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48章 【买个保险】

    第一百四十八章【买个保险】

    一个设想。

    有没有可能,鹿细细不懂日语呢?

    这个设想很快就被陈诺自己否定掉了。

    怎么可能!

    这种侥幸心理还是不要去指望了。

    就在陈诺捏着手里的电话站在门口发呆的时候,真希则有些无措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男子。

    年纪大概是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但是因为今晚在电梯口的场面给真希太深的印象了,那位东田会长对面前这个男子恭敬的态度,可能带来了加成作用。

    所以此刻这个家伙在真希的眼里,不由自主的就会把对方的年纪想的稍微大一点点。

    “那个……”真希犹豫着开口,语气一如既往的柔弱这也是她刻意使用的嗓音和语态。这个女人很清楚自己的魅力在哪里。

    陈诺看了一眼这个女人,忽然道:“你,进来!”

    说完,近乎粗暴的一把扯住了真希的手臂,将这个女人拽进了自己的房门。

    呃?这么粗暴的么?

    真希心中大概是误会了什么,有些愣神年轻人都是这么急躁么?难道不该先聊聊天,说会儿话什么的?

    无措的被陈诺拽进房门后,真希原本已经做好了迎接一番粗暴举动的准备了。

    然后……她被陈诺拽进客厅,指着沙发:“你,坐在这里别动!”

    “哈?”真希愣了一下,赶紧如鹌鹑般畏惧的回答:“是,是!”

    陈诺就站在真希面前,看了一眼这个女人。

    化妆化的很有心机,细眉淡妆,更显得柔弱和温顺。这件白裙子,看似保守,其实也很顶……

    嗯,脑子里略一思索,陈诺立刻就大概猜到了这是怎么回事了……

    白裙子么?

    那个东田……也未免太过“懂事”了啊……

    妈的!

    懂事也不是这么懂事的啊!这简直就是害死人啊!

    “东田让你来的对吧?”

    “嗯,是,是的。”真希赶紧回答,看着她似乎要起身,陈诺手指一点:“你,坐好!”

    “……啊,是!”

    陈诺想了一下,拿起电话,给鹿细细回拨了过去。

    这个电话,自然是打不通的了。

    鹿细细那头,手机都被愤怒的摔碎了。

    放下手机后,陈诺叹了口气。

    这是……生气了?

    卧槽!

    这个女人,生哪门子气啊!

    还真把我当老公了?

    不过……

    想想这个女人发疯的样子,不可以用理智来衡量的。

    而且……

    很多东西,其实陈诺心中多少也有点B数的。

    两人之间的那点纠葛,其中摆明了也有点心照不宣的东西存在。

    那晚被暴揍的过程里……鹿细细分明也是手下留情了的。

    那么……

    哄一哄?解释一下?就说是东田自作主张送妹子来,不是自己要的?

    那也要鹿细细肯接电话才行啊。

    电话打不通,那就先不打了。

    这女人大概是生气不接,或者是关机了?

    那就等等吧,等她气消了些,开机了,自己再打过去。

    “先生……”

    就在陈诺思索的过程里,坐在沙发上有些无措的真希,终于还是开口了:“……先生,我……”

    “你不用说了。”陈诺看了一眼这个女人:“我都明白。你的来意……嗯……”

    想了一下,陈诺摇头道:“东田那个家伙弄错了,我对你没有兴趣。”

    “……”真希有些吃惊的看着陈诺。

    没有兴趣?

    虽然松了口气,但心中也忍不住生出了一丝丝失望。

    这个男人显然是一个地位比东田还要高很多的贵人,对于真希来说,也不是没有想能趁机搭上对方,寻求到一个强大靠山的念头。

    他……没有兴趣?

    真希想到这里,忽然就有些惶恐起来。

    那么……自己贸然上门,怕是要引起对方的恼怒了?

    想到这里,真希赶紧起身,小鸡啄米一样的连连顿首:“那个……是我太冒失了,请您千万务必不要怪罪!我,我……东田会长他……我……”

    说到后来,有些不知道怎么措辞了。

    撇清自己是肯定要的,但又不敢过度甩锅给东田一郎。

    “好了,我没有生气。”陈诺摇头。

    “那,那我,那我不打扰您休息了,我这就走!”真希起身要离开。

    “等一下!”陈诺却摇头,语气虽然温和,但言辞却很笃定:“你不用走了。”

    “啊?”

    真希心中一动这是,要接受了?

    “那,那我……”真希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是显得慌乱被动一点?还是主动贴上去?

    “你就坐在这里等着!别乱动,好好坐着就好!”陈诺叹了口气。

    这个女人,先不能让她走。

    一会儿还要给鹿细细再打过去让这个女人亲自解释一下,给自己证明啊!

    真希却是一头雾水了。

    等着?

