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47章【我要去东京!!】

    【大章】

    ·

    第一百四十七章【我要去东京!!】

    东田一郎当晚就再次造访了陈诺所住的酒店。

    这位新任的掘金人到来的时候,陈诺正坐在酒店的咖啡厅里喝咖啡。

    听见了脚步声,陈诺抬头看了一眼,东田一郎在距离桌前还有两步的地方站住,先认真的鞠躬,然后客客气气道:“先生,很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您。”

    陈诺摆摆手:“坐吧,这么晚你跑来找我,肯定是有事情了?”

    东田一郎吐了口气,坐在了陈诺的对面。

    陈诺看了一眼周围,几个东田一郎的随从,已经站在了咖啡厅的门口,本来就空无一人的咖啡厅很快就被包场了。

    “其实,不必这么大阵仗的。”陈诺笑了笑:“我只是无聊下来喝杯咖啡而已。”

    东田一郎不说话,只是低着头。

    “好了,不必这么紧张,说吧,有什么事情?是接手公司的过程里出现麻烦了?”

    “没有。”东田一郎赶紧道:“接管的工作还在进行,并没有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一些小小的问题,我也能自行解决的。”

    陈诺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做的不错。”

    然后陈诺又问道:“那么,到底是什么事情?”

    “您让我查的人,我查到了。”东田一郎立刻拿起自己手里抓着的一个信封,恭恭敬敬的推到陈诺面前。

    陈诺这次脸上露出了真心的笑容:“效率很高啊。”

    “……其实,很多资料是堂本秀男死前就已经派人查的,我不敢过于夸赞自己的功劳。我只是今天派人去追查了一下,催促了一下进度。”

    陈诺闻言,多看了这个东田一郎一眼。

    不错,这个人,很知道进退和分寸,很聪明。

    陈诺并没有立刻打开信封,而是继续问道:“查到的消息,准确么?”

    “是准确的!”东田一郎的语气很严肃:“根据您提供的名字,还有之前您说过的一些基本讯息,我们查到了很多同名的人,然后再根据您提供的一些基本讯息,比如年龄,还有其他的一些身份讯息,进行了甄别和筛选,最后查到了符合您所说的各方面条件的人选,一共有三位!

    资料都在这个信封里了。”

    陈诺点了点头,面露思索的表情,手按在信封上,手指在桌面敲了敲。

    东田一郎很耐心的等候着。

    过了会儿,陈诺缓缓道:“这两天,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女孩,你应该知道吧。”

    “您说的是西城薰小姐?”

    “嗯。”

    陈诺点头,然后道:“你帮我做几件事情。”

    “是!”东田一郎不敢大意,赶紧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本子,又拿出钢笔来准备记录。

    陈诺看着这个家伙如临大敌的样子,笑了笑:“不必这么紧张,我交代你的事情不会很难的。”

    “您交代的事情,我一定会不折不扣的完成好!”

    不管怎么说,这个家伙的态度让陈诺很满意。

    “第一呢,你想办法,给这个女孩的银行账户里,转一笔钱,五千万日元。我想,查到她的银行账户,对你来说没有难度的,对吧。”

    “是!这个没问题,我明天就能办妥。”

    “第二呢……她应该是很想在学业上有些成就的,未来的目的是考取东京大学。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多关心关心她,在她的学校和其他地方,提供一些帮助。

    嗯,不必做的太过分,给她提供一些条件吧。”

    东田一郎有些为难:“您说的,不必做的太过分的意思是?”

    “就是不要太显眼和引人注意了。不要打扰她的正常生活。不要过度引起别人的关注。明白了么?”

