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46章 【被保护的感觉】(真·大章)

    ·

    第一百四十六章【被保护的感觉】

    西城薰起床走出房门,来到了楼下。

    就看见陈诺一个人坐在客厅,面前摆着一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送来的笔记本电脑。

    看见西城薰从楼梯上下来,陈诺也只是略侧了侧头,看了女孩一眼:“早啊。”

    “你在干什么?这台电脑是……”

    “刚让人送来的,我在上网看看新闻。”

    陈诺仿佛很随意的换了个坐姿,但是身子侧过来的角度,却刚好挡住了西城薰看向屏幕的目光。

    “厨房里有早餐。鸡蛋火腿三明治,有牛奶。”

    西城薰似乎微微有些失望:“你没做昨天那个很好吃的东西吗?”

    “……喂,是不是这两天对你好了一点,你就忘记自己的俘虏身份了?”陈诺笑道。

    西城薰很不客气的白了陈诺一眼一点都不凶,反而有点少女娇嗔的可爱味道。

    女孩步伐轻松的走进厨房里,端出了早餐,就摆在了距离陈诺所在沙发茶几位置不远的小餐桌上,开开心心的吃了起来。

    陈诺低头继续看着屏幕,不时还敲打几下键盘。

    房间里沉默了会儿,少女还是先开口说话了。

    “有什么新闻么?”

    “嗯?”陈诺抬头。

    “你不是说你在看新闻么?今天有什么新闻?”

    陈诺笑了。

    女孩这分明是在没话找话说的意思。

    西城薰的脸上表情略有些局促,只是掩饰一般的扭头看向窗外,故作轻松的语气:“有什么有意思的新闻事件发生么?”

    陈诺若无其事道:“没什么新鲜的。 M国那边小布什总统又下令往中东增兵。国际空间站发布了下一个阶段的对接计划,也公布了两张目前在太空里服役的宇航员的工作照片。

    RB这边,明年世界杯组委会和国际足联因为比赛场馆建造时间拖延而在扯皮打口水仗。

    哦对了,还有就是民众最关心的太子妃的肚子,现在还在讨论她肚子里的那个皇室继承人。”

    陈诺说的这些,都是2001年的这个阶段时间,全世界范围发生的一些大事。

    什么M国总统,什么对中东增兵,甚至是世界杯这种东西西城薰统统都没兴趣。

    她是女孩子来的。

    不过提到了RB现任的太子妃的怀孕事件,这种皇室里的八卦,倒是很吸引西城薰这种女孩子的关注。

    没办法,普通民众本身就是喜欢八卦的嘛。

    要说这位RB现任皇太子妃(根据上辈子的历史,未来她的老公,也就是那位皇太子会继任成为新的RB天皇,而她则会成为皇后。),其实是有点悲情色彩的。

    这位太子妃并不是出身在豪门权贵,也不是门阀或者贵族世家。

    她其实出身在一个平民家庭……算是富裕阶层,祖父是商人,父亲是一位外交官。

    但相对于皇室和豪门贵族而言,这样的家庭门第,也只能算是平民了。

    这个女人年轻的时候是很有个性的她高中和大学时代都是在M国度过的。

    哈佛大学毕业!

    当她23岁那年就已经进入了外交部门工作!

    在一次外交宴会上遇到了RB皇太子的时候,她23年的人生,有一半时间都是在国外度过的。

    可以说,她很当下的绝大多数传统RB女人都是不同的。

    有学识,有自己的事业追求,性格独立,并且受西方世界文化的影响很深颜值么,年轻时候也算是不俗的。

    然而,她被皇太子看上了。

    面对皇太子的几次三番的求爱,这位女人的态度是:NO!

    她的人生目标是当一个外交官,而不是嫁入皇室,当一个摆在台子上让人瞻仰的木偶。

    然后,她为了躲避皇太子,再次选择出国留学,这次跑去了不列颠。

    一躲就是好几年。

    然而,皇太子是铁了心的看上她了,锲而不舍。甚至为了她,不惜一直打光棍不结婚。

    甚至连皇太子的亲弟弟,另外一位皇室亲王都结婚了,这位皇太子还依然苦苦的追求着这个女人。

    然后,皇室坐不住了。

    皇太子年纪已经不小了。

    于是,皇室发动了有天皇和皇后本人领衔,外加一堆皇室和政府高官的阵容,组成了游说团,开始对这个女人的父亲和家庭各种游说并施加压力。

    终于,在躲避了足足七年后,这个女人三十岁的时候,终于选择嫁给了RB皇太子。

    这位拥有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学历背景,一心想当外交官的女人。不得不屈从发,放弃了自己的人生规划和事业的追求,当了一名家庭主妇。