    脑子里一万个问好,却终究是不敢多问,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双腿并拢,双手也老老实实的放在膝盖上,腰身挺直。

    其实这个姿势坐久了是有点累人的。

    不过陈诺是多看她一眼的兴趣也没有的,在房间里来回转悠了几圈,期间又打了几次电话自然是打不通的。

    想了想,陈诺干脆编辑了几条解释的短信发了过去。

    然后再等了会儿,再打……还是关机。

    就这样,一个小时过去了。

    真希已经坐的有点腰酸背疼了,但面对陈诺,自己实在不敢露出半点懈怠的姿态。

    双腿悄悄的换了两次姿势,依然保持着挺背和双手抚在膝盖上的坐姿。

    陈诺只顾在那儿摆弄手机,却不搭理真希,让真希越发的觉得这个场面很荒诞可自己又实在是不敢开口。

    终于,大概在两个小时后,陈诺觉得鹿细细大概暂时是不会接自己电话了鬼知道这个女人发多大脾气,发什么神经。

    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竭力掩饰着慌乱的真希。

    “那个……真希酱是吧?真希是你的名字吧?”

    “是,是的!”真希赶紧打起精神来。

    “你……今晚有没有什么别的事情?”

    “没,没有!东田会长的意思,我现在唯一的任务,就是好好的服侍您!”

    “……”陈诺叹了口气,点头道:“好,我明白了。我确实有个事情需要你帮我做的。”

    “是!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情的!您可以任意的驱使我。”真希捏着嗓子说话,刻意的展现出了一丝魅力。

    陈诺假装没听懂对方的意思,摇头道:“那你在这里等一下吧。”

    说着,陈诺走到一旁,拿起手机,拨通了东田一郎的电话。

    ·

    东田一郎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接到陈诺的电话时,这位会长先生正在翻看公司董事会人事变动的一些文件。

    然后听见手机响,看见来电显示的时候,东田立刻拿起电话第一时间接通,并且整个人都站了起来。

    “先生,您有什么吩咐……嗯?哈?……啊!是!没问题!好!我立刻安排!是!”

    放下电话后,东田刚准备再打电话,忽然一拍脑袋!

    糊涂了!

    这种事情,自己应该亲自去办才对!

    如此大好的机会啊!

    不过,心中也着实生出了一丝疑惑。

    那个真希……居然有如此大的魅力?

    看来这个女人不简单啊!

    果然是曾经让堂本秀男都为之着迷了很久的女人,对付男人方面,果然有一手!

    ·

    东田一郎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赶回了酒店,然后在酒店的大堂,给陈诺打了一个电话后,很快,真希就坐了电梯下楼来了。

    此刻的真希,心中依然是一头雾水的。

    莫名其妙的被要求去伺候那个男人。

    莫名其妙的进门,然后在沙发上枯坐了两个小时。

    莫名其妙的,那个男人摆弄了两个小时的手机,却对自己根本不屑一顾。

    更莫名其妙的是,现在又被命令离开,下楼来到大厅,重新见东田一郎。

    ·

    东田一郎看见真希走出电梯的时候,心中松了口气。

    他立刻快步走了过去。

    同时,不动声色的,东田一郎将自己脸上的表情,从一贯的威严严肃,切换成了多了几分亲和。

    来的路上,东田一郎就已经仔细询问过留守在酒店里的手下了。

    这个女人进了特派专员先生的房间里……

    在里面,待了两个小时!

    东田一郎立刻觉得自己就懂了呀!

    两个小时……显然,特派专员对这份小小的惊喜礼物,还是很满意的。

    两个小时,应该是很尽情的享受了这份礼物了吧。

    而且……

    “真希酱!”东田一郎走到真希的面前,脸上居然露出了和蔼亲善的笑容:“你……你做的很好。”

    “……哈?”

    做的很好?

    我……我特么什么都没做啊!

    “真希酱,你接下来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吧?”

    “……呃?”

    “算了,不管这些,无论有没有别的事情,都推掉吧。”

    “???”

    “我在酒店里,给你准备一个房间。”东田一郎笑眯眯道:“接下来几天时间,你什么都不用做了,有什么工作或者别的事情,我会吩咐福田君,给你全部推掉的。

    嗯,你就在这里,24小时随时待命,懂了吗?”

    我懂个屁啊!!

    真希心中无奈的呼喊,但脸上还是保持着柔弱温顺的表情:“那个……我这是……”

    “先生应该是对你的服侍非常满意,所以……接下里几天,你就留在这里了!你的房间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就在先生同一个楼层,你就住在里面!

    先生随时都会叫你过去服侍!

    你一定要竭尽全力,用你最大的能力,最好的态度,务必让先生保持愉快的心情!

    明白了吗?”

    我明白个鬼啊!!