    东田一郎略一沉吟:“我会以公司的名义,对西城薰小姐所在的那所学校进行一些捐助,然后以公司的名义设置一个奖学金,和一些特殊培训和助学企划,然后,再用这些计划,不引人注意的,把西城薰小姐纳入到优选学生名单里。

    未来的话,我在东京大学也有几个老朋友。

    我会让人牵线,在创立几个委培的项目和名义,把西城薰小姐也纳入到其中……

    您看这样可以么。”

    陈诺笑了,点头:“和聪明人交流,就是让人愉快啊。”

    东田一郎松了口气。

    心中虽然也有点好奇,为什么这个特派专员先生,会对那个女孩如此照顾和痴迷……

    不过,这不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哪怕是眼前这位,真的被那个女孩迷住了,自己就好好的讨好这位先生,好好的在RB,帮他照顾好他的小情妇,也不是什么难事。而且,也可以和这位特派专员先生搞好关系。

    说完了事情,东田一郎起身告辞,陈诺倒也并没有太过摆姿态,而是也起身和他一起走出了咖啡厅。

    只是走到了电梯口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小小的插曲。

    “东田先生!!”

    走廊的另外一头,一男一女两个人飞快的走了过来。

    东田一郎的保镖立刻有所动作,在数米之外拦住了这两人。

    陈诺眯着眼睛看过去,打量那一男一女。

    那个男的没什么好说的,相貌平平无奇,很消瘦,有点矮,头发很少,穿着蓝色的西装。

    等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陈诺先是眼睛眯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来。

    这个女人,无意是很漂亮的那种。

    看上去大约二十多岁年纪,五官很柔美,细眉淡妆,气质也是很温婉温顺的那种。黑色长发,在脑袋后面打了个发髻,脖子颀长,双肩消瘦,体态很苗条高挑。穿着一件显得很保守的黑色长裙,很窄很贴身的那种,将腰臀曲线都显露了出来,裙摆几乎拖到了脚踝的那种。

    这么说吧,这是一个相貌和气质上,都很轻熟女的那种。

    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哀婉的样子。

    嗯,若是放在那种硬盘电影里的话,大概就很适合出演那种“人妻未亡人”的那一类片子。

    不过,让陈诺嘴角浮现出古怪笑容的原因,倒不是这些。

    而是,他认出来这个女人了。

    似乎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女演员。

    上辈子的时候,他看过这个女演员的电视剧……2000年初的时候,随着大量的盗版碟涌入华夏国内,其中就有很多日剧。

    记忆中,这个女演员也火过那么一阵子,不过后来就过气了。

    陈诺不是什么资深影迷,也不是什么粉丝,看过就看过了,也并没有什么过多的印象。

    唯一的印象是,这个女人和很多日本女艺人不同,有一个高挑的身材,和一双长腿。

    “东田先生!!”

    那个蓝色西装的男人,试图推开保镖向前,一面焦急的呼喊。倒是那个女人,虽然脸上表情也很哀婉和焦急,却并没有上前,焦急的看向这里。

    东田一郎的脸色有点不好看,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陈诺,发现陈诺并没有发火,这才心中松了口气,怒道:“像什么样子,在这里大呼小叫!”

    保镖们看着老板不爽了,赶紧用力把那个男人推到了一边,然后就听见那个男人连连呼喊。

    陈诺叹了口气:“是什么人?”

    “是……”东田一郎略一迟疑,压低了声音,在陈诺身边低声道:“那个女人,是一个女艺人,也是堂本秀男生前的一个女人。”

    “哦……”陈诺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那个男人,是她的经纪人。也是那家演艺公司的老板。”

    “嗯。”陈诺点了点头:“然后呢?”

    “堂本秀男之前很照顾那个女人,用公司的名义投资了她所在的演艺公司,并且以公司的名义,买下了东京的一处房产给她居住。

    不过既然堂本死了,那么,那些产业又是以公司的名义买下的,属于公司的资产,自然是要收回的。

    而且,本来公司还要大规模赞助一部电影,也是指名要让那个女人来担任主演的,不过这些计划,现在自然是不用继续执行了。”

    听着东田一郎焦急的解释,陈诺笑了笑。

    他倒是很清楚东田一郎的心思……他很着急和堂本秀男划清界限的。

    堂本秀男的死,虽然是死于意外。但是身为“备用计划人员”的东田一郎并不是傻子,心中多少能猜测出一点点来,只是不太敢去深想。

    那么自己既然上位了,自然是要向组织表明忠心的。那么对于堂本秀男生前的那些事情,自然是要完全割裂,彻底划清界限的!