    虽然,是全RB身份最高贵的家庭主妇。

    众所周知,RB的天皇和皇室早就是一个摆设,而女人在这群摆设里,更是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只是摆设之中的陪衬物而已。

    嫁给了皇太子后,全民最关心的事情,就是她什么时候能为皇室剩下一个皇位继承人。

    然而……直到2001年,也就是38岁的时候,她才终于当了母亲。

    在这之前,RB全国上下的给与的关注也压力,几乎把她逼的要发疯了。

    而且,最可怜的是……

    根据陈诺上辈子所知道的是……这个女人会在今年,也就是2001年剩下自己唯一的孩子。

    还是个女孩!

    而且,根据陈诺所知道的,就算生下这个女孩,RB全国上下也仍然不满意,希望已经40岁的这位太子妃,能再接再厉,再为皇室生育后裔最好当然是有个男孩的!因为未来皇位是要有人继承的。

    然后,这个女人一直就生活在郁郁寡欢之中,甚至多次官方公布消息,精神状况不太好。

    在生下唯一的一个女儿之前,她从结婚开始,一直到生下女儿,期间因为压力,没有回娘家一次。平日也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RB宫内厅(专门负责皇室的部门)取消掉了她绝大多数的对外的行程,就是为了强制让这个女人待在皇宫里,陪伴太子妃,然后早日完成一个生产工具的义务……

    可想而知,这位看似身份显赫的太子妃,未来的皇后,在皇室里过的是什么日子。

    ·

    和所有RB民众一样,提起这位太子妃,西城薰明显就有了很大的兴趣。

    不过她的观念,倒是对这个女人流露出了几分惋惜和同情。

    全RB人其实都知道,这位太子妃并不喜欢皇太子,躲避了七年后,才不得不碍于方方面面的巨大压力,不得不妥协。

    “若是我的话,当初宁可就永远不会RB了。”西城薰叹了口气。

    陈诺缓缓笑道:“哦?”

    “当然啊,留在不列颠,哪怕是凭自己的学识,也饿不死的啊。回来后当一个笼中鸟,生活有什么意思。”

    陈诺笑了:“你不是梦想就是过那种可以偷懒的生活么?”

    “可是当太子妃太不自由了啊,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被人时时刻刻的盯着的。你还记得么,之前有一次新年庆典的活动,皇太子夫妻都出席了,作为贵宾发言的时候,太子妃的发言时间不小心比太子多了三秒钟。

    就三秒钟哦!

    结果事后,好多报纸都在骂她不守规矩!

    太可怕了!”

    不过,说到最后,平板少女还是露出了狐狸尾巴:“何况,皇太子长的也不好看啊!身高比太子妃还矮,五官也不英俊帅气,听说身体也不太好。”

    好吧,所以这个女孩看重的其实还是颜值。

    “那么,要让你去当太子妃,你肯定是不愿意了的?”

    “当然不愿意!!”西城薰毫不迟疑的大声道:“我怎么可能愿意做那种事情。”

    “但是可以当一条咸鱼啊,不用再辛苦的努力了,可以放心大胆的偷懒啊。”

    “我说了,我希望要的是自由。”西城薰语气很不屑:“我虽然很向往偷懒的日子,但我也并不排斥努力啊。

    我现在每一天都活的很努力呢!

    未来的话,我也会很努力的工作。只要在我努力工作之余,我自己的生活里,不要有人管着我,强制我做什么事情,让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在生活里懒惰就好了啊!

    我是那种,上班的时候,可以拼命的干活。

    但是下班回到家后,就一定会窝在家里看电视,绝对不喜欢有人干涉我的生活的那种人啊!”

    “那……爱情呢?”陈诺笑眯眯的问道。

    “……”西城薰忽然脸一红,不说话了。

    “我知道,你好像很喜欢木村拓哉吧。”

    “对啊,可是他已经年纪不小了啊,而且也结婚了。”西城薰摇头:“艺能界的人靠不住的,喜欢的话,远远的看看就好了。

    我未来选择的男人,一定是像我父亲那样,有担当,有责任心,心胸宽厚,有能力的男子汉!

    当然了,也要像我父亲那样,相貌堂堂才行!”

