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稳住别浪

首页

第144章 【1步闲棋】

    (大章)

    ·

    第一百四十四章【一步闲棋】

    什么叫蝴蝶效应呢?

    一个RB的富豪老头子,对一家南高丽的公司生出了觊觎之心。

    然后……

    特么的,就导致了远在华夏的陈阎罗,没了零花钱!

    要是没有这个RB老小子对南高丽的公司动了贪婪之心,他就不会偷偷动用地下世界的账户去派人暗杀姜英子。

    如果他没有委托杀手,那么陈诺就不会得到章鱼怪网站的账号。

    没有账号,他就不会弄出一个“芳心纵火犯”的马甲。

    没有这个马甲,他就不会作死的在网站上挑衅星空女皇。

    然后,就不会有后面的“老公啊~”,“蒋浮生浮出水面”,一直到“暴打陈阎罗”的一大长串戏码啊!

    总之,都怪堂本秀男这个老小子!!!

    没有你的话,陈阎罗还只是陈阎罗,蒋浮生还只是蒋老师,星空女皇也不会追着“芳心纵火犯”打啊!

    此刻陈诺笑眯眯的看着堂本秀男,心里就一个念头。

    好家伙!

    可算特么的找到你了!

    ……埋了埋了!

    必须埋了!

    ·

    这事情却是可算是阴差阳错。

    若不是陈诺干掉了安德森五人组,恐吓了一下船长,船长也不会下令割裂跟东亚掘金人的关系。

    如果不是和组织失去了联系,按照正常的情况下,堂本秀男就算对姜英子的公司起了吞并之心,也不会自己动手他会请示深渊组织,请深渊组织派人出手。

    那么深渊组织就会警告他,姜英子的公司,其实理论上也属于【掘金人】的序列。

    可问题是……当时深渊组织被陈诺斩断了伸向东亚的手啊!

    堂本秀男联系不上深渊总部的人啊!

    老头子只好自己动手啊!

    所以说,这个事情的根源,其实是安德森那个已经死去的家伙。

    可安德森早就被埋掉了。

    所以……

    这个锅,还是只能让堂本秀男背了呀。

    别说是陈诺了,就算是船长知道了,肯定也是第一时间要把堂本秀男活活剐了!!

    若不是陈阎罗没了零花钱,他怎么会这么快杀上门把深渊给团灭了?

    ·

    对于堂本秀男而言,既然早就有了脱离掉深渊的念头,那么这个老小子自然也不是没有做准备的。

    他做了很多工作。

    很多事情,是在他当年得到了一枚U盘后,就开始陆续的埋下了伏笔。

    这些年来,他利用这个U盘,将自己的触角伸向了地下世界,很快和一个地下世界里专门负责贩卖情报的组织取得了一定程度的长期合作。

    他一直密切关注着深渊组织在地下世界流传出去的所有消息!

    这些年来,要说深渊组织的核心机密,他自然是探听不到的。

    但一切不太关键的信息,也基本上掌握了七七八八。

    比如深渊组织里一些厉害的高手,一些核心的骨干成员。这个名单,在一次次的情报搜集下,也拼凑出了一个七七八八,未必很全,但也知道了很多。

    接下来,这半年的时间,就是一个关键的分水岭了。

    堂本秀男就像一个躲藏在暗中的老鼠,仔细的观察着任何关于深渊的动静。

    然后,他捕捉到了几个微妙的事情。

    深渊组织里,半年时间没有和自己这样的掘金人联系。

    而同时,深渊组织里,很多在堂本秀男掌握的名单里的高手……这半年来,都忽然销声匿迹了。

    再然后,大约两三个月前,堂本秀男在章鱼怪的网站上,用几百万美元买到了一个消息:

    深渊组织,似乎在几个月前,经历了一场不小的挫折,损失了一批骨干高手,元气大伤。

    对手似乎非常强大,强大到深渊组织并没有立刻发动报复行动,而是低调的进入了静默状态。

    当控制自己的组织,从强大进入了衰退期的时候,堂本秀男认为:自己一直苦苦等待的机会,终于到来了!

    这次,这个年轻的特派专员重新来到RB,深渊组织重新来人。

    被堂本秀男认为,是一个试探组织目前实力的良好机会!

    那个姜英子,很显然身边也有高手存在!

    自己几次委托人出手,都铩羽而归。

    那么……这个烫手的山芋,不如就交给深渊来做好了!

    做成了,那么说明组织实力还是很强大,自己就继续乖乖的伪装成一个忠诚的掘金人,耐心的等待以后的机会。

    若是做不成……那么就有意思了!