    听了这些,陈诺笑了一下:“行了,叫过来你处理吧。在公共场合这么推推搡搡的也不太好。”

    “呃,是!”东田一郎赶紧欠身:“让您被惊扰了!都是我没有做好。”

    他一摆手,保镖立刻得到了指令让开,那个男人赶紧跌跌爬爬的跑了过来,也不知道是没站好,还是故意的,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东田会长!求求您,一定不要撤资!!拜托您了啊!!”

    男人趴在地上,连连的哀求。

    那个女演员也跟了上来,虽然没有夸张的下跪,也是欠身鞠躬,只是却没说什么。

    东田一郎怒喝道:“福田君!!这里是什么地方,在公共场合之下大呼小叫的,怎么可以这么失礼!”

    福田满头大汗,只是连连哀求:“东田会长!只是请求您千万不要撤资!我已经把大部分的公司资金都押在了这部电影上!现在撤资的话,我就会彻底完蛋了!

    而且,请您务必相信我,这是一部非常出色的电影项目,它一定会为公司赢得很好的未来的!

    所以,务必拜托您,再重新考虑吧!”

    说着,他焦急的拉了一下身边的那个女演员,大声道:“真希是我们公司最出色的女演员!她一定会竭尽全力,哪怕是拼了命,也会很好的把这部电影演好的!

    是不是!是不是啊真希酱!你快说话啊!”

    那个叫真希的女演员,闻言也赶紧点头,鞠躬道:“是,是!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请务必给我这次机会!”她开口说话的嗓音也是那种柔和温顺的味道,语气也带着几分仓皇和忐忑。

    东田一郎面色铁青,沉声道:“堂本会长去世,公司对很多业务都会进行调整!这也是董事会的决定,你在这里大呼小叫,找我来闹根本没有任何……”

    “那部电影,叫什么名字?”

    就在东田一郎训斥的时候,陈诺忽然缓缓开口问道。

    “呃?”东田一郎愣了一下。

    地上跪着的那个福田也呆了呆。

    东田一郎看陈诺,眼看这位特派专员倒是脸色有些好奇的样子,他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立刻赶紧道:“电影的名字叫什么?快说啊!”

    地上跪着的福田虽然没太明白,但是也赶紧开口,飞快的说了一个名字。

    陈诺听了,摸了摸下巴,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

    嗯,这部电影,他上辈子年轻的时候好像看过的。

    而且,他之所以记得面前的这个叫真希的女演员,倒有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那部电影。

    上辈子年轻的时候,无意之中看到过一部RB电影,据说还是获了什么奖嗯,是获奖还是提名的,不太记得。

    电影本身没什么好说的,典型的日式的那种文艺电影,剧情和整体的氛围很憋屈的那种,节奏也是慢吞吞的。

    不过其中的一个女主演,给上辈子还是少年的陈诺留下了些印象。

    那是一幕略有些香艳的场景:女演员身穿一身白衣长裙走下游泳池,然后全身湿透。

    虽然并没有暴露什么,但是薄薄的长裙湿透后,却展现出了一双大长腿的曲线,记忆中的那一幕,那个女演员双腿并拢而笔直,加上温婉哀怨的表情,给还处于青年时代的陈诺,留下了颇深的印象。

    当年,在屏幕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小惊艳的感觉。

    现在看来,原来,这部电影现在还没开拍啊。

    看着陈诺脸上露出笑意,似乎在思索什么,东田一郎赶紧闭上了嘴巴,小心翼翼的等待着。

    果然,过了两秒钟,陈诺笑着开口:“我平时还挺喜欢看电影的,既然是一个不错的项目,就继续完成吧。”

    说着,刚好电梯也到了,陈诺直接走进了电梯里。

    东田一郎赶紧转过身,鞠躬低头说:“是!我,我一定照办!您走好!”