    两人就这么围绕着RB皇室的八卦,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这么一上午的时间。

    其实渐渐的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但是西城薰却仿佛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始终没有提到时间。

    甚至连午饭也都仿佛忘记了不提。

    就这么痛快的聊着天,眼看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再过会儿就要一点了。

    按理说,午餐时间都已经错过了。

    陈诺似乎也没有察觉,就这么态度很和蔼,甚至很耐心的陪着小女孩聊八卦。

    再也没有前两天两人相处时候的那种嬉皮笑脸和不正经。

    仔细想来,似乎有那么几次,还很主动的说了几个笑话来逗女孩开心。

    终于,在墙壁上的挂钟,时间指向了下午一点半的时候。

    陈诺缓缓的合上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

    这个举动,让西城薰原本还在滔滔不绝说话的状态,忽然就被打断了。

    女孩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陈诺,闭上了嘴巴,用力抿紧了嘴唇。

    其实,客厅里,有一堆东西很扎眼。

    客厅的墙角,前两天陈诺逛街时侯买回来的那一大堆各种手办模型玩具之类的东西。

    早上西城薰下楼来的时候就发现,已经收拾好了,全部装进了两个大号的行李箱里,随时都可以提走。

    看着女孩沉默下来的样子,陈诺吐了口气,站起身来。

    “那个,肚子饿了。我再给你做顿饭吧。”

    “……”

    “虽然也是一个很喜欢偷懒的人,但是我的厨艺还是挺不错的。临别之前,我给你做一点我拿手的东西吧。”

    “……”西城薰还是不说话,只是仿佛咬了咬嘴唇,一脸倔强的把头扭向别处。

    ·

    这顿已经错过时间的午餐,陈诺还是花了点心思的。

    在冰箱里翻出了一盒前一天让人买来的手工饺子,用平底锅煎了一下,做成了煎饺。

    然后又切了两根德国香肠,切成片,用油煎了一下。

    还有一些之前送来的顶级的和牛。

    陈诺很奢侈的直接选择了煮牛肉汤!

    这种等级的顶级和牛,用来做刺身生吃都是可以的。

    拿来煮汤,实在是有点暴殄天物的感觉了。

    不过,陈诺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煮了一锅浓浓的牛肉汤,还撒了点葱花,然后,用这锅牛肉汤做底料,煮了几块拉面。

    从头到尾,西城薰就坐在厨房外的地上,看着陈诺在忙碌。

    女孩偶尔会扭过头去看窗外,然后,却又趁着陈诺不注意,再偷偷的看他。

    这顿“午餐”准备好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两点半了。

    两人默默无言的吃碗了这顿饭,时间已经过了下午三点。

    默默的吃下了最后一根拉面,又端起了碗来,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光了最后一口汤。

    西城薰放下了碗,眼神里流露出了一种难得的柔弱和无助,以及茫然。

    “你……是不是这就要走了?”

    “嗯,还有一点时间。”陈诺犹豫了一下:“你若是想的话,我其实留下来吃晚饭也可以的。”

    西城薰忽然脸色有点古怪:“所以……也就是说,还有一点时间,对吗?”

    “嗯,算是吧。”

    “那……你陪我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陈诺愣了一下,看着女孩怔怔望着自己的眼神,里面有一丝掩饰不住的祈求的味道。

    “……好!”陈诺点头。

    ·

    出了门,在西城薰的要求下,拒拒绝了守候在外面的那辆汽车的服务。

    陈诺推着西城薰的那辆脚踏车骑了上去,让西城薰就坐在了车后。

    就这样,在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在东京这座大都市的一条偏僻的小路上,摇摇晃晃的骑行着。

    按照西城薰的指点,一路,就这么慢慢悠悠的来到了一家门脸不大,看似有点破旧的武馆道场。

    陈诺停下车,看着面前的招牌。

    江川道场。

    这是西城薰平日里打工的地方啊。

    “你带我来这里,是想……”陈诺皱眉道。

    西城薰俏立在路边,看着陈诺,仿佛在微笑。

    “我要你上去踢馆。”

    “哈?”

    “这里的馆长是一个非常讨厌的好色之徒,我要你一会上去,帮我去把他揍成猪头!”

    面对少女的这个要求,陈诺愣了一下,随即失笑道:“为什么让我去做?”

    顿了一下,陈诺眯着眼睛审视着西城薰:“以你的身手,你就算绑住一手一脚,也能轻易的把这里的馆长直接揍进ICU吧。

    你怎么不自己动手?”