    真希心中忍不住吐槽。

    依然的,脸上不敢露出来:“可,可是……”

    “没有可是!”东田一郎脸色一凛,沉声道:“这是那位先生的意思!你照办就好了!”

    “……”

    “你就住在这个酒店里!先生没有召唤你的时候,你可以随意在酒店里活动,所有的费用,全部由公司支付!你可以在这里任意消费,酒店的所有设施都可以随便你享用……吃,住……任何事情!

    此外,你如果还需要什么,都可以随时提出来。

    我会留几个人在酒店里随时待命,你有任何需求,都可以跟他们说。

    漂亮的衣服,化妆品,任何食物……

    一切东西,你都可以提出来。


    唯一的要求就是,你不可以离开酒店,随时等待着那位先生的召唤!

    明白了么?”

    真希一脸复杂的表情。

    东田一郎脸上的表情却仿佛变得和善起来,居然用很和气的语气缓缓道:“真希啊……这可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只要让这位先生对你满意的话,将来你的前途,可以说是不可限量的。

    以后……可能就连我,也需要你在先生面前为我多多美言的。”

    这话的意思,真希是听明白的。

    但……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那个男人连多看我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啊!!

    真希本能的就想说什么……

    忽然!

    这个女人心中一动!

    看着面前对自己和善有佳的东田一郎。

    脑子里想起了今晚在电梯口的时候,这个东田会长一脸冷漠,高高在上的样子,面对福田的跪地哀求,都冷漠高傲的态度……

    此刻面对自己,却和蔼的仿佛自家长辈一样。

    甚至……真希隐隐的感觉到,在这一份和蔼的背后,隐隐的,还流露出了一丝丝讨好的味道来!

    瞬间,真希心中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思,立刻就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认认真真的欠身,用温柔的语气缓缓道:“会长大人您太客气了,我一定会很好的服侍好那位先生的。”

    狐假虎威么?

    算是吧。

    而且……

    我也没有撒谎啊。

    那个男人自己都没说,我也什么都没说。

    要说是误会,也是东田会长自己误会的,和我可没什么关系。

    东田一郎立刻让自己的手下送真希上楼回房间去,并且对留守酒店的心腹仔细交待了几句:对这个女人的态度一定要客气一些了!

    而且,这个女人只要乖乖的留在酒店不乱跑,好好的服侍那位贵人。

    那么,除此之外,她提出任何要求,都可以满足!

    ·

    对于真希而言,自己今晚的遭遇就如同做梦一样。

    那个威严而冷漠高傲的东田会长,态度前倨后恭。

    此刻送自己回房的东田会长的手下,对自己的态度也是恭敬到了骨子里。

    一路护送,前呼后拥着,甚至就连自己关门的时候,这些手下人,还站在门前,对着自己保持着鞠躬的态度!

    就在两个小时前,同样是这些人,还用粗暴的姿态,仿佛扔一条野狗一样,把自己的老板福田君给扔到墙角去呢!

    这一切的改变,都是来自于那个古怪的年轻男人……

    嗯,这个男人此刻就住在这一层最里面的那个最大的套房里。

    不过……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碰自己,却又让人把自己留在这里不许走?

    此刻的真希,和东田一郎自然不知道,陈诺命令把真希留在酒店,目的其实非常简单。

    这个女人对陈诺而言,只是一个用来对生气的母老虎进行解释的工具人。

    陈诺的意图很简单:什么时候鹿细细肯和自己说话了,那么随时就让这个女人来到自己身边,由当事人,亲自在电话里对鹿细细解释!

    一个解释的工具人而已。

    ·

    东田一郎走出酒店的时候,其实心里也有些复杂。

    那个真希……居然有如此大的魅力啊。

    还是……那位特派专员先生,骨子里如此好色呢?

    前几天是那个叫西城薰的丫头,酒店里睡了一夜还不够,居然就睡到人家女孩的家里去睡了三天。

    今天也是……让真希上门去伺候了两个小时。

    然后……又干脆命令自己把真希留在酒店里住着不许走,随时待命了!

    这是……

    又睡上瘾了?

    ·

    在酒店房间里,真希一个人坐了会儿,收拾了一下混乱的心情。

    不敢和外面联系……东田一郎警告过自己,关于留在酒店了伺候那位先生的事情和任何讯息,都不许随便对人说的。

    福田君自然也不能联系的。

    想了会儿没有头绪,干脆也就不想了。

    直接走进了洗手间里,卸妆,换下衣服,洗澡。

    泡在浴缸里的时候,真希忽然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念头!

    那个年轻的男人……

    他……

    他,不会是不行吧!!

    觉得自己仿佛忽然察觉到了盲点的真希,陡然一个激灵,从浴缸里站了起来!

    一定是这样了!!

    那个男人,根本就是不行的!!

    但是又为了掩饰,所以故意把自己留在了房间里留了两个小时!

