿意付出一些条件来进行道歉。

    所以……可以放下干戈么?

    小林和麻生两人虽然之前也冒犯了您。那么,您可以提出一些条件,我们都愿意满足。

    就此,饶恕他们两人,可否?”

    陈诺看着这个石井久子,却忽然眉毛一挑!

    因为……

    石井一边嘴上在代替麻生和小林,向自己求饶的同时……

    她却同时无声无息的抬起右手,一根手指在面前的酒杯里飞快的蘸了些酒水,在茶几上轻轻的划下了一行文字!

    这行字的内容是:

    “杀了这两人!我愿意和您合作!”

    写完这句话后,这个女人袖子一扫,就把桌上的字迹擦掉了!

    院子里,小林和麻生都蒙着眼睛,根本看不到石井久子的这个举动!

    陈诺眼睛眯了起来!

    随后,石井久子做了一个更加冒险的举动!

    她忽然就抬起手,把自己眼睛上的布条摘了下来!

    然后,这个女人就这么神色平静的看着面前的陈诺,看着他的脸!

    陈诺没有阻止她的举动。

    石井久子看清了陈诺的相貌,对于陈诺那张年轻的过分的脸庞,居然也没有丝毫的惊奇至少脸上没有表现出来。

    这个女人盯着陈诺看着,同时手下飞快的在桌上继续写划。

    “若是不同意,就请您杀了我。

    反正,我也看到您的相貌了。”

    一秒钟。

    两秒钟。

    三秒钟。

    陈诺笑了。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大声笑道:“很好,你的诚意,我感受到了。”

    石井久子吐了口气,深呼吸了一下。

    她的衣衫内,后背上,其实已经湿透了。

    陈诺盯着这个女人,也伸出手来,蘸酒,在桌上划了起来。

    他写的就很简单了。

    一个问号:?

    这个问号,其实就代表了很多很多的问题了。

    比如,你到底是咋想的?你为啥要跟我合作?你能开出什么条件?

    等等等等……

    但是陈诺很清楚,以这个女人的聪明程度,她一定明白的。

    果然,石井久子沉吟了一下,重新写了一行字。

    “今天事情结束之后,我找个合适的地方,与您详谈。”

    陈诺看着石井久子,点了一下头。

    石井久子松了口气,她挥手把桌上的字迹擦掉,然后开口道:“多谢您的宽宏!

    那么,我再敬您一杯!”

    手里却飞快的在桌上写下了一串数字。

    陈诺看了一眼,这是一个电话号码,记在了心中。

    ·

    “那么。我代小林先生向您求情。

    既然西城薰小姐已经在护送前往这里的路上了。因为交通的缘故,暂时是肯定抵达不了的。

    就请您能放过他剩下的几根手指吧!”

    听着这个女人恳切的言辞,UU看书 www.uukanshu.com想起她在桌上毫不犹豫的用手写下“杀掉两人”的话……

    陈诺叹了口气。

    好狠的女人。

    陈诺敢打赌,虽然没有监控系统,虽然没有人敢窥视院子里。

    但是此刻外面,肯定有人用设备在监听着院子里的对话!

    这个女人的这番演戏,并不是演给院子里的小林和麻生听的。

    而是演给外面的人听的。

    ·

    【月票最后冲刺了!最后几个小时了!还在月票翻倍活动中,最后几个小时冲鸭

    12点还有更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