    让深渊组织跟姜英子身边的保护力量,打一个血流成河,最好是;两败俱伤!

    而且,自己还可以悄悄的利用章鱼怪网站的账号,把对姜英子动手的人,是深渊组织派去的这个消息散布出去!

    这样的话,姜英子背后的人势力,肯定要跟深渊组织继续进行对抗。

    多好的机会!

    多好的计划!

    ·

    姜英子的公司,堂本秀男是压根没打算再打主意了对方很强大。

    但利用这个目标,来完成对深渊组织的试探,甚至是削弱,则是一个非常妙的主意。

    借姜英子身后的保护力量,对付深渊组织!

    而且……自己还可以再加把火!

    无论他们打不打得起来……自己都要让他们狠狠的打起来!

    老头子觉得,自己的计划,很周全了。

    ·

    工作商谈的很顺利。

    陈诺对堂本秀男表态,出手完全没有问题。并且,这位特派专员,对于堂本秀男努力开拓组织生意的做法表示了赞赏。

    一时间,一老一小,两个各怀鬼胎的家伙居然相谈甚欢。

    谈完了工作,然后自然就是一顿大餐宵夜。

    陈诺走回到西城薰休息的那个房间的时候,平板少女似乎有些不安忐忑的样子。这个陌生的环境,而且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地方,让少女多少有些不自在。

    面前摆放着的一杯可乐早就喝完了,只是女孩仿佛兀自没有察觉,只是嘴里咬着吸管,在那儿呆呆的也不知道想着什么。

    陈诺拉开门走进来的时候,西城薰才仿佛终于松了口气。

    原本绷着的身子,也稍稍放松了下来。

    堂本秀男在招待方面很用心了。

    宵夜很丰盛,而且这个地方,什么食物都可以提供,毕竟就是一个专门招待贵宾的享乐场所。

    若不是陈诺自己带了个姑娘来,堂本秀男原本也准备了类似的余兴节目上次招待那位议员的时候,事后就得到了议员的称赞的。

    这个会所里训练出来的几个姑娘,都是相当出色的。

    陈诺是一个海胆控,宵夜点了一大盘海胆刺身。

    西城薰则努力的对付着面前上的一份特制的米饭。

    这种米饭,是用新鲜的鲍鱼,打磨成浆状,然后再用一小团米饭浸泡在其中,让没一粒米饭都充分的在鲍鱼浆里浸泡透了,再用喷枪进行烘烤。

    把每一粒米饭,都烤成了表皮微微有些焦脆,但是咬开来却是里面很柔嫩的程度。

    一口下去,就能感受到味蕾爆炸的那种美味快感。

    不得不说,这里的大厨,本事都是过硬的。

    这顿饭,在堂本秀男刻意的逢迎和陈诺的伪装下,可谓是宾主尽欢。

    就连西城薰,也感觉到这个应该是大人物的老头子,对自己的态度非常的客气甚至有些和蔼。

    ·

    深夜的时候,堂本秀男让人开自己的车,恭送陈诺和西城薰回去。

    上车之前,陈诺若无其事的拍了一下堂本秀男的肩膀。

    一枚用自己精神力裹着的“厄运种子”,就注入了堂本秀男的身体里。

    站在这个会所小院的门口,九十度鞠躬站在路边,直到汽车远去后,堂本秀男才缓缓直起了腰板,脸上的恭敬之色,也变成了冷笑。

    随后他的心腹将另外一辆车开到了路边,堂本秀男上了车。

    开车的司机和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那个年长的黑西装都是他的心腹。

    坐在座位上的堂本秀男,吐了口气,报了一个地址。

    年长的黑西装立刻恭恭敬敬的应声。

    这个地址并不是堂本秀男自己的住处,而是他的一个情妇的地址。

    这是一个在亦能圈颇有名气的女演员。

    今晚堂本秀男开始执行了自己的计划,此刻老头子心中颇有几分兴奋难以抑制的冲动。回去怕是也没有心思睡觉。

    去这个自己最近颇为宠爱的女人那儿,好好的发泄一番,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汽车缓缓的开动后,前面的年长黑西装开始汇报别的事情。

    “会长,那位先生身边的那个女孩,全部资料已经查清楚了。”

    “嗯,有什么异常么?”

    “有一些。”年长的黑西装的回答,让堂本秀男心中微微一动。

    “嗯?”老头子睁开了眼睛,微微蹙眉。

    原本以为陈诺身边的那个小姑娘,只是这个家伙好色猎艳来的一个普通女孩。

    好看是挺好看的,但……

    身份也有问题?