    然后,还吩咐人把自己安排就住在酒店里,随时伺候他……

    其实,根本就是掩饰吧!!

    掩饰他的无能!

    自己……只是一个他用来掩饰他不行的工具人!

    嗯!一定是这样了!!

    赤身裸体站在镜子前的真希,忽然笑了起来,笑得还很开心。

    这样……也很好啊!

    自己不用付出什么!说不定的话,还可以借着这个名义,得到很多好处啊!

    ·

    陈诺睡前又给鹿细细打了一次电话。

    然后早上醒来的时候再打了一个。

    两次都是无果。

    陈诺干脆就不管了。

    本来就是个误会,我也打电话解释,也发短信解释了。

    哪来那么大的气性?

    不管了!

    爱谁谁!

    鹿细细愿意说话的时候,至少她会回消息的解释的短信都发了好几条过去了。

    如果还要生气,那老子也没办法的。

    抱着这个情绪,陈诺干脆就把这件事情扔到了脑后去了。

    自己还有正事要办的!

    ·

    北条界,男,现年三十七岁。

    生物细胞学方面的专家,主攻脑神经领域。

    东京大学医学部毕业,慕尼黑大学医学院深造获得博士学位,曾经被拜尔集团高薪聘用为科研团队的负责人,并主持开发过两种新型作用域脑细胞分裂异变方面的药物。

    后来回到RB,受聘于东京大学医学部担任资深教授,并负责主持一个重要的研发课题。

    可以说,北条界是一位脑细胞领域的顶级专家。37岁的年纪,正是年富力强,最容易出成绩的黄金期。

    而事实上也是如此。

    他在去年的一篇关于细胞端粒染色体变异的论文,引起了业内广泛的关注。

    也正是因为这篇论文,得到了东京大学的全力支持,将他从德国召唤回东京进行专项研究。

    可以说,刚37岁的北条界,还不能算是学术界的学阀大佬他只是一个正在往大牛方向进化的小牛。

    有自己专门主攻的方向领域,也取得了一些初步的进展。

    未来或许有一个光明的前景。

    上辈子,陈阎罗就曾经听说过他的名字。

    可以说,上辈子饱受脑部肿瘤折磨的陈阎罗,并不是没有想过办法解决。

    可以说,他能想的办法都想了……

    全世界顶尖的脑科方面的研究学者,他几乎都找了个遍。

    但陈诺上辈子,并没有见过北条界。

    他只是听说过北条界的名字。

    上辈子,陈诺为了寻求医治自己的脑部肿瘤的问题,曾经得到过哈佛大学医学院的教授的帮助。

    结果自然是失望的。

    但上辈子,那位教授对陈诺提到过北条界这个名字。

    当时那位教授对陈诺说的原话是:

    “业内曾经有一位北条界教授,在十年前就提出一个相关的课题和研究方向,是关于脑部细胞端粒染色体变异的问题……而且,当时他的几篇论文,我看过,其中他提出了几个非常有意思的假设和猜想。

    而北条教授后来的研究方向,也是为了论证他自己提出的那些假设和猜想。

    如果能够论证成功的话,或许就是解决你遇到问题的钥匙。

    只是……可惜了。”

    上辈子,陈诺之所以没有见到这位北条界教授,因为……

    他遭遇了意外。

    2001年7月16日的下午。

    在东京大学附近的一家银行里办理业务的北条教授,遇到了一起意外的抢劫事件,在那次意外里,北条教授意外受伤,并且那次受伤,使得他的右手留下了永久的残疾。

    在接受了几个月的治疗后,北条教授虽然康复出院,但是残疾的右手,给他的研究带来了隐患。

    终于在一年后,他因为残疾的左手,在实验室里的错误操作,导致了实验室出现意外事故,造成了有害气体外泄,导致了两名实验人员受伤,其中一名因为中毒过深,伤害了神经,而导致双眼失明。

    而这位双眼失明的人,就是北条界本人。

    双眼失明加上手部的残疾,加上实验室的意外导致重大实故,一系列的打击,彻底摧垮的这个本来可能成为研究大牛的天才学者,从此一蹶不振,很快就在两年后死于酒精中毒。

    而事后回顾他的一声,归根结底,将他命运转变的根源,就是那次在银行遭遇抢劫并使他左手致残的那次抢劫案。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可以说,假设……

    假设北条界没有在那次抢劫案里受伤至残,那么他后来的研究可能就不会出现意外,就不会发生事故使得他双目失明。

    那么他的研究可能就顺利的进行下去,取得辉煌的成果。

    然后……可能对上辈子治疗好陈诺的脑部肿瘤,起到积极的作用!

    ·

    虽然这辈子,陈诺目前脑部没有什么肿瘤的迹象。

    但是……未雨绸缪,陈诺还是决定提前做一些准备!

    就当给自己买个保险吧。

    ·

    【邦邦邦,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