    西城薰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有几分复杂了,用力抿了抿嘴,摇了摇头,语气也很倔强:“不,这件事情,我希望是你来做。”

    说着,少女甚至不由自主的用上了几分本能的撒娇的口吻不太明显,但却是有几分味道了。

    “求求你了,就拜托你吧,我就这么一个要求,求你了!”

    陈诺叹了口气。

    罢了,不是什么大事,行吧。

    说着,陈诺就拉着西城薰要往里走。

    “啊,等一下啊!”西城薰立刻兔子一样跳开了两步:“你不要和我表现得很熟悉亲近啊!你是来踢馆的,而我可是住在这里附近不远的地方啊!我可不想犯众怒的。”

    “……”陈诺没好气的看了西城薰一眼。

    接下来,两人先后走进了道场里。

    西城薰在前,陈诺在后,维持着落在西城薰身后三步的距离。

    ·

    走进训练大厅的时候,馆长本人果然也在。

    穿着练功服,和另外几个教练,正在带着一些学员进行训练。

    脚落的一个圈出来的地区,一些即将参加比赛的骨干学员,正在进行实战特训。

    而训练场的另外一个部分,一些普通学员正在列队,在几个教练的带领下进行基本动作。

    西城薰走进来的时候,很快就引起了不少学员的侧目。

    她的人缘也确实是好或者说是平日里伪装的太好。有几个教练都停下来扭头对她微笑示意,还有几个胆子大的男学员,也在大声喊西城薰的名字。

    最后过来的,
还是那个馆长。

    陈诺第一次见这个馆长上辈子就听说,这个家伙在早期,很是骚扰过西城薰几次,虽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但总是叫人很恶心的一个家伙。

    插一句,【 app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看上去四十岁所有,貌似很威严,身材也保持的很好,一看就是个练武之人。

    听说年轻的时候也取得过不俗的战绩。

    馆长先是走到了西城薰面前,貌似威严,其实又带着刻意做出来的关切的态度,问候了一下西城薰,然后就询问为什么昨天请假没有来工作。

    西城薰笑得很温柔和善的样子,礼数周全的答谢了对方的问候和关心,然后就随便说了一个身体不舒服的理由。

    最后,不等馆长再说什么,就直接礼貌的提出了辞职。

    “因为学校的学业越来越紧张,我的目标也是先完成学业,而最近家里的经济状况也没有那么艰难,所以我打算向您辞去这里的工作!”

    西城薰说完就鞠躬:“感谢您一直以来的关照!”

    馆长的脸色有些失望这点没掩饰住。

    这么一朵水灵灵的鲜花,自己却没有来得及摘到手。

    这么一块肉放在自己嘴边几个月,自己却终究没有能狠狠咬上一口实在是太过遗憾了。

    不过,这种骚扰漂亮女学员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这种事情也不好做的太明显。

    没得手虽然有些不甘,但对方辞职,自己也没道理拒绝的。

    假意挽留了一番后,馆长闷闷不乐的同意了,然后就直接叫来了一个工作人员,带西城薰去做交接的手续。

    这个时候,馆长才看到了站在训练大厅门口,一直勾着脑袋往里瞧的陈诺。

    “喂!什么人!在这里这么没有礼貌的窥探!”馆长很威严的大喝了一声,说着,一摆手:“想要报名当学员的话,去外面的前台去填表!不要随随便便的闯进来!”

    陈诺站在门口,而这个时候,西城薰和另外一个工作人员走出来,双方迎面擦肩而过,西城薰还用一个很隐蔽的动作,悄悄对陈诺打了一个手势。

    (加油~)

    陈诺翻了个白眼。

    叹了口气,活动了一下手腕,陈诺走进了训练大厅。

    “那个什么,我赶时间的,就长话短说吧!

    我……是来踢馆的。”

    ·

    西城薰很快的办理好了交接手续,然后也没有再返回训练大厅去看陈诺暴打馆长的场面。

    那种事情根本毫无悬念的!

    如果说西城薰一手一脚,就能把这个家伙揍进ICU的话。

    那么陈诺只要一根手指,就能把这个家伙直接戳死去投胎了。

    西城薰离开了道场,推了脚踏车直接就去了不远处的路口,在一家便利店的门口等待。

    ·

    果然,不多片刻,陈诺就缓缓从道场里走了出来。

    陈阎罗站在路边左右看了一眼,看见了远处便利店门口等待的西城薰,笑了笑。

    他双手插着兜,晃晃悠悠的朝着西城薰走了过去。

    来到西城薰的面前,西城薰双后背在身后,少女踢着脚尖,有些羞赧的样子。

    “那个……事情办成了么?”