    陈诺笑了笑,眼神扫过那个女演员,忽然笑着留下了一句。

    “这位小姐,穿上白裙子应该会很好看的。”

    电梯门缓缓合上后。东田一郎才缓缓的将鞠躬的身体挺直。

    他转过身来,用古怪而复杂的目光看了看地上的福田。

    福田一脸惊慌和懵逼。倒是那个叫真希的女演员,有些好奇的看着电梯门。

    回想刚才这位东田会长对那个陌生年轻人恭敬的态度……

    沉默了会儿,东田一郎盯着地上的福田,冷冷道:“你可是真会给我找麻烦呢,福田君。”

    “给,给您舔麻烦了!可是我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东田一郎一摆手,示意这个家伙闭嘴。

    眼看福田还要说什么,倒是那个叫真希的女人颇有几分眼色,赶紧拉住了福田一把。

    东田一郎思索了会儿,才缓缓道:“那个电影项目……嗯,剧本和其他资料,你都带着了的吧?”

    “当然!都,都带了!为了找机会跟您求情,我把全部资料都准备好了带着的!”

    福田赶紧匆忙的跑到一旁,拿起刚才被保镖推搡的时候掉在地上的一个皮包,然后从里面取出厚厚一叠文件来。

    东田一郎一摆手:“文件的话明天送到公司去,让企划部的人去看!剧本在你手里么?”

    “呃……剧本?在的!”福田赶紧双手要把剧本送过来,但是东田一郎却根本不接,只是看了福田一眼:“剧本里,有……嗯,有真希小姐穿白裙子的场景么?”

    福田呆住了,仿佛不知道怎么回答。

    那个真希倒是此刻冷静了下来,赶紧回答道:“有很多场的剧情,应该是要求角色穿裙子的……但具体是不是白色的裙子,还要看到时候服装和道具的要求,现在,现在并不能肯定……”

    “那就穿白裙子!”东田一郎冷冷道。

    “……哈?啊!是!是!”真希吓的后退了半步,赶紧点头。

    旁边的福田呆了一下,也立刻反应了过来:“是!这个一点完全没问题!这部电影拍摄的时候,我一定确保让真希小姐的角色,穿上漂亮的白色裙子出镜!!”

    对福田来说,这个要求虽然古怪……但是,却完全没有难度啊!

    只要对方不撤资,让自己投入了大部分公司资金的这部电影项目能顺利完成。

    别说是让真希穿白裙子了……

    就算让他自己穿白裙子出镜,
福田也绝对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啊!!

    “好了,项目的事情,福田君,你明天带人去公司吧,我会让公司负责项目的人和你谈的。”

    东田一郎冷冷道。

    福田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赶紧感激的对东田鞠躬,然后拉着真希正要走。

    “等一下。”东田一郎冷冷道:“福田,你先走吧,请真希小姐留一下。”

    “……”福田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仔细的看了这位东田会长一眼,在娱乐圈浸泡了半辈子的他,仿佛瞬间就明白了什么,眼色有些复杂,但也毫不犹豫的点头,扭头对真希道:“真希酱,会长大人既然有事要和你说,你就留下聆听会长的教训吧,我先回去了!”

    说着,递过去一个眼神,福田自己赶紧告辞。

    留下了真希,站在东田一郎的面前,神色有些惶恐,但因为她本身的气质和相貌就是偏温顺柔美的那一类,这样的表情和姿态,倒是颇有几分魅力。

    东田一郎仔细的打量了真希两眼,真希心中暗暗的哀叹,只是脸上却不敢表现出来,一副认命的样子,垂头道:“会,会长……您还有什么吩咐么?”

    其实,对于要做出一些牺牲什么的,真希也并不觉得会太过抗拒。

    反正,自己之前也都是跟了堂本秀男那个老头子。

    对于这些权贵大人物,她一个小小的女演员,虽然在人前很风光的样子,但是在这些权力者面前,不过就是个小小的玩物罢了。

    从堂本会长,换成这位东田会长……倒也没什么本质上的差别。

    对方这种仔细打量自己的眼神,对于真希来说……

    习惯了。

    “真希小姐。”

    “是!请您吩咐。”

    “我记得,你的住处,应该距离这里不远吧。”

    “是的,不是很远。”真希心中叹了口气,只是,又忍不住有些好奇。

    难道,他是要去自己的家么?

    可是,却有些多余啊。

    真的想对自己做什么的话,这里就是酒店啊……

    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的怪癖,一定要去自己的家里做那种事情么?