    “怎么回事?”堂本秀男脸色有些难看:“怎么现在才汇报!”

    年长黑西装额头见了些汗,深吸了口气,小心翼翼道:“时间太紧迫了,两天时间能搜集的身份讯息很有限,官方登记的资料什么的很容易,但……”

    “不用说这些借口了!仔细说说吧!到底有什么问题?”

    “具体的情况,是刚才您在和那位先生谈话的时候,我刚刚接到电话,才知晓的……”

    说着,黑西装拿起一份文件来,递到了后面。

    堂本秀男翻开看了一眼。

    第一页是西城薰的个人简单资料。
上面还贴了一张证件照。

    照片里,少女笑的很温柔。

    资料里,年纪,家庭住址,学校,家庭成员关系,甚至是学业的优劣分数都罗列了。

    下面还有一些补充调查的讯息,比如说平日的爱好,学业的偏科,甚至是在哪里打工等等。

    堂本秀男快速的翻看了一边:“这些资料看起来很正常。你说的异常是什么?”

    “我在仔细检索这个女孩的家庭成员身份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事情。

    这个女孩的母亲,一个叫西川铃的女人,和真理会有关系。”

    堂本秀男露出了一丝好奇:“真理会?”

    随即眉头又稍稍蹙了起来。

    真理会的话,那些家伙是很麻烦的。和政坛还有很多方方面面的势力牵扯很深。

    而且现在RB社会方面,对真理会的民愤很大。

    堂本秀男自己也并不想跟真理会扯上什么关系。

    “这个女孩的母亲是真理会的人……身份很高么?”

    “不,就是一个底层的杂鱼,而且也是被洗脑哄骗的供奉者,根据记录,她被蛊惑后,将家产都捐赠给了真理会。”

    “哦。”堂本秀男点头,没表示什么惊讶。

    真理会玩的就是这么一套把戏,全RB被骗的人很多,西川铃只是其中一个傻子而已,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么。这个西城薰的身份到底有什么问题?”

    听到老板的问题,年长的黑西装迟疑了一下:“会长,下面的只是我个人调查到的一些情况,根据这些情况的一些猜测。”

    “说吧。”

    “事情是这样的……

    因为西川铃是真理会的人,我就顺便对真理会最近的一些动向做了些调查。

    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内,东京的真理会的几个据点,都出现了一些意外。

    发生了几次真理会的头目被袭击的事件,并且导致了五人死亡目前真理会内部正在调查这件事,他们认为这是针对真理会的一起严重的挑衅或者报复行为。

    不仅真理会,就连警方也在调查这个案子。”

    “哦?”堂本秀男立刻严肃了起来:“这些,跟那个叫西城薰的女孩,有关系?”

    “有关系。”

    年长黑西装缓缓道:“……就在那位先生,把这个西城薰带回酒店的当晚!真理会的一个名字叫早川的头目就被袭击并且死掉了。案发的地点,在一家的包间里,那个真理会头目的手下被打伤,而那个早川被人俘走。

    根据现场留下的目击者声称,出手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

    “嗯?然后呢?”

    “真理会和警方都在寻找这个女孩,但是因为没有留下什么照片或者监控录像。所以寻找起来很麻烦。那家位于风俗街,人流量很大,年轻的女孩更是哪个地区的主要人流。

    事后的调查,警方和真理会应该都询问过目击者了。

    也根据目击者的描述,做了相貌方面的判断以及还原,但是效果不太理想。

    案发当时,事情发生在包间里。包间里的灯光本来就比较昏暗,受伤的几个家伙对那个出手的女孩,相貌描述的都不是很清晰。

    唯一的一个看清了女孩的相貌的,是门口的一个迎宾。但是那个家伙的描述也不够清晰,所以现在不论是真理会,还是警方,在招人方面都陷入了困境,没有什么进展。”

    堂本秀男点了点头。

    其实在2001年的时候,RB还没有大规模普及公共监控系统。其实全世界范围都没有普及。

    在东京,只有在一些重要的政府部门的地方或者是机场车站地铁,才有监控探头。

    至于其他的公共区域,比如街道马路广场什么的,并没有装置大量的监控探头。

    这种情况下,要想找人,是非常艰难的。

    再加上东京本身地方就很大,人口也有数千万之多。

    没有照片和录像,仅仅凭借几个完全不专业的路人,对于相貌的口述,来试图还原人的相貌,再来找人……这个几率实在太小了,几乎可以等同大海捞针。

    不过,堂本秀男还是听出了自己手下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你可以确定,袭击真理会的那个女孩,就是西城薰?”