    “如你所愿,他的脸已经肿成猪头了,怕是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会消肿的。另外他的胳膊和腿的几处关节也错位了。

    不是什么生死大仇,我没下太狠的手。这些教训,应该足够他承受一阵子的了。

    嗯……主要是,我当着他的道场里所有学员和教练的面,把他的脑袋踩在脚下有了这种画面,消息传出去,以后他的这个道场,怕是生意也会一落千丈吧。

    少女的眼睛顿时笑得眯成了两条月牙。

    忽然就把背在身后的双手伸了出来,手里拿着两根雪糕。

    “你帮我出气,我请你吃冰激凌。“

    雪糕只是最最普通的牛奶雪糕。

    也是RB高中生常吃的那种,不是什么高档货。

    两人就这么并肩走着,西城薰推着自己的脚踏车,陈诺则一手插兜,一手拿着雪糕慢慢咬,走在西城薰的身边。

    “其实,从第一天晚上遇到你后,我就慢慢的有了一个奇怪的感觉。”少女用很温和的语气边走边道。

    陈诺吸溜吸溜的吃雪糕。

    “这种感觉就是……你虽然一开始对我很凶,还把我抓走……但是我后来越和你待在一起,就越觉得……

    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把我抓走,让我当了你的俘虏。

    但是你却对我从来没有恶意。

    甚至……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可能是第六感吧。

    就是……你好像,对待我的时候,流露出的姿态,分明就是在保护我。”

    陈诺依然不说话,吸溜吸溜的吃雪糕。

    西城薰也不着恼,语气却越发的柔和下来:“在酒店的时候,你虽然对我很凶,但是却不曾伤害过我,也不曾占过我便宜。

    到了我家里后,你请我吃很好吃的东西,还和我一起打游戏,我们一起看电视。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睡在楼上的房间。

    而你,这两天的晚上,你其实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的。

    而且,你并不是怕我会逃跑。

    而是……你仿佛生怕有人会伤害我,为了保护我,就守在我家的客厅,住在沙发上。

    我就是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我说的,对么?”

    西城薰扭头看陈诺。

    陈诺依然不说话,吸溜吸溜的吃雪糕。

    “甚至包括,昨天晚上,你带我去了那个很奇怪的地方,我说要喝可乐。

    可能这个做法,是很失礼吧,我感觉在那种地方也是给你丢人了。

    但是你却还是很维护我的,你怕我尴尬和为难,还跟人说你也要喝可乐……”

    少女说着,忽然声音也放低了。

    “你知道吗,这辈子,除了你之外,只有一个人这么对我做出过这样的保护的姿态。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给我买来画笔让我画画玩。

    我不小心把水彩弄翻了,脸上,和身上的衣服都弄脏了。

    我当时呢,就觉得很丢脸啊!真的很丢脸,别的小孩子也都会笑话我的。

    而那天,下班回来的父亲,看着我很伤心,他二话不说,就拿起水彩笔,拉着我一起玩。

    而且,他分明就是故意的,把他自己的衣服和脸上,也都故意蹭上了水彩,弄的脏兮兮的。

    我就记得啊……那天晚上,我和父亲一起,就完全忘记了羞耻和难受,就那么很开心,很开心的,跟着父亲一起大笑。

    我的父亲,当年,就是用这种姿态,小心翼翼的保护着我的。”

    陈诺终于吃碗了雪糕,然后把雪糕棍收了起来,扭头看着西城薰。

    “我知道,你要走了。

    我不知道你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你是怎么会认识我,更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来揍进我的生活里,在这三天发生了这些奇怪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你是谁,你的名字叫什么,你到底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一切,我都不知道。

    但我却知道,你现在,要走了。

    是么?”

    说着,少女的眼眶渐渐的红了,看着陈诺。

    “嗯,是的,我该走了。”陈诺点了点头。

    “至少……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陈诺不说话。

    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敢说啊。

    节外生枝的事情已经太多了好不好!

    家里一个南高丽的李蚂蚱,还有一个不列颠的深蹲小魔女。

    还有孙CC……

    已经很挤了好不好!

    实在不敢告诉你名字啊!