    “很好!”东田一郎缓缓道:“你家里,一定有白色的裙子吧。”

    “呃?”真希愣了一下:“有,有一些的。”

    “那么,现在,我派我的司机送你回去,你换上你最漂亮的白色裙子,然后好好的打扮好!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明白么?”

    “欸?”

    “就这样吧!服装和化妆方面,你有任何问题的话可以提,我的人会全力配合你!”

    东田一郎沉声道:“时间很紧迫!你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后,你要打扮好,以你最好的状态,回到这里来!我就在这里等你!

    快去吧!”

    ·

    一个多小时后。

    打扮的容光焕发的真希,站在了酒店顶层一处套房的门外。

    一身白色的长裙,温婉动人。这件衣服也是真希自己挑选的身为一个女演员,她很清楚如何打扮才能展现出自己最有魅力的一面。

    她的气质和容貌,就是偏向于那种轻熟女,成熟而温柔温顺的那种女子。

    这件白裙子并不暴露,却恰到好处的展现出了女性的线条的柔美。

    站在门外,真希深呼吸了一下,先定了定神。

    刚才回到酒店后,被人带去了咖啡厅里,重新见到了那位东田会长后,原本以为今天晚上自己是要伺候那位东田会长的。

    不过很快,东田的一番话,就让真希明白了。

    站在这个房间的门前,真希脑子里还在想几分钟前在咖啡厅里,那位东田会长对自己用极其严肃并且耐心的语气,叮嘱交代的那些话。

    关于今晚自己要伺候的这个人,就是今晚在电梯口看到的那个和东田会长站在一起的年轻人。

    对于更换了自己伺候的目标,真希其实倒是稍微松了口气。

    那个年轻人的相貌很清秀也很讨喜。

    无论如何,陪一个俊秀的年轻人,总比陪一个糟老头子,要让她心里少几分抗拒。

    不过,东田仔细的叮嘱过自己:一定要用最温顺最谦卑最恭敬的态度对待这位贵人。

    一切的一切,务必以取悦这位贵人为第一目标,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是任何情况,都绝对要顺从,绝对不允许,在言辞和举止上,做出哪怕一星半点,可能触怒这位贵人的举动!

    这位贵人的身份,东田没有说。

    但这些话,让真希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位东田会长,接替了堂本之后,眼看就要成为东京的一位新的权贵了……他所掌控的那家规模庞大的公司,原本就是举足轻重的一家巨鳄。

    而让这位会长还如此小心翼翼的人……

    难道是某个巨型财阀家的继承人?

    或者是,皇室中的?

    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在真希的脑子里闪过。

    不过,伺候好这位年轻人,真希还是有几分自信的。

    深吸了口气,双手又抚平了一下自己腰间和臀部位置裙子上的褶皱,她按响了门铃。

    ·

    一个小时前。

    陈诺回到房间里,关上房门后,坐在桌上,拿起了今晚东田一郎给自己的那个信封,打开后。

    里面的三份资料,陈诺大概扫了一遍,就根据自己上辈子记忆里的讯息,轻松的排除掉了其中两个。

    第三个,正是他要寻找的人。

    小心的将第三个人的资料看了一遍,然后记在了心里后,陈诺翻开了桌上的笔记本电脑。

    从自己的包里翻出了一个小小的黑色U盘。

    这个U盘是陈诺从国内带在身边的。

    插上U盘后,用“芳心纵火犯”的账户登录了章鱼怪的网站。

    还没有来记得去做什么,就看到了账户里有留言的提示。

    “系统提是:您有5条来自于星空女皇的留言。”

    卧槽!

    陈诺头皮一紧。

    点开后……

    第一条:在么?在的话赶紧回话。

    发送时间是:两天前。

    第二条:怎么不回话?是想躲着我吗?

    发送时间:昨天下午。

    第三条:小骗子,你是躲着不敢跟我说话么?“

    发送时间:今天早上八点。

    第四条:混蛋!你敢跟我玩消失是吗?

    发送时间:两个小时前。

    而让陈诺流冷汗的是……

    第五条:老公啊你对这个世界,是有多么的不眷恋啊?