    “是的!”

    年长黑西装点头,语气很郑重:“我偷偷拍了这位小姐的照片,然后让人去,暗地了联系了那个的迎宾,那个迎宾看到了照片,立刻就辨认了出来。西城薰就是那晚作案的女孩。”

    堂本秀男眉毛一挑!

    这个发现,就有意思了啊!

    这么看来,这个西城薰,应该是一个身手很厉害的高手!

    那么,她就并不是特派专员随便找的一个排遣寂寞的床伴了!

    身为异能组织的特派专员,这个家伙来到东京,找到了一个身手很厉害的女孩……

    那么西城薰又是什么角色呢?

    深渊组织发展的新成员?

    还是,深渊组织在东京里早就培养并且潜伏的人员?

    又或者是,深渊组织要通过这个西城薰,对真理会动手?

    “这个女孩的身份,你没有泄露吧?”

    “没有!”年长黑西装立刻摇头:“我做的很仔细!照片只是让人去给那个的迎宾目击者看了,他辨认了出来,然后我还让人给了他一笔钱,也吓唬了他一下,让他闭嘴不许乱说。所以,现在西城薰的身份还是保密状态的。

    没有您的命令,我不敢擅自做任何行动的。”

    “很好!你做的不错。”堂本秀男点了点头,然后闭上眼睛,心中慢慢的思索起来。

    ·

    汽车行驶到了位于新宿区的一个高等公寓楼房下的时候,缓缓的停了下来。

    堂本秀男却没有动,只是靠在座位上,仿佛还在闭目养神。

    手下没有敢惊动这位老板,而是默默的等待。

    汽车停了足足有五分钟,堂本秀男才睁开了眼睛。

    他仿佛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想清楚了某件事情,轻轻的吐了口气。

    年长黑西装立刻下车,打开车门,小心翼翼的请堂本秀男下了车。

    道路后面,一辆一路跟随的汽车里,早有几个黑西装已经下车,站在了道路边上,隐隐的形成了一个保护圈。

    堂本秀男看了一眼大厦的入口,缓缓的走了过去,可是只走了两步,却站住了,然后转身,对着那个年长黑西装点了一下手指。

    “会长!”年长黑西装立刻跟了上来,鞠躬等候。

    “你……去办一件事情。”堂本秀男的眼睛里,终于闪过一丝决断:“你把那个女孩的身份……透露出去。”

    “是……透露给真理会么?”

    “当然不是!”堂本秀男摇头:“做事情,要藏在幕后,才是最高明的做法。我并不想和真理会的那些人扯上关系。

    你把那个女孩的一些讯息透露给目击者。不用透露太多,只需要提供一张比较清晰的照片过去。

    然后,以真理会多年的经营,和布置在民间的眼线和关系网。这些情况,自然会最终被真理会发现,然后传送到他们的手里。

    这样,这件事情,看起来也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无论怎么查,也都是真理会自己找到了西城薰的下落,和我们无关。

    明白了么?”

    “……是!我一定会做的非常仔细的!”

    堂本秀男点了点头,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在手下保镖的簇拥下,走进了大厦里。

    ·

    虽然对西城薰的身份产生了一些兴趣和疑惑,但是堂本秀男在思考后很明智的做了一个决定:不能继续追查西城薰身份里的隐秘。

    不管这个特派专员,和西城薰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也不管西城薰是不是深渊组织在东京发展的新成员……

    这些都不适合自己派人去查的。

    查多了,万一被特派专员察觉自己的举动,就不好了。

    那么,不管西城薰到底对特派专员有什么用处,这个女孩到底在深渊组织扮演什么角色……

    总之,既然她身上有事情,那么自己就给她找点麻烦好了。

    这举动,不知道能有什么效果,也不知道会起什么作用。

    不过就是顺手为之的一步闲棋。

    将来么,UU看书www.uukanshu.com可能会有用。也有很大可能是完全无用。

    但至少,对自己无害的,也不损失什么。

    嗯,就是一步闲棋。

    退一步说,就算真的没什么用……这么做的话。给那位特派专员或者给这个西城薰找点麻烦,让他们手忙脚乱一下,对自己也未必就没有好处。

    反正,就是一步闲棋么。

    堂本秀男这么想着,然后收拾了一下心情,在保镖的陪同下,走进了电梯,去见自己的情妇去了。

    ·

    【这是一个二合一的大章,不过……

    今天还有!

    邦邦邦,求月票!!!】

    ·