    陈诺很清楚,西城薰其实是一个很聪明的女孩……而且,她还有着和柔和的外表极不相称的的强大实力。

    并且这个实力,目前还处在觉醒初期,处于实力飞速上涨的阶段。

    她将来还会越来越强大。

    把名字告诉她?

    万一像萤火虫或者蜂鸟那样,又顺藤摸瓜找去金陵,怎么办?

    八中岂不是直接要变成收容全世界妖魔鬼怪神经病儿童的地方了?

    不敢说!不敢说!

    眼看陈诺不说话,西城薰叹了口气。

    “果然,连名字也不能说么。”

    陈诺不讲话。

    少女犹豫了一下,忽然停下了脚步。

    “其实,我大概猜到了一点点眉目。”西城薰缓缓道:“你……其实不是我们这个国家的人吧!

    虽然你的日语,东京口音很标准,发音也没有问题。

    但是,从这两天我们聊天。

    尤其是今天在家里,我们聊到皇室的那些新闻故事。

    我故意和你聊了很多,我发现一个细节!

    你提起皇室的时候,你诉说的语气,都是站在一种局外人的理长和情感上来发表态度的。

    就好像,你根本不是我们这个国家的人。”

    陈诺笑了笑,没说话。

    “那么你,不是RB人的话……是哪里人呢?

    南高丽人?你不像,南高丽的男孩子,我在学校见到过几个交流学生,说话都是那种喜欢大惊小怪,很夸张的语气。

    那么……你应该是华夏人吧?

    或者,来自弯弯?还是HK?”

    陈诺终于叹了口气,看着少女红红的眼睛,心中一软,微笑着摸了摸女孩的头发:“何必想这么多呢?

    萍水相逢,聚完便散了。以后你的生活会很正常,也不会再和我发生什么交集的。

    想的太多,牵挂太多,念头不通达,反而不美。”

    西城薰咬着嘴唇,少女倔强的抬着头,任凭陈诺的手摸着自己黑色的秀发,但是却执着的看着陈诺。

    “一个名字!别的我都不多问,我只求你告诉我一个名字,可以么?

    这样,将来我的人生中,偶尔想起你的时候,我至少还有一个名字可以在心中提起。而不是只能很茫然的用‘那个人’这样的称呼。

    所以,拜托了,请求你,只是一个名字,好么?”

    “……”

    陈诺看着面前这个倔强的妹子。

    轻轻叹了口气:“好吧。”

    身手拍了拍她的脑袋。

    “可以告诉你一个我在RB用的名字。

    嗯……你就叫我……

    紫川秀吧。”

    听到了这个名字,少女的大眼睛里,忽然就有泪珠滚落了下来。

    “我知道,这一定又是一个假名字!

    但,既然你说了,我一定会牢牢急住这个名字的!

    你也要急住!哪怕这只是你此刻随口编的一个名字,也请你牢牢记住,好么?

    从今天开始,我不管你在别人的面前是什么身份。

    但在我西城薰的面前,在我这里,你就是紫川秀!”

    “……嗯。”

    此刻,两人站在十字路口。

    西城薰忽然用力举起手背擦掉了脸上的泪水,脸上扬起笑脸来。

    “我猜,你应该不会再跟我回家了吧?”

    “嗯,是的。”陈诺点头承认:“我也打算,就在陪你去过武道馆,就直接告别的。”

    “那,家里的那些东西呢?你的那些玩具手办模型什么的……”

    “我们出门后,就有人上门去搬走了,你不必担心的。”陈诺叹了口气。

    “……也好!”

    少女咬了咬嘴唇,但脸上的笑容却不改。

    忽然,她退后了两步,认认真真的弯腰鞠躬。

    “秀桑!

    这三天的相识,承蒙你的关照!

    我们,就此别过吧!”

    说完这些话,少女直起身子,然后扭头推着自行车,就一路小跑着离开了。

    陈诺站在原地,看着西城薰离开,转过路口后,就看不到人影了。

    ·

    路口转弯后,西城薰才终于放开了自行车,任凭自行车倒在了地上。

    少女仿佛才将支撑着自己的力气耗尽,UU看书 www.uukanshu.com靠在墙角上,缓缓的蹲了下去,蹲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再次无声的流出眼泪来。

    ·

    秀桑啊……

    你知道,为什么我一定要求你,亲自动手去惩罚那个欺负过我的馆长么?

    因我……

    很小的时候,父亲说过一句话……

    “被保护”这种行为,一定要由自己在乎的人亲自做出来,才会……

    感觉到幸福啊……

    ·

    ·

    【有的话,来点月票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