    陈诺:“…………”

    正犹豫中。

    叮~

    一条新的留言发送来了。

    发信人:星空女皇。

    发送内容:一个小时内,如果你不回复的话,那么你可以猜测一下后果。

    信息的内容最后,还有一串阿拉伯数字。

    陈诺辨认出来,这是电话号码,看区号,应该是在不列颠。

    陈诺犹豫了几秒钟,终于拿起了手机,拨通了这个号码。

    “……hello?”

    电话那头传来了鹿细细的声音。

    “呃……是我。”陈诺深吸了口气。

    电话那头的语气顿时就变了。

    “哦~老公啊~”鹿细细的柔媚嗓音,仿佛是故意的一样,有些夸张。

    陈诺干咳了一声:“那个……我这两天有些事情在忙,没有登陆这个网站。”

    鹿细细哼了一声:“你在华夏的手机也关机了,我打过几次。嗯……你现在打给我的这个电话号码……咦?你在RB东京?”

    “嗯,我出来办点事情。”顿了一下,陈诺叹气道:“你找我什么事?”

    “查岗啊。”鹿细细冷笑。

    “……别开玩笑了。”陈诺苦笑道:“揍你也揍过了,打劫你也打劫了……之前的事情应该已经翻篇了吧。”

    “……”鹿细细沉默了会儿,忽然语气变的平和了一些:“你去RB做什么?是有什么任务还是执行什么委托?”

    “嗯,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遇到什么麻烦了么?”

    “没有。”

    “哦。”鹿细细哦了一声后,忽然就沉默了。

    陈诺摸了摸鼻子:“那个,你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鹿细细又沉默了会儿,过了足足有十秒钟,才缓缓开口,只是语气却变得有些奇怪。

    “那个……我想起,我在金陵的时候,在你家里的那几天,吃过一样东西,是你做的。

    我很喜欢吃,但是回来自己动手,却怎么都做不出那个味道……

    我在唐人街也找了厨师做,但都味道不对。”

    “哈?”陈诺愣了一下:“什么东西?”

    “就,就是……是……嗯……红烧排骨。”

    喂!这个理由太牵强了吧!

    怎么听都有点像是硬编的吧!

    陈诺心中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硬着头皮道:“那个……就是红烧排骨么?”

    “……嗯。”

    “……”

    “……”

    两人又沉默了几秒钟,陈诺才苦笑道:“行,那个……那个……我教你哈……

    你先把排骨用烧开的热水过一下,几秒钟,颜色不红了,就可以捞起来。

    这样可以去除肉上的腥味。

    然后……”

    一路絮絮叨叨的诉说着菜谱,那头鹿细细倒也不打断,就这么静静的听着。

    忽然……

    叮咚~

    门铃响了。

    陈诺没在意,随口道:“可能是酒店的客房服务,你等下,我去开下门。”

    拿着手机,陈诺走到门口,拉开房门。

    然后……

    “……”陈诺手里捏着手机,有些意外的看着门外,打扮的容光焕发,眉眼里还带着几分柔弱和妩媚诱惑的真希。

    “你?”陈诺下意识道。

    真希微微欠身,然后用温柔的又故意做出来的魅惑的嗓音和语气缓缓道:

    “先生,东田会长让我今晚来服侍您……您看我穿的这样,您还满意么?”

    “……”

    陈诺愣了一秒钟……

    ……忽然反应过来了!

    卧槽!!

    手机啊!!!

    还在和鹿细细通着话呢!!!

    赶紧拿起手机凑到耳边:“喂?喂?!喂??!”

    电话那头,早已经挂断掉了……

    挂……断……掉……了……

    “卧槽!”

    陈阎罗忽然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

    混蛋啊!UU看书www.uukanshu.com!!!

    鹿细细气喘吁吁,看着面前被自己砸在墙壁上粉碎的手机!

    疯狂的冲到外面客厅,然后拿起家里的电话。

    另外一个房间里,穿着拖鞋的小奶糖走了出来。

    “老师?这么晚了你在干什么?”

    “我要订机票!我要去东京!!”

    “……哈?去东京给干嘛?”

    “……去敲断一个混蛋的骨头!!”

    ·

    【邦邦邦~

    没到十二点,没过时,哈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